133情趣用品店内捉奸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阮暖哀嚎一声,躺在地上动不了了。

穆劲琛冷冷地看着,看到付京笙的视线扎在自己脸上,如果可以的话,他肯定会起身,穆劲琛站了起来,冲男人说道,“是不是想要再生一计,把我的命也要了去?”

许流音见状,挡住穆劲琛的视线,“还不够吗?”

“当然,远远不够。”男人绷紧着面色,“付京笙一天不死,他就一天别想有安生的日子过。”

阮暖手掌按住腰际,痛得冷汗涔涔往下掉,她手掌撑在身侧,坐起身来,“劲琛,我们走吧。”

穆劲琛没有应答,阮暖继续说道,“你又不能真的杀了他,劲琛,为这种人搭上性命不值得,他就算现在醒了,又能怎样呢?谁能保证他明天不会出意外?”

许流音听出了画外音,她面上扬起戒备,“你们想要做什么?”屋外,有说话声传到了几人的耳朵里,许流音的眼睛一亮。

门被推开了,许流音看到许情深站在外面,她赶忙喊了声。“姐。”

许情深抬起脚步进来,蒋远周和老白不愿意掺和这样的事,留在了外头,再说……

蒋远周是真心不想多见付京笙一面,付京笙是死是活都是他的命。

许情深打量着病房四周,看到了倚在墙边的穆成钧,看到了瘫倒在地的阮暖,还有病床前这一对剑拔弩张的冤家。

她上前几步,许流音的手臂高抬着,许情深走到她身边,将她的手臂压下去。

“姐,他们要害死我哥,幸好你来了。”

许情深淡定自若地轻笑下,“音音,我明白你的心情,你是太紧张了。”

“是真的!”

许情深伸出手臂,揽了揽身侧的女人,她视线随后抬起,看向跟前的穆劲琛。“付京笙是要犯,而且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交代清楚,这儿是医院,外面还有监狱方面的人以及警察,我不相信穆帅会知法犯法。”

许流音还想说什么,许情深手掌握住她的臂膀,重重握了下,示意她别再往下说。

许流音冷静下来,一语不发。

男人扫了眼病床上的付京笙,许情深冲穆劲琛道,“付京笙既然能够醒来,就肯定会有能够再开口说话的一天,穆帅何不等等呢?”

“我不需要他说话,他一口气上不来的话,最好。”

许情深理解他的心情,“但人各有命,我们不能改变别人的命运。”

“蒋太太这话太绝对了,您想想,付京笙凭着他的一双手,又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?”

许情深没有被他问住,她稳稳地站定在病床跟前,“如果外面的人知道穆帅是动了这种心思进来的,就算再有关系,他们也不会放行,穆帅,三思啊。”

很快,病房门再度被推开,医护人员走了进来。

“好了,好了,病人刚醒,需要休息,你们都出去吧。”

阮暖忍痛爬起身,伸手挽住穆劲琛的胳膊,“劲琛,我们走吧。”

穆劲琛知道他就算再留在这,也没多大的意义,他深深看了眼许流音,被阮暖拉着走出了病房。

男人离开时的脚步跨得很大,阮暖吃了许流音几脚,再加上头到这会还是昏昏沉沉的,她根本跟不上穆劲琛的步子。阮暖干脆抱紧男人的手臂,“劲琛,慢点,慢点。”

穆劲琛停下脚步看眼,“你去找医生看看。”

“劲琛,我头晕的厉害……”

穆成钧在旁边,冷眼旁观,也不知道他是在帮着阮暖说话,还是在幸灾乐祸,他的口气似乎隐隐含着轻蔑和嘲讽,“劲琛,你要知恩图报,阮小姐为你被打成了这样,你难道可以弃她不顾吗?”

穆劲琛从来不是个会怜香惜玉的人,“这是我和许流音之间的事,你蹿出来做什么?”

阮暖张了张嘴,眼里涌动着焦急,“劲琛,我是怕她伤了你啊,你难道没看见她当时的样子吗?”

“她伤得了我吗?”穆劲琛反问。

阮暖难以置信地盯着跟前的男人,原来他非但没有丝毫的怜惜她,居然还觉得她是自找的?

“是,你有本事,付流音不是你的对手,但是她打你的时候,你会还手吗?”

穆劲琛潭底越发深邃,好像之前并没考虑到这个问题,他似乎是被阮暖问住了,半晌没有开口。但是心里面却第一时间有了答案,还手?不,当然不会。

阮暖弯着腰,一副痛苦的表情,她摇着头替他作答,“你不会还手,你难道要我看着你被她伤害吗?”

“你怎么知道她会伤害我?”这难道不是再清楚不过的事实吗?是个人都看在眼里。

“她当时的样子……”

“她只是着急,要将我拉开而已,是你自己钻了出来,要不然的话,她那一下也不会打到你脸上。”

阮暖真是没见过像穆劲琛这般的,他硬生生盖上了事实,却将她的一番好意完全歪曲掉。

这对她而言,公平吗?

“是不是在你眼里,付流音什么都是好的?”

穆劲琛有些不耐烦,“阮暖,你不要无理取闹。”

穆成钧在旁边看着热闹,有些好笑,穆劲琛果然是不在乎女人的心思,这种时候,他若温柔一番,将阮暖带去看看医生,穆成钧保管这女人以后会更加死心塌地的想要跟着他。

就算穆劲琛是想将阮暖推得远远的,但阮家的人脉关系在这,也是能好好利用一番的嘛。

穆成钧是商人,自然会将很多事情和利益扯上关系。

女人手掌捂着前额,双眼通红,穆劲琛直直说道,“这儿是医院,你不用再跑去别的地方,实在不行,你挂个急诊也好。”

他迈起长腿就这样离开了,阮暖想要跟上前,穆成钧在旁幽幽开口,“阮小姐,你额头上的伤不轻啊,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,万一毁容可就惨了。”

阮暖顿住脚步,“劲琛,劲琛!”

兄弟二人走出医院,穆家的车就停在医院门口,穆劲琛拉开车门径自坐了进去。

穆成钧示意司机开车,他看了眼身侧的男人,“说到底,她好歹替你挡了那么一下,我可是看出来了,付流音当时真是下了狠劲,要没有阮暖这个挡箭牌,我估计你也够呛。”

“够呛就够呛,我不稀罕她给我挡,”穆劲琛说完,别过视线对上穆成钧,“她那是冲动,打过之后就会冷静下来,阮暖这一挡可就好了。硬生生把付流音这把火又给烧起来了,我跟阮暖是什么关系?要她来给我挡吗?她挡得着吗?原本这就是我们两之间的事,她打过之后,至少会心疼,这下好了……”

穆成钧挑了挑眉头,“看你这样子,是不是觉得没揍阮暖一顿都不错了?”

“如果她是男人,我会一脚将她踹墙角跟去。”

穆成钧点头,真是厉害啊,他视线落向前方,面色也一点点严肃下来,“劲琛,付京笙的事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穆劲琛没有开口,狭仄的空间内,气氛越来越凝重,穆成钧搭起长腿,他习惯于这个动作。男人双手抱在胸前说道。“你也看到付流音的反应了,你若敢进一尺,她绝对会找你拼命。”

“是吗?”穆劲琛嘴里忽然冒出这两字来。

“依我看,付京笙不过还是个活死人罢了,他虽然是醒了,可却只能睁开一双眼,别的什么都做不了,就当他还是那副模样吧。”

穆劲琛想到许流音那副张牙舞爪的样子,他绷紧的面色稍稍松了下来,“大哥,付京笙没醒来之前,她可是什么都不怕啊,名字都改了,许流音?她可能以为她哥哥已经这样了,别人也不可能再去害他。现在好了,付京笙睁眼了,说不定明天就能说话、起身,她脸上总算有了害怕的表情,心里会担心别人对他不利,真是好玩,我不喜欢没有任何软肋的付流音。”

她还是付流音,只不过当着无关紧要的人面前,他会如她所愿,喊她一声许流音,这毕竟是她真的身份。

医院。

阮暖靠着墙壁站了许久,她全身都痛,痛得厉害,从小到大,她也没受过这样的委屈,哪个不是将她捧在手心里宠着的?她自己去看了医生,做了检查,最痛的是额头和腰部。

付京笙的探视时间不能太长,许流音自己一个人在里面,等到时间差不多了,外头的人将门打开,催促着她。

许流音依依不舍地起身,走出房间,许情深和蒋远周在外面坐着,见到她出来,许情深忙起身。

不远处,阮暖跟着几人过来,她压低声音冲旁边的男人说道,“师哥,就是她。”

这口气她是咽不下的,她不可能平白无故被许流音打了,还不能还手,所以她报了警。

警察走到几人跟前,目光看向许流音,“谁是付流音?”

许情深见到阮暖,也就猜出来是为什么事了,“付流音?不是早就死了吗?”

“她现在叫许流音!”阮暖在男人身侧说道。

他的目光定定扎在许流音的脸上,“你就是许流音吧?你涉嫌故意伤人,请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许情深见状,意味深长地朝许流音看了眼,她什么话都没说,但是许流音却读懂了她眼神里的意思。许流音手掌撑向旁边的墙壁,摆出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来,“警察同志,冤枉啊,不是我故意伤人,是她打我。”

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”阮暖扬了扬手里的检查单。“我这儿可是有证据的。”

许流音按在胸前,看上去很是难受,甚至一屁股瘫坐在了椅子内,“她方才将我狠狠打了一顿,我现在胸口痛得好厉害,我感觉我呼吸不上来了,救命——”

“音音,你没事吧?”许情深弯腰,焦急问道。

蒋远周和老白对望眼,前者面无表情,后者忍不住想笑,要问碰瓷技术哪家强,中国东城找许家。

许情深朝那名警察说道,“我们也要验伤,看看究竟是谁下手重!”

“我没有打过她,”阮暖手指指向许流音,“你问她一句!”

“你打了,”许流音整个人缩在座椅内,视线迎上阮暖。“方才在病房里面,你下手也太重了,你就不怕弄出人命来吗?”

阮暖冷笑下,“你真是够厉害的,劲琛知道你有这样的心机吗?”

“警察同志,我们要求验伤,”许情深直起身道,“再说她伤成这样,也不可能现在就跟着你们去配合调查。”

坐在旁边的蒋远周站起了身,“在这儿验伤肯定是不行的,要不去星港吧,技术好,最专业。”

那名警察握了握手掌,认出了对方是蒋远周,“蒋先生,验伤都有规定程序的,也不是想去哪家医院就能去哪家医院。”

“是吗?”也不知道蒋远周是真不懂,还是装的。

“确实是这样,不然的话,都乱套了。”要真去了星港医院,伤情报告书还不是被他们随便乱画画吗?

许情深将许流音搀扶起来,“那好,音音现在伤的厉害,我们先去治疗,伤情鉴定我们也会做的。”

说完,几人就离开了。

阮暖站在宽敞的走廊内,旁边的男人朝她看眼。“阮暖,这件事还要继续吗?”

“她身后有人,我是不是再坚持下去也没什么意思?”

“是。”男人直接回道,他盯看眼许流音的背影,“她真是付流音吗?”

“你觉得呢?”

“我看不是。”

阮暖干脆坐向旁边的椅子。“师哥,你是眼睛瞎了吗?”

“就算她真是付流音,她也不是以前的付流音了。”

阮暖冷笑下,“你这什么逻辑?”

“半年多前,你不是把她送进警察局过吗?那时候她是任你欺负,现在不一样了。”

“哪里不一样?”阮暖手掌按住腰际,“不还是只能靠着蒋家吗?”

男人笑着轻摇下头,“我的这种感觉啊,跟你也说不清楚,走吧,你也应该去验个伤。”

“验什么验?”阮暖没好气地起身,“蒋远周是干嘛的,你又不是不知道,他门路可比我广多了,到时候付流音反咬我一口,我什么好都落不着。”

“你知道就好,那这次,你就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咽了。”

“师哥,你别忘了你是干嘛的,你怎么能说这种话?”

男人无奈地看了看她,“我是要讲求证据的,你能给我吗?”

“要不是我爸成天嚷着不让我生事,我……”

“嘘。”男人伸出食指压着唇角处,“阮暖,你爸的身份跟蒋先生不同,他能玩得过商人吗?自古有话,无奸不商啊。”

阮暖咬了咬牙,似乎也只能暂时咽下这口气。

穆家的车子往回开着,开至半路,穆成钧忽然接到个电话。

他接通后将手机放到耳边,“喂?”

“穆先生,苏小姐出去了。”

“去哪了?”

“她不让我们跟着,说是和她母亲就去小区旁边的商场逛逛。”

穆劲琛眼色一凛。“你别告诉我,她不让跟,你们就没跟着?”

“不,我们哪敢,我们现在就在商场里面。”

穆成钧神情微松,“好,继续盯着吧。”

“苏小姐进了一家店,我们不好进去。”

“不好进去也要进,外面这么乱,你们必须寸步不离……”

保镖口气很是为难。“穆先生,那是情趣用品店啊。”

穆成钧嘴角僵住,“商场?商场有情趣用品店吗?”

“有,有……”

“那有什么不好进的?进去!”

对面的保镖吞吞吐吐,“但是有女性试用专区,我们是真不好进啊。”

穆成钧手掌撑向额头,想了想后说道,“把定位给我,我马上过来。”

“是!”

挂断通话后,穆劲琛的声音不无意外地落到穆成钧耳朵里,“那个苏晨……挺着那么大个肚子居然……大哥,您要知道妈是多么看重这个孙子,他也是穆家的长孙,你悠着点。”

“关我什么事?”

“不关你的事?”穆劲琛表情怪异地睨了他一眼。“若要说不关你的事,那就真出大事了。”

“你闭嘴。”穆成钧恨不得直接给他一拳。

穆劲琛没有如他所愿。“你们平时可真够疯的,只不过她挺着个大肚子买这种东西,就不怕别人拿异样的眼光看她?”

这个,穆成钧倒真不知道。

但是苏晨却是彻彻底底扯开了脸皮一次,这个情趣用品店大胆地开设在商场内,设计主流却不下流,逐渐也受到了很多年轻人的青睐。

里面选购的人很多,但是像她这样大着肚子的,还真没有第二个。

不少人冲她看着,还有人偷笑,苏晨顾不得这些,随手拿了几件,走向里面的更衣室。

男更衣室和女更衣室之间有个紧闭起来的小门,谁都不会注意到这边。苏晨走过去,敲了敲门,紧闭的门板别人打开,露出了李恒的脸。

苏晨赶紧走进去,尴尬地抱着手里的东西,“李恒,你干嘛非约在这里啊?”

“尴尬是不是?你以为我不尴尬啊?”李恒让苏晨坐下来,“没办法啊,约在外面会有人盯着,这店又是我小姨开的,我不是方便吗?”

“好吧。”

“很多事我们也不能通过电脑说,我就怕穆成钧对你实施了全方位的监控。”

苏晨点着头,“嗯,有可能。”

“你最近还好吗?我都不敢去你家,就怕会引起穆成钧的怀疑。”

“我挺好的,”苏晨压低声音说道,“对,你来个一两次还好,不能常来,要不然的话,穆成钧说不定会让人去查你的底,我不想他有所防范。”

“没人盯着你吧?”

“我把我妈支出去给我买水了,应该马上就会过来,外面的保镖进不来,这地儿太敏感了。”

李恒身上挎着个包,“你东西带来了吗?”

“带了。”

苏晨将自己的手机递给李恒,男人低着头在弄,苏晨看向门口,也看不到外面的情况,“这儿安全吧?”

“放心吧,这是休息间,没有钥匙进不来的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司机先将穆成钧送到商场,男人下车时冲穆劲琛说道,“你先回家吧,妈还在家等着。”

“好。”

他快步走进商场内,很快就来到那家情趣用品店的门口,两名保镖笔直地站在那里,“穆先生。”

“人呢?”

“早就进去了。”

“苏晨妈妈呢?”

“去买水了,可能人比较多,还没回来。”

穆成钧的视线在店内扫了圈,“人在哪?”

“去试衣间了。”

“你们也放心把她一个人留在那?万一有人对她不利怎么办?”

保镖面面相觑道,“我们也拉不住她,更加不能进去。”

穆成钧气得抬起脚步往里走,店主见到他,赶忙出来,李恒给她看过照片,说是只要这个人进店,一定得想方设法把他拦住了。

“这位先生,您需要点什么,我可以给您推荐下。”

“看到一个孕妇进去了吗?”

“孕妇?”店主笑道,“先生,别这么气急败坏的嘛,孕妇也有需求不是,我们这儿也有孕妇款,您要不一起看看?”

“看什么看?”穆成钧欲要往前走,店主见状,一把扯过展示柜上的东西,“您看看这款……”

“苏晨!”穆成钧扬高嗓门喊了声,“你给我出来!”

苏晨一惊,隔着门板都听到外面的声音了,“不好,穆成钧真来了。”

李恒赶紧将手机还给苏晨,“走,我们快走。”

他伸手将门打开,带着苏晨出去,外面还有一层帘子,旁边就是男更衣室。

穆成钧没有听到苏晨的回音,生怕她在里面出事,他赶紧推开店主走过去。

男人修长的手臂掀开帘子,看到通往男更衣室的玻璃门被关上,一抹男人的身影消失在眼中,苏晨手里捧着几件东西,怔怔地站在原地。穆成钧的反应能力很快、很快,他没有意识到出了什么事情,但他知道这一幕不寻常,有些诡异。

他想也不想地走到更衣室门口,一把就要推向玻璃门,苏晨见状,赶忙上前拉住他的手臂。“你做什么?”穆成钧看到男更衣室内有一个个隔间,每间都有单独的门,他抬起长腿往里走,苏晨忙用力地拉扯着他。“穆成钧,你干什么啊?里面都是人。”

“我才要问你,你在干什么?”穆成钧低下头狠狠地睨了她一眼。“这门口写着男,你进来做什么?”

“我……”

穆成钧没想到这种地方还有给男人提供的更衣室,正好有人推门想出来,一看到两人,吓得躲了回去,“啊,有女人,有女人——”

苏晨尴尬极了,但她生怕李恒还没走掉,她不敢松开抱着穆成钧的手。

穆成钧朝她睇了眼,“刚才那个男人是谁?”

“哪个男人啊?”苏晨心里咯噔下。

“你以为我没看见是吗?”

苏晨心虚,但是面上装作镇定地问道,“你肯定是看错人了,要么就是店里的客人。”

穆成钧冷笑下,“苏晨,你挺着个大肚子非要出来,原来是要见相好的是吗?”

“穆成钧,你胡说八道什么?”

男人的视线在更衣室内扫了圈,他推开苏晨,往里走,苏晨想要跟进去,但是想了想后,还是只能无措地站在门口。

穆成钧推开了一扇扇门,除了方才尖叫的那个男人之外,没有旁人了。

苏晨悬着的心总算落定,真是太好了,李恒果然对这儿熟悉,来之前也想到了要怎么不被人察觉地离开,苏晨走到外面,苏妈妈拿了鲜榨的果汁回来了。

“晨晨,你干嘛来这种地方啊?”

“怎么了?”苏晨从她手里接过果汁,“我好奇,看看不行吗?”

穆成钧掀开帘子出来,苏妈妈见到他吃了一惊,“成钧啊,你也在?”

穆成钧点下头,冲不远处的保镖问道,“有没有可疑的男人走出来。”

“没有。”

苏晨小口地抿着果汁在喝,穆成钧的视线落回她脸上,“跑到这儿来跟人幽会,也只有你能想得出来。”

苏妈妈一听,面色微变,“成钧,你说什么?”

“你问问你的女儿,她都做了些什么。”

苏晨抬高下下巴,目光毫不畏惧地迎上,“穆成钧,我坦坦荡荡,清白得很,你不要冤枉我!什么男人,哪里来的男人,这个店里又有几个男人?”

穆成钧没能抓个现行,她当然是说什么都行的。

“是啊,”苏妈妈肯定是要帮腔的,“晨晨天天闷在家里,以前的同事都不来往了,怎么会有你说的那种情况呢?”

穆成钧看得分明,他进去的时候,苏晨神色慌张,生怕是有什么事情被他发现,而他确实看到了男人的身影。

“她要不是来跟人私会,进这儿做什么?”穆成钧嘴角勾起嘲讽,“我只是让她在家安安心心养胎,没让她再做别的事情,她跑来买这种东西,这难道不是笑话吗?”

苏晨也不甘示弱,扯高了嗓门说道,“穆成钧,你又不是没接触过这种东西,呦,你还看不起是不是?我以前在你公司上班的时候,就听你秘书说过,她帮你来买过,我也是你秘书,我帮你买行不行啊?”

穆成钧的脸色变了又变,不少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。

他跟她也没什么好争的,男人提起脚步走了出去。

两名保镖见状,跟在他身后,穆成钧到了外面,顿住脚步,他回头不耐烦地说道,“跟着我做什么?把她给我看好了!以后她要再敢来这种地方,给我把这店砸了。”

他丢下句狠话,快步离开。

要不是为了苏晨肚子里的孩子,这口气他简直就是多受的。

许情深将许流音送回酒店,两人走进屋内,蒋远周和老白在外间的休息间说话。

许情深烧了一壶水,给外面的两个男人泡了壶茶。老白忙起身接过去,“有劳蒋太太了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“跟我这么客气,你们等我一会。”

“好。”

蒋远周坐着,许情深想要进屋,见男人一声不吭,她走过去摸了摸蒋远周的下巴,“晚上我请你吃大餐,就我们两个。”

男人顺势摸了摸她的手背,“好,一言为定。”

许情深走了进去,看到许流音定定坐在床沿。

“音音,你就在这儿住着,我看你哥的情况,你一时半会也回不去。”

许流音轻点下头,“好,谢谢。”

她起身从行李箱内拿出电脑,许情深将东西接了过去,“好好休息会吧,工作的事情不着急。”

“这是师傅的活,对方催的又急,要求又高,我怕完成不好会……”

“就是那栋别墅吗?”

许流音轻点下头。

许情深笑了笑道,“那就更加不用忙了,因为不论你做得多好,对方都会挑刺,会让你改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许情深坐向她身侧说道,“我让远周查了下,那栋别墅是穆家的,买来是为给穆劲琛和阮暖做新房用的。这阮暖应该知道你是设计师之一,她还能让你有好日子过?”

这样一来,那些存心刁难也就有了理由。

许情深轻拍下许流音的肩膀,“阮暖以为她在暗处,你在明处,以后有的是机会想要刁难你。”

“这样戳破了,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,她要刁难我,我也不会让她好过,谁怕谁啊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