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4假装被绑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是,最可怕的是不知道敌人在暗处。”

许流音嘴角动了动,“本来我就想见见那家主人,让她有什么要求当面跟我说,我脑子里也有那么一瞬间想到过会不会是什么熟人故意刁难,原来还真是。”

“不过有一点还是好的,阮暖和凌时吟不同,前者的父亲身居要职,很多明目张胆的事情,她不敢做。”

许流音轻点下头,“姐,你别担心我了,一有什么不对劲,我肯定会告诉你的。”

“这就好。”

老白和蒋远周坐在外面,蒋远周觉得无聊,看了眼身侧的男人。“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,我也该给你放假了。”

“没关系,蒋先生,我会安排好时间的。”

“你看,我就说时间来得及,你要给自己信心。”

老白点着头。“是是是。”

来不及也要来得及啊,这不是为了自己的幸福吗?

许情深坐了会后,跟蒋远周等人离开,许流音将他们送出门外,她回到房间内,屋内空荡荡的。

她将电脑打开,将之前的设计稿全都存在一个文件夹内。

第二天一早,她收到了对方的微信,说是想要单独见一面。

许流音答应下来,并给许情深打了电话。

打车来到那栋别墅跟前,阮暖早就在阳台上等着了,看到一辆出租车停在门口,许流音拿着包下来了。

她在门口张望下,阮暖嘴角勾起抹笑,转身回到屋内。

许流音按响门铃,片刻后,一名男子走出去,将门打开。“你是那位园林设计师吧?”

“是,我跟这家主人约好了在这见面的。”

“那好,快请进吧。”

许流音走进去两步后,顿住了步子,“你是新来的吗?”

“是啊,上次那人出了点错,被开除了。”

许流音噢了声,目光警惕地望向屋内,“请问这家主人呢?”

“在楼上,我带你上去。”

“不用,我就在这等吧。”

阮暖下了楼,看到许流音并未进屋,应该是上次的事情把她吓着了,真好笑,这么胆小如鼠的女人,穆劲琛居然也能看得上她。

她从屋内走出去,到了院子里面,许流音见到她,目光里露出吃惊,“你,你怎么在这?”

“我为什么不能在这?”阮暖得意地笑道,“这是我的房子,是我的新家,我怎么不能在这?”

许流音难以置信地盯着她,“这房子是你的?”

“对。”

“不,不可能……”

阮暖笑着,许流音越是这样,她笑得越是得意,“进来看看吧,我带你参观下。”

“不!”许流音转身就要走,阮暖朝着男人递了个眼色,男人见状,一个箭步冲到许流音跟前,另外,屋内出来了好几人,很快就将许流音围住了。

“我知道劲琛教了你防身的功夫,所以我也找了人来帮忙,你要是聪明的话,最好不要挣扎。”

许流音抱紧手里的包,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“不干什么,就想请你去屋里坐坐。”

许流音往后退着,“不,我不去。”

“愣着干什么,把她抓起来。”

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上前,一人一边按住许流音的肩膀,她挣扎之下丢掉了手里的包。“你们这是绑架,放开我,救命啊!”

“你喊吧,没人会来救你!”阮暖心有成竹道,“就算你喊了,也不可能会有人听见,我劝你还是省点力气吧。”

许流音被推搡着往里走,她挣扎得很是明显,“救命啊,绑架了!”

阮暖转身进了屋,许流音被迫往前走着,很快,她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镜头中。

外面的一人将这幕从头到尾录了下来,许流音进了别墅后,双手始终被人反剪在身后,阮暖走进厨房,从冰箱内拿了瓶水出来,“我看看,从哪儿开始参观呢?”

“你用不着带我四处看,这儿的摆设,我都清楚。”

阮暖将手里的冰水泼向许流音的脸,“是,你都见过,对吧?”“你把我强行按在这,就是想让我看到你有多幸福吗?”

“不行吗?”

许流音艰难地睁开眼帘,“但在我眼里,你一点都不幸福。”

阮暖的脸色刷地变了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你老公在民政局抱着的女人,可是我。”

阮暖气得整个人哆嗦起来,“胡说八道。”

“是不是胡说,你心里最清楚。”

阮暖上前打了许流音的脸,“你现在在我手里,还敢这样嚣张?”

许流音垂着头,似乎很是害怕,“好,我不说了。”

“这样才对。”阮暖伸手抬起她的下巴。“你算什么啊?有权有势吗?你什么都没有,我劝你还是学乖点。”

“好,我乖乖的,你别打我。”

“我要你离穆劲琛远远的!”

许流音赶紧点头。“好,我不会主动招惹他。”

阮暖将手里的那瓶水丢到旁边,“我带你去楼上参观下吧?看看我和劲琛的房间,好不好?”

“你放了我吧,我和穆劲琛真没什么关系,他就是看我长得像付流音而已,我真不是啊……”

这个女人还真是会做戏,昨天在付京笙的病房内,她可不是这样的。但阮暖并不关心她是真是假,也不想跟她在这浪费时间。“把她带上去。”

“是。”

两人押着许流音要上楼,她害怕地弯着腰,脚步牢牢钉在地上,“你这是绑架,你赶紧放了我。”

“绑架又怎样,我想弄死你都是件简单的事!”

许流音被强行带往二楼,阮暖在前面走着,一边走一边跟她介绍,“看到这两幅画了吧?这都是劲琛跟我去拍卖行拍下来的,为了布置我们的新房,他真是不惜一切成本。”

许流音没有说话,哪怕这些话听着,还是像被刀割过一样,但她除了心痛之外,又能做什么呢?

她脚步僵硬地上了二楼,阮暖迫不及待来到主卧,推门进去,一张大床率先呈现在眼中。

许流音心里很抗拒,双腿僵硬且笔直地不肯进去,两侧的男人使劲推了下,她整个人这才往里走。

阮暖站定在床尾处,伸手指着墙上的空白。“知道这儿即将挂上什么吗?”

她是明知故问,许流音心里清楚的很。她艰难地别开视线,可满眼都是在这个房间,就算她不看那块空白处,她也能看到床、沙发、窗帘、地板……

这儿的每一处都在提醒着她,这是穆劲琛和另一人的家。

阮暖面上充满了憧憬,笑道,“我们的婚纱照即将挂上去,我跟劲琛已经拍好了。”

许流音装作无所谓的样子,目光看着另外一处。

“付流音,你和劲琛当时有婚纱照吗?”

她的心里再度被狠狠刺了下,一路走上来,如果别的都能视而不见,但是阮暖的这句话,她没法当做听不见。

许流音小脸发白,阮暖自然知道得清清楚楚,“看吧,孰轻孰重,掂量一下就全知道了。”

“既然这样,你还把我带进来做什么?”

阮暖坐向床沿,双手撑在两侧,“让你看看啊,好看吗?”

“我没兴趣。”

“噢,还有劲琛的书房,我也带你参观下吧?”

许流音狠狠闭了下眼帘,“不用了。”

阮暖坐直上半身,“他书房的东西,都是按着我的喜好摆放的,”阮暖伸手拍了下,目光落到大床上。“就连这张床,也是我选的。”

许流音跟自己说,不必在乎,不必多想,与她无关,但是一幕幕奇怪的画面却争先恐后卷入她的脑中,她仿佛看到了穆劲琛和阮暖在上面翻云覆雨的画面。

她狠狠咬了下自己的舌头,尖锐的疼痛令她眼里一酸,她的神这才完全被拉了回来。

他们爱做什么,那是他们的事,跟她又有何关?

许流音痛得一时片刻说不出话,阮暖知道她在想什么,她嘴角边的得意越发明显。

“看也看过了,这样够了吧?我能走了吗?”

阮暖偏着头道,“急什么?”

“你的设计稿,我会让我师傅亲手完成,你放心,他的设计你一定会满意。”

“我不要,”阮暖盯着她的小脸,“我就要你来做,帮自己的前夫设计庭院,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?”

“那你现在放我走……”

阮暖站起身来,指着自己的前额。“记得这伤吗?这是你打的,你居然敢打我!”

“那是你自找的。”

“是吗?”阮暖抬起手掌,想要给许流音狠狠一巴掌。

卧室的门猛然被人推开,那几个男人上楼的时候,悄无声息,一点动静都没有。阮暖手臂高高抬着,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按住许流音的人就被推开了,许流音揉了揉肩膀。

阮暖伸手指着几人,“你们是谁?”

她眼见不对劲,冲着自己的人说道,“给我把许流音抓起来。”

两人冲上前,却很快被擒住,许流音站到阮暖跟前,“你不是喊穆劲琛师哥吗?你是不是也会功夫?”

“你想干嘛?”

“你既然这么想找我的麻烦,要不,我们两个比试下?”

阮暖看了眼许流音身后站着的人,她不由往后退,但是身后就是那张大床,她一屁股坐了下去,“付流音,你单独一个人的时候,你敢跟我说这句话吗?你现在仗着人多,你底气十足是吗?”

“是啊,你不也是这样吗?”

阮暖视线在几人身上逡巡着,许流音不想闹事,她转身冲几人道,“我们走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许流音下了楼后,有车子开到门口,她坐了进去,另外几名男子也上了车。

其中一人将她的包给她,“许小姐,这是您的包。”

“谢谢,还有,今天真是多亏了你们。”

“举手之劳,许小姐不用客气。”

许流音从包内掏出手机,给许情深回了个电话,她方才只是跟许情深说要找几个人帮忙,并且告诉她具体的事情,她生怕许情深知道后会担心。

她在电话里说着事情办妥了,没事了,许情深也没有细问,老白安排给她的人办事效率向来不用担心。

挂断通话后,许流音看向其中一人,“都拍好了吗?”

“拍了,你在厨房的那一段,我透过窗户也拍到了。”

“太好了。”许流音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脸,“要不然的话,我这一下就白挨了。”

“许小姐,接下来要做什么?”

“放视频网站去吧,着重点让人好好编辑下。”

男人点着头,“好。”

穆家。

穆劲琛下楼的时候,都快中午了,佣人正在厨房内忙碌着午餐,穆成钧见到他要出门,开口唤住他。“劲琛,你去哪?”

“有事出去趟。”

“是不是看到网上的视频了?”

穆劲琛顿住脚步。“什么视频?”

穆太太也在旁边,忍不住问道,“又出什么事了?”

“没事。”穆成钧宽慰着,“跟我们家无关。”

他站起身来,走到穆劲琛身前,“给你看样东西。”

“什么?”

穆成钧将手机递给他,“我们去院子里走走。”

“好。”

兄弟俩走出屋外,穆劲琛拿着穆成钧的手机,看到一则视频的标题很是吸引人,官二代为情怒绑情敌,扇耳光虐打出狠招!

穆劲琛点开播放器,看到画面中出现了几个人影,他们将其中一人强行带进屋内,女人的声音充满恐惧,在喊着救命,可这人分明是许流音!

穆劲琛脸色紧绷,焦急问道,“阮暖绑架了音音?”

“继续往下看。”

这视频应该是被人偷拍的,下一个场景,几人站在厨房内,还能听见她们的说话声。

然后,阮暖抬起手打向许流音,穆劲琛面色铁青,屏幕上的弹幕打开着,一串人在骂。

“官二代怎么了?就能随意辱骂她人?”

“贱人,贱人,警察蜀黍,快把她抓起来!”

“我看啊,这个视频很快会被删除的……”

“大家一起顶上去啊,顶上热搜,太欺负我们老百姓了……”

参与进来的人越来越多,穆成钧单手插在兜内,“你看出来被绑架的人是音音了?”

“当然,这不是很明显吗?”

“对你来说自然明显,不过对于不认识她的人来说,她的脸其实并没有很清楚的在视频里出现,反而是阮暖,全部正脸,清清楚楚。”

穆劲琛捏紧了男人的手机,“因为阮暖才是主角。”

“还有视频中关于付流音的名字,被处理掉了,应该是不想透露。”

“不知道音音现在怎么样了。”

穆成钧面色也有些严肃,“这场景,是你们新家吧?”

穆劲琛攥着手机的力道越来越紧,他狠狠将手机掼到地上,“我找她去!”

“需要我跟你一起去吗?”

“不用!”穆劲琛说完,抬起脚步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穆成钧也想要进屋,但是想了想,终究觉得哪里不对劲,他将视线落到地上,看到了那个孤零零的手机。

他低声咒骂一句,“靠,这手机是我的。”

穆成钧弯腰捡起来,幸好手机摔在了草坪上,没有坏。

穆劲琛驱车离开了穆家,穆太太从屋内出来,“成钧,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
“不是。”穆成钧几步上前。

“劲琛去哪?”

“他说去趟新房。”

穆太太脸色微松,穆劲琛肯去那边,应该就说明了他跟阮暖还有缓和的余地吧?

许流音离开后,阮暖一个人坐在房间内,直到家里的电话打过来。

她不明所以地接通通话,却被劈头盖脸狠狠骂了一通。

“阮暖,你在哪?赶紧给我回家!”

阮暖听到是父亲的声音,“爸,我在新房啊,干嘛呢?”

“你还敢在那边?等着警察来抓你是不是?我千叮咛万嘱咐你不要做出格的事,你真是找死,你给我滚回来!”

阮爸爸脾气向来暴躁,阮暖也习惯了,“爸,出什么事了?”

“你绑架别人的视频都传到网上去了,你现在不离开那个地方,就等着被抓吧,赶紧回来!”“绑,绑架?”阮暖大吃一惊,“什么绑架啊?”

“你在新房,是不是把一个女人绑进屋了?还打了对方是不是?”

阮暖整个人怔在原地,“这些都被拍下来了?”

“这摆明了是有人要整你,整个视频中,你的脸被暴露个干干净净,先别说这么多了,回来再想办法,说不定一会记者就要到了。”

阮暖急得赶紧起身,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,“好,爸,我这就回来。”

她快速下了楼,那几名男子还在客厅内,阮暖冲着他们说道,“快,离开这。”

阮暖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,但她知道肯定不会是好事。

这件事真要闹大了的话,会很麻烦。

她驱车赶紧离开别墅,阮暖的车子前脚刚开出去,穆劲琛就来了。

他将车子横停在门口,他快步进去,高声喊着许流音的名字。

男人在楼下找了圈,又上了楼,但始终没找到许流音和阮暖的身影。

穆劲琛整个人这才有些清醒过来,他给阮暖打过去电话,正在开车的女人看了眼来电显示,心虚得方向盘都打歪了,差点撞车。

这个时候,她哪里敢接,她干脆当做没听见。

穆劲琛不知道许流音是脱险了,还是被转移到了别的地方,阮暖不接他的电话,他想了想,打算给许情深打过去。

男人一边往外走,一边拨通许情深的号码。

但是那边显示关机,许情深这会已经在手术台上了。

穆劲琛心里越发焦急起来,他坐回车内,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。

“喂,穆帅。”

“你给我查下许流音住在哪个酒店,哪个房间。”

“是。”

穆劲琛径自将车开了出去,开出一段路后,手机铃声响起,男人赶紧接通。

“穆帅,查到了。”

许流音离开别墅后就回了酒店,视频的事情她交给别人了,她卷上被子狠狠睡了一觉,可她睡得很不踏实,梦里面都是阮暖那张得意的脸。

穆劲琛和阮暖的主卧总是在许流音的面前转着,那扇门开得大大的,就好像一张巨大的嘴巴。

门铃声骤然响起,猛地让许流音惊醒过来。

她一下坐起身,手掌按着胸口处,冷汗涔涔冒出来,她以为是自己幻听了,过了半晌后,门铃声还在响。

许流音下了床,拖鞋也没穿,摇摇晃晃往外走,到了门前,她也没想到要看眼外头是什么人,她一把拉开房门,睡眼惺忪地靠向门框上,“谁啊!”

穆劲琛看到她头发凌乱,眼睛半睁半闭着,但她的身影却真实地充斥在他眼中。

一颗悬起来的心总算被塞回了原位,穆劲琛皮笑肉不笑地牵动下嘴角,“没想到,你倒是好好的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许流音眯着眼帘,这才看清楚跟前的男人,她挥下手,想要将门关上,穆劲琛见状,一把撑住门板。

许流音皱眉,“干什么?”

“发生在视频里的事情,难道你不该解释下吗?”

“解释?”许流音不以为意地对上男人的视线,“向谁?向你吗?你是来替你妻子兴师问罪的是不是?”

穆劲琛听到这,忍不住伸出手将许流音推进了房内,他高大的身影也跟着走了进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