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为了他,赔掉自己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男人猛然顿住脚步,是啊,邵云耿虽然交代了,但是他说付京笙是幕后指使,却并不代表付京笙真是。

“这件事,我们应该马上向上面汇报。”

“走吧。”

两人很快行色匆匆地离开了,上次蒋家和穆家的人在医院里不期而遇,还闹出那么大的动静,虽然两边都有强大的关系网,且都注意着付京笙的一举一动,但是监狱方面权衡再三,除了警方和付京笙的主治医师,谁都不知道付京笙已经恢复了。

婚礼现场,老白被几个朋友簇拥着让他喝酒。

“平时跟你聚个会太不容易了,今天好不容易逮住机会,来来来,罚酒三杯。”

不少亲朋好友已经散了,就剩下些关系特别铁的还留在原位。

许流音被蒋家的司机送回了家,许情深依偎在蒋远周的怀里,笑着看向一对新人。

老白喝得脸都红了,苏提拉在旁边心疼地拦着。“唉,少喝点,少喝点。”

“嫂子,没关系,您是怕他待会没力气洞房是吗?”

苏提拉的脸瞬间跟老白一般红了,老白闻言,伸手将苏提拉护在怀里,嘴里喷着酒气说道,“别欺负我老婆,闪一边去。”

“呦呦呦,这就帮上了?”

老白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来,“就帮,谁让你自己老光棍一条。”

“不带这么人身攻击的!”

“行了,行了,差不多就行了,要喝酒啊……我改天单独请。”老白搂着怀里的娇妻,时间怎么过得这么慢,这些人怎么这么不识趣,还不走啊?

“我们可不信你说的话,改天?那要等到猴年马月?”

这时,坐在旁边看热闹的蒋远周插了一句。“对,他放完婚假可就没时间了,你们太斯文了,就没想过什么闹洞房的招吗?”

老白就差跺脚了,他上辈子这是欠了蒋远周什么啊?

几人瞬间应了声,“老白,这可是蒋先生提议的,你的老板要坑你,我们没办法啊……”

“来来来,兄弟们,我百度查一查啊,看有没有什么大招能用。”

“有些会不会少儿不宜啊?”

“放心,这儿没有孩子……”

苏提拉不住摇晃着老白的手臂,面有担忧,“玩什么啊?”

“别担心,有我在呢。”

许情深看在眼里,人原本都能散场了,要不是蒋远周,老白这会都能去酒店顶层的房间休息了。

她回头看向男人,想要说当心以后老白用同样的方式报复他,只是许情深还未来得及开口,菱唇就被蒋远周封住了。

许情深肩膀挣动下,蒋远周手臂收紧,加深了这个吻。

他才不管前面站着多少人,情到深处,他想吻就吻。

老白那堆人也玩开了,苏提拉被迫加入其中,所用的招式无非就是两人共同吃一颗提子,看着新郎新娘一次次失败,一次次接上了吻,那帮‘狐朋狗友’笑得前仰后合。

许情深目光迷离,蒋远周不舍的结束了这个吻,他似乎觉得怎么都不够,他在她唇瓣一下下浅啄着。

许情深小手握成拳,在他胸前轻轻敲了下,以示抗议,不过这看在蒋远周眼里,就成了她的撒娇和某种不明含义。

他贴着许情深的脸,同她亲昵摩挲后压低嗓音道。“我也想要你了。”

许情深杏眸圆睁,她什么时候是这个意思了?

男人双手抱紧了她的腰际,很明显,许情深感觉耳侧的呼吸浓重起来,“蒋远周,你可克制着些。”

蒋远周下巴抵着她的肩头。“不,我克制不了。”

在老白朋友们的起哄下,老白将苏提拉抱起来,有人拉过女朋友,让女人拿了颗提子放到苏提拉的V领领口处。他们让老白不能用手,一定要用嘴把它叼出来。

老白被打败了,“行了,行了,饶了我吧。”

“不行,你赶紧的。”

蒋远周握了握许情深的手掌,“我们走吧。”

“你不看热闹了?”

“不看了。”

许情深拿起旁边的包,“我以为你还不想就此放过老白呢。”

蒋远周手掌在她颈间轻抚下,冲着那群人说道,“这似乎有些不雅,这样吧,要玩还是去房间玩吧。”

“蒋先生提议的好啊,那我们还能多闹一会洞房!”

老白被众人推搡着向前,他冲蒋远周投以哀怨的一眼。“蒋先生,您可真关照我啊。”

“老白,好好玩,反正明天不用上班。”

蒋远周说完这话,带着许情深就这样走了。

两个孩子吃过晚饭后,就由司机先送回家了,回到皇鼎龙庭,许情深闻着蒋远周的满身酒气道,“你今天也喝了不少,不过这样的好日子……要不是我明天要上手术台,我肯定也要喝几杯。”

“是吗?”蒋远周将许情深按在墙壁上,“那你尝尝。”

“不用……”

许情深话还未说完,一张口就被蒋远周封住了。

酒的醇香味还在蒋远周的舌尖上,他霸道地撬开她的牙关,许情深有些招架不住,玄关处的灯都没开,两人就在黑漆漆的门口亲上了。

许情深双手推挡着蒋远周的胸前,男人两手捧住她的脸,越发加深了这个吻。

她不得不踮起脚尖配合他,半晌后,蒋远周抵着她的前额问道,“这个酒味,喜欢吗?”

许情深轻喘,抬起手背擦拭下嘴,“喜欢。”

“喜欢,那就再尝尝。”

许情深还未来得及平复呼吸,她别开脸,但终究没躲开男人的吻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天还未完全放亮。

阮暖的房间门被人推开,她不耐烦地睁开眼帘,看到阮母走了进来。

“妈?”她抓了抓头发,伸手拉过被子,将整个人蒙了进去。“这才几点啊,你干嘛吵我睡觉?”

“亏你还睡得着。”

阮暖一惊,睁开眼帘,她推开被子看向阮母。“那件事爸不是说了没问题吗?”

“但现在又出了另外一件事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阮母睇了她一眼。“不过跟你也没什么关系了。”

“妈,你能不能痛快地说了?”

“穆朝阳的死,跟付京笙无关。”

阮暖闻言,并不相信,但心里却有些慌了起来,“妈,一大早的,您没必要跟我开这个玩笑。”

“你爸刚接到电话得知的,算了,反正你跟劲琛也结束了。”

“不!”阮暖听到这,激动地坐起身来,“谁说我跟他结束了,要是我们之间没有付流音,我们早就结婚了。”

“阮暖,接受现实好不好?付京笙能开口说话了,他做的那个局,根本就没用到穆朝阳身上,这件事很快就会传出去,穆家也会得知的。”

阮暖的脸色变了又变,“不可以,不能让劲琛知道。”

阮母皱紧了眉头,“有些事情是藏不住的。”

“妈,东城哪家不知道我和劲琛是一对?您的那些朋友面前,您没说过吗?外婆还说要让我早点有个孩子,您都忘了是不是?”

“阮暖,你冷静点。”

“我冷静不了。”阮暖一想到这样的结果,只觉整个人处在崩溃边缘。“我喜欢了他这么多年,他跟付流音早就不可能了,为什么就不能看到我呢?”

“事已至此,你还想怎样?”

“让付京笙闭嘴,只要他闭上嘴巴,这件事就永远不会传到穆家耳朵里。付京笙是害死穆朝阳的凶手,这道坎他们永远都别想过去,他们过不去!”

阮母也心疼女儿,看着她这样,她极力想要安抚,“阮暖,事情都这样了,怎么让他闭嘴?”

“让他死!”

阮母吓了一跳,伸手捂住阮暖的嘴巴,“这话千万不能胡说。”

阮暖将她的手拉下去。“我没有胡说,妈,付京笙作恶多端,他难道不该死。”

“你要让他死了,你就是杀人凶手,为了他而将自己赔进去,你觉得值得吗?”

阮暖推开阮母的手,“我怎么会是杀人凶手呢?他身体不好是他自己的事情,他昏迷了大半年,又出了意外,难道不行吗?”

阮母难以置信地盯着女儿,“你这想法也太可怕了,阮暖,我们平时惯着你,但并不代表就能任你为所欲为,你真要让我们整个阮家给你陪葬是不是?”

阮暖冷笑了下,“妈,很多事情你们不说,就真当我不明白吗?爸能爬上这样的高位,就没做过一件违法违纪的事情?帮我这么点忙怎么了?那是我一辈子的幸福,你们就不为我考虑考虑吗?”

阮母气得站起身来,“我警告你,这件事到此结束!”

她转身走了出去,阮暖气得抄起枕头丢向门口。

既然自己的亲生父母都不肯帮自己,阮暖也只能自己想办法了。

时间紧迫,付京笙能说话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到蒋远周和穆家的耳朵里,到时候,她做什么努力都是白费的了。

付京笙的案子是大案,要想收买警局的人应该不大可能,唯一能下手的地方,就是医院了。

阮暖赶紧起身,拿过了自己的手机。

一早,蒋远周放在床头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男人不想接,实在不想自己的清梦被扰,但是铃声经久不歇,真是要命。

许情深的脑袋在他胸前拱动下,眼睛都未睁开,“接电话啊。”

蒋远周伸出手臂,手掌在床头柜上不住摸着,指尖总算碰触到了手机。

他接通后放到耳边,“喂。”

“蒋先生,是我。”

蒋远周模模糊糊出声,“现在几点?”

“不好意思,但我觉得这件事应该尽早告诉你,付京笙能开口说话了,全身的知觉也都恢复了。”

蒋远周蓦然睁眼。“真的?”

“是,现在警方和监狱那边都封锁了消息。”

蒋远周定了定神看向一处,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警方给他做笔录的时候,生怕再有突发情况,就让我留在了现场,他们提到了穆家的那件案子,付京笙承认了他是幕后指使人,但他所交代的情况,似乎和发生的事情有很大的出入。蒋先生,具体的还是等您亲自跟他见过面再说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挂断通话后,许情深抬起头问道。“付京笙好了?”

“是。”

“跟什么案子有很大的出入?”许情深方才未能听得真切。

蒋远周坐起身来,看了眼许情深道,“跟穆家,穆朝阳的死。”

“是吗?”许情深微微吃惊,“给你打电话的人是谁?”

“是付京笙的主治医生,我就是生怕这些消息会比别人慢一步得知,”蒋远周掀开薄被下床。“所以,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付京笙身边的医生。”

许情深细想下,“我有必要告诉音音一声,让她过去趟。”

“不过这个消息至今还没放出来,”蒋远周拿起旁边的睡袍披上,“穆家那边,肯定也是第一时间想会会付京笙的。”

“那付京笙,不会有危险吧?”

这种事情,还真说不好,蒋远周也没法打包票。

而与此同时的医院里面,一名医护人员戴上了口罩,他视线在四周谨慎地看着,他来到付京笙的病房跟前,被人拦了下来。

男人摘下口罩,“我来给付京笙做个常规的检查。”

对方看了眼男人,确定是跟着主治医生经常出入的那名医生之后,这才放他进去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亲们,劳动节快乐,么么么哒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