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7救下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男人走进病房内,里面只有付京笙在,他躺在病床上,看着医生走进来。

守在外面的人朝里头张望下,医生来到病床前,给他做着基础的检查。

“你们要把我关到什么时候?”

“你就算离开了医院,也是回到监狱中去,你以为你这辈子还能有什么自由?”

付京笙冷笑下,也没有这个气力同他说着什么,他闭起眼帘,不再跟那名医生说一句话。

男人背对着门口,他盯着付京笙半晌,然后回头朝外面看看。

守着门口的两人正在说话,谁都没有注意到病房内的情况。

男人手指颤抖地伸进兜内,指尖碰触到了针管,他五指将针管握紧,想要将它拿出来。

倘若付京笙发现,也没事,他还算是积极接受治疗的,他只要说一声这是今天加的药,付京笙应该不至于大喊大叫。

男人虽然紧张,但还是将针管慢慢往外掏……

此时的病房门,忽然被人猛地推开,男人的针管还未来得及掏出,他赶紧将手塞了回去。

付京笙听到动静睁开眼帘,主治医生走了进来,见到男人,他只是轻描淡写问道,“你怎么会在这?”

“我不放心,过来看看。”

主治医生闻言,眉头微蹙,“你难道是不放心我?”

“不不,不是。”

“该做的检查都做过了,你就不要多此一举了,还有,病人现在需要多休息,接下来还有一些康复训练,这些我会亲自跟踪的,你忙的话就去手术室那边多盯盯……”

这摆明了是让男人别再接触付京笙这边。

他双手插在兜内,点了点头道,“好,我这就去。”他转身往外走,脚步甚至有些急促,生怕被人察觉到他兜里揣了什么。

穆劲琛接到许情深电话的时候,正好下楼。

穆家门口,一辆车开了进来,阮暖很快下车,并朝着屋内快步走去。

穆劲琛走进客厅内,正好看到阮暖进来,男人正在讲电话,只是盯着她的眼神一冷,阮暖赶紧朝四周看去,所幸穆太太也在,她赶忙上前。“妈。”

穆太太一看,有些吃惊。“阮暖,你怎么来了?”

“妈,有些事我必须跟您解释清楚……”

她坐到穆太太身侧,满脸委屈,但是注意力却全都放在了穆劲琛的那通电话上。

穆劲琛也不知道在跟谁通话,面色出奇的严肃,阮暖竖起耳朵,听到了半句,“什么时候的事?能开口了?”

他似乎注意到还有外人在场,穆劲琛很快压低嗓音,说的话当中也尽量规避掉了重要信息。

但阮暖是心虚的,她不免想到了付京笙,爸妈不肯帮她,那付京笙苏醒后能说话的消息肯定会立马传到穆家的耳朵里,到时候谁都拦不住真相……

阮暖不敢再往下想,她急得犹如一只热锅上的蚂蚁,以至于穆太太在跟她说着什么话,她却一句都听不进去。

穆劲琛挂断通话,看了眼阮暖,他一步步逼上前,阮暖还在出神,眼看着男人到了身前,她陡然回过神,“劲琛……”

“你打了许流音是吗?”

“不,不,我没有,那是她陷害我的……”

穆劲琛眼里涌动着怒火,阮暖着急解释,“你想啊,那是在我们的新房被拍的,要不是她刻意为之,怎么会有人刚好将那一幕拍下来了呢?劲琛,她为了拆散我们,真是无所不用其极。”

“你赶紧从这离开。”穆劲琛说完,握住阮暖的胳膊将她提起身,他五指收拢,阮暖痛得直叫唤,“劲琛,别这样。”

“劲琛,你这是干什么?”穆太太也跟着起身。

穆劲琛将阮暖用力推开,“我现在没有心思跟你算账,在我回来之前,你最好乖乖离开。”

“劲琛,你去哪啊?”眼看穆劲琛快步往外走,穆太太追上前两步问道。

但穆劲琛就连头都没回下,一句话不说就这么走了。

阮暖握了握手掌,她一屁股坐回沙发内,她心里想着不能让穆劲琛见到付京笙,可她似乎一点办法都使不上。

来到跟许情深约好的地方,穆劲琛快步往里走,他看到了许流音的背影,他不由慢下脚步。

许情深抬起视线,“来了。”

穆劲琛走到桌前,许情深说道,“坐吧。”

他却不知道应该坐哪,总不至于跟许情深坐在一起吧,穆劲琛看了眼许流音,她眼帘都没抬动下,穆劲琛弯腰在她旁边坐了下来。

许流音也不知道许情深将她叫过来做什么,更不知道穆劲琛来这,又是几个意思。“姐,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
“嗯,确实算是出事了。”

许流音闻言,焦急问道,“是我哥哥吗?”

“音音,你别急,是好事。”

许情深双手交握,看了眼对面的两人,“付京笙彻底醒了,能说话了,手脚也恢复了知觉。”

“真的吗?”许流音眼里露出欣喜,“我想去看看他。”

“音音,你先别着急。”许情深按住了她的手背,“我们现在见不到他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这么跟你们说吧,我已经确定了付京笙完全恢复了,但是要安排见面的时候,却受阻了,那边给出的理由是付京笙需要进行康复治疗,这段时间内任何人都不能见。”

穆劲琛闻言,也听出了不对劲,“可之前他刚醒来的时候,我们已经见过他了。”

“是。”许情深表情有些凝重。

“对了蒋太太,你在电话里说我父亲的死,有些眉目……那是什么意思?”

许情深在通话中并未将话说透,只告诉了穆劲琛,付京笙已经醒了,有些事情需要面谈。

许流音听着两人的对话,有些事情饶了一个长长的圈子,却终究会回到原点,她觉得坐立不安起来。终究是付京笙欠了穆家一条命,终究付京笙是她亲哥哥,而她呢……

穆劲琛对她再残忍,终究也是因为他的父亲死在了付京笙的手里。

她攥紧双拳,想要起身离开,但是旁边坐着穆劲琛,她走不出去。

许流音觉得难堪,她不得不低下了脑袋,穆劲琛的余光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,他心里感觉到微刺。

“付京笙恢复知觉后,第一时间在病房内接受了调查,警方针对的就是你父亲这个案子,付京笙承认了这个局是他做的……”

许流音听到这,手指狠狠掐着自己的手背,她没有感觉到痛,却看到一个个弯弯的月牙形呈现在自己手上。穆劲琛睨了眼,随后别开视线,许情深继续往下说道,“警方让他详细说了下他的计划,但诡异的事情随后出现了……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许情深上半身往后靠,轻摇下头,“付京笙将那个局娓娓道来,地点、涉及到的人物,还有一些无法在第一时间编造出来的细节,可他说的那个局,却完全跟你父亲的死无关。”

穆劲琛身子陡然往前倾去,“什么叫跟我父亲的死无关?”

“他没有设计过车祸,跟没有提到过那段路,那些司机,如果按照他的局走的话,你父亲根本就不该死于车祸……”许情深目光直勾勾地盯着穆劲琛看,“付京笙在牢里,后来又昏迷了大半年,他醒来之后,也不可能了解到更多有关于外面的情况,如果没有实地勘察和那些路段的监控,付京笙不可能会立马编出一个局来。最大的可能性是,这个局,是由他计划周全后卖给了邵家,但是邵家眼看付京笙被抓,却不敢用在你父亲身上,而是另外设计了一桩交通事故。”

穆劲琛眸光微睁,他难以置信地扯动下嘴角,“所以呢?”

“付京笙接受调查的时候,他的主治医生在场,我们只能从他身上得知这些信息……当然,你也可以选择不相信,毕竟我们还没见到付京笙,没有听他亲口说出来。”

穆劲琛伸手抹了把脸,“所以,我父亲的死,其实和付京笙设的局没有关系?即便他真设计过要害死我父亲的计划,我父亲却也不是因此而死?”

许情深表情严肃地点了点头,“我想,应该是这样的,但是现在最令人奇怪的一点是,我们见不到付京笙,我从来没有见过还有蒋远周安排不了的事情,可是这次……我们被拒绝了。”

穆劲琛很快接过话道,“我来试试。”

“好。”许情深喝了口手边的咖啡,“我觉得,是有人在暗中阻止我们见他。”

穆劲琛起身,走到不远处打了个电话。

许情深的视线落到对面,盯着一动不动的许流音看着,“音音?”

她瞬间回过神来,“嗯?”

“方才我说的话,你都听见了吗?”

许流音垂下眼帘,双手捧着咖啡杯,她没有说话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半晌后,穆劲琛在她身侧坐定。

“我这边也没有进展,对方以同样的理由拒绝了。”

“应该是有人怕这消息传到我们耳朵里面,只要见不到付京笙,你父亲就还是他害死的。”

穆劲琛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他一点点抬起眼帘,许情深认真说道。“穆帅,你可以怀疑我,你甚至可以觉得,我是因为想帮音音而替付京笙洗脱罪名……”

“姐,”坐在穆劲琛旁边的许流音闻言,插了句话,“我哥罪孽深重,多一桩案子或者少一桩案子,对他来说都没有太大的意义。反正,我们已经背负着这桩命案了,我不介意继续背下去,我只要我哥没事……”

“音音,”许情深不忍见她这样。“你们两个是因为这件事而分开的,如果这是一桩误会……”

“如果穆帅的父亲不是因我哥哥而死,那再好不过了,从此以后我们少了一个仇人,也希望穆帅能高抬贵手,放我们兄妹二人一条活路。”

穆劲琛听着,心像是被撕裂一般,“音音……”

“总不至于还要我跟你说声谢谢吧?”许流音别过小脸,目光对上旁边的男人,“我哥欠你们穆家一条命,你那样对我,我无话可说。但如果你父亲的死跟我哥哥无关,那么……”

接下来的话,许流音没有继续往下说,穆劲琛看到她的脸上蒙了一层冷漠,目光疏离,似乎比以往更加难以接近了。

许情深轻叹口气,“我们先来说说付京笙吧,音音,我不是想要吓唬你,现在我们接触不到付京笙,但总有人能靠近他,我生怕有人会对他不利。如果对他的隔离,是要让他永远闭嘴,那这件案子就永远说不清了。”

许流音的面上总算有了别的表情,她神色焦急起来,“那我该怎么做?”

许情深看向了穆劲琛,“穆帅,你肯定比我们还要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吧?我们可以联手。”

“好。”

走出咖啡馆的时候,许流音和许情深站在一处。

穆劲琛朝她看了眼,“我送你们回去。”

“不用送我,”许情深回道,“我开了车子过来,我还要去医院。”

穆劲琛的视线随后落向许流音,她神色淡淡说道,“你更加不用送我,我哥的事情还没查明白,万一你父亲还是因他而死呢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