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9对你绝情,对他深情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蒋远周心里越发气不过,真想现在冲出去,但是他不能就这样走了,万一那货在他出去的这段时间内,又跟许情深说了什么呢?那他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。

许情深盯着付京笙半晌,没有立即开口。

蒋远周手指在自己的臂膀上一下下敲打,付京笙想要挺起身,但是使不出力道。他喉间滚动着,“情深……”

“付京笙,你一直喜欢的,不是男人吗?”

付京笙胸腔抖动着,忽然笑开,嘴角却牵动着苦涩,“我喜欢男人是吗?”

“你当初确实是这么跟我说的。”

付京笙不知道许情深是真的不懂,还是装的,“我也跟你说过,我是好人,你信吗?”

许情深站在手术床边,“还是先送你回病房吧。”

“情深,我知道我跟你是不可能的,只是有些感情我不想把它埋在心里面……”

“你就算告诉我了,又能怎样呢?你自己心里就能舒服点吗?”

蒋远周嘴角浅勾,就是,付京笙没有落网之前,他都插足不了他和许情深,现在?他又凭什么呢?

“我心里还是不舒服,只是觉得自己活过来了,有些话不能再憋着……”

许情深对上男人的视线,“放心,你不会这么轻易死的。”

“情深,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,如果当初我不跟你说,我喜欢的是男人,你会同意和我在一起吗?”

许情深想了想,摇头,“应该不会。”

她的手落到付京笙身侧,对待这个问题,也算是谨慎至极了,“不过也说不定,我那时候连生存下去都难,如果你对我没有别的企图,我或许还是会答应吧,因为我要养活霖霖,要给她一个正常的家庭。”

蒋远周听到这,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许情深当时的无助和茫然,他觉得周遭的空气好像稀薄起来,每一口吸进了胸腔之后,都是疼痛难忍的。

他现在最想做的,是抱抱许情深,亲亲霖霖,还有……冲过去把付京笙狠狠揍一顿。

许情深的声音清晰传到了蒋远周的耳朵里,“对于当初你对我的照顾,我现在说不了感谢,毕竟我落到那样的地步,全是被你一手害成的。要说原谅,你也不差我一个谅解者是不是?付京笙,现在你是我的病人,在生命面前,无仇恨,知道吗?”

“情深,你这样说……其实挺绝情的。”

“我一直就是这样的性子。”许情深回道。

走出抢救室的时候,有监狱方面的负责人上前,“你好,请问付京笙怎么样了?”

“抢救过来了,但是情况很不好。”许情深满脸凝重说道。

“什么时候能出院?”

“出院?”许情深睨了眼道,“开什么玩笑,他现在不能动,搞不好就会出大事。”

“那转院呢?”

“你没听懂我说的话吗?动都不能动,还要转院?你们是不是不想让他活了?”

对方的神色有些难看,被许情深呛得回不出话来。

“你们让让吧,他马上就出来了,星港这边会给他安排最专业的护理。”

许情深说完这话就径自离开了,其中一人指着她的背影道,“这是谁啊?说话这么横!”

“蒋远周结婚证上的女主人,你说她够不够格跟我们横?”

“但她也是医生啊,态度这么差?”

“她要态度差,你有什么办法吗?”

确实没有。

许情深快步去往蒋远周的办公室,她没有习惯敲门,就像是在自己家一样,随手就打开门进去了。

蒋远周一本正经地坐在办公桌前,见到她进来,抬了下眼帘,“抢救完了?”

“你知道我抢救了谁?”

“知道,付京笙。”

许情深快步上前,绕过男人的办公桌来到他身侧,她抬起双手,蒋远周适时握住她的手腕,“这双手刚抢回了一条命,你就要谋杀亲夫?”

“你怎么事先不跟我说一声啊,看到付京笙的时候,我快吓死了。”

“有什么好害怕的?你又不是没遇到过这种情况。”

这当然是两码事,许情深想要将自己的手抽回去,但蒋远周并未松手,“我以为付京笙是被别人害了,我心想着我要怎么跟音音交代,我没想到是你,你知道这件事的风险多大吗?万一付京笙没挺过来,他就真的死了,你……你就成了……”

“不会死,他不是命大吗?”

“凡事都有万一的时候吧?”

蒋远周轻笑道,“我就知道你会反对,与其让你提心吊胆,还不如让你专心地只做一件抢救的事。”

许情深将手臂往回抽,可蒋远周握住她的手腕,就是不松开。

“我是怕付京笙挺不过去,蒋远周,你做这样的事情不值得,知道吗?”

男人松开她的一只手腕,用腾出来的手抱住许情深的腰,让她坐到自己腿上,“是,为付京笙搭上自己当然不值得,所幸,你没有让这种事情发生。”

“现在付京笙住进了星港,我是不是可以安排音音和他见面?”

“恐怕不行,他应该还是会被隔离起来,但是现在的形势对我们有利。”

许情深垂下眼帘看了看他,“我得走了,我还要去查房呢。”

“急什么?”

“现在是工作时间。”

蒋远周的手落在她腰间不放,“付京笙醒了吗?”

“醒了啊。”

“他有没有跟你说什么?”

许情深的视线在四周扫了圈,她就不信了,她在抢救的时候,蒋远周没有偷偷看着?

她装作冥思苦想之后,说道。“他跟我表白了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嗯,抓着我的手不放,说一辈子就爱我一个人,我怎么拒绝都拒绝不了。”

蒋远周眯起了眼帘,“他真这样说的?他不知道这是在星港吗?”

“他估计是觉得自己劫后余生,凡事不要耽误了吧,所以趁着现在还能开口说话,赶紧……不要留有遗憾才好。”

“敢情我是救了条白眼狼啊,我应该让他下地狱,让他去陪我小姨。”

许情深心里微微一惊,生怕玩笑过了头,会让蒋远周想起一些伤心事,她双手捧住他的脸说道,“就算他现在下地狱,他也不可能见到小姨啊,小姨不会去那种地方的。”

蒋远周轻握住许情深的手,“是。”

“我先去病房看看情况,乖,不要吃醋,我和他之间能有什么呢,是不是?”

蒋远周的嘴角微勾,“我没吃醋。”

“蒋远周,我们熟的就跟一个人似的,在我面前你还不好意思吗?”

男人在她腰际推了下,“忙你的去吧。”

许情深跟着笑开,“好,我这就去了。”

付京笙的病房门口,已经安排了人看守着,许情深几步过去,却被人拦了下来。

许情深抬了抬眉头,“这是几个意思?”

“你不能擅自进去。”

“我是付京笙的主治医生,我不能进?”许情深从医这么久以来,就没听过这样的道理,“付京笙要是死在里面了,是不是我也不能救啊?”

“上面吩咐了,如果可以的话……我们需要尽快给他办理转院手续。”

“当然不可以,你们都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?”许情深朝着男人狠狠睨了眼,那股子气势油然而生。“转院?你们是想让他死吧?”

“……”

许情深的手落到门把上,对方见状,赶紧按住她的手腕。

“干什么?”

“请你将手机留在外面,我们会替你保管好。”

许情深收回手,从兜里将手机掏出去,站在旁边的另一名女看守还上前对她简单进行了搜身。

她是主治医师尚且还要被搜身,可想而知别人要想进入病房,那该有多难。

有人不想让外头的人接触到付京笙,这是为什么呢?究竟是害怕穆朝阳的事情曝光,还是付京笙的背后,还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呢?

许情深从病房内出来后,拿回了自己的手机。

她看了眼,上面有不少未接来电,都是穆劲琛打来的。

穆家那边肯定也是得知了消息,许情深边走边给他将电话回拨过去。

电话一接通后,男人的声音就传了过来,“蒋太太,听说付京笙被送入星港医院了?”

“是有这么回事。”

“我想见见他。”

许情深回道,“你以为这么容易就能见吗?我都差点进不去。”

“付京笙有没有跟你说什么话?”

“穆帅,我是站在音音这边的,就算我说了实话,你会相信我吗?”

“会。”

许情深定住脚步,“其实要想见的话,也不是没有办法,毕竟人现在在星港。”

“蒋太太,请你想法子让我见见他……”

“见是一定会让你见的,只不过我不想看到失控的场面。”

穆劲琛顿了顿道,“你放心,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。”

两边等于是在抢时间,有人想要捂住付京笙的嘴,而许情深要做的,就是赶在他们之前,让付京笙至少先跟付流音将话说清楚。

翌日。

许情深进病房之前,将手机递给了门口的男人。

另外的医护人员站在外面,许情深进去后不过半分钟,里面忽然传来她的声音,“快,付京笙有危险,需要紧急抢救。”

她一把从里面将门打开,神色迫切说道,“赶紧送手术室,快!”

外头站着的人连忙往屋内看了眼,“他这是怎么了?”

“突发情况,”许情深从对方手里将手机抢回去,立马拨通电话,“喂,快准备好手术室,是,赶紧……”

场面瞬间就乱了,付京笙被推出来的时候,一名男子欲要阻拦。许情深强悍地将他推开,“都什么时候了,出了人命,你能负责得了吗?”

对方显然也被吓住了,站在原地没再动。

医护人员推着付京笙一路狂奔,很快进了手术室,监狱方的人也跟在了身后,只是被拦在门外。

付京笙眼帘紧闭,猛地感觉面前有一阵亮光打来,许情深的声音在挺远的地方传来,“行了,睁眼吧。”

付京笙眼皮动了动,睁开眼睛看到大灯正对着他的脸,他忙抬起手臂挡住跟前的亮光。

“哥!”许流音几步上前,“你没事了吧?你都好了是不是?”

付京笙刚要说话,就看到了床边的蒋远周,他双眼不适地眯了眯,“蒋远周,你能别用这样的灯光对着我吗?”

“你有本事,你爬起来自己走啊。”

许情深几步上前,拉过蒋远周。

她让他别来,他倒好,非要跟着,一进手术室就搞事情。

“哥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付京笙抬起手掌,拉住许流音的手臂,“别怕,我没事,我又能跟你说话了。”

许流音喜极而泣,付京笙手掌轻握住许流音的手腕,“音音,这半年多来,你过得怎么样?”

许流音轻咬下唇瓣,付京笙有太多的话想要问她了。

而此时,穆劲琛也在手术室内,他几步上前,焦急问道,“付京笙,我爸究竟是怎么死的?”

付京笙的视线落到他脸上,“那天趁我不能动,你想打我是吗?还有那天跟在你旁边的女人是谁?我妹妹不是跟你结婚了吗?”

男人没有第一时间回答穆劲琛的话,倒是反问了一大堆的问题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