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2谁要跟你秀恩爱?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穆劲琛拦在她的跟前,“方才是你亲口说的,我们俩之间的那道坎没了,我爸的死跟你无关,如果有可能的话,你会跟我回穆家。”

“这也就是骗骗阮暖而已,你难道还真信了?”

“当然信,现在你说的话,我全都信!”

穆劲琛嗓音轻扬,许流音不由朝四周看了看,她轻推搡下男人的肩膀,“让我出去。”

“不让。”

“穆劲琛,我让你过来,不是让你无理取闹的。”

许流音想要起身,却一把被穆劲琛按回去,“我知道,你过来就是让我看看阮暖怎么收买你了是吗?你拉着我,不计前嫌地秀秀恩爱……”

“谁跟你秀恩爱?”

“听我把话说完!”穆劲琛态度强硬道,“至少在我眼里,你就是这样的,你当着阮暖的面一套,当着我的面又是另外一套。你要真不介意,你做这种事干什么?”

“我是不想她缠着我,我没有那么多闲功夫应酬她。”

“所以呢?”穆劲琛连连逼问,“利用完了我之后,就想一脚将我踢开。”

“你让不让开?”

穆劲琛铁了心的,“不让。”

许流音站起身来,旁边是隔断,她过不去,这个位子又在最后面,推开了椅子,后头就是镜面墙壁。她朝四周瞅了眼,抬起一条腿压在桌面上,想要爬出去。

穆劲琛见状,伸手按住她的脚踝,“这儿是咖啡馆,不是让你乱来的地方。”

“你要不说,没人看见!”

穆劲琛抬起另一手,打了个响指,“服务员!”

许流音吓得赶紧从桌上下来,乖乖在椅子上坐好。不远处的服务员转身过来,“先生您好,请问有什么需要?”

“给我来两杯蓝山,再来两样小点心,你看着搭配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许流音眼见服务员离开了,她狠狠拉了下椅子,“我可没心情跟你在这吃东西。”

“那就谈谈心。”

“有什么好谈的?”

“音音,你要为你说过的话负责。”

许流音拿起旁边的咖啡杯喝了口,“那我跟你好好说,我跟你从前不可能,以后更加不可能。”

“你敢!”

许流音挑下眉头,“你还能用刀架在我脖子上不成?”

“那……你说,为什么不可能?”

“太简单了,我不爱你。”

穆劲琛以为她会控诉一连串之前的事,没想到却是给了这样的答案,他一颗心都快被她揉碎了,“那以前呢?你难道要将以前的感情都否定掉?”

“以前我爱过你,没离开穆家之前,我也不懂那叫爱,只是被伤的太深,幡然醒悟过来了……”

穆劲琛激动地盯着许流音,却听她继续说道,“那也仅仅是爱过罢了,现在,真是什么感觉都没了。”

“你胡说!”

“你还能比我更懂我自己吗?”许流音反问。

穆劲琛盯着面前的这张脸,伸手想要轻抚,许流音将他的手臂推开,“穆劲琛,你就当我死了不行吗?”

“不行!”

不远处的咖啡馆门口有人说道,“哎呀,下雨了。”

服务员送上了两杯咖啡和甜点,许流音朝窗外看眼,“雨下大了,我得赶紧回去。”

“回哪去,这儿有你的家吗?”

“我一直就没有家。”许流音见他没有让开的意思,压下口气说道,“我们两个,不至于要到两两相厌的地步吧?”

穆劲琛手指落向那杯咖啡,“我不会厌弃你。”

“但是我会啊,你要这样步步紧逼,我会厌弃你。”

穆劲琛动作微顿,许流音拿了自己的包,“我昨晚没睡好,现在好累,我要回去休息了。”

“我送你。”

“不用!”

“要么让我送你,要么你就坐在这陪我。”

许流音满脸的怒色藏不住,只好开口道,“好,走走走。”

穆劲琛率先起身,桌上的甜点和咖啡一口未动,他结了账后出去,许流音正准备逃走,只是外面瞬间下起了暴雨,她将包放在头顶,试了几下也没能跑出去。

穆劲琛上前,将她拽到身后,“要跑是不是?”

“我怕你啊?有什么好跑的。”

一辆出租车正好停到门口,后车座的车门被人打开,一对小情侣快速出来。

许流音猛地甩开穆劲琛的手,她快步冲上前,想要钻进车内,穆劲琛眼疾手快,冲着司机说道,“我们不叫车,你走吧。”

他砰地甩上车门,出租司机一脚油门就开走了。

许流音被他拽回咖啡馆的门口,她头顶顶着自己的包,“你干嘛?”

“这话应该我问你才是。”

许流音跺了跺脚,“你没看到下这么大的雨吗?”

“就是因为下雨不安全,我才要送你,你在这等着,我把车开出来。”

许流音眼见他冲了出去,这会也没有出租车再过来,穆劲琛很快将车子开到门口,倾过身替她将副驾驶座的车门打开,许流音坐进去后,身上湿了一半。

穆劲琛抽了不少纸巾给她,“擦擦。”

“赶紧开吧。”

穆劲琛发动车子,车轮碾着雨水开出去,许流音系好安全带,雨越下越大,东城的天气总是这样令人捉摸不定。

男人余光朝她睨了眼,车子驶入路口处,他放慢车速,前挡风玻璃上都是雨水的痕迹,他双手不由握紧方向盘,有些紧张起来。

许流音觉得空气有些窒闷,但也不好开窗。

穆劲琛握着方向盘的手指泛白起来,许流音看到绿灯闪亮,车子猛地往前蹿,穆劲琛似乎是感觉到了速度太快,赶紧去点刹车,没想到一脚踩得太猛,车子直接停了。

后面的车差点就撞上来,吓得那司机不住按响喇叭。

许流音也吓了跳,她视线落到穆劲琛的侧脸上,见他面色发白,嘴唇都在发抖。“你怎么了?”

“我怎么了?”穆劲琛反问。

许流音皱了下眉头,“难道下雨天你都觉得难受?”

“开玩笑,我还怕个下雨天不成?”

穆劲琛强行发动车子,他深吸口气,视线睇着身侧的许流音。

他在心里一遍遍对自己说,不用害怕,不用着急,付流音没死,她一直都好好地活着,她没有沉尸江底,她不是好好地坐在他身边吗?

可即便如此,那种恐惧感仍旧挥之不去,那就是他的一个心魔,尽管如今事事安好,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。

穆劲琛胸口窒闷的难受,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,付流音还在他车上,万一出点事可怎么办?

他猛地打过方向盘,将车子停在了路边。

穆劲琛上半身伏在方向盘上,不想被许流音看到自己这个样子。他喉间滚动了几下,“下去。”

许流音朝他看了看,没有开口,她伸手落向车门。穆劲琛似乎这才反应过来,他一把拽住了许流音的手臂,“外面在下雨。”

“没关系,路边可以拦车。”

穆劲琛的视线望出去,这个路段,怎么可能打得到出租车?“你开我的车回去。”

“那你呢?”

“我,我打车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许流音解开了安全带,“我去街边的小店内躲躲。”

穆劲琛再度扣住她的手腕,“反正我也开不了,下雨天,我不喜欢开车。”

男人说完这话,推开车门下去了,许流音看到他的身影走进了雨幕中,他找了一棵枝叶茂盛的大树,躲在树底下,那样子看着令人难受。

许流音的手放在车门上,想要下去,但即便车门已经被她打开,她却还是没有迈出最后的一步。

她应该怎么做呢?是要让他上车吗?她坐在车内,一动不动。

穆劲琛离开了那个狭仄的空间,他觉得好多了。他不想在这个时候打车,即便坐了别人的车,他还是会觉得不舒服,他想要等这场雨下得小一些。

许流音收回视线,她没有下车,直接起身跨进了驾驶座内。

她伸手打开音乐,然后重新发动车子。

穆劲琛就在不远处,衣服淋透了,许流音看了眼,车子经过穆劲琛的身前,终究没有停下来,她踩了下油门,穆劲琛只是抬头的瞬间,车子就已经扬长而去。

她终究没有想过把他留在这,他会怎样。

许流音说她以前爱过他,可惜在那个时候,她不知道她是爱他的,他……可能更加不清楚吧。

穆劲琛倚着粗粝的树干出神,他浑身冰冷,却也冷不过胸膛里藏着的那颗心。

阮暖离开咖啡馆后,并未立马回家,她开了车漫无目的向前,心里的一腔怒火还未压下去。

苏晨做完检查,在车上看着体检报告。

越是到了后期,产检就越是密集了,经过一家水果店,她不由问道,“妈,现在有香瓜了吧?”

“你要想吃,什么时候没有啊?”

“我真想吃。”

苏妈妈朝窗外看眼,“方才那家开过去了,等下一家吧,前面应该还有。”

这边的雨下得倒是不大,司机看见一家水果店,将车子停了下来。“我去买。”

“不用,”苏妈妈忙说道,“你在车上陪着苏晨,外面下雨呢,你们就别下去了,我去去就回。”

“好。”

苏晨挺着大肚子,走来走去也不方便,苏妈妈下车后,司机同她说起话来,“苏小姐,您应该快要生了吧?”

“嗯,还有个把月吧。”

“到时候可就热闹了啊。”

苏晨没再接话,她视线落向窗外。“雨停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苏晨推开车门,司机忙要阻止,“苏小姐,您别走来走去了。”

“我就下车呼吸下新鲜空气而已。”

苏晨下了车后,倚着车门看向对面的街景。马路对面有家甜品店,门口的藤架上爬满了蔷薇,开得漂亮极了。

阮暖经过的时候,一眼就看到了苏晨,她打了下方向盘,车子朝着苏晨快速开过去。

女人回过神来,吓了一跳,身后没有退路,她想要往旁边跑,但阮暖明显提了速,苏晨下意识抱住自己的肚子,阮暖一脚刹车,车子就停在了苏晨的前面。

司机差点是从车上滚下来的,他推开车门,指着阮暖的车子骂,“你怎么开车的,你就不怕闹出人命来吗?”

阮暖下了车,司机毕竟是穆家派过来的,他自然认识阮暖。

他噤了声,可苏晨并不认识她,“你是谁?”

“大嫂,我先做个自我介绍吧,我叫阮暖,是劲琛的未婚妻。”

苏晨靠着身后的车门,心有余悸,她面色发白,手掌托着自己的腹部,“我真以为,你方才是要直接撞上来。”

“我哪敢啊,我就是忽然看见你,想跟你打个招呼。”

苏晨不喜欢跟前的这个女人,如果这真的只是打个招呼而已,那她的方式也太独特了一些。

“我不是你的什么大嫂,我也不认识你。”

“你看你,孩子都怀上了,你放心,穆家会认你,也会认你的孩子。”

苏晨想要打开车门,坐回车内,阮暖见状,先一步冲着那名司机道,“我跟她单独说两句话。”

“阮……阮小姐,这可不行。”

“阮小姐?你以前可是喊我穆少奶奶的。”

“您别为难我了,穆先生交代,我必须寸步不离苏小姐。”

阮暖走到苏晨跟前,笑了笑,“我就跟她说两句话而已,至于这么紧张吗?不需要你走多远,你就坐驾驶座吧,这还不放心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你要跟我说什么?”

“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,我想跟你搞好关系。”

苏晨直接拒绝,“不用了,我不是穆家的人,你用不着白费这个心思。”

阮暖看向了司机,司机见状,也不想得罪她,他打开车门坐回车内。

阮暖站到了苏晨的身侧,压低嗓音道,“大哥岁数也不小了,如今穆家的第一个孙子就快出生了,你一定要好好抓住这个机会,母凭子贵啊。”

“真是谢谢你的提醒了。”

“不过……你得看着点大哥,他心里一直有别人。”

苏晨对这些一点兴趣都没有,可阮暖压着车门,看阮暖的意思,她要不跟她攀谈几句,她就休想轻轻松松离开这。“你是说……他的妻子吗?”

“当然不是,”阮暖想到凌时吟那个泼妇,满脸不屑,“我是说付流音。”

“付流音?”

“也就是劲琛的前妻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阮暖双手抱在胸前道,“大哥心里是有这个女人的,你一定要当心她,她是我的情敌,她同样也是你的情敌。”

“还有这种事情?”

“当然。”

阮暖自然不可能明白穆成钧的心思,只是瞎编不过一张嘴,她就不信苏晨如今挺着这么大个肚子,她就没有想过要进穆家的门?她只要有了这个想法,付流音就是她面前的绊脚石,她就不得不去想办法将付流音这块绊脚石搬开。

苏妈妈很快提着东西过来,“晨晨,今天的香瓜新鲜的很,这位是……”

“阿姨您好,我是穆劲琛的未婚妻。”

苏妈妈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,阮暖直起身,冲苏晨说道,“我期待着你早日踏进穆家,到时候,我们一定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。”

她转过身走向自己的车,苏晨的手掌不由落向小腹处,苏妈妈连连问道,“谁啊?”

“穆家的二少奶奶。”

“啊?”

苏晨打开车门坐进了车内,司机下来,替苏妈妈将买好的水果放进后备箱,车子发动后,苏妈妈忍不住开口,“她跟你说了什么?”

苏晨盯着自己的肚子,“没说什么。”

“我听到了,说是期待你早点踏进穆家呢……”

这阮暖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,她跟她又不认识,她平白无故上前来挑拨,是要拿她苏晨当枪使吗?

“妈,别搭理她。”

这样的官小姐,说到底还是自认为高人一等的,要不然的话,就不会直接冲撞过来了,方才阮暖只要慢一点点踩刹车,她的车头就能顶到苏晨的肚子了。

她手掌在腹部轻抚着,肚里的孩子仿佛感觉到了不安,正用力地踢着她。

“苏小姐,穆先生今晚会过来。”

“好啊,”苏妈妈开心地答应下来,“多买些菜吧,让成钧过来吃晚饭。”

“妈,他是来看体检报告的,您这么开心做什么?”

苏晨说完,安抚着肚里的孩子,应该是她刚才太紧张,孩子肯定也感觉到了。

回到家,苏晨去床上休息,苏妈妈和佣人在厨房忙碌着。

穆成钧到的时候,苏晨听到了动静,苏妈妈和他在外面说着话,“放心吧,孩子一切都好,医生说指标可正常了,发育的特别好!”

苏晨靠着床头,视线落向自己的小腹,今天这样的事情,绝不能再有下次。她不认识付流音,也不关心她是怎样的人,只是她可不想和阮暖牵扯到丝毫的关系,如果她一昧地忍让,说不定阮暖明天、后天,还会来找她。到时候,她一定会逼着她跟她坐在一条船上。

苏妈妈推开了房门进来,“晨晨,成钧来了。”

苏晨忽然朝着旁边倒去,声音虚弱道,“妈,我肚子痛。”

“什么?”苏妈妈几步上前,“这还不到日子呢,怎么就肚子痛了?”

苏晨双手捧着自己的腹部,神色有些痛苦,“我也不知道,可能是今天被吓到了。”

“出什么事了?”苏妈妈一看她的样子,害怕地冲着房门外喊道,“成钧,成钧,你快过来看看。”

穆成钧推开房门后进来了,“怎么了?”

“晨晨说她肚子痛,我看她脸色也不好看。”

穆成钧闻言,神色跟着紧张起来,他快步走到床前,“肚子痛?怎么会这样?”

“应该是今天被吓到了。”

穆成钧坐向床沿,“今天?出什么事了?”

“我产检完回来,站在路边的时候碰到一个女人,她开着车朝我撞过来,我逃也逃不开,虽然她及时刹车,但我吓了一大跳。我以为没事,没想到回来后肚子就不舒服。”

穆成钧整张脸都变了,“什么女人?”

“她说她叫阮暖,是穆劲琛的未婚妻。”

“她居然要撞你?这是为什么啊?”苏妈妈急得满头是汗,“晨晨,你现在觉得怎么样?”

“没,没事,就是受了惊吓,”苏晨轻揉下自己的肚子,“休息会应该会没事的。”

“怎么可能没事?”穆成钧起身,“走,我送你去医院。”

苏晨可没想要搞这么大的,她赶紧说道,“不用,不用,我在家多躺会就好了。”

“别废话,起来。”

苏晨抱紧了怀里的枕头,“真的不用。”

穆成钧一手拉住她的手臂,他干脆拦腰将她抱了起来。他身材高大,又经常锻炼,抱起一个苏晨绰绰有余,毫不吃力。她脸都涨红了,从小到大也没被人这样抱过,“放我下来,我不去医院。”

“晨晨,这肯定是要做个检查才能安心的!”苏妈妈焦急地跟在身后。

穆成钧抱着苏晨一路出去,她就连鞋都没穿,到了楼下,司机见到他们出来,忙推开门下来。

“穆先生,这是怎么了?”

“怎么了?我养你是干什么吃的?”

苏晨心里也不好意思,“跟他没关系。”

“是不是真要等到你被人撞了,才跟他有关系?”

司机也察觉到了是因为什么事,他一声不吭替两人将车门拉开了,穆成钧抱着苏晨坐进去,苏妈妈手里还拿着她的鞋。

来到妇幼保健院,穆成钧连号都没挂,直接抱着苏晨进去了。

做完检查后,所幸没有大碍,医生检测了胎心,“肚子是不是痛得厉害?”

“不是很厉害,就觉得不舒服,而且孩子今天老是踢我。”

“这应该跟你受了惊吓有关,不过好在没事,以后还是在家安心养胎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苏晨拿了报告,生怕被穆成钧看出来她是装的。“我就说没事吧,我心里有数。”

“阮暖为什么会找到你?”

“应该是巧合,在路上碰见了。”

穆成钧看了眼身侧的女人。“她还跟你说了什么?”

“她跟我说,让我跟她合作,说你喜欢一个叫付流音的女人,说她对我有威胁。”苏晨说着,急忙又补了一句,“不过你大可放心,我可不关心你的这些事情,再说我也管不着。”

穆成钧什么都没说,苏晨率先起身,“赶紧回去吧,我觉得好多了。”

男人抬起视线,目光触及到她隆起的腹部,苏晨的肚子比上次又大了好多,他觉得很奇妙,他的孩子就是在她的肚子里一点一点孕育出来的。

穆成钧起身,一把将她抱起来,苏晨简直快晕了,“你干嘛?我能自己走。”

“你能走,但我儿子不能自己走,我抱的不是你。”

苏晨有火发不出来,只能闭着眼,就当自己没看到别人的眼光了。

穆成钧回到家时,挺晚了,经过这么一折腾,他心里总是有种不安的感觉。

走进客厅内,穆太太关了电视准备上楼,看到男人进来,她随口问道,“成钧,你去哪了?”

“苏晨今天产检,我去苏家了。”

“怎么样?情况都好吧?”

“挺好的。”穆成钧几步走向她,“时候不早了,您快去休息。”

“这就去了。”

穆太太上楼后,穆成钧让佣人给自己倒了杯水。

他坐在沙发内喝了几口,“劲琛呢?”

“穆帅早就回来了,只不过又是淋了满身雨,车都没开。”

穆成钧的视线瞥过对面的座机,他站起身来,“阮暖的号码,你有吗?”

“有,重要联系人的号码,我都记在小本子上了。”

“你让她明天过来趟,就说妈叫她来家里吃饭。”

“好。”

穆成钧站到座机跟前,将话筒拿了起来,“你报她的号码,我来拨。”

“是。”

穆成钧修长的手指在上面拨着,听到里面传来嘟嘟声,他藏匿起眼里的阴鸷,将话筒递给了旁边的佣人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