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4别躲在房间不出来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蒋远周脸上露出吃惊来,“皮肤癌?”

梅老坐着,瞬间没了精神。

男人进了门诊室,许久后方出来,他坐到梅老身侧,“幸好是良性的,发现得不算太晚,赶紧通知家里人。”

“还……还有得治吗?”

蒋远周将检查单放回梅老的手里,“没想到你胆子这样小啊。”

“到我们这把年纪了,最怕的可不就是生病?”

“放心吧,说了是良性的,我让医院这边尽快安排,第一时间就给你制定治疗方案。”

梅老想要起身,却一下没有站起来。

蒋远周搀扶了他一把,男人语重心长说道,“远周,替我跟蒋太太说声谢谢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方才医生跟我说了句,说我要是再晚几个月过来……到时候可就连化疗都没用了。”

蒋远周抿了抿唇角道,“所以说你命大。”

“远周,”梅老走出去几步,顿足说道,“付京笙的事,你是非管不可了吧?”

“梅老,我小姨是怎么死的,相信您也知道。”

“当然,所以我搞不懂你……”

蒋远周垂下眼帘,抬起脚在地上踢了脚,“我不是在救他,更不是在保他,只不过我跟穆家有言在先,我们联手合作,穆家需要找到害死穆朝阳的真正凶手,对我来说,其实付京笙死了和活着没有什么大的区别。他要死了的话,也算是给我小姨赔罪,他要活着,注定也是坐一辈子牢,那也是在赎罪,但是穆家不会罢休的。”

“既然如此,我也不劝你了。”

蒋远周单手插在兜内,“嗯,省点口舌吧,想想你接下来化疗的事情。”

“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”梅老摇了摇头道,“我是好心提醒你,你说你有了线索,我心里明白,对方也着急了。我还得跟你说一句,东城翰林名苑你知道在哪吧?”

“知道。”

梅老抬起脚步继续往前,“有些人喜欢在那里谈事,你可以让人去查查。”

“好。”蒋远周应答下来。

付京笙险些被谋杀,这件事经过媒体的报道,被传得越发肆意。

上头给了明确的指示,必须彻查,不论牵扯到哪方势力,必须清清楚楚查个干净。

买通小护士的人是最先被找出来的,这就是一条强大的关系链,通过最底层的人,一级一级找上去,很快就把阮暖父亲身边的那名秘书给抓走了。

对于现在的阮家来说,那等于就是热锅上的蚂蚁。

穆朝阳的死需要重新彻查,穆劲琛也如愿见到了邵云耿。

两人面对面坐着,穆劲琛直直问道,“付京笙给你做过局,但是我父亲却不是因此而死,是不是?”

事到如今,邵云耿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“对,付京笙被抓,虽然他没有供出来最后的那个局,但是我没有用,我可不敢冒这个险。我找了另外一个人,具体的线索我已经提供给警方了,我已经坦白从宽了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推到付京笙身上?”穆劲琛攥紧了双拳,狠狠问道。

邵云耿擦拭下嘴角处,仿佛那日被殴打的场面还历历在目,“你们用我的儿子威胁我,逼我承认……”邵云耿指着穆劲琛,同旁边的人说道,“是他们,他们绑架了我的儿子!”

“安静点!”

邵云耿冷笑声,目光对上了穆劲琛。“我知道你们穆家路子广,我被打成那样,也没人追究,劲琛,我知道付流音跟你的关系,也知道她是付京笙的亲妹妹……”

穆劲琛听到这,深邃的潭底涌起了凶光,“你再说一遍?”

“我是故意将那个局推到付京笙身上的,但我也没说错啊,他确实给我做过局,要不是他被抓了,你父亲就不是车祸致死了,而是……”

穆劲琛强忍着怒意,没有起身,眸光犹如尖针般扎在邵云耿身上。

“这件事,我只要找付京笙对峙下就能搞清楚,你当初把这个局推到付京笙身上的时候,就没想过?”

邵云耿闻言,笑得越发肆意了,“我想过啊,但我没想到还没等你去对峙,付京笙就出事了,哈哈哈——这不是天意又是什么呢?”

穆劲琛牙关紧咬,邵云耿紧接着说道,“我没想让你相信一辈子,就是心里不痛快,我就那么一说了,就算被戳穿了又怎样呢?我顶多重新交代就是,只不过谁都算不到付京笙会忽然昏迷不醒,真是笑话啊。”

穆劲琛的拳头越捏越紧,那把愤怒的火在眼底烧起来,他恨不得站起身将邵云耿按在桌上,将他揍得不省人事。

旁边的人显然也注意到了他的情绪,忙提醒出声,“穆帅,您不要冲动。”

穆劲琛冷笑下,缓缓站起身,“放心,他都已经这样了,我没什么好冲动的。”

邵云耿对上穆劲琛的视线,他心里是快慰的,当初为了让他认罪,他被穆家兄弟打得像条狗一样。现在好了,家人来探视的时候跟他说过付流音被害的事,邵云耿划开嘴角边的弧度,“付流音死了是吧?是被仇家所害吗?”

男人居高临下盯着邵云耿,“你消息倒是很灵通。”

“哈哈哈哈,这都怪谁呢?都怪你啊。”

穆劲琛看不得他这样张扬的笑,“刚才你倒是提醒了我一句,你说,我们用你的儿子威胁你?这件事,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?不过你若喜欢我这样做的话,我就顺了你的心吧。邵家的顶梁柱塌了,我原本想着这事情不该牵累你的妻子、儿子,但是今日见了你一面后,我就知道我错了。”

他亲眼看着邵云耿的面色刷的惨白,邵云耿颤抖地伸手指着穆劲琛。

“你们听到了吧?你们听到了吧?我申请保护我的家人,有人要对他们不利!”

这只不过是嘴上说说而已,谁也不能拿穆劲琛怎样。

穆劲琛手指虚空朝着邵云耿点了点,“你就等着在监狱里天天哭吧。”

他转过身离开,邵云耿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来,“穆劲琛,穆帅,有话好好说……对不起,我错了,我儿子是无辜的,求你高抬贵手啊——”

穆劲琛没有回头,更加没有停下脚步。

回到车前,男人倚着车窗站了许久,心里的愤怒和无奈久久没有平息下去。

许流音从外面吃完饭回来,她看了眼酒店的停车场。

那辆被她开回来的车还在那里,穆劲琛也没有过来取。她走向酒店前台,让服务员帮忙打个电话。

“您告诉那家人一声,让他们尽快把车开回去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许流音尽管不想记得以前的事,但是穆家的那串电话号码,却深深地烙在了她心里。八位数报出来的时候,她没有丝毫犹豫。

电话铃声响起时,正好穆成钧坐在沙发前,他头也没抬,伸出手臂将话筒摘了起来,然后放到耳边。“喂。”

“您好,这边是……”

许流音转身准备离开,前台的声音陆陆续续传到她耳朵里,“您家有辆车停在我们酒店,您看,什么时候有空过来取一下呢?”

“车?”穆成钧漫不经心问道。“什么车?”

前台将许流音留下的车牌号说给穆成钧听,男人轻抬下眼帘,这是穆劲琛的车,穆成钧也没注意过他这几天进进出出开了什么车。

“他的车怎么会在你们酒店?”

“这我就不清楚了,方才是我们酒店的一位女客人让我给您打电话的。”

女客人?

穆成钧立马想到了许流音,他赶紧站了起来,“好,我一会就到。”

穆成钧匆匆挂断通话,大步走了出去。

别墅那边的设计稿搁浅了,付京笙也不能天天见,许流音留在东城似乎无所事事起来。她今天出门去了东郊的园林,买了门票进去转了好几个小时,她觉得还是有所收获的。

洗完澡,许流音换上居家服,正在擦拭头发的时候,她听到外面传来门铃声响。

她走了过去,“谁啊?”

“许小姐,您好,我是这层的管理经理。”

许流音透过猫眼望去,看到了一名穿着制服的女人,她伸手将门打开,“有事吗?”

“您好,那位车主来了,说要跟您当面说声谢谢。”

“什么?”许流音面色微变,伸手就要将门关上,一条手臂忽然伸了过来,它撑在门板上,许流音以为是穆劲琛,没想到却是穆成钧。

她神色大惊,穆成钧冲着那名经理说道,“没你的事了,谢谢。”

“好。”

女人转身要离开,许流音冲出去一步,“等等!”

穆成钧手臂拦在她跟前,她出不去,那名经理停了下脚步,许流音看到穆成钧的喉间滚动下,随后,他压低嗓音道,“你不想别人都知道你是付流音吧?”

“有事吗?”女人冲她问道。

许流音面色很不自然,“你带这位先生离开吧,没什么好感谢我的……”

“这……”

穆成钧笑了笑,“其实我跟这位许小姐认识,你去忙你的吧。”

男人动了下身子,健硕的胸膛挡住了许流音的身影,那位经理有些不放心,往回走了几步。

“该说什么话,你心里最好清楚,”穆成钧淡淡说道,“我不会对你怎样,但你也别闹出太大的动静,在这东城,能认出你的人还是有不少的。”

女人到了他们身侧,“许小姐,你们认识是吧?”

许流音面色难看,但还是轻点下头。

“没关系,我们就是老朋友叙叙旧。”穆成钧道。

“那好。”经理看了眼许流音,“我还有些事要去处理,我……先走了?”

她这话藏了些许试探,许流音按捺不住心里的紧张,余光睇过穆成钧的脸,他没有丝毫地退让,周边的气氛笼罩上了一层阴冷,她点了点头,“好,你去忙吧,谢谢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

经理转身离开,许流音用手扶着旁边的门框,“那个……你把穆劲琛的车开回去吧。”

“车钥匙呢?”

许流音心里咯噔下,“在我这。”

“你不给我,我怎么开?”

许流音往后退了步,“我去拿。”

她目光紧紧盯着穆成钧,生怕他忽然就跟进来了,“你等我一会。”

“你不请我进去坐坐?”

“穆先生,这不方便。”

许流音退进屋内,伸手就要关门,穆成钧抬起手臂按住门板,“这是做什么?”

“我……我去拿钥匙啊。”

“拿车钥匙需要关门吗?”穆成钧双手用力,瞬间就将门彻底推开了,他快步往里走,将门关上之后,身子靠着门板看向许流音。她最害怕的就是这样,许流音面色变了又变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“你觉得我想干什么?”

许流音起伏着胸膛,“我把车钥匙给你,你把穆劲琛的车开走,赶紧!”

她转身进入房间,从床头柜上拿了穆劲琛的车钥匙,刚要往外走,就看到穆成钧已经进来了。许流音反应极大,她瞬间就跳上了旁边的大床,手臂直直地指着穆成钧,“出去,出去!”

穆成钧抬高了下巴看她,“你干什么?”

许流音将车钥匙丢向他,钥匙啪地摔在男人胸口,穆成钧一把接住,视线盯着许流音不放,“你这么怕我?”

“男女授受不亲,这又是酒店,被人撞见了不好吧?”

“除非你自己心里有龌龊的想法,不然的话……清者自清。”穆成钧说完,背过身去,弯腰坐向床沿。他看到许流音放在墙角处的行李箱,“半年多前的那件事,你没有告诉劲琛。”

许流音看向男人的背影,“没有。”

“为什么?你可以告诉他,这样的话……我们兄弟俩就会反目成仇。”

许流音握了握手掌,“有些事情,我想把它忘了,我跟你们没有深仇大恨,虽然是你把我关起来的,但也是你让我有了一个新的身份。我不为别人考虑,单单为了我自己着想,如果我把那件事告诉穆劲琛,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。”

穆成钧有些僵硬地坐着,半晌后,他都没有开口。

许流音不由催促,“你赶紧走吧,被人看见了不好。”

“你是怕谁看见?”

“如果穆劲琛看到你在这,你想过后果吗?”

穆成钧站起身,拿着那个车钥匙冲许流音扬了扬,“我是来替他取车的,他能有什么话好说?”

她轻咬下唇瓣,穆成钧盯着她看了看,“新的身份……好用吗?”

“在你们面前,不也没用吗?”

“音音,”穆成钧握紧了手里的车钥匙,“我没想过你会回来。”

许流音不习惯男人这样的口气,她觉得周边的空气好像在烧起来,她赶紧打住穆成钧的话。“穆先生,我听说你快要当爸爸了,恭喜你。”

穆成钧眉头紧拧,许流音从床上下来了,“你快走吧。”

“我只不过逗留片刻,你真不用这样怕我。”

许流音不敢往前走,她站在床边,“那你去沙发坐会吧。”

“我把你囚禁之后又放了,音音,你究竟是恨我,还是对我心存感激?”

“感激?”许流音冷笑下,“我是不是还应该跟你说声谢谢?”

穆成钧找不到别的话跟她说,许流音也不会想跟他有过多地交流。他见到了她,总是想要亲近一些,哪怕多说说话也好,但许流音真是怕他怕的要死。

“你相信我,我并不是个没有感情的人。”

许流音定定地看着穆成钧,“穆先生,有件事,您或许可以帮我劝劝穆帅。您跟他说了吧,我和他也是不可能的。这次重逢,我见他是在民政局,半年多的时间而已,他可以另娶她人,我觉得他想要和我再在一起的说辞,真是天底下最最好笑的笑话了。”

这句话,仿佛也是说给穆成钧听的。

这让他即将到喉间的话语,全都咽了回去。

时隔半年多,穆劲琛要和阮暖结婚,那他呢?他是直接有了孩子。

门口处,忽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敲门声,对方没有按门铃,而是直接拍了门板。

“许流音,开门,开门,我知道你在里面!”

许流音大惊,居然是穆劲琛的声音!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亲们,蒋许情深的实体书出来啦,出版书名是《她与他,狭路相逢》。实体书包括上下两册带结局和独家番外,海报明信片书签随书赠送。作者亲笔签名书随机发送,先购先得,亲们别错过啦。想要参加团购的亲请加群:140370093。联系管理员即可。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蒋爷情深哦,么么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