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5激烈的捉男人现场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穆成钧也完全没有想到,两人对望了眼。

穆劲琛拍打着门板,声音清晰响亮,一阵高过一阵。

“许流音,开门!”

许流音眼里的焦急显露出来,压低嗓音道,“这可怎么办?”

男人攥紧手里的车钥匙,许流音朝着门口一指,“你现在就出去啊,打开门后见到他,你就说你是来替他取车的。”

“取车?”穆成钧当然知道这个理由荒唐至极,“拿个车钥匙而已,至于要进屋内吗?”

“原来你也觉得这样的说辞牵强啊?”

穆成钧将钥匙放进了裤兜内,许流音干站着,这儿也没有别的出口,唯一的办法就是装作不在屋内,等穆劲琛拍累了,自然就能离开吧?

许流音一语不发,就连脚步都不敢挪动下,生怕自己会发出声响。

“许流音,你给我开门!”

门口传来咚咚的声音,许流音坐向床沿,穆成钧抬起脚步,但也是小心翼翼地走着,他坐向了不远处的沙发。

他视线专注地盯着许流音看,她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,她别开眼帘,穆劲琛的敲门声像是锤子似的,一下下砸在她的心头。

许流音余光看到了对面的男人,一抬头,却见他仍在盯着自己。

她觉得尴尬,有些坐不住,但又不敢走来走去。

穆劲琛见她不开门,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,“音音,你给我开个门,我的车钥匙还在你那,我只是来取个车而已。”

男人编了这样的借口,至少要先将门骗开才行。

许流音轻咬下唇瓣,这个时候,就算穆劲琛说的是真话,她也不能开门啊,屋里坐着穆成钧,她哪怕有一百张嘴都别想说清楚。

穆劲琛这样闹腾,迟早也是会被赶出酒店的,她就等着吧。

“音音,有话好好说行不行?你不能开了我的车就不还吧?”

穆成钧听着,睨向许流音的眼里有了笑意,许流音忍着,眉头一直是紧锁着的。

砰砰砰——

叮咚,叮咚——

砰砰砰砰——

许流音的耳朵都快炸开了。

住在对面房间的人受不了了,一把打开门板,“我们还有孩子在房里休息,请您动静小点好吗?”

“我是来找人的。”

“你给她打电话啊。”

穆劲琛转身看向那人,“你见过这屋的人吗?”

三十岁出头的女人走出去说道,“见过啊,刚才我们从外面回来,就看到她开门了,她也没出去吧,应该还在屋内。”

许流音真是懵了,这些人懂什么啊,难道每分每秒都盯着她不成?

她就不能在她们没看见的时候出门吗?可穆劲琛将这话完全听进去了,也就更加认定她就在屋内。

他掏出手机,打算拨打许流音的电话。

穆成钧忙朝着许流音示意下,她瞬间反应过来,快速爬上了床,她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,然后关机。

穆劲琛将手机贴到耳侧,听到了里面冰冷的女声。

对面的房客回到屋内,穆劲琛盯着跟前紧闭的门板。

“你不开门是吧?我去找前台。”

许流音并不怕他,这是高级酒店,前台怎能随随便便听他的?

他闹够了,就该走了吧?

许流音竖起耳朵,心想着他下楼去找前台的间隙,她可以让穆成钧赶紧出去。

她不确定他有没有离开,许流音起身,蹑手蹑脚往前走。

她想要看看穆劲琛究竟有没有走掉,穆成钧见状,几步上前拽住了她的手臂。

女人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,以唇形说道,“松开!”

穆成钧冲她摇下头,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。

穆劲琛的声音隔了扇门板,可以清晰传到屋内两人的耳中。他似乎在打电话,久久未出声后,忽然说了句喂。

许流音吓了跳,幸好方才没有过去。

她听到穆劲琛在电话里说道,“您好,我刚才接到1616号房间客人的电话,说她在你们酒店自杀,我现在进不去,你们赶紧过来。”

许流音吃惊不已,这是什么情况?

酒店的前台也吓了一跳,“请问您现在能联系上房客吗?”

“这话应该我问你才是,她给我发了自杀的视频,割腕了,她的手机打不通,我猜测她现在已经陷入昏迷。”

许流音唇角轻搐,压低嗓音同穆成钧道,“前台那边不会相信吧?”

“会,”穆成钧冷着面色,“酒店生怕担责任,肯定会派人过来。”许流音着急起来,“这可怎么办?”

话音方落,床头柜上的座机响了起来。

穆成钧松开她的手,“应该是前台打来的。”

“那我怎么办?”

穆成钧耸了耸肩膀,“如果你接了,就说明你在屋内,如果你不接……酒店方可以认定你在屋内有危险,她们会带着门卡过来开门。”

许流音简直快疯了,“是他疯了吧,他疯了是不是?”

电话铃声刺耳极了,许流音没有接通。

随后,铃声再度响起。

反复几次过后,屋内瞬间安静下来,那种气氛令人惶恐不安起来。

许流音冲着穆成钧说道,“要是被人拆穿了,我就说你硬要进屋。”

男人失笑,走回去了几步,“音音,你在害怕什么?怕劲琛看到我们在一起吗?”

这句话,倒是将她问住了,是啊,她坦坦荡荡的,她害怕什么呢?

就算穆劲琛看见又怎样?要说反目,那也是他们兄弟之间反目,跟她有何关系?

许流音坐回床沿,盯着穆成钧看。

难道……她真是害怕穆劲琛看到他们两在一起吗?她怕有嘴说不清?

毕竟,她心里知道,穆成钧对她不怀好意过。

许流音现在恨不得将窗户推开,让穆成钧跳下去。

酒店的人很快带了门卡上来,那人走到门前,穆劲琛赶忙说道,“快,开门。”

对方按了门铃,“许小姐,许小姐,您在里面吗?”

许流音面上发烫,鼻梁上挂出了冷汗,她冲穆成钧看眼,“你还干坐着?你快躲起来啊。”

“躲?”穆成钧没想过躲,“就这么点地方,你让我躲哪里去?”

许流音立马起身,弯腰看了看身后的床,这哪有电视上放的什么床底下的空间啊。许流音快步走到穆成钧身侧,将他拉起身,“去洗手间。”

“你这浴室是透明的,一眼望去什么都能看到,你这是嫌关系不够乱,还要添乱是吗?”

许流音狠狠回道,“你怎么就盯着我的浴室看呢?”

“行了,你的房门马上就要守不住了。”

“穆成钧,你就不怕穆劲琛看到我们这个样子,他觉得奇怪吗?他若让人再去查你的话,说不定就能翻出半年多以前的那件事。你现在长了嘴巴,能说你是来取车的,但是那件事情你说得明白吗?”

男人面色变了变,视线在周边扫了圈,“你让我躲去哪里?”

许流音朝着对面一指,“衣柜!”

房门外,穆劲琛的声音越发响亮,“你按什么门铃啊?给我开门!”

“先生,我们要保护客人的隐私权,我至少要确定她……”

“确定什么?”穆劲琛口气不善,“确定她还有没有命吗?我告诉你,你要是耽误了救治时间,我会要你的命!”

穆劲琛用力在门板上拍了几下,“你觉得是没出事吗?你听听,里面有动静吗?”

“但是这……说不定是她不想开门。”

“笑话!”

穆成钧站起身,在房间内简单找了圈,那可真没能藏身的安全之地啊。

“快开门!出了事,信不信我告死你们!”

拿着门卡的人没办法,只好同意,“既然如此,好,我开门,只是有什么后果,您要承担。”

许流音朝穆成钧挥下手,“快,快躲起来!”

她快步朝门口走去,她听到了嘀的一声,许流音将门落在门把上,她赶在穆劲琛推开之前,一把将房门拉开了。

“你们干什么?”她口气凶悍地质问出声。

那名拿着房卡的女人怔了怔,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是这位先生说您可能有危险……”

“他是无赖,是流氓,在我房门口纠缠好一会了,我要求你们把他赶出去!”

“许流音,你胡说八道什么?”穆劲琛扬声道。

“我哪里有危险?什么时候又给你发过视频?你给我拿出来!”

穆劲琛朝着许流音身后看了眼。“为什么不开门?”

“我为什么要给你开门?”

“您没事就好,方才我让前台给您打电话……”

许流音毫不客气地打断对方的话,“这人不是这儿的房客吧?他为什么可以到十六楼来?居然还能让你们开门,我要投诉你们!”

“许小姐,有话好好说啊。”

“把他赶走!”

这是完全不给穆劲琛面子,男人的脸色铁青,看到旁边的人已经拿出对讲机。“你做什么?我是她老公,她只不过跟我闹了个别扭。”

“不是,”许流音接过话语,“他是我前夫,现在为了要跟我复合,一度对我死缠烂打,甚至还用刀逼迫过我。你们应该要保证我的安全,是不是?”

那人的面色明显凝重不少,“先生,请您离开这。”

“她说的话,你也相信?”

“许小姐说的对,您既然不是我们酒店的房客,您是怎么上来的?”

穆劲琛睇了眼许流音,话锋一转,“为什么不给我开门,为什么开了门也不让我进去?你是不是在房间里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?”

许流音神色微变,而这一个小小的表情,却刚好落入穆劲琛的潭底。

他视线望进去,抬起手臂按住门板,穆劲琛使劲一推,门就开了。

许流音下意识张开双臂,“谁让你进来的?出去!”

身后的工作人员也惊觉自己闯祸了,她伸手拉扯着穆劲琛的手臂,“先生,您不能进去啊。”

穆劲琛甩开手,对方趔趄着后退了几步,他一个箭步往里走,许流音拦着,但是没用,他按住她的肩膀将她推进了屋内。

男人关上门,并且将门反锁,然后抬起脚步往屋内走。

许流音想要去开门,但想了想,还是跟在了穆劲琛身后。

她拉扯住他的手臂,“穆劲琛!”

男人进入卧室,许流音心跳加速,余光在沙发上扫了圈,没有看到穆成钧的身影。

穆劲琛的目光落到床上,看到床沿处有褶皱,大床中间也有人待过的痕迹,他气得快要冒烟,语气冷冰冰说道,“房间里有别的男人吧?”

“你胡说八道什么!”许流音扬声,却气势不够。

“我闻到了不属于你的香水味,许流音,你不打算给我开门,是屋里藏了别人是吧?”  男人说完这话,径自抬起脚步。

他来到衣柜跟前,许流音想到自己让穆成钧躲在里面,她紧张地忙拉住他,“穆劲琛,你凭什么跑我屋里来质问我?”

“看来是真的了?”

许流音面上的紧张掩饰不住,“你差不多就行了。”

“我告诉你,如果真被我看见你屋里有人,我会打得他满地找牙。”

许流音看见穆劲琛腾出另一只手,她赶紧松开他,整个人站到穆劲琛跟前,她背部抵着门板看他,“你这样子,倒像是来捉奸的。”

男人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,“被你说中了。”

“你是我的谁啊?你管得也太宽了。”

穆成钧笔直地站着,听见两人的对话声清晰传入耳中,他已经将手机调了静音。

这个样子,已经更加说不清楚了,一旦被穆劲琛发现他躲在这,恐怕他还真听不进去那些解释。

穆劲琛伸手扣住许流音的肩膀,“让开。”

“我不让。”

“他就在里面是不是?”

许流音冷笑下,“穆劲琛,就算我真找了别的男人,跟你有关系吗?我离婚了,当然不可能孤苦伶仃过一辈子……”

穆劲琛气得头都快炸开了,他将许流音推开,一把拉开衣柜。

里面挂着两套睡袍,却没有看见男人的身影,许流音着急望了眼,心头稍松。幸亏穆成钧没有听她的,要不然的话第一时间就被找到了。

穆劲琛转过身,快步走进了浴室。

许流音忙跟上前,“你干什么啊?”

屋外,门铃声不住响起,许流音干脆扯开嗓门喊道,“救命,救命啊——”

外面的人听见了更加害怕,“许小姐,您没事吧?”

许流音拿起桌上的玻璃杯砸到地上,“救命啊!”

穆劲琛定住脚步,转身看向她,他视线扫了眼地面,“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能呢?”

“许小姐!”

门是被反锁着的,开不了,外面的人着急地撞着门板,“您放心,我已经喊保安上来了!”

“救我,我要对我使用暴力!”

穆劲琛伸手朝她点了点,“为了不让我发现你屋里藏着的人,你真是无所不用其极。”

男人没再理睬她,转身快步进了浴室。

浴室内空间敞亮,却也一目了然,根本藏不了什么人。

穆劲琛很快又出来,视线在屋内搜寻了一圈。许流音拦在他身前,“请你离开这。”

“我会走!”

穆劲琛推开她继续往前,许流音跑到门口,将门打开,叫来的几名保安也到了。

穆劲琛的视线落向窗帘,这是唯一一处能藏人的地方了。

男人冷笑下上前,许流音跑回屋内,将他拉开,“请你出去!”

穆劲琛手指朝窗帘指了指,“他在里面是吗?”

屋内开着灯,尽管还是白天,但室外的遮阳窗帘被落了下来,许流音也猜到了,因为整个房间内,恐怕也只有窗帘背后能藏人了。

“穆劲琛,你确实挺搞笑的,我就问你一句,我们离婚了,我就算真要谈个男朋友,你能说这很不正常吗?”

男人心口狠狠被击中下,他觉得有瞬间的窒息感,好像被人掐住脖子,一口呼吸上不去下不来。“正常吗?”

“是啊,不正常吗?”许流音冷笑着反问。

“我不允许。”

许流音对上男人的视线,“凭什么?”

“他要跟你处,就必须先过我这一关。”

许流音冲身后的保安说道,“你们都听见了吧?他这就是无故纠缠,希望你们可以将他请出去。”

酒店的工作人员也怕被投诉,她头疼地冲穆劲琛说道,“这位先生,请你出去。”

穆劲琛充耳不闻,抬起脚步,许流音急得将他推了把。“穆劲琛,你够了吧?”

男人朝她睨了眼,“如果窗帘后面有人,怎么办?”

“什么怎么办?”许流音挑起眉头,“要真有人,你把他从窗户里推出去就是。”

穆成钧不好发出丝毫的动静,他看了眼身后的窗户,幸好都有防护。

“你这建议不错,我肯定将他敲晕了再丢下楼。”

保安和酒店的工作人员听着,心里开始发抖。

“这位先生,您还是快出去吧。”

穆劲琛往前走了两步,许流音恨不得整个人都扑在他身上,她双手缠住他的臂膀。穆劲琛推也推不开她,他干脆用手臂将她夹起来,夹在了自己的腰际。

许流音双脚腾空,冲着几名保安说道,“你们还愣着干嘛啊,把他赶出去!我要投诉你们。”

穆劲琛到了窗帘跟前,伸出手臂,许流音焦急要阻止,但来不及了……

男人握住了窗帘一角,猛地将帘子拉过去。

许流音惊得屏住了呼吸,但是还好,里面空无一人。

穆劲琛的视线落向另一侧的窗帘,他转过身,可屋内的几个保安都拦在了他的身前,一个个表情严肃说道,“请你出去。”

“就凭你们?”

许流音难受地拍打着穆劲琛的腿,“那就报警!”

男人将她放到地上,许流音往后退了步,“穆劲琛,你今天的举动传出去就不怕被人笑话吗?”

“我有什么好怕的。”

“你快走吧,我屋里没有什么男人,我不开门,是我不想见你,不想跟你多说一句话。”

穆劲琛神色不明地盯着许流音。“我见过邵云耿了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男人喉间滚动几下,没有第一时间说出话来。

许流音嘴角勾勒出明显的嘲弄,“我知道了,你是彻底搞清楚了吧,你父亲的死跟我哥哥确实无关?”

穆劲琛觉得呼吸都像是被人用刀割一样,“音音,我不信才这么点时间,你就跟别人谈了……”

“既然不信,为什么搜查我的房间?”

穆劲琛很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矛盾,他的目光再度落向那扇窗帘,许流音紧张地攥紧拳头,“我不想报警,但是更加不想再看见你,我知道,这几个人都不是你的对手,但你一定要闹得这么难看吗?”

“先生,请你出去吧。”

穆劲琛逼上前一步,“音音,我只问你一句,这个房间有没有别人在?”

“没有。”

男人抬了下下巴,两名保安见状,上前想要将他带出去。

酒店的工作人员见他神色不好看,她赶紧拦在许流音跟前,生怕两边闹起来的话,弄伤了房客,到时候她的饭碗可就不保了。

穆劲琛推开了保安,工作人员见状,伸出了手,“先生……”

“走开——”穆劲琛推了她一把。

女人往后退了两步,穆劲琛转过身往外走,那几名保安赶紧跟出去。

女人撞在了窗帘上,她清晰感觉到撞在了一个人身上。她吃惊地回头看了眼,窗帘后面,明显地显出了一个人形。

她赶紧站回原先的地方,许流音也察觉到了,两人对望眼,许流音淡淡开口,“你出去吧。”

“好,好的。”

酒店的工作人员走出去几步,回头冲许流音说道,“许小姐,真是不好意思,这样的事情我保证不会再发生,我这就去告诉经理,我们酒店方会妥善处理这件事,给您相应地补偿……”

“不用了,”许流音摇下头,“这也不能怪你们,没事,你出去吧。”

“真是不好意思了。”她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,出去后,轻轻将门带上。

窗帘被人掀开了,穆成钧走出来,看了看许流音,“真是够热闹的。”

“你也真会找地方躲。”

“不然还能去哪?”穆成钧笑了笑,“躲你的衣柜和浴室吗?”

“你快走吧!”

“现在出去,不是撞在枪口上吗?”穆成钧在沙发上坐定,“方才是挺险的。”

许流音一颗心还未完全落定,她走向不远处,给自己倒了一杯冷水。穆成钧不客气道,“也给我来一杯。”

许流音直接拿了瓶矿泉水给他,“你以后千万不要过来了,穆先生,我们两个似乎也没见面的必要。”

穆成钧拿着那瓶矿泉水,没有立即拧开瓶盖,“音音……”

他似乎有话要说,可终究没有说出口。

许流音坐向床沿,“穆先生,你跟穆劲琛不一样,你是生意人,在我眼里,做生意的人更加拿得起放得下,如果人人都执着于得不到的,那带给别人的,恐怕只有痛苦吧。”

穆成钧眯了下眼帘,视线紧紧盯着许流音。

“穆先生,也请你劝劝穆劲琛。”

男人将那瓶矿泉水重重掷到茶几上,“我劝不了他。”

穆成钧站起身来,准备离开,他想了想后说道,“恐怕劲琛这会还在酒店,就等着要逮你房间里的人。”

许流音跟着起身,“那怎么办?”

穆成钧将车钥匙放到茶几上,“你先下去,把车钥匙给他,我趁机从你房间出去。”“好。”许流音弯腰将钥匙拿在手里,“但你就不怕,他现在就在门口吗?”

“这也不是一般的酒店,不至于。”

许流音回到床头柜前,将手机拿在手里,穆成钧朝她看眼,“音音,变成许流音后,你有觉得这是一件幸事吗?”

“或许吧。”许流音自己也说不清楚。

男人勾了勾唇角,“那就好。”

许流音径自走到门口,她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出去,确定外面没有人后,这才将房门带上。

她乘坐电梯下去,在酒店的大厅内,果然看到了穆劲琛。

穆劲琛视线落到她身上,也朝她身后看了一眼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