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0他被绿了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气氛,真是一度僵到极点。

坐在蒋远周身侧的人明显能感觉到天空中有冰碴子掉下来,砸在身上还挺疼的。

问出口的那人闭紧了嘴巴,不自然地轻笑两声。

许情深见他们一个都不吃,这么一桌菜加上酒,怕是又要好几万吧?真是奢侈。

她伸出手掌,一手转动着圆台,另一手拿起筷子,新鲜肥嫩的鲍鱼到了她的手边,许情深夹起一个放到碗里,一桌的人都在盯着她吃。

许情深咀嚼了一口,“你们怎么不吃啊?”

谁还吃得下去呢?

“我都差点忘了,蒋太太是外科医生,所以心理素质也要强大的多。”

许情深看了眼对方,笑了笑,没有接话。

蒋远周倾过身,替她舀了碗汤,“吃得下去就吃,多吃点。”

“这一桌上,也不能就我动筷吧。”

“没关系,”蒋远周唇角轻挽。“你把他们说恶心了,他们当然吃不下。”

许情深端起碗,喝了口汤,“那等我吃的差不多了,我们是不是就该走了?”

“是。”

蒋远周旁边的男人脸色微变,“哥,你是个生意人,应该明白孰轻孰重,”他压低嗓音,凑到蒋远周的耳侧说道,“你就不怕他们给你穿小鞋吗?”

“谁敢给我穿小鞋?”蒋远周语调微扬,“给我穿小鞋的人,都被我拉下水了。”

这一句话,将最后的那点面子都捅破了。

其中一名中年男子率先起身,“既然这样,也就不用再说下去了,蒋先生态度强硬,不愧是东城出了名的人物,我很佩服你。”

“别啊……”堂弟赶忙起身,“有话好好说,好好说。”

要不是出了事,对方也不用来迁就蒋远周,只是他一点面子都不给,这顿饭也就没有吃下去的必要了。

桌上顶级的白酒才刚开封,还未喝上几口,一个人准备离开,另外的几人也坐不住了。

他们出面,多多少少也是受了阮中责的暗示,谁都不想将事情闹大,谁都想付京笙的事就此结束,各自能够保住现在已有的位子,那多好呢?

蒋远周的堂弟准备追出去,蒋远周冲他看眼。“记得结了账再走。”

你大爷的。

男人想要骂出口,但是不敢啊,只能咽回去。他抄起桌上的皮夹和香烟,弯下腰冲蒋远周说道,“哥,就不能好好商量吗?你知道的,这些人相互庇佑,万一往你的星港动点手脚,那可就麻烦死了啊。”

蒋远周对上了男人的视线,“你怕?”

“是啊!”

“你怕,我不怕!”

“靠!”男人也是无语了,“星港是你的心血,我真是瞎操心。”

“你也知道,去吧,结了账赶紧滚蛋,让服务员晚些来收拾,我们还没吃好呢。”

男人一口老血卡在喉间的感觉,眼见那几人出了包厢,他赶忙跟出去。

许情深咬着筷子,回头看眼,见到包厢门被关上了,她笑了笑说道,“清净了。”

“确实,嗡嗡嗡的,吵得我头疼。”

许情深单手撑着侧脸看他,“但是我吃得差不多了啊。”

“我还没吃呢。”

“我看你的样子,像是不饿。”

蒋远周拿起筷子,“这么一桌子菜,太浪费了。”

“叫老白上来吃啊,他在车上吧?顺便让你的小司机也上来吃。”

蒋远周拨通了老白的电话,很快老白就带着司机上来蹭吃的了。

其实就算加上刚走的那几个人,也用不了这么大的圆桌,但气场总是要摆在这的,所以不可避免地会浪费。

桌上好烟好酒放着,菜几乎都没动,许情深肚子早就饱了,“你们先吃着,我出去洗个手。”

她走出包厢,刚将门带上,就看到蒋远周的堂弟火急火燎赶来了,许情深站在门口没动。

男人手里拿着长皮夹,一副暴发户的样子,许情深等他走近后,笑了笑说道,“是不是还要来跟你哥喝两杯?”

都这种时候了,谁还有心思喝酒?

男人冲她看了眼,知道蒋远周跟许情深早就不是生米煮成熟饭了,这饭熟的都快成蛋炒饭了。

他赶紧嘴上就服了软,“嫂子,你替我劝劝他啊。”

“劝他什么啊?”

“你没看见,我送他们走的时候,他们一个个都被气炸了。这里头的任何一个都不是善茬啊,随随便便出个主意,我哥以后的路真不好走。”

“没想到,你这么关心远周啊。”许情深靠着门口,双手抱在胸前,“只是他都不担心,你跟着瞎操心什么呢?”

“我这哪能是瞎操心,我哥好了,我也能跟着吃香的喝辣的不是?”

许情深目光在男人的脸上扫了圈,“你哥对你发过火,你忘了?跟你的合作都断了,我看你这一招不管用。”

“话不能这样讲,以前是我年轻不懂事,现在我认识的很清楚,您就是我嫂子,亲嫂子,您要认了我这个弟弟,我哥还能不认我吗?”

许情深直起身,“见风转舵,变得真快。”

“不快,不快,我这已经算是醒悟慢的了,以前是我被人下了降头,嫂子别跟我一般见识。”

这一个个都是人精啊,也知道下面子,许情深总不能抓着以前的事情再不依不饶?

“你哥这边,我是真劝不了。”

“谁不知道他最听你的啊?”

许情深刚要开口,身后的门忽然被人拉开,男人看到蒋远周,下意识往旁边退了步。

蒋远周视线看向许情深,“不是说去洗手吗?”

“噢,对。”许情深才不想趟这浑水,赶紧抬起脚步离开。

“哥——”

“以后有事,不用找你嫂子,直接找我。”

男人看了眼许情深的背影,“我这不是找不到人来劝你吗?”

“那你可真是找错人了,她不会劝我。”蒋远周转身,手落在了门把上,他打开了门,看了眼男人还站在外面,“你回去吧。”

“我还没吃上一口东西,都快饿死了。”

“把你留在这,也是听你废话连篇,你走吧。”

蒋远周说着,抬起脚步往里走,顺便将门关上了。

傍晚时分,梅奕轩开了车出去,他还要去趟医院,不放心两个老人单独在那边。

车子刚开出大门,就被另一辆车给拦住了去路。

穆劲琛快步下来,步子有力,他来到副驾驶座一侧,却并没看到许流音的身影。

梅奕轩将车窗落下些许,“你还没走?”

“许流音呢?”

梅奕轩在自己的车里找了圈,“你也看到了,她不在。”

“我问你她在哪?”

“她不肯出来,躲在我家呢,”梅奕轩的目光对上穆劲琛,甚至带着几分审视,“我看来看去,你也没那么可怕,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怕你。”

“她绝不可能一个人躲在你家不出来,她就不是这样的人。”

“这位先生,我跟音音正在谈朋友。”

穆劲琛冷笑下,男人继续说道,“您别不相信,您可以亲口去问下蒋太太,这件事,是蒋太太牵的线。”

不远处,一辆车子开了进来,男孩朝着梅奕轩这边按了按喇叭。

穆劲琛的视线望过去,对于这辆车,他是有点印象的,他在门口等着许流音的时候,每一辆进进出出的车他都记着。男孩显然也看到了穆劲琛,他并没有下车,而是开着车直接回家了。

“你要愿意等的话,你继续在这等吧。”梅奕轩说完,想要离开。

穆劲琛跟他没有过多地纠缠,他似乎想通了什么,他转身后快步走向自己的车,上了车后快速地倒车离开。

许流音跟客户逛完建材城的时候,天都快黑了。

所有的材料都要在明天才能送货,旁边的客户不住跟许流音说道,“真是太谢谢你了,也是很麻烦你,占用了你这么多的时间。”

“没关系,反正我也有空,正好来了解下这边的市场,挺好的。”

业主是个年轻的男人,顶多也就三十来岁,“我女朋友还不知道这边的的进度呢,我打算等房子弄好了再告诉她。”

“嗯,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你尽管吱声。”

“许小姐,你真是太热情了,我必须请你吃顿晚饭!”

许流音认为这就是举手之劳的事情,“不用,真不用。”

“一定要的,你别跟我客气。”

许流音拒绝不了,只好勉强答应,但她不想让对方挑地方,今天陪他买了这么多东西,也看出了男人的出手阔绰,“这样吧,在哪里吃饭、吃什么,由我来定。”

“可以。”

穆劲琛来到南方建材城的时候,正好看到许流音和男人有说有笑地出来,还上了对方的车。

方才他记住了那个男孩所驾驶车辆的车牌号,现在看来,梅奕轩果然是让他将许流音给送出来的。

前面的车辆发动后,缓缓开了出去,穆劲琛瞅了眼车牌。

他一路跟在后面,前面的男人开车不快。

许流音视线落向窗外,开出去了许久后,她目光落到街边,看到了一家火锅店。

“就这儿吧,我想吃火锅。”

男人看了眼,表情有些惊讶,“火锅?”

许流音听着他的口气,忍俊不禁道,“火锅怎么了?不可以吗?”

“倒也不是,但前面就有酒楼。”

“我真不喜欢去酒楼吃东西,别扭,我就想来个鸳鸯锅。”

男人有些为难,但地方是许流音挑的,请吃饭也是他提的,他总不好出尔反尔。

“好,我们走吧。”

他就近停了车,许情深推开车门下去,男人穿着考究,走进火锅店的时候,下意识抬起手臂闻了闻,他生怕有什么味道会沾染到自己身上。

穆劲琛并未立马跟进去,他坐在车内等了会。

不到半小时,一辆红色的奥迪车开过来了。

车上下来一个时髦的女人,甩上车门就要往店内冲,穆劲琛下了车,几步上前。

他扣住女人的手臂,女人抬头一看,她也不认识这人啊,神经病吧,“你谁啊?”

“你难道不该感谢我一声?”

女人抽回自己的手臂,“我老公在里面是吧?”

“是。”

“你又是谁?”

穆劲琛挑了挑嘴角,“你老公,我不认识,但是里面的女人,我认识。”

“明白了,被绿了吧?”

穆劲琛脸色变了变。“你胡说什么?”

“一看就是。”

“我要是被绿了的话,你又能好到哪里去?”

女人的面色也不好看了,抬起脚步就要冲进去。

“你这样算什么?冲进去打架?”穆劲琛再度按住对方的手臂。“我告诉你,你千万别伤害里面的女人,要不然的话,我就废了你男人。”

“废就废!”她目光恶狠狠地瞪向穆劲琛。“我还要谢谢你呢,我可不像你,被绿了还要在这装圣人,还搞心疼这一套呢?”

穆劲琛知道不是那么回事,可这话听着也太怄人了,“你再说一个绿字试试?”

女人眯了下眼帘,“我先进去看了再说,不跟你争。”

许流音捞了一块牛肚出来,热气熏天的,男人吃得都出汗了。

“许小姐,我想在房前留块空地出来行吗?我喜欢摆弄些绿植。”

“可以啊,我会给你设计进去的。”

两人说着话,完全没有注意到不远处走过来的身影,直到女人站定在桌旁,直到对面的男人喊了一声老婆,许流音这才抬起脑袋。

可是……

她不是已经甩掉了穆劲琛吗?他怎么又出现了?

许流音正襟危坐,也觉得气氛凝重起来,嘴里的辣味辣的她舌头发麻,就不能让她好好吃顿饭吗?

女人没有吵,没有闹,男人见到她,脸上立马笑开。“你怎么在这?”

他视线随后落向穆劲琛,“这是你同事?”

穆劲琛冷笑下,这是什么脑回路?

男人往旁边挪了下,“快,坐下来。”

女人看了眼桌面上那个沸腾的鸳鸯锅,冲着男人说道,“你不说你不喜欢吃火锅吗?你最讨厌这种油腻腻的东西,每次我要吃的时候,你都说不卫生,一次都没陪过我,现在算怎么回事?”

男人忙拉住了她的手,“老婆,这是许小姐要点的,人家陪我逛了一下午的建材城,这是我请她吃的一顿饭。”

许流音生怕对方误会,赶紧解释,“对,我们就是吃个饭而已。”

“逛建材城?为什么要她陪着?”

男人生怕她误会,也就不管惊不惊喜了,“新房那边,你不说你喜欢园林风格吗?许小姐是专门做园林设计的,对了……”

他赶紧掏出手机,将许流音之前发给他的图放大后给女人看,“这种样式,你喜欢吗?”女人的视线落到手机屏幕上,看了眼,眼睛瞬间放亮,“喜欢,喜欢,好美啊。”

男人面上扬起笑来,“就是没有惊喜了,本来想等到建成之后,带你去的,我还想在那跟你求婚呢。”

“啊?”女人面上露出失望,“那我真希望我现在还不知道。”

“没关系,”许流音放下筷子道,“现在知道了也好,很多想法你可以直接告诉我,毕竟男人和女人的眼光不同,我可以和你当面交流。”

“也是。”女人开心地坐了下来,伸手搂住男人的脖子,在他脸上狠狠亲了口。

“吃吃吃,”女人手边还有套餐具,她动作熟练地拆开,冲着许流音说道,“许小姐,你还想吃什么,随便点啊。”

“够了,你看你想吃什么吧。”

穆劲琛觉得跟前的男女,真是搞笑,一个感觉智商欠费,看到自己的老婆跟另一个男人出现在这,就问了一句,他是不是她的同事?然后呢,然后就把他晾在一旁。

他就没想过,他们之间可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?

这女人也是奇葩,男人随便给张图,她就信了,原本进来撕架的架势全没了。她甚至还能没心没肺地坐下来跟他们一起吃火锅?

她就没想过,这可能是自己的老公带了小姑娘出来吃饭,为了诓骗她,随便点个对话框给她看张图?

女人好久没吃火锅了,一口羊肉下肚,爽的都快飞起来了。

她眉头轻扬,看眼旁边站着的穆劲琛,她热情地邀请道,“你赶紧坐啊,你误会了,她跟我老公绝不可能有别的关系,你没被绿,坐下一起吃吧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亲们,推荐下妖妖的微信公众号哦~

关注:圣妖读者后援会

会有妖妖的小文章、录音视频等跟大家一起分享,欢迎一起来玩

记得是微信哦,微信公众号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