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2我没碰过你,你着急了?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穆劲琛的膝盖压在许流音身侧,他伸手在她边上摸了下,另一手按住许流音靠着的椅背,稍稍用力,椅背便往后躺去,许流音整个人猝不及防往后仰。

“你,你干什么?”

穆劲琛低下身,还没说话,嘴巴就被许流音给捂住了。

“你刚吃过什么东西,你忘了?”

穆劲琛推开她的手,“忘不掉!”

许流音气喘吁吁的,整个人也起不来,也不能任由自己这样躺着,“穆劲琛,你太过分了。”

“我在你身上,有没有不过分的时候?”

许流音抡起手掌捶打着穆劲琛的胸前,“我……我觉得太闷了,你先起来,我难受。”

“我还没对你做什么,你就觉得闷了?”

“穆劲琛,有话好好说行不行?”

穆劲琛双手按住许流音的肩膀,她上半身完全动弹不了,头发也挣乱了。

“你一直跟踪我也就算了,你是不是还派人查我?要不然的话,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?”

穆劲琛居高临下盯着她看,“对,我不止查了你,我还查了你的客户,她老婆的号码也是我找人调出来的。”

“你神经病!”

“还有那个梅奕轩,来头不小啊,许流音,你倒是会给自己找靠山了……”

窗外,另一个男人从车上下来了,他想要上前,但是想了想后,还是给许情深打了个电话。

许情深刚从酒店走出去,手机铃声就迫不及待响起,她接通电话,喂了声。

“蒋太太,是我。”

“说吧,怎么了?”

“我方才看到穆帅将许小姐拉进了车内,我偷偷看了眼,两人应该在车里争执,我不确定要不要过去……”

许情深打断他的话说道,“你不是他的对手,只会被揍得满地找牙。”

“那可怎么办?许小姐不会出事吧?”

“怎么办?报警啊……”许情深走出去两步,看到蒋远周回头朝她看了眼,她改了口说道,“你现在是在停车场吧?”

“是。”

“附近应该有保安,你赶紧去叫人,就说有人将一个年轻女子拉进了车内,正在图谋不轨。”

司机有些犹豫,干笑两声,“我要这样带了人去,穆帅应该更加想要将我胖揍一顿吧?”

“没事,你叫了人去,现场也不是你一个人,看见形势不对,你赶紧溜就是了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许情深挂断通话,蒋远周在前面等她,她几步上前,“本来想说报警的,但穆劲琛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被带走的人,还是不要浪费警力了。”

“他显然对许流音还有意,你又何必管这闲事?”

许情深将手插进蒋远周的裤兜内,“他以为音音是什么?不想要的时候,一纸离婚协议书踢出去,想要的时候,死缠烂打,还恨不得扫清音音身边所有的异性,这个世界是他说了算吗?他恨不得自诩能上天入地,是不是?”

蒋远周失笑,“我真是同情穆劲琛。”

“你还同情他?”

“幸好我当初想要追回你的时候,你的身后没有另外一个像你这样厉害的角色……”

许情深顿住脚步,抬了抬眼帘,“你的意思,是说我好追是吗?”

“不敢。”

许情深的手还插在他裤兜内,她手掌往旁边摸去,掌心隔着一层单薄的布料摸到了蒋远周的腿,她干脆一手搂住他的腰,手指顺着裤兜微微往前探。

蒋远周倒吸口冷气,伸手按住许情深藏在裤兜内的手,“别乱动!”

“这么紧张做什么?你不是最喜欢吗?”

“光天化日之下……”

许情深缓缓笑开,“你看,天都黑了。”

老白已经走到了车前,他伸手将车门打开,回头看向两人,视线却盯在了蒋远周的手上。他重重咳了一声,“蒋先生!”

蒋远周高大的身影笔挺地站着,下半身看着有些僵硬,站得太直了。

许情深将自己的手掌抽出来,径自往前走,到了老白跟前,她面色坦然极了,弯腰坐进后车座内。

老白将车门关上,绕过车子来到另一侧,蒋远周几步上前,老白伸手落向门把,在打开车门之前,他凑到蒋远周身前说道,“蒋先生,您还记得那条让您恨不得砸了电视台的报道吗?”

“什么报道?”蒋远周确实没有反应过来。

老白贴到他耳侧说了句,“那时候您被偷拍,有条新闻报道的头条还刻意放大了,说您……”

蒋远周面色变了变,睨向旁边的男人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老白乖乖退到旁边,忍着笑说道,“您方才的那个动作,当心再次被人抓拍到。”

“你懂什么!”蒋远周想说那动作是许情深做的,但想了想,这终归是他们夫妻之间的小甜蜜,跟老白有什么关系。

“今晚免费酒喝多了是不是?”蒋远周自己将车门打开,坐了进去。

许情深捋了捋头发问道,“老白又怎么了?”

“老白欠揍。”

坐进副驾驶座的男人意味深长地冲许情深笑了笑,许情深对上他的目光,“我也觉得,他挺欠揍。”

好吧,他就连笑都是错的,老白转过身,正襟危坐起来,冲司机说道,“回皇鼎龙庭。”

“是。”

另一处的停车场内。

车内还在僵持着,许流音已经没力气反抗了,躺在座椅上盯着上方的男人看。

穆劲琛拉过她的双手,让她的手交叉放在胸前,他手掌按住她的手腕处,“不挣扎了吧?”

“你说吧,你究竟想怎样?”

“你先回答我,你跟那个梅奕轩什么关系?”

许流音闭了闭眼帘,车内都快闷死人了。“还在谈。”

男人的脸色骤变,“说清楚点。”

“我跟他怎么发展,跟你有关系吗?”

“当然有,他要再敢接近你,我打断他的腿!”

许流音睁开眼睛,睨了他一眼,“你这种话,我也会说,穆劲琛,你要再来干涉我的生活,我今天让你断一条腿在这!”

穆劲琛眼里露出不屑,脸上摆着满满的嘲讽,“你还要我断腿?你可别忘了,你的本事都是谁教你的。”

“我就是忘了,谁还来记得你?”

“许流音,你非要故意激怒我是不是?”

穆劲琛说完这话,整个人往下压,他双手抱紧了许流音的上半身,薄唇吻在她颈间,他感觉到了她颈部的跳动,那种热源和血脉流动的感觉令他瞬间丧失了理智。

穆劲琛双手在她身上乱摸起来,副驾驶座内空间狭小,他压在她身上,尚能能够发挥自若,只是苦了许流音,浑身不能动弹,只能踹着自己的两条腿。

“穆劲琛,你放开我。”

男人干脆坐在她身上,他直起上半身,双手快速地脱了衬衣,健硕结实的胸膛亮了出来,车内光线不足,只是男人胸前的两块肉却是气势汹汹。

许流音想要起身,穆劲琛见状,再度压下身。

蒋家的司机已经喊了两名保安过来,保安打开手电筒照过去,司机激动地出声,“看,快看,屁股都撅起来了!真出事了,我没骗你们吧?”

穆劲琛待在车内,温香软玉在怀,浑身的欲望蹿得不能再猛了,他觉得自己都快爆炸了。

他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灯光,他也注意不到了。

穆劲琛喘气声浓重,狭仄的空间内,那一点点暧昧的火蹭地被点燃,随时都有可能爆燃……

他双手捧住许流音的脑袋,薄唇封住了她的嘴。

许流音瞪大双眼,她身子动了动,试了下腿,前面的空间很大,她的双腿完全能够活动,她猛地屈起膝盖,狠狠顶向穆劲琛。

男人的痛呼声被咬碎在了嘴里,他恨不得尖叫出声,那种痛真是撕心裂肺,肝肠寸断!他痛苦地闭起眼帘,双手掐住许流音的肩膀。

窗外,猛地传来一阵敲打车窗的声音,“开门!”

穆劲琛闭着眼睛,许流音推了他一把,男人没有起身,将脸埋在了她的颈间,许流音看向窗外,“快起来,有人来了。”

“我……”穆劲琛吃力地出声,“我起得来吗?”

许流音还在推她,穆劲琛痛得不想动弹,他整个人压在许流音身上。

保安凑近窗户一看,“小姐,你没事吧?”

“我有事,救命。”

“真的在里面非礼啊……”

穆劲琛手掌轻揉着许流音的肩膀,“就算你现在用不上它了,你也不需要对它这么狠吧?你能保证以后都不会想念它吗?”

“混蛋!”外面的人看了看,情势迫在眉睫,“要不报警吧?”

司机在旁焦急开口,“等到警察来,生米都煮成熟饭了。”

“也是啊。”

“那怎么办啊?”

穆劲琛感觉到一阵阵抽痛,偏偏还有一张张嘴在说话,吵得他脑袋都快炸开了。

男人抬起手掌拍向车窗,“滚开!”

“许小姐,许小姐!”蒋家的司机凑上前,往里面看了看,“你们快想办法啊。”

“破窗吧。”有人提议。

穆劲琛盯着许流音看眼,他脸色还是很难看的,这让许流音不得不怀疑,她是不是真的将他踢坏了?

“破吧,司机往旁边站了站,那男人都没穿衣服……”

“来来,往旁边站站。”

许流音看了眼窗外,视线很快落回穆劲琛的脸上,“听到了吗?你还是赶紧将车门打开吧,不然的话闹僵了,你脸上也不好看。”

穆劲琛很明显地冷笑一声,“在这东城,谁敢砸我的车……”

话音未落,车窗上猛地传来一声巨响,穆劲琛扭头看去,外面的保安挥舞着手里的警棍,第二下已经落下来了。

司机在旁边支招,“砸四个角,这样玻璃容易碎。”

穆劲琛伸手,将车门打开,他大掌往前推了下,人也从许流音身上起来了。

许流音下意识揪住自己的衣领,穆劲琛跳下车的时候,忘了自己某个部位还有伤,双脚落地,钻心的痛就再度袭了上来。他就势倚向旁边,厉声问道,“你们干什么?”

许流音跟着下来了,蒋家的司机赶紧问道,“许小姐,您没事吧?”

接下来的一幕幕,就彻底乱了,大家并没有好好地说话,穆劲琛脾气火爆,又被人砸了车窗,肯定恼火。

那几个保安也不想担责任,毕竟这件事发生在他们负责的范围之内,肯定不允许穆劲琛再胡作非为。

然后呢……

然后,就是差点打起来了。

穆劲琛想要将许流音拽回来,他们以为他又要意图不轨,保安拼命拦着,穆劲琛一把将其中一人摔到地上,另外两人见状,抄着警棍扑上前去。

旁边还有人看热闹,毕竟一个赤裸着上身的人跟保安打架,这场面也是挺难得的。

蒋家司机眼看穆劲琛那身手,都快被吓呆了,但他反应还是很快的,抓着许流音的手腕就跑。

两人上了车,许流音不住喘息,抬头看到穆劲琛伸手指了指这边,而且正在大步而来。

“怎么办?”许流音看向身侧的人。

司机发动车子,将车子快速往后倒,车速又快又急,愣是被他从不可能倒车离开的地方脱围而去了。

许流音看眼后视镜,“你挺厉害的啊。”

“那当然,别的不会,开车我是肯定在行的。”

许流音赶忙系上安全带。“把我送回酒店吧,谢谢啊。”

“好咧。”

穆劲琛眼看着那辆黑色的豪车扬长而去,他停住脚步,晚风一吹,身上还真有些凉。

苏家。

苏晨坐在梳妆镜跟前,满腹心事,桌上摆着琳琅满目的护肤品,苏妈妈说怀孕后要特别注意,什么都不能用,但那些高档化妆品都是穆成钧让人送来的,说是孕妇专用。

她手里把玩着一个小瓶子,怔怔出神。

越是临近生产,穆成钧就越是不放心,来的次数也就越频繁。

别人都以为是他不放心,其实只有穆成钧心里最清楚,他是觉得现在的孩子有了明显的胎动,他觉得好玩,有时候公司没有应酬,反正回家也没事,他就干脆来苏家这边了。

他比谁都期盼着孩子能够快点出生。

苏晨小心翼翼地抚摸着肚子,她呢,她的心情是最矛盾的,她既希望能跟宝宝早点见面,却又深知,孩子出生以后,她还有一场硬仗要打。

房门被咔嚓一声打开,苏晨扭过头,看到穆成钧走了进来。

“今天怎么样?”

苏晨站起身来,“老样子,挺好的。”

穆成钧上前几步,视线落到女人隆起的肚子上,他伸手想要摸摸,苏晨却闪身避开了。

男人目光落到她脸上,苏晨想了一整天,有些话还是打算要说,“穆成钧……”

“嗯。”男人轻应声。

“你……我想今天晚上出去住。”

穆成钧盯着她的视线,以为是自己听错了,“出去住?”

“是。”

“去哪?”

“我想去住酒店。”

穆成钧紧接着问道,“为什么?”

“我觉得家里很闷,想出去散散心。”

穆成钧往后退了两步,坐向床沿,“你就没想过外面不安全吗?”

“找个好点的酒店就是了。”

穆成钧眯了下眼帘,目光带着审视,苏晨紧张起来,她攥紧了手掌,生怕被他看出些什么,她面色绷得厉害,穆成钧忽而一笑,“我基本能猜出你在打什么主意。”

苏晨心里一慌,不会吧?

她就是想让穆成钧带她出去,说不定就会去他常包的那种房间,那样的话,她就能记下房间号了。

难道她的这点心思,都被他看穿了吗?

苏晨勉强勾勒下嘴角,“我打了什么主意?”

“你是不是想和我睡?”

“什么?!”苏晨感觉穆成钧像是扔了个炮仗过来,她差点就炸开了,她好不容易掩住火苗,“你想到哪里去了?”

“我跟你有过一晚,还有了孩子。只不过从那之后,我就没碰过你,你是不是着急了?”穆成钧的目光紧紧锁住了苏晨不放,“或许,你心里还有别的想法,但是你要跟我去酒店,我不得不怀疑你对我的居心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