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4好女怕缠郎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星港医院。

病房内,一名中年妇女匆忙跑了出去,“救命,救命,快来看看啊——”

经过的护士闻言,面色大变,几步冲到了她的跟前。“怎么了?”

“我父亲呼吸不过来了,怎么回事啊?这不都已经手术了吗,你们医院……”

护士来不及听她的喋喋不休,她走进了病房,看到病人痛苦地扭着身子,似乎呼吸不畅,可一看监测仪,却没有什么异常,她赶紧掏出手机,喊了医生过来。

病人家属见状,打电话给自己的老公、哥哥、妹妹,说是医院这边出事了。

医生赶至病房,做了检查,“哪里不舒服?”

“哪里不舒服?你不长眼睛吗?我爸都快喘不上气了……”

家属也很快都到了,护士眼看不对劲,想要出去叫人,却被关在了病房内。

“我爸就动个小手术,怎么就成现在这样了?”

“是不是你们的心脏起搏器有问题?”

“一定是的,原本还好好的……”

这消息传到蒋远周耳朵里的时候,老白也在。

“蒋先生,我下去了解下情况。”

“去吧。”

老白再度回到办公室的时候,蒋远周倚窗而立,正出神地看着外面。

“蒋先生。”

“怎么样了?”

“问了病人的主治医师,也看过监测仪那边的情况,一切都好,照理说不可能会发生那样的情况。”

蒋远周双手抱在胸前,“那些家属是什么意思?”

“说要一个说法,现在他们质疑星港的心脏起搏器有问题,要深究。”

“明白了。”

“蒋先生,接下来应该怎么办?”

蒋远周的手指在自己的手臂上轻敲两下,“接下来,应该是有关方面的人会出面,然后检测出星港的心脏起搏器有问题,非但不能救人,反而会害人。”

“这……”老白面色凝重起来,“您心里有对策吗?”

“急什么?”蒋远周轻笑声,“坐下来喝杯茶,别上火。”

“这事情挺突然的,虽然事先有防范,但并不代表就能应付得了,蒋先生,我们现在开始应该要去找找人了,虽然我们的医疗器械肯定不会有问题,但保不齐别人会动手脚……”

是啊,就像当年的小姨事件。

一份检查报告单就定了许情深的死罪,可最讽刺的却是,那张报告单是伪造的。

“老白,别着急,再急下去,你头发可就真要全白了。”

蒋远周转过身,朝他看了眼,“给我泡杯茶。”

“您还真有这闲情逸致。”

蒋远周笑了笑,看到老白去烧水、泡茶,他径自坐进了沙发说道,“身居高位的人,都害怕一朝一夕间被人拉下马。有多少人惦记着我的位子,可就算我拱手相让,他们也坐不起,但是……”蒋远周轻摇头,“我需要时时防备,这让我觉得挺累的,我从不主动害人,却要提防着别人害我。我有时候站在窗口,看着楼底下一片安静,看着穿了病号服的人在长廊上浅步慢走,我这个人,以前功利心很重。自从遇见许情深,我觉得医院确实是一片净土,是不容人侵犯践踏的地方。”

老白拿出了一罐茶叶,“所以,蒋先生更要保护好这里。”

“对方家属态度肯定不好吧?你这边先要确保医护人员的安全。”

“这点您放心。”  国际酒店。

苏晨睁开眼,肚子上很不舒服,但是她没有动。

她真的一点点都不习惯跟别人一起睡,苏晨的视线盯着一处,有些茫然,她几乎没有怎么入睡。昨晚,穆成钧还是没有开灯,她尽管一次次拿孩子当挡箭牌,但丝毫用处都没有。

反而是她,生怕穆成钧误伤了孩子,就变得畏手畏脚,不好使劲挣扎,最后只能成了他的盘中餐。

苏晨听着耳侧传来均匀的呼吸声,她没有丝毫的幸福感,她只是觉得自己很悲哀而已。

穆成钧的一条手臂放在她胸下,手机铃声在房间内响起的时候,穆成钧动了动,他坐起身来,困得不行,眼睛半眯着。

手机在他的西裤口袋内,他的裤子被丢在地上。

穆成钧掀开被子下去,拎起裤子后将手伸进兜内,电话是秘书打来的,当然……这秘书指的是正经秘书。

男人接通电话,“喂?”

“穆先生,会议还有半小时开始。”

穆成钧睁开眼,大床对面是一面巨大的镜子,他看到自己坐在床沿,不远处的窗帘没能将光全部遮挡住,有那么几缕调皮地钻了进来,亲吻着他的身体,古铜色的肌肤更加显得健康、强硕。

“半小时?”穆成钧手掌撑在身侧,“好,我知道了,我尽量赶过来。”

“好。”

穆成钧收回视线,随后往下落,看向自己的某处。

有些感觉,他不会忽略掉的,苏晨昨晚的强烈拒绝,被他看成了半推半就,她不敢使劲挣扎,只能挥动双手,可是推他的时候,也不敢牟足全力。穆成钧想要一个女人,他使用蛮劲的时候还真不多,他知道他昨晚是成了。

他一共就碰过苏晨两个晚上,然而这两晚的寻欢作乐,都成了。

那种压抑的、扭曲的、挫败的、痛苦的欲望,全部都发泄出来了。

他手臂往后伸,一把握住了苏晨的脚踝,她吓得想要将腿缩回去,穆成钧手掌紧握,“几点了?”

苏晨不说话,穆成钧拉了拉她的腿,“起床吧,我陪你下去吃点东西,然后送你回家。”

苏晨推开被子,一眼看到了穆成钧的裸背,好看结实的线条,包着脊椎的性感皮肉蜿蜒而下,苏晨双手撑了下,想要起来。

穆成钧拿过旁边的睡袍,就这么披上了,他站起身,长长的带子在中间一束。

“起得来吗?”

“不用你管。”

苏晨早饭没吃,饿的有些发晕,坐起来的时候特别吃力,穆成钧见她脸色不好看,他上前握住了女人的手臂,“没事吧?”

“把我衣服给我。”

穆成钧坐了下来,“我先问你一句,肚子有没有不舒服的感觉?”

苏晨拉过被子,遮住胸前的风光,“你现在倒是害怕了?”

“我没害怕,我谨遵医生的吩咐,我也没做出格的事情。”

苏晨抿紧了唇瓣,冷笑出声,“是,你没做出格的事。”

穆成钧见她坐着不动,他起身走到一旁,拿过苏晨昨晚带来的衣服。他想看眼时间,但腕表不在手上,穆成钧在床上找了找,他一把掀开被子,在苏晨的腿边看到了自己昨晚匆忙之下卸下的表。

穆成钧将表戴上了自己的手腕,“你先洗,还是我先洗?”

“你吧。”

穆成钧没有客气,转身走进了浴室内。

他没有着急慌忙的样子,似乎也忘了秘书说的半小时内要开会的事,走出房间后,苏晨再度抬头看了眼房间号。

“我带你去吃点东西。”

“不用了,我回家吃。”

“你妈说不定没给你准备中饭,”穆成钧往前走着,“况且我要这么将你送回去,也实在是不像样。”

苏晨没再拒绝,她饿的双腿发软,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呢。

吃过中饭,穆成钧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,秘书也打了电话过来催。

两人坐进车内,苏晨朝他看眼,“你不是要开会吗?我自己回去好了。”

“不行。”男人态度坚决,她也就不说什么了。

回到小区内,穆成钧将苏晨送上楼,直到走进了苏家,看到苏妈妈在家,穆成钧这才放心离开。  阮家。

阮妈妈看到女儿要出门,开口将她唤到跟前,“又要去哪?”

“出门有点事。”

“去找劲琛吗?”

阮暖脸色微变,在她身侧坐定下来。“他根本就不肯见我。”

“这样看来,穆家是打算这样了,穆太太那边也没什么消息,看来也是做不了穆劲琛的主。”

阮暖满脸委屈,心里始终是不甘心极了,“但我跟他就差了一步啊,他名字都快签好了,我是亲眼看着的,您让我怎么咽得下这口气?”

阮妈妈拉过女儿的手掌,“这些事,就别当着你爸的面说了,最近他也头疼,穆家那边也不肯卖我们的面子,总之……”

“我心里明白,您放心。”

阮暖开车出去,先去了趟商场,在运动品牌店内买了双运动鞋,以及一套运动装。

她在更衣室内换上,然后刷卡离开。

这几日,她将许流音住在哪,以及白天经常会去的地方查了个清清楚楚,阮暖不能这样什么都不做。

许流音想过要换个酒店,倒不是怕穆劲琛会找来,只是她住着总统套房,价格不菲,她在东城一天,就势必每天都会有这么一笔开销出去。

但许情深并不同意,用她的话说就是,这个房间就算许流音不住,那也是空着,不住白不住。

许流音出门的时候,有些匆忙,她挎着包跑出酒店,却看到穆劲琛的车在外停着。

她想要当做没看见,扭头朝着另一处走去。

穆劲琛见状,将车开上前去,跟在了许流音的身侧。

“喂,你知道你把我丢给那些保安之后,我有多惨吗?”

穆劲琛车速很慢,刚好能跟上许流音的脚步,她目光直直落向前方。“你这是在卖惨吗?”

“那你吃这一套吗?”

“不吃,”许流音加快脚步。

只是她的步子,怎么都跟不上穆劲琛的车轮,男人一手控制方向盘,上半身尽可能地倾向许流音,“你知道吗?你走后,我遇上了变态,他把我衣服都偷走了。”

许流音面无表情回道,“你是光着身子回去的?”

“你以为呢?”

“穆劲琛,我不想跟你说话,你也别缠着我。”

男人按了下喇叭。“你怎么态度转变地这么快?方才还是好好的。”

“我一直都是这样的态度,从来没有改变过。”

“你去哪?我送你?”

许流音张望四周,想要打车,只是没有看到出租车。“不用了,我自己可以打。”

“就你?你应该了解我的,就算你打到了车,我也不会让你坐上去的。”

许流音猛地顿住脚步,穆劲琛赶紧踩住刹车,许流音狠狠出声,“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不要脸?你现在太死皮赖脸了。”

“是吗?”穆劲琛耸了耸肩膀,“我自己不觉得。”

许流音快步往前走着,穆劲琛刚发动车子,就看到一辆车从远处开了过来。

他几乎一眼就认出了那是阮暖的车,穆劲琛方向盘一打,将车停到了旁边去,边上正好有辆越野车,挡住了阮暖望过来的视线。

许流音感觉到男人没再跟上来,真是清净了,她松口气,继续往前走。

她抬起视线,看到一辆车快速驶来,许流音往旁边走着,那辆车到了她的身前,猛地踩住刹车,阮暖来不及熄火,就直接下了车。

许流音看清楚了来人,以为她是找穆劲琛的,没想到许流音回头一看,却不见了穆劲琛的车影。

她下意识皱着眉头,欲要自顾离开,阮暖几步上前,挡住了她的去路。

“你想做什么?”许流音扫了眼阮暖的打扮,阮暖嘴角勾勒起一抹冷笑,“你说呢?”

“你要找穆劲琛,他不在这。”

“我不找他,我找你。”

许流音不想跟她纠缠,“你放心,我跟穆劲琛没有丝毫的关系,你不用想着针对我。”

“我跟穆劲琛已经玩完了,这都要拜你所赐。”

“阮小姐,我跟穆劲琛也玩完了,早就是过去式了。”

阮暖目光定定地盯着她看,“上次的视频还记得吗?你说我打你,绑架你是吗?”

“你是来兴师问罪的?”

“我在你身上吃了好几次亏了,先前在医院的时候,你就对我动过手,还记得吗?”

许流音有种不好的预感,她下意识往后退了步。“你明说了吧,你想做什么?”

“我背了那些恶名,却没做那些恶事,我觉得很亏。”

许流音扫了眼她今天的打扮,“所以,你今天是找我打架的?”

“我听说过,你是穆劲琛一手带出来的,本事应该不小吧?”

许流音心里微惊,这个穆劲琛,方才还赶都赶不走呢,怎么这一眨眼的功夫,人就不见了?

她最清楚自己这些三脚猫的功夫了,说是穆劲琛亲手调教出来的,那真是丢他的脸。基本的拳脚功夫她当然会,但阮暖喊穆劲琛一声师兄,她肯定弱不到哪里去。

“阮小姐,我不想跟你动手。”

“但是我想啊。”阮暖咄咄逼人,上前两步。

许流音往后退着,“这大庭广众之下的,你就不顾及下你的面子吗?”

“我现在还有面子吗?穆劲琛悔婚,我还成了绑架犯,你跟我提面子两字,有意思吗?”

穆劲琛在远处看着,他料定许流音吃不了大亏,她虽然功夫不算太好,但抵挡一阵还是可以的。

阮暖步步紧逼,抬起手臂上前攻击,许流音不想跟她硬碰硬,怕吃了亏,她情急之下闪躲,阮暖抬起一脚,动作流利干净,许流音差点吃了亏。

“为什么不还手?不敢?”

“我怕我一还手,我就控制不住自己,把你打残了。”

阮暖冷笑着说道,“行啊,你只要有本事打残我,我绝对不找你算账。”

“等等!”许流音知道,她今天是逃不过去了。“我放下东西。”

阮暖收住手,“真该让穆劲琛在现场看看。”

许流音将挎包放到地上,她心里清楚,阮暖不会善罢甘休,今天就算被揍得满地找牙,她也只能奉陪到底了。许流音打开包,阮暖盯着她的身影,“你做什么?”

“我把手机关了,省得有人吵。”

许流音在包里摸到样东西,她将玻璃瓶攥紧在掌心内,缓缓起身。

阮暖见她是恨之入骨的,恨不得将她踹在地上,出了自己的这口恶气。

她攻击上前,许流音抵挡,只是三两下过后,强弱很快就分清楚。

阮暖握紧拳头,招招狠辣,她直击许流音的面门,她闪身躲开,拿起手里的香水冲着女人喷去。

对阮暖来说,这完全就是猝不及防,她下意识眯起了眼睛,但动作还是很快地上前,她按住许流音的肩膀,将她用力朝着下面压去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亲们,蒋许情深的实体书出来啦,出版书名是《她与他,狭路相逢》。

加入团购有签名版哦。凡购买两套者,就赠送一套妖妖的明信片,4张真人加4张Q版,纸质精美,活动力度大大的哦~

实体书包括上下两册带结局和独家番外,海报明信片书签随书赠送。作者亲笔签名书随机发送,先购先得,亲们别错过啦。想要参加团购的亲请加群:140370093。联系管理员即可。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蒋爷情深哦,么么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