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9折磨人的考验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因为你笨啊。”

许情深皱了皱眉头,“我哪里笨?”

“阮中责怎么可能为了自己女儿的婚姻,而去铤而走险?”

许情深将手搭在蒋远周的肩膀上,“我也是这样觉得,就算跟穆家的婚事黄了,阮中责也不至于为了要阻止穆劲琛和音音再在一起,而让人去对付京笙不利。”

“所以他这样做,只能是为了自己。”

老白在旁边拿了个杯子,“蒋太太,要喝水吗?”

许情深望向蒋远周手边的水杯,“不用,我喝他的就好。”

老白拿了个空杯子,转身的时候说道,“付京笙的事情,已经不止是东城的事情了,如果再在他身上翻出些旧案来,牵扯进去更多的人,阮中责的位子就别想坐稳了。”

“所以……他才授意底下的人动手?”许情深有些难以置信。

“不要不相信,”蒋远周拉过她的手,手指在她手背上摩挲,“他一步步爬到今天也不容易,眼看着又要升了,谁能甘心在这种时候出事呢?”

“但他就没想过一旦暴露的话……”

“他不会想到一旦暴露,他只会想到付京笙死后,对他来讲好处多多,再说付京笙不死不活的在病床上躺了那么久,就算是忽然走了,我们不深究的话,没人会深究。”

许情深不由摇了摇头,“心机真深。”

阮家一直还心存希望,直到知道了这件事后,家里的人都崩溃了。

阮暖走进主卧,阮妈妈坐在床沿处,整日里以泪洗面,平时跟她亲密的那些小姐妹全都没了音讯,就连一个问候的电话都没有。

“妈。”阮暖来到她身边,小声说道,“去吃点东西吧。”

“暖暖,你说你爸还能出来吗?”

“当然能。”阮暖说着话,眼泪不由淌了出来,“那个付京笙不是没事吗?”

“我看是难了……”

阮暖咬牙切齿地出声,“付流音,付京笙,一个毁了我的幸福,一个害了我爸,我们阮家到底欠了他们什么啊?”

阮暖从没想过,自己的父亲落到今天这样的下场,是因为他先想着要去害别人。

“我不会让他们有好日子过的!”

阮妈妈听到这,伸手紧紧握住了阮暖的手腕。“暖暖,都这个时候了,你就别让我担心了,行不行?”

她勉强勾勒下嘴角,“好,妈,你放心。”

阮妈妈擦拭下眼角,“暖暖,后面还有很多事等着我们去处理……”

“妈,您要振作起来,不然我怎么办啊?”

阮妈妈起身,环顾下四周,“待会,跟着妈将东西收拾收拾。”

“为什么要收拾东西啊?”

“这栋房子很快就会被查封,我们不能住了。”

阮暖哆嗦着唇瓣,“那我们住哪?”

阮妈妈看了眼跟前的女儿,她伸手在阮暖的肩膀上轻轻摩挲,“我在外面有套小居室,是用我自己的钱买的,贷款也是我的退休金在还,我们可以搬去那里。”

“妈,你是不是早就想过会有这么一天?”

阮妈妈苦笑下。“我一直都有危机感,没想到真的用上了。”

阮暖鼻尖酸涩起来,想不到的事情真是太多了,不过几天而已,她连家都没有了。

星港医院。

梅老做完化疗后,梅奕轩要陪他,许流音一看时间差不多了,起身告辞。

梅奕轩将她送到医院门口,“要不,你开我的车走吧?”

“不用,我坐地铁就行。”

“男女朋友之间不用这么客气。”

许流音望向他这张调色盘一般的脸,“你就不怕还挨揍吗?”

“我怕什么啊?等我爸的病情稳定些后,我要去报跆拳道班。”

许流音摇了摇头,“你现在学,哪里来得及啊?就算请一百个私人教练,你过十年可能也不是穆劲琛的对手。”

“你心里还是放不下他,是不是?”

许流音对上他的目光,“什么?”

“你每句话都在帮他。”

“我不是帮他,我是不想你白白浪费时间,再说你现在的身子骨,学基本功都吃力。”许流音自认为自己说的是实话。

可很显然,这样的实话伤了梅奕轩的自尊,他手掌按着胸口处。“我都被打成这样了,你就不能说几句好话鼓励鼓励我吗?”

“人要有自知之明,没关系,你可以跟我学啊,打不过就跑。”

“……”

许流音见他确实一脸的受伤,赶紧又安慰他几句,“没关系,你想学就学吧,强身健体嘛。”

梅奕轩摸了摸自己的嘴角处,“音音,你今天说你要跟我重新开始,是真的吧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……”

许流音很是愧疚,“不过说真的,你今天受伤确实是因为我,要不是我把你喊过来……”

“这话我就当没听见,反正,我想跟你在一起。”梅奕轩说完这话,转身回了医院。

许流音临时接到了客户的电话,也没在医院逗留,她快步离开了。晚上,穆劲琛经过酒店的时候,将车停在了停车场。

他知道他不该这样找过来,就算是见到了许流音,他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话。

他想说的话都说了,可是许流音的态度摆在这,穆劲琛仿佛钻进了一张网里面,无法动弹。

许流音回来的时候,都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,她边走边和许方圆打着电话,许方圆让她好好地待在东城,不用担心他们二老。

穆劲琛的手落向门把,想要推开车门,犹豫了片刻,他将手收回去。

眼见许流音的身影消失在酒店门口,穆劲琛想也不想地推开车门下去。

许流音站在电梯前,电梯门叮地打开,她抬腿走进去,刚转身,就看到了穆劲琛的身影,许流音忙按向电梯操作键。两扇电梯门匆匆就要合上,穆劲琛快步上前,伸手去挡。

眼见电梯门就要夹住穆劲琛的手,许流音忙按向旁边的键,门顿了顿后朝两侧打开,穆劲琛抬起脚步进去。

“你又要干什么?”许流音没好气地问道。

“方才,你应该直接让门夹住我的手。”

许流音按了个数字,垂着视线道,“电梯门都有感应,不会真把你的手夹了。”

“既然这样,你为什么还要给我开门?”

许流音张张嘴,却说不出话来,穆劲琛嘴角边勾起笑意,“说不出来?我替你说,因为你担心我。”

“脸真大。”

“你方才去哪了?”

“你把人打伤了,我在医院陪他。”

穆劲琛一语不发,到了所在楼层,许流音快步出去,穆劲琛紧随其后。

她来到房间跟前,止住了脚步,“你到底想怎么样啊?”

“许流音,我不是洪水猛兽,我不会吃了你的。”

“那你是想跟我谈什么事吗?”

“我会打他,也是因为他激怒了我。”

许流音转过身,将后背抵着门板,“是,今天的事很出乎我的意料,我惊呆了,我没想到你真会打人。”

“我不是气急了吗?”

“气急了你也不能把人往死里揍吧?”

穆劲琛盯着她的小脸,“你生气了?”

“我生不生气,跟你也没关系吧。”

“好,是我的错。”穆劲琛服软。

许流音挥下手,“既然知道错了,那你走吧。”

“我都已经承认错了,怎么还让我走?”

“现在是晚上时间了,你要有事跟我谈,那我就听听,你说吧。”

穆劲琛张了张嘴,他逼上前一步,“我跟家里摊牌了,如果他们还想看着我娶妻生子,就不能反对我跟你在一起。”

“你妈同意了?”

“至少,她没有反对。”

许流音看到走廊上有人经过,他们时不时好奇地回头,心里一定想着两人为什么情愿站着,也不进屋。

许流音从包里掏出房卡,她转身开门,穆劲琛忙跟了进去。

他有些吃惊,没想到许流音居然开了门。

走进卧室,许流音放下包,头也不回地问道,“想喝什么?”

“随便。”

许流音烧了水,拿出两个杯子,她走进洗手间后慢条斯理的将它们洗干净,回到桌前,许流音拿了两包小包装的咖啡,撕开口子后将它们倒入杯中。“现磨的太麻烦,就喝冲泡的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穆劲琛坐在沙发内,等了会,水开了。

许流音泡了咖啡,她小心翼翼地端着咖啡杯往前走,她将其中一杯放到穆劲琛的手边。

男人看了她一眼,许流音坐到他对面,“一边喝着,一边谈事情,是不是挺好的?”

“音音,方才我跟你说的话,你听进去了吗?”

“听进去了。”许流音轻吹一口,“说到你妈妈不反对。”

“现在就差你点头了。”

许流音双手捧着杯子,有些烫,她将咖啡杯放到桌上,“穆劲琛,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?我不可能再跟你在一起了。”

“归根究底,你在怨我是不是?”

“是,这种怨恨让我无法再去相信你,更不可能去爱你。”

她口气平淡,没有歇斯底里,只是说出来的话却依旧狠心绝情。

穆劲琛双手交握,许流音抿紧了唇瓣,“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样,以前的你……不是这样的,我相信你不会太执着于一段感情,放下了就好了。”

“你凭什么认定我不会执着于一段感情?”

许流音盯着跟前的咖啡杯没有说话,穆劲琛无力地冷笑下,“就因为我跟阮暖差点结婚,是吗?”

“我们不要谈这个了,我今天让你进来,就是想和你好好地谈,最好能够谈开了,你看,我都没有吵,更加没有故意气你。”许流音捋了下头发,“我把我的态度和意思都跟你挑明了,我希望你能听进去,也希望从今以后能让我安静地生活。”

“要我放弃你,不可能。”

许流音深吸口气,她站起身来,“也就是说,不用谈了?”

“是。”

许流音真怀疑自己是脑子坏了,她放他进来,初衷可不是这样的。”

她走出去两步,耳朵里传来一阵脚步声,紧接着,她猛地被人从身后抱住。

许流音跟前就是一张床,她有些紧张起来,“穆劲琛,你干什么?”

“我就不信你真的记不得我们从前的那些好,你就真的不想我吗?”

“松手!”

穆劲琛双臂箍紧,许流音肩膀痛得厉害,穆劲琛逼上前两步,许流音的腿撞在床沿处,她整个人控制不住往下栽。穆劲琛压在了她的身上,她闷哼一声,男人的手在她身上胡乱摸着。

穆劲琛亲吻着她的颈间,薄唇到了她的肩膀上,他近乎于啃咬起来。

许流音缩起肩膀,又痒又难受,说话也是气喘吁吁的。“不要,放……放开我。”

“没用的,”穆劲琛稍稍起身,一把将许流音扳过来,让她面对着自己。“音音,我真的太想你了。”

他低下身就想吻,许流音用手掌捂住穆劲琛的嘴,“你别乱来。”

穆劲琛将她的手拉开,毫不犹豫封住了她的唇瓣。

许流音嘴里的嘤咛声被堵着,半晌后,才好不容易将穆劲琛的脸推开,她知道如果要拼蛮力的话,她不是穆劲琛的对手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“我就想试试,你是不是真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?”

许流音额角处渗出汗来,“穆劲琛,你看看你的样子,你的欲望都写在你的脸上了。”

“是,我忍不住!”

许流音双手推着男人的下巴,不敢有丝毫的松懈,“所以,我不信你对阮暖也能忍得住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许流音对上他的眸子,“你先告诉我,你现在是不是很难受?”

“是,”穆劲琛喉间轻滚,嗓音沙哑、性感,“我全身都快炸开了,难受的厉害。”

“你跟阮暖在一起的时候,她就没有跟你表示过?你真的能坐怀不乱?”

“不要扯到不相干人的身上……”

许流音蹙起眉头,鼻音冷冷地哼了声,“她真跟你毫不相关吗?”

穆劲琛憋得都快疯了,他迫不及待地对她上下其手,“我说错了,有关系,行不行?”

“你非要跟我在一起,仅仅是因为性吧?”

“什么?”穆劲琛手里的动作微顿,目光紧紧锁住身下的女人。

“如果真是这样,你在别的女人身上就同样忍不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穆劲琛咬了咬牙,“你不用故意恶心我。”

“穆劲琛,我今晚让你留在这……”

男人的眉头动了动,脸上刚要漾出欣喜,许流音便接着说道,“我们可以睡在一张床上,但是你不能碰我。如果你在乎的真是我这个人,而不是只想着跟我寻欢……”

穆劲琛有些不情愿,“音音,我是喜欢你这个人,才会想着要跟你做……”

“你要是不答应,那你就走吧。”

穆劲琛双手撑在许流音身侧,满身汹涌的欲望被他一点点压回去,但是这个过程太难受了。

许流音趁机将他推开,她心到这会还在剧烈地跳动着,要不是看着穆劲琛马上就要用强,她也不需要出这样的馊主意。

“你选吧,是要走,还是……”

“当然是留。”

许流音回头看了他一眼,“你要是忍不住呢?”

“人之初,性本爱。”

许流音嗤笑,“你要忍不住,我会让我姐帮我,我随时都能走得远远的。”

穆劲琛心里越发来了气,“你还真把她当你亲姐姐了?什么事都找她,就不怕麻烦蒋太太?”

“我在这个世上没什么亲人,我就是把她当我亲姐姐了。”

男人在她跟前走了几圈,“好,我肯定不碰你。”

他径自走到衣柜前,拿了一套睡袍出来,“我先洗个澡,待会在床上等我。”

“等等!”许流音看了眼他手里的睡袍,她上前两步,一把夺过去,“这是我的。”

“用用你的又怎么了?这么小气。”

“不行!”

“好,好,”穆劲琛回到衣柜跟前,衣架上还挂着另一套,“我用我的,行吗?”

“穆劲琛,我看你还是回去吧。”

男人脸色变了变,“刚才……是不是你的缓兵之计?”

许流音闭紧唇瓣,她快步走向浴室,在里面消磨了大半个小时,穆劲琛实在等不及了,在门口敲打着那扇玻璃。

许流音双手裹紧了睡袍,“我还没好呢。”

“不用洗得太干净,出来吧,我也要洗。”

“等我十分钟……”

穆劲琛的脚步声渐渐走远,许流音凑到门口,她将门拉开一道隙缝望出去,没想到穆劲琛就站在不远处,正歪着头看她。

许流音干脆直起身,将门彻底拉开后走出去。

“轮到我洗了。”

许流音见穆劲琛快步往前,她赶紧开口提醒。“洗完澡,记得把你的头发吹干了。”

男人笑着回头道,“好。”

许流音几乎是下意识说出口的,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,穆劲琛来到浴室门口,“我知道,你不喜欢我头发湿湿的碰你,我不会了。”

许流音回到卧室,不知道该坐在哪,她真是怕了穆劲琛地纠缠,她怪自己方才不该开门,但是转念又安慰自己,就算她不开门,他也不会乖乖离开的。

许流音躺到床上,将被子拉高过头顶。

穆劲琛洗澡的速度是飞快的,也就几分钟吧,还得算上脱衣服的时间。

他吹干了头发,迫不及待地来到床前,一看,许流音已经睡了。

穆劲琛明白得很,她现在的心里应该就跟有一万只蚂蚁爬似的,怎么可能睡得着觉?

他弯下腰,掀开被子躺到许流音身边,她肩膀明显瑟缩下,穆劲琛张开手抱住她,“我挺乖的吧?头发吹干了。”

许流音抿紧唇瓣不说话,当做自己已经睡着了。

穆劲琛紧紧地贴着她的后背,几乎是不留一丝缝隙,许流音偷偷睁开眼,她感觉到穆劲琛没有穿睡袍,更加没有穿内裤。

这种感觉太强烈了,因为身后滚烫的厉害,许流音屏息凝神,身子不由朝前挪动些。

穆劲琛很明显地跟了上前,贴着的部位好像是要烧起来了。

许流音肩膀动了动,“别碰到我。”

“原来你没睡呢。”

“你往后躺。”

穆劲琛手臂缠住许流音的腰,“不行,我要掉下去了。”

“两米的大床还不够你躺的?”

穆劲琛下巴在她颈间蹭了蹭,“不够。”

“我睡了。”

“嗯,睡吧。”

许流音重新闭上眼睛,但这样似乎也没用,身后躺着个大活人,谁能睡得着啊?

过了会,穆劲琛自己就受不了了,不是他不想忍,是他实在忍不住啊。他甚至有些后悔起来,他就不该留在这,现在好了,只能碰,不能有近一步的动作,他都快憋死了。

穆劲琛的手掌落在她小腹上,“音音……”

许流音按住他的手背,“安分点。”

“你感觉到了吗?不是我忍不住,是别的地方不能忍啊。”

许流音抬起手肘,狠狠朝他胸前撞去,“那你走啊。”

穆劲琛胸膛在她后背上磨着,磨着,他快要疯了,“好,我忍,我忍给你看。”

“不要打扰我睡觉,不许乱动。”

“许流音——”穆劲琛低吼一声,“下辈子你来做个男人,你忍一忍试试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