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1你们跟她打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男人伸手拉开袋子,许流音的余光望出去,看到袋子里放着好几摞崭新的人民币。

对方随意点了下,“进去吧。”

“待会,谁都不许进来知道吗?”

“OK。”

许流音紧张地去拉阮暖的手臂。“这是什么地方,你把我带到这儿来做什么?”

阮暖用力将她甩开,“许流音,上次跟你比试,我没过瘾,这次……我们好好打一架吧?”

“你有病是不是?”

“随你怎么骂,一会,就算你扯开嗓门都不会有人听到。”

许流音拿过旁边的包,“你这是绑架。”

“别给我扣这样的帽子,我只不过请你过来比比功夫罢了,还有,别想报警,这地方恐怕没有信号吧。”阮暖说着,猛地踩住油门,车子往前飞驰,一下开进了最里面去。

她干脆地重重点上刹车,车子猛地停住了。

许流音猝不及防往前栽,整个人有种昏昏沉沉的感觉,阮暖下了车,打开后车座的门,拽住她的手臂将她拖下去。

“阮小姐,今天有空过来啊?”不远处,有人高喊一声。

许流音被彻底拉了出去,她抬起眼帘,看到十几步之外有个拳击台,四周有圈围起来的绳索,有人正在上面过招。听到别人的招呼,阮暖只是朝着那边看了眼,许流音挥开她的手,阮暖冲她笑了笑。“走吧。”

“我不会跟你打的。”

“那你就等着挨打吧。”

许流音环顾四周,拳击台下面站着好多的人,阮暖冷笑下上前,“今天我包场了。”

“我去,要不要这么玩?”

“阮暖,这可不行啊,我们都是等了好几天才过来的,你说包场就包场?”

许流音对这儿不甚了解,也不清楚这一个拳击台摆在这,意味着什么。

“你们要真想打,可以啊,”阮暖手朝许流音指去,“我给你们这个机会,今天,你们都跟她打。”

一群人的视线投了过来,有人问到,“她是谁?”

“她?”阮暖鼻音溢出冷哼,神情带着不屑和嫉恨,“穆劲琛的关门弟子啊,她的功夫是穆劲琛手把手交出来的,你们今天赚了。”

“是吗?”有人以及跃跃欲试。

“都说穆劲琛是铁血教官,训练场出来的人,不论男女,功夫都很了得,我真想试试。”

许流音不由往后退了步,她眼神谨慎,阮暖无异于将她推入了一个狼窝内。

她不由攥紧拳头,“我不会跟你们打的。”

“看看,她还瞧不上我们。”阮暖回到她跟前,“这不是在大马路上,你说不打就不打,现在你要是不还手,你就只能挨打,挨打的滋味好受吗?”

“阮暖,你对穆劲琛执念太深,但这根本跟我扯不上关系。”

阮暖听着,面色突变,抬起手臂冲许流音扇过去。她伸手挡掉了阮暖的巴掌,阮暖轻握下自己的手腕,她脚步往后退,随后转身大步走向拳击台。

好几人走到了许流音面前,她拧紧眉头,“我不想跟你们动手,走开。”

“来吧,切磋切磋而已!”两人分别拉住许流音的左右手臂,她根本逃脱不掉,等于是被强行拽上了拳击台。

阮暖站在其中一角,许流音被推到了中央。一盏大灯打起来,拳击台上泛出一层冷毅的光来,她视线盯向前方,看到下面所有的人都聚过来了。

阮暖动了下垂在身侧的手掌,“许流音,进了这儿,我们就好好打一场吧,生死不论。”

“笑话,现在是什么社会?你竟然跟我说生死不论。”

“这原本就是我们定的规矩,”阮暖不以为意,“我今天包了场,今天一整天,你都得站在这个台上。”

许流音看向台上,阮暖接着说道,“等我打累了,还有他们,一个一个接着上,我不会给你喘息的机会。”

“你这明摆着就是要我死在这了?”

“这就要看你的命了。”

许流音没有退路,她不想打,但别人并不是给她机会让她选择,与其活活挨打,还不如拼了,就算她不是阮暖的对手,至少也能近得了她的身,打到她一拳吧?

蒋家的司机是负责盯着许流音的,但许流音婉拒了几次,说是太麻烦许情深了,许情深也尊重她的意思,她出门想要打车或者坐地铁都行,但许情深终究不放心,就吩咐司机暗地里都得跟着。

这一跟,果然就跟出了问题。

许流音被带上车子的时候,蒋家的司机就在马路对面,他就是等许流音的时候,开了个小差,等到他发现时,正好看到许流音被带上车。

司机想也不想地踩了油门跟过去,阮暖开车就跟疯了似的,司机不敢犹豫,只能紧随其后。

他想到要给许情深打电话,许情深接到消息的时候,自然着急。

“盯紧了,我马上报警。”

“是,蒋太太。”

“看清楚是什么人了吗?”

“是阮家的那位阮小姐。”

许情深心里咯噔下,“你把她的车盯好了,我这就打电话给穆劲琛,他查起来应该会更快。”

“是。”

司机挂断通话,继续跟着阮暖的车,他方才打电话放慢了下速度,阮暖的车已经开出去了老远。

蒋家的司机眼看着她转过了弯,他赶紧跟上前,可是跟她在同一个地方拐弯后,却不见了阮暖的车影。

司机顺着路继续往前开,看到四周有不少的弄堂,每一条都有可能是阮暖如今正在开的,但是他不敢冒然开进去。

他急得满头大汗,赶紧将电话打给许情深。

而此时的许情深,显示正在通话中。

穆劲琛接到电话,喂了一声,招呼还没打出口,那边的许情深就开门见山道,“穆劲琛,音音被阮暖带走了,我让司机跟着,但不知道能不能跟上。”

穆劲琛心里一急,“什么时候的事?还有,在哪边出的事?”

许情深将相关地段告诉给他,“你赶紧查查她们去了哪,先不跟你说了,我有电话进来,可能是有什么突发消息。”

“好。”

许情深挂断通话后,接通了司机的电话。

随后,她又将司机最后看见阮暖车子的地点告知给了穆劲琛。

穆劲琛没有多说,他明白如今的一分一秒对许流音来说,都是至关重要的。

拳击台上。

阮暖进攻凶猛,下面的人跃跃欲试,一个个脸上的表情带着雀跃。

几招过后,他们就看了个清楚。

“不对啊,这真是穆劲琛的关门弟子?我看功夫还不如你呢。”

阮暖没有丝毫的分心,她抬起脚步踢过去,许流音双手招架住,往后退的同时,阮暖一个旋身,动作飞快,一脚狠狠踢在了许流音的肚子上。

她当即痛得跪下身去,许流音闭了闭眼帘,阮暖使出了全部的力道,招招都想着将她打趴下。她深吸口气,似乎连呼吸间都带着疼痛,她一时站不起来,但阮暖并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,她绷直的小腿踢过来,将许流音往后踹倒了了。

她整个人倒在地上,眼冒金星。

阮暖居高临下盯着她,“怎么?还藏着掖着是不是?还是你就这点能耐?”

许流音身上犹如被什么重物给碾过似的,台下的人起哄着,“起来啊,继续啊。”

“穆劲琛真是手把手教她的?”其中一名男子笑着说道,“我看她长得不错,是不是教着教着就上了床?所以没有那个心思学什么功夫?”

站在他身侧的另一人见状,赶紧示意他别再说了。

但这话已经传到了台上去,阮暖的脸色瞬间难看至极,她快步上前,抬起腿欲要踢向许流音。

许流音手掌在地面上撑了下,堪堪起身,左手飞快地擒住阮暖的手腕,右手握成拳后击向她的面门,阮暖想要躲避,但是一手被许流音给握住了,动弹不得。许流音的拳打在了她的嘴角处,阮暖吃了暗亏,自然不甘示弱,她抬起腿,以膝盖重重击打着许流音的胸前。另一手弯曲后,用手肘的力道击向许流音的肩膀。

她身子软了下去,阮暖往后退了两步,摸了摸自己的嘴角处。

“阮暖,防不胜防啊,被人打了脸。”

阮暖视线落向台下,“还有谁想打的?上来,我正好休息下。”

“我——”

“我——”

阮暖跑到边上,从拳击台上纵身跃下,一名年轻的男子见状,上了台。

许流音咬着牙,好不容易爬起身来,她视线狠狠地盯向前方。

男人朝她看了眼。“在台上,没有男女之分,你可别以为我是故意欺负你。”

许流音冷笑了下,“不,我应该还得说你很照顾我是吗?你至少没等到我完全趴下起不来的时候再跟我打。”

男人的脸色变了变,“穆劲琛的训练场,我也是有所耳闻,听说选人特别严格,我其实最想打的人是他,但是没办法,他不会来这种地方。今天阮暖包了场,我们这儿就有这个规矩,包了场之后的台子谁都不能打,除非受到邀请,我现在拳头痒的厉害,就想找人……”

许流音盯着对方,语气淡淡地打断他,“废话这么多,台下都是你的同伴吧,他们不会因为你打了女人而看不起你的,因为他们跟你是同一类人。”

“闭嘴!”

阮暖听着人群中有人愤恨出声,她嘴角溢出冷笑,许流音这就是在找死。穆劲琛将车子开得飞快,许流音是在这一带消失的,他让训练场的教官尽快去查清楚。那边办事效率也是神速,虽然还未找到许流音的具体位置,但是教官说那附近有个私人打斗场,挺有名气的,穆劲琛一听到这消息,立马就赶了过去。教官很快找到打斗场的地址,并发给了穆劲琛。男人开车来到院子门口,院外面空无一人,两扇大门紧闭。

穆劲琛按了按喇叭,很快,门被打开了,有人从里面出来。

男人走出来两步,里头还有的人很是谨慎,立马就将铁门关上了。

对方上前几步,走到穆劲琛的车旁。穆劲琛落下了车窗看他,“阮暖是不是来过?”

“先生,不好意思,这个我不清楚。还有,今天已经有人包场了,您不方便再进去。”

穆劲琛利眸扫向了男人,“如果我非要进去呢?”

“我们这儿的规矩,有人包场,除非您出更高的价钱抢场子才行。”

“多少钱?”

“对方给了十万。”

穆劲琛手落回方向盘上,“没问题,我翻一番。”

“先生,我们要的是现金。”

穆劲琛手掌猛地拍向方向盘,“行,现金,你先让我进去,我这就让人把钱送过来。”

“这恐怕不行。”

穆劲琛大掌落向门把,猛地将门推开,外面站着的男人往后退了两步,目光谨慎地盯着穆劲琛。“先生,您别在这闹事,对您没好处。”

“你要么现在将门打开,要么我就把这儿砸了。”

“您要真把这砸了,您也就麻烦了。”

穆劲琛逼上前两步,对方显然也会功夫,但却并不是穆劲琛的对手。

男人被他按住后压在车上,“让里面的人开门。”

“我不能破了我们这儿的规矩,先生,我劝您一声,您要实在想进,还是快去筹钱吧。”

二十万,别说还要去银行,这一来二回的时间,谁知道许流音怎么样了?

对方要的还是现金,穆劲琛视线落向那扇紧闭的铁门,“你先告诉我,阮暖是不是来过?是不是还带了一个女人过来?”

“这一点,我们不能透露。”

“那好,那我就打到你说为止!”穆劲琛将他拉起身,他下手的时候又急又重,没有丝毫手下留情。对方自然是招架不住的,穆劲琛提着他的衣领,“知道阮暖带进去的人是谁吗?她是我穆劲琛的女人。”

“穆、穆劲琛?”男人视线紧紧盯着跟前的人。

穆劲琛手一松,对方狼狈地往后退去,穆劲琛心里焦急万分,伸手指着铁门道,“是不是要我将这儿撞开?”

“穆帅,有话好好说。”

“开门!”

“您这样,我也很为难,”男人手掌捂着身前,“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规矩,我也不是负责人,我只是个看门的。”

“我现在要进的就是这扇门,”穆劲琛口气强硬,“我不管你们什么破规矩,我要进去,你若现在给我将门打开,凡事还能好商量。你要执意不从,我叫了训练场的人过来……”

“您息怒!”

穆劲琛没有时间跟他讲什么,他一把拉开车门坐了进去。

穆劲琛按了几下喇叭,铁门还是纹丝不动,男人面上露出森寒,他脚落到油门上,踩了下去。

车轮明显滚动起来,车子往前撞过去的时候,外面站着的男人飞扑上前,他双手扣住穆劲琛的车窗,“穆帅,好,我让人开门,这就开门。”

穆劲琛一脚踩向刹车,但车头已经撞在了铁门上,只是撞击力不大,发出轻轻的擦碰声。

男人走过去,在贴门上敲了几下,“把门打开。”

很快,里头的人就将铁门打开了,穆劲琛的视线望进去,他没有片刻犹豫,车子直接闯了进去。

阮暖还在台下休息,确切的说,她是想看尽许流音的狼狈。

台上的人已经换了两个了,大家知道分寸,谁也不想真的置许流音于死地,事情闹大了还得担责任,反正最后阮暖还是会上台,他们就过过招即可。

不少人,都是冲着那一句穆劲琛的关门弟子来的。

许流音早已体力不支,反应能力也跟不上了,但面对挥过来的拳头,人的本能就是避闪,也会反抗。

穆劲琛的车开进院子,一眼看到了阮暖的车,他踩住刹车后下去。

不远处,依稀传来了吆喝声。

“进攻啊,进攻!不行啊你,居然还能被她打到,你特么丢脸死了。”

穆劲琛抬起脚步,三步并作两步往前走,阮暖笑着看向台上,余光瞥过门口的时候,似乎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