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2一个一个收拾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阮暖定睛一看,很明显看到了穆劲琛的身影。

她大吃一惊,下意识站起身来,她完全没想到穆劲琛会忽然出现在这,穆劲琛的视线没有看向别处,从门口进来的时候,他就看到了那个拳击台,并且看到了许流音。

穆劲琛的拳头不由攥紧,他走进去时悄无声息,就像是一阵风。

阮暖吓得面色发白,唇瓣颤抖,她想要出声,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跟许流音对打的男人也不会注意到台下,他挥出去的手打到许流音身上,一个纵身,长腿扫向许流音,她着急躲避,人已经退到了最边上,纤细的身子压迫到绳索上。要不是有那两根绳子,许流音早就栽下台了。

她倔强地盯着前方,也不求饶,这个时候,她的小聪明也耍不出来了。

许流音深知,此时的她就是一只困兽,与其哭哭啼啼等着被人撕碎,还不如省点力气。

她大口喘息,男人见她这样,满脸的得意,朝着许流音勾了勾手指,“来啊。”

许流音站直起身,没有动,男人脚掌动了动,准备再次进攻。

穆劲琛没有片刻犹豫,他跃上了拳击台,一个漂亮的翻身,人都没有碰到绳索,许流音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人按住了,她就像是一张绷紧的弓,随便碰一碰,弦上的箭都会发出去。

她攥紧的拳头挥向旁边,穆劲琛轻松地将它一把握住,许流音也看清楚了来人。

穆劲琛按下她的手掌,看到她脸上有淤青,“你坐旁边去吧。”

许流音的眼圈瞬间红了,但小嘴却倔强的很,她抿紧唇瓣不说话,可穆劲琛知道她害怕、难受。她忍得这样辛苦,唇瓣的颤抖被她咬在嘴里,穆劲琛看得心疼。

“去,就在边上坐着。”

她鼻尖酸涩难耐,总算开了口,“穆劲琛,我挨打了。”

“看出来了。”

许流音心里酸酸涩涩的,但更多的还是解脱,她没有想过有人会来救她,只不过是存了那么一点点希望而已。她更加没有想过,这样的希望会实现啊。

“你骗人,你也瞎说,你说你带出来的人,到了外面没人敢碰,但我被揍得很惨。”

穆劲琛深吸口气,“那是你功夫太差,我都跟你说了,让你在我身边一直待着,你要好好练了,你看到了外面,谁还能动你一根手指头?”

他握住许流音的肩膀,她那里应该有伤,痛得嘶了一声。

穆劲琛眉头紧锁,“让那两个保镖跟着你多好?要不是因为姓梅的那件事你跟我闹了,我也不会妥协,把他们撤下来了。”

“是,”许流音推开他的手掌,她揉了下自己的肩膀处。“我自作自受。”

穆劲琛心里更加疼了,他拉起许流音的手,将她带到了角落。

那里有休息的小皮凳,他让她坐在了上面。

台上的男人早就听到了穆劲琛三个字,他怔在原地,却又不甘心下去。

穆劲琛回过身看他,“你不是喜欢打吗?过来。”

男人抬起右手,猛地冲上前来,穆劲琛站着没动,拳头到了他的面前,眼看着就要打到穆劲琛的脸上,台下的人屏息凝神,阮暖将方才的一幕幕都看在了眼里,她看到穆劲琛轻松地握住对方的手腕。男人因为冲击力过猛,整个人还在往前,穆劲琛就势转过身,手里还握着对方的手臂,他下意识扭转下力道,许流音就听到咔嚓一声,仿佛是手臂错位的声音。男人的惨叫声令在场所有人的心均是一凉、一颤。

“啊——”

要不是痛到钻心,痛到手臂像是被人硬生生扯断一般,一个大男人也不会发出这样的惨叫声。

他的肩膀被穆劲琛按住,许流音看到他总算有了弯腰服软的一面,她嘴角边还痛着,方才,他们这些人可没有顾及她是女的,该打的时候照样打,所以现在,她也不会去同情任何人。

穆劲琛手里力道收紧,将男人拉了回去,对方的攻击路数完全被穆劲琛看在眼里,并被他牢牢把控住。

男人手臂痛得动弹不了,穆劲琛一个左勾拳打在他脸上,男人的脸歪向一侧,穆劲琛又是一个右勾拳打过去,他重复着这个地方,男人毫无招架能力,就像是摆在角落的拳击沙袋。一拳拳,发出沉闷却又犀利的声音,男人的脸很快变形,眼角处、嘴角处,还有高高凸起的颧骨都被染上了淤青,眼角肿得很厉害,已经看不清楚跟前的人。

台下的人都看得胆战心惊,有人赶紧喊了声,“别打了,别打了。”

别打了?

方才许流音一个弱女子站在这,谁想起过应该说这句话的?

穆劲琛没有觉得解气,在他眼里,跟前的男人就不是一个活人,只是供他发泄怒气的东西罢了。

他拳头越来越猛,出拳的速度也越来越快,许流音不同情被打的人,却有些害怕穆劲琛失控,万一闹出人命来怎么办?

男人瞬间被打成了猪头,全程没有能还手的机会,只能恐惧地看着拳头过来,砰一下砰一下地砸到他脸上。

阮暖脚步动了下,事情闹成这样,她想落荒而逃,可心里却始终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甘心,她终究想要看看,穆劲琛为了许流音能做到什么份上。

拳击台上溅了血,男人的鼻子被打歪了。

穆劲琛上前,拉起对方的手臂,一个过肩摔直接将他丢了下去。

台下的同伴吃力地将他接住,穆劲琛站到边上,居高临下盯着下面,“方才,还有谁上过台的?”

阮暖喉间轻滚动两下,站在她边上的一名男子自告奋勇,“穆帅这是来砸场子吗?”

“别废话,要么就上来打,要么……”穆劲琛顿了顿道,“你们没有另外一种选择,今天谁也别想好好地出去,我不管你们中间有没有女人,我穆劲琛今天破戒,就算是女人,我也要收拾!”

阮暖紧咬的牙关在颤抖,旁边的男人见状,上了台。

他上台,一半是因为穆劲琛的挑衅,另一半,是因为真想跟穆劲琛过过招。

穆劲琛丝毫没有将他放在眼里,“你们是一个个来,还是一起上?”

“穆帅,我虽然听过你的事,但你也不要太不把人放在眼里,这世上不是只有你一个训练场。我们要不是自认有些本事,也不敢跟你的高徒过招……”

穆劲琛的耳朵里钻进了男人的话,他目色微凛,没有跟别人说一句,他快步上前,身子凌空跃起,跟男人过了几招。

阮暖是了解穆劲琛的,也知道他功夫了得,以前一起训练的时候,谁都不是他的对手,但对自己人,他终究是手下留情的,所以她也不敢说穆劲琛下起狠手来,会是怎样一副模样。

台下,有的人战战兢兢,有的人却已经在开始为自己准备后路。

两个女人压低声音说道。“我们不过是以爱好为主,哪有这样拼命的?还是赶紧走吧?”

“是啊,你看看强子都被打成什么样了?”

阮暖冷眼盯着,“穆劲琛不会让你们走的。”

站在前面的女人回过头来狠狠瞪了她一眼,“要打你去打,再说,我们还没来得及上台呢,跟我们有什么关系?”

“这扇门,你们是很难走出去的,除非你们找人联手,一起按住了穆劲琛,大家才有希望离开。”

台上,击打声一阵阵传下来,两个女人对望了眼,彼此以眼神示意着对方。

她们动了下腿,从人群中退出去,想要赶紧离开。

两人的心悬在了半空中,冷不丁看到一个黑影被抛了过来,就砸在她们脚边,她们硬生生收住步子,方才上台的男人蜷缩成一团,满脸是血。

穆劲琛弯下腰,双手按在了绳索上。“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?我说了,谁也不许走。”

两人面色发白,盯着台上。“我们没有跟她动手,更加没有打她。”

许流音从小皮凳上站起身,“穆劲琛……算了,她们确实没有跟我动手。”

男人目光冷冽依旧,他嘴角划开,语气中没有丝毫的温度,“如果我不来,现在在台上对你出手的,可能就是她们。”

许流音嘴唇动了动,她知道穆劲琛说得没错,要不是他及时赶来,她现在可能就成了别人围攻的对象。

她往后退了一步,坐了回去。

穆劲琛直起身,“一个个别杵着,赶紧上来!”

众人面面相觑,不敢动,穆劲琛转身看向许流音,“音音,痛得厉害吗?”

许流音点头,“厉害。”

“那我带你去医院。”他生怕她伤了哪里,必须及时送去医院才行。

台下诸人听见这话,均是松了一口气,阮暖也不意外。

没想到许流音却是拒绝了,“我自己的身体,自己清楚,我还能忍得住,他们都对我动了手,我不能就这样走了。”

穆劲琛在绳索旁边走了一圈,许流音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,“第一个上台打我的人是阮暖。”

阮暖双腿僵立,站在原地没有动。

穆劲琛的视线投到她身上,“阮暖,你上来。”

“劲琛,你难道想为了她,对我……”

“上来。”

阮暖握紧了双拳,看到周围的人都将视线投在了她身上,她还是没有动,她指着身前的一个个人说道,“你们看我干什么啊?你们没动手吗?平日里吹得比谁都厉害,干嘛,现在要当怂包了?”

穆劲琛冷笑下,“要不,你们就一起上。”

“穆帅,我们不想跟您结仇。”

“这话,我已经听不进去了,你们伤了我的人,这件事就解决不了,上吧。”

在穆劲琛的字典里,遇到这种事就要打,有什么好婆婆妈妈的?

他不想许流音等,他着急要带她去医院,穆劲琛抬起右脚踩在绳索上,“既然你们不肯上来,那我下去。”

阮暖知道,今天是逃不过去的,既然这样,还不如上去,她想看看清楚,她在穆劲琛眼里到底算什么,他难道真的能对她动手不成?

阮暖一语不发地上了台,穆劲琛朝她招下手,“别浪费时间了,开始吧。”

“师哥,我知道我打不过你。”

“所以,你就对许流音下手是吗?”

阮暖轻咬下唇瓣,“我没有能解释的话可以说。”

“那就别废话。”

阮暖站着不动,“我不信你能对我动手,抛开我跟你别的关系不说,我还是你师妹。”穆劲琛似乎并未听进去这句话,他快步上前,显然已经是攻击的样子,阮暖要不是及时避开,她就真的被他给打到了。

她惊魂未定地站在角落内,两眼难以置信地盯向男人,“师哥,你真的要对我动手?”

穆劲琛冷笑下,“难道我是在陪你过家家?”

“师哥,你别这样——”

“别废话,打完了这一场,我还有事,你把对许流音的那股狠劲拿出来,我奉陪到底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