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4求喂食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许流音定定地看着他,半晌后,伸手朝穆劲琛的脸上推去。

“哎呦,哎呦——”男人惨叫。

许流音白了一眼,“你脸上没伤,我推你一下而已,至于疼成这样吗?”

穆劲琛一脸委屈地看向她,“牵一发而动全身知道吗?我身上全是伤。”

许流音盯紧了他,想要看看真假,她视线落到他身上,她记得他被人狠狠踢过几脚。“你又不是呼吸不过来,还需要人工呼吸。”

“你没听过,有一种痛叫难以呼吸吗?”

许流音不信他,方才她还觉得穆劲琛可能真有事,但她一听人工呼吸四个字,就觉得不靠谱了。

许流音靠向副驾驶座,嘤咛一声,手臂小心翼翼抱在身前,穆劲琛自己挨了打,可他是个糙老爷们,已经习惯了,所以也不觉得有什么。但是许流音不一样,穆劲琛紧张地凑近她身前,“怎么了?”

许流音只顾摇头,穆劲琛越发焦急起来,他赶紧开动车子,快速地打过方向盘后朝门口开去。

“我带你去最近的医院检查下。”

“你也要好好做个检查。”

穆劲琛双手握住方向盘,“我没事,你不用担心我。”

拳击室内,阮暖跪在地上一动不动,台上的人三三两两坐起身来,有人见她这样,不放心地问道,“喂,阮暖,你没事吧?”

她脸上都是血,身子朝旁边歪去,好不容易坐直些后,目光一瞬不瞬地盯向门口处。

“别看了,早就走了。”

一名男子暗骂声,“卧槽,我的门牙怎么松了?”

“被踢松的呗,”同伴揉着自己的鼻梁,“我感觉我的鼻梁都断了,我得去趟医院。”

“阮暖,这穆劲琛下手怎么这么狠啊?跟头饿狼似的,逮谁咬谁,我们又没跟那女人动手。”有人按着自己的颈部。“我现在头疼的厉害,疼死了。”

阮暖呆坐在原地不动,但她不说话,并不代表别人的话不会传到她耳朵里。

“你还指望他对我们手下留情?你看看他是怎么对阮暖的?”

阮暖心里被狠狠扎了下,目光刺向说话的女人。

对方不住揉着自己的颈部,脸色到这会还是白的,“阮暖,你快去医院看看吧……”

“不需要!”

她想要起身,但爬了几次都没能爬起来。

“你以为你现在还是什么身份?好心劝你一句,不要不识好歹。”

阮暖听在耳朵里,她摇摇晃晃,挣扎了数次后起身,“你还没被揍够是吗?”

“什么?”女子听到这,站了起来,“就你这幅样子,你想和我打?”

阮暖冲上前,对方直接给了她一脚,等她弯下腰后,女人高高抬起腿,踹在了阮暖的肩膀上。

她趔趄往后退,砰地倒在地上,方才摔过的后背更加疼的钻心。

“算了算了,”另一人上前说道,“走吧,今天够倒霉的了。”

三三两两的人跳下了拳击台,阮暖干脆放平身子躺着,全身上下每一处都在痛,但最痛的,还是心里面。

因为穆劲琛对她的残忍、践踏、不屑,所以别人才会以同样的方式来对付她。

阮暖原本是心存侥幸的,她觉得自己也算是在犯贱吧,不被穆劲琛打成这样,她就永远不会死心。

虽然她打了许流音,也撺掇着别人上台打了许流音,但是她以为穆劲琛会对别人动手,却不会对她下狠手。

可她身上如今的这满身伤,却都是穆劲琛给予的。

他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,一点点,一点点都没有。

他将她对他的痴缠,也全部打断了。

不管这半年多以来,她是怎么对他好的,阮家跟穆家是怎么期盼着他们成婚的,在他穆劲琛眼里,原来就没有她阮暖一丁点的位子。

这难道不是最最悲哀的事情吗?

穆劲琛的车子开出去后不久,许情深的电话就打进来了。

许情深问了他两句,得知他已经找到许流音后,微微松口气。“音音有没有哪里受伤?”

“有,我现在带她去医院。”

“伤得怎么样?”

穆劲琛朝副驾驶座上看了眼。“脸上有伤,里面的就不知道了。”

“那你带她好好做个检查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穆劲琛挂断电话后,冲许流音说道,“蒋太太说了,把你交给我负责了。”

“她才不会说这样的话。”

穆劲琛顺着导航找了附近的一家医院,规模也不小,下车的时候,许流音想要推开车门。

“等等。”穆劲琛拽住她的手臂,“方才不是痛得厉害吗?”

“我……我这会好多了。”

穆劲琛端详着她的小脸,“我还是不放心,等我。”

他推开车门后下去,来到副驾驶座一侧,男人打开了门,伸手就要抱她。

许流音忙蜷缩下双腿,“干嘛啊?”

“抱你啊。”

许流音觉得好笑,“抱我干嘛,我自己能走。”“你确定?”

许流音推开他的手,从车上跳了下来,穆劲琛全都看在眼里,“其实我现在也抱不动你,胸口疼。”

“那赶紧去看看医生。”

两人挂了急诊,坐在门诊室内,许流音非让医生先给穆劲琛看,穆劲琛又将她按坐在凳子上,“不行,你先看。”

“别争了,是情侣吗?夫妻?”

“呃,不……”

“嗯,是。”穆劲琛抢先一步回道。

“觉得哪里不舒服?”医生瞅了眼,其实从许流音刚进来的时候,他就发现了她脸上的伤,“你的脸怎么了?”

“噢,被……被人打的。”许流音回道。

医生轻摇下头,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暴力了,他视线睨向旁边站着的穆劲琛,“你打的?”

穆劲琛怎么都没想到医生会问这样的问题,他当然要否认了,必须否认啊,“不是!”

许流音也尴尬地开口,“不是他。”

这种事情,医生也见的多了,现在的小夫妻,打起架来就是仇人,恨不得招招将对方打趴下,可是一旦和好,那腻歪起来也是不要命的。

“你们这样已经算是家暴了……”

许流音无奈开口,“真不是,我们是被别人打的。”

医生拿过病历卡,再度朝穆劲琛看看,“你老公身强力壮的,还让你被打成这样?”

这医生,究竟是查户口的,还是看病的?穆劲琛有些不悦起来,“你给她好好看看,就怕她骨折了,或者内脏受损了。”

医生让许流音去旁边躺着,按了几处,又仔仔细细问了几句,许流音知道自己没有大碍,她看向旁边站着的男人,“我就说吧,我没事的。”

她起身后,医生让穆劲琛躺了下去。

他的情况似乎要严重得多,医生拉起他的手臂,男人就哇啦哇啦叫起来了,“别动,别动,疼疼疼——”

医生在他上身按着,每按一下,许流音就感觉医生手里拿了把刀在扎穆劲琛似的,“不行,不行,这里特别特别地疼……”

“起来吧。”医生转身回到办公桌前,“我看你痛得厉害,去拍个片吧。”

许流音听见医生这样说,有些慌张起来,“他不会真断了骨头吧?”

“这还真说不准,你看他的样子,那么痛苦。”

许流音忙将穆劲琛搀扶起身,两人拿了单子后走出门诊室。

到了拍片的地方,穆劲琛抬起脚步往里走,许流音想要跟着,穆劲琛推了她一把,“你去干什么?”

“我有点不放心。”

“拍片的机器对身体不好,人家都要远远避开,你倒好,尽赶着往上凑。”

许流音被拦在门外,穆劲琛单独进去了。

她在外面,心也有些不定,穆劲琛进去了好久都没出来。许流音回到门口,但门紧紧地关着,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况。

又是十来分钟过去后,门才被咔嚓一声打开。

穆劲琛走了出来,许流音赶紧上前,“怎么样?”

他脸上有愁容,眉头紧锁,“片子过一会拿,但医生说我肩膀处骨裂了。”

“骨裂?”

“怪不得疼的这么厉害,你看我,手臂都抬不起来了。”

许流音有些疑惑,难道别人踢他的力道这么狠?她也被阮暖踢了啊,还有个男的,力道也很大,她一个女人都没事呢。

但她想了想后,也说服了自己,话不能这样说,受伤还有个巧合呢,“伤哪只手臂了?”

“右手。”

“那麻烦了。”许流音拉着他走过去几步,让他在椅子上坐定,“我去拿片子。”

两人回到医生办公室的时候,许流音觉得自己真是倒霉,脸肿肿的都快成猪头了,却还要带着另一个病人。

穆劲琛自从得知自己骨裂了之后,那样子真是不得了了,走路走得快了也不行,说是手臂在动,痛啊痛啊。在走廊上有别的病人经过也不行,非要挤在许流音身侧,说是别人撞到他手的话,他的胳膊就要废了。

许流音将片子递给医生,让穆劲琛坐下来。

医生仔仔细细看了眼,“骨裂了啊。”

“医生,需要打石膏吗?”

“这个位子,打石膏也很麻烦,这样吧,前臂悬吊固定八周,自己养着吧。”

许流音有些没听懂,“这是什么意思啊?”

“就是把手臂吊在胸前,在他脖子里套根纱布。”

穆劲琛想象着那个样子,他不住点头道,“行行行。”

许流音朝他肩膀处推了把,“我怎么觉得你很高兴啊?”

“这总比打石膏要好吧?我已经觉得很庆幸了。”

“也是……”

离开医院的时候,穆劲琛将车钥匙递给许流音,“你开吧。”

一路走出去,两人招来了不少人的眼光,许流音用手遮着脸侧,“我刚才忘记照下镜子了。”

“你还是过段时间再照吧。”

“很丑是不是?”

“现在的你总不见得和美能挂上钩。”

车子开出医院,穆劲琛朝窗外看着,许流音视线望向前方,“我把你送回家吧?”

“我要吃饭。”

“什么?”

穆劲琛将左手递到许流音面前,“你看看几点了,我现在肚子里空空的,我要吃饭。”

“行吧,你看路边有没有饭店,我请你吃,就当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了。”

“就一顿饭?”穆劲琛面露嫌弃。“你也真够小气的。”

“那你还想怎样?”

“救命之恩,当然是以身相许了。”

许流音睇了他一眼,刚要说让他滚开,穆劲琛朝旁边看了看,“你请我吃饭,你的钱包呢?”

许流音下意识伸手摸了把,“完了……在阮暖车上,还有我的手机呢。”

“手机里没有裸照吧?”

许流音重重按了下喇叭,挡在前面的车子才肯挪动些。

“真要有的话,也是你的照片。”

“是吗?你什么时候给我偷拍的?”

许流音看到不远处有家苏帮菜,她将车子靠了过去,“你不是饿吗?下来吃饭吧。”

穆劲琛的右手臂吊着,他愉快地答应着,反正他现在不能动,他要求安慰,求喂饭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