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5我有本事偷偷溜进房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两人走进饭店,里头就没几桌人,正在玩手机的服务员抬头看了下,然后热情地迎上前。

座位还能挑挑,许流音当然是喜欢坐在窗边的,穆劲琛跟在她身后,两人坐定后,服务员将一份菜单递到许流音手里,另一份菜单递向了穆劲琛。

穆劲琛并没有伸手接,指了指自己被绑在胸前的手臂,“没看见我受伤了吗?”

“伤了右手,左手还是能动的吧。”服务员不客气地拆台。

穆劲琛睨了她一眼,服务员赶紧说道,“不好意思,那让这位美女点吧。”

许流音觉得服务员说的没错,“又不是骨头真断了,看把你着急的。”

“我这是心情不好,未来八周不能动,你试试这种感觉?”

许流音看图点菜,随意点完了之后,将菜单交还给服务员。

“你这样子,一会到家,你妈会不会说什么?”

“肯定会,她非缠着我问清楚不可,我不想回家。”

许流音喝了口杯子里的大麦茶,“那你回训练场好了。”

“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?”穆劲琛觉得这就是奇耻大辱,“我手底下管着那么多教官,教官手底下又带着那么多学员,我却吊着手臂回去了,要是他们问起,问我是谁把我打成这样的,我怎么说?”

“你就这么要面子啊?”

“人活一张脸,你不要?”

许流音耸了耸肩膀。“那随你便。”

“你总要把我安置好了才行。”

许流音将他的话当成了玩笑,“这种事,我可不管,吃完饭我还有事呢。”

“要不把你的房间借我住住?”

“休想!”许流音一口拒绝,随后又补了句,“这种念头,你可千万不要有。”

上菜的速度很快,不一会,菜就上齐了。

许流音拿起筷子,夹了一块东坡肉放到碗里,她一口咬下去,味道真不错,还挺正宗的。她又尝了口红烧的笋,只是咀嚼的时候,会牵动到脸上的伤,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。

视线落向跟前,看到穆劲琛坐着没动,许流音问道,“不是饿了吗?怎么不吃?”

“我怎么吃?”

许流音好笑地指了指他手边,“用筷子啊,用匙子也行。”

“我不是左撇子。”

许流音拿起筷子夹了一条鳝丝,穆劲琛自然而然地凑上身,却眼睁睁看着许流音将鳝丝放到自己嘴里。“嗯,好吃。”

穆劲琛的脸色刷地变了,“我快饿死了。”

许流音将一双筷子递给他,男人没有伸手接。

她自顾自地吃起饭来,穆劲琛掏出手机,拨了个电话过去。

许流音竖起耳朵,没过一会就听到穆劲琛开口道。“人,我已经找到了,没事了,确实是在你说的那个地方。你赶紧派人过去趟,阮暖的车里有个包,许流音的手机和一些东西在里面。”

许流音莞尔,等到穆劲琛挂断了通话后,她这才开口。“应该能拿回来吧?”

“不一定,没准她已经走了呢?”

“我手机里还有不少客户的资料……”

穆劲琛将手机放回桌面。“你跟阮暖约个时间,自己去拿啊。”

“那我不是送过去给她打吗?”许流音有这个自知之明。

穆劲琛左手端起水杯,喝了口茶,许流音起身,将他跟前的餐具拿过去,她替他将菜夹到碗里面,再将汤匙放进去,“来,你就这样吃吧。”

“你喂我一口不行吗?我又没有怎么你。”

许流音皱了皱眉头,“穆劲琛,你是故意的吧?我就不信没人帮你,你还能饿死不成?”

“我是病人。”

许流音冷哼声,“爱吃不吃,等你饿得不行的时候,我就不信你能忍得住。”

穆劲琛没想到她心这么狠,照理说他都这样了,要换成别的女人,早就感动地痛哭流涕了,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许流音的同情心都被狗吃了呢。

他低下身,脸凑到碗跟前,手指捏着汤匙,却一口都吃不下去。

穆劲琛将汤匙丢回碗里,清脆的碰撞声传到许流音的耳朵里,穆劲琛神色不悦,指了指那个碗,“你是不是把我当狗喂了?”

许流音不由失笑,“我哪敢啊。”

“你招招手,就让我这样吃了,我就没这么憋屈过。”

“你爱吃不吃吧,反正我差不多饱了。”

看来穆劲琛是高估自己了,他想以苦肉计将许流音拉回来,但是很显然,许流音不吃他这套啊。

穆劲琛直勾勾地盯着她看,许流音双手放在桌面上,“今天的事情,确实多亏了你,要不然的话……”

穆劲琛听到这,心里稍稍安慰些,看来接下来免不了会有一番感人肺腑的话。

“我在拳击台上很无助,但当时竟然不敢抱着让你来救我的希望,我觉得这种事情挺难实现的,我甚至想着,你应该不会来救我吧。”

“我若连你都救不了,还有什么用?”

许流音轻挽了下嘴角,“我挺怕死的,只有到了那个份上,才会明白活着有多好。我还想着,要是老天能让我活下来,以前的事我都可以不再计较……”

穆劲琛心里微微一动,好似被一双柔软的小手给拨了下,他莫名有些兴奋和激动起来,“所以……”

“但我真正走出来后,发现有些事放不下的时候,还是放不下。”

穆劲琛感觉有一盆凉水兜头浇了下来,“许流音!”

她看了眼穆劲琛的样子,“别动怒,对伤口不好。”

“你还记得我有伤在身是不是?”

许流音指了指跟前的几个菜,“赶紧吃一点吧。”

穆劲琛气得没再说话,但他确实饿了,他拿起手边的筷子,夹来夹去却夹不住,他只好拿了匙子在碗里吃。

男人埋下头的瞬间,许流音面上的笑意也收敛起来。

穆劲琛在台上将她护在身后的一幕幕,就像是用刀刻在了她的心里,她觉得又痛又难受。穆劲琛对阮暖的心思,她更是明白,当初她从穆家离开的时候,背着他杀父仇人亲妹妹的这个罪名,可穆劲琛对她没有歇斯底里地报复,更别说像今天对待阮暖那样对待她了。

许流音不能编造一个穆劲琛心里有阮暖的谎言,来阻止自己去跟他再度靠近。

有些事情还未到原谅的时候,就一定是因为有它的原因。

许流音见他吃得差不多了,便拿了筷子给他夹菜。

吃完饭,两人回到停车场,许流音走到驾驶座一侧,“你到底去哪?我送你。”

“我不回家,也不回训练场。”穆劲琛伸手将车门打开,等到坐进去后,又吃力地侧过身,将车门关上。

许流音系好安全带,朝他看了眼,“那你还能去哪?”

“去酒店。”

“哪一家?”

穆劲琛闭起眼帘,“你先开吧,你把自己送回去就好,我到时候可以另外安排。”

许流音见他不说话了,也只好先把车开出去。

回到酒店,许流音下意识摸了下自己的兜内,幸好,她出房门的时候将房卡随意揣在了兜内,她推开车门欲要下去,回头瞅了眼穆劲琛,男人正在闭目养神,也不知道是真睡了还是装睡。

许流音推了下穆劲琛的肩膀,“我到了。”

穆劲琛缓缓睁开眼帘,“是吗?”

正说着话呢,男人就要推门下去了,许流音忙问道,“你呢,你要去哪?”

“我也住这。”

许流音的脸色骤变,“我跟你说了,不行!”

男人一脸疑惑地看向她,“怎么了?是里面客满了还是什么原因?我在这开个房间不行吗?”

许流音倒是被他问住了。“这……行,行吧,我以为……”

“你以为我要跟你住?”

许流音走了出去,回头将车门关上,“你自己去前台吧,应该还有空房间,我先回去休息了。”

“你就把我一个人撂在这了?”

“难道我还得陪你开好房间?”

穆劲琛刚要说是,但想了想,立马改了口风,“不,不用,反正拿了我的身份证就好,也没有别的麻烦。”

许流音走出去几步,回头见穆劲琛可怜兮兮地缩回了副驾驶座内,她心里有种说不明的感觉。她上前几步,“走吧。”

男人眼睛一亮,“收留我了?”

“带你去前台,我帮你开个房间。”

穆劲琛刚要起身,听到这话,立马缩在座椅内不动了,“不需要,不用劳烦你。”

“一会还要写字,你左手能写吗?”

“我可以按手印。”要换在平时,穆劲琛肯定早答应了,可他之前特地申请了许流音房间的房卡,他怕他现在跟着许流音过去,要是前台将他认出来,说漏了嘴怎么办?

“真不要我帮忙?”

“除非你把半个房间让给我。”

许流音转过身去,丢下句话,“随便你吧。”

穆劲琛看着她的身影从自己眼里走出去,他没有追上前,反正他有许流音房间的房卡,他一会偷偷摸进去就是了。苏家。

苏晨大着肚子在屋里走来走去,苏妈妈看了会电视,但苏晨的身影总是在她眼前晃来晃去的。“晨晨,你就多休息休息吧,总这样走来走去的,不累啊?”

“不都说经常走动,利于顺产吗?”

“说是这样说,但你也要注意休息……”苏妈妈话说到这,没有继续下去,“晨晨,一会成钧过来。”

“他怎么又要过来?”

苏妈妈有些欲言又止,穆成钧可能就是怕苏晨不同意,所以在电话里直接跟苏妈妈说了。“他过来是接我们的,晚上出去吃晚饭。”

苏晨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了苏妈妈。“我没听错吧?他跟我们出去吃晚饭?”

“是……”

“妈,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?”

“晨晨,成钧说了,穆太太也要过来。”

苏晨面色骤变,“这真是太荒谬了,我不答应。”

“晨晨啊,这是好事啊,这等于是双方家长都见面了,说不定你跟成钧之间是能有机会的。妈一早就跟你说过,两个人之间有了孩子后是不一样的,剪不断理还乱。”

苏晨捧着肚子来到苏妈妈的跟前,“有什么机会?”

“穆太太肯定也想见见孙子,你挺着这么大的肚子,让她见一面又怎么了?不要把关系弄僵。”

苏晨刚要反驳,但显然,她觉得苏妈妈的话很在理,是啊,不能把关系弄僵,她尽管不情愿,但也只能答应下来。

穆成钧让司机带着穆太太先去酒店,他则去了苏家接人。在路上,穆成钧给穆劲琛打了个电话。

男人还坐在车里面,听见手机铃声时,身子动了动。

“喂。”

“老二,你在哪?”

“我在许流音这边。”

穆成钧垂了下眼帘,“今晚,我们和苏家吃饭,你要一起来吗?”

“我去做什么?认亲啊?还是你打算和苏家那边商量婚事?”

穆成钧不耐烦地打住他的话,“胡说八道什么,妈非要见,我也拗不过她。”

“我过不去。”

“随便你,反正也只是跟你说一声。”穆成钧说完这话,直接挂了电话。

在苏家接了人后,车子朝着酒店的地址开去,苏晨坐在男人身侧,车内还有苏爸爸和苏妈妈。

“穆成钧,你就不怕吃饭的时候,遇上熟人吗?”

“我有什么好怕的?”穆成钧反问出声。

“你有老婆有家室,却带了个大肚子的女人招摇过市,你未免太高调了。”

穆成钧视线落向她的侧脸,想了想后,有些话终究没有堂而皇之说出来。

他薄唇凑到苏晨的耳边。“如果真遇上熟人了,那我就大大方方跟人介绍,说你是我情妇,谁都不会大惊小怪,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?”

苏晨落在腿上的拳头攥得很紧,但是她的父母都在这,她不能跟穆成钧撕破脸皮。

有些话对穆成钧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,可是她的父母不行,他们会抬不起头。

苏晨牙关咬得很紧,手掌揉向自己的肚子。

她现在只希望孩子快点出生,那样的话,她是不是就能摆脱情妇这个恶名了?

尽管,她知道她不是,可若不是,她又算是穆成钧的谁呢?

来到酒店,包厢门口站着曹管家,见到他们过来,曹管家几步上前,“穆先生。”

“我妈在里面?”

“是。”

穆成钧推开门准备进去,却见穆太太已经走到了门口,穆太太看都没看他一眼,直接朝着苏晨过去。

“苏晨,累了吧?快去坐。”

相较穆成钧,穆太太的态度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。苏晨也不好意思摆着个脸色,她有些尴尬地被穆太太拉着往前走。

她坐定后,穆太太又招呼苏爸爸苏妈妈入座。

服务员开始陆陆续续地进来上菜,果汁都是鲜榨的,调配了各种口味,可以自行挑选。

穆太太坐在苏晨的身侧,目光时不时盯向女人的肚子,“最近肯定很辛苦吧?”

“还好。”

“想吃什么尽管告诉成钧,直接给他打电话好了。”

苏晨点了下头,敷衍出声,“好。”

她觉得这样的气氛很怪异,苏晨心里压抑的难受,当初穆家逼着她非要让她把孩子生下来的时候,苏爸爸对她心疼的不行。他们尽管反抗不过穆家,但心里总归有口气,苏妈妈如今是气消了,一心想着女儿能和穆成钧好好的过,也算有个完整的家了。

在这样的场面上,苏爸爸笑不出来,穆成钧也没有义务要让他们每个人都高兴,他自顾夹着手边的菜。

穆太太吃得很少,似乎有些心不在焉,不过却一直在询问着苏晨的口味。

穆太太看了眼苏晨和穆成钧,不由想到了家里面的状况,也不知道穆家是中了什么邪,她的两个儿子在婚姻上居然这么不顺。

现在看着他们,再看看苏晨隆起的肚子,穆太太忽然有种莫名的满足感。

她什么都不求了,但求儿孙满堂,家里其乐融融的,多好?

穆太太放下筷子,想了想,应该怎么开口,她清了清嗓子,“成钧,你和苏晨要是能一起过的话,其实也挺好的。”

穆成钧耳膜里轰的一声,震了震,苏晨也是惊愕抬头,她没听错吧?

“妈,您说什么呢?”

“成钧,妈是过来人,我是说真的。”

苏妈妈听着,赶忙放下手边的碗,“是,我也这样觉得,只是……一直觉得有这种想法会高攀了你们,但谁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个完整的家啊。”

“别说什么高攀不高攀的话,以前的凌时吟家境倒是好,可我们家被闹了个鸡犬不宁,我是再也不要过那样的日子了。”

苏晨觉得喉咙口像是被什么粘稠的东西给糊住了,她嘴唇蠕动下,面上拼命挤出一抹笑,“我跟穆成钧?不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“苏晨,我就问你一句,难道你对这个孩子没有感情吗?你就没想过要跟他在一起?”

这句话,苏晨也不是第一次被问到,但是穆太太的这种想法,她真是从来没有考虑过。

穆成钧没想到今晚这一桌,是穆太太给他摆的鸿门宴,她事先压根没有跟他商量过,更加没有在他面前透露过半个字。

“妈,这是我自己的事,您别瞎掺和。”

“就因为是你的事,妈才要为你考虑周全。”

苏晨摇下头,刚要开口,垂在身侧的手掌却被穆成钧握住了。

她扭头看向男人,穆成钧朝她使个眼色,示意她别开口。

穆成钧在她的手腕处捏了下,苏晨抿紧了唇瓣,穆成钧笑了笑,想将这件事带过去。“妈,今晚是来吃饭的,别的事以后再说。”

“我就是提了一下,毕竟你和苏晨的开始,有些荒唐,但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吧。成钧,你好好考虑下。”

这种事,需要考虑吗?

穆成钧自始至终要的都只是这个孩子而已,但这个话题,不宜当着苏家人的面讨论。

穆成钧清楚穆太太的性子,他适当软了口气,“妈,先吃饭,这事不急,以后可以商量。”

苏妈妈听到这话,脸上瞬间笑开了,穆成钧话里的意思清清楚楚,也就是说,这件事大有可能了?

苏晨将手从穆成钧的掌心内挣脱出来,穆太太嘴角抿起笑来,“好,吃饭,先吃饭。”

穆家开了这个口,苏家肯定是乐意的,毕竟生米已经煮成熟饭,能给一个家的话,再好不过了。

苏妈妈开始和穆太太热情地攀谈,苏晨心里其实是明白的,穆成钧这就是缓兵之计而已。

她推了下椅子,站起身来,“我去下洗手间。”

“包厢里就有。”穆太太说道。

“我去透口气。”

苏妈妈见状,忙要跟着,“我陪你。”

“妈,你吃饭吧,不用跟着我,这又不是人多嘈杂的地方,”苏晨让苏妈妈放心下来,“我去去就回。”

她出门的时候,穆成钧看了眼时间。

苏晨顺着走廊往前走,问了服务生洗手间在哪里,这么高档的地方,她不担心会遇上什么熟人。

“苏晨?”

只是刚走出不远,她就听到了有人在喊她的名字。

苏晨顿住脚步,回头看到一名打扮时髦的女子踩着高跟鞋向她走来。“你真是苏晨?”

她看了眼跟前的女人,觉得眼熟,但又记不起对方的名字了。“你是?”

“孙雨铃,你忘了?”

苏晨想了想,再定睛细看眼跟前的女人,“噢,记起来了。”

她心里咯噔了一下,转过身想要离开,女人跟在她身侧,“我去,你肚子这么大了?预产期什么时候啊?”

“快了。”

“你结婚了吗?”

苏晨不想跟她攀谈,“我还有急事。”

“苏晨,你老公是不是很有钱?”

苏晨朝她看了眼,“这话应该我问你吧?”

“对,我从不隐瞒啊,我老公有钱,所以我跟着他享福呢。”

“挺好的,恭喜你。”

“苏晨,你还记得我脸上的伤吗?”

苏晨就知道,她会提起那件事,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再说,当时我家不是赔了钱吗?”

“赔钱有什么用?”女人将脸凑近苏晨,指了指自己的眼角下面,“当初你把铅笔戳到我脸上的时候……”

苏晨冷冷打断她的话,“孙雨铃,我要没记错的话,是你想要把我从二楼推下去,我们那时候还是孩子,说到底也没多大的仇,事情过去就过去了。”

苏晨丢下句话,准备自顾自地离开。

人倒霉的时候,真是喝了凉水都能塞牙,她怎么就能在这种地方碰到个以前的仇人呢?

所以,生活就是如此,处处充满了偶遇。

“其实你刚才来的时候,我就看到了,只是不敢认而已,你是跟着穆成钧来的。”

苏晨脸色微变,但是没有接话。

“穆成钧可是有老婆的人啊,他的老婆失踪了,大家都在传,说是穆成钧杀了她……”

苏晨一语不发往前走着,孙雨铃跟在她身侧,“你呢,你算是他的谁?这么大的肚子,肯定有七八个月了吧?”

穆成钧坐在包厢内,数着时间,苏晨出去已经十分钟了。

她只是出去透口气而已,应该要回来了。

过了会,穆成钧站起身来,“我去看看。”

“好。”

穆成钧走出门口,带上门的时候,听到穆太太骄傲说道,“别看我这个儿子话不多,但心很细,平日里想事情比我周到多了。”

他转身走出去,还自嘲地勾了下嘴角,真是这样吗?

苏晨很讨厌这样被人逼问,除了她自己,谁能有资格来这样指责她?

女人拦在了她的跟前,“我最近正在筹备同学聚会的事,我一定会邀请你的。”

“你觉得我会去吗?”

“你要不去,我就把你的事迹好好宣传宣传。”

苏晨捏紧了手掌,“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,孙雨铃,我现在没有阻碍到你什么吧?”

“穆成钧……”孙雨铃高声念着穆成钧的名字,“东城哪个不知他是有妇之夫?你居然这么恬不知耻?”

“哈哈哈——”

苏晨听着她的冷笑,孙雨铃继续说道,“穆成钧,穆成钧——”

苏晨刚要开口,就听到一阵冷冷的嗓音传到她的耳朵里,这阵声音于她来说,再熟悉不过了。

“我是穆成钧,你叫我,干什么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