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7一个比一个狡诈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许流音看了眼穆劲琛的样子,“你真是我见过的,最最最最无耻的人了。”

“关我什么事?”穆劲琛还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,“可能在前台的电脑里,你这间房显示的是空房呢?你看,房卡确实是她们给我的。”

穆劲琛说罢,扬了扬手里的房卡。

这么大的酒店,怎么可能会出这种最低级的错误?许流音气得脸色铁青,“穆劲琛,你真会睁着眼睛说瞎话。”

“你要不信,现在我跟我去对峙。”

“你给我出去。”

穆劲琛坚决地摇了摇头。“这可不行,房费我也出了,我不能白出啊。”

许流音两个肩膀裸露在外,头发也是湿的,你伸手朝穆劲琛指了下,“你,背过身去。”

男人闻言,站了起来,又转过身,“是这样吗?”

“我现在就打电话过去,我要问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许流音丢下句话后,快步朝着卧室跑去,穆劲琛侧过身,看到了女人白皙的后背,他笑了笑说道,“PP露出来了。”

“滚!”

许流音一股脑跑回卧室,手忙脚乱地松开怀里抱着的浴袍,她着急于穆劲琛会不会跟过来,事实证明,他当然要过来了。

一串脚步声很快紧接而来,越是这样,许流音越是着急,差点连前后都不分,她好不容易将浴袍披上肩头,两个手臂还未伸进去,穆劲琛就已经走到了她的跟前。

许流音轻咬下牙关,“你给我出去。”

男人在床沿坐定下来,“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能相信,这房间真是我定的。”

许流音背过身,匆匆将双手从袖管内伸出去,然后将带子在腰间系好。她上前一步走到床头柜跟前,拿起电话就要拨打前台的号码,穆劲琛见状,在许流音将电话打出去之前,他伸手按了挂机键。

许流音眸光猛地射向他,“心虚了是不是?”

“当然不是。”

许流音推搡着他的手臂,“那你松手。”

“你看,都这个时间点了,一会前台要查出系统错误,可别的空房间都没了,这就意味着不是你要被赶出去,就是我……”

“凭什么是我?”许流音冷冷打断他的话,“这房间我一直都在住着,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“话不能这样讲。”

许流音使劲推了他一把,穆劲琛痛得皱起眉头,就势滚向床沿处,“我的手,我的手……医生说千万不能碰到,要不然的话就长不好了。”

许流音吓得赶紧收回了自己的手掌,她将电话重新挂上,像是干了什么错事似的看向男人,“我刚才……好像没用多大力气吧?”

“这还需要多大的力气,我骨头都裂开了,就算你推我一下,我都受不了。”

许流音双手微微攥紧,看着穆劲琛在自己的床上翻滚,“我真该把你这幅模样拍下来。”

“你拍,”穆劲琛说道,“我看你这样子,就知道你有多幸灾乐祸。”

许流音知道,他摆明是又想赖在这了。

“好,我来拍,只是我的手机不在我身边,你把你手机给我。”

穆劲琛腾出左手,从兜内小心翼翼摸出了自己的手机。他将手机递向许流音,她接过手后,手指在屏幕上滑了下,“怎么解锁?”

“你输密码就好,你的生日。”

许流音面色未动,“设了我的生日,你以为我就会感动?”

穆劲琛莫名有些来火,“我事先也不会想到我的手机会到你手里,你可不可以凡事想得简单点?”

许流音没有接话,翻看着穆劲琛的手机。

穆成钧的车子将苏晨一家送了回去,穆家的另一辆车则紧紧在后面跟着。

到了小区内,司机下去将两侧的车门都打开,苏晨小心翼翼走出去,穆太太也下车了,她快步走到苏晨跟前,“苏晨,以后有什么事,你可以直接打电话告诉我,家里的厨子手艺很好,你想吃什么,随时说一声。”

苏妈妈笑着说起了客套话,“穆太太,成钧请的保姆很能干,饭菜做得好,又能收拾,已经很好了。”

“应该的,这些日子你照顾着苏晨,跟着受累了。”

穆成钧的视线在苏晨的脸上睨了圈,两人对望眼,对于苏妈妈和穆太太的这种热情,他们都表现得很冷淡。

穆成钧倚着车门,摸了下鼻子,“妈,时间不早了,您别累着,赶紧回去休息吧。”

“我不累,我最近身体挺好的。”

穆成钧最怕这种婆婆妈妈,一说话,那都是半个小时打底的。“苏晨累了,她挺着个大肚子出去,这会也吃不消啊。”

穆太太像是忽然反应过来似的,“对对,你们赶紧回去吧,我改天到家里来拜访。”

苏晨听到这话,心都悬起来了,她眼神带着深意看向穆成钧,并使了个眼色,想让穆成钧掐断了穆太太的这种想法。

但穆成钧没有明说,他上前两步,将手落在穆太太的肩膀上,“行,改天再来,今天就回去休息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苏晨抬起脚步想要回家,就听到苏妈妈热忱地开了口,一边还起劲地挥舞起双手。“亲家母,改天一定要过来。”

苏晨瞬间就变了脸色,她深知苏家和穆家背景悬殊巨大,穆太太今天这样的态度,全都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。苏晨都不敢将穆太太在饭席上说的话当一点点真,可苏妈妈怎么就连亲家母都喊上了?

她回下头,想着穆成钧和穆太太会不会尴尬或者动怒,其实穆成钧听到一声亲家母的时候,下巴也差点掉了。

穆太太站在车旁,笑了笑应道,“好,改天再约。”

穆成钧的手掌在她背后轻推,“妈,您往里坐。”

好不容易关上了车门,穆成钧赶紧吩咐司机一声,“开车。”

“是。”

车子开出去片刻,穆成钧这才开口,“这苏家真是越发蹬鼻子上脸了,亲家母?”男人冷哼声,这个称呼实在是荒唐,都快笑死人了,“妈,您应该当即问她一句,你瞎攀什么亲戚?”

穆太太眼神奇怪地扫向穆成钧,“成钧,你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

“什么怎么想的?”

“你和苏晨啊。”

提到这件事,穆成钧隐隐便起了怒火,“您今天怎么想到那一出了?”

“成钧,我是想到了你和劲琛小时候,哪家夫妻不是磨合着过来的?我跟你爸年轻的时候,也没感情,真正有感情是从你和老二出生之后开始的。当时我就想着,我们要不过了,你们两个小家伙怎么办?”

穆成钧不以为意地说道,“这跟我们的情况不同。”

“成钧,等苏晨的孩子出生后,我肯定特别宝贝他,不,应该说全家都宝贝着他,但是我一想到他没有妈妈,我就受不了。”

“妈,您以前可不是这样想的。”

穆太太看向车窗外,“我让人查过苏家的背景,挺简单的,除了没有钱和权之外,别的尚算清白。”穆太太收回视线,将手落在穆成钧的手背上,她压低声音冲着穆成钧说道。“妈对你的要求不高,好好有个家就好。如今,上天多赐给我一个孙子,我真是高兴都来不及啊,人要知足,而这一切,都是托苏晨的福。”

“您别说这些了,从我记事起,您跟爸的感情就不错,我的事情您不用操心,您要孙子,我给您抱回来就是了。”

穆太太知道说的再多都没用,索性也就闭嘴了,不过今晚她是真高兴,要是穆朝阳也能等到今天,那就更好了。

车子驶回穆家,穆成钧跟穆太太一道往里走。

酒店。

许流音拿着穆劲琛的手机,并没有无聊到真去拍什么视频,而是翻开了穆劲琛的通讯录。

一路找下去,号码挺多的,许流音干脆退出来,去通话记录里面找。

第一个号码就是穆成钧的,许流音依次找下去,看到了穆家的座机号。

她伸手点了下,眼看着电话拨了出去。

穆成钧刚走进客厅,就听见了电话铃声。不远处的佣人跑过去要接,穆成钧几步来到沙发跟前,“我来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穆成钧摘下话筒,人也坐了下来。“喂?”

许流音一下就听出了男人的声音,她将穆劲琛的手机贴紧自己的耳侧,男人见她正在打电话,起身就要抢。许流音大步往后退去,“喂,是我。”

穆成钧余光里睇见穆太太走过来,他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,“嗯,有事吗?”

“穆劲琛受伤了。”

“是吗?什么时候的事?”

许流音逃出去两步,穆劲琛也不跟她闹了,干脆在大床上躺定下来。

“我陪他去过医院,医生说骨裂了,他需要静养,你看……你们方便派个人过来将他接回去吗?”

穆成钧抬起长腿,口气平平问道,“他现在在哪?”

许流音赶紧说了酒店的名称。

穆太太面露疑惑地看向两人,以唇形问着穆成钧,“谁啊?”

男人垂了下眼帘,“我们今晚聚餐,我打过电话给他,他说他不过来。”

“他受伤了,所以过不来……”

穆成钧将话筒从耳边挪开,冲着对面的穆太太道,“妈,您先上楼休息吧,我有些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。”

穆太太点下头,“好,你也早点休息。”

“嗯。”

穆成钧眼看着穆太太上了楼,他这才将话筒放回耳边,“你继续。”

“他的车子也在这,只是自己开不了……你……能让司机来接他一下吗?”

男人唇角轻挽了下,“他这不是开不了车的问题吧?酒店门口那么多出租车,你给他随便拦一辆。”

许流音咬了咬牙,这兄弟两个,一个比一个狡诈。

“我是没办法了……”

“不对啊,他身手这么好,怎么受伤的?”

一句话,又把许流音给问住了。她视线睇向穆劲琛,男人大摇大摆地霸占了她的大半边床,许流音秀眉微蹙,“救我的时候受伤了。”

“既然是救你受的伤,应该你负责。”

许流音气得直接回道,“我没想让你接电话,我是打给穆家的。”

“我是穆家的老大,你把电话打进穆家,我接了,这很理所当然吧?”穆成钧手指在膝盖上轻敲着。“穆劲琛是成年人,他不用我来接,他又不是没长腿。”

许流音轻咬下牙关,“好,真好。”

穆成钧听得出来,她是气急了,他也不知道许流音有没有开扬声器,所以他说话还是小心翼翼的,没有透露丝毫的不对。

“他想赖着,无非是因为仗着救你受了伤,这一点,我没法……”

许流音直接掐断了通话。

穆劲琛的笑意里带着几分挑衅,他躺在床上,双腿交叠,一眼看去,腰扭着,还有几分风骚。

许流音攥紧手机,想要不理睬他,但这房间和床都是她的,她要转身离开了,她住哪去?

“搬不到救兵了吧?”穆劲琛笑着,得意万分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亲们对不起啊,最近更新不给力

为了我家儿子上学的事情,我腿都快跑断了,有时候一个电话打过来,就出去一天办事情。

以前做习惯了宅女,现在总算体会到了办事情的难处,哎~

噢,对了~

亲们儿童节快乐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