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8脱起来太费劲,我给你剪了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要再这样,我就报警。”

穆劲琛看了眼天花板。“好啊。”

许流音将他的手机丢到床上,她走到沙发跟前坐了下来,穆劲琛见她不搭理他,他装作吃力地坐起身来,“音音。”

她双手交握,目光盯着一处,一动不动。

穆劲琛起身,许流音对他不愠不火的,他总要刺激刺激她。

他走过去几步,到了她的跟前,“音音,我要上厕所。”

许流音抬头看他,朝他狠狠瞪了一眼,如果眼神可以吃人的话,穆劲琛早就被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下了。“你自己没有手吗?”

“我的手受伤了。”

许流音身子往后靠,没有起身的意思,“那就憋着。”

“你也太不人道了,你知道人会憋出病来吗?”

“那就尿在裤裆里。”

“……”

穆劲琛完全不知道怎么接话了,“你还有人道主义精神吗?”

“别跟我讲这些,”许流音蹭地起身,她站到穆劲琛跟前,伸手朝着他腰间指去,“你右手不能动,不代表你左手也不能动,你思想真够龌龊的,想让我帮你是吗?”

穆劲琛嘴唇动了下,“难道不应该吗?”

许流音绕过他身侧,来到床边,“我不会管你的,也不吃你这套。”

“许流音,你——”

“气不过是不是?那你走啊。”

穆劲琛并不上当,可这口闷气咽不下去啊。他穆劲琛什么时候这样低三下气过?

许流音掀开被子躺到床上,闭起了眼帘,将他一个人丢在这,大有弃之不管的意思。

男人进了洗手间,他想洗个澡,但要能自理的话,也太不切实际了。可总不能就这样睡吧?他可受不了。

穆劲琛看了眼淋浴区,他走了进去,将花洒打开。

许流音竖起耳朵,听到哗哗的水声隔了玻璃传来,她轻拉过被子盖到身上,她对他不管不顾是对的,不管穆劲琛有没有受伤,这点自理能力,他总应该具备吧。过了会,水声稍掩,许流音听着动静,却听见男人很快走进了卧室。

穆劲琛站定在床边,“帮我。”

许流音闭着眼睛没有答应,却感觉到有水滴到自己的脸上,凉凉的,她赶紧挥下手,并睁开了双眼,猛地看见穆劲琛浑身湿透了站在跟前。许流音忙坐起身,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“我也不好脱衣服,只能这么冲洗。”

男人连擦都没擦一下,浑身上下包括头发上都是水,而且水滴不是一滴滴往下滴的,压根就是一串串往下砸的。

许流音看到地板上已经不像样了,她站起身来,“你看你……”

“帮我换件衣服,好冷。”

“穆劲琛,你故意的吧?”许流音皱眉往后退去,“我不会管你的。''

“那我就这么睡了。”

“你敢……”

穆劲琛抬起膝盖,右腿上了床,许流音看到床沿处湿了一大片,她赶紧伸出手制止,“好了,好了,我给你找衣服,你下去!”

穆劲琛听到这,这才乖乖往后退了一步。

他没有衣服在这,许流音只能找了另外一件睡袍,他手臂悬吊着,衣服都紧紧贴在身上,许流音看了眼道,“脱起来太费力,我给你剪了吧。”

“可以。”

许流音将他拉到旁边,“别靠近我的床。”

她拿了剪刀,将他的衬衣从袖子处剪开,等到他的双臂都释放出来后,许流音将那件破破烂烂的衬衣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。

她走进浴室,取了条干毛巾出来,将它搭在穆劲琛的肩膀上。“好了。”

“好了?还有裤子呢?”

许流音看了眼,一手扣住穆劲琛的裤腰,手里的剪刀咔嚓一声剪下去,剪他的腰带有些费劲,她使了好几下力道。

穆劲琛听到声音,回头看去,“你剪我腰带做什么?”

她收回手,“是哦。”

“我的裤子……你剪了它干什么?”

许流音站回到穆劲琛身侧,“我下意识就剪了,这样也方便你脱,你看,你只要往下一拉,它就掉了。”

许流音自己回了床上睡觉,穆劲琛知道她不肯帮忙,只好自己脱了裤子,他连条内裤都没得换,明天得打个电话让司机送过来才行。

脱光了,他也没有穿睡袍,他一只手不好穿啊。

穆劲琛回到床边,掀开被子躺上去,他右手不能动,只能将身体贴过去。

许流音气得转过身来,“下去。”

“我只能这样睡,总不能压着我的右手臂吧?”

许流音恨恨开口,“你从我的床上下去。”

“那不行,我需要休息,医生让我休养。”

许流音抬起捏紧的拳头,一拳打到穆劲琛的肩膀上,她的这些花拳绣腿,对他造成不了什么伤害。许流音见他没反应,她的视线盯着他的双眼,穆劲琛面上的表情忽然就夸张起来,“啊,我的手臂……”

许流音转过身,“别吵我。”

男人似乎在翻来覆去,许流音也没理他,半晌过后,穆劲琛应该是觉得无趣,也安静下来了。

穆劲琛再度向她靠拢,许流音没动,他见她睡着后,便放心地用右手将她搂着了。

翌日。

穆劲琛醒来的时候,舒服地翻个身,双手双脚摊开,他眼睛没有立即睁开,左手往旁边摸去,却摸了个空。

穆劲琛喊了声音音,然后睁眼,许流音应该是早就起床了。

他扬高音调喊道,“音音,音音。”

屋内静谧无声,穆劲琛坐起身,他的右手已经从绷带中挣脱了出来,只是脖子内还套着那妨碍人的玩意。他赶紧将手臂塞回去,幸好没被许流音发现。

穆劲琛下了床,在卧室内找了圈,“许流音!”

再一看,他就看出了哪里不对劲。

许流音的行李不见了,至少,穆劲琛没看到她的行李箱,他走进浴室,许流音放在盥洗台上的那些东西也都没了。他快步来到衣柜前,一把将柜门打开,她的衣服也不在,里面就挂了件浴袍。

穆劲琛用力将门甩上,一把扯下脖子内的纱布,“MD!”许流音不在,穆劲琛也没有装病的必要了。

他想出门去找,但衣服都被剪烂了,穆劲琛只好打了个电话给司机,让他立马送套衣服过来。

他坐在床沿处,先把浴袍披上身,过了一会,门口传来动静声。

司机不可能这么快就到了,穆劲琛起身,难不成是许流音回来了。

他几步走出去,就看到酒店的服务员进来了,对方刚关上门,就听到背后传来冷冷的一声,“你进来做什么?”

那人吓了跳,手里拿着的东西都掉了,她着急慌忙回头看眼穆劲琛。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我是来收拾屋子的啊,但是……这间房已经退房了啊。”

“退房?那我算什么?”

对方真是被吓了一跳,对于星级酒店来说,出了这种事,那可是大事,她赶紧掏出对讲机问了前台。

穆劲琛没有再搭理她,转身回到屋内,他顺手拿起地上的裤子,往里面一掏……

他的房卡没了。

穆劲琛听到服务员在外面问道,“确定退房了吗?里面还有客人在呢……怎么回事?”

对讲机内传来清晰的说话声,“许小姐退房的时候,两张房卡都退了的。”

“但屋内确实还有位客人……”

穆劲琛丢开手里的裤子,在床边坐了下来,不出五分钟,房间门再度被打开。

进来的是酒店的经理,见到穆劲琛后,态度诚恳,出口就是先道歉。“这位先生,真不好意思,许小姐走的时候说房间内已经没人了,而且又交还了两张房卡。这也是我们工作上的失职,我们应该立即让人进来确认下。”

穆劲琛难得的没有为难他们,“算了,我也知道,当初这个房间是蒋太太开的,许流音退房的时候,你们也不可能先查了房再放她走,我能理解。你们先出去吧,我一会就走。”

“真是太谢谢您了,谢谢。”

房间内很快恢复了安静,穆劲琛踢了下脚边的东西,好啊,真是越来越出息了,临走之前也不忘阴他一把!

接下来的几天,穆劲琛都没见到过许流音,她躲得倒真好,但她肯定还在东城,她手里的单子还未结束,不可能就这样回苏州的。

苏家。

苏晨在房间内走来走去,苏妈妈推门进来,“晨晨,晚上想吃些什么?”

“都好。”她一手撑在腰际,走了几步后坐向床沿。“妈,我觉得今天有些不舒服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说不上来。”

“实在不行,我们去趟医院吧。”

苏晨轻摇下头,“不用。”

“按说还没到预产期,但生孩子这事真说不好,我们现在随时都要做好准备了。”

苏晨轻应声,“嗯。”

下午时分,苏晨感觉到肚子轻抽了下,痛得并不厉害。

穆成钧正在开会,苏妈妈打来电话的时候,他开会开到一半,听见手机铃声后,他掏出来看眼来电显示。“不好意思,大家先休息下,我接个电话。”

他拿了电话快步走出去,公司的几名高管面面相觑。“穆先生以前开会从来不带手机的。”

“是啊,上次老李的手机响了,穆先生还扣了他半年的奖金……”

“说不定,是穆先生家里有急事吧。”

穆成钧快步来到外面,苏家要没事的话,肯定不会打他电话,他现在天天都是手机不离身,孕检的时候,医生说苏晨随时有可能会生产,要他们做好准备。

“喂?”

“成钧,晨晨见红了,肚子也开始痛了。”

“这么快?”穆成钧很快又说道,“你别着急,我让司机马上带苏晨去医院,病房和医生那边随时都能安排,我一会就过去。”

“好。”

挂完电话后,穆成钧有些魂不守舍地回到会议室,这个会,他是开不下去了。“先散会吧,具体的时间另定。”

众人面面相觑,有人忍不住问道,“穆先生,是出了什么事吗?”

“是,”穆成钧收拾下手边的东西,扬了扬嘴角道,“不过是好事。”

他匆忙赶到医院,苏晨已经入住了,进去的时候,没有听到呼天抢地的哭喊声,苏晨双手抱着肚子,小脸发白,苏妈妈和保姆正将带来的东西放进柜子内。

“怎么样了?”穆成钧上前几步问道。

“恐怕要等到晚上了。”苏妈妈回道。

穆成钧在旁边坐了下来,他看上去比苏晨还要紧张,

“医生来过了,胎位还是很正常的,晨晨想要顺产。”

穆成钧点下头,“好。”

苏晨阵痛的不算厉害,到了傍晚时分,她看向旁边的男人。“穆成钧。”

他忙站起身来,“怎么了?”

“我饿了,我想吃晚饭。”

穆成钧一脸懵懂地看向苏妈妈。“她,她能吃东西吗?”

“当然可以,吃饱了才有力气生养。”

“那你想吃什么?”

苏晨抱着肚子,这时候哪还有心思挑三拣四的,“都好,能填饱肚子就成。”

穆成钧转身就吩咐司机去打包了。

一会功夫后,司机提着大包小包进来了,里里外外打包了足足有十几个菜,还有米饭,也亏了他能拎得动。

苏妈妈搀扶着苏晨从床上下来,穆成钧给她盛了饭,吃的时候,阵痛袭来,她握紧了筷子,眉头皱的都快打结了。穆成钧一看,哪还能吃的进去,“没事吧?”

苏妈妈见他满脸紧张,便安慰说道,“女人生孩子,这一关是必须要过的。”

苏晨草草吃过饭,躺回了床上,一直到了晚上九点多,羊水破了。

医生和护士在病房内给她接产,过了凌晨时分,穆成钧就听到苏晨一直在撕喊。

病床用帘子给围起来了,他站在外面,额头处冒出汗来,他拉过苏妈妈说道,“实在不行,剖腹产吧。”

“医生刚说了,孩子一切正常,成钧啊,你别太着急……”

她这个当妈的反而要安慰他,穆成钧坐回了沙发内,想了想后,还是觉得不对劲,他站起身道,“都这么久了还没生下来,还是剖腹产吧。”

“瓜熟蒂落,自然会生出来的,医生说没事,那肯定没事。”

穆成钧只好又坐了回去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的过去。

穆成钧双手交握,一下下用手背敲打着自己的前额,医生在不远处坐着,时不时去看看。

苏晨喘息的间隙,想要看看外面,她希望穆成钧已经回去了,她心里甚至打着如意算盘,等她生下孩子之后,她要找个借口支开苏妈妈,然后带着孩子先离开医院再说。

这个大胆的想法在她心里跳跃着,她伸手拨开帘子,却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内的穆成钧。

穆成钧迎上她的视线,他匆忙起身,刚要开口,苏晨就将帘子落了回去。

男人没能说上什么话,只好坐回沙发内。

将近清晨时分,穆成钧总算等到了孩子的第一声啼哭。

他站起来的时候,两条腿已经僵硬,甚至不能在第一时间挪步,护士抱着孩子去清洗,没过一会,就走到了穆成钧身前。“穆先生,恭喜您,是个儿子。”

穆成钧形容不出此时的心情来,他想要伸手,却不知道应该怎么抱。

苏晨的声音透过帘子传了过来,“给我看看,我要看看我的儿子。”

男人将孩子小心翼翼地接过去,虽然抱得不算好,但勉强也抱住了。

护士将帘子拉开,穆成钧走到病床旁边,他弯下腰,苏晨急切地想要起身,穆成钧见她这样,忍不住说道,“急什么,刚生完,你力气很足是不是?”

“把孩子给我!”苏晨话中不知不觉透露出了几许焦急。

穆成钧将孩子放到苏晨身边,她侧过身去,但还是牵扯到了身下的伤口,她痛得皱下眉头,苏晨用手抚摸着孩子的小脸蛋,她忍不住想要去亲亲他。

“果然是个男孩。”

穆成钧双手撑在床沿处,“B超还是很准的。”

苏妈妈上前来,吩咐了苏晨两句,“快休息会,不然身子吃不消的。”苏晨闻言,下意识拉住了孩子的手臂,“不,不要把他抱走。”

穆成钧似乎明白过来了她为什么这么紧张,“我现在不会把他抱走,你安心休息吧。”

苏晨轻摇下头,“不,我不放心。”

她目光慌乱,手里的力道还是没有松开,“穆成钧,我……”

穆成钧直起身来,显然也看出了她的不舍,苏妈妈见气氛不对,她上前几步,将旁边的小床拖了过来,她伸手抱起孩子,将他小心翼翼放到小床内。

“晨晨,你多心了,成钧能把他抱去哪啊?”

苏晨的喉间轻滚动下,“妈,我想让他睡在我身边。”

“别胡闹,你还要好好地坐月子呢,再说这么小的床,你们两个挤着,宝宝睡觉也不会舒服的。”

穆成钧目光含着深意,只是并未来得及深究下去,后面传来了一阵响亮的哭声,“哇哇哇——”

“哎呦,刚生出来就饿了是不是?”苏妈妈开心地逗弄着。

穆成钧转身,弯腰盯着小床内的人看,他的皮肤本来就是红红的,这么一哭闹,小脸更是通红,两个拳头捏得紧紧的。

一通忙乱之后,孩子在小床内睡着了。

穆成钧刚坐下来,穆太太和穆劲琛就过来了。

穆太太先进了病房,她见到苏晨在休息,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,这才走出去让穆劲琛也走进来。

“妈。”穆成钧起身,他来到小床边,冲着穆太太高兴地说道,“快来看看你的孙子。”

穆太太也顾不上打招呼了,她看到了小床内的孙子,开心地合不拢嘴。“真好,真好看,长得跟成钧小时候一模一样。”

穆劲琛神色不明地瞅了眼,穆成钧满脸的骄傲,“以后有人喊你叔叔了。”

“哪里看得出来长相?我看长得也挺像苏晨的。”

“是,是,”穆太太现在心情好,什么话听在耳朵里都是好话。“成钧和苏晨的孩子,长得当然像他们两个。”

穆劲琛的心里其实有点酸,他当初跟许流音那么努力,怎么就没怀上个孩子呢?

现在,他只能看着人家的宝贝瞎羡慕,他也想要个儿子或者女儿,他都快羡慕瞎了。

苏晨出院后,就直接入住了月子中心。

她每天除了喂奶之外,什么都不用做,苏晨躺在床上,看着苏妈妈将孩子放到她的身边。苏晨伸手将他搂到怀里,孩子刚吃饱就睡着了,身子被搂过去的时候,小手举了两下。

“晨晨,你多休息啊。”

“妈,您别管我了。”

苏妈妈有些搞不懂,虽然,按照穆成钧以前的意思,是要等她坐完月子将孩子带走。但后来穆太太表过态了,穆成钧也没有反对,有些事肯定是顺理成章的。

“穆太太不是说了吗?坐好了月子,把你接去穆家……”

苏晨一瞬不瞬地盯着旁边的儿子,距离他出生不过才一周左右,但他的轮廓好像清晰了不少。穆太太说得对,他长得像穆成钧,苏晨的手指绘过儿子的眉眼,这边像他,这边像他,就连嘴巴都像他。

穆成钧推门进来,看到苏晨手肘支着脑袋,正盯着跟前的孩子看。

他放轻脚步声过去,到了床边,男人弯腰凑到两人跟前。

苏晨一开始没发现他来了,眼瞅着一抹暗影压下来,她目光稍抬,吓了一大跳。

穆成钧伸手摸了摸儿子的小脸,“又长肉了。”

“晨晨,你爸来了,我下去接他。”

苏晨别开了视线,“接他?”

“是啊,总是不认路,一会又找别的地方去了。”

“好,您去吧。”

苏妈妈走了出去,将门带上,穆成钧坐向床边,苏晨紧抿着唇瓣,心里绷着一根弦,她不敢主动去碰触,但总是害怕穆成钧要来碰,即便正在坐着月子,苏晨的心却一直都是悬着的。

“我看你生完了孩子,却是比怀孕之前还要瘦。”

苏晨没有接话,她躺回床上,伸手捏着孩子的小手。

穆成钧盯看了她一眼,“苏晨,从你怀孕之时,有些事我们就是讲好了的,你没忘了吧?”

苏晨心里猛地咯噔下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“等你坐完月子,我会把孩子抱回穆家。”

苏晨立马坐了起来,“不,不行。”

穆成钧料到了她会是这样的态度,“怎么不行?”

“孩子是我的,我……我不想放手。”

穆成钧冷笑下,“不想放手?难不成你把我妈的话当真了?你想母凭子贵,靠着他进穆家是吗?”

“我没有,我也不稀罕!”苏晨激动地出声。“穆成钧,我不要房子、不要钱,你把孩子给我吧。你这么优秀,完全能找得到一个可以跟你门当户对的女人,到时候,你们可以有自己的孩子……身份尊贵,不像我,不像我们苏家。”

穆成钧盯看她半晌。“穆家的孩子,怎么能跟着你?”

这个孩子,已经是上天赐给他的奇迹了,穆成钧如果不牢牢把握的话,他以后还能有这个机会吗?

苏晨从怀孕开始,就一直战战兢兢的,如今孩子出生了,这个话题总算被捅破了。

她眼圈通红,不想接受这样的现实,她摇着头,嗓音也破碎了,“穆成钧,我求求你,可以吗?”

“求我也没用,我不会将我的儿子拱手相让,更加不可能让任何人抢走他。”

“我是他妈妈……”

穆成钧眯了下眼帘,“你分明,是想反悔了是吗?”

苏晨嘴唇颤抖,牙关一直在打架,她想装作若无其事,但她做不到啊。想着还有短短的二十来天,孩子就要被带走,她心乱如麻。“他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。”

“但你可别忘了,要是没有他,你的生活也不会一团糟。苏晨,有件事我一直没有跟你强调过,是不是?你要是把他带在身边,你们苏家会有数不完的麻烦,你难道真的不怕吗?”

自从苏晨生产后,穆成钧都是天天过来的,短短的几天内,他已经能熟练地抱着孩子了。

穆成钧弯下腰,将孩子抱了起来,苏晨伸手想要抢住,男人往后退了步,目光冷冽地落到她身上。“苏晨!”

他话语中带着满满的警告,“你如果现在打消了这个念头,我可以再给你二十天的时间,但若你非要以鸡蛋碰石头的话,我现在就把他带走!”

“不,不要……”苏晨着急地跪在被面上,“穆成钧,你别这样。”

“不要在我面前耍小聪明,要不然的话,我一定让你后悔。”

怀里的儿子睡得很香,他根本不懂他的亲生父母为了他,即将要展开一场争夺地厮杀。门口传来说话声,苏晨坐了下来,苏妈妈推门进来,一边还在抱怨,“你怎么这点路都记不清楚呢。”

“哎呀,这几栋楼都长一样。”

“那你不会看这是五栋吗?”

穆成钧抱紧怀里的儿子,苏妈妈上前,好奇问了句,“怎么抱起来了?让他睡着吧。”穆成钧面上的森寒还未褪去,口气自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。“我抱他的时间不多,我想抱会。”

苏妈妈看了眼女儿,却见苏晨背过身,正在擦拭着眼睛。“晨晨,怎么了?”

“没事。”苏晨说着,躺了下去,伸手拉过薄被盖到身上。

苏妈妈神色微变,有些不放心,“坐月子的女人可不能哭,会把眼睛哭坏的。”

“谁哭了,我没哭。”

穆成钧在床沿处坐定下来,苏妈妈弯下腰,压低声音说道,“成钧,晨晨刚生完孩子,多多少少会有些产后忧郁的表现,你多担待些。”

穆成钧看了眼儿子的小脸,气立马就消了,“你放心,我们之间没事。”

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。”

苏晨在被子底下不住擦拭着脸,她不想被父母看到,更加不想他们一边要照顾着她,一边还要替她操心。

穆成钧晚饭是在月子中心吃的,稍晚一些过后,穆太太也来了。

苏晨靠着床头,视线出神地盯着一处,儿子醒了会,穆成钧开心得跟什么似的,抱着他正不住在房间内走来走去。

苏晨的目光很快落向他,他走到哪,她的目光就跟到哪,生怕他趁着她不注意,抱着孩子消失了。

穆太太其实天天都想过来,恨不得待在月子中心不回去。但她知道她要留在这的话,苏晨肯定会觉得不方便,她走到穆成钧身边,看了眼他臂弯间的孩子,“呦,小宝贝睁眼了,昨天奶奶来看你的时候,你总是在睡觉,今天是不是知道奶奶要来,开心得不得了啊?”

“来来来,奶奶抱抱。”

穆成钧小心翼翼将孩子交到她手里,穆太太抱着她走到床边。“今天,本来家里亲戚要跟我一块过来,但我没让她们跟着,苏晨,你好好地在这坐月子……”

苏晨眼帘轻抬下,“好。”

“宝贝,在这开心吧?这儿挺好的是不是?”

“再好也比不上家里好。”苏晨接过句话,“我现在就盼着赶紧出月子,我想回去。”

“是啊,再好也不如家里自在。”穆太太继续逗着怀里的孙子。

苏晨靠坐在床上,穆太太看了眼,赶紧让她往下躺,“你可不能这样坐着,自己的身体要注意啊。”

她乖乖听话,躺平在床上,“是,您对我真好。”

穆太太忍俊不禁道,“你为我们穆家生了这么个大胖孙子,你就是穆家的大功臣。”

“等坐完月子,我和小薯片一起回穆家。”

“小薯片?”穆太太失笑,“怎么起了这么个名字?”

“挺可爱的。”

同一句话里面,穆太太听进去了小薯片三个字,穆成钧却听到了苏晨说的回穆家。他目光咻地射向苏晨,苏晨没有朝他看一眼,穆太太很快也反应过来了。“是,坐完月子我来接你,跟我回去。”

“好。”苏晨脆生生答应着。

穆成钧没有当着众人的面质问,他只是一声不吭走到了阳台上。

回去的时候,穆太太尽管依依不舍,但心里很有分寸,苏晨和小薯片都需要休息,来日方长,以后有大把的时间。

翌日。

一早上,穆成钧就过来了。

苏晨听着苏妈妈在跟他说话,她睁开眼,看到穆成钧到了床前,她睡意全无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我今天不去公司,过来陪陪儿子。”

苏晨心里一惊,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昨天的事专程过来的。

小薯片刚喝完奶,睁着眼咿咿呀呀的,穆成钧的眉眼柔和下来,他弯腰将孩子抱起来,“宝贝,叫声爸爸。”

苏妈妈看着一家子在一起的画面,很是感触,她悄悄退出了房间。

穆成钧坐向床沿,手指抚摸着孩子的小脸蛋,“我听月子中心的人说,你奶水挺好的,孩子到现在没有喝过奶粉是吗?”

他觉得这样的讨论很正常,苏晨嗯了声,别开脸。

小薯片微微睁着眼,很快又闭上,嘴角牵动两下,似乎即将入睡。穆成钧看着他浓密的睫毛像是两把小扇子在扇动,有些话题他不想重新挑起,但苏晨想要的似乎越来越多,穆成钧必须掐断她的妄想。

“昨晚说要回穆家的话题,是你主动挑起的。”

苏晨做好了心理准备,她知道穆成钧肯定会来兴师问罪。“是。”

“你不觉得荒唐吗?”

“我不觉得,”苏晨毫不犹豫回道,“这是你妈提出来的,我觉得她说得很对,孩子不能没有妈妈。”

穆成钧侧过身,目光微冷,落在苏晨面上的时候,她觉得自己的皮肤都紧紧绷了起来。

“所以,你是想去穆家?”穆成钧话里面带出了冷嗤。

苏晨轻握下手掌,“穆成钧,孩子是你的,也是我的,如果我去了穆家,我就不用跟他分开……”

“苏晨!”穆成钧打断她的话,“我要是再不打断你的痴心妄想,你是不是还真想着做穆家的大少奶奶?”

“难道不可以吗?你妈已经接纳我了。”

穆成钧被她的一句话堵着了,苏晨满嘴荒唐,他不得不重新看了眼跟前的这个女人。在她怀孕期间,她表露出的不争不抢应该都是假的吧?

也是啊,谁会放着穆家少奶奶的位子不要呢?

他给的房子、他给的钱,跟他背后的穆家相比,简直是不值一提。

“苏晨,我相信你的领悟能力应该不会太差,有些事不需要我说第三遍。我妈怎么想,那是她的意思,但我绝对不会接纳你进穆家的。”

苏晨面上露出些委屈,“为什么?就算你对我没有感情,为了孩子也不行吗?”

“为了孩子,委屈我自己?”

苏晨真想直接骂出声来,委屈的究竟是谁?为了要掩饰她想带着孩子逃跑的目的,她只能将她所谓的野心放大,只有像现在这样,穆成钧认定了她是想要进穆家的,那他就没有其余的精力去想着,她是不是会因为不舍得小薯片,而带着他的儿子从他眼皮子底下溜走。

“那……我先去穆家,陪小薯片一段时间好不好?”

“等他满月过后,我会带他回去,至于你……”穆成钧的话里面没有给苏晨丝毫的余地。“你可以在月子中心再住几个月,把身体彻底养好,费用方面你不用担心。”

“但孩子还这么小,应该继续以母乳喂养他。”

“我可以给他安排个人,只要出得起钱,这种事都不算事。”

苏晨一听到男人这样说,更加接受不了,“穆成钧——”

“好了,我们没必要在孩子面前争吵,本来就是各取所需的事情,我希望你不要越界。”男人说完这话,抱着小薯片起身,他走出去几步,目光看向不远处。

苏晨躺回了床上,满腹心事,她知道,月子中心外面说不定还有穆成钧的人,日子在一天天过去,可是想要带着孩子溜出去,却比登天还难。

如果到时候她出不去,那就只能跟穆成钧撕破脸,将他告到法庭上了。

皇鼎龙庭。

老白抱了不少资料走进屋内,许情深刚跑完步,大汗淋漓地准备上楼。

蒋远周朝她招下手,“老婆,过来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蒋太太,婚礼的事情都筹备的差不多了,就差一些细节问题需要问问您的意见,比如说新娘捧花,您喜欢哪一款?”

许情深用干毛巾擦拭着脸上的汗,她走上前,看到茶几上摊着好几本画册,各式各样的捧花呈现在她眼前。都长得差不多嘛,许情深坐到蒋远周身侧,“随便。”

一听这话,蒋远周的脸都青了,眉头紧蹙,“随便?”

“嗯,都好看啊,每一款都喜欢。”

“情深,”蒋远周强调起来,“这是我们的婚礼,婚礼!”

他等了那么久,筹备了那么久!

“我知道啊,”许情深笑道,“老白早就结婚了,难不成我会以为他是在给自己筹备不成?”

“我不管,你必须选一款自己最喜欢的。”

许情深不是不想定下心来选,而是这几个月以来,她已经被折磨得快要疯了。

今天是捧花,昨天是婚礼当天她要穿的内衣裤,前天是什么来着?噢,是化妆要用的化妆棉,注意,是化妆棉的牌子!

许情深呼出口气,拉过一本画册,扫了几眼,然后指着其中一束,“这个吧,好看。”

“敷衍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