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9出卖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许情深就知道他难伺候,她只好耐心跟他解释,“是真的,真心觉得这个好看。”

蒋远周顺着她的手指看了眼,“我不觉得。”

“那你选,我听你的。”

“这是你的捧花,当然要你喜欢。”

许情深用毛巾狠狠擦了下脸,“远周,只是个捧花而已……”

“我把婚礼安排得这么晚,就是不想留有任何的遗憾。”

老白头疼地摇了摇头,这两人真是的,这样挑下去,一天都定不下来,这后面可还有不少需要做决定的事情呢。老白听到嬉笑声,扭头看向客厅的另一处,室内篮球框才一米多高,霖霖和睿睿抱了球正在往里扔。

老白冲两个孩子拍下手,“霖霖,睿睿,过来。”

睿睿听见了,冲他看眼,但还是专注地开始投球了。霖霖倒是给老白面子,丢开了球快步走去,睿睿见状,虽然无奈,但也只好跟过去。

霖霖穿着一袭白色的纱裙,两条白白嫩嫩的手臂露在外面,头发长长了不少,早上起来的匆忙,许情深就给她简单地扎了个小辫。

老白将画册都拿到跟前来,“霖霖挑吧,看看喜欢哪束捧花?”

霖霖好奇地看着,老白伸手将她抱起来,让她坐到自己腿上,边上的睿睿一看,伸出双手拉扯着老白的手臂。老白看眼小家伙,见他满脸不悦,“睿睿是不是也想抱?来,叔叔抱你。”

面对老白伸出来的另一只手,睿睿没有理睬。

他摇晃着老白的手臂,老白差点抱不住怀里的霖霖,蒋远周看着这一幕,很是头疼,“老白,这意思你还不懂吗?睿睿让你把霖霖放下来。”

“放下来做什么?”老白踮了踮腿,“我们霖霖这么可爱,我就想多抱抱。”

睿睿拉扯几下,老白不为所动,睿睿干脆抓住了霖霖的小手。

霖霖丢开手里的画册,屁股一挪就要下去。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了蒋远周许久,“老白,你有没有觉得……睿睿的占有欲特别强?”

“这个词用的不对吧。”许情深在旁边帮腔。“他就是天天跟霖霖在一起玩,肯定以为他们两个就是最亲近的,不想别人多去碰触罢了。”

“这还不叫占有欲?我看现在是越来越明显了,就连我亲霖霖一口都不成,你没看睿睿那眼神……”

许情深不以为意,“孩子而已,还能是什么眼神?”

“总之,我就觉得不对劲。”

“真要说占有欲,那也是像你!”

蒋远周接不上话来,老白手肘压在膝盖上,仔细观察着两个小孩。

霖霖从老白的腿上下来了,睿睿明显高兴了,拉住她的小手不松开,老白拿过一本画册,有模有样地询问着他们的意见,“霖霖,睿睿,你们觉得哪个花好看?”

霖霖接过手,煞有其事地看着,画册上的捧花琳琅满目,许情深都觉得难挑,更别说是两个孩子了。

霖霖瞅准了一束,手指点了点,“好看。”

老白看了眼,“不错,不错,睿睿呢?你觉得哪个好看?”

睿睿显然对这种花花草草是不感兴趣的,他一心想着回去投篮,但是霖霖站在这,他也不放心自己回去。他很是敷衍的用手指指向霖霖选的那一束。

“呦,你们俩的眼光还很一致啊。”

霖霖继续往下看着,又看到了一束好看的,赶紧用手指指着。“这个,我喜欢。”

睿睿看了眼,忙将手指也挪了过去。

老白嘿了声。“你小子,有点自己的主见行不行?怎么老是跟着霖霖指?”

睿睿才不在乎这个呢,他看向旁边的霖霖,霖霖很喜欢这些东西,看着养眼、好看啊,睿睿见她一时半会也不肯走,干脆拉着霖霖的手,让她坐到沙发上。

霖霖翻看起手里的画册,许情深单手撑着下巴,向旁边的蒋远周提议,“真是每个都挺好看的,这样吧,就交给霖霖选了,多有意义啊,女儿给妈妈选捧花,估计不多吧?”

蒋远周被说动了,只是看着女儿的样子,也不知道她能不能胜任,“你看她,一会一变。”

“没事,肯定能定下来的。”

睿睿挨着霖霖落座,他低着头,原本是不感兴趣的,不过这会也盯着画册看起来。

霖霖一束束看过去,手指在两束花之间指来指去,“我都喜欢,都想要。”

老白失笑,“你先选一束就行了。”

霖霖踢了踢双腿,“我都想要,就要,就要。”

老白伸手拍了拍霖霖的肩膀,“宝贝,这是给妈妈选的,捧花只能一种,你要喜欢啊,叔叔另外给你准备行不行?”

睿睿直起身,看到了老白落在霖霖肩膀上的手,他越发朝着霖霖挨近些,手臂伸过去,细细的小手握住老白的一根手指,继而将他的整个手掌都推开。老白瞅了眼,看到睿睿搂住了霖霖的小肩膀,口气充满宠溺说道。“好,好,买,你喜欢就好。”

老白扬了扬自己的手,蒋远周挑下眉头,“你看,我说的是不是有几分道理?”

霖霖手指还在两束捧花之间游走,“这个?这个?”

小小年纪,就有这样的选择障碍症,睿睿了解她的很,他伸手指着其中一束捧花。“要这个。”

霖霖点了点头,“嗯,要这个。”

老白看过去一眼,“选定了?”

睿睿用手指在画册上敲了敲,以示肯定,“嗯。”

“你们看,多简单的事。”老白是最开心的,接过画册后走向蒋远周和许情深,“蒋先生,蒋太太,你们过目下。”

许情深接过手,看了看孩子替她选中的那款,“嗯,很好看,我也喜欢。”

女儿和儿子亲自选的,蒋远周当然也会喜欢,他手掌轻拍下,然后朝霖霖张开双臂,“宝贝过来,爸爸抱抱。”

睿睿看了眼,率先跳下沙发,他一把牵起霖霖的小手,“走,我们去打球。”

“好。”

两个孩子一前一后走过去,蒋远周手臂还僵在半空中,这一幕,老白也都看在眼里。

“蒋先生,你说睿睿是不是喜欢霖霖啊?”

“是吧?”蒋远周总算找到了个知音,“你也这样觉得是不是?”

“我以前倒真没发现,毕竟两个都只是孩子,玩得好也正常,”老白回到原先坐的地方,他坐下身来,目光落在霖霖和睿睿身上,“可是今天一看……”

对于他们的看法,许情深自然是完全不赞同的。

“孩子之间多纯洁的关系,噢,对,喜欢是对的,”许情深忙补充说道,“霖霖是睿睿的妹妹,他能不喜欢吗?”

老白细想下,“这……总觉得有哪里是不一样的。”

“有什么不一样?”许情深追问出声。

“就是感觉,”老白摸了摸自己的手掌,“我见过两个孩子争宠的,但我很少见过这样的,我……我刚才就碰了下霖霖的肩膀,你们也看到了,睿睿把我手推开了。”

“你如果刚才抱着霖霖的时候,亲了她一口,我敢保证,睿睿会扑上来把你的脸抓花了。”

许情深拍了下蒋远周的手臂,“有你这样说自己儿子的吗?”

“我是说真的。”

许情深站起身来,“不跟你们胡扯了,我上去洗个澡。还有,你们男人的思想啊,就是奇特,以后不要被我听到这种话。”

她转身朝楼梯口走去,蒋远周眼看许情深上了楼,这才冲老白说道,“我是霖霖的亲爹啊,我现在跟自己的女儿亲近亲近,我还得想法子把睿睿支开了。”

老白收拾着桌上的画册,赶紧安慰蒋远周两句,“蒋先生,睿睿之所以这样,可能就是因为将霖霖当成了亲妹妹,毕竟他们两个成天黏在一起,连睡觉都还在一个房间,有这种表现也是正常的嘛。”

“希望是这样。”

蒋远周一直以来都迫切地想要二胎,其中一个原因,就是因为他被霖霖和睿睿排挤了,而且被排挤的相当明显。

月子中心。

穆成钧回去后,苏妈妈满面欢喜地走到床前,“晨晨,等你出了月子,我打算通知你婶婶和舅妈她们。”

苏晨心里一惊,“不要,不要通知她们。”

“为什么?”苏妈妈很是不解,“之前瞒着,是因为这种事实在不光彩,但现在穆家都接受你了,你在顾虑什么呢?”

“妈……”苏晨轻叹口气,“很多事,你不懂。”

“我知道你要面子,但以后你就是堂堂正正能抬起头的了……”

“妈,”苏晨坐起身来,“这种话,是穆太太跟你说的,可终究不是穆成钧的意思,你了解他吗?知道他究竟是怎样的人吗?”

“但是穆太太提议的时候,成钧没有反对啊。”

“他只是没有当着众人的面明说罢了,但他的意思很明确,穆家不可能接受我,他也不会接受我。”

苏妈妈眼里溢出了吃惊,这种感觉,无异于是被人猝不及防地一把推入地狱。“晨晨,不,不要担心,还有穆太太呢,她不会由着你和孩子不管的。”

“她不会不管孩子,但穆成钧态度坚决,她总不至于会为了我,而和他的儿子反目吧?她也只是建议把我接去穆家,好给小薯片一个完整的家,但穆成钧不答应,她也不可能会有什么办法的。”

苏妈妈一屁股坐向床沿,“怎么会这样?”

“妈,事情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,穆成钧是谁啊?你凭什么接纳我们?”苏晨嘴角挽起抹冷笑,况且,就算他真肯接纳,她也不会接受的,穆成钧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当初,他把她强暴了。

这一根刺始终扎在苏晨的心间,她恨不得将他狠狠咬成残废才解气。

苏晨看了眼苏妈妈,“妈,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,说不定有转机呢,你别担心了。”

苏妈妈沉默半晌,走到了一旁去。

晚上,小薯片和苏妈妈都睡了,苏晨睁开眼,掀开被子后蹑手蹑脚地起身,她穿上拖鞋,小心翼翼走到门口。她将门咔嚓一声打开,走了出去,走廊上,一盏盏蜜色的灯光悬在头顶,苏晨走出去几步,脚底下仿佛全是碎玻璃,一脚踩上去,又痛又响。她总觉得脚步声被无限放大,她生怕将那些人都引来了。

苏晨不是想这样逃走,她问过苏妈妈,房间外面有没有可疑的人,苏妈妈说她电视看多了。但苏晨心里明白,穆成钧不可能放心让她这样住着,他难道就不怕她有什么异心吗?

苏晨生怕遇上月子中心内的人,她几步向前,通往电梯的门是开着的,苏晨到了门口,并没有走出去。

她敏锐地闻到了什么味道,她吸了吸鼻子,这是烟味。

月子中心内是不允许抽烟的,所以,有人会偷偷躲到楼梯间吸。

此时的楼梯台阶上,两名男子正在吞云吐雾,其中一人盯着电梯门。

苏晨看眼外面,是什么人都没有,她也不可能看到楼梯间的情况,当然,那两名男子也不会看到她。

他们抽完一支烟,将烟头塞进了易拉罐内,然后抬起脚步往外走。

两道身影在墙壁上掠过,苏晨赶紧往后退了步,她听见有脚步声出来,苏晨小心翼翼探出脑袋,看到两名男子站到了电梯口的窗边。

“明天早上,等交接好了之后,我们去喝酒?”其中一人提议。

“大早上的喝什么酒,我得回去睡觉,你忘记穆先生的吩咐了?这一个月内,我们必须滴酒不沾,千万不能出什么岔子。”

“好吧,再忍忍。”

苏晨往后退,她快步回到了房间,将门紧紧关上。

果然,这里里外外都是穆成钧的人,她心有绝望,回到了床上,苏晨将被子掀高过头顶。

许流音换了个酒店之后,尽量避着穆劲琛,倒也没有跟他碰过面。

这几日,她回了趟苏州,将接到的方案跟许方圆讨论了下,师母很想她,一见到她回来,就带着她去听戏、买东西,最后要不是客户催得紧,师母压根不肯放她。

从高铁站出来,许流音刚打上车,客户的电话又来了。

她坐进车内,将车门带上,“喂,宋先生。”

“许小姐,你在东城吗?”

“嗯,刚从苏州过来,放心吧,方案我都做好了,一会见了面后,您看看。”

男人在电话里笑着,“好的,我相信许小姐,我待会带个朋友过来,他有个别墅也想找许小姐看看。”

“是吗?”许流音面上露出欣喜,“太好了,谢谢宋先生。”

“不客气,那一会见。”

“好。”许流音先去酒店办理入住手续,她出了一身的汗,洗完澡换好衣服后,这才出门。

来到跟客户约好的地方,许流音先点了杯茶饮,不出十分钟,客户也从门口进来了。

“许小姐。”

许流音赶忙起身,“宋先生。”

“我朋友马上过来,我们先看看你说的方案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许流音将一个文件袋递向男人,他打开后看了几眼。

许流音端起杯子喝了口,目光不由落向窗外,她看到一辆车停在了院子内,那辆车看着很是熟悉,许流音定睛看眼牌照。她将杯子放回桌上,看到驾驶座的门被人推开,穆劲琛从上面下来了。

许流音收回视线,“宋先生,您的朋友是穆劲琛吗?”

“是。”

许流音手落向旁边的包,想要立马起身离开,但是店内也就只有一个出口,就算她现在跑出去,也恰好是迎面撞上。她深吸口气,耸了耸肩膀,既来之则安之。

穆劲琛快步走来,许流音垂下视线,装作正在和宋先生讨论方案。

穆劲琛很快发现他们,他径自来到桌前,拉开了其中一把椅子。宋先生听到动静抬头,看清楚了穆劲琛后,立马起身,两只手都伸出去了。“穆帅,您好。”

穆劲琛同他握了握手,许流音手指按着自己的太阳穴,她早就明白过来了,她这是被人涮了。

一看宋先生这恭恭敬敬的模样,她就知道他们不可能是朋友。

许流音自顾喝了口水,对面的两个男人坐定下来,她视线挪开,看向别处。宋先生合起手里的文件,“许小姐,穆帅手里也有个别墅要装修。”

许流音噢了声,视线这才看向穆劲琛,“是跟阮小姐的婚房吗?我来东城第一笔生意就是他的。”

穆劲琛招了服务员过来,也没回答许流音的话,而是拿了菜单,先点了些吃的喝的。

等到服务员离开后,穆劲琛看向身侧的男人,“你的方案有问题吗?”

“没问题。”

“那你走吧。”穆劲琛直接下了逐客令,“单我来买,今天的事情谢谢你,这个人情我会记着的。”

“穆帅不用客气,那好,我先告辞。”男人拿了资料和公文包起身,“许小姐,再见。”

许流音勉强牵动下嘴角,“再见。”

宋先生退场,许流音身子往后靠,穆劲琛直勾勾问道,“为什么躲我?”

“谁躲你?”她反问得理所当然。“你要找我,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,你看,想跟你攀关系的人那么多,大家都会帮你的。”

服务员端了小吃过来,许流音拿了一块糕点放到嘴里,“穆帅,自己开车来的?”

穆劲琛视线盯着她不放,许流音笑了笑,“才这么点时间,手完全好了?”

他在她面前已经没有装下去的必要了,还不如让自己舒舒服服的,“我手受伤的时候,也没见你这么关心过我,还退了房,把我一个人丢在酒店。”

“我临时接到电话,回了趟苏州。”许流音轻啜口茶,“既然穆帅的手没事了,我也就不必惴惴不安和歉疚了。”

男人双手抱在胸前,“你惴惴不安?还觉得歉疚?”

“你交还给我姐的东西,我都拿到了,皮夹也拿回来了,这顿我请你。”

穆劲琛原本想着借此能找到许流音,可许情深也不是省油的灯,直接撂了一句,“东西放在这吧,你人可以走了。”

她就这么轻轻松松将他打发走了。

“要请,你也不该请在这种地方,足见你诚意不够。”

许流音将杯子里的茶水喝完了,她手伸向旁边的包,“不好意思,我还有事,我先走了。”

“坐着,不许动。”穆劲琛态度强硬说道。

许流音朝他看了眼,“凭什么不让我动?”

“那你就试试。”

许流音很想试,但她一接触到穆劲琛的眼神,她就认怂了,她坐回了座位上。

穆劲琛目光盯着一处,幽幽开口,“你知道吗,苏晨生了。”

许流音一时没想起这个名字是谁,“噢,跟你有什么关系吗?”

“我大哥有孩子了。”

许流音面上没有其余的表情,她将包放回身边,“那这对你们穆家来说,是天大的好事啊。”

“他都有孩子了,我……我的呢?”穆劲琛忽然倾过身,目光逼向许流音。

许流音觉得这话很莫名其妙。“你问我?”

“我不问你,我还能问谁?”

许流音更加觉得听不懂了,“穆劲琛,别这么无聊了行吗?”

“音音,我也想要个属于自己的孩子,不管男孩女孩都行。”

许流音有些恼,嗓音不由扬高,“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?”她一语惊人,意识到旁边几桌的客人纷纷将目光投了过来,许流音压低了些嗓音,“想给你生孩子的人那么多,你别来找我。”

“我知道,你现在是认为我对你死缠烂打是吗?音音,我只是见到了你,想到我们之前也曾努力想要有个孩子过……”穆劲琛定定地看向一处,“如果那时候你怀孕了的话,说不定我们现在就不用走到这步了。”

“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,穆劲琛,你应该知道的。”

男人将双手放到桌上,“那个孩子我去见过,长得跟我哥很像。”

“这是你的家事,你不用跟我说。”

许流音坐了会,目光再度落向穆劲琛,“我能走了吗?”

“好,你住在哪?”

“国际酒店。”

“我送你。”

许流音拿起包,“好。”

她知道,穆劲琛现在找到了她,要想找到她住在哪,那也是迟早的事。

两人坐进车内,许流音看着穆劲琛发动车子,男人系好安全带,车子开了出去,“我没骗你,我是真受伤了,只不过恢复得很快。”

“嗯。”许流音就听他静静地吹。

一路上,两人没说什么话,到了国际酒店,许流音推开车门想要下去,穆劲琛及时拉住了她的手臂,“我送你进去。”

“不用!”她口气有些激烈,更想将自己的手臂挣脱出去。

“为什么不用?”穆劲琛看到她这样,手掌攥得越发紧了。“你怕我再知道了你的房间号?”

“穆帅上天入地无所不能,我怕也没用,”许流音侧过身,另一手拉着穆劲琛的手腕,将他的手强行推开。“我很累,想要回去睡一觉。”

说完这话,许流音就下了车。

穆劲琛赶紧追在她身后,眼看着许流音就要走进酒店大堂,穆劲琛伸手想要拉她,却听到一阵男人的声音传来,“音音。”

许流音循声望去,没成想会在这看到梅奕轩。

她脚步微顿,语露吃惊,“你怎么在这?”

“我是特地来找你的。”

这么说来,梅奕轩是知道了她住在这,目标明确,这才找来的。穆劲琛按捺不住心口的怒气,许流音方才不让他跟着,难不成是因为怕他撞上了梅奕轩?

想到这,穆劲琛的脸色越发难看了,“小子,你怎么又来了?”

梅奕轩睨了他一眼。“我来,又不是找你的。”

“上次的苦头还没吃够是吗?鼻青脸肿褪下去了,记忆也减退了?”

许流音不明白梅奕轩是怎么找来的,她压根没跟他说起过她住在国际酒店。不过现在也不是深究这件事的时候,许流音冷冷打断二人的话,“行了,这是酒店,又想跟上次那样打一架吗?”

“我随时奉陪。”穆劲琛贱兮兮开口。

许流音狠狠白了他一眼,“你刚被人打成骨裂,你忘了是不是?”

“哈哈哈——”梅奕轩幸灾乐祸地笑出声,“骨裂?骨裂!”

穆劲琛上前就要开打,许流音忙将梅奕轩推开,“你还笑,你被他打成猪头的时候,你忘了?”

梅奕轩悻悻开口,“我没忘,我这辈子都忘不了。”

“我今天从苏州过来,一路上好累,我回房间休息了。”

“等等,音音,”梅奕轩抬起腕表看眼时间,“你吃过饭了吗?”

“吃了,”穆劲琛抢先一步回道,“她是跟我一起吃的。”

“那我晚上再来接你,我想跟你吃个晚饭。”

许流音刚要拒绝,穆劲琛倒先控制不住了,他如今追许流音的路本来就不顺畅,梅奕轩却还要来横插一脚,实在是忍无可忍。“你要再敢靠近她,我就打得你满地找牙。”

“你以为我怕你?”梅奕轩说着,抬起双手轻拍了下,许流音看到从不远处走来了四个身强力壮的男人,一个个肌肉出众,穿在身上的衬衣眼看着都要被绷破。

梅奕轩脸上满满都是自信的笑,“四打一,穆劲琛,你确定你能毫发无伤?”

“可以试试。”

许流音头疼地看向四周,前台处,几名年轻的女子正在交头接耳,许流音快步走上前,“麻烦你们下,这边即将要开始斗殴,实在不行的话,你们报警吧。”

“斗殴?”

“是,没看到吗?一言不合即将开打。”

梅奕轩快步走到许流音身侧,“音音,这还没打呢。”

“你们是不是一个个都挺空的?真要打,出去打,打之前签好生死状,注明跟我没有丝毫的关系,OK?”

“你生气了?”

“我去休息了,随便你们闹吧。”许流音说完,自顾自走向了电梯。

穆劲琛和梅奕轩谁都没有追过去,穆劲琛站在原地,只是觉得越来越无力,倒不是因为梅奕轩这种算不上插足的举动,而是他自己能感觉到,许流音离他越来越远了。

他惶恐、不安,越是这样,就越是想要紧紧地抓着她不放,可许流音却连这样的机会都不给他。

穆劲琛转身出去了,他现在也没心思跟人去打架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对于有的人来说,时间飞逝,而对于有的人来说,却是度日如年。

苏晨下了床,小薯片吃了睡,睡了吃,特别好养,苏妈妈看了眼女儿的脸色,“晨晨,你怎么愁眉苦脸的?”

“哪有。”

苏晨听到手机嘀嘟一下,她快步走到床头柜前,微信是李恒发来的。

“苏晨,我妈说想来看看你。”

“谁啊?”苏妈妈问道。

“是李恒,”苏晨将手机屏幕给苏妈妈看了眼,“说阿姨要来看我。”

“这……”苏妈妈面上带着犹豫,“恐怕不好吧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月子中心毕竟不是家里,不方便,上次李恒来的时候,你忘记成钧的反应了?”

苏晨知道,如今事情迫在眉睫,李恒肯定是想跟她碰个头,商量下以后的事。“妈,他有什么反应,那是他的事,您忘了我怀孕期间,吃了李家多少草鸡蛋了?”

“也是。”苏妈妈想了想后说道,“那你让他们过来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许多材料,早在苏晨怀孕期间就准备好了。但是李恒现在见不到苏晨,也不知道她的想法有没有改变,他必须亲口问过了之后才能着手准备下一步的事情。

李恒买了不少婴儿用品,跟着李妈妈来到月子中心。

只是刚出电梯门,李恒就被外面的两名男子拦下了。“你去哪个房间?”

“606。”

“你不能进去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这是月子中心,苏小姐还在里面休养,你不方便进去。”

李恒不满地扬声,“这是什么规矩?难道家属不能进入吗?”

“穆先生吩咐过,除了他和苏小姐的父亲之外,其余的男人一律不得进去。”

李恒没想到都到了这,居然还能被人拦下来,“我是苏小姐的邻居。”

“对不起,请回吧。”

李妈妈赶紧从李恒手里将东西接过去,“算了,你到楼下等我,来都来了,我总得把东西拿进去。”

李恒不得已之下,只得转身回到了电梯内,他总不能硬闯,只是……

苏晨之前说过,一旦她坐完月子,穆成钧就要将孩子带走,李恒想了想,实在没办法的话,他就只能给苏晨打电话了。

李妈妈敲响房间门的时候,苏晨正好将小薯片放回床上。

“阿姨,您来了。”

“是啊,”李妈妈拎着几个礼盒进来,“苏晨,你怎么不多躺会?”

“没关系,我身体挺好的。”苏晨看向李妈妈的身后,“李恒呢?”

“噢,刚出电梯就被人拦了下来,说是什么穆先生吩咐,反正不让别的男人靠近你的房间。”

“什么?”苏晨面色微白,“他怎么能这样做?”

“晨晨,成钧做的也对,”苏妈妈到了现在还不忘替穆成钧说话,“这边住着的都是坐月子的女人,是不方便。”

“是啊,”李妈妈附和着,“我让他去楼下等我了。”

苏晨坐回床沿,李妈妈也没有多待,看了会小薯片,再坐了一会,便起身告辞。

傍晚时分,穆成钧还没过来,苏妈妈走出房间,苏晨见状,赶紧给李恒打个电话。

那边很快接通了,男人的声音迫不及待传过来,“喂,晨晨,你没事吧?”

“我没事,李恒,原本想着今天能跟你见一面,没想到穆成钧防得这样严。”

“是啊,有什么话你就说吧。”

苏晨压低嗓音说道,“他不可能把孩子给我的,我已经试探过了,李恒,你快帮我找人,等我坐完月子,他就要把孩子抱走,我要确保我在告他的时候,孩子在我身边。”

“好。”李恒满口答应下来,“我之前跟我师父提过,他答应接这个官司,晨晨,你放心,我师父打这种官司很有经验。”

“好,你把资料给他吧。”

李恒答应了下来,“我明天就去找他。”

“麻烦你了,李恒,但我找不到别人能帮我。”

“你就别说这些客套话了,晨晨,你先好好养身子,剩下的事情交给我。”

“嗯。”

苏晨挂完电话,将通话记录删除了,她躺回床上,小薯片忽然呜哇一声大哭起来,苏晨忙将他搂到身前,一边哄,一边解开了衣扣,“不哭不哭啊,宝贝饿了是不是?”

穆成钧还未到门口,就听到了自己儿子响亮的哭声,他一把推开房门,苏晨以为苏妈妈回来了,所以头也没抬。

她上衣朝两侧敞开,文胸也解开了,大片的风光露在外面,小薯片正吃得津津有味,穆成钧站到床边,小薯片费劲地吸着,小脸都红了。

穆成钧不由划开抹嘴角,这个样子真是好玩。

“妈,您给我拿条毛巾过来。”苏晨一边吩咐着,一边抬头,猛地看清楚是穆成钧后,她着急想要往后退,但小薯片却不肯放,脑袋还朝着她的胸前拱去。

苏晨的小脸涨得通红,穆成钧干脆坐向床沿,她轻声开口,“你走开点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不自在。”

穆成钧凑上前,“有什么不自在的,我又不会盯着别的地方看。”

苏晨脸滚烫的厉害,想要拉过被子,但小薯片一刻都不肯放开她,苏晨没了法子,只好继续喂奶。

半晌后,小薯片畅快地伸了伸拳头,嘴巴一松,苏晨立即坐起身,将文胸拉了下去。

穆成钧俯下身,俊脸凑到小薯片跟前,“吃饱了吧?是不是又要睡觉觉了?”

苏晨背过身,整理着衣服。

小薯片扬了扬拳头,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瞅着穆成钧,他弯腰在他脸上亲了口。“真想早点带你回家,这样的话,爸爸就能时时刻刻见到你了。”

苏晨闻言,后背陡地僵住了,“你要实在太忙,也不用天天过来,月子中心这边的人照顾得非常好。”

“我的儿子在这,我怎么能不过来?”穆成钧拉住儿子的小手,“有了他还真是不一样,我今天开会的时候,难得走神了,满脑子都想着他。”

这样的话在苏晨听来,却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。

没过一会,苏妈妈也回来了,还是有旁人在场好,这样的话,苏晨也不用觉得气氛尴尬了。

李恒带着收集起来的资料,直接去了花园小区。

按响门铃后,有人过来给他开门。

“师母,师傅起了吗?”

“起了,早就起了,快进来。”

李恒走进书房,袁律师五十岁出头的模样,谢了顶,脑门上亮光光的,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框的眼镜。

“李恒,今天怎么这么早啊?”

“师傅,我找您有事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还记得上次我跟您提过的那个官司吗?”李恒坐在办公桌前,将手里的资料递过去,“您准备下吧,那边想要打官司。”

“噢,记得。”袁律师接过资料袋,“你邻居那个,是吧?”

“是。”

袁律师将资料抽出来,看到了抬头部分,他目光瞬间凝在了一处,“穆成钧?”

“对,”李恒看着袁律师的神色,有些担心,“师傅,是不是连您都没有把握?”

袁律师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,“穆成钧背后的律师团队相当厉害,我以前也接触过,很难对付。”

“师傅,要是连您都不肯帮忙的话,我朋友就完了,您别担心律师费……”

袁律师打断了他的话,“李恒,你是我带出来的,难道你就这么看我?”

“不是,当然不是。您既是我的老师,也是我的师傅,我尊重您还来不及。”

“官司是难打,但也不可能一点胜算都没有,之前你也跟我说过大致的情况,这样吧,等我把资料好好研究下,我再跟你说。”

“好的。”李恒见袁律师肯接下这桩官司,自然是欢喜的。“我们已经掌握了很多确凿的证据,到时候这些证据一旦公开,对穆成钧也是相当不利的,再加上我朋友刚生产完,穆成钧如果执意要把孩子带走,我们可以再多告他一条罪。”

“是,光一条强暴罪就够穆成钧喝一壶的了,且不说官司最后结果如何,这个官司只要开始,对穆成钧的影响不言而喻……”

“所以,您一定要帮我们。”

“放心,我利用这几天的时间,好好准备下。”

李恒语气激动说道,“谢谢您。”这日,穆成钧开完会后看眼时间,还早,才两点多。接下来也没什么事,正好可以去月子中心看看儿子,想到小薯片,穆成钧不由挽起抹笑。

秘书拿了资料过来给他签字,“对了穆先生,有位姓袁的律师说要见您。”

“什么律师?不见。”

“他说有很着急的事情,非见您不可。”

穆成钧签了字,准备起身,“不认识,不见。”

“穆先生,他说……事关您的儿子。”

穆成钧抬起的脚步落了回去,他坐回办公椅内,半晌后,挥了挥手,“把他带进来。”

“是。”

袁律师跟着秘书进来的时候,穆成钧倚着办公椅,一双目光落到他身上,阴森、恐怖,袁律师觉得浑身一阵凉意浇了上来。

“你先出去。”

“是。”秘书转身走出办公室,并将门带上。

“穆先生,您好。”

“你是谁?”

袁律师将名片递过去,穆成钧没有接,“说,找我什么事?”

袁律师悻悻地收回手,“我能坐吗?”

“我只给你一分钟时间。”

袁律师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起来,“穆先生,您好歹让我把来龙去脉说清楚吧,我相信……等我说清楚之后,您会感谢我的。”

穆成钧冷笑下,“那就要看看,你话里的信息量有多大了。”

“穆先生,您认识苏晨吧?”

穆成钧双手交握,“认识,怎么了?”

“那我资料中的穆成钧,就肯定是您了。”

“什么资料?”

袁律师径自坐下来,“我最近接了一桩官司,是一个女人要告一个男人强暴,而且她还有强暴当晚的录音证据,当然,我只是跟您透露了一丁点……”

穆成钧冷冷打断他的话,“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?”

“这桩官司中的被告,这个男人,就是穆先生您啊,您还觉得跟您没有关系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