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1如果我能活着,原谅我好不好?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月子中心。

穆成钧走进卧室,苏晨见到他,难得地主动打过招呼,“你来了。”

男人看了她一眼,苏晨笑了笑,“孩子刚睡着。”

苏妈妈问了穆成钧有没有吃饭,苏晨坐起身道,“妈,你去楼下转转吧,我想跟成钧说会话。”

穆成钧听到苏晨的这声称呼,觉得很是奇怪,苏妈妈答应着,年轻人总有说话不想被别人听见的时候,她拿了钱包往外走。

男人坐到一旁的沙发内,苏晨见到门被关上了,她目光看向穆成钧。

“穆家有给小薯片准备好房间吗?”

“这一点不用你操心,”穆成钧弯下腰,双手交握,目光宠溺地盯着床上的孩子,“从确定了他是男孩开始,儿童房就已经备好了。”

苏晨知道,穆家等了这么久,如今小薯片出生,他们肯定会将他当成小皇帝一般宠着。

她咬下牙关,昨天想了整整一个晚上,她想要孤注一掷跟穆成钧谈判,只是不知道胜算有多少。

“穆成钧。”

男人朝她看了眼,不想理睬,自从知道了苏晨背着她做的那些事情后,穆成钧的一口气到现在还未消下去。

虽然,事情得到了很好地解决,官司还没开始就被扼杀在了摇篮里,他也当着苏晨的面不留余地地断了她全部的路,可穆成钧就是觉得不消气。他觉得远远不够,他太在意了。

“有什么事,快说。”

苏晨听得出他态度不好,这也在她的意料之中。她干脆豁了出去,“你什么时候接我们回穆家?”

穆成钧对上她的视线,“我没听错吧?你们?”

“嗯,我和儿子。”

穆成钧溢出声冷笑,“还要在我面前装到什么时候?你的目的,不是带着孩子远远地逃走吗?”

“我不是还没逃,就被你给发现了吗?既然这样,我不走了,我就守在儿子身边。”

穆成钧把这当成了一个笑话听,只是看着苏晨一本正经讲这笑话段子的时候,穆成钧又觉得她太把自己当回事了。“痴心妄想。”

“怎么我的要求,就是痴心妄想了呢?你把儿子留在身边,就是天经地义?”

“你没资格跟我抢。”

苏晨面容淡定,眼里藏着强行装出来的冷静,“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跟你抢?我不抢,我也抢不过,只是孩子到哪,我也要到哪。”

“苏晨,你说认真的?”穆成钧起身,走到了床边,他干脆坐下身来,视线同苏晨相对。

“是。”

“荒谬!”

苏晨就知道他会这样说,“哪里荒谬,我是小薯片的妈妈,你是他爸爸,爸爸跟妈妈就应该在一起。”

穆成钧摇下头,“别告诉我你的心思能变得这么快。”

“我其余的后路都没了,只有这一条能走。”

“你凭什么进穆家?”穆成钧上下打量着苏晨,“凭你的家世?你的长相?还是跟我的一夜情?”

苏晨的目光被他用力攫住了,好似下了什么魔咒,就是没法移开,她干脆豁出去,语气也咄咄逼人起来,“是,就凭那一个晚上,就凭你把我的肚子搞大了。”

穆成钧眼里的嘲讽一点点流溢出来,“给你的钱、给你的房子,你可都拿着了?当初说得好好的,这些钱就当买我的儿子,你们苏家拿在了手里,怎么就不肯遵守承诺呢?”

“我拿了又怎样?你可有具体的协议?拿出来给我看看。”

穆成钧深邃的眸子微睁,苏晨继续说道,“我可以说,我们两个是正常交往,房子和钱都是你赠与我的,而孩子……是我跟你共同拥有的。”

“苏晨——”穆成钧嘴里咬出两字,恨不得将这两个字咬碎。

苏晨划开嘴角,“穆先生考虑考虑,反正还有时间,实在不行,你回去和穆太太商量商量?”

“苏晨,我劝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,我不需要你,孩子也不需要你。”

“穆成钧,我这是跟你商量着来的,你何必非要和我撕破脸皮?”

穆成钧单手撑在身侧,身子也朝着苏晨靠近些,“我很好奇,你要怎么跟我撕破脸皮?”

“不到最后那一步,我是不会这样做的。”

“你说说,我听着。”

苏晨也没有藏着掖着,她只有这个底了,再说这个底早就被穆成钧给端了。“袁律师手里的资料,原件我都保存了,我不会傻到不给自己留条最后的路。”

“嗯,然后呢?”穆成钧挑眉轻笑,“再找个不要命的律师是吗?”

“不,但我可以找媒体啊。”

穆成钧哈哈大笑起来,“媒体?你看看谁敢报道这样的事情?”

“难道我只能主动找媒体去爆料吗?现在互联网发展的这样好,我可以把它挂到网上,找几个大号,出点钱轮番转发下,顺便再艾特下东城市公安局的官微、各大电视台的官微,到时候……我只需要坐在家里,就会有一大堆人约着要来采访我。”

穆成钧的脸色咻地变了,“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?”

“还没做,所以不知道。”

“你想过对孩子的影响吗?”

苏晨目光直勾勾对上他,“穆成钧,我看出来了,你是害怕的是吗?算你还有点良心,知道这样会对孩子造成灭顶地伤害是吗?那你就答应我。”

“你是孩子的母亲,难道你就舍得?”

这个时候,穆成钧是要跟她打亲情牌吗?

苏晨缓缓启开唇瓣,“孩子不在我身边,我也管不了了,再说他现在还小,等到他长大之后,今天的这些新闻应该早就没了吧?”

“苏晨,你若真敢这样做的话……”

“那你把我跟孩子一起接走,你断了我的后路,就要给我留条活路。”

穆成钧盯着她半晌,嘴角忽然动了动,“呵,你以为进了穆家,就是进了天堂是吗?”

“不管天堂还是地狱,我都闯定了。”

穆成钧尽管是被苏晨给威胁着的,可这次,却没有再表现出歇斯底里的怒意来,“要是哪天后悔了,想要走出去可没这么简单。”

“放心,这次是我自己选的路。”

穆成钧目光落在苏晨的脸上,似在深思,苏晨听他方才的话明显有了松动,她赶紧又说道,“你不要想着去我家搜什么的,东西,我藏得很隐秘,我敢保证除了我之外,没有别人能找得到。”

“我要不答应,你就让我身败名裂是吗?”

“是,”苏晨毫不客气说道,“外界不都在传,说凌时吟是被你害死的吗?大家要是知道你还有这样卑鄙无耻的一面,恐怕就更加认定凌时吟是死在你手里的了。”

“我从来不在乎这种言论……”

“穆成钧,你不要言之过早,赌一把而言,对你来说代价太大了,你是生意人,我相信你会权衡。”

昨天苏晨还是一副被压得死死的样子,现在倒好,她仗着不要脸皮,倒也能掌控大局了。

“苏晨,那你就等着后悔的这天吧……”

“好啊!”

卧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,一阵热闹声从外面传来,穆成钧抬头一看,看到了穆太太和家里的佣人。

苏妈妈走在前面,手里还帮忙拎着东西,“月子中心内什么都有,不用带过来的。”

“我总是不放心啊,苏晨需要多补补。”

穆成钧勉强喊了声,“妈,您怎么过来也不告诉我一声?”

“跟你说做什么?家里有司机,我哪知道你今天是在公司还会还是出差呢?”

苏妈妈也走了过来,小声询问着苏晨,“晨晨,你们事情谈好了吧?我在楼底下正好碰见亲家母,我们就上来了。”

苏晨勾了勾嘴角,“谈好了。”

穆太太先是看了眼孙子,见他美美地睡着,这才过问两个大人的事,“谈什么呢?”

穆成钧绷着脸,一语不发,苏晨脸上倒是挂满了笑,“我问成钧,小薯片的房间准备好了没有。”

“那是自然,很多事,成钧都是亲自盯着的。”

“真想快点看到。”

穆太太在床的另一边坐下来,“你们的房间,我这就让佣人去准备,二楼老二住着,你们还是住在三楼吧,房间可以换一个,反正那一层都留给了你们。”

“嗯,”苏晨听到这,笑眯眯地说道,“成钧和我说了,想看我快点出月子,然后带我和孩子回家。”

穆太太自然是满面高兴,前几天提这事的时候,穆成钧还让她别管,果然儿孙自有儿孙福,原来他们都商量好了。

穆太太从包里拿出一个首饰盒,将它递到了苏晨手边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打开看看。”

苏晨接过手,打开首饰盒,看到里面摆了好几样黄金饰品,有一对金手镯、一对黄金脚镯,还有锁片、元宝等。

“送给我孙子的,你替他收着。”

苏晨将首饰盒合上,展颜微笑,“谢谢。”

“自家人,不必这样客气。”

穆成钧坐在边上,一句话都没有说,他眼睁睁看着苏晨就这样成了他的自家人?国际酒店。

许流音忙完回到酒店,想到要给许方圆打个电话,打了他的手机,却始终没人接听。

许流音打到许家的座机上,还是没人接。

看来,师傅又陪着师娘听戏去了。师娘很喜欢戏曲,空闲的时候,就会去逛逛戏园子,苏州的老城区内,保留了不少以前的戏园,它们藏匿在假山园林之中,聚在一起听戏的都是优雅之人。许流音也陪着师娘去听过几趟,很有味道,只是她不是苏州人,有些听不大懂。

到了晚上,许流音又给家里打了电话,还是没人接。

她心里咯噔了下,隐约觉得不对劲,这种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,许流音赶紧拨打许方圆的电话,却显示关机了。

许流音焦急不已,连连拨打许家的座机号,许方圆很少出去应酬,就算客厅内的电话没人听见,可许家的卧室和书房都有电话,不可能都听不见。

许流音心里越来越急,她挂上电话,看眼时间。

现在回苏州还来得及,许流音放心不下,想要回去看看。

她拿了包,匆忙走出房间,出了酒店,许流音跑到马路对面准备拦车。

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开了过来,穆劲琛落下车窗,“这么着急,你要去哪?”

“火车站。”

“出什么事了?”

“我……我打不通我师傅的电话。”

穆劲琛不觉得这就是出了大事,“打不通电话不是很正常吗?你晚些时候再试试。”

“我白天就打过,现在还是这样,我觉得肯定出事了。”

“我送你过去。”

许流音没有犹豫,她打开车门坐进了后车座内,车子朝着火车站的方向飞驰而去,到了目的地,许流音去买票,她方才急得不行,根本就没有心思在手机上先将票定了。

穆劲琛接过她的身份证,要了两站去苏州的票。

一看时间,还有五分钟检票,穆劲琛拉着她的手快步去往候车大厅。

许流音一边走一边还在给许家打电话,但那头始终无人接听。

她被穆劲琛带上了火车,他给她找好座椅,然后让她坐下来。

许流音双手紧握着手机,“怎么办?我的预感越来越强烈,我觉得家里肯定出事了。”

“昨天呢,你昨天有跟他们联系过吗?”

“有,我每次打电话过去,都有人接,不可能会像今天这样的……”

穆劲琛伸手将她揽到怀里,“别怕,等到了苏州就知道了。”

“你说……我要不要报警?”

“你师傅平日里,有没有什么仇人?或者是关系特别不好的人?”

许流音轻摇下头。“他为人和蔼,不可能会有仇家。”

“暂时别报警,我怕真有什么事的话,会打草惊蛇。”

许流音现在已经拿不定主意了,只是觉得挨着的这个肩膀很有力,让她靠上去的时候,至少觉得绷紧的神经能够稍稍放松下。

她目光怔怔盯着一处。“你怎么会在酒店外面?”

穆劲琛手掌握住她的肩头,“不然我还能在哪?”

“穆劲琛……你,你以后别这样了。”

“你先担心你师傅吧。”这话一说出口,穆劲琛又有些后悔,这个时候,他不该再给许流音心理压力的。“你晚饭吃了吗?”

许流音摇头,“我不饿,不想吃。”

“在这等我,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。”穆劲琛松开手后,起身离开。

没过多久,他拿了两份加热好的炒面回来,“别的东西都卖完了,你将就吃点。”

他替她将包装盒打开,许流音接过一次性筷子,她看了眼身侧的穆劲琛,“我师傅和师娘,应该会没事的吧?”

“放心,有我在。”

穆劲琛将炒面里的青菜和胡萝卜丝夹到许流音的碗里,“快吃。”

她眼圈有些发红,埋下头一口口吃起来。

到了苏州后,穆劲琛直接打了辆车,出租车朝着老城区开去。

快要到许家的时候,许流音视线朝窗外张望,“就在前面,有棵槐树看到了吗?门口还有石狮,就在那里停下就好。”

司机答应着,穆劲琛却立马阻止,“不要在那里停,一会开过去的时候,你车速放慢些,到前面的大马路上再停。”

“为什么啊?”许流音焦急问道,她真是一刻都不想等了。

“听我的!”

许流音没再开口,司机按着穆劲琛的吩咐往前,经过许家门口,车速很慢,许流音看到大门紧闭,出租车到了马路上,穆劲琛这才拉着许流音下车。

马路边上就是桥,许流音对这儿很熟悉,她跑过去几步,站在桥上,指着许家的方向,“你看,楼上的灯是亮着的。”

穆劲琛忙催促道,“你再打个电话试试。”

许流音慌忙掏出手机,拨通了号码,机械的嘟嘟声传到她耳朵里,她神色越来越紧张,朝着穆劲琛摇下头,“没人接。”

与此同时,许家另一个房间的灯也亮了。

许流音面色发白,“那个房间是我的。”

“也就是说,许家现在有人,却偏偏没人接电话。”

“我要回去!”

穆劲琛伸手扯住她的手臂,“是回去送死吗?”

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“你在这等我,我去看看。”

许流音听到这,想也不想地伸手抱住他的手臂,“不能去,你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,不能一个人去。”

“担心我了是不是?”

许流音拽住他的手臂不放,“穆劲琛,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。”

男人回握住她的手掌,“我一个人进去,没问题的,你也不想你师父师娘有事,是不是?”

穆劲琛走出去一步,许流音却紧紧地跟着他。

男人回头看向她,“音音,我能确保我没事,要是我没事出来的话,以前的那些事,你原谅我好不好?”

“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这个……”

“但我想跟你说,我不想看着你跟我越走越远,你就当是跟上天祈祷吧,如果我和你师傅师娘都没事,你就委屈自己,原谅了我,就当是许个愿交换了,行吗?”

许流音眼圈微微泛红,“穆劲琛,我不要答应你。”

“在这等我。”穆劲琛猛地将她推开,他几步走出去,回头嘱咐一声,“没有我的消息之前,千万别靠近许家,谁都不知道外面有没有埋伏了人,知道吗?”

不等许流音答应,穆劲琛已经过去了。

他弓着身子来到许家的门口,确定了外面没人后,穆劲琛往后退了几步,他矫健的身姿很快往前跃,修长的腿踩在了白色的围墙上,双手攀住最上端的石壁,一个翻身就跳进去了。

许流音坐在桥上,心急如焚,此时的她就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。

不管她平日里想跟穆劲琛撇的多干净,又有多么多么不想见到他,可是这种时刻,她满心都是担忧,穆劲琛说得对,只有到了现在,许流音才会双手合十,想着要让上天保佑。

穆劲琛进了许家,楼下没有开灯,门也是关着的,但他总有他自己的法子,他轻轻松松攀上了二楼的阳台。

这恰好是许方圆的主卧,男人小心翼翼走进去,卧室内空无一人,他看见床头柜上放着许方圆和许太太的合影。

穆劲琛走到门口,听见外面有说话声,“不知道那边怎么样了啊。”

“是啊,哎呦,有钱人的日子真爽……这就跟古代的王府似的,好吃的好用的应有尽有。”

穆劲琛将门打开道隙缝,看到两个人影上了三楼。

他闪身出去,每个房间都找过了,都没看到许方圆夫妇。

穆劲琛只身来到三楼,两个空房间先找了一遍,没人,穆劲琛来到一间卧室跟前,听到里面有清晰的说话声。

看来许家除了方才他见到的那两名男子以外,并没有其他的人在这了。

穆劲琛也不用躲躲藏藏了,他伸手推开房门进去,里头的人躺在大床上,手里还拎着从酒柜内拿出来的酒瓶,猛地听到动静,两人纷纷坐起身,脸色大变,“你是谁?”

穆劲琛快步上前,两人分别将手伸进兜内,男人见状,右手的刀子飞快丢掷出去,扎进了其中一人的肩膀。他纵身上前,掐住另一人的脖子将他压倒在身后的大床上,“这话应该我问你们才是,你们是谁?”

旁边的男人肩膀中了刀子,他伸手想要去拔,穆劲琛动作奇快地抄起一旁的酒瓶,砰地砸在对方头上。他臂膀上还汩汩冒着鲜血,整个人摇晃几下,直接栽倒在地,满脑门的血。

被穆劲琛压着的男人吓坏了,“你,你究竟要干什么?”

“我问你,许方圆夫妇在哪?”

“我,我不知道……”

穆劲琛抬起腿,用膝盖压制住他,他掏出手机给许流音打了个电话。

那边的声音带着满满的紧张传来,“喂,穆劲琛,你没事吧?”

“我没事,你进来吧,这边安全了。”

“好!好!”许流音挂了电话,赶紧朝着许家跑去。

来到三楼,她听到卧室内有说话声传来,“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去哪了。”

“你不知道,那你们是怎么进来的?”

“我们就想来偷点东西……”

穆劲琛挥手给了男人一拳。“许家的大门都是锁着的,你别告诉我,你跟我一样是翻墙进来的。”

男人面上开花,穆劲琛连连威胁,“是不是要见了血才肯说?”

“别……别动手,我说,我说,许方圆夫妇被带走了。”

“什么时候的事?被谁带走的?”

“今天傍晚,是我大哥安排人带走的。”

许流音走进卧室,看到地板上躺着个男人,已经昏迷过去,她三两步上前,听到穆劲琛还在发问,“把他们带去哪了?”

“说……说是带去尚方山,要让他们自生自灭。”

许流音面色发白地杵在床前,“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们?”

“谁让许方圆不识好歹,我大哥之前让他设计园林,他不干,我大哥专程赶来苏州,还让中间人帮忙宴请了许方圆,没想到他在宴席上一点面子都不给。他许方圆算什么啊,充其量就是个……”

穆劲琛提起男人的衣领,“尚方山,有说具体的位置吗?”

“没,没有说。”

穆劲琛看向许流音。“你认识那里吗?”

许流音小脸严肃地轻点头,“认是认识,但尚方山那么大,恐怕找到明天晚上都不一定能找到我师傅他们。”

穆劲琛一把掐住男人的脖子,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,他双手使劲掐下去。男人害怕地拼命挣扎起来,穆劲琛用腿压住男人的手,眼看着男人黝黑的脸涨得通红,眼珠子不住乱翻,随时都有背过气的可能,许流音吓得抱住了穆劲琛的手,“劲琛,你别乱来。”

穆劲琛双手稍松,另一手抬起给了男人一巴掌。“唬我?你们既然不是苏州本地人,怎么就能找到尚方山去?尚方山那么大,难道一点点范围都没有?你TM糊弄谁呢你?”

男人脸被打得发烫,眼冒金星,知道自己今天碰到了个狠角色,他连连求饶起来。

“饶命,饶命,我大哥不知道从哪听说的,说尚方山有个私人的藏獒养殖地,他说要把许方圆夫妇丢去那里。”

许流音一听,吓得浑身血液都凝住了一般,“丢……丢去那里做什么?”

“他……他说要把藏獒放出去。”

“不!”

许流音面色煞白,整个人发抖,差点站不住。穆劲琛提起男人,将他打晕之后丢回原位,他拿了两人的手机,“在火车上的时候,我已经安排了人过来,相信他们很快就会到。另外一人去了警局,我现在给他打个电话,走,我们先去尚方山。”

许流音的双脚好像被钉子钉住了,穆劲琛拉她一下,她才能勉强动一下。

男人一边下楼一边打电话,回头看眼许流音,他见她面色难看到了极点,就好像张白纸。

穆劲琛顿住脚步,伸手将她揽到怀里,“先去找了再说,不要胡思乱想。”

许流音伸手握住穆劲琛的手腕,“我之前看到过新闻,一头成年的藏獒完全可以咬死一个人,我师傅他们……”

“还没到那一步,别想。”

“穆劲琛……”许流音忽然抬不起脚步,“我想赶紧过去,可我真的走不动。”

“你在家里等我,我去。”

许流音摇着头,伸手敲打着自己的双腿,她没有给自己什么时间去平复心情,穆劲琛抬起脚步的时候,她紧紧跟在后面,小跑着,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尖尖的刀刃上。

出了许家的院子,穆劲琛去拦车,很快拦了一辆出租车。

“您好,请问去哪?”

“尚方山。”

司机好奇地朝两人看眼,“这么晚了,去尚方山?”

“是。”

司机发动车子,穆劲琛握住了许流音的手腕,“这位师傅,你是本地人吗?”

“是啊,老苏州了。”

“你知道尚方山有个私人藏獒养殖地吗?”

“怎么,你们是去买藏獒的?”

穆劲琛摇头,“不,只是随便问问。”

车子开得很快,一路过去,基本不会堵车,“这东西……犯法的吧?”司机犹豫开口,“藏獒很凶猛,一般的人家都不敢养,不过我听说过那个藏獒养殖地。上次,有个客人就说去那里买条藏獒,我是跟着他的指路过去的,大约知道在哪里,你们确定要去吗?”

“去!”穆劲琛赶忙说道。

他很快给人打了个电话,“我现在去尚方山,你那边也安排着,具体位置,我到时候会发你的。”

许流音双手紧握,指尖用力地掐着自己的手背,直到上面出现一个个月牙印。

穆劲琛将她的手拉过去,用手指抚摸着她的手背。

许流音眼圈发红,上半身不由自主靠向他的肩膀。“一定会没事吧?”

“当然,必须!”

她害怕地不行,身体都在发抖,她不敢想象着那样的画面,连一般的成年人都不可能是藏獒的对手,更别说是许方圆夫妇了。再加上师母身体一直不好,这次肯定受了不小的惊吓。

车子开上山后,许流音视线望出窗外,这么大的地方,要到哪里去找?

司机踩停了刹车,打亮前照灯,穆劲琛望出去,看到了一条小小的路。

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就是这儿了,顺着这条小路进去就能找到,我上次就是载客到这里的。”司机说着,探头张望几下,“对,没错,你看那边有块标识,画了条狗,我没记错。”

穆劲琛推开车门,看到了那块标识,他回头看向许流音,“你待在车上,等我回来。”

“不,我要跟你一起去。”

“许流音,你听话。”

她唇瓣颤抖着,“你让我留在这,你有没有想过,我会担心死的?穆劲琛,我是你一手带出来的,你别忘了,你难道对我连这点信心都没有吗?”

“这不一样……”

“你看不住我,你不让我跟着,我一会自己去。”

穆劲琛拧紧眉头,“你——”

他一条腿迈了出去,却很快坐回原位,他从兜内掏出钱夹,将里面的现金全部抽出来,递向驾驶座上的司机,“师傅,麻烦你一下,你能不能等我们出来再走?这是酬金,你先拿着。”

司机回头看了眼,那里面足有两三千的样子,“这也太多了吧?”

“你拿着吧,这边不好打车,就是要劳烦你,等等我们。”

“好的,完全没问题。”

穆劲琛将钱包塞回兜内,长腿迈出去后下了车,许流音见状,赶紧跟了下去。

尚方山上,丛林深处,月光皎洁地落下来,穿过密密麻麻的树叶,落到一个铁笼子上面。

里头的人目光惊恐地望向外面,外面围了几条藏獒,铁笼子四周悬着几盏灯笼,扑在铁栏杆上的藏獒迫不及待张大着嘴,发出的声音要比狗叫声低沉凶狠的多。

许方圆头发凌乱,站在笼子中间,旁边的许太太几乎跌坐在地。“方圆,这下可怎么办?我们是不是要死在这了?”

“不可能,不要乱想。”

许太太绝望地靠在许方圆身侧,“谁还能发现我们不见了呢?等人家找到这,我们会不会已经不在了……”

“别瞎讲。”许方圆转过身,小心翼翼将许太太搂在怀里。“是我对不起你,连累了你。”

“方圆,音音每天都要打电话来,跟我说上几句话,你说她会察觉到不对吗?会来救我们吗?”

许方圆不敢动这样的念头,他怕许流音打不通他们的电话,会以为他们只是没接到而已,说不定,她会想着明后天再试试,到时候的话……她真的只能替他们收尸了。

但许方圆嘴上只能安慰她,“会的,一定会的。”

“汪——”

一头藏獒扑上前,前爪落在铁笼上,他露出凶恶的獠牙,面目狰狞,许太太吓得尖叫出声,“救命,救命——”

铁笼子外面挂了一把锁,但是没有上锁,其中一头藏獒用爪子拍打着那把锁,许方圆的心悬到了嗓子眼,他知道,他们一旦离开这铁笼就肯定是个死。对方也是故意不上锁的,这样一点点折磨人才痛快。

许太太往后退去,身子碰到了后面的铁栏杆,许方圆想也不想的去拉她,刚抓住许太太的手臂,就感觉自己的手背上传来一阵剧痛,他强忍着将许太太拉到身侧,“当心。”

一头藏獒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绕到了后面去的,站在那里,悄无声息,等到许太太一靠到栏杆上,它立马就扑过去了。

“方圆!”许太太拉过许方圆的手,他的手背上已经血肉模糊。

“这可怎么办啊?”许太太痛哭出声,“谁来救救我们。”

许方圆搂着她的肩膀,让她坐下来,“我们只要不躺下去,就不会有危险。”

“那把锁呢?”许太太战战兢兢地看向铁笼子上挂着的锁,“它撑不住多久的,到时候我们还能往哪逃?”

“那就看命吧。”许方圆抱着怀里的太太,“不管怎样,我到时候一定挡在你前面,说不定他们攻击了我,就会放过你。”

许太太听到这,哭得越发凶了,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说这样的话?”

“好,我不说了。”许方圆轻拍下许太太的肩膀,“我们说会话吧,好不好?”

“说什么……”

“说我年轻的时候,是怎么追你的。”

许太太鼻子发酸,看向笼子外面,一道道狰狞的目光望过来,她不由打了个寒颤。

穆劲琛和许流音顺着小路往前走,前面的路很黑,但是靠着山间洒落下来的月光,还是能勉强前行。他们不敢打手电,只能摸索着向前,许流音跟在男人身后,穆劲琛脚步停了下,她一个不小心撞到他后背上。

穆劲琛牵住她的手,“还是这样走吧。”

走出去没多久,就能看到不远处有灯光传来,尚方山上早期有人居住,盖着民房,后来这边被人统一买了下来,也就成了最私密的藏獒养殖地。

穆劲琛转过身,按住许流音的肩膀,“我过去看看。”

“好。”她没有要跟去,乖乖点了点头,“我就在这,找个隐蔽的地方等你。”

“乖。”

“穆劲琛……”许流音见他走出去,轻声嘱咐了一句,“小心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穆劲琛快步朝着目的地走去,许流音拨开树丛往里钻,然后蹲下身来,目光盯着穆劲琛过去的那个方向。

走近灯源处,穆劲琛听见里面传来藏獒的叫声,大门口肯定也有藏獒看着,他绕道来至屋后,屋子后面有一条人工挖出来的大沟,里面的味道很是熏人,穆劲琛贴着墙壁在走,尽量不去踩到那条臭水沟。

弯腰来到一间屋后面,穆劲琛听到里面传来说话声。

他蹲下身来,窗户开着,凉凉的风吹进屋内,里面的几人围成一桌,桌上堆满了酒瓶,电磁炉上的锅里面冒着热气,有人往里面放着羊肉片。“要不要去看看啊?也不知道那两个老不死怎么样了。”

“看什么看?”另一人的说话声很是嚣张,“我今天放出去的几条藏獒,那都是最凶猛的,非卖品知道吗?平时都是参加格斗用的,你们还怕那两个人能逃出去?”

“有您这句话,那我就放心了……”

穆劲琛竖起耳朵,仔细地听着里面的说话声。

“我的藏獒能开锁,真的,那个铁笼子上的锁,我不是没锁上吗?就是要吓吓他们,估计坚持不住多久,锁就被打开了。”

几阵哄笑声传到穆劲琛的耳中,“等到锁一打开,你们觉得会怎么样?”

“那金老板的藏獒就要冲进去显神威了吧?”

被唤作金老板的男人,嗓音带着几分沙哑,语气中夹着满满的得意,“我倒希望他们能跑,不然躲在笼子里面,多无趣啊。”

“有你的宝贝在门口看着,他们也跑不出去啊。”

“那是……”

金老板一口气吹了半瓶的啤酒,冲着另一人说道,“你也是,他不给你设计,你找别人就是了,何必把他们带到这儿来?”

“干什么,你怕了是不是?”

“我有什么好怕的?”金老板拍了下桌子,“闹出了人命,我顶多就说是他们自己闯进来的,我要不是当年欠了你一份人情,说实话,我今天也不会帮你。”

“老弟,这可不是丢面子这么简单的事。”

“怎么?还有隐情?”

穆劲琛没有再听下去,在他看来,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赶紧找到许方圆夫妇。

他顺着原路回到跟许流音分开的地方,见到他过来,许流音忙从树丛内钻了出去,“怎么样,找到了吗?”

“没有,不过我从他们的对话中判断,你师傅他们应该就在这个林子里面,而且被关在笼子里了,我们赶紧找找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两人进了林子,一路往前走,许流音张望四周,她猛地拉住穆劲琛的手臂,“劲琛,你看。”

穆劲琛顺着她的手看去,远处有灯光照了过来,隐约还能听到藏獒的叫声。

“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“好。”

越是接近向前,那阵激烈的叫声就越是明显,穆劲琛放轻脚步,到了一簇灌木丛前,他蹲下身来。

这样的角度望去,已能足够看得清晰,许流音激动出声,“我师傅!”

穆劲琛将她按了回去,“你看看笼子外面。”

那个铁笼子四周都挂着灯笼,所以围在外面的藏獒,许流音能看得清清楚楚。其中一条不住拍打着上面的锁,另外几条则围着笼子转,它们暴躁极了,恨不得现在就能扑进去,好好地来一阵痛快地撕咬。

许流音捂住唇瓣,泪水决堤而出,“怎么办?怎么办?”

穆劲琛观察着四周,他太明白一条成人藏獒的战斗力了,如果是他单枪匹马,他说不定还能有脱身的机会,可现在他身边还有个许流音,笼子里又有两个人等着他们地施救……

冷汗顺着穆劲琛的颊侧往下淌,笼子内的许太太动了下。

“方圆,我累了。”

“累了?那靠着我睡一会。”

“我不敢睡。”

“睡吧,”许方圆轻拍下太太的手背。“我不睡,我来看着它们。”

许流音听着两人的对话声,断断续续传到自己耳朵里。“方圆,你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“你只管说就是了,你吩咐的事情,我哪件事不替你办到了?”

许太太轻笑两声,“你很会邀功,是不是?”

“我一直都是这样的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许流音泪水再度夺眶而出,许太太轻握住许方圆的手掌。“既然你这么听我的,那这件事,就更加要听我的了。”

“什么事,你说吧。”

“如果待会铁门被打开了,不要管我,你赶紧跑。”

“你胡说什么?”许方圆面色骤变,“你怎么能说得出这种话?”

“方圆,你别这样,你一个人绝对有跑出去的机会。”

许方圆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,“我做不到。”

“听我的,行不行?”

“跑不出去的,这么多条藏獒,只要有一条追上我,我就没命了……”

许太太闻言,着急说道,“不,我可以替你挡着,它们在撕咬我的时候,你赶紧跑。”

许方圆倒吸口冷气,“不要再说了。”

哐当——

一阵清脆的声响忽然传到几人耳中,许流音着急往外看去,许方圆第一时间站了起来,身体挡在许太太面前。

许太太也赶忙爬起身,她绝望地拉扯着许方圆。“方圆,方圆,你让开!”

锁掉了,锁掉了——

许方圆知道,他和许太太今天没有活路了。

铁笼的门打开了一点,拍掉锁的藏獒看了眼,伸出前爪,拨了一下那扇铁门。

许太太尖叫出声,“方圆,我求求你了,你听我的好不好?快跑,快跑!”

许方圆一语不发,却将身子挡在太太的面前,许太太不住拉扯着他,想要将他扯开,但这个时候,男女力量的悬殊得到了最好的诠释。

灌木丛中窸窣声重重,穆劲琛抽出一把军刀,目光凛冽看向身侧的许流音,“我过去,必要的时候我将它们引开,你带着你师傅和师母赶紧跑。”

“你……你疯了?”许流音嗓音颤抖,“不……不行。”

“不行,那你就看着你师傅师母被这些畜生活活咬死吧。”

许流音泪流满面,抓着穆劲琛的臂膀,男人一把将她的手推开,深深看了眼许流音,“你不要跟你师傅师母这样婆婆妈妈,知道吗?那边的屋内还有好几个男人,以及数不清的藏獒,一旦被惊动,后果不堪设想。你必须将他们第一时间带出去,明白吗?”

她牙关颤抖着,艰难地点下头,“明白。”

“不要等我!”

穆劲琛说出这话后,许流音哽咽出声,“不,我要等你。”

“不要等我。”

“我等你——”

穆劲琛拉过她,在她额前亲吻了下,“要等,就等我一辈子。”

男人推开她,站了起来,笼子跟前的藏獒慢慢打开了门,穆劲琛出去的时候,速度凶猛,就像是一头蛰伏的豹子。他飞扑上前,笼子跟前的那条藏獒离他最近,男人一个空翻上前,落地的时候,单手按住藏獒的脖子,另一手扬起匕首,朝着藏獒的颈部连轧三刀。那条藏獒没有反抗,直接毙了命。

笼子外的另外几条藏獒见状,纷纷上前,目露凶光。

穆劲琛低下身,伸手扣住藏獒的项圈,将它往后拉去,地上拖出一道鲜红的血渍,随后穆劲琛直起身,朝着另外几条藏獒勾了勾手指,“来啊,小畜生!”

“汪——”

藏獒往前扑去,穆劲琛将它们引进了林子,许流音听到叫声越来越远,她赶忙起身,快步跑到了笼子跟前,“师傅,师母!”

“音音?”

许方圆拉过许太太,许流音将笼子的铁门打开。

“音音,你怎么在这?”

“我们先离开这再说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许流音伸手挽住许太太,“师母,你没事吧?”

“没事。”

“快走,车子就在外面。”

几人行色匆匆地往前走着,许方圆和许太太完全没有方向感,只能跟着许流音跑,找到了进来的小路,许流音总算松口气,跑到外面一看,那辆出租车停在了路边。

许流音忙带着许太太上前,她伸手将车门打开,“师母,快,坐进去。”

司机看了眼,“你们总算回来了。”

许方圆坐进车内,司机发动车子,“可以走了吧?”

“不,”许流音焦急开口,“还不能走,跟我一起进去的人还没出来。”

“你们干什么去了?不是说买藏獒吗?怎么带了两个人出来?”

许流音没有心思解释这些,她焦急地看着入口处,司机越想越担心,“你们……你们不会是人贩子吧?”

“师傅,你误会了,”许方圆赶紧解释,“你放心,我们是好人。”

司机越想越觉瘆得慌,各种恐怖的画面开始在他脑子里浮现,这么晚了,又是深山老林,万一来个抢劫杀人可怎么办?

“赶赶赶……赶紧走吧?”

“不行,”许流音急得大哭起来,“他还没过来,这样吧,我……我去找他。”

说完,她推开车门就要下去,许太太一把拉住她。“音音,这么大片林子,你去哪里找他?万一他出来了又见不到你,那可怎么办?”

许流音无奈地看向窗外,“那我该怎么办?”

“再等等吧……”

林子里面,忽然有灯光亮了起来,几阵男人的声音传出来,“好像有人进来了,快找——”

许流音魂不守舍地盯着路口,“完了,他们肯定会找到他的。”

里面的男人意识到有人进来,第一时间就是举着手电朝路口的方向跑去。

出租司机看到了几束手电,“快,有人出来了。”

“那不是穆劲琛!”

“那是谁啊?”

许方圆绷紧了面色,“恐怕是那些人……”

许太太吓得蜷缩起肩膀,“他们追过来了吗?”

许流音果然看到了几个高大的身影,其中一人指着这边,“看,有车子!”

“赶紧走!”司机立马倒车,将车子倒好了角度之后,猛地打过方向盘,许流音不住看向窗外,心里的绝望越来越深,她拍打着车窗,却不敢喊出穆劲琛的名字。

她怕她一喊,他们就知道她还有个同伴,可是这种煎熬折磨着她,她恨不得现在就推开车门跳下去。

“方圆,你没事吧?”许太太的一句话,拉回了许流音的神。

她擦拭下眼角,转身看向许方圆。

许太太拉过许方圆的手,车子在这样的路上开不快,为首的男人追过来几步,他捡起地上的石块往前丢,石子正好砸到后面的玻璃上。许太太下意识抱住脑袋,吓得弯下腰去,许流音忙抱住她的肩膀,“没事了,他们不会追上来的。”

司机踩足了油门,还好他开了几十年的车子,技术够娴熟,立马就甩开了这些人。

许方圆安慰了许太太几句,他面露担忧,“音音,刚才救我们的那个人……”

“是穆劲琛。”

司机回头看了眼,“这究竟出了什么事啊?”

“师傅,不好意思,你的车要是有什么损坏,我会赔的,今天多谢你救了我们。”

司机心神不宁地盯着远处。“那你们现在去哪啊?”

许方圆看向了许流音,许流音紧挨许太太坐着,此时的许太太被吓得不轻,整个人都在发抖,许流音艰难地吞咽下口水,做了一个痛苦地决定,“麻烦你,带我们去警察局。”

“好。”

她掏出手机,却不敢拨打穆劲琛的电话,她怕他现在正跟那几条藏獒厮打,怕她的一个电话会让他分了神。她又怕他这时候正在寻找脱身之策,却因为她的一个电话,泄露了他的行踪。

许流音将手机放回去,她双手掩面,想哭却哭不出来。

许太太见她这样,自然也是难受的不行,“音音,要不……我们回去?”

许流音摇下头,她将脑袋靠向车窗玻璃,泪水不知不觉从眼眶内淌出。

车子开进了市区,开到了警察局。

司机慌忙下去,指着自己的车说道,“快,有人出事了。”

许流音听到有脚步声过来,许方圆下了车,许太太也下去了。

她猛然惊醒般推开车门,下去的时候,双腿一软,差点跌倒,她抓着一人大声说道,“穆劲琛出事了,你们快跟我去救他!”

“你冷静点,赵队已经带人出去了,那边的人早就过来说了情况,你不用担心。”许流音怎么可能放心的了,她身子往后靠,挨到了车窗,她双腿一软,整个人往下滑去。

“三四条藏獒啊,那么大……站起来都有一人高,它们没有人性,不会放过穆劲琛的。”

许太太上前,想要将她拉起身,但许流音已经站不起来了。

“音音?”

“那个养殖场里面有好多藏獒,还有一些穷凶极恶的人,”许流音越想越发慌,抓着许太太后勉强站起身,“我要过去。”

一辆警车从里面开出来,到了门口,驾驶车辆的警察落下车窗,“我现在去趟尚方山,那边还没结果。”

许流音听到这,三两步冲向前,“我也要去!”

“音音,你别去!”许太太追在后面。

许流音到了警车跟前,先前同她说话的警察也过去了,“小王,你把她带上吧,不过要保证她的安全。”

“好。”

许流音拉开车门,回头看眼许太太,“师母,你赶紧带师傅去医院,他被藏獒抓伤了,需要去打针。还有,家里暂时别回去。”

“音音,那边危险啊。”

“他还没回来,就算再危险我都要去,您别劝我了。”

许流音坐进了车内,原来她心里一直还是放不下他,这大概就是命吧。

车子疾驰向前,融进了夜色中,到达尚方山的时候,许流音在后面指着路,“往这里开。”

到了那条小路前,许流音望向窗外,看到路边还停了几辆警车。

她推开车门下去,前面的警察也跟着走到外面,男人飞快上前,趴到车窗前看眼。“里面没人。”

“肯定是进去搜山了。”

警察二话没说直接顺着小路往里走,许流音见状,也跟了进去。

里面依旧是黑漆漆的,走在前面的警察拿出手电筒,“跟上啊。”

许流音噢了声,她四下张望,这时候多希望穆劲琛能够出来,即便是抱着手臂装受伤的样子,她也乐意见啊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推荐嘉霓新文:《雍少撩妻盛婚来袭》

简介:

她知道他是盛京独一无二的强权,她知道他一向桀冷狠辣令人闻风丧胆。



她对他说:“我想和你做交易!”

他反问:“我凭什么跟你做交易?”

“我……价码低得。”

“还有?”

“我乖顺听话!”

“还有?”

“我服务态度非常好。”

“还有?”

“我花样繁多,我会让你享受除我之外没有其她女人再能给的了你的爱。”

继而强调:“是做的那个……爱。我会让你……”

继而再强调:“欲仙欲死,如上云端。”

“你早该把前面的几句都省略掉。”雍少钦冷冰冰的看着她。

然后只手捏住她的下巴,问道:“为什么要跟我做交易。”

“我需要你的护佑。”她的眼睛里蓄了些水雾。

膈的他心口猛一疼。

他冷冷淡淡的说:“签合同吧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