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2我迟早会吃掉你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脚步声在黑漆漆的夜里敲响,许流音走在后面,前头的警察时不时回头看她,“你没事吧?”

“我没事。”

“你要实在害怕的话,你回去……”

许流音摇着头。“我不回去。”

“照理说我不该带你进来的,你知道这儿有多危险吗?”

许流音干脆走到了他的身侧,“我会些功夫,自保不是问题。”

“你一个小姑娘,还会功夫?”

许流音往前走了两步,“我来带路吧,我来过,知道那个养殖场在哪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耳边有簌簌的风声响起,每一道都像是带着哭声传到许流音的耳朵里,她视线落向四周,想要看看有没有穆劲琛的身影,可是这一条路上,都很安静,静得令人觉得可怕。

她快步向前,很快看到了养殖场,“就在那边。”

养殖场内灯火通明,还有喧闹的声音传来,许流音拔腿跑了过去,身后的警察紧随其后。

原本紧闭的铁门已经打开了,中间的场地上站了不少人,还有人骂骂咧咧开口,“凭什么抓我?我犯了什么事?凭什么抓我?”

“等你回了警局,就不怕你不交代。”

被按压住的金老板也扯高了嗓门说道。“怎么,一起吃个火锅还犯法了是吗?”

身边的警察都没有动他,此时站在旁边的一名男子上前,劈头就给了金老板一掌,“林子里面的铁笼子,和你们有关系吗?”

“那是我关藏獒用的!”养殖场的老板扬了扬下巴,“我训练它们的时候,总会遇上不听话的,我……”

许流音三两步蹿上前,“你可以继续编,被关在里面的人如今已经在警察局了,就等着跟你们对峙,你继续编。”

金老板咬了咬牙关,穆劲琛手底下的教官上前,一把拎住他的衣领。“我问你,穆帅在哪?”

“什么穆帅?我没见过。”

许流音眼圈泛红,“还没找到他是不是?”

“是,顺着手机定位找过去了,但是……”

“但是什么?”许流音焦急反问。

教官从口袋内掏出手机递给许流音,“应该是中途掉落的。”

她伸手接过去,没有细看,抬起脚狠狠踢向跟前的金老板。“你说啊,他在哪?”

“我TM怎么知道?我压根不认识他!”

“看守铁笼的那几条藏獒,你还记得吧?他就是被它们攻击的,你肯定有法子将它们唤回来……”

金老板冷笑下,“恐怕都跑远了,我是没这个本事。”

“难道没有哨子或者什么吗?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。”

金老板睨了她一眼,冲着旁边的警察赶紧说道,“警察同意,你也听出来这里面的意思了吧?那个人是自己跑进来的,这可跟我没关系啊。”

“没关系?我看你这个养殖场里面藏了不少秘密,这片林子也就你最熟悉,走,带路!”

金老板被押着往前走去,“先去铁笼子那里,顺着路给我找人!”

另外的人被押上了警车,两名教官走出了养殖场,许流音赶紧跟在后面。

金老板来到铁笼子跟前,“你们看,我的藏獒还被杀了呢,笼子里面没有血迹,就说明这边没发生过什么……”

一名教官抬起右腿踹在他身后,巨大的冲击力使得他往前扑去,那张圆圆的脸撞在笼子上,立马就开了花。

“警察同志,有人动用私刑啊!”

一名警察拎着他的衣领让他站好,“藏獒是你养的吧?我现在问你,它们追着穆劲琛,往哪个方向去了?”

“我真不知道啊,那人自己不要命,路是他走的,我哪里知道……”

许流音看着脚底下,即便有月光照下来,但浓密的树影将原本就昏暗的光遮去了大半,她很难看清楚穆劲琛究竟是往哪边走的。

“我们已经派了人搜山,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。”

许流音绝望地往后退了两步。“尚方山这么大,他究竟在哪?等我们找到他的时候,还来得及吗?”

教官看了她一眼,抬起脚步往前走去。

他打开手电,顺着铁笼四周照了一圈,最终明确了目标。许流音来不及在这悲伤,赶忙跟在他身后。

林子里面没有像样的路,所以,起初的痕迹还是很明显的,灌木上有被踩踏过的痕迹,教官加快了脚步,许流音小跑地跟着。

没过多久,教官停了下来,手电照在某一个地方。

许流音望过去,看到一条藏獒躺在那里,浑身是血,四肢犹在抽动,只是叫不出来了。

教官用手机在周围扫了下,没有看见穆劲琛的身影。

“你们方才是不是已经来找过了?”

“有人进去找了,但只找到了穆帅的手机。”教官的语气很不好,“这么多人进去,本来的痕迹也被破坏了,现在……恐怕只能靠搜山了。”

许流音目光落向地上的那只藏獒,心急如焚,可却还是要不住安慰自己。“应该还有两条追着他去了,没事的,一定会没事的……他身手那么好,说不定只是精疲力尽了,躲在哪里休息。”

身姿笔挺的教官闻言,冷笑了一声,“付流音,这些难道都是穆帅欠你的吗?”

她垂下了眼帘,没人接话。

“不是因为你,穆帅何必要来这种地方?他将藏獒引开了,让你逃走,你当时怎么就没想到要等他一起?”

“我……”

教官没工夫听她解释,“我只是奉劝你一句话,你不要仗着穆帅爱你,就什么事都让他出头,他也是人,也会受伤。最搞笑的是,等到他遍体鳞伤回来,你又要着急跟他撇清关系了是不是?”那名教官转身看向许流音。“你把他当什么?不要钱的保镖吗?”

“不,我没有……”

“有没有,你心里最清楚,既然觉得需要他,那至少要有让人帮忙的态度,谁都不稀罕你事后的一声谢谢。这两个字能值几个钱?一声谢谢换一个以命相搏?傻子才会去干。”

许流音哑口无言,教官继续往前走去,她拖着沉重的双腿跟在后面。

脑子里晕的厉害,仿佛什么都想不起来了,就只能看到穆劲琛最后离去时的那个背影。

教官的话虽然让她不好受,但许流音扪心自问一声,他说得难道不对吗?

如果穆劲琛现在好好地站在她面前,他说要跟她重新开始,她是不是还会说一声:穆劲琛,我们之间不可能了?

许流音听到了自己的脚步声,听到灌木划过自己裤腿时发出的响声,有些灌木上带着刺,它们勾着她的小腿,划出一道红痕,不至于淌出血来,却是令人又痒又痛。

教官没有等她,现在每个人都是心急如焚的。

手电的光在林子内穿来穿去,许流音高喊着穆劲琛的名字。

但山中只有回音,再也没有别的声响了。许流音觉得越来越绝望,“穆劲琛,穆劲琛——”

他们一直往前,硬生生在脚底下踩出一条路来。

直到……前面再也没有了路,教官停住脚步,十几步开外就是悬崖,他锁紧眉头,朝着左右两边继续搜寻。

许流音看到悬崖时,浑身不由哆嗦下,教官猛地加快脚步,她想也不想地跟着。

教官的手电落向了粗壮的树枝,许流音看到上面有血渍,男人弯腰捡起样东西,那是一片被撕掉的衣袖,上面同样有血。

许流音大惊失色,“这是穆劲琛的衣服!”

教官的脸色更加难看了,“这边明显有打斗的痕迹。”

手电的光一照,灌木上一滴滴的都是血,触目惊心。许流音失魂落魄地看向四周,“穆劲琛,穆劲琛,你在哪里——”

“喊也没用,搜山这么大的动静,他不可能听不见的。”

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教官回头看了她一眼,弯腰抽出一把军刀递给许流音,“拿着。”

“干、干什么?”

“我们一路找来,没再找到过另外两条藏獒的尸体,它们说不定还在林间,随时都会攻击我们。”

“那……穆劲琛呢?”

教官神色间动了动,“要么脱身了,要么遇害了,无非这两种可能。”

许流音眼圈内通红,伸手将军刀接过手。

“继续找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两人朝着林子内继续走去,前面有很大的动静声,他们快步向前,遇到了搜山队的人。

教官赶忙问道,“怎么样了?”

“没有进展。”

他掩饰不住满脸的失望,“继续找吧。”

许流音一直都跟着他,四周静谧无声,他们跟那拨人已经渐行渐远。

“付流音,我特别想问一句,你究竟是有多恨穆帅?”

她冷不丁被问到这样的问题,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。“我,我没说过。”

“绝情成这样,不是恨又是什么呢?”

许流音攥紧手掌,“我……我只是不想再跟他在一起了而已,我觉得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能了。”

“就因为那时候,你哥哥的事情吗?”

许流音没有回答,前面的教官继续说道,“换成是你,你会比他做得更好吗?付京笙是你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,如果换个角度,是付京笙因穆帅的父亲而死,你能不怨怪他?甚至心无芥蒂地跟他在一起吗?”

许流音咬紧唇瓣,“所以,都不可能,既然是这样,他有阮暖,我也有自己的生活,不是挺好吗?”

“他没有阮暖,身边也从来都没有别人过。”教官丢下句话,没再继续这个话题,“如果穆帅真出了事,你这次总要记得,他是为了你才出事的。”

“你别说了。”许流音带着哭腔开口,“我现在已经害怕地要死了,你别再吓我。”

“我没有吓你,只是和你说一个事实。”

许流音忍不住擦了下眼角,“你还有心思说这种话……”

“你要觉得听了受不了,那我劝你还是回去,一会要看到什么血肉模糊的场面,就你这心理素质?”

许流音跟在他身后,眼睛鼻子都发酸,泪水忍不住往外涌,最后竟变成了哽咽。

教官忍不住开口,“行了,赶紧找吧。”

她焦急万分,脚步有时候踩在高低不平的石块上,脚底生疼,但这时候已经顾不上了。

许太太打过电话过来,许流音随意说了几句,知道许方圆去了医院后,她也放心了下来。

她不知道自己跟着教官走了多少路,只知道她一直在林子内兜来兜去,到了后半夜,还是没有穆劲琛的消息。

两人坐下来休息会,许流音靠坐在树底下,教官抬头看眼上方,“找完了这圈,不找了,回去吧。”

“那怎么行?我们还没找到他。”

“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只能等到天亮之后再来想办法了。”

许流音下意识摇头,“不行。”

“我不是穆帅,我不会听你的,而且你必须跟我回去,你是跟我一起进来的,我要对你负责。”

许流音刚要开口,就觉得身后好像有什么不对劲,她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朝着教官做了个嘘的动作。

教官一眼望向她背后,他慢慢站起身来,目光紧紧盯着前方。“听我的口令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往右,知道吗?”

“好。”

教官尽量不发出动静,嘴里轻念,“一、二、三,走!”

许流音就势往旁边滚去,与此同时,她身后那条喘着粗气的藏獒扑了过来,只是扑了个空,教官上前想要按住它,但是藏獒的攻击能力迅猛,很快开始反击。

许流音将军刀拔出鞘,那头藏獒似乎没有受伤,动作尚算矫捷,他的头部被教官踢中,可眼里凶光毕现,更加疯狂起来。

它扑上前咬住了教官的裤管,许流音瞅准时机上前,她从背后突袭,直接给了藏獒后背一刀,她手起刀落,狠狠扎了几下,教官一脚将藏獒踢开。

它呜嗷几声,许流音上前,又刺了几刀。

教官看在眼里,上前将她拉开,“它不会再伤人了。”

“你看到了吗?”

“看到什么?”

许流音颓然倒地,手上都是血,但她顾不得这些了,她用手捂住自己的脸,“它方才攻击你的时候我看到了,它没有受伤,可它身上的毛发都被血给凝固了,那是谁的血?谁的血?”

“教官一把将她拎了起来,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说不定另一头就在附近。我们这样找下去也不是办法,先回去。”

许流音摇头,“我要找他。”

“走!”教官拽住她的手腕,强行将她拉了出去。

搜山队还在继续,走出林子,许太太的电话又来了。

许流音强忍下情绪,“喂,师母。”

“音音,怎么样?人找到了吗?”

她带着哭声摇头,“没有。”

“一定能找到的,听说他功夫好,你别担心,你快回来吧,我跟方圆都担心死你了。”

“师母,你照顾好师傅,我……”

许太太知道她心里难受,“你师傅想要见见你,也不肯睡,你快回来吧。”

教官见她杵着,一把又将她拽走了。

随行来的警察直接将许流音送去了医院,许方圆手上的伤比较重,被藏獒抓过的手背深可见骨。许太太受了不小的惊吓,医生干脆让他们住院了,正好有个双人间空出来。

许流音敲开房门进去,里面的人还没睡,两名警察坐在病床跟前,正在做笔录。

“音音。”许太太见到她,神色总算一松,她快步上前,拉过许流音的手,“没事吧?”

“没事。”

“怎么手上都是血啊?”

许流音将自己的手抽回去,“不是我的,是从藏獒身上蹭来的。”

许太太拉着许流音上前,“待会好好睡一觉,明天都会好的。”

许方圆目光看向两人,警察还在继续询问,“仅仅是因为你不给做设计案,对方就伺机报复吗?”

“不是,”许方圆说道。“那人,我很早以前就跟他打过交道,是个人渣,我那时候上学,班里有个女学生,是我们班长,成绩又好,人也乖巧。只是后来她辍学了,我直到前几年才得知,当年在她身上发生了很不好的事,就是这个人渣干的。阴差阳错,他让我给他设计园林,我当然是拒绝了。后来,他通过旁的关系,让人宴请到我,我当时就没给他面子,直接说了我同学的事,我说人在做天在看,他迟早有天会遭到报应……”

许太太带许流音去洗手间,替她打开了水龙头,打上香皂,又替她一遍遍将掌心内的血渍搓下来。

许流音看着水冲到自己的手上,溅出去的水花都是红色的。

“音音,今天多亏了你们,要不然的话……”

许流音回过神,擦干净双手。“师母,您的身体还吃得消吗?”

“还好。”

两人回到房间,警察继续说道,“在许家发现了两名被打晕的男子,已经将他们带回警局了。”

“他们都是一伙的。”

旁边有椅子,许流音坐了下来,警察问完了笔录就离开了。

许流音头痛欲裂,见到许方圆欲言又止,她赶忙说道,“师傅,您跟师母赶紧休息吧,师母身子不好,折腾不起。不必为我担心,我睡一觉,明天白天还要去尚方山。”

“好,到时间我找些人手,一起去找。”

“嗯。”

许流音起身,将病房内的灯都关了,床边的椅子拉开,可以当成床,她拿了床薄被盖在身上,将整个人都蒙在里面。

穆劲琛的手机还在她身上,许流音记得密码,将屏幕解锁。

她看了他的通话记录,短信信箱,他很少发短信,收件箱里都是一些拦截的垃圾短信。

许流音退了出来,进入穆劲琛的相册。

他相册内的照片不多,这个男人从来不会自恋到出门就来个自拍,所以相册里倒是干干净净的,可许流音却翻出了很多她的照片。

有最近拍的,也有一年前,在训练场拍的。

那时候,许流音还会配合他,傻傻地比着v字,而最近的照片,都是穆劲琛在车里面拍的。

他的拍照水平实在是不好,很多照片都花了,有的甚至只有半个身子,但这些照片都留在了相册内,没有删除。

许流音捂住嘴,不想让自己哭出声,可她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,她只能咬住自己的手。

她整个人在被子底下发抖,许方圆看了眼,想要坐起身,许太太见状,轻咳一声,让他躺回去。

算了,让她哭吧,也许哭着哭着累了,她反而还能睡一会。

许流音手指在穆劲琛的手机上滑过,屏幕沾了她的眼泪,不灵活起来,许流音用被子将它擦干,点进穆劲琛的微信里面,跟她的对话框中,穆劲琛发了十几条语音,但她都没听。

许流音一一点开,信息量不大,无非就是问她吃饭了没,住在哪个房间,能不能跟他见面?

意识到她不搭理他,他就有些恼羞成怒起来,问她跟梅奕轩到底什么关系。

许流音眼睛痛得厉害,还能是什么关系?

她又不能跟他一样,明知道自己心里面有人,却还能接受另一人成为自己法律上的伴侣,她怨他最深的一点,不就是这个吗?

许流音将手机放到旁边,闭起了眼帘。

她睡不着,但是眼睛实在受不了,只能闭着。

尚方山。

天微微发亮,远处可见太阳冒出了半个头,一早,有人上山了,住在山脚下的居民已经养成了几十年的爬山习惯。只是大家都顺着路往上走,当然,也会有不走寻常路的小年轻。

一对情侣弯腰进了林子,露水深重,走了一会,头上和肩膀上都湿了。

女孩抱怨一声,“干嘛非要走小路啊?”

“爬山最好玩的就是穿小路了,而且今早我朋友上山,说是山上被封了,拉了警戒线,进不去啊。”

“啊?”女孩闻言,胆小的拉了下男孩的衣袖。“那我们还是出去吧,说不定警察在找什么坏人呢。”

“我看啊,警察是在找尸……”

女孩吓得赶紧捂住他的嘴,“让你吓人,闭嘴!”

“哈哈哈——”

男孩一把抓起女孩的手腕往前,穿过林子,来到一处空地,男孩看到山脚下有个小洞,他上前一看,里面黑咕隆咚的。

“你说这里面会不会有人啊?”

“你又瞎说!”女孩转身就要走,“这也不是敞亮的地方,什么人会躲里面去?”

“说不定,有鬼呢。”

“你——”女孩快步往前跑。

男孩有意吓她,他跑到洞口喊了两声,“有人吗,有人吗?”

回音传了出来,“有——人——人——吗——”

“有!”

一阵声音陡然传出,男孩站在洞旁,吓得整个人都跳了起来,“唉呀妈呀,你听到了吗?”

女孩回头瞪他,“听到什么?”

“真有人啊。”男孩说着,再度朝着洞里面喊道,“有人吗?”

“有!”

洞里面黑的要命,穆劲琛试探过,这个小洞就一点点的地方,估计是以前有人挖了之后,在这存放过什么东西。他都快呼吸不上来了,也试着想要自己爬上去,但是太高了。

许流音天还未放亮的时候,就从医院出去了。

她用穆劲琛的电话打了教官的手机,那名教官虽然不待见她,但还是来接她了。

坐在车内,许流音呆呆地看着窗外,教官朝她看了眼。

兜内的手机响起,教官随手接通,“喂?”

许流音一颗心沉在了谷底,难起波澜,她听到教官声音激动地开口,“真的?好,我马上就要到了。”

许流音忙侧过身看他,“怎么样?是不是有消息了?”

“说是有对情侣发现了一个洞里面有人,报了警,但目前还不能确定是不是穆帅。”

“是他,肯定是他。”

教官加快车速,车子飞驰向前。

搜救队在洞口张望着,这个洞实在太小了,可能就只够容纳一两个人吧,昨天这块地域应该也搜查过了,只是穆劲琛刚摔下去的时候几乎是摔晕了,外面的人没有发现洞口,里面的人没有听到叫喊声,就这么错过了。

那对情侣还在,眼看着有人将绳索丢下去,男孩战战兢兢开口,“你们确定里面有人吗?”

“不是你报警的吗?方才喊过了,底下确实有回音。”

“万一是个鬼怎么办?”

现场的人都不搭理他了,一名教官朝他睨了眼,真想将他揪到跟前,然后一脚踹他下去。

许流音赶到的时候,搜救队的人正在用力拉扯着绳子,“一二三四、一二三四!”

她快步跑上前,还未站稳,就听到洞口有人在喊,“上来了,快搭把手。”

两人弯腰伸出手,许流音看到一双大手从里面出来,他们使劲将男人拽了上来,他好不容易站稳,摇晃了几下,蓬头垢面的,衣袖都烂了,总之,整个人狼狈的像是从小说里爬出来的野人。

许流音呜啊一声,快步跑去,眼泪愣是没忍住,唰唰唰地淌了下来。

穆劲琛还没感受到外面的阳光,就被撞了个满怀,许流音伸手抱住他,但是由于方才跑得飞快,脚底下的力道收不住,穆劲琛此时虚弱的站都站不住。许流音这一撞,直接就把她跟穆劲琛撞进了山洞。

“喂——”教官伸手,但什么都没抓住。

穆劲琛下意识抱紧怀里的女人,他也真是够背的,好不容易被拉上去,这会倒好,跟许流音两个人像是滚雪球似的又下去了。

幸好拉着绳索的那些人还未放手,他们及时收住,穆劲琛在里面翻了几个跟头,许流音也没好到哪里去,蹭了满脸的泥巴,两个人被悬在半空中,穆劲琛喘着气,“要命了。”

洞口的教官朝里面张望下。“红颜祸水。”

“这确定不是谋杀亲夫吗?”另一名教官接口。

“就算今天不是,那也是迟早的事。”一阵幸灾乐祸的声音传了进去。

穆劲琛没力气,但喉咙口还是钻出几字,“我去你大爷的。”

“要不让他们松手吧,穆帅最喜欢二人世界,让他们在里面多恩爱恩爱?”

许流音紧抱着穆劲琛,不敢松手,穆劲琛单手搂住她的腰,“抱紧了。”

“穆劲琛,你……你没受伤吧?”

“本来好好的,不过被你撞下来……我好像真受伤了。”

上面的教官话虽这样说,但还是做个手势,让搜救队的人赶紧往上拉。

绳子一点点被拉上去,许流音率先被拽出洞口,两名教官搭把手,又把穆劲琛给拉了上去。

男人瘫坐在地上,许流音不住朝他看着,昨天负责搜山的教官看了眼这个地方,“我们昨天好像来过这吧?”

穆劲琛眼帘轻抬,一只眼睛轻眯着,“是吧,我昨天摔得迷迷糊糊的,好像听到外面有动静,但过了会就没声了。”

“穆帅,您没事吧?”

“好得很。”

穆劲琛和许流音随后被带了出去,救护车就在外面,穆劲琛是被抬上去的。

许流音坐在边上,一动不动,怔怔地盯着穆劲琛。

他其实没什么大碍,穆劲琛伸手给她看自己的手臂。“我没受伤,昨天那头畜生咬住了我的袖管,袖子是我自己用刀割开的,跑到方才那个地方,我一脚踩空后就掉下去了。”

许流音双肩微微颤抖,幸好那边不是悬崖,要他在悬崖边上踩空了……

许流音深吸口气,“身上真的没有伤吗?”

穆劲琛看得出来,她肯定是担惊受怕了一晚上。“没有。”

她看向身侧的医护人员,“医生,你们给他好好检查下。”

穆劲琛这个时候可不敢骗她,只能由着医护人员对他做了检查。

进了医院后,一圈检查下来,穆劲琛确实没事,除了身上的一些刮擦伤,别的都是好好的。

男人走到外面,看见许流音坐在走廊的椅子内,他几步上前,“走吧。”

许流音抬头看他,“没事了?”

“没事了。”

许流音站起身,朝他看看,穆劲琛对她方才在山上的反应还记得清清楚楚,他目光落在许流音的脸上,她什么话都没再说,转身往外走去。

到了医院外面,有教官开了车过来,正在路边等着。

穆劲琛盯着许流音的背影,有些失落,他以为许流音会激动地扑过来,跟他说你没事了,太好了,你知不知道昨晚我担心了一个晚上?

他虽然看得出来她昨晚肯定没过好,但他想听许流音亲口说一声。

越是往前走着,穆劲琛就越是有些绝望,他才看到一点点希望,可是不是只要他不涉险,他就瞧不到许流音的真心?

穆劲琛几乎能够猜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,许流音还是会像以前一样,跟他撇得干干净净,一句她跟他不可能,就能将他推出老远。

男人迈着沉重的脚步上前,眼看许流音走出门诊大楼,走向了外面的车子。

穆劲琛追上前几步,不管怎样,他都不能再放手了,没有她的煎熬,他受不了。

他伸出右手,一把握住许流音的手掌,生怕她挣脱,穆劲琛赶忙又握紧了几分。

他等着看许流音的反应,等着她又要将他推开,但是许流音却像是个没事人似的在往前走,穆劲琛的手指动了动,再不确定地看了眼,没错啊,他是握住了她的手。

可……

她没有挣扎。

穆劲琛再用力握了握,许流音嘶了声,“你是要把我的骨头捏碎吗?”

男人松开了些,但仍旧握住她的手掌,许流音还是没有挣扎。

到了车前,教官替他们将车门打开,视线落到二人的手上,“行了行了,别牵着了,这么热的天,也不怕悟出痱子。”

许流音弯腰钻进车内,穆劲琛赶紧跟了进去。

两天后,许方圆和许太太回了家,许太太有些心理阴影,走进屋内,鲜花的香味扑鼻而来。

餐桌上和客厅的茶几上都摆了鲜花,是许流音亲自挑选的,家里也收拾过了,绝对不会有别人闯入过的痕迹残留下来。

许太太坐进沙发内,脸上露出欣慰,“音音,跟穆劲琛那边约好了吗?晚上让他来吃饭。”

“约了。”

许方圆的手上用纱布紧紧缠着,“音音,我们这边没事了,明天你就跟着他回东城吧。”

“不行,我想在这多留几天,反正东城那边没有急事,我想多陪陪师母。”

许太太确实需要许流音在这,许流音轻笑下,“我让他先回去。”

晚上,穆劲琛过来的时候,还带了不少礼。

对于许方圆和许太太来说,穆劲琛就是救命恩人,一顿晚饭下来,热情的简直快要令穆劲琛受不了。

他还被劝着喝了些酒,离开的时候,许流音将他送出去。

两人顺着许家的长廊往外走,穆劲琛尽管拉过许流音的手,可在求复合这件事上,许流音态度不明,更加没有主动提起。

穆劲琛心急如焚,到了许家门口,许流音说道,“你明天先回东城吧,我还要在苏州多留几天。”

“好。”

许流音微讶,没想到穆劲琛答应得这么干脆。

“那……晚安。”

穆劲琛朝她看了眼,“音音,我对你的心思怎样,你全都了解吗?”

许流音往回走,然后转身对上穆劲琛的视线,“嗯。”

“你能给我的,只有这一个字吗?”

许流音没有多说什么,而是将那扇沉重的大门关上了。

穆劲琛没有等到第二天再回东城,而是当天晚上就走了。

穆家。

一早上,穆成钧下楼,穆太太在餐桌前坐着,“老大,你今天要去月子中心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对了,你知道老二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穆太太自言自语起来,“这几天去哪了啊,要不是佣人拿了换洗的衣服,我都不知道他昨晚回来了。”

说话间,穆劲琛从楼上下来了,显然没休息好,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。

他拉开椅子坐到餐桌前。“妈,我跟您说件事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过几天音音回来。”

穆太太放下手里的筷子,“你再说一遍?”

穆劲琛对上她的视线,“过几天,音音回来。”

穆成钧坐在边上,像是个看热闹的,一边吃着早餐,一边听,就是不发表意见。

“劲琛,我就搞不明白了,你怎么就非她不可?”

“是,非她不可,您要不想我单身一辈子,您就接受吧。”

穆成钧拿过片面包,一角一角地撕着吃。

穆太太也不知道该怎么表态,她面色不好看地瞅了眼穆成钧,“老大,你说这事怎么办?”

穆成钧咀嚼下,“关我什么事?”

“你爸……你爸的死虽然跟付京笙没关系,但付京笙也做了局的,劲琛!”

“妈,您就放过我,也放过您自己吧。”穆劲琛低声说道,“没有那么多如果,我爸的死,是邵家害的。”

穆成钧喝了口牛奶,“这样吧,我觉得你们还是不要住在穆家的好,搬出去住。”

穆劲琛挑了挑眉头,他也正有这个打算,穆成钧看向身侧的穆太太,“妈,您要一时半会接受不了,没关系,慢慢来,再加上家里马上人就多了,也不方便。”

穆成钧这样说,自然也有自己的打算。他和许流音也不适合在同一个屋檐下面,这些都是要考虑进去的因素。“找个你们自己的家吧。”

“是,太好了。”

“你跟阮暖的那栋别墅,就算了,省得音音到时候有心理阴影。”

穆劲琛点下头,推开椅子起身,“我这就去看房子,找精装修能拎包入住的那种。”

男人快步走出去,穆太太开口想要阻止,穆成钧劝她,“别徒劳了,操心他的事做什么?您孙子马上回来,到时候有您忙的。”

穆太太听见这话,脸上再度笑开了花。

月子中心。

到了苏晨出月子的这天,苏妈妈和苏爸爸也来了,穆家带了月嫂过来,孩子由月嫂抱着。

苏晨换好衣服坐在床边,该收拾的东西都收拾好了,苏妈妈和苏爸爸正拿了东西往下走。

穆成钧看了她一眼,她有些出神,男人几步上前,蹲下身来,目光同她平视,“要走了,心情怎么样?”

苏晨菱唇紧抿,“当然好了。”

“真不错,希望你一直都是这样的好心情。”

男人站起身的同时,一把握住苏晨的手腕,将她拉了起来,“走。”

“别抓着我,我自己会走。”

“这么点肢体接触就受不了了?等你进了穆家,碰碰手这种事,那还真不叫事。”

“你不用吓我。”苏晨将自己的手抽回去。“我不怕你。”

她挺直了脊背往前走,穆家的车子在楼下等着,一前一后,开了两辆过来。

苏妈妈和苏爸爸一道去了穆家,车子停好后,司机过去给他们开门。

穆太太快步上前,“都到了,快,进屋吧,饭都准备好了。”

苏妈妈看了眼跟前的别墅,脚就跟钉在了原地似的,穆家的气场实在是强,这一栋别墅摆在这,似乎是在一遍遍提醒着苏晨和穆成钧的不般配。

走进屋内,穆太太要带苏晨去看房间,把苏妈妈也叫上了。

来到新布置好的卧室,苏晨站在门口,竟有了些许要打退堂鼓的意思。苏妈妈跟着穆太太往里走,苏晨的背后冷不丁被人推了把,她脚步趔趄往前,回头看到了穆成钧。

主卧空间很大,有沙发,有单独的衣帽间和浴室,苏晨视线落向那张大床。

“苏晨,这以后就是你和成钧的房间。”

苏晨闻言,赶紧开口。“孩子呢?我想把孩子的小床摆在卧室内。”

“孩子有月嫂照顾着,你不用担心。”

“晚上睡觉的时候,还是我来带吧,喂奶也方便,再说他这么小,我不放心。”

穆太太点着头,“也好,那我待会吩咐下去,给你的床边摆张小床。”

穆成钧往前走了几步,刚要坐下,就听到苏晨再度开口,“小薯片晚上要喝好几次奶,肯定会吵着人休息,再给成钧准备个房间吧。”

穆太太看了看穆成钧,男人嘴角勾起抹笑,“我不怕被吵。”

“不是,你不知道……他每隔两三个小时就要哭闹一次。”

“他是我儿子,吵着我,我也不恼。”

“就是,”穆太太显然很满意穆成钧这个回答。“到时候成钧还能帮帮你,他是爸爸,应该要负点责任。”

苏晨不好再说什么了,要不然的话,她不想跟穆成钧共处一室的意图就太明显了。

“走,我再带你们去看看小薯片的儿童房。”

苏妈妈笑呵呵地跟在后面,苏晨抬起双腿,脚步有些沉,穆成钧走上前,手臂搂住她的腰,“怎么,后悔了?”

她身子在他的臂弯间,男人身上有股淡淡的香水味,味道虽淡,却带着十足的侵略气息,苏晨赶紧推了他一把,紧紧地跟在苏妈妈和穆太太身后。

穆成钧失笑,他都说了这儿是狼窝,她自己偏偏不分轻重,非要闯,这又怪得了谁呢?

参观完了房间,几人一道下楼,曹管家吩咐佣人开桌。

苏晨心里其实一点底气都没有,毕竟这是穆家,她离开了自己的家人过来,身边还有一个阴晴不定的穆成钧,她知道她以后的日子不好过。

饭后,苏妈妈陪了苏晨一会,也不好意思多留,便要起身告辞。

还好穆太太极力挽留,说要让他们吃了晚饭再走,只是到了晚上,苏家父母终究要离开。

穆家安排了司机将他们送回去,稍晚些后,穆太太回二楼休息,月嫂也回了自己的房间,苏晨感觉周边的空气好像都凝固起来了。

小薯片睡着了,她抱在怀里,不想松开,穆成钧推开房门进来,看了眼她怀中的儿子,“睡了?”

“嗯。”

穆成钧接过手,将儿子放进了小床内。

苏晨整理下自己的头发,“穆成钧,我今天看到三楼……其实还有空房间。”

“怎么,还想着跟我分房睡?”

“你可以跟穆太太说,你嫌太吵……”

穆成钧坐向床沿,黑色的西裤包裹着有型的双腿,“苏晨,你要现在走,还来得及。我立马可以安排司机将你送回苏家。”

苏晨捏着自己的衣角,穆成钧的视线落到她脸上,“这么委屈自己做什么?你走啊,没人留你。”  她听着他这样的说话声,目光扫过那张小床,小薯片睡得很沉,如果不是为了这个孩子,她怎么可能踏进穆家的大门呢?

如今穆成钧肯定觉得她有所企图,赶也赶不走,骂也骂不走,苏晨闭了闭眼帘,无所谓,只要看得开了,她什么羞辱都能挺过去。

“我不走。”

穆成钧点点头,“我去洗澡。”

男人径自进了衣帽间,拿了睡衣后回到卧室,“你先去衣帽间看看,你的衣物都置办好了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穆成钧勾勾嘴角,进了浴室。

洗完澡后,男人走了出来,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下楼倒水,顺便走走。苏晨趁着这个机会赶紧去了衣帽间,她没有细看挂在里面的衣物,只是随意拿了一套后出去。

她快步走进浴室,将门反锁,然后洗澡。

洗完澡出来,穆成钧还没上楼,苏晨赶紧关了灯,躺到床上,她将被子都卷在身体底下,然后闭起眼帘。

没过一会,外面传来脚步声,房门被打开的时候,走廊内的灯光迫不及待往里钻,穆成钧关上门,开了一盏灯后走进来。

他站在床边,将水杯放向床头柜,苏晨身子裹得密密实实,就剩个脑袋露在外面。

穆成钧看了眼,嘴角挽起抹邪佞的笑来,屋内开了空调,他走到沙发跟前,拿起遥控器,将室内的中央空调关了。

上床的时候,男人关掉灯,也没有靠近苏晨,保持了一定的距离,她整个人也放松下来。

只是过不了一会,苏晨就觉得热了。

现在正是夏天,一年当中最热的时候,她这会就好像坐在了火炉旁边,她热得不住扭来扭去,最后不得不推开空调被。

苏晨立马觉得舒服多了,她睁开眼看向小床,孩子倒睡得安稳,苏晨翻过身看眼天花板,却不料一抹身影忽然起身,并且压在了她的身上。

苏晨大惊,“你——”

穆成钧一把捂住她的嘴,他身体紧紧压着她,不给她丝毫将他推开的机会。

她嘴里发出模糊的声响,“唔,唔唔——”

“苏晨,这是你自己送上床的吧?还是你天真地以为,进了穆家就能陪着儿子?你想要陪着孩子当然可以,但……你真的一点代价都不需要付出吗?”

苏晨双手双脚动弹不了,穆成钧真是将整个人都压在了她的身上。

他双手没有撑在两侧,只是紧紧捂着苏晨的嘴,她胸口都快裂开了,穆成钧手掌捂住她的嘴不松开,他低下头,薄唇在她颈间不住亲吻。

苏晨剧烈反抗起来,但她能做的,也仅仅是扭动下身子。

穆成钧单手穿过她的脑后,手掌用力按住她的后脑勺,捂住她嘴巴的手掌松开口,他亲吻了上去。

苏晨也毫不示弱,在他趁虚而入之时张嘴想要咬他。穆成钧适时扣住她的下巴,一口咬住了苏晨的耳垂。

她闷哼声,开始求饶。“穆成钧,你放开我,求求你了。”

“我给过让你走的机会,是你自己不要的。苏晨,以后这样的事情天天都会发生,你要不……就趁早习惯起来。”

穆成钧说着,手掌往下移,一把就扯掉了苏晨的睡裤。

她伸手想要去拉,穆成钧双臂圈紧,将她的整个上半身都箍住了。

苏晨不安地扭动下腰肢,不该暴露的地方已经暴露了出来,她大气不敢出。“穆成钧,你别这样。”

“怕了?怕什么,不用害怕。”

苏晨双腿想要并拢,但浑身却使不出劲。“穆成钧,我刚出月子,现在还不能做这种事……求求你先放开我行不行?”

“还有这样的规矩吗?我怎么不知道?”男人轻笑。

“是真的,”苏晨着急开口,“月子中心的人也吩咐了,让我好好养着……我,我生小薯片的时候受了伤,现在真的不行。”

穆成钧抬起手,手指顺着她的锁骨往上,很快摸过苏晨的脸。

“那我也给你提个醒,只要你住在穆家,我迟早会把你吃掉的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即将迎来高考喽

祝我家高考的读者亲亲们考试顺利,发挥神勇,一个个考上理想的学校~然后谈个男朋友,一起来看妖妖的文,哇哈哈哈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