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3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苏晨瑟瑟发抖起来,大气不敢出,穆成钧的手掌掐着她的腰际,一点点用力揉捏着。

她也不敢乱动,生怕疯狂挣扎之下又会刺激到穆成钧,男人动了下手指,苏晨穿了哺乳文胸,扣子是在前面的。穆成钧两根手指轻松解开……

苏晨好不容易挣出一手,她赶紧扣向穆成钧的手腕,男人二话不说将她的手甩开……

男人右手手肘支在苏晨耳侧,目光盯着自己的手掌,苏晨面色潮红,“穆成钧,放开我。”

“我偏偏不放,如今老二搬出去了,这穆家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,包括你。”

“我不是你的所有物。”

穆成钧冷笑声,“从你跟我说,要搬进穆家的时候,你就该想到会有今天。”

苏晨还是被压着,动弹不得,她的这点点挣扎也是徒劳的,“穆成钧,你就当家里多了个人照顾小薯片,这不是很好吗?我不要别的东西,我只是陪在他身边罢了。”

“利用陪在他身边的时间,想着怎么对付我是吗?好,你要我放过你也可以,把那些资料的原件给我。”

苏晨抿紧唇瓣,“可以。”

“可以?”穆成钧扬笑,“背着我偷偷备份之后,再给我是吗?”

“穆成钧,你在商场上的时间太久了,所以不会相信任何人是吗?”

“你自找的,我之前就是太信任你,以为你会知趣……”

苏晨气喘吁吁,“我身子还没恢复过来,穆成钧,你别这样。”

男人抬了下下半身,苏晨以为他肯高抬贵手,没想到穆成钧再度贴向她时,他明显是褪下了睡裤的。

她拼命挣扎起来,哪怕知道没用,也使出了全身的力气。

苏晨不惜喊叫,“救命——”

穆成钧一把捂住她的嘴,“嘘,别吵到儿子。”

“唔唔——”苏晨想要用腿去踢他,穆成钧抵着她,随时有更近一步的可能,他居高临下盯着苏晨,“这么激动干什么?你别告诉我,你在进穆家之前,就没想过这样的事情?苏晨,我教你一个尽快在穆家站稳脚跟的法子,你再给我生个孩子,我保证,你就这辈子都走不出穆家了。”

“不——”苏晨的嘴巴尽管被捂着,但一个不字还是清晰地传到穆成钧的耳朵里,她眼里慢慢透出恨意,像是尖锐的钉子一样向他扎去,只不过穆成钧不以为意,“我不稀罕你的那些什么资料,我料你也不敢曝光出去,你要是实在太怀念一年前的那个晚上,你可以把那晚的录音拿出来听听。再或者,我也很愿意帮你回忆下。”

苏晨杏眸圆睁,恨不得一口朝他咬过去。

穆成钧身子往前下,苏晨的一条腿从他身下挣脱出来,她屈了起来,想要用力往后蹬,穆成钧一把抱住她的腿弯。“往哪里跑?”

她头发都乱了,胸口起伏着,睡衣的扣子崩开两颗,里面的文胸也露了出来,整个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。

穆成钧盯着身底下的人,他原本就是想吓唬吓唬她,毕竟也知道苏晨刚生过孩子,有些事暂时是要避免的。可他的目光盯在她的胸前,却没法挪开了,欲望的火苗一旦烧起来,再加上眼前的极致诱惑,穆成钧还真觉得自己失了分寸。

他双手干脆掐住了苏晨的腰,她嘴里立即怒骂出声,“放开我,混蛋,强暴犯。”

两人的动作越来越大,小床内的孩子动了下,一扬声就哭了。

苏晨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“快,孩子醒了,他饿了。”

“他只是被你吵醒了,一会就能睡着。”

小薯片给力地蹬着双腿,哭声越来越高,越来越响亮。

穆成钧感觉身上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,苏晨不再挣扎,男人看了她一眼,小薯片的哭声一阵阵往他心里扎,穆成钧翻过身坐到旁边,苏晨见状,赶忙坐了起来。

她将衣服和裤子稍稍整理下,再起身将儿子抱在怀里。

穆成钧下了床,将房间内的空调重新开起来。

苏晨坐在床边喂奶,穆成钧躺到床上,背对着两人。等到苏晨喂完奶,小薯片也睡着了,可现在的孩子就像是她的护身符似的,苏晨不敢轻易放下来。

身后没有动静声传来,苏晨抱着小薯片坐了好久,直到实在撑不住了,她这才回头看眼。

穆成钧身子朝向另外一侧,只见他呼吸均匀,应该是睡着了。苏晨暗暗松口气,她小心翼翼起身,将孩子放回小床内,给他盖好了被子后,苏晨躺向床边,就占了床沿那么一点点地方,她和穆成钧中间隔了一大块,足足还能够躺下另一个人。

一晚上倒是相安无事,翌日,苏晨醒的比较早,穆成钧睁眼的时候,苏晨已经把小薯片喂饱了。

男人起身换了衣服,没过多久,穆太太过来敲门。

苏晨和穆成钧下了楼,第一次在穆家一道吃早饭,佣人们很是积极,准备的早餐种类繁多,营养丰盛。

穆太太看向苏晨,嘱咐道,“虽然出了月子,但硬的东西还是不能吃,自己不要太累,其实真正要算的话,一百天过后才算是出月子。”

“好。”苏晨不喜多说话,淡淡应了声。

穆太太似有心事,既然已经接受苏晨进了穆家,有些事就没打算瞒她。穆太太视线看向穆成钧,“成钧,凌家那边,你什么时候给个了断吧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穆成钧问道。

“苏晨和小薯片来了穆家,小薯片又是穆家的长孙,这件事,我是不可能瞒着亲戚的。到时候,亲朋好友都要过来探望,你让人家背地里怎么说?”

穆成钧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饭。“妈,您总是杞人忧天,闲言闲语又没事,你问问苏晨,她在乎吗?”

他话里是明显带着讥讽的,苏晨自顾自地吃早饭,她知道,只要她留在这,恐怕每天都会遭遇这样的事情。不是穆成钧肢体上的碰触,就是言语上的挑衅,她有些出神地盯着一处,她应该转移下穆成钧的注意力才是,至少,不能让他总是针对她。

“哪个女孩子会不在乎?”穆太太见穆成钧是这样的态度,有些气恼,“况且还有孩子,你知道你跟凌家一天不掰扯清楚,对孩子来说就意味着什么吗?”

穆成钧拿了一碗粥放到手边,“我清楚。”

“我看你不清楚,成钧,这孩子是你的宝啊,等到哪天别人喊他一声私生子的时候,我看你心里会不会痛。”

穆成钧这会就不舒服起来,他的孩子,谁敢喊一声私生子?

“妈,我跟凌家早就没关系了,我跟凌时吟的婚姻关系已经解除了。”

“成钧,妈也懂一些常识,就算你申请跟凌时吟离婚,如今她这样失踪的情况下,怎么着都要两年,我看不得我孙子受委屈。”

穆成钧喝了口粥,淡淡开口,“离婚证早就办下来了,我让人送回了凌家,只是他们不肯接受罢了。”

“真的?”穆太太完全不知情,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他们当着苏晨的面,公然讨论着这件事情,她也只能当做没听见,自顾吃着自己的早餐。

“凌时吟失踪之后,我就办了。”

穆太太闻言,面上一紧,“失踪后?那是怎么办到的?”

“想让凌时吟答应跟我离婚,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,她还在穆家的时候,那会她挺信任我的。她哥哥死后,公司有些事情也是需要她签字的,我每天都让她签一沓名字,起初,她还会翻阅几下,到了后来直接签字,我就在某一天,把离婚协议书夹在了里面。”

苏晨不由看了眼穆成钧,目光却正好被他攫住,她赶紧埋首,对付起手边的这碗粥起来。

这男人真是……恐怕用人面兽心来形容他差不多吧?对自己的妻子都能这样算计,更别说是对别人了。

穆太太显然也被蒙在鼓里,“怎么连我都瞒着呀?”

“觉得没必要说,那我就不说了。”

“你——”穆太太摇下头,不过这也算是好事,“那,凌家那边接受了吗?”

“我管他们能不能接受,只要离婚证是真的,他们也就闹不出什么事来。”

穆太太一颗心总算定了下来,“只要这件事不影响到我的孙子就好。”

“是,现在在穆家,您的孙子最大。”

“那自然。”穆太太笑了笑,“不过最该感谢的,还是苏晨。”

苏晨不知道该怎么接这句话,穆成钧的视线不着痕迹朝她扫去,她觉得味同嚼蜡,但是想到一会上了楼就能见到儿子,他还是觉得什么都是值得的。

自从许方圆出事后,许流音一直留在苏州。

穆劲琛不联系她的时候,她也从来不会主动跟他说一句话。

男人坐在床沿处,盯着手机看了半晌,给许流音发了条微信过去。“什么时候回东城?”

那边很快回了信息。“明天。”

穆劲琛心里又气又喜,明天?是不是他今天要不问一句的话,许流音压根就不会告诉他?

穆劲琛刚要给她打电话,许流音的微信又过来了。

这次,是一张截图,上面清晰地写着许流音明天到东城的时间。

他瞬间又消了气,打上简单的几字,“明天我去接你。”

“好。”

穆劲琛嘚瑟的像个孩子,他环顾四周,不行,房间里应该布置布置才行。

翌日。

穆劲琛开了车去往高铁站,距离许流音下车的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,他已经迫不及待起来了。

好不容易等到许流音的身影,穆劲琛快步上前,“音音。”

他从她手里将行李箱接过去。“回去的时候没带东西,怎么现在倒拖了这么大个箱子?”

“有些换洗的衣服,还有我师母给我准备的吃的。”

穆劲琛走到车旁,将行李塞进了后备箱内,又替许流音打开副驾驶座的门后,将她一把推进去。

她系上安全带,在穆劲琛发动车子之际说道,“我这么多天没住酒店,酒店那边居然也没给我打电话,也不知道是不是把我的押金扣完了,再不然的话……估计替我将行李都打包好了吧。”

“有可能。”穆劲琛不着痕迹轻笑下。

“我本来想查个酒店的电话打过去,后来一忙,就彻底忘了。”

穆劲琛将车子开了出去,“你师母还好吧?”

“挺好的,那个养殖场被端了,相关人员也都被抓起来了。”

穆劲琛目光直视前方,“那就好。”

车子继续往前,穆劲琛余光看了眼身侧的女人,“要不睡会?到了之后,我叫你。”

“现在又不困,有什么好睡的。”

“高铁站这边堵车,那你闭目养神休息会。”

许流音没有说话,却是乖乖地闭上了眼帘,车子走走停停,她眼睛闭上了就不想睁开,真舒服。

穆劲琛见状,嘴角勾了勾。

来到目的地后,许流音有些睡意,身子晃来晃去的,直到车子停了下来,她听到穆劲琛说道,“到了。”

许流音上半身动一下,头在座椅上蹭了蹭,她听到关上后备箱的声音传到耳朵里。

穆劲琛将副驾驶座的的车门打开,“到家了。”

她轻揉下眼睛,准备下去,目光落到地上,却觉得有些不对劲,许流音抬起眼帘看向前方,这哪是什么酒店啊,这居然是穆劲琛的训练场。

许流音迅速将两腿收了回去,“我怎么会在这?”

“我都跟你说了,到家了。”

“我要去的是酒店。”

穆劲琛将许流音的皮箱放到地上,“你的行李都被酒店丢出来了,你还怎么回去?”

“不可能。”

“怎么不可能,我替你捡回来了。”

许流音朝他指了指,“你……”

穆劲琛一把握住她的手臂,将她拉向自己,他上前步,轻轻松松就将许流音扛在了肩膀上。

“新房我还没有买,我想了想,即便要买精装修的,那也太仓促了。我想带你一起去,让你自己选,说不定你还想给我们的家设计下,是不是?你不是喜欢园林吗?我买个外部空间大一点的,我让你使劲折腾好不好?”

“什么新房?选什么房子?穆劲琛,你也太自说自话了。”

穆劲琛上了二楼,一名教官走过来,看了眼穆劲琛肩膀上的女人,“穆帅,刚从外面回来呢?”

“是。”

“救命!”许流音趁机呼喊。

教官笑了笑,“穆帅,您早就该这样了,对付女人就不能太温柔。”

穆劲琛走到房间跟前,一把推开房门,将许流音放下来后,这才将门关上。

许流音手掌压着自己的胃部,“你想干嘛?”

“音音,我们两个就不要绕弯子了。那天在苏州,我牵了你的手,你没有挣开,昨天,也是你发给我看你的火车时刻表,今天,我来接你,你也没有拒绝,这应该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,是不是?”

他一步步逼上前,她一步步往后退,“所以,你觉得我是默认了是吗?”

“事实如此。”

许流音脚碰到了身后的床,她站定后看向男人,意识到穆劲琛还在往前,她伸手推住男人的胸膛,“行了,住就住吧,我酒店的那些行李呢?”

穆劲琛手指着一处,“那里。”

他脸上露出欣喜,“你别反悔。”

“你给我反悔的机会吗?”

“当然不会给你。”

许流音坐向床沿,“都是你逼我的。”

“随你怎么说,”穆劲琛伸手将她搂到怀里,“我跟我妈说,我们不会去穆家住,我们要在外面有个自己的家。”

许流音有些不自在,将他的手臂推开,“你这些话,说得未免也太早了……”

“一点都不早。”

穆劲琛再度将她抱紧,“是不是就连我抱你一下,你都觉得不自在了?没关系,那只是你离开了太久的关系,慢慢的……我会让你习惯的。”

男人说完这话,低下头就去亲吻她。

许流音尽管推了下,但还是没能挡住穆劲琛的吻。

星港医院。

许情深坐在门诊室内,有些出神,桌上摆了一盆黄色的向日葵花,她手掌托腮盯着花瓶看了眼。

她嘴角不由展开,蒋远周天天拉着她,恨不得将她锁在家里不让她来医院,但婚礼的事情有老白一手准备,许情深压根帮不上什么忙。

门诊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,现在是休息时间,许情深收回神,看向门口,却看到赵芳华走了进来。

她眉头微蹙,赵芳华绷着脸上前,到了许情深的办公桌前,一把拉开椅子坐下来。“我要住院。”

“哪里不舒服吗?”

“心口疼,我都快被气死了。”

许情深漫不经心开口说道,“那我给你安排个这方面的专家,让他给你检查下。”

“我就要你给我看,反正我已经被夏萌赶出来了,也没地方住,你就给我安排住院,我今天就要住。”

许情深习惯了赵芳华的无理取闹,但这是医院,是星港,她怎么能闹到这里来?

“医院的病床紧缺,也不是你想住就能住的。”

“干什么,你现在是不认我这个妈了是吧?星港是你的,那也就是我的,我想住就住!”

许情深发现赵芳华真是变本加厉了,“我不想跟你吵……”

“你当然不想跟我吵,你现在是名人啊,你怕丢脸,我不怕!”

许情深身子靠向椅背,门诊室的门被人小心翼翼推开,导医台的护士钻进了一个脑袋,小心翼翼问道,“蒋太太,您这边没事吧?”

许情深摇下头,“没事。”

赵芳华冷哼声,“你听听,在医院里大家都喊你蒋太太了,要不是蒋远周,你能有今天,谁把你养成这么大的?你现在好了,不知回报,白给你吃这么多年饭了!”

许情深的脸色难看到极点,护士将门关上后,快步离开了。

“这是你跟夏萌的婆媳关系,你逮着我做什么?”

“要不是你,夏萌敢这样对我吗?房子是你们给的,我不管,把她名字给我去掉!”

许情深也恼了,“你现在给我回去,我不是没办法治你,你要在这让我难堪,我今天回去就把药店给你关了。”

“你敢!”赵芳华猛地拍了办公桌,那一掌拍下去,许情深的办公桌颤抖了几下,花瓶内的水明显左右晃荡,“你想饿死我,行啊,你不想让你爸好过,你就尽管这样做!”

这么多年,赵芳华像条水蛭一样压在许情深的身上,凭借的是什么?许情深的善良吗?不,当然不是,她手里有许旺,许情深也想过反抗,但赵芳华可以变着法折磨许旺。

她不让她赚钱,关她的药店,可以啊。

她就让许旺去做苦力,让他去工地当小工、搬砖,她就不信许情深能舍得。

赵芳华冷笑两声,“许情深,你要实在想试,我是无所谓的。”

办公室内。

老白敲响了门进去,蒋远周翻阅着手里的画册,电脑上正在播放婚礼进行曲,在老白看来,蒋远周可真是魔怔了,他最近跟着他老听这曲子,都快听吐了。

也不知道蒋远周这所谓的找感觉,找对了没。但现在这个时候,老白顾不得这些,他三两步上前,“蒋先生,蒋太太的母亲来医院了。”

“你别吓我,情深妈妈早就死了。”

老白怔了怔,“是那个赵芳华啊。”

蒋远周放下手里的画册,原本一脸的好心情,想到婚礼将近,他天天笑都来不及。“她来做什么?”

“您听了恐怕是要生气的,她现在在蒋太太的办公室内大吵大闹,针对蒋太太说的话又难听……”

蒋远周抄起手边的画册重重砸在桌面上,“还真当自己是我丈母娘了!”

“您还别说,真有这个意思,导医台的护士都听不下去了,现在幸好是休息时间,可两边办公室的医生护士们总能听见的。”老白想了想,就要出去,“这样吧,我直接让保安轰她出去。”

面对这种泼妇,也只能这样了。

“等等!”蒋远周手掌落在桌面上,“要直接轰出去了,依着她的性子,她肯定会到医院门口去闹,到时候弄得情深心情又不好。”

“那您说应该怎么办?”

“我去会会。”

蒋远周推开椅子起身,跟着老白往外走,老白在他身后说道,“护士听到了一些话,说是赵芳华没地方住,非说自己有病,要让蒋太太给她开个病房,住在医院。”

蒋远周脚步轻顿,面色咻地冷冽下来。

来到许情深的门诊室门口,外面聚了不少的人,许情深的同事们不敢进去,见到蒋远周来了,自动让开条路。

老白让大家都散了吧,隔着门板,蒋远周都能听到里面传来呼天抢地的动静声,“许情深,我是你妈啊,是我把你养大的。”

蒋远周一刻都见不得许情深受委屈,他伸手按向门把,拧开后走了进去。

许情深抬头看到了男人,心里豁然一松,但脸上的表情没变,一双好看的眉头紧蹙,看来是头疼得不行。赵芳华也听到了动静声,她扭过头去,看到是蒋远周,她立马站起身来,“远周,你来评评理!”

蒋远周上前几步。“怎么了?”

“我身体不舒服,想要住院,可情深非说我胡搅蛮缠,你说还有这样当女儿的吗?”

“确实没有。”蒋远周示意赵芳华入座,他看了眼许情深说道,“妈身体不舒服,是来医院看病的,你怎么把她往外轰呢。”

许情深冲他挑了挑眉头,手里转动着签字笔,一语不发。

赵芳华气喘吁吁的,就好像刚跟人打过一架似的。蒋远周倚着办公桌,“这样吧,我现在就让人给您安排个病房,也不问您哪里不舒服了,就做个全身检查吧,这对您也有好处。”

赵芳华一听,气立马消了大半,“是,我们这个年纪的人,照理说每年都要做一次全身检查的,我听远周的,远周啊,还是你有良心。”

蒋远周喊了老白进来,“去安排下,先带咱妈做个全身检查,病房的事我来说一声,我一定给您安排个单人病房。”

赵芳华喜滋滋地起身,跟着老白出去了。

蒋远周走过去,将门诊室的门推上,许情深将手里的笔丢到桌面上。“简直是胡闹。”

“这多简单的事啊,她要住院,你让她住着就是了。人家有病,你还能不收吗?”

“那都是她自己说的,”许情深太清楚赵芳华这无赖样了,“她现在如愿以偿了,能把那个病房睡穿了不可,这不是占用医疗资源吗?”

“没这么严重,”蒋远周来到她身侧,弯腰搂住她的肩膀。“一个病房而已,还是耗得起的。”

“你看她那蹦上蹦下的样,像是有病吗?”

蒋远周直起身,修长的腿坐向办公桌,他拿了许情深丢下的的那支签字笔开始把玩,“这可说不准,很多人得了病也看不出。”“她这是在夏萌那边讨不了好,直接来找我了。”

蒋远周上半身朝她倾过去,一手落在许情深的肩膀上,“情深,不准再烦心了,想想我们要结婚了。”

许情深勾了勾嘴角,“嗯,不烦。”

“你妈这样一闹,其实也是好事,本来我还不知道怎么对付她呢,现在好了,她自己送上门来了。”

许情深不解,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她不配坐在婚礼现场,听我们喊她一声妈。你出嫁的时候,母亲那个位子应该是空缺的,那个位子没人能够取代,更加不可以是赵芳华。”

许情深有些动容,握住了蒋远周的手掌,“话是这样说,但她可能不参加吗?”

“怎么不可能,”蒋远周嘴角轻勾,“我有办法将她困在医院里面。”

许情深视线对上蒋远周,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,“远周,你想做什么事?”

“她这么喜欢得病,那就让她如愿以偿好了,我会告诉她,她已经病入膏肓,一步都不能踏出医院了。”

许情深闻言,下意识反对出声。“不行,不能这样做,万一事情穿帮了,传出去对星港不好。”

“不会穿帮的,相信我。”

许情深还是觉得这个办法行不通,“她要是去了别的医院复查呢?”

“你觉得凭着赵芳华这样的性子,会舍得去别的医院乱花一分钱吗?她只会赖在星港,要用最好的药、最好的治疗。”

“但这样做……”许情深显然过不去心理这关,“我毕竟是医生啊。”

“这些事不用你去做,对她所谓的治疗,也不用你参与,情深,你难道想让她带着情绪去我们的婚礼?到时候再和夏萌碰上,说不定赵芳华直接就能大闹婚礼现场。”

蒋远周的担心不无道理,许情深站起身道,“我是怕我爸,我该告诉他呢,还是瞒着他?”

“瞒着他吧,就说能治好,你爸在你妈跟前恐怕是藏不住事的。”

许情深没有说话,蒋远周站起身,将她搂在怀里,“好好调整下,一会还要接诊,剩下的事情不用你操心。”

“嗯。”虽然觉得不妥,但许情深还是答应了下来。

老白带着赵芳华亲自去做的体检,做完回来,赵芳华倒是不担心检查结果,老白将她带进了单人病房内,“你今晚就住在这吧。”

赵芳华走进去看了眼,这可比她现在住的地方舒服多了,一个单间,还有独立的卫生间,墙上挂着电视,赵芳华走进去几步。“好咧,我就住这了。”

“蒋先生吩咐了,让医院这边给你尽早出体检单,最迟到傍晚,你就能看到体检结果了。”

“不着急,不着急。”赵芳华的身体自己最有数了,她能得什么病啊。

“那你先看会电视,我去忙了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傍晚时分,赵芳华翘着二郎腿在床上躺着,门忽然被人推开了,她扭头一看,是蒋远周。

赵芳华迫不及待起身,“远周,医院这边哪里有吃晚饭的地方啊?”

蒋远周上前几步。“到时候,我让人给你送上来吧。”

“那行啊,不过最好放张菜单在这里。”

“可以,您想吃什么就多吃点。”

赵芳华看了眼蒋远周手里的东西,“体检单吗?”

“是。”蒋远周有些犹豫,将单子递给赵芳华,“您看看吧。”

“我哪看得懂这些啊,反正没事就好了。”

蒋远周坐向旁边的椅子内,“您要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
“什么意思。”

“您得了脂肪癌。”

赵芳华听到癌这个字,脸色唰的惨白,“什么?什么癌?”

“脂肪癌。”

“这是什么病啊,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啊,搞错了吧?”

蒋远周拿了体检单放到赵芳华的面前,“您仔细看看。”

赵芳华看着那些单子,吓得不住往后缩去,“不要给我看,我不相信的。”

“您也别这样,这个病还是能治的,只要您肯积极配合治疗。”

赵芳华听到这,脸上总算恢复些血色,“远周,是不是星港就能治啊?”

老白在旁边插了一句话,“要是连星港都救不了,那就等于被判死刑了。”

“远周,你一定要救我啊!”

“放心,”蒋远周一脸沉痛说道,“我会给您派最好的医生,用最好的药,我一定不计一切成本地救您。”

赵芳华坐在病床上不知所措,蒋远周站起身道,“接下来的这段时间,您就住在医院吧,不能再出去了。”

“好,好的。”

“但我跟情深要举行婚礼,酒席那边都订好了……”

赵芳华现在哪还能计较这种事情啊,“别管我,远周,只要你对情深好就行了,我一直以来都把她当亲生女儿,现在生了这个病,你一定要救我啊。”

“放心,我肯定救您。”

蒋远周将检查单丢下后,起身准备离开。“医院有护工,到时候有需要的话,我会安排的,但是情深那边,我希望您别再找她了。您有什么事就直接跟我说,医疗费的事情,您不用操心,可以吗?”

赵芳华还能说什么,当然是点头。

蒋远周和老白往外走,到了门口,赵芳华的哭声就传到了耳朵里,走到外面,老白将门关上,赵芳华想想自己得的这个病,直接嚎啕大哭了。

“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,不公平啊,我这辈子可没干过什么坏事啊,好人没有好报啊!”

老白掏了掏耳朵,“蒋先生,您做得会不会太绝了?”

“你们一个个的,怎么这么菩萨心肠?”蒋远周睨了老白一眼,“就冲她用筷子抽过我的女人,就冲情深受过的委屈,我这样对她都是轻的。”

还想出席他们的婚礼,还想让他当着众人的面喊她一声妈?想得美!

穆家。

穆成钧下午时分就回去了,苏晨一直在卧室内,穆太太也让她多休息休息,毕竟刚出月子,能躺的话,还是多躺会。

穆太太对苏晨真算是掏心窝子的好,她在穆朝阳的灵位前上了香后,转身去了厨房,吩咐佣人晚上必须要有个滋补的汤。

苏晨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,穆太太为什么肯轻易让她进穆家,而小薯片又是多么的得来不易。

对穆太太而言,苏晨怀孕,不单单是生下个孩子这么简单,而是直接治愈了穆太太的心病。这就说明了穆成钧没事,他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,过正常的生活。

穆成钧走进卧室,苏晨听到声音,从床上转过身看他。

男人见她快速地坐起身,然后下了床,他不着痕迹地勾勒下嘴角。

苏晨朝门口指了指,“小薯片被月嫂抱过去了,在儿童房,你去看他吧。”

“我刚从儿童房过来。”

穆成钧走近几步上前,“方才不是在睡觉吗?怎么不睡了?”

“睡好了。”

穆成钧慢条斯理地将衬衣扣子一颗颗解开,天气这么热,他向来讲究,回到家就要洗澡,反正一会也不出门了。

他当着苏晨的面脱起衣服来,苏晨转过身,假装整理小薯片的床。

男人几步上前,“你秘书的那个位子还空着,我打算过两天招个小姑娘,你帮我看看。”

苏晨身子微僵,她转身看向穆成钧。“你公司招人,跟我有什么关系?我又不是人事部的。”

“你进了穆家,穆家公司的事当然也得操心,不然……你想白吃穆家的饭?”

苏晨冷笑下,“说什么秘书啊,其实是再找个陪睡的吧?”

她的鄙夷在穆成钧眼里,真算不了什么。

“你当初也是在这个位子上,你看你,就是个成功的例子,如今爬的多好?”

“穆成钧,你说话放尊重点。”

男人伸手就要摸她的脸,苏晨将他的手拍开。

穆成钧光着上半身,上前一步就要抱她,他本来就是个随性的人,女人玩得多了,若不是想念在苏晨身上的放纵,他也不会直接就这样扑上去了。

苏晨在他身上吃过不下一次亏,她抬起腿想要用膝盖撞他,但她到底本事不到家,一记没能得逞,她不管不顾起来,抡起拳头朝着穆成钧的身下就是一拳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