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4选拔狐狸精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穆成钧猛地闷哼声,弯下腰往后退去,他手掌按在某处,干脆坐在了床上。

苏晨自己都记不清楚到底用了多少力气,她看着穆成钧的样子,不由攥了攥手掌。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男人冷汗涔涔,最要命的就是在欲望爆发的时候受到重击,况且苏晨那可真是下了大力气的。

他一语不发,双手撑在膝盖上,苏晨意识到自己犯了错,她退到小床边上,“是你先对我动手动脚的。”

“所以呢?”男人陡然扬声,抬头看向苏晨,“你想过后果吗?”

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这还不叫故意?”

苏晨也有些担心,毕竟这还是在穆家,要是把穆太太的宝贝大儿子打伤了,恐怕连她都不会再帮着她了。“你要不去医院看看?”

“去了医院怎么说?”

“说你不小心撞的。”

穆成钧坐在那,疼痛缓过来了些许,“要我说的话,我肯定是实话实说。”

“那我也实话实说。”

穆成钧胸膛起伏着,“你有什么实话好说的?”

“我说你意图不轨,我这是正当防卫。”

“你住在我家,跟我睡在一张床上,我就算是跟你将这床压塌了,你也没资格说我意图不轨,苏晨,我希望你搞搞清楚。”

苏晨站在小床边一动不动,“你现在没事了吧?”

“我要说我有事呢?”

“不至于这么脆弱吧?我只是轻轻打了下而已,要照你这么说的话,你还不得经常受伤?”

穆成钧听到受伤二字,面色变了变,这苏晨为了给自己解围,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了,他冷嗤一声,“你是不是经常这么打男人?所以自认为很有分寸?”

苏晨被激得俏脸通红,下意识回了一句。“是,行了吧?满意了吧?”

穆成钧攫住她的目光变得阴冷起来,“你倒是说说,还有谁?”

“我不跟你胡扯,你要有事,就去医院,要是没事的话,我去看小薯片了。”

她没敢往他身前走,而是绕着小床一周来到了另一侧,穆成钧想要起身逮她,但是身子一动,胯下还是有些不适感,他就暂时放过她吧,省得到时候她撒野起来,再度将他伤了。

苏晨去儿童房陪了会小薯片,穆成钧在卧室内,苏晨不想回去。

可是除了她自己的房间之外,她也不知道能去哪。

下了楼,穆太太正在打电话,看到苏晨下来,她将话筒从耳侧挪开,“晨晨,你怎么下来了?”

面对穆太太的亲切,苏晨这两天也有些习惯了,此时已是傍晚时分,外面酷热消散不少,阳光落在窗户上,没有了那种像要将人烤炙一般的毒辣。

“我去院子里坐会,透透气。”

“好,去吧,不要待太久。”

苏晨答应着。“好。”

穆家的院子很大,也设了避暑的地方,一道长廊上面盘满了绿植,很有特色,苏晨进去坐了会,到了傍晚,院子里起风了,风吹在身上倒有几分凉爽之意。

她抬起脚步往外走,发现院墙旁边种了不少的花草,都是有些年头的了,鲜艳明亮的花朵顺着绿藤爬上院墙,院子上方都是铁栏杆,只不过盘满了花草,所以并不能清晰地看到外面。

苏晨看见花儿长得这么好,心情难得开朗起来,她凑过去想要闻一下。

鼻尖还未到那朵花跟前,她余光里好像看见了什么,她下意识看去,却发现是一把磨亮了的剪刀!

苏晨吓得往后退去,一下栽倒在地,这样的场面实在是太惊悚了,她忍不住尖叫出声。“啊——”

她看着那把剪刀将院墙上开得正好的花都给剪了,苏晨心砰砰地直跳,整个人瘫坐在地,她双手撑在两侧,“谁,是谁?”

那些花草都被剪了,苏晨这才看清楚外面蹲着一个妇人。

她好不容易爬起身来,想到那把差点扎到她眼睛的剪刀,她仍是心有余悸,“你,你究竟是谁?”

穆成钧这会也在楼下,刚问穆太太一声苏晨在哪,就听到了她的声音。

男人想也不想地快步出去,远远就看见苏晨呆呆地站着,他也看不到院子外头的女人。

“就是你给穆成钧生了个儿子吧?”外面的妇人直直问道。

苏晨没有回答,那名妇人目露凶光。“你告诉我,你们把我女儿弄到哪里去了?我女儿失踪后你就怀孕了是不是?你把她害死了是不是?”

苏晨摇了摇头,“我不认识你女儿。”

“你个狐狸精,我打死你!”

穆成钧快步上前,“你在这做什么?”

苏晨扭头看去,所以忽略了妇人将手伸进包里的动作,穆成钧来到她身前,苏晨忙说道,“有个人很奇怪……”

妇人将手臂伸进栏杆内,手里的鸡蛋猛地往前丢去,穆成钧余光里扫了眼,他下意识将苏晨拉到自己边上,那鸡蛋落了个空,被砸在了草地上,居然没有碎。

妇人见状,又拿了第二个出来,穆成钧这才看清楚围墙外面站了个人。他想推着苏晨让她赶紧走,但是已经来不及了,妇人将鸡蛋用力丢向前,穆成钧想也不想地背过身,将苏晨按在自己怀里。

那个鸡蛋砸在了穆成钧的后背上,碎了,蛋液和蛋黄混在一起,顺着他结实的后背往下淌。

“你们这对奸夫淫妇!”

苏晨缩在男人的怀里,听到穆成钧深吸一口气的声音,他轻拍下苏晨的肩膀。“站着别动。”

苏晨看到男人转身,妇人拿了鸡蛋还在用力砸进来,又一个砸到了穆成钧的胸前,他几步上前,趁着妇人还没将手抽回去,一把就扣住了她的手臂,他将她的手臂按在铁栏杆上,“胆子不小啊,又来闹事。”

穆太太闻讯也走了出来,“怎么回事啊?”

苏晨指着穆成钧的背影,“刚才我在这看花,差点被她用剪刀扎了脸。”

穆成钧一听,更加用力地按着妇人的手臂,她痛得嗷嗷叫起来,“救命啊,救命啊。”

穆太太定睛一看,却是凌母,她头疼地走上前,“怎么又是你啊?不是跟你说了吗,时吟失踪的事情我们真不知道。”

“不知道?”凌母冷哼声,“你们害死了我的女儿,现在又重新找了个女人进来,还生了孩子,你们倒是过上了自己的好日子!”

“我怎么跟你说不通呢?”

穆成钧使了下劲,凌母痛得不住叫唤,穆太太见状,伸手拉了下穆成钧的手臂,“算了……算了吧。”

“她三番两次过来骚扰,算了?您这次放过了她,她下次还会过来,赶紧报警。”

穆太太看眼凌母,也是作孽,“你以后别来了,这次我们就不计较,行不行?”

“你把女儿还给我!”

“妈,您跟她废什么话?她包里还有剪刀,真要把苏晨扎出个好歹来怎么办?”

穆太太沉默片刻,“好吧。”

她转身进了屋,去打电话,凌母目光凶狠地看向苏晨的方向,“穆成钧,你把我儿子的公司吞了,连根骨头都不剩啊,你还把我女儿害死了……”

穆成钧没有为自己辩解一句,苏晨站在原地,凌母冲她勾了抹怪异的笑出来,“你以为你生了个儿子就能高枕无忧了?你就等着被穆成钧一脚踹开吧,当心到时候尸骨无存!”

穆家的保安很快过来,将凌母给按住了。

稍晚一些,警方出了警,将凌母给带走了。

穆成钧身前身后都被鸡蛋给袭击了,穆太太用毛巾给他擦拭下,“赶紧去洗个澡。”

男人回头朝苏晨看了眼,“还杵着干什么?”

“晨晨,没事吧?是不是被吓坏了?”穆太太关切问道。

“吓死她活该,”穆成钧没好气地开口,“连个大活人藏在外面都没看见,要是真把她的脸扎花了,那也就好看了。”

苏晨摸了摸自己的脸颊,一语不吭往里走去。

回到卧室,穆成钧重新冲了个澡,出来的时候,看到苏晨坐向床沿。

男人擦拭下头发,“是不是要跟我说声谢谢?”

“谢谢。”

“你看看,待在穆家就是危险重重,你还是走吧。”

苏晨没有搭理他,直接扭过头去。

穆成钧看着她的态度,他也真是够欠的,方才真不该替她挡那么一下,要让她真被鸡蛋砸了,她估计就能被吓跑了。只是,那终究是下意识地反应,穆成钧跟自己说,他也就是看在她是个女人的份上而已。

他想让苏晨从穆家搬走,并不是因为她占了他一半的床这么简单。穆太太俨然已经将苏晨当成了自己的儿媳妇,这意味着什么,穆成钧清清楚楚。

至少,他不能在外面随意过夜,也不能有太明显的花边新闻,更加不能肆无忌惮地想玩就玩。

他习惯了没有拘束的日子,以前凌时吟在穆家的时候,穆成钧的女人也没断过。

但现在终究不一样,来了个苏晨不够,还有个小薯片。

从苏晨到家的那天起,穆太太就严厉警告过他,现在他有了‘妻子’和孩子,不能再胡闹,要不然的话家法伺候。

穆成钧跟她解释不清,干脆也就不说了。

唯一的办法,就是让苏晨知难而退,自己搬出去。

翌日。

穆成钧来到公司,走进办公室的时候,一名秘书跟着他走了进去。

“穆先生,今天有好几个人过来面试,您看,您什么时候有空?”

穆成钧走到窗边,“什么面试?”

“就是您的秘书。”

穆成钧视线落到女人脸上,“来了几个?”

“我和人事部的人已经筛选过了一遍,余下六个,需要您亲自过目下。”

“直接把她们带进我的办公室吧。”

秘书点着头,“好。”

穆成钧坐到办公桌前,秘书带着几人进来的时候,替他泡了杯水。

“穆先生,人都在这了。”

穆成钧应了声,“你先出去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穆成钧一眼望去,外面的秘书跟着他的时间也不算短了,办事能力向来是不用质疑的,瞧瞧这选的人,一个个脸蛋精致,前凸后翘。这岗位本来就不用多少工作能力,长得好看、身材好,这才是硬道理。

穆成钧笑了笑,“都是来应聘的?”

“是。”

男人手指在桌面上轻敲,“当我的秘书,我不需要你们的工作能力,但是会需要你们能喝酒、会说好话,还有……随叫随到,能做到吗?”

“能。”几人异口同声道。

“哪怕是深夜?”穆成钧站起身,颀长的身子往那一站,有几分凛冽之姿。“我事先可跟你们说明白了,我很喜欢在大半夜给人打电话,都能接受得了吗?”

“可以。”

“没问题。”

穆成钧轻笑,“很好。”

他转身走到了窗前,现在的人,一个个心思通透,他三两句话一说,哪个不明白?当初的苏晨被他压在床上的时候,是有剧烈反抗的,所以才会说他是强暴犯,但穆成钧想得也很简单,别人都能明白的事情,她苏晨就不明白吗?

她难道不知道那个岗位的秘书,就是陪睡陪玩的?

穆成钧掏出手机,嘴角微扬,挑出的笑藏着几分坏意。

他打了个电话出去,那边很快有人接听。“喂。”

“心姨,是我,您今天有空吗?是这样的,我妈最近总是闷在家里,挺闲的,您约她出去逛逛吧?”

穆成钧单手插在兜内,整个人倚在了干净的玻璃上,“今天你们看中的东西,我买单……您别跟我客气,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男人打完电话后,回头看向几个女人。“待会我带你们去面试,只是不管成不成,你们去过的地方,跟谁都不能提起,要不然的话,我让你们好看。”

“好。”

穆家。

穆太太出门了,苏晨打算睡一会。

睡意朦胧间,她听到房门口有动静传来,她睁开眼帘,难道穆成钧这么早就回来了?

苏晨坐起身,抬头一看,果然是他。

她满脸的失落,想好好睡个觉都不行,穆成钧快步走到她跟前,“走,跟我去趟书房。”

“去书房做什么?”

“你过来。”穆成钧说着,扣住她的手腕,将她强行拉起身。

苏晨跟他来到书房门口,男人推开门,将她塞了进去,苏晨看到屋内站着好几个年轻漂亮的女人,她面上露出吃惊,“这是干什么?”

穆成钧将她拉到书桌前,按着她的肩膀,让她坐到办公椅内。“我不是说过了吗,公司要招秘书,你给把把关。”

“你疯了是不是?”苏晨面色微变,想要起身。

男人坐向办公椅的椅把上,双手压着苏晨的肩膀,不让她起来。“我怎么就疯了呢?这方面,你应该是有经验的啊,毕竟那个职位先前是你的,你一退下来,它才需要招人。”

他这话一说出口,站在桌前几人的目光纷纷投向了苏晨。

对于这件事,大家心知肚明,自然也就知道苏晨之前是做什么的了。

苏晨面色煞白,穆成钧亲昵地趴在她身上,将半身的力量全给了她,苏晨不止是肩膀上觉得重,心里更加沉重。

穆成钧朝她看了眼,“怎么了,脸色不好看?”

“你觉得这样有意思是不是?”

“挺有意思的。”

苏晨挣扎下,穆成钧稍稍起身,“那就开始吧。”

她一语不发,穆成钧直接问道,“我先问你们一声,都知道上了这个岗位,意味着什么吧?”

“知道。”

穆成钧满意地点下头。“公司里面有最专业的秘书,她们才是靠自己本事吃饭的人,而且清清白白,我现在给你们的职位,是最空闲的,但也是需要付出一定代价的,这一点,你们是知道的吧?”

“知道。”

苏晨想要将穆成钧推开,无奈男人力气很大,非将她压在这不可。

“你们当中,有谁是隆过胸的?”穆成钧陡然问道。

几人面面相觑,苏晨脸色涨得通红,穆成钧继续说道,“我喜欢听实话,这种事,迟早也是瞒不住的,是不是?”

苏晨真觉得这男人不要脸到极点了,迟早瞒不住,这话里面的信息量足够大了吧?

两名女子摇了摇头,“我没有。”

另外几个也说道,“我没有,之前面试的时候,就问过这个问题。”

苏晨拧眉,她当初进公司的时候,可没经历过这样的面试环节,看来,这是穆成钧特地加的,就为了在她面前羞辱她吗?

“很好。”男人坐直了身子,目光落向苏晨,“轮到你了,你难道就没有问题要问的?”

苏晨挣脱不掉男人的双手,她看了眼跟前的几个女人,“你们没听到穆先生的意思吗?应聘了秘书的岗位,做的却不是秘书的活,他人面兽心,想要将狼爪伸向你们,你们都不怕吗?”

穆成钧听了这话,哈哈笑出声来,真是太有意思了。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苏晨这么好玩?

“前面有这么好的一个例子在这,她们怎么会怕呢?”穆成钧真是肆无忌惮,找个由头把穆太太支出去后,居然直接带了几个女人上门。

苏晨绷着脸,丝毫不给他面子。“我可不是多好的例子,你们要不怕被人强暴的话,就赶紧走吧。”

一名女子看了看穆成钧,随后问苏晨道,“你是想说你被……”

苏晨秀眉微蹙,打断女人的话。“跟我没关系,只是他说的话,够露骨了,你们要是能听得明白,我觉得你们应该现在就走。”

“你把她们赶走做什么?”穆成钧伸手摸了下苏晨的下巴,举止轻浮,她二话不说就朝他的手背拍打下。

这一下好似拍在他脸上,又重又响,不过穆成钧没有在意。

“你不给我物色个人,难不成……是你自己想要陪我?”

苏晨攥紧拳头,“你做梦去吧。”

“穆先生,”有人显然等不及了,想要主动出击。“不知道您还记得我吗?几个月前的饭局上,我们见过,那时候我跟我老板一起出席,还给您倒过酒,我还问您要了张名片的。”

穆成钧看了眼那个女人,“好像是有点印象,怎么不在先前那家公司了?”

“我看见了您这边的招聘信息,所以过来了。”

苏晨动了下腿,“你们慢慢叙旧吧,面试的事情我不懂,我先走了。”

穆成钧都把人带家里来了,且明显冲着苏晨而来,哪能这么轻易放过她?

他双手按住苏晨的肩膀,“着什么急,坐会。”

“对了,我是不是还没跟你们介绍?”穆成钧说着,视线落到苏晨脸上,“这位是我的前秘书,当初也是通过一关关的选拔才到我身边的,如今……”

苏晨的目光咻地对上他,深邃的潭底聚着冷冷的森寒,大有他敢接着往下说,她就一口咬死他的魄力。

穆成钧偏偏不吃这套,他想要说,她以前就是个小秘书,成功地爬了床之后,如今进了穆家,还成了他不得不接受的固定床伴。

只是他要真透了这样的口风出去,苏晨的事情难免藏不住,穆成钧盯着她的小脸,她最是要面子的人,男人薄唇紧抿下,只觉她的眼神空洞,好像是猜到了他会说什么,所以眼底有绝望在一点点渗透出来。

穆成钧别开视线,硬生生将未说完的话吞咽回去。

他觉得自己这样的做法很是奇怪,分明是想给她难堪、想让她羞愤而走,怎么到了最后一步,下不去手的也是他呢?

穆成钧一口气堵在了胸腔内,冲着苏晨说道,“你选一个,选好了,我就放你走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”

苏晨随手指向其中一个。“就她吧。”

穆成钧的视线顺着她的手臂望去,“好,其余的人都出去吧,下楼等我。”

“有没有搞错,这就算选好了?”

“就是,我们还没争取下呢。”

“出去!”穆成钧陡然扬声,真正做到了说翻脸就翻脸。

几名女子朝着书房外面走去,打开门,看到曹管家在外面站着。

他看到穆成钧领着这么些个女人回来,自然是不放心的,如今人都被赶出来了,他面无表情说道,“都跟着我走吧。”

穆成钧视线望出去,他站起身来,“曹管家,你要再敢在门外偷听,我让你去院子里拔草。”

曹管家拉过门,冲穆成钧回道,“穆先生,我只是刚好经过而已。”

说完,就把门重新带上了。

苏晨松口气,想要起身离开,穆成钧再度按住她。

苏晨恼了,“不是说好了让我走吗?”

“我还没确定下来就是她,我总要问些问题,满意了才行吧?”

苏晨拂开他的手,“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啊?”

“你看着就好。”

穆成钧绕过办公桌来到那名女子跟前。“多大了啊?”

“22。”

“先前做什么的?”

“做过一个多月前台,我没什么经验,刚出来工作不久。”

穆成钧噢了声,将手臂搂向女人的肩膀,苏晨看在眼里,双手刚动一动,穆成钧就说道,“你要是现在敢走,我天天给你安排这样的面试,你喜欢吗?”

“你要看中了她,你直接把她留着不就行了?”苏晨不以为意地坐着,“在穆先生面前,谁敢说个不字啊。”

穆成钧的手掌顺着女人的背部往下滑,很快来到她纤细的腰肢处,他手掌顿住,女人的肩膀倚着他的肩膀,穆成钧的说话声在她耳侧响起,“你要记住,是她把你留下来的,你以后得谢谢她。”

女人抬头看向苏晨,“谢谢!”

苏晨张了张嘴,心里却有种说不清的情愫在往外冒,她真的会谢谢她吗?还是她把这个工作想得太简单了?穆成钧这么禽兽,一旦沾了床,就是可怕的野兽,苏晨忽然不安起来,她不会是把人害了吧?

苏晨着急起身,“你还是别干了吧,出去找个体面的工作,哪怕钱少一点。”

“干什么?”穆成钧不悦地看向苏晨。“当着我的面,就想坏我的事是不是?”

“你是不是真不知道这个工作是干嘛的?穆成钧有专门干活的秘书,而现在招的人……她,她是要……”

女人没说话,她用不着苏晨来提醒,读书的时候,她就欠了不少裸贷,急需要还钱,穆成钧提供的这个工作很好,她很满意。她一个既没学历又没经验的人,能找上这样一份工作,她已经是满意至极了。

穆成钧的视线肆无忌惮落向女人胸口,他的大掌继续往下滑,在她身后拍了下。

“挺翘的,我喜欢。”

苏晨嘴唇哆嗦,说不清是因为那个女人被羞辱了,还是她自己被羞辱了。

穆成钧看眼苏晨,他放下手,几步走到她跟前,“当初你来公司面试的时候,心里是不是也是一清二白的?”

苏晨狠狠瞪向他,“不,我完全不知情。”

“那你现在怎么都清清楚楚了,还想着要去提醒别人?”

苏晨沉默了半晌,眼帘轻闭,“我能走了吗?”

穆成钧转过身,冲那名女子说道,“待会去找我的司机,他那里有张我的房卡,你把它放在你身边,以后需要用房间的时候,我会打电话给你,这些事情,你能安排好吧?”

“可以的,没问题。”

“好了,出去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苏晨抬起脚步也要走,穆成钧拦在她跟前。“这人是你给我选的,我很满意,以后我若晚上有不回家的时候,我会提前跟你说一声,当着我妈的面,我希望你不要兴风作浪。”

“放心吧,你好好在外面玩,需要我圆谎的时候,我能帮你。”

苏晨想,她的态度足够诚恳了吧?

也足够配合了吧?她巴不得穆成钧不要回来,天天晚上都在外面过夜才好呢。

穆成钧冲着她扯出抹笑来。“不错,觉悟挺高的。”

他转身往外面走去,苏晨赶紧也出去了,到了走廊上一看,穆成钧已经下楼了。

穆成钧来到楼底下,那几名女子乖乖站在外面等着,也不怕被晒得脱掉层皮,曹管家上前几步。“穆先生,要安排车吗?”

“嗯,把她们都送回去吧。”

“穆太太要是问起今天的事,我可是要实话实说的。”

穆成钧睨了他一眼,“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,你实话实说好了,这几个都是苏晨在职期间认识的同事,知道她跟我的关系后,非要过来看看,同事之间,这也正常吧?”

曹管家可不这么觉得,那些个女人,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,进来的时候带着一股妖风,难道穆成钧公司里的职员都是这样打扮的?

穆成钧侧过身,视线盯着曹管家,“你在穆家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,我相信你懂分寸。”

“是。”

赵芳华‘得’了癌症,家里自然是要轰动的。

许旺当天晚上就被赵芳华喊去了医院,许明川也去了。

许情深完全不管她的事情,蒋远周跟赵芳华说过,有事不要找许情深,她也记着,这个时候,赵芳华乖乖地不敢不听话,万一蒋远周把药停了可怎么办?

下了班后,许情深走出医院,夏萌也来了,只是没进星港,在外面等她。

“姐。”

“萌萌,等久了吧?”

“没呢,我也是刚到。”

许情深带着夏萌去对面的商场吃晚饭,坐定后,许情深将菜单递给夏萌。“想吃什么,自己点。”

“我把你约出来了,姐夫不会吃醋吧?”

“吃什么醋。”

夏萌点好了菜,双手托腮看向许情深,“姐,最近肯定特别忙吧?”

“是啊,婚礼的事情一大堆,所以今天难得放松下。”

夏萌看了眼桌上的手机,“明川和爸都在医院,明川让我过去,但我不想见到她。”

“我也不劝你什么,你现在怀着孩子,一切顺自己的心意来吧,不用勉强自己。”

“嗯。”

夏萌想到许明川,有些担忧。“不过明川总归喊她一声妈妈,这得了绝症……”

许情深喝了口水,“你和明川说不用担心,她没得绝症。”

“什么?”

许情深身子往后轻靠下,“那天她来医院闹事,非要住院,远周说给她做个全身检查吧……”

许情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夏萌说了,夏萌张了张嘴,“姐夫威猛啊。”

“我还觉得这事做的不妥呢。”

“有什么不妥的啊,挺好,欧耶——”夏萌比了个V字手势,“喝喜酒的时候可以不用看到她那张脸了。”

这夏萌也是,有什么就说什么,完全不放在心里,“不过恶有恶报这句话没得到应验啊,就该让她真得了这个病。”

话一说出口,她自己也觉得不妥,赶紧用手打了下嘴巴。“呸,不能这样说,她好歹是明川的妈。”

吃过晚饭,许情深让服务员打包了几份,“萌萌,你带回去吧。”

“姐,我待会直接去医院吧,带给明川和爸吃,我还得去做做戏呢。”

“好,你去吧。”

许情深将夏萌送回医院后,直接回了家,夏萌则拎着打包盒去了赵芳华的病房。

推门进去的时候,里面正传来说话声,“明川,你睁开眼睛看看吧,你妈都得了这样的病,你媳妇……”

“明川。”夏萌径自走进去。

许明川回头一看,立马起身迎了上去,“萌萌。”

夏萌将手里的东西递给许明川。“你跟爸吃了吗?这里面有饭菜,快吃吧。”

夏萌站到床边,看了眼赵芳华,“妈,我来看看你,你说你怎么就得了这样的病啊?能治好吗?”

赵芳华冷哼声,背过身去。

许旺知道夏萌怀着孕,他搬了张椅子给她,“别担心,远周说了能治好。”

赵芳华手背上还挂着点滴,听见这话,没好气说道。“什么叫别担心,这两天挂水,总说我血管细不好扎,我的手背都快被扎肿了。”

夏萌差点笑出声来,“妈,治病就是这样的,您还没试过化疗呢。”

“哼,这下你称心如意了。”

“你这说的什么话呀,”夏萌揉着自己的肚子,“妈,心态很重要啊,你别动不动就来火,到时候癌细胞再来个扩散,那姐夫都救不了你。”

“你你——”

夏萌起身走向许明川,一句话把赵芳华吓得够呛,也就不再说话了。

穆太太难得出门,跟朋友吃了晚饭才回来的,她心心念念着孙子,一回家就去苏晨的房间了。

这一趟出门,穆太太给小薯片买了十来套衣服,“每一件都爱不释手,就买下来了。”

“不需要这么多,也穿不过来。”苏晨看着穆太太将衣服拿出来,一件件摊开放在床上。

“那就天天换新,不重样。”

穆成钧在小床边陪儿子玩,穆太太整理着那些小衣服,“成钧,你今天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“没记时间,挺早的。”

穆太太不由展颜。“有了孩子就是不一样呢,成钧,你越来越有当爸爸的样子了,以后没事就早点回来,陪陪苏晨、陪陪小薯片。”

男人的视线望过去,轻轻扫过苏晨的脸,他答应下来,“好。”

看看,多像个好爸爸啊。

穆太太心里觉得宽慰,“这若放在以前,我肯定不相信我的儿子会这样,现在看来,还是有个自己的家最好。”

苏晨冷笑下,不知道穆太太若知道了今天的事情之后,还会这样说吗?

穆太太坐了会,也不便多打扰他们,她起身走出了房间。

男人抬起腕表看眼时间,苏晨迫不及待问道,“你要出去?”

穆成钧没有搭理她,小薯片过一会就睡着了。

苏晨澡也没洗,就坐在床沿处,穆成钧朝她看看。“还不睡?”

“白天睡多了,不困。”

穆成钧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,无非就是怕他对她图谋不轨。

男人进更衣室换了套衣服,出来的时候,正低头扣着扣子,苏晨眼里一亮,一看穆成钧的样子就是要出去。

她想到今晚能睡个好觉了,脸上立马乐开了花。

穆成钧猝不及防地抬头看她,苏晨收敛下情绪,男人上前几步,坐到她的身侧。

“你要出去啊?”

“嗯。”

苏晨嘴角控制不住往上勾,“今晚还回来吗?”

“你希望我回来吗?”

“你妈要是问起的话,我要不要说你临时去开会了?或者……出差?”

穆成钧冷笑下,“随你怎么说。”

“噢。”

苏晨将穆太太买的小衣服都收拾起来,她垂着头,但是能感觉到男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,她很不自在,想要起身。

穆成钧微凉的手掌按住她的大腿,她忙要推开,男人却是更用力地按住了。“苏晨,你这样留在穆家,不觉得很没意思吗?你就不想有个家的感觉?”

“我跟小薯片在一起,我很开心。”

男人凑上前些许,“你要今晚陪我睡,我就不出去了。”

苏晨伸手,挡住男人望过来的视线,“我都说了,我身体没有恢复好。”

“那恢复好了之后呢?”

“我……”苏晨才不要有这种事发生,“你如果有生理需求,你可以去外面解决,不是刚找了新的秘书吗?”

穆成钧定定地盯着她看,“苏晨,我是想和你过日子的。”

男人的这些话,实在是让人摸不着头脑,白天的时候,他还在让她走,怎么摇身一变,就摆出这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?

“穆先生,我来穆家,单纯是为了小薯片。”

“所以,你并不想跟我过日子,只是想留在这陪孩子,而我呢,不能碰你,表面上却还要装着跟你一起生活是吗?”

苏晨抱紧怀里的那些衣服,“穆成钧,你不是要出门吗?”

“你是要把我推出去,是吧?”

苏晨紧盯着跟前的男人,今天的穆成钧实在是奇怪,她将腿往回缩了缩。

苏晨起身,穆成钧跟着起身,他拦在她的跟前,“我妈的意思,你也明白了吧,她是希望我们能在一起的。”

她面色充满疑虑地在他脸上扫来扫去,苏晨才不相信穆成钧的鬼话,她往前一步,穆成钧却站在原地不动。

“你让开。”

“要不我等你,过完了三个月后,我再碰你。”

苏晨想也不想地拒绝了。“不行,我不会再让你碰我。”

“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

“当然知道。”

穆成钧往后退了两步,“那好,我就如你所愿。”

男人说完这句话,转身就走出去了,苏晨眼见他走到卧室外面,她小跑着来到门口,探出脑袋一看穆成钧走了,她赶紧关上门,并将门反锁了。

回到床边,苏晨开心地蹦了起来,她跳到了床上,用力蹦跳几下。

穆成钧出去后,也没有说去哪,司机透过内后视镜朝他看眼,“穆先生,我们去哪?”

“房卡被拿走了吧?”

“是,那位赵小姐拿去了,说是您让拿的。”

穆成钧视线落向窗外,穆家在他的眼里渐行渐远。“去酒店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穆成钧掏出手机,新秘书的号码还没有存,他直接给公司的另一名秘书打了电话。

“我今晚要用房,你让新来的那个准备下,房卡在她那里。”

“是。”

看来,又有人要落入魔爪了,只是谁都不会同情这些女人,就像不会同情当初的苏晨一样。她们自己选择了这条路,被吃掉,那还不是迟早的事情吗?来到酒店,来到穆成钧的那个房间,他直接按了门铃。

“来了。”里面传来一阵清脆的声音。

女人很快过来开了门,“穆先生。”

男人径自走进去,看来她是早有准备,桌上放着换洗的衣物,床头柜上,还有女人的护肤品小样等。

穆成钧不着痕迹勾下嘴角,直接坐到了床上。

苏晨洗完澡后,准备美美地睡一觉,没有穆成钧在身边,她就不用防狼似的了。

她很快就进入了梦想,但是接二连三的敲门声却传了进来。

苏晨睡眼惺忪地坐起身来,“谁啊?”

“晨晨,是我,开下门。”

苏晨掀开薄被下床,想要走过去开门,但余光撇过那张大床,她立马清醒过来。

穆成钧这会正好不在,万一穆太太问起来怎么办?

她瞬间没了睡意,“您,您有事吗?”

“你们睡了吗?”

“睡……睡了。”

穆太太也有些为难,“晨晨,你开下门吧,我有事找成钧,挺着急的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