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5相互算计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苏晨在房间里焦急地走来走去,穆太太又说道,“你让他出来下也行。”

她知道这样也不是办法,既然撞上去了,那就只能怪她运气太差。

小薯片还在小床内安心地睡着,苏晨走到门口,将门拉开。

穆太太往里看了眼,举着手里的手机,“成钧呢?”

事已至此,苏晨只好撒了个谎。“成钧说公司临时有事,出去了。”

“公司有事?”穆太太心里咯噔下,这时候公司的人都下班了,能有什么事?“走了多久了?”

“没……没多久。”苏晨不自在地侧过身,“要不我给他打个电话吧。”

“他手机关机了。”

穆太太走进房间,视线在屋内扫了圈,“你怎么没留住他?”

“公司的事情,我不好插手。”

穆太太想起她还在跟亲戚通话中,她将手机放回耳边,“喂,我刚看了,成钧出去了,一时半会联系不到他,说是公司有紧急会议。你也别着急,这件事我找劲琛办吧,你等我电话。”

穆太太挂断通话后,冲苏晨吩咐声,“你跟我下来一趟。”

苏晨只好答应着,两人出去后,穆太太唤了月嫂过来,让她照看下小薯片。

来到楼底下,苏晨看眼不远处的座钟,时间倒是还早,才9点多,只是穆成钧走后,她心情放松了下来,所以睡得也早了。

曹管家给她端了杯水过来,苏晨接过手。“谢谢。”

穆太太坐在对面的沙发上,给穆劲琛打了电话,简单说几句要他办的事情,穆劲琛那边自然是轻松答应下来了。

曹管家站到沙发边上,穆太太伸手示意让他坐,她将手机放向茶几,“晨晨,成钧真是去公司了吗?”

“他……他是这样说的。

穆太太脸上的不悦早已掩饰不住,她绷着脸,曹管家见状,开了口,”太太,今天白天发生了一件事,我还没跟您说。“

”什么事?“

苏晨咯噔下,看向了曹管家。

”穆先生白天回来的时候,带了五六个女人过来,直接就上了三楼。“

”什么?“穆太太震惊出声。

苏晨心想着完了,她脑子里飞快地想着应对之策,但穆太太没给她时间,直接就问出了口。”晨晨,真有这么回事?“

她只好点头,”是。“

”都是些什么人?“

穆成钧事先没有跟她统一过口径,所以苏晨只能实话实说。”他说公司要招秘书,让我给他把把关。“

这话听在穆太太耳中,就更加荒唐了。公司有严厉的规章制度,招秘书需要带到家里来?还要让苏晨把关?简直是荒谬至极!

曹管家跟着锁紧下眉头,”太太,我问过穆先生,他说是苏小姐以前的同事知道她生了孩子,都想来看看她,他就带她们过来了。“

苏晨轻闭下眼帘,看来是彻底完蛋了,这两种说法也太大相径庭了。

”胡闹!“穆太太面色铁青,不用猜都能知道是什么事了。”那些到底是什么人?“

”这样看来,还是苏小姐的答案靠谱些,那几个女人打扮得也不像是正常的秘书。“

穆太太再联想到自己被朋友喊出去逛街,怎么偏偏就这么巧呢?她一出门,穆成钧就领着那么多女人上门了。

穆太太拿起手机,给穆成钧打过去的时候,他还是关机。

她气得将手机掷到了桌上,今天这件事非弄明白不可,”晨晨,你跟我说实话,成钧到底去了哪?“

”他真没跟我说。“

”那今天他带人上门的时候,都让你做了什么事?真是给秘书面试吗?“

苏晨菱唇微启,”我……“

穆太太不想浪费时间,在这听一套套的谎言,她打断苏晨的话说道,”晨晨,你之前也做过一段时间成钧的秘书,他是怎样的人,你应该有些清楚吧?“

苏晨只好点头,”嗯。“

”当妈的心情都是一样的,他现在有了小薯片和你,我最希望看到的是他在这个家里面安安心心的,能把心定下来。“

苏晨双手交握,要让穆成钧定心?这恐怕是比登天还要难吧?

穆太太视线睨着她,叹口气,”要把他的心拴在家里,只能靠你和孩子。晨晨,我实话跟你说了吧,就因为你是小薯片的生母,所以我提议让你搬进穆家,可你若是留不住成钧的人,我又为什么一定要让你待在穆家呢?“

苏晨听到这话,眼里的吃惊更甚,”妈?“

”如果成钧还是和以前一样,你觉得,我真有必要留着你吗?“

话虽然有些难听,但穆太太把该讲的话讲清楚了,她也不想苏晨在这糊里糊涂地过日子。

苏晨也彻底明白了穆太太的意思,她原以为她和穆成钧可以各过各的,可穆太太显然不是这样想的,穆家没有必要多养一张嘴,除非她能把穆成钧拴住,至少,要做到表面上的拴住,保证他每天回家过夜。

”晨晨,我不相信成钧带着那几个女人来,是让你把关的,我希望你跟我说实话。“

话说到这一步,意思太明确不过了。

如果苏晨还想留在穆家,她最好是老老实实地说实话。苏晨想了想,嘴角不着痕迹勾起抹细小的弧度。现在穆太太恼的是穆成钧,跟她没有关系,白天的时候,穆成钧还当着别人的面羞辱了她一顿,她现在就算是把他出卖了又怎样呢?

苏晨想到这,甚至还有几分痛快的感觉。

穆太太不会追究到她身上,更加不会知道她跟穆成钧说过让他出去,女人可以随便找。苏晨面上露出委屈,坐在沙发内,显得孤苦无依,”妈,成钧对我的意见挺大的,他今天带了那些人过来,说了一堆很不好听的话。他说我就是从那个位子上下来的,所以让我给他选个女的,那职位上的秘书在公司不用干活……“

”不干活,那做什么?“

苏晨垂下了眼帘。”他现在,应该就是跟新上任的秘书在一起。“

”秘书?“穆太太气得伸手朝着旁边的沙发拍去,”狐狸精!“

”苏小姐,你怎么不早说呢?“曹管家在边上问道。

苏晨眼里的委屈哪能藏匿得了半分。”他警告过我,让我不要过问他的事情,我是靠着小薯片才进穆家的,我想陪着孩子,所以我只能……忍。“

穆太太轻摇下头,”这死性不改的混账!“

骂的真好,苏晨心里觉得快慰极了。

”要不让穆帅去找找?“

穆太太挥下手。”劲琛还能管这种破事?况且我现在有事情让他去做了。“

苏晨把玩着自己的手指,穆成钧这时候应该见上那个秘书了吧?说不定已经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……

”晨晨,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吗?“

苏晨还是摇头,”具体的地方不知道,但他说今晚不回来了,也说了,要去找那个秘书。“

”你……“穆太太真是恨铁不成钢,”你就这么由着他?“

”妈,我以后不会了,“苏晨赶紧表明立场。”您说得对,我不该放纵他的,既然要过日子,就得把日子过好。“

穆太太听到苏晨这样讲话,气才算消了一半,”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他找回来,一晚上都不能放,要不然以后真难管。“

苏晨想了想,犹豫开口,”妈,有个地方,我觉得我们可以试一下。“

”哪里?“

”成钧在酒店有常包的房间,我知道在哪里,也知道房间号。“

穆太太起身,”好,我这就找过去。“

曹管家跟着站了起来,”太太,酒店都有座机,查一下就知道了,要不打个电话过去?“

”不,直接找过去。“

苏晨听到这,忍不住缩了缩脖子,幸好穆太太跟她说,”晨晨,你不用去了,但是先别睡,在家等我们。“

”好。“

酒店内。

穆成钧洗过澡,身上披了件睡袍,他径自走到酒柜跟前,打开之后取了瓶酒出来。

他慢条斯理地给自己斟了半杯,女人走上前,从身后拥住他,”穆先生。“

”你去洗澡吧。“

”好。“

女人转身就要走,穆成钧一把握住她的手掌,目光轻挑地落到她面上,”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吗?“

”穆先生,我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。“

男人满意地松开手,”多泡泡,我喜欢香味。“

”好。“

女人径自走进浴室,穆成钧对这个房间很熟悉,他取了香出来,点上。柜子里面放着他经常抽的烟,穆成钧拿了一包出来,拆开后点上一支,他倚在窗边,窗帘被完全拉开了,从酒店的楼层望下去,能清清楚楚看到东城的夜景。

他深吸一口,目光在烟火的映衬下显得特别明亮,远处灯火通明,他盯着穆家的那个方向出神。

他今晚不回去,想必苏晨在家里开心地要蹦起来了吧?

穆成钧抽完了一支烟,听到浴室内传来哗哗的水声。

今天心情似乎不佳,他有些提不起精神来,他是想出来寻欢作乐,可不知不觉,却想到了小薯片。

穆成钧莫名有些暴躁,将烟头掐熄了。

他走到床边,女人过了半晌后才出来,确保将自己泡得香香的,每走一步都自带香气,这下穆成钧总喜欢了吧?

男人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眼,他关机了,现在还早,他可以在外面玩一会,再睡一觉,只要赶在穆太太早上起来之前回去就好。

新来的秘书走上前,双手抱住穆成钧的腰,她的脸贴在男人后背处,男人的睡袍只是随意扎了下,肩上的布料往下滑,她摩挲着穆成钧的肩膀,手掌在他身前越来越重地抚摸。

穆成钧拉开她的手,转过身将她推倒在大床内。

女人忍不住轻笑出声,”穆先生,温柔点行不行啊?“

”我从来不懂什么叫温柔。“穆成钧覆上前,这就是苏晨给他选的女人,条件倒是足够好的,脸蛋精致,身材有料,眼神透着一股迷人的媚,关键年纪也轻。

他亲吻着女人的面颊,她双手迫不及待攀上穆成钧的后背。

穆成钧有些分神,想到这是苏晨挑选出来的,他心里又有些莫名的不爽,她的如意算盘倒是打得好,如今安安稳稳进了穆家,背地里却给他挑选别的女人。

身子底下的小秘书经不得撩拨,贴着美甲的手指在他后背上一道道抓着。

穆成钧被她抓得心痒难耐,他手里渐渐有了动作,只是身体还没到一个临界点,是他自己兴奋不起来。

女人配合着,目光迷离盯着上头的这张脸,她觉得这算是老天给她的一场眷顾,对她来说,最抵挡不住的就是一个男人的身份或者是一个男人的颜,而这两样,穆成钧恰恰都有了。

她意乱神迷起来,完全招架不住,但穆成钧显然不急,他甚至起身退开了。

女人吃了一大惊,一双眸子好似沾了水雾,整个人摊开了躺在大床上看他,声音带着无比的柔和媚,”穆先生……“

男人大口喘着粗气,他身上的睡袍有些凌乱,但并不像她这样,衣服都被丢在了地上。

穆成钧几步走到窗前,灌了小半杯酒下去,他眉头锁紧,狠狠咽下嘴里面的酒。

女人坐起身来,有些摸不着头脑,方才明明好好的,她完全搞不清楚穆成钧为什么会忽然退开。

”穆先生?“

她坐向床沿,脸色潮红,想到酒店都有提供套子,她伸手打开了一侧的床头柜。

抽屉被慢慢拉开,里面塞满了东西,女人看到之后不由吃惊地张口,”啊——“

穆成钧回头看了眼,他将酒杯放回桌上,走到了床前。”想玩吗?“

女人脸更加的红了,原来他不是不想要她,而是想要玩些精彩刺激的?

穆成钧视线睨了眼抽屉内的玩意,他放在里面,有多久没用了?也是奇怪的很,苏晨就没吃过这些苦头……

女人朝他挨近些,手掌小心翼翼落到穆成钧的腿上,她手指动了动,想要往前。

穆成钧扣住她的手腕,女人哎呦一声。”穆先生,疼疼疼,轻点。“

穆成钧狠狠将她的手甩开,他从抽屉内拿了样东西,再一把将女人推倒在床上。

女人抑制不住笑声,双手抱住穆成钧的脖子。

叮咚,叮咚——

外面忽然传来门铃声,一阵紧过一阵,急促的不行,穆成钧抬下头,谁敢来按他的门铃?

女人双手圈紧他的脖子,”别管了……“

男人低下身,可是门铃声刺耳极了,大有你不开门,我就将门铃按爆的气势。穆成钧拉下女人的手臂,他面露不耐,起身后走了出去,”谁?“

外面的曹管家刚要开口,被穆太太制止住了。

她按着门铃不松开,穆成钧大步上前,猛地将门打开。

穆太太和曹管家一前一后在外面站着,穆成钧怎么都没想到会是他们。他面上露出吃惊,赶紧转过身去,他看了眼腰际的带子,穆成钧忙伸手系好。

穆太太推开门就往里走,穆成钧抬头看眼,大步追上去,”妈,您这是做什么?“

曹管家不方便进去,自然是站在门口等着。

穆成钧气得甩上房门,可以设想下那样的场面,一开门却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和家里的管家,这算怎么回事?

穆太太走进卧室,女人已经缩进了被窝里,被子高高地盖住自己的肩膀。穆太太先是在四周扫了圈,地上满是凌乱的衣物,床上也没好到哪里去,再定睛一看,床头柜的抽屉是开着的,里面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!

穆太太脸色发青,站在原地不说话,但气得几乎都快冲上去打人了。

穆成钧二话不说,走到床前,一把将抽屉推上。”妈,您怎么过来了?“

穆太太冷笑下,”你不是在家好好地睡觉吗?“

”我只是出来一下……“都被当场抓住了,他也不好推脱,目光落到床上,却看见了他方才从抽屉内拿出来的一样东西。穆成钧忙将它塞进了女人的被窝内。

穆太太唇瓣哆嗦着,手指向床上的女人。”这是谁?“

穆成钧走到她身侧,搂住她的肩膀就想让她出去,”妈,您先回去。“

”你还不快把衣服换上!“穆太太推开他的手臂,”新来的秘书是吧?原来你在公司是这样乱来的!“

”谁跟你说的?“穆成钧拧紧眉头,”还有,您怎么知道我在这?“

”你别管这些,你先把今晚的事情交代清楚。“

女人不敢说话,恨不得将脸闷进被子里去,穆太太自小出生于书香世家,受的教育又是最传统的,”成钧,你可是有家室的人。“

”行了行了,我知道,我跟你回去。“

穆太太目光盯紧了床上的女人。”现在就把她给我开了,公司养不起闲人。“

”妈,公司的事情我有分寸。“虽然养着这么一个闲职,但穆成钧对公司的事情从未怠慢过。

穆太太再度气愤地扫了眼穆成钧,”我给你五分钟时间,给我出来!“

她丢下句话后,快步出去,到了房门跟前,穆太太将插在边上的房卡拔了,直接走出门去。

屋内的灯光瞬间都熄灭了,所幸落地窗前的窗帘没有拉上,穆成钧脱下睡袍,从旁边拿了衣服过来。

女人躲在黑暗里盯着他,”穆先生?“

男人提着裤子,又将衬衣套在身上,外面再度传来门铃声。

穆成钧都快被呕死了,铁青着一张脸,”待会你自己回去吧。“

”穆先生,您……您真要走吗?“

”你觉得外面守着两个人,我能做得下去吗?“穆成钧走到一旁,拿了钱夹,将里面的现金都拿出来,他随手丢在了床上。”你要睡在这也行,只是房卡被拿走了,空调也停了。“

”穆先生,“女人迫不及待开口,”那我明天还要去公司吗?“

”去,班总是要上的。“

女人听到这,面上瞬间笑开,”好!“

穆太太按响门铃,不住催促,穆成钧走到门口,打开了门后走出去。

曹管家朝他看眼,”穆先生。“

男人一声不吭往外走去,出了酒店,穆家的车就在门口等着,穆成钧坐了进去,车子随后启动离开。

穆太太板着一张脸,穆成钧看了眼窗外。

车内的气氛僵得不像话,曹管家和司机自然不敢开口,穆成钧想到了家里的那个女人。

他住酒店的事情,只有她知道,他会在哪个酒店、哪个房间,更是只有她知道,这苏晨到底有什么本事,居然让穆太太亲自过来捉奸?

穆成钧板着一张脸,直到车子回了穆家,车上的人均没开口说过一句话。

苏晨躺在客厅的沙发内,听到门口有动静,她赶紧起身,穿上了拖鞋,坐得端端正正。

穆成钧率先进来,目光直勾勾射向苏晨,像是一头即将要吃人的豹子。

她迎上男人的视线,嘴角轻勾下,她居然在笑?

穆成钧快步冲上前,穆太太见状,暗叫了一声不好,她最是清楚自己这个儿子的脾气,这看来是要上手啊,以前的凌时吟在他手里可没少吃苦头。穆太太追上前,但显然已经来不及了,穆成钧到了苏晨的跟前,她情急之下喊了声,”成钧!“

却不想,男人并没有伸手打向苏晨,而是直接坐到了她的身侧。

苏晨往旁边退缩下,穆成钧扬声问道,”这件事,跟你脱不了关系吧?“

她面上透着几许懵懂,”什么?“

”还敢狡辩?“

穆太太一颗心稍稍落定,她在对面的沙发上坐定下来。”成钧,这件事你怪得了苏晨吗?你也不想想家里还有人在等你,你的儿子还睡在上面!“

”妈,您不懂,您就不要插手管了。“

穆太太显然是一副被气得不轻的样子,想到在酒店里看到的荒唐,她不自在地开了口,”我决不允许这样的事还有下次,把那个女人给我开了,以后按时回家,晚上不许出去,再大的应酬都给我推了。“

穆成钧调整下坐姿,”妈,这些事,您以前可从来不管。“

”我要再不管,你的家就保不住了。“

苏晨看了眼穆太太的样子,看来穆太太这趟大有收获,只是儿子终究是儿子,所以细节方面不能透露,她乖乖地闭紧嘴巴不说话,这个时候,不该她出头。

”我有什么家?“穆成钧问道。

穆太太指着苏晨,”你把她接回了穆家,你不想跟她过日子?还有你的儿子,刚满月呢,你就搞出这种事情来,成钧啊,你在商场上向来是老辣稳重,怎么生活方面……“

穆成钧也是头一次被训成这样,以前再胡闹,穆太太也没能管得住他,这下好了,有了孩子,他就必须把一个家好好地经营起来了?

男人看了眼苏晨,她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,他嘴角的弧度轻扯,”妈,不是我不想跟苏晨过,是苏晨不想跟我过。人是她替我选的,我也是被她推出穆家的。“

苏晨一听,赶紧摆手,”不,我没有,人是你带回穆家的,非要让我帮你选,我知道你是想羞辱我,还有……我要不想跟你过日子,我就不会进穆家,我什么时候把你推出去过了?“

好啊,三言两语就把自己给摆脱干净了。

穆成钧嘴角的冷笑越渐明显,穆太太摇下头,显然也是不相信他的话,”我就看到你在胡闹,苏晨好好地守在穆家,她怎么会把你推出去?“

男人胸膛起伏着,脸忽然凑近到苏晨跟前,”我今天出去之前,是不是跟你说了,我想跟你过日子,可你说我如果有生理需求,可以去外面解决,不是刚给我找了新的秘书吗?你还说,你来穆家单单是因为你放不下小薯片。“

这就是苏晨的原话,但打死她都不能承认。她慌忙摇头,”我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呢?我当然希望你留在家里。“

穆成钧点着头,”我早知道你会这样,不过没关系,我给你录了音了。“

”什么?“苏晨的面色陡然僵住。

她联想到穆成钧之前的不对劲,她就在奇怪,穆成钧怎么会转了性似的跟她说这样的话,原来……

他是下了套等她往里钻呢,苏晨手指掐着身下的沙发,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了。

穆成钧看向对面的穆太太,”妈,如果是苏晨把我推出家门的呢?她让我去找别的女人,她不让我碰,她不想跟我过日子,那您还会觉得我有错吗?“

穆太太面露疑惑,视线在两人身上逡巡,一时间不知道谁真谁假。

”苏晨怎么会说这样的话?“

穆成钧胸有成竹,一脸笃定,将手机掏了出来,”有录音为证,我只问您一句,如果我说的是真的,您会怎么做?“

穆太太神色谨慎地看向苏晨,”如果真是这样,那穆家也留不得苏晨了,表面上的夫妻没多大意思,我把苏晨接回来,是希望你们好好过日子的。“

苏晨有些魂不守舍,穆成钧藏匿不住嘴角处的得意,原来要把她赶出穆家,是这么容易的事。

早知道的话,他就早一点用这个法子了。

穆成钧开了机,他对上苏晨的眸子,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睨着她。

苏晨紧紧地盯着他,潭底有明显的惊恐和不舍,她别的什么都不怕,就怕被赶出来穆家后,她以后还能有机会见到小薯片吗?

苏晨喉间轻滚,穆成钧从她眼里看出了怕意,旁的辩解的话,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。

此时的苏晨看着,颇有几分楚楚可怜的样子,穆成钧手指在手机的屏幕上轻敲,只要他把录音放出来,苏晨就没有退路可走了。

穆成钧想着这个女人从他面前消失之后,他该有多潇洒啊,穆太太找不到理由再把他绑在家里,除了回来看看小薯片之外,他想怎么玩就能怎么玩。

但是他的心里,却莫名的泛起一种失落。

这种感觉很是奇怪,他一直想着跟她撇清楚关系,现在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摆在他的面前……

”成钧?“穆太太催促声。

穆成钧看了眼苏晨,再看了眼手机,说出来的话好像不受自己的控制。”妈,我没有什么录音。“

”你——“

苏晨心里豁然一松,他居然是骗她的。

她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,浑身无力。穆成钧站起身,准备上楼,”我去睡了。“

”你这就想走了?

“不然您还想怎样?我都已经被你逮回来了,大不了我答应你,以后按时回家,晚上不出门,我好好跟苏晨过,行不行?”

穆成钧都这样说了,穆太太也不好当着苏晨的面再说什么,“如果再有下次,你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男人径自往楼上走,穆太太软下嗓音,冲苏晨说道,“你也上楼吧,早点休息。”

“好。”

苏晨回到楼上,走进卧室的时候,看到穆成钧在床边站着。

她关上门后走了进去,男人头也不回地问道,“你知道我是怎么被我妈逮回来的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男人转身看向她,冷笑一声,“千钧一发的时候,你懂那种感觉吗?”

苏晨憋着笑,没憋住,赶紧别开脸,“这么巧啊?”

“挺好笑的是不是?”

“不是。”

穆成钧伸手攫住她的下巴,将她的脸抬了下,“如果就此造成了我的心理阴影,你赔得起吗?”

“这跟我没关系。”

“还敢说没关系?房间号是不是你提供的?”

苏晨按住穆成钧的手掌,想要将他的手推开,“说不定你妈问了别人呢?说不定平时就对你调查过,想要知道你住在哪,很简单吧?”

“苏晨,你今晚坏了我的好事,你赔吗?”

“你别又扯到我身上!”

穆成钧微微用力,苏晨痛得闷哼声。

“我现在有火发不出来,你赔吗?”“凭什么要我赔?”

穆成钧手臂轻甩下,顺势将苏晨推倒在大床上,“你觉得我没法子治你是吗?”

“是啊。”

穆成钧拨弄下手机,然后将手机丢到枕头处。

里面有两人的对话清楚地传了出来,“今晚还回来吗”

“你希望我回来吗?”

穆成钧嘴角的笑意一点点展开,苏晨面色煞白,她猛地翻过身去,手机就在枕头上,她飞快地爬上前,想要拿到手后将这段录音删除。

眼看着手就要碰到手机,她的脚踝处却被人给扣住了,穆成钧猛地往后一拉,苏晨被他拖了回去,男人压下身,覆住她的后背,不给她丝毫挣扎的机会。

“这下又着急了?苏晨,我真是喜欢看你变脸的样子,一下一个样,真是好玩极了。”

苏晨伸出手,但是差了一大截,她根本就够不到手机。

穆成钧一口咬住她的耳垂,狠狠用力,她痛得冒出冷汗来,男人松了松嘴,“跟我玩,是吗?你玩的过我吗?”他动了下身子,“要不是因为你,我也不必把这通火带回家来,你暗算我的时候,怎么就没想过自己会有把柄在我手上?”

苏晨感觉到身后的不对劲,她拼命想要往前爬,但穆成钧压得她根本动弹不得。

“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,要么跟我睡,要么等我妈听到这段录音后,将你赶出穆家。”

苏晨扭头,狠狠地瞪向他,“你威胁我?”

“我就威胁你,你能反抗吗?”

“事情是你要做的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“关键是我没做成,现在要让你赔。”

苏晨视线落向前方,紧紧盯着枕头上的那个手机,穆成钧不再强迫她,“你自己选。”

“你方才直接把它播放出来,不是更好吗?这样的话,不用我选,我就被踢出去了。”

“我这叫尊重你,”穆成钧话里带着笑意,“我给你选择的机会,就看你要不要了。”

他是无耻了,但那又怎样呢?

苏晨也没好到哪里去,光看她让穆太太去酒店捉他的奸,就能看得出来她绝对不简单。穆成钧也不想这样轻轻松松放她走了,反正这样也挺有意思的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一不小心写了一张的老大,木法子,事情必须交代过去

大家且看且珍惜哈,反正快完结了O(∩_∩)O哈哈~

最近更新很给力吧,夸夸我,妖妖需要夸夸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