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6吃了豹子胆的女人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苏晨目光紧紧看着前面,穆成钧按住她的腰,“你要不想从了我,我现在就放开你,我们一道出去,你呢,收拾收拾行李,现在就可以回苏家。”

“你让我把小薯片带走。”

“你脑子里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?”穆成钧说着,抬手敲向她的脑袋。

她痛得皱起了眉,穆成钧压着她不让她动,“快说你的答案。”

“我刚坐完月子,不能同房。”

“我管你那么多。”

苏晨挣扎下,“我子宫还未恢复好,穆成钧,这是常识,不信的话你可以咨询医生。”

“那我正好试试,看我现在跟你做了,你会怎么样?”

苏晨忍无可忍,但从她第一次被穆成钧按在酒店的大床上开始,她就一直都是头待宰的羔羊。她用力往前伸的手臂不动了,苏晨趴在那里,回过头看向穆成钧,“好,做完之后,把录音给我。”

“这么说来,你同意了?”

“别废话。”

穆成钧听着她口气不善,他还真不习惯一个女人敢时时跟他这样说话。他一把扯下她的睡裤,苏晨没再挣扎,穆成钧伸手解开自己的皮带,上了床后想要有所动作,可心里总觉得有种不舒服的感觉。

他起身拿了手机,他对女人生完孩子后多久能圆房这种事压根不了解,他随手在网上查了下,看到了医生的一致建议。

顺产最早也要6周以后,当然,也会有男人不管不顾,穆成钧有些恼怒和后悔,他不应该查的,方才直接上了不就没事了吗?

这把火,他是从酒店憋回来的,看到苏晨之后,这火烧的更加旺盛了。

穆成钧坐在边上,胸口剧烈起伏着,火从小腹处一直往上蹿,苏晨见他不动,她赶紧爬起身来,“你……”

“我先放过你,等你恢复了身体后再还我这一次。”

苏晨真以为是自己听错了,他还能这样好心?

苏晨伸出手去,“那把手机录音给我。”

“想得倒美。”穆成钧拍开她的手。

苏晨盯着他手里的手机,虽然这是一颗定时炸弹,但好歹穆成钧没有立刻要引爆它的意思,方才当着穆太太的面,他都没有拿出来,他不至于会无聊到这么晚了再去把这件事说一遍吧?

苏晨躺到边上,“谢谢你的开恩,我先睡了。”

穆成钧拉住她的手腕将她扯了起来,“你想睡?”

她想抽回自己的手,但使了下劲没用。“不睡觉做什么?”

“你倒是不想伤身,你想过我吗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穆成钧将她的手按向自己,苏晨陡然杏眸圆睁,“松开!”

“你得搞清楚,要不是你让我妈去酒店,并且刚好在那个时候按了门铃,我现在也不用找你。”

苏晨一张脸像是染了红颜料,“你自己也有手,别动我。”

“录音不想要了是不是?”

苏晨瞪向跟前的男人,穆成钧拉过旁边的薄被,盖住下半身,苏晨侧过身去,穆成钧强行按住她的手,“动!”

小床内的小薯片睡得正香甜,苏晨仿若被人掐住脖子般,每一缕呼吸都很重。

男人嘴里的声响越来越放肆,苏晨脑子里乱哄哄的,如傀儡般重复着一个动作,半晌后,穆成钧掐住了她的手腕,苏晨不想听到他那股子磨人的嗓音,她赶紧问道,“好了吧?”

穆成钧没有松开她,过了片刻,她手腕处的力道这才一松。

苏晨在将手抽回之际,在薄被上狠狠擦拭几下,然后将仍带有某些痕迹的手掌伸到穆成钧面前。“手机。”

男人一把推开,“你要是做起生意来,绝对是个奸商。”

“说话算数,穆成钧,你可是个男人。”

“我怎么不男人了?”穆成钧冷笑声,直接提了裤子。“我有跟你说,你这样做了之后就能拿回那段录音?”

苏晨嫌弃地朝他指了指,一语不吭进了洗手间。

穆成钧想要进去冲个澡,经过盥洗台,看到苏晨用了洗手液正不住搓揉自己的双手。

他洗完澡出去,她还在洗。

穆成钧不以为意地进了卧室,睡觉前,他将手机放在了床头柜上。

苏晨回到房间的时候,穆成钧已经睡了。

她尽量不发出一点动静,悄悄上了床,她毫无睡意,过了半小时后,又偷偷起身。

苏晨蹑手蹑脚走到床头柜前,拿了穆成钧的手机,手指在屏幕上滑动,显示需要输入密码或者指纹。

密码她是没本事拿到的,但穆成钧的指纹,并不难。

穆成钧翻了个身,朝着另一侧睡去,苏晨回到了床上,她小心地拉过穆成钧的手,想要用他的指纹开锁。

苏晨握住穆成钧修长的食指,只是还未按到手机上,男人就抬起腿将她先压住了。

她尝试了几次未果,最后一次眼看穆成钧都要醒了,苏晨吓得只好放弃。

清晨时分,苏晨起来喂过一次奶,刚躺下不久,穆成钧就醒了。

男人拿了腕表看眼时间,还早,他下意识朝苏晨靠近些,她睡得正沉,一张脸蛋白皙光滑,五官也算精致小巧,穆成钧不由多看了两眼。她脑袋在枕头上轻蹭几下,但并未醒来,穆成钧极少看到苏晨的这一面,挺安静的。

他想到今天还有个会议,需要早起,穆成钧掀开身上的薄被起身。

男人将手伸向床头柜,摸了摸,却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摸到自己的手机。

穆成钧抬头看去,床头柜上除了他的水杯之外,就只剩下他放在那的腕表了。

男人回过身,在床上找了下没找到,穆成钧拎起苏晨的枕头,使劲一抽,苏晨吓得从睡梦中惊醒过来。

穆成钧看了眼苏晨的枕头底下,没有,他毫不留情地将她身上的被子扯开了,还是没看到。

穆成钧将枕头丢了回去,“我手机呢?”

她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,显然没睡好,穆成钧不用多问就知道她干了什么坏事。苏晨抓了下头发,“什么手机?”

“我的手机。”

“你的手机你自己没有保管好吗?”

“别跟我装蒜,”穆成钧的耐性全被磨光了。“给我拿出来。”

“我真的没看到啊,”苏晨也很快进入状态,“你是不是自己丢哪了啊?卫生间有吗?”

“我拿手机去卫生间做什么?”

苏晨起身,将床上的被子都扒拉了一遍,她下了床,好心好意地帮穆成钧找起来。“还真没有,不会在床底下吧?”

“床底下进不去。”

“那抽屉里呢?”

穆成钧没有徒劳去找,他坐在床沿处,两眼紧紧锁住苏晨不放,“趁我还在跟你好好说话的时候,把手机还我。”

“我要你手机做什么?”苏晨一脸无辜,“我自己也有。”

“手机里的录音,你不想要?”

苏晨点下头,“我想要啊,但你的手机真不在我这。”

“苏晨,我警告你,我的手机里有不少重要的客户资料,你要真把它弄丢了,就算把你卖掉一百遍都赔不起。”

苏晨闻言,也有些恼了,“穆成钧,你怎么什么都想着让我赔?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把你手机弄丢了?”

见她一副死不赖账的样子,穆成钧蹭地站起身来,“你昨晚没动过我的手机?”

“没有!”

“是谁按着我的手,想让我给手机解锁的?”

原来他昨晚并没睡着,苏晨意识到这点,却仍旧面色不改,“那是你在做梦吧?”

“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把我的东西,还给我。”

“我没拿。”

穆成钧在屋里翻找了起来,沙发上、茶几上、浴室,他最后走进了衣帽间,将衣帽间内的东西全部丢到地上,柜子里面渐渐空了出来,衣架上的衣服都被他扯下来了,但还是一无所获。

苏晨站到门口,看见衣服堆成了小山似的,穆成钧目光射向她,苏晨摆下手,“这下你总该相信了吧?我要拿了你的手机,我肯定也只能藏在屋里啊,你都快把这儿翻遍了。”

“难道它还能自己长腿了不成?”

苏晨轻摇头,“不知道。”

穆成钧踩着那堆衣服往外走,“我手机里那么多人的联系方式,还有账号等重要信息,苏晨,你——”

男人咬着牙,说不出话了,她一副死不赖账的样子,他也不能拿她怎么着。

对苏晨来说,他的信息重要,她的信息难道就不重要吗?

她昨晚打不开手机,夜不能寐的,总不能让这颗炸弹一直绑在自己身上吧,所以苏晨想了个一劳永逸的方法,她将穆成钧的手机丢进了抽水马桶内,她起初还担心冲不下去,但是五级旋风的威力不是盖的,一下就把手机给冲走了。

所以苏晨昨晚睡得很好,至于没了手机之后的麻烦事,就交给穆成钧自己吧。

男人快步走出了房门,苏晨觉得很是解气,只许他天天压迫着她,她就不能给他找点麻烦事吗?

东城某家咖啡馆。

许流音见完客户从里面出来,穆劲琛立马下了车,迎上前去。

许流音抱着怀里的包,当做没看见他似的,她往左,他挡住了左边的路,她往右,他又挡住了右边的路。

“我来接你回去。”

“我下午还要去趟书店,买几本书。”

“我陪你。”

许流音往前一步,穆劲琛挡着她的去路,“我陪你!”

“你训练场不用忙吗?”

“再忙也要多陪陪你。”

许流音被他挡住去路,她反应能力也不及他,走到哪,他都能跟到哪。

“我不去书店了。”

“就是,天不早了,一会吃了晚饭,我们直接回去。”

许流音被穆劲琛带到车上,“我方才吃了些点心,不饿。”

“那就直接回家。”

“穆劲琛,我忙完手边的工作,我打算回苏州。”

穆劲琛视线落到她脸上,“去看你师傅师母?”

“不是,那边现在就是我的家,我之前回东城,是因为我哥哥醒了,现在他恢复得差不多了,我平时也见不到他,等到每个月探监的时候,我……”

穆劲琛打断了她的话,“你的意思,是你想在苏州定居?”

“是。”

“那我呢?”穆劲琛有些恼,伸手攫住许流音的下巴,“又不想跟我在一起了是不是?”

许流音没说话,穆劲琛将车子开回了训练场,到了吃晚饭的时候,两人谁也没开口,穆劲琛带她去吃过东西,然后两人一道上楼。

卧室内就一张大床,许流音洗过澡坐在床边,穆劲琛出来时,身上围了条宽大的浴巾。

他几步上前,坐到许流音身侧,穆劲琛握住她的手掌,许流音有些不自在,将手抽了回去。

男人看了眼,“音音,你是不是觉得不好意思?”

许流音先上了床,床上有两条薄被,她将自己裹在其中的一条里面。穆劲琛躺到她身边,从身后拥住了她,许流音动下肩膀,“快睡吧。”

“这么早,你睡得着?”

“嗯,我困。”

穆劲琛看眼时间,现在也不过七点多。

“蒋太太和蒋先生的婚礼快要举行了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到时候,你带我一起去。”

许流音睁了下眼帘,“说不定也会给你发请柬。”

穆劲琛手掌轻握住许流音的肩膀,“音音,现在睡觉太早了,跟我说会话。”

“我……我不想跟你睡在一起。”

“我们都发展成这样了,应该睡在一起。”

自从那天接了她回来之后,穆劲琛肯定是按捺不住啊,随时随地都想将她扑倒了,可许流音觉得分开了那么久,再做那种事情很奇怪,就好像非要有个心理适应的过程才行。

穆劲琛等不起,今晚无论如何都要把她吃了。

他手上开始有些小动作起来,许流音按住他的一只手,却阻止不了另一只手。

“穆劲琛,别……别动!”

“音音,我先问你一句,你打算让我们两个就一直这样耗下去吗?”穆劲琛翻身压住她,将她的双手展开按在她身侧。

许流音别开视线,“我没准备好。”

“你一句话倒是轻巧,我可受不了,天天抱着你还不能碰,我快疯了。”  “穆劲琛,外面有人守着,你别这样。”

“在这房间,我又不是没动过你。”穆劲琛说着,动作越来越大,今天不用强是不行的了,许流音都说要回苏州了,他要再不睡服她,她就得跑了。

许流音并未过多挣扎,只是觉得许久没有在一起,这第一次肯定得慢慢来。

穆劲琛却是等不及,之前那是抱着希望,说等等她,可他简直在痴心妄想,难不成还能等来许流音的主动不成?

“等等……”

“慢……慢慢,先听我说。”

穆劲琛干脆捂住她的嘴,许流音朝他狠狠瞪着,她眉头猛地皱起来,穆劲琛失笑,“来不及了。”

她羽睫扇动几下,穆劲琛实在难以控制自己,便不管不顾了。

翌日。

许流音还在睡着,却被穆劲琛一把拉起身,她下意识用手挡在胸前,“干什么啊?”

“太阳晒屁股了,起来了。”

许流音赶紧扯过旁边的被子,只是还未裹到身上,就被穆劲琛一把夺了过去。“我们回趟家吧。”

“什么家啊?”

“当然是穆家。”

许流音彻底醒了,“是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我总要带你回去见见我妈。”

“要不改天吧。”

“不,现在就走。”穆劲琛说着,直接将许流音扛了起来,她身上一件衣服都没穿,大喊了一声,“放我下来!”

来到穆家的时候,穆劲琛事先并未通知任何人,他停了车,从后备箱内拎出几样礼盒。

穆劲琛伸手拉开车门,“下车。”

许流音攥紧手里的包,然后走了下去,视线所触及的地方,都带着一种令人心酸的熟悉感,许流音看着跟前的房子,忽然就想到了她当初从这离开时的场景。

穆劲琛就怕她多想,便上前拉住了她的手掌。

走进穆家,曹管家是第一个看见他们的。“穆帅,二少……付……”

他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了。

穆劲琛接了口说道,“叫二少奶奶。”

穆太太正坐在沙发上看书,她听到说话声后抬头,猛地看见许流音,她有些吃惊,将手里的书放到了旁边。

“妈,我带音音回来了。”

许流音也有些懵,上前后不知道该叫什么,她张了张嘴,艰难地唤出一声,“伯母。”

“叫什么伯母,叫妈。”穆劲琛纠正说道。

“老二,你是不是背着我们又把结婚证给领了?”穆成钧一边说着这话,一边下了楼。

穆劲琛将礼盒放到桌上,指了指其中的一大盒,“这是给小薯片的。”

“你这算是带新媳妇上门吧?这礼太轻了。”

穆成钧走近上前,许流音见状,下意识往旁边退了步。

穆成钧脚步微顿,看来她还在怕他,男人不以为意地轻笑声,“老二,事先连个招呼都不打,看来是要先斩后奏啊。”

“不是所有的事都该事先打过招呼的。”

“强词夺理。”穆成钧说着,坐到了沙发上。

“大哥,您带小秘书去酒店的时候,跟我们打过招呼了吗?也没有吧?”

穆成钧抬首睨了眼穆劲琛,“你还关心这种事?”

“妈让你把苏晨接回来,是让你好好过日子的,你呢?苏晨才回来,你就出去鬼混……”

穆成钧脸色变了变,“你消息真够灵通的,谁跟你说的?”

穆劲琛抿唇不语,穆成钧很快也猜到了,他看向身边的穆太太,穆太太也心虚,赶紧别开眼。

“妈,你怎么什么都往外说?”穆成钧脸上有了不悦。

穆太太拍了下他的腿,“劲琛是外人吗?他是你亲弟弟,事情是你自己干出来的,你还不让人说啊?”

“行吧,您爱怎么说就怎么说。”穆成钧说着,想要起身。

穆太太按住他的腿,“你给我坐着,还有件事要问你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昨天出门之后,为什么有段时间打你电话打不通?说是关机了,你是不是又找那个秘书去了?”

穆成钧想到这事,气得脸色都变了,“那是我手机丢了,办卡也得需要时间吧?”

“丢了?谁信啊,前天晚上我还见着你的手机了,怎么一出门就能丢?”

穆成钧视线落向楼梯口,苏晨穿着居家服下楼,没想到家里这么热闹。

男人朝苏晨指了指,“这话,你应该问她,房间里面就我们一家三口,这事总不可能怪到小薯片身上吧?我的手机莫名其妙就丢了,不是她,还能是谁?”

穆成钧大概是连自己都没意识到,他这句话一说出来,所有人听到的重点不是他的手机丢了,而是一家三口。

许流音自始至终没有插一句话,她看到苏晨上前来,两人打了个照面。

苏晨径自说道,“手机的事,应该是你自己没放好,我要你手机做什么?”

穆劲琛见状,拉过许流音,“在穆家,也就只有苏晨不认识音音了吧,我给你们介绍下,这是许流音,我老婆。”

他说完这话,紧接着又冲许流音道,“音音,这是穆家新来的大嫂,叫苏晨。”

许流音冲她点下头,苏晨说了句你好。

“哪里来的大嫂?”穆成钧问道。

“大哥,你不承认没关系,反正你不用喊她大嫂,我和妈承认她就行。”

穆劲琛说着,拉着许流音上前两步,穆太太朝两人看眼,没有说话。

“妈,我和音音在一起了,这两天先去把房子买了,到时候接您去看看。”

穆太太站起身,看了眼跟前的许流音,“你答应了?”

许流音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,穆劲琛撞了下她的手臂,许流音回过神道,“嗯,答应了。”

“当初你是从穆家被赶出去的,真的没有怨言吗?”

“该怨的时候,也怨过了,那时候若换了我,我可能也会这样做。”

穆太太看眼儿子,穆劲琛的态度那样坚决,她就算说了反对,能有用吗?

“虽然朝阳最终不是因付京笙而死,但他毕竟也设计过我们穆家,若不是他被抓起来了,朝阳的死还是会跟他有关。我做不到原谅付京笙,但是你……”有些话,穆太太在一个人的时候,想过不下百遍了,“你现在叫许流音,我唯有劝自己不让我的情绪牵累到你身上,毕竟你哥哥是你哥哥,你是你,劲琛喜欢你,所以我也必须接受你。”

穆劲琛伸手将许流音揽到怀里,“以前的事都过去了,以后再也不谈了。”

“音音,你之前一直住在哪?”穆成钧开口问道。

“大哥,我说过……”穆劲琛下意识替许流音做了回答。

穆成钧身子往后靠,“你之前跟我提过吗?我都忘了。”

“大哥,我住在苏州。”

“苏州,是个好地方啊。”穆成钧搭起长腿,“要不这样吧,你们还是搬回穆家住,人多热闹,还能帮我带着小薯片。”

许流音听见这话,面色立马变了下,她视线迎上穆成钧,发现男人嘴角噙了抹笑。

“这多不方便,你还指望我给你带儿子?要不交到我手里,我给你训练成个小狼崽子吧。”

“住口你!”穆太太对这两个儿子也是无语了,一个比一个不靠谱。

“妈,这下您知道劲琛这张嘴有多坏了吧,他还把坏主意打到您孙子身上了。”

“你也闭嘴,”穆太太还为前晚的事生气着,“劲琛就是嘴坏一点,你呢?小混账,专心方面你可以学学劲琛,以后好好的对苏晨。”穆成钧拧紧了眉头,穆太太也是气急了,前晚的事情被她抓了个正着,她以前就知道穆成钧混,但不知道他混到那种地步。

所以这两天,穆太太逮着空闲就对他上课,小混账、大混账不知道说了几十遍了,现在倒好,当着穆劲琛和许流音的面就这么直接怼上了。

男人站起身,睨了眼无辜状站在旁边的苏晨,他心里是明白极了的,这笔账肯定要记在她头上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