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8用鞭子抽他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穆太太询问了许流音她这一年以来的近况,得知她在苏州还有师傅师母。

“音音,我看这样吧,你们两个商量好了,要真打算彼此不计前嫌地过日子,那就要像模像样的,到时候你和劲琛要办婚礼。你是孤儿,可以认你师傅师母做父母,到时候,我们从苏家把你娶进穆家,这样的话,也就没人敢说闲话了,也不会有人再敢怀疑你是付流音。”

穆劲琛听着,点下头,“这是个好主意,过两天我亲自去趟苏州。”

穆成钧的眸光不由落在许流音身上,穆太太一眼望去,正好瞧见,想起凌时吟之前说过穆成钧对许流音有非分之想,穆太太如今想来,心里还像是扎着根刺似的。

“成钧,你们的婚礼也要办,你和苏晨办完了,劲琛和音音再办。”

“什么?”现场除了许流音之外,大家都吃了一大惊。

穆劲琛率先跳出来,不干了,“为什么不能我先办?我着急结婚。”

“你着急,你大哥就不急?孩子都抱在手里了,一堆亲戚外人可都在盯着他呢。”

穆劲琛拉着许流音干脆坐下来,“他婚都没离掉,怎么结婚?”

“已经离了。”穆太太往那一坐,虽然平日里惯着两个儿子,但当家主母的气势还是在的,“这件事就此结束,以后谁也不许再提,要说就说你们婚礼的事。”

穆成钧真是觉得好笑,穆劲琛结婚就让他结去,扯上他做什么?

最紧张的还是苏晨,怎么进了穆家,她感觉很多事情都失控了?

她刚要开口,就听到穆成钧说道,“妈,我的事情不急,您就别操心了。”

“你再说一声不急?马上小薯片就要办百日宴,到时候亲朋好友见着苏晨,你怎么跟他们解释?”

“让苏晨待在家里好了,那样热闹的场面,反正她也不会喜欢。”

穆太太听到这话,更想起来抽他一顿。“这件事我说了算,你要不结,那劲琛就等着吧。”

“妈,关我什么事啊!”

“谁让你是老二呢,你要真着急,就把你哥架着去结婚,反正他要不结,你就别想结,领证的事你可以先斩后奏,但婚宴上,我可以不出席,到时候我看你们怎么弄。”

穆太太说完这话,径自起身,刚要走出去一步,她朝许流音招了下手。“音音,陪我去院子里走走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我跟你们一起去。”

穆太太睬了眼穆劲琛,“谁要你跟着,你还是跟你哥商量商量吧。”

穆太太拉了许流音往外走,穆劲琛脸色有些不悦,“大哥,你赶紧办了,行不行?”

穆成钧姿态悠闲,倚在沙发内,不紧不慢的,“我干嘛要办婚宴?”

“那你把苏晨带回穆家做什么?”

反正现在穆太太不在,穆成钧说话自然能肆无忌惮的,“玩玩啊,不行吗?”

“你特么太混账了。”

“你够了啊,再敢说这两字试试?”

苏晨杵在边上,她才是最尴尬的一个,她抬起脚步要走,穆成钧见状,伸出长腿拦住了她的去路。“我没让你走,坐下来。”

“小薯片要醒了。”

“他有月嫂带着,怎么,你都进穆家了,也如愿以偿了,现在玻璃心到听几句话都受不了?还真把自己当少奶奶是不是?”

穆劲琛听着这些话,都觉得不舒服,他刚要提议让苏晨揍他,就看见苏晨抬起脚狠狠地踢在了穆成钧的小腿上。

男人闷哼声,苏晨转身坐进了沙发内,穆劲琛忍着笑,但还是没忍住,“哈哈哈——”

“穆劲琛,”穆成钧干脆直唤他的名字,“我要办婚礼的话,怎么着还得拖个几年吧,有可能是三年,有可能是五年。”

“你信不信我到时候把你押到婚礼现场去?”

“呵。”穆成钧收回自己的腿,指了指苏晨,“就她?你让我娶她?”

“大哥,自作孽不可活,你嘴巴这么毒,迟早有天会遭报应的。”

“去你的,”穆成钧站起身来,“我还就等着这一天。”

苏晨没觉得心里有什么难受的,听到穆太太说的那些话时,真把她吓得魂都要掉了,所幸穆成钧也是态度坚决,挺好。

穆太太和许流音回屋时,客厅内就只有穆劲琛。

“你大哥呢?”

“抱儿子去了。”

穆太太唤过曹管家,“中午多准备几个菜。”

“我知道,已经吩咐下去了,二少奶奶回来是天大的喜事啊。”

“就是,”穆劲琛起身说道,“天大的好事啊,妈,以前都是您催着我结婚,现在是我想结。”

“行啊,你把你大哥的事先解决了。”

“他现在是成心要坏我的好事,妈,您就不想抱孙子吗?”

穆太太没有松口,“想是想,不过也没有那么想了,毕竟现在有小薯片,我不急。”

穆劲琛没想到家里来了那个小不点之后,连他要结婚这么大的事情都被冷落了。

午后,穆劲琛开车带着许流音回训练场。

“我妈跟你单独出去的时候,说了些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就是闲聊几句,问我离开穆家后有没有遇上什么麻烦,为什么会去苏州,跟我说,你跟阮暖的事情让我别放在心上,是她想要促成你们,没想到都是有缘无分。”

“真的?”穆劲琛有些吃惊,“我以为她会刁难你几句。”

“没有。”

所以,这大概就是母亲应有的样子吧,尽管心里没有觉得许流音十全十美,可自己十全十美的儿子爱上了这个女人,谁都不妥协的话,事情只能僵着。

苏晨走进房间,穆成钧抱着儿子正在窗边玩。

她走过去几步,月嫂将小床收拾下后走了出去。

苏晨拿起手机看眼时间,“待会,我想出去趟。”

“去哪?”

“我外婆身体不好,我好久没见她了。”

穆成钧继续逗弄着怀里的孩子,“外婆?我看你是去见那个李恒吧?”

苏晨的面色变了变,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”

“我要不同意你出门呢?”

“我又不是卖给你们穆家了,凭什么限制我的人身自由?”

穆成钧刚陪小薯片一会,怀里的孩子就自顾自地闭上了眼睛,再也不搭理他了,穆成钧喊了声。“宝贝,宝贝?”

小薯片牵动下嘴角,不搭理他。

穆成钧将孩子放回了小床内,“要出去也行,让司机跟着。”

“好。”

男人目光含着几许深意,其实他并不相信苏晨想要打官司的事情,会这么算了。她从孕期开始就筹备的事,难道现在说放弃就放弃了?

苏晨简单收拾了下,拿了包准备出门,她见穆成钧一直在盯着自己看,苏晨语露不耐,“你要不相信我,你就跟着?”

“谁稀罕跟着你?”

“那我走了。”

苏晨下楼的时候,穆成钧已经给她安排好了车,说是好心好意地送她,还不如说是去监视她的。

苏晨先买了些东西,去了外婆家一趟,外婆躺在床上都好几个月了。

舅妈站在门口盯着屋内的人,“晨晨,你最近都去哪了啊?好久没见你了。”

苏妈妈当时是瞒着众人搬家的,特别隐瞒了苏晨的舅舅和舅妈。这舅妈就是个扩音喇叭,她要知道了一些事,那肯定会整得全世界都知道。

“舅妈,我就是换了个工作而已,特别忙。”

“再忙也不至于不来看看你外婆吧?”

苏晨没说话,躺在床上的外婆拉着她的手,“晨晨,再努力工作都不能忘了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“外婆,我知道的。”

临走的时候,苏晨给了舅妈一些钱,让她平日里多给外婆买些好吃的。

坐上车子回去,舅妈在厨房的窗前探出个脑袋,看见那辆价值不菲的豪车载着苏晨离开了。

“大少奶奶,我们去哪?”

苏晨有些吃惊,听到这个称呼,猛地回过神来,“你不用这样叫我,我不是。”

“这是太太吩咐的,您现在就是大少奶奶。”

苏晨定定地看了眼窗外,“还是回家吧。”省得节外生枝,一会又被穆成钧说什么不好听的话。

车子朝着穆家的方向驶去,刚开出去不久,苏晨就接到了舅妈的电话。

她将手机放到耳边,“喂,舅妈。”

“晨晨,你走后,家里来了个挺漂亮的女人,她说要约你见一面,就在鸿泰商场底楼的星巴克里面。”

苏晨觉得有些莫名其妙,“她有说她是谁吗?”

“没说,她说见面的事情最好不要被穆家的司机知道,让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苏晨心里咯噔下,对方怎么知道她坐着穆家的车?

舅妈在电话那头迫不及待地问了,“晨晨,什么穆家啊?还司机呢,是不是你交男朋友了啊,改天带给舅妈看看啊。”

“舅妈,我知道了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

苏晨说完,挂断了通话。

“喂,喂喂——”苏晨的舅妈冲着电话内喊了半天,“有没有搞错,这就挂了。”

站在旁边的女人从钱夹内抽出几张百元大钞,递给了苏晨的舅妈。

眼看她要离开,舅妈追上前一步,“我家晨晨是不是谈了个有钱男朋友啊?”

女人冷笑声,“男朋友?你就等着看她的笑话吧!”

“喂,你这话什么意思啊?”

女人没有搭理她,快步离开了。

苏晨挂了通话后,冲司机吩咐声。“去鸿泰商场吧。”

“大少奶奶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我舅妈的女儿约我在那见面,她跟家里闹了些矛盾,跑出去了,知道我今天去看望我外婆,说是要跟我说说话。”

苏晨随口编了个理由,司机听着没什么破绽,也就相信了。

到了鸿泰商场内的星巴克之后,苏晨点了杯咖啡,选了个相对来说隐秘点的位子坐着。

没过一会,她对面的椅子被拉开,苏晨抬头看了眼,一名穿着清凉的女子坐下身,V领的领口处藏不住一对丰满,两条白皙的腿也露在外面。苏晨仔细端详着,确定自己并不认识她。

“是你约的我?”

“没错。”

“有事吗?苏晨直接问道。

女人手里也拿了杯咖啡,她一语不发,目光怪异地盯着苏晨看了半晌,她被她看的浑身不自在起来。

对方很明显地讥讽出声,“你现在住在穆家,是吗?”

苏晨看了眼四周,看到司机在不远处站着,正时不时朝这边张望。“还是开门见山吧,先说说你是谁,再说说你想做什么?”

女人忽然将手里的咖啡杯重重掷到桌上。“你怀上的孩子,是穆成钧的吗?”

苏晨秀眉紧蹙,看来纸真是包不住火的,这件事本来就不可能瞒着所有人。“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穆成钧难道就没怀疑过,你这孩子不是他的?”

苏晨一口气哽在喉间,“你是他的前女友?噢,不,可能是前欢,或者前前前前欢?” “瞧瞧你那得意的嘴脸,”女人听见这话,面色很明显不好看起来,“你既然陪穆成钧睡过,有些事情我们也心知肚明,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手段将他迷惑了,但我也是为你好,穆成钧这个人很变态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他要知道孩子不是他的,估计能把你们母子两个都掐死了。”

穆成钧变态,这话苏晨倒是赞同的。

但这女人一口一个她的孩子不是穆成钧的,倒真把苏晨搞糊涂了。

外面的司机不住张望,看到了苏晨和一个女人坐在一起后,他也就没什么需要盯着的了。

他以前尽管也接送过这人,但说实话,穆成钧的女人那么多,他哪记得住她们的脸啊。

“你非要证明我的孩子跟穆家无关,那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

“因为我看不惯你,我那时候吃尽苦头,我怎么没想到跟你一样,来个借腹生子之后进入穆家呢?看看,你现在倒是好,吃香的喝辣的,你再看看我。”

苏晨瞧明白了,这是穆成钧以前惹上的风流债,只是美艳的女人成了妒妇,实在可怕。

“你别找我,你应该去找穆成钧。孩子是他的,你就算再嫉妒都没用。”

“哈哈哈——”女人抑制不住笑出声来,她猛地凑上前,桌子被她胸前的丰满撞到,桌上的两杯咖啡差点翻了,她压低嗓音,话语里带着快慰和解气。“你又不是不知道穆成钧不能成事,怀孕?笑话,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?”

“不能成事?”苏晨知道旁边桌上还有别人,所以不敢扬声。“你说穆成钧?”

“他要是能行,能这样变态吗?”

苏晨轻摇头,“我实在不明白你在说什么。”

“喂,你是他的女人,我难道就没上过他的床?我不相信你在他手里没有被狠狠折磨过。”

苏晨定定地看着跟前的女人,她实在没必要用这个来撒谎吧?可是她说穆成钧不能成事,那他对她做过的事又算什么呢?

苏晨完全懵了,不知道到底应该相信对面的女人,还是相信自己,她连自己都要怀疑了。

她冷静下来,想要套套对方的话,“我怀孕的事情,也是巧合,我只是他的秘书,也只是糊涂了一晚而已。”

“巧合?你怎么不干脆说是奇迹呢,”女人冷嗤一声,“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能成事,但他有过的女人不止你和我,我怎么没见别人怀孕?”

“其实你就是想说,他不行是吗?”

“他在酒店有个常包房间,你知道吗?”

苏晨没有回答,对方径自说道,“我相信你也去过吧,你去看看那些床头柜的抽屉里面,都塞了什么东西?满满的几大抽屉,如果他是个正常男人,他需要用这些吗?”

苏晨想到了一年前的那个晚上,穆成钧虽然没有对她用别的东西,但是她确确实实打开过抽屉。

她当时吓得赶紧关上了,偶尔想起,也只是觉得穆成钧可能有什么特殊癖好,顶多骂他两句变态,现在一想……

穆成钧摆弄的那些,都能开个情趣商店了,这仅仅是因为他有这个爱好吗?

“我实话跟你说吧,我当初被他弄断过一根肋骨,进了医院。”

苏晨目光一凝,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某处痛了起来。女人冷笑下,“他那么高高在上的人,钱多,女人多,却偏偏有欲望的时候成不了,想想也是可笑。他变态起来呢,也真不是人,衣冠禽兽,把所有的火都撒在我身上,硬生生用膝盖按断了我的一根肋骨,是不是挺可怕的?”

女人嘴里的穆成钧,于苏晨来说。好像是有那么点陌生的。

尽管她从未觉得穆成钧是好人,也恨他恨得牙痒痒,但她接触到的穆成钧,似乎跟女人嘴里所说的那一位,是有出入的。

“穆成钧这个人啊,穿上了衣服以后是人,脱掉了衣服是野兽。我到头来什么都没落到,还被警告,我也是刚得知他有孩子了,但我绝对绝对敢保证,你的孩子不是他的!”

苏晨看向对面的女人,看到她嘴角处有一丝幸灾乐祸的笑。

“我猜,你可能是给他灌了酒,让他喝醉以后以为自己事成了,现在仗着这个孩子,你都搬去穆家住了,我真后悔没早早地用上这一招。但你也要知道,如果这件事被穆成钧知道,你可能连怎么死的都不会清楚……”

苏晨身子往后靠,“说吧,你说了这么多,到底想要什么?难道仅仅是因为嫉妒吗?穆成钧如果不能成事,这就是他最最羞耻的一个秘密,他肯定不会让你这样开口说出去,是什么让你不顾他的威胁,直接找到了我的身上?”

“我要钱。”

苏晨呵了声,“多少钱?”

“不多,两百万,要不然的话,我会想尽办法弄到一张你儿子和穆成钧的DNA鉴定书。”

苏晨轻轻摇下头,女人见她这样,不悦出声,“你不肯?”

“人为财死,说得大概是你这样的人,你明知穆成钧不好惹,你想弄到他的DNA鉴定书,你觉得有可能吗?”

女人手掌在桌面上抚摸了下,“那就走着瞧,我在他身边待过,也不是白待的。”

“随便你,”苏晨拿起自己的包,显然要离开,“钱,我没有,至于你要做什么事,尽管去做。”

“两百万而已,你进了穆家,这点钱都没有?”

“是,没有。”

女人将自己的手机掏出来,放到桌上,“我会时刻提醒你的。”

“你不必这样做,我再跟你说一句,孩子是他的。”

“哈哈哈——这种拙劣的骗术,有意思吗?”

苏晨站起身来,居高临下睨着坐在原位的女人,周边还有别的顾客,尽管他们不会无聊到竖起耳朵去听听这边讲了什么,但为了以防万一,苏晨还是低下身去。她双手撑在桌面上,视线仍旧紧盯着那个女人不放,“他在你身上不成事,不代表对我也不行。”

“自我安慰的能力不错啊,你还不如说,他对所有人都不行,唯独对你可以。”

“我也是这个意思。”苏晨说完,拿起桌上的咖啡杯,朝着女人扬了扬后离开了。

她走到外面,司机见她出来,迎了上去。

“大少奶奶。”

“走,回家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回到车上,苏晨出神地盯着一处。

“大少奶奶,那是您舅妈家的孩子吗?”

苏晨支支吾吾开口,“嗯。”

“年纪应该也不大吧,还在上学吗?”

苏晨想到舅妈家的孩子还在念大学,她轻点下头。“嗯。”

“那您舅妈家是要操心的。”司机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,赶紧道歉,“不好意思。”

他也是看着那个女人身着暴露,实在不像个大学生。

苏晨说了声没关系,心里有些乱,车内开着空调,一扇茶色的玻璃将炎热挡在外面。她回想着那个女人说的话,她有些怀疑,如果她是胡乱编的,那这件事也太荒唐了。她怎么敢编这么一个理由?她就不怕穆成钧知道以后捏死她吗?

苏晨看了眼驾驶座上的司机,他经常跟着穆成钧,知道的肯定是最多的。

但司机的话,一般都很难套出来,再说又是那种最最私密的隐私。

“成钧的那张房卡,是不是被拿走了?”

司机透过内后视镜,盯看了苏晨一眼。“是。”

“被谁啊?”

“穆先生新招的那个秘书。”

苏晨笑了下,“恐怕不止是秘书那么简单吧?”

“大少奶奶,您别多心,确实是秘书。”

“人还是我通过面试的,成钧把她们带到家里,我都见过了。”

司机双手规规矩矩地握着方向盘,“她拿了穆先生的房卡,是穆先生交代的,有时候公司有客户过来,需要安排住处。穆先生宴请也在那家酒店,偶尔谈事情谈得晚了,他也会住在那里。把房卡交给秘书,这样也方便,她可以随时安排。”

安排什么?唯一的方便之处,恐怕是秘书可以开好了房门等他吧?

苏晨想了想,借着这个话题继续说道。“我想去趟酒店。”

司机语气微微透着惊讶。“大少奶奶,您去那里做什么?”

“有些话我不方便跟你说,你开过去就是了。”

司机挂了串冷汗下来,“我们还是回穆家吧,您这样要是被穆先生知道了的话,他会不高兴的。”

“我去看看,他的房间是否空着。”

司机后背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“大少奶奶,房卡也不在我们这里,去不了。”

“你就别诓我了,全酒店最好的总统套房,就只有一张房卡?要穆成钧有事需要自己过去,秘书还不在身边的话,他就连房间都不能住了?”

司机一语不吭,苏晨继续打着心理战,“我先问你一声,那天妈赶去酒店的时候,是不是你送过去的?”

“是。”

“那你也该知道,妈发了好大一通火,今早还跟我说,这两天要抽空过去趟,到时候一定会让你开车。她要确保那个秘书再也没有进过那个房间,还有……你知道穆成钧平时在外面是什么样子的吗?我也做过他的秘书,我心里清楚的很,我想现在去趟酒店,把该收拾得东西收拾下,省得到时候妈见到了,对成钧又是一通责骂。”

司机夹在中心,两边都不好得罪,当然是难做的。“穆太太还要过去?”

“成钧当着妈的面,也不肯说一句把那名秘书辞退的话,妈能不着急吗?这几天,妈对成钧的态度你也看到了……”苏晨说了这么多,陡然有些意识到自己的话太多了,她的身份是穆家的大少奶奶,有些话点到即止就好。

“你别问这么多了,我不想妈不开心,也不想成钧难堪,我去趟酒店,把该整理的东西整理掉,回家后我跟成钧也说一声,暂时让那个房间安生一段日子,等妈消了气再说。”

司机赶紧答应下来,要说穆成钧的混,他可是真真实实见识过的,苏晨说得很在理,那个房间藏了不少东西,要是被穆太太翻到了,真不得了。

到了酒店,司机停好车,掏出一张备用的房卡给苏晨。

苏晨下车之际嘱咐他一声,“这件事我回去会跟成钧说的,他今天在家休息,你别给他打电话,万一被妈听到了不好。”

“是。”

苏晨推开车门下去,很快来到了穆成钧的总统套房。

刷了门卡走进去,苏晨快步进入卧室,房间已经有人整理过了,床上的白色被褥整整齐齐,她径自走到床头柜前,将抽屉一把拉开。

里面的东西都在,苏晨将它们全部拿了出来,丢到床上,她走到另一侧,拉开了那边的抽屉,里面同样都是各种各样的器具,苏晨心底涌起一股莫名的恶心,她望向那张大床,上面被摆满了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是啊,如果穆成钧是个正常男人,他需要这些吗?

如果只是为了情趣二字,一两个足矣,何必弄了满满两个抽屉?

苏晨放下手里的包,端详着房间四周,她抬起脚步走到衣柜跟前,一把拉开,里面悬挂了两件白色睡袍。苏晨记得这儿好像还有衣帽间,她依稀见过穆成钧去里头拿过衣服。

苏晨找了一圈,在北边的墙壁上发现一个开关,她走过按了下,墙壁缓缓打开,原来衣帽间就藏在了里面。

苏晨赶紧走进去,里头挂着的衣服不多,穆成钧不会经常在外过夜,她看到一扇柜门紧闭,苏晨走上前,将柜门轻轻打开。

满口的吃惊藏都藏不住,苏晨忍不住往后退了步,她杏眸圆睁,一时间就连惊讶的声音都喊不出来了。

若不是亲眼所见,苏晨绝对想不到穆成钧的衣柜里面,还有这么多鞭子。

她恨不得揉下自己的眼睛,但她知道自己没有眼花。

那些鞭子从细到粗,每一根都整齐地悬挂着,里面不光有鞭子,还有一套套奇奇怪怪的服饰。

苏晨轻咽下口水,有些腿软,想到那些鞭子抽在身上的感觉,她觉得浑身都有股火辣辣的感觉。

酒店外面,穆成钧的车子停到了停车场内。

他下了车后,准备往里走,却意外地看到了穆家的车子。

穆成钧心有疑虑,上前几步,到了车旁,他抬手轻敲玻璃。

司机往外一看,吓得整个人都激灵了下,他赶紧落下车窗,“穆先生。”

“你怎么在这?”

“大少奶奶让我过来的。”

穆成钧看向酒店门口,“她进去了?”

“是。”

“她来这儿做什么?”

司机一股脑全给招了,反正苏晨是为了穆成钧好,这是好事啊,“大少奶奶说去您的房间,替您整理下,说什么太太这两天可能还要过来趟。”

穆成钧手臂落向车顶,手指在上面轻敲两下。“她是这么说的?”

“是。”

穆成钧敲打的动作猛地顿住,他抬起修长的双腿快步往前。

苏晨从衣帽间内退出来,门也没关,直接坐向了床沿,她伸手抹了把脸,房间内尽管开了空调,她却还是觉得热。

她没有给自己多余的时间,她立即起身,想要将床上的东西都收拾回去,可不能让司机在外面久等。

苏晨的手刚拿到一样东西,门口就传来嘀嘟一声,紧接着就是房门被打开的声音。

她下意识惊吓住了,再一想,莫不是穆成钧的那个小秘书又来了?

不怕,她这样安慰着自己,就算被撞见了又怎样,吓唬两句把她唬住了就是。

苏晨想到这,直起身来,没想到率先映入眼帘的,居然是一条男人的腿。

穆成钧走近卧室,一眼就看到更衣室的门开了,再一眼,就看到了床上摊满的那些东西。

“你,你怎么来了?”苏晨下意识问出口。

穆成钧挪动下脚步,身子正对着那张大床,他盯着床上的东西看了眼,苏晨头皮间冒出汗,男人的目光随后落到她身上,“你拿出来的?”

“不……噢,对。”苏晨有些语无伦次。“我……我想着替你清理下,怕妈下次再过来。”

“你这个借口,也就能糊弄糊弄楼底下的司机。”

苏晨感觉脸发烫起来,她怎么都没想到会有这么巧的事。

“要不,我给你放回去?”

“苏晨,你偷偷跑到我的房间来,研究这些东西,你想干什么?”

苏晨赶紧否认,“我没有!”

“衣帽间里的东西,也看到了吧?”

苏晨没法抵赖,柜门到现在还没关呢,她干笑两声,“这也没什么啊,人嘛……都有个爱好是不是,我,我就当没看见,我也不会跟别人乱说的。”

“给我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,不然的话,我今天真不会放过你。”

苏晨攥紧了自己的手掌,她紧张啊,心都快跳出来了,“真的,真是怕妈再过来,我想着替你收拾下残局。”

“呸!”穆成钧毫不客气地出声。“妈要再过来一次,不正好如你所愿吗?”

“不,我想通了,我们是坐在一条船上的两个人,你好就是我好,所以……”

穆成钧往苏晨跟前走了两步,她下意识往后退,男人冷笑声,“所以,你才来我的房间,替我收拾这些东西?你又怎么知道我有这些呢?”

“我……我一年前见过。”

“一年前的场景,你记得这么清楚?”

苏晨抬手轻拭下额角处,“你是不是不舍得扔掉?那你放着好了啊,妈来过一次,相信不会再来的。”

“呵,”穆成钧轻笑两声,“苏晨,把你的真实目的说出来。”

“我没有真实目的。”

穆成钧猛地上前步,攥住她的手臂将她拉到自己跟前,“不说是不是?”

“我都说了,可你不信啊。”

穆成钧抬腿,照着她腿弯处轻踢一脚,苏晨的膝盖往前弯去,穆成钧伸手按住她的肩膀,将她推倒在大床内。他随手拿了样东西,“我知道了,你是想亲身体验下是吗?”

“不!”苏晨摇晃着脑袋,“我不喜欢这样的。”

“你没试过,你怎么知道不喜欢呢?”

苏晨眼里渗出一点惊慌。“穆成钧,你别乱来!”

穆成钧从旁边拿了几样器具,将它们丢在苏晨的身上,他按住她的肩膀,“爽不爽?”

“你个死变态!”

“我是变态,我承认,我不像你,被人抓了个正着还想抵赖。”

苏晨想要起身,无奈肩膀却被人按着,穆成钧扬了下手里的东西,“这个尺寸够不够?”

她喉间轻滚动两下。“你自己用吧。”

穆成钧朝四周指了下,“别的东西怎么没见你翻出来?我这还有个保险箱呢,你怎么不找找它?”

“穆成钧,那你说说,我进来的目的是什么?我真是好心好意的,难道我能拿了这些去卖钱吗?我也不可能拿着它们去给妈看啊,是不是?我要不是因为想帮你,我……”

男人居高临下盯着她,眼里没有丝毫被说动的意思,“苏晨,待会别又跟我说,你身体还没恢复好这种废话,你把我惹毛了,我可是什么话都听不进去的。”

苏晨到这来的目的,再简单不过了,她就想确认下而已,就像现在,她的心里已经有答案了。

那个女人说的话,十有八九是真的。

这个是穆成钧的死穴吧?虽然挺卑鄙的,但苏晨想要让他不再犯她,她就必须得抓住穆成钧的这个痛处。

但是,她需要证据,她需要有一样证据能拿得出手,只要她有了这样东西,穆成钧想要动她的时候,她分分钟钟就能摆出来,到时候,穆成钧顾着自己的面子,还不得有所顾忌吗?

“穆成钧,我要有个好歹,你妈也不会放过你。”

“你还把自己当回事了,等真出了事,她能站在你这边?”

苏晨将身上的东西丢开,试探性地开口,“穆成钧,原来你平时都喜欢这样玩的。”

“是,你有兴趣试试吗?”

“难道那些女的,都会心甘情愿配合你吗?”

穆成钧狭长的凤目轻眯,有些自然是不喜欢的,但在他手里,不情愿也得情愿。

“苏晨,不要转移话题,把方才的话给我说清楚。”

看来,今天不给穆成钧一个理由,苏晨休想从这全身而退了。

但她实在想不出来应该怎么说,穆成钧见她唇瓣紧闭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他开始撕扯她的裤子,苏晨剧烈挣扎起来,随手拿了样东西去打他,穆成钧手臂挥开,苏晨另一手拿了样器具敲打在穆成钧的脸上。

那东西原本就是软的,使不出多大的劲,穆成钧看清楚了她手里拿着的……

他面色骤变。“你……”

苏晨双腿被他抬了起来,男人压下身,从苏晨的头顶处拿了样东西,“这个怎么样?”

苏晨目露惊恐,穆成钧将她腰上的扣子解开,苏晨忙尖叫出声,“等等,等等——我说!”

男人动作稍顿,“好,你说。”

“你先把我放开。”

“你还敢跟我谈条件?”

“我反正也跑不出这里,你放开我,我告诉你。”

穆成钧丢掉手里的东西,他站起身来,苏晨手肘支了下坐起来,她面色发白,穆成钧双手抱在胸前,“你要再敢跟我油腔滑调,我让你把这边所有的好玩意都尝个遍!”

苏晨面露嫌弃,喉间翻滚着,似乎要吐出来,“这些东西,沾染了多少女人?”

穆成钧扬了扬笑,“你猜。”

她站起身来,目光扫过那些东西,忽然心里有了主意。

“我要是说了,你保证不动怒?”

“就你?还不值得我动怒。”

苏晨点下头,转过身,慢慢往后退了一步,穆成钧看得出来她想逃,但是她又能逃去哪里呢?

苏晨刚要开口,穆成钧打住她的话语,“最后一个机会,我不想再听到任何搪塞的话语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说吧。”

苏晨在心里组织下语言,然后一鼓作气开了口。“我在回来的路上,想着你总是压着我,不给我一口喘息的机会,我想找个机会治治你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我想到妈来酒店逮你的那晚,我觉得很解气,我就想着再来翻翻,做做文章。”

穆成钧逼上前一步,“继续说。”

“我从司机手里骗到了房卡,我进来后,看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我觉得我找到宝了。”

穆成钧紧盯着苏晨的脸,她皮笑肉不笑地冲穆成钧咧下嘴,“我把它们都拿出来,摆在床上,我其实是想拍个照回去威胁你,我心想着你要对付我的时候,我用这些照片来威胁你,你那么要面子的人,肯定会乖乖就范了。”

“苏晨!”穆成钧咬着牙喊出她的名字,明显带着满满的怒意。他显然是信了。

苏晨看到了男人眸子内涌起的怒火,她转身就跑,穆成钧伸手一捞,没有能够抓住她。

如果往外跑的话,到了门口,她总要有开门的时间,总归会被逮住的,苏晨想也不想地朝更衣室跑去,穆成钧紧随其后,冲进了更衣室内,苏晨跑到柜子跟前,抽了其中一根鞭子下来。

她站在柜前,气喘吁吁地盯着穆成钧,“站住!”

男人看向她手里的鞭子,“怎么,你想打我?”

“不要过来!”

“苏晨,你还有这个本事?”穆成钧上前步,苏晨见状,扬起手里的鞭子,朝着身后的柜子狠狠打了下,男人顿住脚步,以前都是他用鞭子打别人,现在好了,苏晨竟然还想着要抽他?

真是活腻歪了她,也不知道谁借了她一百个胆!

“你出去。”

穆成钧站在原地不动,“就算我现在收拾不了你,回去之后,你照样没有好日子能过。”

“你走开,别过来。”

苏晨可不想现在落在他手里,想到那一堆东西,她既觉得恶心,又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“苏晨,我对你算是客气了吧,倒是你,一次次想着害我。”

“我什么时候想过害你?”

穆成钧看着她手里的鞭子,好笑地扬唇,“自我成年之后,就没人敢打过我。”

除了被辛家暗算的那次,以及许流音之外,谁还敢来伤他?“你今天要敢动手……”

“只要你现在走出这个房间,回去之后又能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,我保证,我不对你动手。”

穆成钧没有往后退的意思,“等我走出去后,再把这个房间留给你拍照是吗?”

“我不拍,真的。”

穆成钧才不信她的鬼话,他视线落到苏晨身后的衣柜上,“苏晨,我清楚你的尺寸,要不这样吧,你把里面的衣服拿出来,穿上一套试试,我就听你的。”

苏晨莫名来了气,气得脸色都白了。“你闭嘴。”

“商量不通,是不是?”

苏晨扬了扬手里的鞭子,“你出去。”

这般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,穆成钧点下头,“好,我走。”

他转过身去,苏晨没有丝毫地松懈,穆成钧刚走出去一步,就猛地回过头来,他大步上前,想要逮住苏晨,她急得往后退,情急之下手里的鞭子直接抽打出去。

啪——

清脆的声响传到两人耳中,穆成钧止住脚步,他起初没感觉到痛,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,手臂上的痛才一点点苏醒般,越来越明显。

苏晨也吓了一大跳,她没想到自己还能有这样的反应能力,真是快、狠,准!

她赶忙为自己辩解,“我不是故意的,是你,是你自己凑上来的。”

“所以,你没错,是我自己找打是吗?”穆成钧轻咬着牙,手臂上火辣辣的痛,他抬手看了眼,一道痕迹又红又粗,触目惊心。

“苏晨!”男人咬着牙,恨不得直接将她咬碎了。

苏晨也害怕了,生怕男人会不管不顾扑上前,到时候她就算多甩两鞭子都没用,肯定会被穆成钧给按住的。

男人目光直勾勾盯着她,像头饿狼,真的像极了。

他忽然薄唇微勾,似乎在笑,但苏晨实在找不出他笑得出来的理由。

穆成钧抬起双手,将衬衣从西装裤内抽出来,然后从最后一颗扣子开始,一颗颗解了起来。

苏晨用鞭子朝他扬了扬,“你干嘛?”

“你不是喜欢打吗?”穆成钧将扣子全部解开后,脱掉了衬衣,将它丢到地上。

古铜色的肌肤上,一道红痕显得格外明显,男人身前的腹肌随着他的呼吸而起伏着,穆成钧指了指自己的胸前,“打,往这儿打。”

“我都说了,我方才不是故意的。”

穆成钧嘴角牵出抹怪异的笑,“那我现在就让你故意打。”

苏晨知道自己惹上了个大麻烦。“不,我不敢。”

“打啊,你莫名打中了我的兴奋点,我现在给你机会抽,你敢下这个手吗?”

苏晨不住摇头,“你说真的还是假的?”

“当然是真的,来,动手。”

苏晨往后退,但是已经没有退路了,她盯着穆成钧嘴角边的笑,她完蛋了,她这一鞭子好像把穆成钧平时藏匿起来的那点变态因子给唤醒了。“你,你别过来啊。”

“苏晨,你方才拿鞭子的时候拿错了,”穆成钧潭底的幽暗越来越深,似乎带着一种莫名的黑暗力,“要不,我来替你选吧。不是越粗的鞭子,打人就越痛。你应该选最细的,你握着它,使出全身力道抽出去,只一鞭子,就能令人皮开肉绽!”

苏晨握着鞭子的手臂在颤抖,“你别说了!”

“哈哈哈哈——”穆成钧大声笑着,怕了,他总算看到她怕得要死的模样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