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8堵在房间里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闭嘴,不许笑!不许笑!”苏晨怒喝。

“怎么,你还想管住我的嘴?”

穆成钧的每一声笑,都令苏晨觉得不安极了,他好像看穿了她的挣扎和恐惧,所以他笑得这样肆无忌惮。

男人的视线落在那一排鞭子上,“想不想知道,我平时都是用哪一根抽人的?”

“我没兴趣知道这些!”

“不,我看你挺兴致盎然的嘛。”

苏晨手里的鞭子不敢放下去,“穆成钧,我出来的时间太久了,小薯片要喂奶了,我们回去行不行?”

“你现在想到小薯片了?跑来我房间一通乱翻的时候,你怎么没想到他?”

“我知道错了,”苏晨赶紧服软,“你看,我没拍到照片,也没有做什么不利你的事情,大不了我把你的东西恢复原位,你就高抬贵手,放我这一次行不行?”

“但我不想被人知道的一面,已经被你看到了。”

“我保证不说出去,真的。”苏晨说完这话,紧接着又道,“我什么都没看见。”

“晚了!”

穆成钧上前,苏晨的手机放在兜内,铃声忽然响了起来,她赶紧掏出来看眼来电显示。苏晨眼里一亮,将手机高高举着,仿佛手里握着的是一把尚方宝剑,“是妈,妈的电话,不信你看!”

穆成钧扫了眼,唇角处冷笑加深,“妈的电话又怎样?”

“妈要是知道了我们现在这样,你觉得对你有好处吗?”

男人视线落回到苏晨脸上,他扬了扬自己的手臂。“我是不是还需要跟她特别说明一声,我手上的伤,是被你用鞭子抽的?”

“穆成钧,我们现在就回去,不然的话我就当着你的面接电话了,我告诉妈我们在这。”

男人没说话,苏晨尝试着往旁边走了一步,她想要从他身边出去,但穆成钧立马挡住了她的去路。“你敢接电话吗?你敢跟妈说你为什么会在这吗?还有,动手的人是你。”

苏晨看着手机屏幕,紧张地冒出了冷汗,“那好,那我接了。”

“等等。”穆成钧到底是有些顾虑的,平日里,他尽量让穆太太事事都舒心,当然不希望一点点小事就惊动到她。“我答应你。”

“那好,你让开。”

穆成钧盯着苏晨手里的手机,铃声还在继续,他往旁边站了下,苏晨快步从他身边出去,男人看了眼她的背影,他决不能这样让她溜了,他飞快跟上前。

苏晨下意识回头,却见穆成钧就在身后,她吓了一大跳。

她知道,一会等到穆太太挂了电话,就真没人能救她了,就算她到时候回拨过去,恐怕手机也会被穆成钧给抢了。趁着铃声还在继续,苏晨手指在屏幕上滑动下,手机那头传来了穆太太的声音,“晨晨啊,你怎么还没回来,小薯片……”

“妈,救我,救我啊!”苏晨高喊了一声。

穆太太大惊,立马焦急出声,“你怎么了?你在哪?”

穆成钧见苏晨接通了电话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他三两步上前想要抢夺苏晨的手机,她跑到了卧室内,东躲西藏。“妈,我现在在酒店,我被穆成钧带到那个房间来了,妈,救我——”

“你们怎么去酒店了?”

穆成钧的声音带着怒气,传到了穆太太的耳朵里,“把手机给我!”

“成钧,你别乱来!”穆太太情急之下起身说道。

苏晨退到了茶几后面,扬了扬手里的鞭子,“你别过来。”

“我今天非收拾你不可!”穆太太听到这,哐当一声将电话挂上,她走出去几步,曹管家见状,跟在了她身后,“太太,您去哪?”

“去酒店,备车。”

“一辆车子派给苏小姐了。”

穆太太来到玄关处,“还有一辆车呢?”

“出去买东西了,应该马上到家。”

“让他马上回来,就现在,赶紧!”

“是!”曹管家说着,立马去吩咐。

穆太太换好鞋子,站在门口,曹管家打完电话回到她身侧,“已经回来了,都快到门口了,太太,这是又出什么事了吗?”

穆太太伸手按了下额头,皱眉、摇头,“我总算知道死性不改是什么意思了。”

曹管家当然清楚,这死性不改指的就是穆成钧。

“穆先生是不是又胡来了?”

“苏晨喊着救命,我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曹管家着急地想到了后面的事,“您现在这样过去,穆先生恐怕也是有准备的,他要不肯开门怎么办?”

穆太太显然没想到这一点,“这样,曹管家,那家酒店的负责人跟朝阳关系一直都好,你直接给他打个电话,就说我有急事,我需要有人给我开门。”

“好。”

酒店的房间内,一片狼藉,苏晨跑不动了,被穆成钧堵在沙发跟前。

“我劝你别乱来,妈已经接了电话,说不定马上就要过来,你有这个时间,还不如将你的房间收拾收拾。”

穆成钧干脆坐在了茶几上,“我不会给她开门的,没人能救你。”

苏晨试图跟他好好说话,“这也没多大的事,是吧?凡事好商量嘛。”

男人抬起手臂,在那条红色的伤痕上轻轻吹了口气,火辣辣的。

“别让妈过来看见了难堪,我们走吧。”

穆成钧眼帘轻抬,眸子内透着幽暗的光,“苏晨,我实话跟你说了吧,这个房间,我已经很久没用了,藏在这的东西也许久没派上用场,我怀疑这几根鞭子都生了锈,我今天特别想试试,真的。”

苏晨一听这话,全身汗毛自动就竖了起来。

“那没关系啊,你不是还有个小秘书吗?你问问她喜不喜欢……”

穆成钧打断她的话,“这么费事做什么,你难道不是女人?”

男人的背后就是那张大床,苏晨看着床上的物品,大着胆子问道,“穆成钧,你为什么喜欢这种?你觉得这是在给你助兴呢,还是……”

“还是什么?”

苏晨总不能直白地问,还是他不行吧?

她轻咬下唇肉,“还是……还是你……不够尽兴,所以想要借用器具?”

穆成钧坐着没动,苏晨的一句疑问,就好像一巴掌打在穆成钧的脸上。

苏晨说得对,确切的来说,是他尽兴的次数少之又少,成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,这也就造成了他的心理越来越扭曲,越来越想要用更多的器具去折磨人。

穆成钧目光猛地射向苏晨,她为什么会忽然这样问?

苏晨接触到他的目光,一股森寒仿佛将她冻在了当场。

男人站起身来,苏晨跳上沙发,穆成钧没有冷笑否认,可眼里和脸上的愤怒却是越来越深,她好像戳中了男人的痛处,所以……那个女人说得是真的?

穆成钧径自上前,完全不顾苏晨的威胁,她情急之下挥了鞭子去打他,但也只是打中了穆成钧的肩膀,等到她第二次挥手的时候,苏晨整个人已经被他扛起来了。

男人转身来到大床跟前,将她丢了上去,他紧接着上床,身子坐到她身上,一把又将她手里的鞭子夺了过去。

苏晨看着他,“你想怎么样?”

“被人用鞭子抽,你知道是什么感觉吗?”

苏晨头皮发麻,“我不想知道。”

“很爽。”

“那你下去,让我多抽抽你。”

穆成钧笑了笑,双手抓着鞭子后狠狠拉扯几下,苏晨不由自主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。

“怕了?”

男人手臂轻扬,鞭尾甩在了身侧的薄被上,发出啪的声响,“来试试,真的很爽。”

“你特么变态啊。”苏晨直接骂出声来。

“我看你嘴巴挺不老实的,我先替你收拾下。”穆成钧甩了下鞭子,苏晨忙用双臂挡在自己面前,“别打我。”

他的手顿在半空中,想要甩下去,却不听使唤地停住了。穆成钧觉得体内好像有股力道在拉扯着他,他挣扎了几下,可那种束缚感特别明显,穆成钧胸腔内溢出莫名的气恼,他手里的鞭子重重甩下去,却是落在了苏晨头顶上方的枕头上。

“啊——”苏晨下意识尖叫声。

她耳朵尖,听到门口有动静传来,苏晨眼里咻地一亮,“你快放开我,你妈来了。”

穆成钧也听到了声音,门被砰地关上,紧接着,一串脚步声往里走,他抬起视线望去,看到一抹身影走了进来,对方看到他时,立马收住了步子,目光在他和苏晨身上扫着。她嘴里的惊讶声吞了回去,“穆、穆先生。”

今天可真是乱套了,苏晨盯向那名女子,她杵在墙壁跟前不动。“我……我不知道你们在这,那我走了。”

“等等,”穆成钧开口唤住她,“我没让你走。”

小秘书以为穆成钧是要跟她算账,她着急解释,“穆先生,我那天落了一只耳环在这,我只是过来找……”

穆成钧并不关心这个,“你过来。”

她走上前几步,来到床边,男人手里还握着根鞭子,秘书吞咽下口水,没想到穆成钧喜欢玩口味这么重的。

苏晨躺在大床上,被人以那样的目光端详着,她觉得浑身都不自在起来。她挣扎几下,想要起身,穆成钧按住她的肩膀。

他看了眼杵着的秘书,“你要一起玩吗?”

秘书怔了怔,“穆先生,您这是什么意思啊?”

“别在我面前装纯,你那晚上是怎么勾引我的,你忘了?”

苏晨听得面红耳赤,伸手抓向穆成钧被抽伤的手臂处,他痛得嘶了声,“你上辈子是猫还是狗啊?”

秘书握紧了衣领,没想过要干这么重口味的事,再说苏晨好歹也是住在穆家的人,轻易得罪了并不好。

房间门再度打开的时候,苏晨干咽了一下,今天真是什么奇葩事都被她遇到了,穆成钧心想着还能有什么人能进这个房间,没想到扭头一看,却看到了穆太太。

苏晨的视线望出去,俨然是看见了救命稻草般,“妈,救我,救我!”

穆成钧赤裸着上半身坐在苏晨的腿上,穆太太一眼扫去,看到了床上的狼藉,看到了边上呆呆站着的秘书,还看到了穆成钧手里拿着的鞭子。

她气得说不出话,上前一把将穆成钧拉扯开,苏晨得到了自由,立马坐起身来。

“你没事吧?”

苏晨赶紧摇头,穆太太盯着穆成钧手里的鞭子看,“这玩意,你是从哪里来的?”

苏晨躲在穆太太的身后,赶紧说道,“妈,更衣室里面还有,整整一排都是鞭子!”

男人从床上站起身,穆太太拉过苏晨,离他远远的,两人坐到沙发内,穆太太看向那个秘书。

“我不是让你把她开了吗?”

穆成钧想要走上前,穆太太出声制止,“别过来。”

“妈,我的私事,您能不能不管?”

“就该由着你是吗?”穆太太想到进来时看到的一幕,整颗心都快操碎了。“苏晨为什么会在这?还有你的秘书,不在公司好好上班,怎么跑到酒店来了?”

“这话应该问苏晨,你问问她来酒店究竟要干什么。”

穆太太看到穆成钧手里的鞭子,气不打一处来,“把你手里的破玩意放下!”

男人看了眼,将鞭子丢到床上,他伸出手臂给穆太太看,“您看,这是苏晨打的,还有我的肩膀上!”穆太太早就注意到了他身上的伤,只是心有疑惑,苏晨还能有这个胆子?

旁边的苏晨见状,忙抢着回道,“妈,这是成钧让我打的。”

穆成钧听了这话,一时竟好笑到不知道用什么话去反驳,“我让你动手打我?我傻,是不是?”

“成钧,你别把什么事都推我身上,是不是你说的,让我抽你,说抽完了之后,你兴奋,还非让我使劲抽,我是真下不了手啊。”

穆成钧眼看着苏晨把白的说成了黑的,“你再胡说……”

“妈,您相信我。”

穆太太余光扫过那张大床,真是不堪入目,她脸色更加变得难看了。

穆成钧见状,将薄被掀起来,把东西都卷在里头。

“妈,您觉得苏晨的话是不是很可笑?我怎么可能让她打我?”

“怎么不可能?”穆太太反问。

穆成钧胸口起伏着,“您还真相信这种话?”

“她为什么会在这?”穆太太视线落向了一声不吭的秘书。

小秘书可不想被卷进这场暴风雨。“我那天掉了件首饰在这,我只是进来找找……”

穆太太抬手,示意她闭嘴,听她谎话连篇也是累,穆太太看向旁边的苏晨,“晨晨,你说吧,你怎么会在这?”

穆成钧在床沿坐了下来,他倒要看看,苏晨还能编出朵花来。

“是成钧让我来的。”

穆成钧似笑非笑地扬唇,“又是我,是吧?”

“就是你,你说我若不过来的话,要我好看,妈……”苏晨看向穆太太,欲言又止。

“有什么话就直说。”

苏晨凑到穆太太的耳边,声音压得很低,“他方才还让那个秘书一起玩。”

穆成钧听不到苏晨的说话声,但他能料定,那绝不是好话。

穆太太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铁青来形容了,正因为太了解自己的儿子,所以苏晨说的情况,穆太太都信,因为穆成钧做得出来。

“你神神秘秘说什么呢?”穆成钧不满问道。

“苏晨那是顾着你的面子,给你留点脸!”

秘书见他们一个个都跟吃了火药似的,她见穆成钧这样子落在穆太太眼里,终归不好看,她转身进了衣帽间,拿了穆成钧的衬衣出来。

“穆先生,您先穿上吧。”

穆太太板着脸,穆成钧拿过衣服,修长的手臂伸进去,“妈,您别听苏晨的,是她偷偷摸摸进了我的房间,正好被我逮个正着。秘书刚来,真是凑巧。”

“凑巧?”穆太太蹙眉。“天底下有这么巧的事?”

“还真有这么巧的事。”

“妈。”苏晨生怕穆太太被说动,她开始大搅混水,“成钧在家里不敢放肆,所以才一直留着这个房间,今天知道我出门,他威逼利诱非让我来,秘书也是他叫来的……”

“你胡说!”小秘书一听,急得口不择言起来,“是我自己要来的,跟穆先生没关系,我更加不知道你们在这。”

“闭嘴。”穆太太眼神凛冽扫过去,“没你说话的份!”穆成钧也算是见识到了苏晨的厉害,但他仍旧不慌不忙,“既然各执一词,我有人证,只需要把司机叫上来问问,不就清楚了吗?苏晨是他送来酒店的,她怎么吩咐,他就怎么做。苏晨在车上的一言一行,他肯定也都记得,问他不就得了?”

“司机是你的人,也算是你的心腹吧,我才来穆家几天,他会帮我吗?”苏晨一句话轻轻松松反击回去。

穆成钧冷哼声,“别强词夺理。”

“晨晨说的有道理。”穆太太下了定论,“司机的话不可信。”

这倒是出乎穆成钧的意料。“妈,大不了,您调酒店监控就是。”

“我不需要看什么监控,你们都跟我回家,还有你的这个秘书……现在就给我开了。”

穆成钧压抑不住火气,“您信她的?”

“你不开口是吧?我来,”穆太太跟穆成钧的关注点完全不在一件事上,“这位小姐,从今天起,你不用再去公司上班了,请你好自为之。”

原来这世上还有一种悲哀的事情,叫做你妈不相信你。

穆太太径自起身,“晨晨,我们走。”

“好。”

秘书站在旁边,觉得自己是最无辜的,关她什么事啊?上次她是被穆太太直接堵在了床上,那这次呢?她什么都没干不是吗?

“穆先生……”

穆成钧将扣子一颗颗扣了起来。

“穆先生,这不关我的事啊。”

穆成钧站了起来,“那谁让你撞到枪口上来的?”

要不是她来横插一脚,今天就是他和苏晨的事,他们两个关起门来再怎么胡闹,穆太太也不好多说什么。现在好了,他真是有嘴说不清楚,她居然还好意思说跟她没关系!

“明天去公司财务,把这几天的工资结算下吧。”

“穆先生,不要这样,我……”

穆成钧走出去两步,又回头睇了眼秘书。“对了,明天把房卡也一并交出来。”

男人走到外面,穆太太带着苏晨已经进了电梯,眼见他快步走来,穆太太也没等他,直接让电梯门关上了。

来到酒店门口,穆家的两辆车一前一后停着,穆太太带了苏晨走向后面一辆,穆成钧刚要坐进去,穆太太就将车门带上了,“你自己的车不是也在这吗?”

苏晨挽了下唇瓣,穆成钧一语不发地直起身。

车子很快开出去,穆太太轻叹口气。

“妈,您别生气。”

“晨晨,我把那个秘书开了,你心里有没有好受点?”

“嗯,好受多了。”

穆太太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她肯接受苏晨进穆家,还有一个最大的原因,就是苏家背景一般。

若是门当户对的小姐受了今日这样的委屈,还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子。但苏晨不一样,苏家没有那个实力来穆家闹,穆太太尽管知道苏晨心里肯定是难受的不行,但她除了忍,还是只能忍。

穆太太也需要安抚她几声,毕竟苏晨留在了穆家,是要和穆成钧过日子的。

“日后他要再敢胡闹,你直接告诉我。”

“好。”

穆太太见她旁的话一句不说,就看得出苏晨乖巧的很,她已经说过穆成钧了,人也开了,苏晨要还是不依不饶,反而不讨喜。

穆成钧还说找司机来对峙,真是笑话,那司机平日里跟着他进进出出的,穆成钧所有的坏事他都知道,可穆太太却偏偏从他嘴里套不出话来。

穆太太看眼苏晨,“晨晨,成钧他虽然荒唐,但心里还是有这个家的,给他一些时间吧。”

“妈,我知道的,”苏晨心想着他荒不荒唐跟她有什么关系?其实,他越荒唐,对她来说才越有利。“我们都有小薯片了,我知道孰轻孰重,我愿意等他,我的初衷一直都是要给小薯片一个完整的家。”

穆太太闻言,觉得宽慰极了。

回到穆家,苏晨赶紧上楼,进了卧室后正好小薯片醒了,苏晨将他抱在怀里,迫不及待地喂起奶来。

穆成钧的脚步声从门口传来,苏晨背对着他,没有回头。

“苏晨,你心机这样深,都是从哪学来的?”

苏晨头也没抬,“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
穆成钧可不能这样白白挨了鞭子,他朝苏晨伸出手……

穆太太进门时,就看到了这一幕,苏晨下意识要避开穆成钧的手,穆太太适时开口,“成钧,你今晚睡另一个房间吧。”

“什么?”穆成钧难以置信地看向穆太太,“为什么?”

“苏晨身体还没恢复好,晚上要保证充足的睡眠,你之前的那个卧室,我让佣人又打扫了下。”

苏晨听到这,喜上眉梢,真是太好了,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好消息!

“不行,”穆成钧板着脸开口,“这是我的房间。”

“另一个也是你的房间,你总不至于让苏晨搬过去吧?”穆太太上前几步,看了眼苏晨怀里的小薯片,“我还怕你们总是吵,吵到了我的孙子,等苏晨身体恢复好一些再说吧。”

“妈,您未免也太偏袒她了,我才是您儿子。”

“成钧,就这么说定了,妈也没有精力来多管你的事情,但在家的时候,你总该听我的。”

穆成钧忍着口气,今天的他实在是憋屈,他输就输在穆太太对他的不信任上。

可若不是他以前太会搞事情,穆太太哪能听信苏晨的一面之词呢?

训练场。

许流音坐在电脑桌前,刚跟许方圆说了一些方案上的事情,穆劲琛进来的时候,她毫无察觉。

男人来到她身后,从背后将她一把抱住。“警觉性不行啊,看来以前的东西,你全忘了。”

“那说明我太投入了。”

穆劲琛在她脸上亲了口,“晚上想吃什么?”

“我不挑。”

“一会我让人送上来,我们在屋里吃。”

“好。”

许流音对吃的方面从来不挑,训练场里有什么,她就吃什么。

简单的几个菜被送进了屋内,穆劲琛将筷子递到许流音手里,“明天有空吗?跟我去看看房子。”

“最近都挺忙的。”

“但你总不能一直跟我在训练场住着。”

许流音吃了口饭,“不急。”

穆劲琛闻言,夹了几块凉拌黄瓜放到她碗里,“我急。”

“我又不会跑。”许流音吃着饭,嘴角轻挽。

穆劲琛端详着对面的女人,“音音,我总觉得我们之间缺了些什么,你对我好像也不再像一年前那样了。”

“缺了什么?”许流音面露不解地迎上男人的视线。“过日子不就是这样吗?有哪里不对?”

屋外,有人敲响房门。

穆劲琛收回神,“进来。”

教官推开门,走进来两步。“穆帅,今晚有高压训练,您要参加吗?”

“嗯,知道了。”

“那一会等您到了之后,我们再开始。”

“好。”

教官退了出去,并将房门带上,穆劲琛放下手里的筷子,“我今晚可能都在训练场里,你别等我,先睡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吃过晚饭后,有人进来收拾,穆劲琛直接出门了。

许流音在房间内忙了会,她的两个大行李箱放在了房间的角落,天气炎热,尽管室内打着空调,可总是挥不去那股燥热感。

许流音洗过澡后,给许情深打了个电话。

许方圆的事情,也是蒋远周得知消息后,许情深才知道的。许流音想得也挺简单,离许情深婚礼的日子越来越近了,既然这件事已经解决了,还是不要让许情深担心的好。

训练场内,教官冷酷的声音透过扩音喇叭传到许流音的耳朵里,有些吵,但也给了她一种别样的安全感。

她知道这儿是穆劲琛的地盘,外面又有这么多人,不会再有人伤害她了。

许流音擦干头发往外走,门口依旧有人看守,许流音来到栏杆跟前,看到下面的学员正在进行最残酷的训练。

穆劲琛的训练场越做越大,后山一大块地方是新增出来的,很多人都搞不懂穆劲琛的行为,放着穆家那么大的产业不要,却偏偏来这种地方干最吃力的活。

在外人眼里,穆劲琛就像是一头不服管训的豹子,从他训练场出去的人,则是一头头能打能斗的小豹子。

穆劲琛骄傲于这个称呼,他让他的小豹子们遍布全国,成了金主们身前一道道最坚硬的保护盾。

人们只知花钱聘用,却不知训练出一头合格的‘豹子’,需要花费多少的精力。

许流音走下楼梯,泥潭里头,有人在格斗,三三两两打成一团,泥浆底下,早就分不清楚那些人是男是女了。

打斗的速度被拖慢,却依旧影响不了打斗的凶狠。

有人累得气喘吁吁,拿着教鞭的教官走过去就是一鞭子,手臂指着远方的出口,“要嫌累,还有支撑不下去的,现在给我滚,训练场不需要看到你们的眼泪,起来!”

地上的人被他一把揪住头发后拉了起来,许流音这才看清楚,那是一个女孩。

她别开视线,这是一个自我蜕变的过程,谁都帮不了谁。

许流音下意识寻找穆劲琛的身影,她知道教官所说的高压训练绝不是指的这边,那应该就是在后山处吧。

她朝着后山的方向走去,还未到达,就听到了一阵阵声响。

那是一片荒芜的林子,四周围满了铁丝网,高高架起的高台上放着高压水枪,许流音那时候训练,最怕的就是水枪。浑身湿透不说,衣服黏在身上,还要进行各种训练,遇上气候不好的时候,几乎被冻得个半死。

许流音看到穆劲琛和几名教官站在一起,她没有上前,打算看一会就回去睡觉。

铁丝网上挂着几根鞭子,教官将鞭尾放进了红色的燃料桶里面,十几名学员身着白色的训练服站在场地中央。

穆劲琛上前一步,“洪顺集团的老总,需要一名贴身保镖,这个机会我现在给你们了。”男人伸出手,教官将一根鞭子放到他手里,男人在半空中挥舞了下,透过高高照过去的灯光,许流音看见还未干透的染料在空中像是烟火一般炸开。

“待会,这片林子就是你们的避难所,教官也会进去,谁遇上了我们,就只能自认倒霉,除非你们有足够的本事让教官手里的鞭子不抽到你们身上。两个小时为限,时间一到,我会令人敲响警钟,谁的身上没有被染上红色,就算赢。洪顺老总贴身保镖的人选,就在获胜者中间,明白了吗?”

“明白了!”

穆劲琛朝身侧的教官点下头,男人取了另一条鞭子,抬起腕表看眼时间,“好,开始!”

十几名学员转身就跑进了林子内,教官用扩音喇叭倒数着时间,“十、九、八……”

许流音觉得腿上痒,这儿蚊虫很多,穆劲琛说今晚有可能不回房间,看来是都要耗在下面了。

她转身离开,一会他们进了林子,她也没什么好看的了。

教官喊了声一,远处的高压水枪开始出水,朝着林子内喷去。几名教官冲了进去,唯有穆劲琛站在原地没动。

水枪内的水犹如倾盆大雨般从天而降,几乎可以用倒下去一般来形容,尽管树林茂盛,可又有什么用呢,宽大的树叶被压惨了,水流哗啦啦往下淌。进去的教官都知道穆劲琛有心里阴影,他不会选择在此时进去的。

高压水枪还要持续许久,站在上面的人看眼时间,他从高台上顺着梯子爬了下去。

穆劲琛目光落向林子外面的一间小木屋,上一批学员训练的时候,就有人为了躲避高压水枪的喷射,认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居然躲进了那个小木屋。

小木屋距离其中一架水枪不远,但穆劲琛只要绕过去就好。

他来到木屋跟前,一脚将门踢开,门口有门槛,足足膝盖那么高,穆劲琛抬起腿走了进去。

男人点亮里头的灯,目光扫了圈,还好,这次的学员没有这么蠢,不会来自投罗网。

木屋没有窗户,唯一的出口就是那扇门,穆劲琛转过身,打算离开。

架在高台上的水枪是用绳子固定住的,由于冲击力凶且猛,水枪在木质的栏杆上剧烈挣扎着,它猛地挣破了绳子,高压水枪被甩到旁边,正好被边上的长形木条卡住。

这样一来,水枪喷射的方向完全变了。

穆劲琛刚走到门口,只觉有水花飞溅到脸上,他抬头看见白花花的水柱迎面冲过来,穆劲琛暗吃一惊,他下意识往后退去。但水枪的冲击力迅猛无比,穆劲琛赶忙躲开,躲进了木屋一角。

这若换成是寻常人,顶多冒着衣服全湿的狼狈样往外冲就是了,可穆劲琛做不到。

水冲进了屋内,地上湿了一大片,水渍开始朝着四周漫延。

穆劲琛觉得空气窒闷起来,又热又闷,他好像快要呼吸不上来了。

他的裤管湿了,唯一的出路又被堵了,他瞬间有了心慌的感觉。

许流音回到屋内,准备看会书就睡觉了。刚躺到床上,门外忽然传来砰砰的声响。“许小姐!”

她赶紧起身,快步走到门口,伸手将门打开,许流音看到一名教官站在外面。“怎么了?”

“穆帅出事了。”

许流音吓了一大跳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“一两句说不清楚,你赶紧过去吧。”

许流音着急往外走去,两人小跑着来到林子跟前,许流音听到一名教官在爆粗,“他妈的把水阀关了,人呢?死哪去了?”

偷偷跑出去抽烟的男人快速回来了,但已经有一名教官率先将水阀给关掉了。

许流音紧跟着跟前的男人来到小木屋跟前,看到穆劲琛被人架了出来,身上披着一条毯子,将头给蒙住了。他们将穆劲琛拖出来后放到地上,男人靠着木屋,双目紧闭,许流音见到一名教官将毯子往下拉些,“穆帅?”

高压水枪停止了攻击,木屋内都是水,虽然有门槛拦着,但是水透过木头缝隙正在往外淌。

穆劲琛听到有人在喊他,“穆帅,穆帅!”

他头痛欲裂,慢慢睁开眼帘,眼前的灯光打得他视线朦胧起来。

穆劲琛闻到了一股泥水的味道,好像跟他当初在江水里面闻到的一样。他莫名紧张起来,下意识地喊着许流音的名字,“音音,音音——”

许流音大步上前,蹲下身来,“穆劲琛,我在这。”

男人睁开眼帘,却并没看清楚跟前的许流音。

他靠着木屋,后背被涌出来的水给浸湿了,他惊慌想要退开,却不想一下没站起来,竟扑通倒在地上。

许流音也吓了跳,“穆劲琛,你怎么了?”

“穆帅见不得水,怎么会出这样的事?水枪怎么朝木屋这边射了?”

许流音鼻尖微酸,她没想到穆劲琛的心理阴影会那么重,到底在他以为她死去的那段时间里,都遭遇了什么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