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0她在撒谎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男人盯着那条短信信息:考虑得怎么样了?

对方让苏晨考虑什么?

苏晨意识到穆成钧的举动,她眉头紧皱起来,“你干什么?”

穆成钧将那串电话号码报了出来,紧接着又问道,“这是谁的号码?”

苏晨哪能记得住通讯录里的每一个电话。“我哪知道,你看来电显示。”

“你并没有存。”

“那就是陌生人啊。”苏晨说完这话,伸手想要抢手机,穆成钧举高了自己的手臂,“陌生人?你骗谁呢?对方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,她想让你考虑什么?”

“我不知道,我也不认识。”

穆成钧扬高手臂,居高临下盯着她看,苏晨莫名一慌,下意识就想到了那个女人,这条短信十有八九是她发的,苏晨找不到第二种可能性。

“苏晨,打官司的事,你还没放弃是不是?”

她抢不回手机,蹦多高都是徒劳的,苏晨瞪着他看了眼,“你一手遮天,行了吧?东城还有哪个律师敢接我的案子?”

“东城没有,不代表别的地方没有,这是不是那个李恒的号码?他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,就是想要给你继续打官司。”

“穆成钧,你想象力这么丰富,怎么不去写小说呢?”

“那你怎么解释这条短信?”

苏晨看了眼男人掌心内的手机。“我真不知道,有可能是别人发错了。”

“这串号码,我已经记下了,我可以现在就让人去查,与其等着被我查出来,还不如你自己乖乖地说出来,苏晨,我是在给你机会。”

她不是第一次被他吓唬,苏晨也学乖了,既然不论说或者不说,穆成钧都不会给她好果子吃,那她还不如咬紧嘴巴。

“我真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穆成钧伸手朝她点了点,苏晨回到小床跟前,床边架着个小薯片喜欢玩的玩具,他正努力地抬起腿想要去踢它。

苏晨弯腰盯向小床内的孩子,完全不再搭理穆成钧了,男人翻开苏晨的短信箱,里头并没什么有价值的线索。通话记录也是寥寥无几,再去微信一看,还是没有大的收获。

苏晨暗自庆幸,昨天那个女人给她打过电话之后,她把通话记录给删除了。

小薯片朝她伸手,似乎想要跟她玩,苏晨将小薯片抱了起来,她将他放到大床内,小薯片身子扭动几下,想要翻身。

穆成钧将手机丢到一旁,往床上一躺,开始陪儿子玩了起来。

苏晨余光看见了自己的手机,她只希望那个女人能长点脑子,别再用短信的方式联系她,她难道就不担心短信内容会被别人发现吗?

小薯片跟穆成钧玩得很开心,时不时笑出声来,到了最后玩得也累了,也没哭着要喝奶,竟然直接睡着了。

房间内没了孩子的吵闹,瞬间安静的不像话。

穆成钧从床上起来,两人相对无言,他抬起脚步直接走了出去。苏晨松口气,等到穆成钧离开后,她走到房间门口,将门关上。

男人下了楼,穆太太还在自己房里,没有下来。

穆成钧走到外面,司机正好从外面回来,穆成钧朝他招下手,司机赶忙将车开上前。“穆先生。”

不等司机下车,穆成钧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。

“穆先生,您要出去吗?”

“我先问你,昨天苏晨出去,有没有见什么人?”

穆成钧冷不丁这样问起,司机想了想后说道,“就见了她的亲戚吧,没有特殊的情况,再后来就是去了酒店。”

“亲戚?不是说去看望她的外婆吗?”

“是,大少奶奶说她外婆跟着她舅舅舅妈住,我就带着她过去了,也没逗留太长时间。”

穆成钧想到那条短信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“中途,她就没见过什么人吗?”

“见过。”

“什么人?”

“大少奶奶上了车后,接到个电话,她跟我说,是她舅妈的孩子约她出去喝杯咖啡。我就在外面等她,两人是说了会话,不过应该没有异样。”

穆成钧眉头微皱,“舅妈的孩子?男的还是女的?”

“女的。”

穆成钧的心里没来由的一松,“舅妈的孩子,为什么要约出去见?”

“大少奶奶说,因为跟家里闹了矛盾。”

“这样听着,倒是挺天衣无缝的。”

司机听不出穆成钧的话外音,“穆先生,您是不是觉得有哪里不对?”

“去她舅妈家里一趟。”

“现在?”

“是。”

既然觉得有不对劲,穆成钧就要搞清楚。

苏晨替小薯片盖好了被子,走到窗边,正好看到穆成钧的车子出去。

她走回床边,拿起手机,翻出那条短信,然后按着那个号码回拨过去。

那边很快就有人接通了,“你总算想到要联系我了。”

“果然是你。”

女人在电话那头笑了笑,“考虑得怎么样了?”

“你方才发我的短信,被穆成钧看到了。”

女人似乎不以为意,口气轻松说道,“是吗?我又没说什么,就算他真的看到了,还能猜到是我不成?”

“你觉得以他这样多疑的性子,会查不到你身上?”

“查?”对方失笑,“如果连这一句话都要深查,那你这个穆家未来的大少奶奶……当得不怎么样嘛,是不是穆成钧早就已经怀疑到你身上了?说不定一查,就能查到你儿子身上,再查到你儿子的生父身上。”

“闭上你的臭嘴!”苏晨向来不喜与人强争出头,可对方一言不合就扯到她儿子的身上,实在令人生厌。“我打电话只是警告你一声,你想做什么就去做,别把我牵扯进去。你要钱,那你就搜集了证据,找穆成钧要去,我没钱,还有……以后别再联系我,我跟你不熟。”

苏晨说完,就要挂上电话。

“等等!”女人见她这般口气和态度,她生怕自己落不着好,赶紧说道,“这个事实要是传到了外面,你就不怕伤害到你的儿子吗?穆成钧不成事,所有的人都会认定你的孩子不是他的。”

“别人凭什么认定?孩子是不是他的,他心里最清楚。”

“喂,你就这么喜欢自欺欺人?”对方极力想要压抑着嘴里的嘲讽,但那种口气,实在是太明显了,“我找到了一个穆成钧之前处过的女友,那可是穆成钧承认过的正牌女友,不是你我这样的身份,你想听听她怎么说吗?”

“我不感兴趣。”

“别自欺欺人,她知道的,比我们多得多。”

苏晨站在小床旁边,看到小薯片睡得香甜,“我还是那句话,你们有事可以直接找穆成钧。”

“穆成钧的那个女人,跟他关系还行,当然,那时候穆成钧很正常,据她所说,他后来失踪了一段时间,她电话打不通,找去公司也吃了闭门羹。她知道穆成钧肯定出事了,但是穆家将这件事藏得特别深,以至于她到现在都不知道,当年究竟出过什么事。”电话那头的人一口气说完,也不等苏晨开口,她继续往下说道。

“后来穆成钧回来了,重新找了她,但是……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起,穆成钧不能成事了。”

苏晨板着脸,脸色微微有些难看,“你我都是女人,你却跟我讨论这种事情……”

“怎么,受不了了?但好歹我们还共用了一个男人。”

苏晨一口气哽在喉间。“所以你想怎样?”

“我敢断定,穆成钧失踪的那段时间内,肯定出了事,应该是受了伤,这是穆家最大的秘密,我用这样的秘密跟你换两百万,你不觉得你赚了吗?”

苏晨抬起脚步走到窗前,“你不敢找穆成钧,是怕他知道后,不会轻饶你吧?”

“我查了这么久,就是想跟你把话挑明了,穆成钧不成事,你的孩子就不可能是他的。”

女人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,苏晨想要让自己的儿子在穆家永远立足下去,就必须先过她这一关。

“你还是觉得,应该侥幸一下是吗?”

苏晨想了想这件事的后果,如果这个女人真的疯起来,要跟穆成钧来个鱼死网破呢?

到时候,穆成钧的丑闻被无限放大,小薯片的身世被质疑,连苏晨的头上,恐怕都要被戴上一顶淫妇的帽子。

“穆成钧自从那次的事情之后,就把那个女友给甩了,只是威胁她对谁都不能说起他的事情。不过,她现在也知道你带着孩子进了穆家,你想想,她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?”

苏晨将手落在窗台上,“穆成钧的女人那么多,你们何必单单咬着我不放?”

“哈哈哈,笑话,他女人是多,这么多年来,也够荒唐的,但是敢讹他有孩子的人,你是第一个。”

苏晨颇有些头疼,“我跟你们说过了,这种事也要看天意,他偏偏跟我成了,就这么简单。”

“呵,跟你能成?穆成钧谨慎的很,恐怕不会被你看到他的伤处吧,所以你才能这样肆无忌惮地撒谎。那个女人说了,她看过,穆成钧确实是被伤过的,而且伤的不轻。”

苏晨面上遮不住吃惊,电话那头传来啪嗒一声,女人点了支烟。

“我把话都讲透了,你要不信,你去看看穆成钧的私密处,反正你现在是他身边最得宠的女人,想要看一眼,不难吧?如果真像我所说的这般,你也该死心了,是不是?”

苏晨转过身,身子靠着玻璃窗,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你是觉得我并不清楚穆成钧伤得有多重,所以我才该用孩子来做文章是吗?”

“你觉得呢?”

苏晨这会想不出别的法子,只能拖延时间。“我现在脑子里挺乱的,你总要给我点时间。”

“那好,我明天还会联系你。

女人率先挂断通话,苏晨将记录删除,她小脸布满凝重,视线落到小薯片睡得那张小床上。

穆成钧的车子开进了一个小区内,司机只是昨天来过一次,但具体是在几幢的,他记得清清楚楚。

司机将车停在单元门口,”穆先生,就是这边。“

”你上去一趟,确认下昨天找苏晨的是不是她舅妈的女儿,如果不是的话,套套话,看能不能套出些线索。“

”是。“

司机推开车门下去了,穆成钧又提醒一声,”不要提大少奶奶这几个字。“

”是。“

司机很快上楼,来到苏晨的舅妈家,他想要按响门铃,但在门上找了圈也没找到能按的地方。司机只好拍响了铁门,几下过后,里面传来一阵尖锐的女声,”谁啊!“

司机继续敲打两下,有脚步声传到耳朵里,紧接着,铁门被推开。

他着急往后退,这才没有撞到自己身上。

苏晨的舅妈抬头看看那名司机,”你是谁啊?“

”你好,我昨天跟苏小姐来过的。“

”苏小姐?“舅妈重复了一遍后,恍然大悟,”苏晨啊?“

”是,我是她的司机。“

”哦哦哦,记起来了,晨晨又来了吗?“

司机赶紧说道,”不是,那个……苏小姐昨天在回去的路上,提起了你的女儿,说是……说是想给她送个礼物,让我准备。你看我,我一个男的是吧……我……我觉得还是了解清楚了她想要什么之后,再准备吧,所以……“

苏晨舅妈一听,脸上立马飞扬起笑容,”园园,园园!“

她冲着屋内喊了两声,然后跟司机说道,”正好我女儿补课回来了。“

从房间内探出一个脑袋,随后,一名女孩走了出来,”妈,干嘛啊?“

”你快过来啊。“

司机看了眼那名女孩,长得挺清秀的,打扮得也很像学生,模样看着很乖,压根不是昨天见到的那个花枝招展的女人。

”园园,过来,这是你姐的司机,你姐要送你礼物呢,快说,你想要什么?“

”啊?“女孩有些不明所以,”姐干嘛要送我礼物啊?“

”你话怎么这么多呢,那是你姐的一片心意,赶紧说啊。“苏晨舅妈推了下女孩的肩膀。

”那我想要一个万向轮的旅行箱,24寸那种的。“

司机笑了笑,”没问题。“

苏晨舅妈一听,赶紧出声提醒。”你不说你要苹果手机吗?还是什么中国红的。“

”不,姐要送我的话,旅行箱就好了,淘宝有得卖,这两天特惠,288。“

苏晨舅妈有些不悦,”要什么旅行箱!“

”我要跟同学出去玩,我就差个行李箱。“女孩说完,转身就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司机的视线望进屋内,”家里就一个孩子吧?“

”是啊,这一辈都是独生子女。“

司机站在门口,显然还没有要走的意思,苏晨的舅妈开始八卦起来。”我们晨晨跟谁在谈恋爱啊?什么时候让她带给我这个舅妈看看……“

”会的,肯定会的。“司机赔着笑道。

”看你们都神神秘秘的,那请问……穆家是什么来头啊?“

司机怔了下,”你怎么会提起穆家?“

”晨晨来看她外婆啊,走都走了,家里忽然来了个漂亮女人,让我给晨晨打电话,说是什么不要让穆家的司机知道……她嘴里说的穆家……“

司机立马抓住了话里面的重点,”那个女人长什么样?穿了什么衣服?“

”挺,挺漂亮的啊,穿了裙子,低胸的那种,头发这么长。“苏晨的舅妈伸手比了下,”头发还染了颜色呢。“

司机听着,那不就是昨天苏晨在星巴克见到的那个女人吗?

”她还说什么了吗?“

”没有,只约了个地方见面,就走了。“

司机赶紧想着要去告诉穆成钧,但他并没有拔腿就走,毕竟是帮着穆成钧经常做事的,怎么善后,他一直都是最清楚的。

”这件事,您就别和苏小姐说了,到时候我买好了礼物再过来,你家小姑娘高兴了,苏小姐也就高兴了。“

”好的,谢谢啊。“

”不客气,那我下次再来。“司机说完这话,转身离开。

到了楼底下,司机拉开车门坐进去,”穆先生,苏家的孩子我看见了,昨天大少奶奶见到的并不是她。“

”也就是说,她撒谎了。“

司机发动车子,先开出了小区,”会不会是大少奶奶的同学,或者朋友?“

”如果这里面没事,她就没必要藏着掖着,她还骗了你。“

”那现在怎么办?“

穆成钧兜里的手机响了,是穆太太打来的。

电话一接通,穆太太的声音迫不及待从电话那头传来,”成钧,你去哪了?“

”我没去哪。“

”都要吃晚饭了,你出去见谁?“

穆成钧有些头疼,”我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。“

”这还差不多,赶紧的吧。“

穆成钧挂了通话,同司机说道,”先回家吧。“

”好。“

穆成钧将脑子里记住的那串号码打在了手机上,他将这串数字发给了一人,让他赶紧去查查这个手机号的主人是谁。

回到穆家,苏晨和穆太太都在楼底下,穆成钧像个没事人般走过去。

穆太太也没多说什么,几人一道坐下来吃了晚饭。

晚饭过后,穆太太将穆成钧留在了饭桌上,苏晨先去房间照顾小薯片。

给小薯片洗完澡后,苏晨将他放到大床上,门已经被她反锁了,门口传来敲门声。

苏晨没有搭理,穆成钧的声音传了进来。”苏晨,开门。“

”我要睡觉了。“

”这才几点,我来看看小薯片。“

苏晨没有答应,紧接着,另一道声音隔着门板往里钻。”晨晨,开下门,我也陪小薯片玩会。“

苏晨听到是穆太太的声音,赶紧走了过去,伸手将门打开,穆太太率先走了进来。”你睡得这么早啊。“

”嗯,有点困。“

穆成钧跟在穆太太的身后,经过苏晨身侧时,他顿住脚步朝她看了眼。

他现在还不知道苏晨究竟在搞什么事情,但她身上不可能没有秘密。苏晨被他盯得头皮发紧,好像什么事在他眼里都藏不住。

穆成钧走向了那张大床,苏晨若有所思地盯着穆成钧的背影。

今天她听到的那席话对她来说,足够能令她震惊的了。

苏晨不想被拉进这件事当中,但听女人的口气,她手里不可能一点点证据都没有。

如果她还是不理不睬的话,对方会不会直接把这件事彻底捅开?万一穆成钧真的……

苏晨心乱如麻,说到底,对方还是抓住了她的软肋,她有孩子,她想保护好孩子。

现在唯一的关键,就在穆成钧身上,如果对方证明了穆成钧真的不行,那她的孩子……即便她有一百张嘴,可能九十九个人都会认为她的孩子是野种,是她想要进穆家而找人怀上的筹码。

穆成钧的伤,是最最私密的,可他曾经的女人跟他躺在一张床上,若想偷偷拍个照留下点证据,是不是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?

穆太太抱了小薯片起来,正开心地逗弄着他,穆成钧看到儿子举着小手正在吃,他喜欢的不行,凑上前亲着小薯片的脸蛋。

”我看他五官越来越像你了。“

穆成钧轻笑下,”我看也是。“

穆太太高兴地抱着孙子走来走去,”再过些时候啊,我们拍照去,拍个最帅的……“

男人转过身,见苏晨失了神般站在原先的地方,一看就有什么心事。

”苏晨。“

她目光看向他,穆成钧嘴角勾起抹笑,”在想什么呢?“

他走上前几步,勉强摇下头,”没想什么啊。“

穆成钧轻挑下眉头,忽然低下身,脸凑到苏晨的面前,”今晚,我过来睡。“

她惊了下,却没有一口回绝,穆成钧更加确定她心里肯定在打着什么鬼主意。

穆太太在房间内陪孙子玩了会,等到小薯片睡着后,她准备回屋。

”成钧,让晨晨带着小薯片早点睡吧。“

穆成钧知道穆太太这是在赶他走了,他答应了声,经过苏晨身前时,意味深长地朝她看了眼。

皇鼎龙庭。

许情深擦完润肤乳,掀开薄被坐到床上。

蒋远周双手按住她的肩膀,替她揉捏了几下,”方才接了谁的电话?“

”音音啊。“

”她有事?“

”没事就不能打电话吗?“许情深享受地轻闭起眼帘,”她带着穆劲琛回苏州了,许先生许太太高兴的不得了,穆劲琛把穆太太的意思跟他们说了,想让他们认音音做干女儿,到时候音音就从苏州嫁出去。许先生和许太太当然答应了,这时候,说不定正在商量着什么时候结婚呢。

“都要结婚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许情深轻笑。

蒋远周捏着许情深肩膀的动作一顿,“情深,你有没有觉得时间过得越来越快?”

“有,有时候觉得今天才周一,可过了两天再一看,都周末了,我都不知道中间那几天是怎么度过的。”

“这说明我们老了。”

“什么谬论?”

蒋远周从身后将她抱住,“正是因为觉得时间不够用,所以老了。你说会不会一眨眼,就到霖霖长大了?”

“会吧,再过十几年好了,她就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。”

蒋远周又胡思乱想起来,“也不知道我女儿的初恋会是什么样子的,是门当户对的小男生呢,还是班上某位品学兼优但家境一般的孩子?她的初恋能谈多久?分手的时候,会不会一个人偷偷躲在被子里哭?不行,我见不得霖霖哭,我舍不得……”

许情深失笑,“差不多就行了啊,女儿还没到那个年龄谈恋爱呢,你就已经想到她失恋了。”

“这一天迟早会来的,等我的霖霖长大以后,她第一次约会的时候一定要将我带上,我看人最准,我替她把关。”

许情深回头看向他,“蒋远周,霖霖需要自己成长,有些痛是没法避免的。”

“但我不能让她遇上渣男。”

“你是不是希望霖霖谈的第一个男朋友就是靠谱的,对她百般包容百般宠爱。而我们的霖霖呢,从喜欢上那个男生开始,每一天都是开开心心的,她不会经历分手的痛苦,她可以跟这个男生走进婚姻的殿堂,然后幸福地生孩子,再幸福地被宠爱完下半辈子,是吗?”

蒋远周对上许情深的视线,他认真地点了点头,“这当然是最好的。”

“但是不现实啊。”

“为什么不现实?”

许情深双手在脸上抹了几下,“远周,你我都是过来人。”

“如果谁敢把我女儿甩了,我会揍得他满地找牙。”

许情深伸手捧住蒋远周的脸,“希望到时候,你能有力气揍得动人。”

“你是想说等到那时候,我老了是吗?”

“不老不老,宝刀未老。”

蒋远周将许情深的小手握在掌心里,“你难道一点不担心吗?”

“担心什么?”

“担心霖霖是女孩子,担心她吃亏。”

许情深笑着抽出自己的手,“我们的婚礼还未举行,你就担心着女儿的婚事了?”

她躺到床上,摸了摸自己的脸,“我可不敢想以后的事情,我现在胶原蛋白这么足,等到霖霖结婚,那我得是什么样子啊?”

“自然是好看美丽的样子。”

许情深闭起眼帘,“睡吧,睡个美容觉。”

“你说霖霖和睿睿现在在做什么?”

“应该睡了吧。”

蒋远周看眼时间,“还不到八点半,就霖霖那闹腾的样子,睡不了。”蒋远周说着下了床,许情深不由睁开眼,“你做什么?”

“我看看去。”

男人起身往外走,许情深本来也无睡意,她坐了起来说道,“你要不把霖霖抱过来,让她今天跟你睡得了。”

“霖霖要跟我睡,那睿睿也得来。”

许情深下了床,“我也就是说说,霖霖不会想跟你睡的。”

这一点,蒋远周还真是不信了,“要不是怕他们吵着我们的二人世界,我肯定一直让他们睡我的大床,哪个孩子不喜欢跟爸爸妈妈睡?”

“你就自作多情吧。”

蒋远周走到外面,来到儿童房的门口,他并未立即进去,许情深来到他身侧,门被推开一道隙缝,两个孩子并没睡觉,各自洗过澡后坐在一起正在玩呢。

月嫂也陪在旁边,正在给他们讲故事,睿睿坐得笔直,那样子完全像是个大孩子了。

边上的霖霖将脑袋靠在睿睿的肩膀上,时不时蹭着,睿睿朝她看看,尽管小小的身子被压得朝另一边倒了,但还是没把霖霖推开。

月嫂抬下头,笑着说道,“霖霖,你把睿睿都快推倒了。”

她伸手拉了把霖霖,霖霖坐直了身子,月嫂翻着手里的书,“还有三页哦,讲完了就要睡觉了。”

霖霖有点无聊,但看睿睿好像很感兴趣,她坐着没动,睿睿见状,挪动下腿,坐到了霖霖身旁。他伸手抱住霖霖的腰,霖霖就势将脑袋靠在他肩上。

蒋远周都看在眼里,他朝许情深看了眼。

许情深轻笑道,“真有爱。”  月嫂继续讲着故事,等她讲完后,蒋远周推开房门往里走。

“蒋先生。”

蒋远周来到两个孩子身侧,他伸手将霖霖抱了起来。“今晚要不要跟爸爸妈妈睡?”

霖霖小脸看向睿睿,蒋远周故意逗她,“霖霖跟爸爸睡,睿睿睡在这边好不好?”

他说着,抱起霖霖就要往外走。

霖霖的视线同睿睿对上,忽然很不给蒋远周面子的挣扎起来,“不要,不要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