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1下不去手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蒋远周下意识抱紧霖霖,“不要?爸爸带你去跟我们一起睡,待会爸爸给你讲故事,好不好?”

霖霖拒绝的更加大声了,“不要,不要——”

她甚至还摇起了脑袋,双手朝着睿睿伸出去。

蒋远周没法子,只好席地坐下,他双手抱住霖霖不肯松开,霖霖坐在了他的腿上,想要站起来,却站不起来。

许情深也走了进来,“好了,别逗她了。”

“我没逗她,”蒋远周越想越委屈,他也很无奈啊,“我想跟女儿睡,老白今天还说,等苏提拉有了孩子,他就带着孩子一起睡,天天搂在怀里。”

“他也就是说说而已,”许情深安慰着他,“等孩子一哭一闹,他就觉得烦了。”

睿睿从地上爬起来,站到蒋远周跟前,霖霖朝他伸手。“睿睿。”

蒋远周另一手抱过男孩,让他坐到自己的腿上,两个孩子面对面坐着。

霖霖开心地拍了拍手,蒋远周轻哄着她,“霖霖,睿睿是你哥哥,你要喊哥哥。”

他尝试着引导她,“哥哥,哥哥……”

“不要。”霖霖小嘴撅起,很是傲娇。

蒋远周抱紧怀里的两个孩子,“霖霖,睿睿,爸爸妈妈还想生个宝宝,你们说,是生男孩好,还是女孩好?”

霖霖似乎还不懂这些,所以干脆不说话,睿睿也是,扑闪着一双大眼睛,一句话不说。

“我们再生个小妹妹好不好?”

霖霖似懂非懂地看向蒋远周,小妹妹?

妈妈带她出门玩的时候,碰到可爱的小孩子都会说,这是小妹妹,好漂亮啊。霖霖赶紧摇头,“不要,不要。”

蒋远周真是懵了,“为什么不要?”

霖霖继续摇头,“不要。”

再来个小妹妹,她和睿睿就不好玩了。

蒋远周笑眯眯凑上前。“是不是怕再生了个妹妹,爸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爱你?不会的,你一直都是我的小公主……”

没想到霖霖看也没看他一眼,却是冲睿睿摆了摆手,“不,不要妹妹!”

睿睿笑了笑点头,“嗯,不要妹妹。”

他们究竟将蒋远周置于了何地?

“那弟弟要不要?”许情深问道。

霖霖想了想,“要。”

睿睿也说道,“要。”

蒋远周有些不悦,“儿子跟爸爸不会亲到哪里去。”

许情深失笑,看着睿睿站起身,牵了霖霖的手带她去小床边,许情深补了一刀,“儿子跟爸爸不会亲到哪里去?那我看,女儿跟你也没亲近多少啊。”

真是扎心了,这话扎得蒋远周都快吐血了。

穆家。

晚上时分,穆成钧刚出苏晨的房间,就接了个电话。

对方好几个人聚在一起,非让他出去喝酒,其中有他的发小,也有他平日里玩得好的几个人。

穆成钧站定在自己的房门跟前,穆太太都已经准备下楼了,听到穆成钧的电话,她走回来几步。穆成钧还未挂电话,他将手机从耳边挪开,“妈,您干儿子之一,拉我出去喝酒。”

穆太太看眼来电显示,“大晚上的还出去?”

“知道我有儿子了,非给我庆祝庆祝。”

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男声,“干妈,是我,让成钧出来吧,哎呦,他最近都不像是他了,谁把他管成了这样啊?”

“是不是新来的嫂子啊。”电话里的人开始起哄。

穆太太忍不住轻笑,“行了,别太晚回来。”

“好。”穆成钧在电话里答应了,穆太太吩咐一声,“家里有孩子,你别玩得夜不归宿,要不是知道那几个孩子还行,我也不会放你。”

“好,”穆成钧忍不住抱怨,“您越发把我当成小孩子了。”

“谁让你现在有了家呢。”

穆成钧听到这个词,也没说什么,家?他和苏晨各怀鬼胎,恐怕谁都没有想过要跟对方成家吧?

苏晨将房门反锁了,一会,她听到楼底下传来汽车喇叭声,苏晨几步走到窗边,看见穆成钧的车子出去了。

她心里微微一松,今晚应该能睡个安稳觉吧。

一直过了凌晨时分,穆成钧才从外面回来。

那帮兄弟知道了小薯片的事,一个个怎么肯轻易放过穆成钧?

他回来的时候,喝得酩酊大醉,好不容易才走上楼梯,来到二楼,他找着自己的房间,但幸亏他下意识里还知道自己的卧室是在三楼的。

穆成钧顺着楼梯扶手爬上去,上了三楼,整个人摇摇晃晃的,几乎连路都不会走了。

走廊上有灯光,他跟着灯光往前走,好几次整个人都狠狠撞在了墙壁上,肩膀跟手臂都酸痛的厉害。穆成钧跌跌撞撞来到房间跟前,一把拧向门把,却发现门打不开。

他伸手拍打着房门。“开门,开门,给我开门!”

苏晨猛然被惊醒,吓了跳,她立马起身将灯打开,看了眼小床内的小薯片,还好,孩子没有被吵醒。

但穆成钧今晚喝醉了酒,他显然顾及不了孩子,他甚至用双手一起敲了起来。

“我要睡觉,开门!”

苏晨眼见孩子两手动了下,似乎要醒来,她伸手在小薯片身上轻拍两下,然后快步走到房间跟前。

她一把拉开房门,穆成钧整个人就扑了进来,苏晨没想到他连站都站不稳,他几乎是整个人挂在她身上,沉得要命。苏晨抬起腿,踢了下门板,门咔嚓关上了。

“喂,穆成钧,你醒醒!”

他浑身酒气,苏晨直皱眉头。

穆成钧身子动了下,伸手抱住苏晨的肩膀,“干嘛锁门,你是谁啊,你给谁锁门呢。”

“酒鬼。”

“我没喝酒!”

穆成钧一把将她推开,他径自朝着那张大床走去,到了床边,他鞋子也没脱,张开双臂就扑了上去。

苏晨追上去几步,“穆成钧,你的房间在……”

“我要睡觉。”

穆成钧说着,翻了个身,将自己的背影丢给了苏晨。苏晨坐向床沿,伸手朝他身上拍了下,“喂。”

他一语不发,不再搭理她了。

苏晨拉拽着他的手臂,不行,太沉了,完全拉不起来。

“穆成钧!”

男人显然睡着了,脚上的鞋子也没换,苏晨想要不理他,顶多就是一人半张床……

她站起身来,目光从穆成钧的身上掠过,她有些不吃透这个男人,更加不敢确定,他是装醉还是真醉了。

苏晨弯下腰,凑近穆成钧跟前看了眼,她的视线逐渐往下落,落到了男人的腰际。

这似乎是个绝好的机会,但她不知道这真的是个机会呢,还是跟那天她拿了穆成钧的手机后一样,其实她的一举一动,都在穆成钧的眼里?

苏晨坐向床沿,她心里有些迫切地想要验证一些事。

如果穆成钧没有所谓的外伤,那她完全可以不必理会那个女人所说的话。但对方的证据如果真是因为穆成钧的伤,她若同样不理不睬的话,狗急了还会跳墙,穆成钧离开之后,女人又给她发了条短信,说是穆成钧有伤的照片,她已经拿到手了。

看来,这个女人和穆成钧那时候的前女友,是确定联手了,要不然的话,那位不知道什么时候的前女友,恐怕绝不会肯把这样私密的照片透露出去。

苏晨让对方给她两天的时间,如果她证实了照片的内容不是合成的,她会给钱。

她也只能先用这样的权宜之计。

苏晨紧张地抬起男人的一条腿,穆成钧没有丝毫反应,她替他将鞋子脱了。苏晨连理由都找好了,穆成钧如果是装的,等他质问的时候,她就说他醉成这样,浑身酒气,她只是在替他脱衣服而已。

有了这个理由,苏晨胆子也大多了。

将穆成钧的双腿搬到床上,苏晨推了把男人的肩膀,他就势翻个身,嘴里发出一声不满,但很快也就睡过去了。

苏晨将手伸向穆成钧的衬衣,她大着胆子,将他的衬衣从裤腰内往外拉。腰际露出一段古铜色的肌肤,苏晨松开手,她看了眼穆成钧的脸。

他应该不是装的,因为他眼皮子都没动下,完全没有反应。

苏晨不想再自己吓自己,干脆立马将手伸向了穆成钧的皮带,她将他的皮带解开,然后一点点抽出去。

她虽然跟穆成钧有过肌肤之亲,但并不代表了就能肆无忌惮看向他隐秘的地方。

只是穆成钧满身酒气,今天被人灌了这么多酒,他难得有这样的时候,苏晨若不趁机把握,恐怕就再难等到下次了。

她没有犹豫,拉下了穆成钧的裤子,他果然醉得不省人事,竟也有在她手底下乖乖被剥干净的时候。

苏晨深吸口气,脸色涨得通红,但还是凑上前去。

许是她方才动手的时候,触碰到了穆成钧,他明显是有反应的。

苏晨看到了穆成钧的伤口,他即便恢复得很好,但总不可能不留下一点的痕迹。

苏晨坐直起身,只觉得后背冒出了涔涔冷汗,她视线看向穆成钧,男人呼吸沉稳,完全不会想到今天会有这样的一幕落在他身上。

她攥紧手掌,目光随后扫向床头柜,她看到了上面放着的手机。

苏晨知道,她应该高兴的,穆成钧之前是怎样对她的,她都清清楚楚地记着,原来他还有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,对于一个男人来说,这应该是一辈子最耻辱的事情吧?

一年前,穆成钧将她压倒在大床上的时候,没有顾及过她的求饶,那么今天呢?

苏晨坐起身来,想要去床头柜上将手机拿过来,她只要将穆成钧的这幅样子拍下来,她就有了威胁她的筹码。

虽然这样的做法、想法,处处透着卑鄙,可穆成钧强迫她发生关系、强迫她生下孩子,在她孕期把她像犯人一样看着,难道他就不卑鄙吗?

只不过就是卑鄙遇上了卑鄙,这样的局面对苏晨来说,应该是最好的。

对方要钱,她拿不出来,她可以让穆家的人出面,而如今对她来说,最有利于她的东西,她马上就能拿到手了。

苏晨从床上站了起来,她几步走到床头柜前,伸手拿起了自己的手机。

穆成钧几乎是睡死过去的样子,一动不动,苏晨看向他的脸,她没有同情他的意思,他也不值得别人去同情他。

她攥紧了手机来到床沿处,苏晨坐了下来,她想,穆太太肯让她进穆家,很大一部分原因也跟穆成钧的身体有关吧?

苏晨想要将穆成钧的样子拍下来,她手机的屏幕都解开了,手指在照相机上方停顿了许久,却始终没有按下去。

她真想扇自己一巴掌,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下不去手。仅仅是因为这样做……不道德吗?

去他的不道德,这样的词用在穆成钧身上简直就是浪费。

苏晨在心里挣扎着,既然觉得他是人渣,那她就用人渣的方式对付他,拍照啊!拍照啊!

苏晨觉得自己的手臂似有千斤重,就是举不起来,最后……她不得不放弃了。

她轻叹口气,她真是自找的。

苏晨将手机放回原位,穆成钧身上的酒气还是那么重,她上了床,替他将裤子小心翼翼穿上去,大概也只有穿好了衣服的时候,穆成钧才像个正常人吧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