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2谁稀罕碰你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苏晨将穆成钧的拉链拉上,皮带已经被抽开了,还未系好。苏晨手刚碰触到男人的腰,穆成钧忽然翻个身,抬起的腿将苏晨给压住了。

她吓了一大跳,以为他要醒来,苏晨紧闭眼帘,全身绷着不敢动。

穆成钧怀里像是抱了个舒服的枕头,他觉得还不够,所以用力又将苏晨往怀里按。

他满身酒气,熏得苏晨都快吐出来了。苏晨看得出来他不是在装睡,所以大着胆子用手去推他,只是穆成钧身子很重,压在她旁边,纹丝不动,像是一座大山。

苏晨有点恼了,方才应该趁着他睡得正熟的时候,一脚将他踢下床。

穆成钧的双腿将她的腿夹着,完全当她是枕头或者被子用,苏晨皱起眉头,想要翻身也翻不了。

翌日。

穆成钧宿醉醒来,头痛欲裂,他觉得浑身都不对劲,难受的像是被重物给狠狠碾压过似的。他昨晚肯定是喝断片了,他现在都记不清楚他是怎么回来的了。

穆成钧手臂麻的动不了,睁开眼一看,看到了苏晨。

他一把将她推开,苏晨被他推醒了。

穆成钧坐起身,看了眼四周,看到了小薯片的床,“我怎么在这?”

“当然是你自己走进来的。”

穆成钧轻敲下脑袋,“我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“不知道。”苏晨下了床,看眼小薯片还没醒,她抓了下头发,明显的睡眠不足,“你使劲敲门,小薯片都差点被你吵醒。”

穆成钧准备起床,腰际传来阵声响,他低头看了眼,猛然看见皮带是松开的。他面色骤然铁青,视线冷冽地射向苏晨,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
苏晨站在床边,脸上摆出满脸的莫名其妙。“什么做了什么?”

穆成钧站了起来,一手指着自己的腰际,“难道是我自己解开的?”

“你喝得酩酊大醉,浑身酒气,我昨晚想给你把衣服换了。”

穆成钧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“你动了?”

“动什么了?”苏晨指着他的裤子,“你看看,我脱你裤子了吗?你睡得跟头猪似的,推都推不动,我后来想想,让你躺在这臭掉得了,我就没管你。”

“你没动过我的裤子?”

苏晨一脸嫌弃,“谁稀罕。”

也是,苏晨会稀罕动他的裤子吗?

穆成钧心下微松,冷哼声。“谁知道呢,说不定是你想趁着我酒醉的时候,占我便宜。”

“这话说反了吧?”苏晨毫不客气回道,“你又不是不清楚,就算你躺在这三天三夜,有便宜给我占,我也不会碰你的。”

穆成钧的脸色有些难看,但他细细想来,苏晨讲的也是实话,她天天将他像狼一样防着,她会主动来扒他裤子吗?

男人将皮带系好了,昨晚连澡都没洗,浑身有股味道,实在是令人受不了。穆成钧打算抬起脚步离开,他多看了苏晨一眼。

“我听司机说,你从你舅妈家回来的那天,中途还接到了一个电话?”

苏晨心里猛地咯噔下,“是啊。”

“谁的电话?”

“我舅妈家的孩子,我妹妹。”

穆成钧双手抱在胸前,“是吗?既然是你妹妹,有话不跟你在家里说,还约你出门?”

“有些话就是不能在家说,所以才出去。”

穆成钧点了下头,“都说了些什么?”

“你不会连这个都好奇吧?”苏晨盯着穆成钧,男人话里有话。“也是,小姑娘家家的,难免要跟姐姐说说知心话是吧?只是你浪费了时间在她身上,她跟你说的都是实话吗?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没什么意思,我就怕你耽误了时间,可你妹妹跟你讲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。”

苏晨勉强勾了勾嘴角,“所以才叫聊天啊,我不像你,每一分时间、每一句话都有十足的含金量,我有的是时间。”

穆成钧意味深长地轻耸下肩头,“好。”

苏晨也不知道他这一声好究竟是什么意思,男人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,他快被自己身上的味道熏惨了,苏晨眼见他转身走出房间,她坐了下来,一脸心事地盯着那张小床。

那个女人今天恐怕还会给她打电话,到时候,只会更加地咄咄逼人。

她又想到了穆成钧身上的伤,苏晨有些坐不住,心里慌慌的。

穆成钧洗漱完后下楼,苏晨和穆太太正在吃早饭。男人上前几步,拉开椅子入座,穆太太朝他看眼,“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“酒喝得有点多,忘了时间。”

穆太太那会早就睡了,听到穆成钧这样说,她不由问道,“没有发酒疯吧?”

“妈,您想多了,我酒品那么好,怎么可能发酒疯?”

穆太太自然不听他这样说,她看向苏晨问道,“他昨晚没找你麻烦吧?”

穆成钧安静地吃着早饭,视线落到苏晨脸上,苏晨摇下头,轻声回道。“没有,我早就睡着了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穆成钧吃过早饭,准备出门,苏晨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的背影,男人走到门口,换了鞋子后走出去。

穆太太让她多吃些,苏晨点头答应着。

半晌后,穆太太吃好了早饭,起身朝沙发那边走去,“待会抱小薯片下来玩玩。”

“嗯。”苏晨答应着,她味同嚼蜡,也吃不下东西了。

穆太太将电视打开,她习惯在早上看会新闻,苏晨起身的时候,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,她掏出来看眼来电显示,对方果然是等不及了。

苏晨来到客厅,在穆太太身侧坐定下来。

“吃好了?上楼再去休息下吧。”

“妈,我有话想跟您说。”

穆太太朝她看了眼,“什么话。”

苏晨面色严肃,将手机调成静音,对方的电话还在一个劲地打,她将手机翻过来,放在了茶几上。

穆成钧坐进车内,司机将车开出穆家。

“穆先生,我们去哪?”

穆成钧掏出一支烟点燃,他落下车窗,外面天气炎热无比,也没什么风,车内的烟味很快散开来,越来越浓烈。

男人的手机就放在边上,他在等着消息,按理说,那边应该能查到了。

“穆先生?”司机尝试着再度开口。

“你只管往前开,去弘扬上湖吧,我们到那边等消息。”

“是。”

车子开到一半,穆成钧的手机响了。

男人还在抽烟,他似有心思,听见铃声的时候,他头也没回,依旧看着窗外,他手掌摸向身侧,拿过了手机。

刚一接通,那边就传来了说话声,“穆先生,我们在弘阳上湖。”

“这么说来,人找着了?”

“找着了,这人,您也认识。”

“是吗?”穆成钧将夹着烟的手从窗外收回来,他掐熄了剩下的半截烟,“说。”

“刘思觅。”

穆成钧搭起长腿,“不认识。”

这三个字倒让电话那头的人怔了下,也是,穆成钧怎么可能记得住每一个女人的名字呢?

“穆先生,她曾经跟过您,不过时间不长,我看过星巴克附近的监控,起初也没印象,今天一早才查出来的。”

穆成钧盯着自己修长的手看了眼,车子飞驰向前,男人的脸色却越来越冷。

他曾经的女人和现在的女人见上面了,会为了什么事呢?

“给苏晨发短信的,也是她吧?”

“是。”

穆成钧阴恻恻地轻笑了一声,“挺好的,她在哪?”

“巧得很,她家就在弘阳上湖附近,我刚逮着她了,还拿到了她的手机。”

“我马上到。”

“是。”

穆成钧挂断通话,看了眼窗外。

司机等红灯的间隙,开口问道,“穆先生,是不是找到那个女人了?”

穆成钧嘴角轻挽了下,“是,马上又有好戏登台了。”

来到弘阳上湖,这是穆成钧手底下人的一处房子,为了行事方便,当初也是他斥资买下来的。

大门是敞开着的,穆成钧走进去,在玄关处换鞋。

一名男子快步上前,“穆先生,直接进去吧,不用换鞋。”

男人抬头朝他看看,“这好歹是你的家,我算是客人,应该尊重你。”

人被关在了二楼的房间,穆成钧抬起脚步上楼,听到女人的声音透过门板传了出来,“你们是谁啊?放我出去,你们这是绑架知道吗?”

房间内有人看着她,穆成钧来到门口,女人的声音越发大声了,“信不信我报警啊?”

“闭嘴,再不老实,就收拾你!”

女人有些被吓住,她换了种口气说道,“你们是不是要钱?想要多少?先放我回去行不行?”

“你有钱?”

“有,有!”

“多少都有?”

“马上就有了……”

穆成钧抬手敲了下门,一名男子过来,将门打开道隙缝,待看清楚是他后,男人将门完全拉开,“穆先生。”

屋内的女人坐在椅子上,听到这声称呼,她只觉得浑身冷汗都冒了出来,她头都不敢抬,她猛然间清楚了是怎么回事。

女人双手紧握,掐得手背上泛出了一道道白,她看到穆成钧的双腿来到她跟前,她恨不得将脑袋压在胸前。

穆成钧站定了脚步,“怎么了?不肯抬头,是要装作不认识我吗?”

女人肩膀颤抖着,旁边的一人见状,上前握住她的下巴,将她的脸抬起来。

她看清楚了穆成钧的样子,一张脸煞白起来,“穆……”

“怎么?上过我的床,却是比我还要绝情,连我都不认识了吗?”

“不是,不是。”

穆成钧居高临下盯着她看,“好久不见啊,要不是看着你的脸有些眼熟,我还真忘了有你这号人的存在。”

女人听到这,掐紧了自己的双手。

旁边一人上前,将她的手机交给穆成钧。

男人扬了扬手机,“里面是不是藏了很多秘密?”

“不,没有。”

穆成钧弯腰,目光同女人对上,“你认识苏晨?”

她赶紧摇头,摇得像个拨浪鼓似的,“不认识。”

“不认识,你们怎么会在星巴克见面?”

女人喉间轻滚着,“穆先生,您误会了,我真不认识她,也不知道您把我带到这儿来是想做什么。我……您的话我一直记着,我从您身边离开后,我从未跟人提起过我跟您的关系。”

穆成钧笑出声来,旁边的人搬了张椅子过来,穆成钧坐下,他抬起长腿,目光紧盯跟前的女人。

“刘思觅,说吧,是你自己说,还是我来查?”

女人手指一下下掐着自己的手背,她哪敢轻易说出口,她知道穆成钧的脾气,万一被她知道了她要用他的伤来威胁苏晨,他非活活剥掉她一层皮不可。

“穆先生,您放我走吧,我保证我走得远远的,再也不出现在你的面前。”

穆成钧倾过身,拉过女人的一只手,“来,乖乖把手机打开。”

女人吓得握紧了自己的手掌,“不!”

她万万想不到她会落在穆成钧的手里,所以手机里还有她跟苏晨通话的记录,以及今早发的短信也没删干净,她是怎么都不敢将手机开了给穆成钧看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