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3说我不行?试试就知道!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说一声不,就有用吗?”

女人吓得都快哭出来了,她心里比谁都明白,只要落到穆成钧的手里,这件事只要被穆成钧知道,她就完了。

穆成钧盯着她的脸,她面上的恐惧完全泄露出来。

“按住她。”

身后的两人闻言,上前按住女人的肩膀,穆成钧将她的右手拉过去,“哪个手指?”

“穆先生,我真的什么都没做,您相信我。”

穆成钧见她的手握成拳头,他用力掰开她的手指,女人惊恐地摇头,“不,不要!”

她想将手再握起来,穆成钧可没什么耐心,他将女人的食指用力往后掰去,她惨叫一声,痛得手都动不了了。

穆成钧顺利将她的手机锁解开,然后丢开了她的手,“何必自讨苦吃呢?”

“啊,啊——”

两人松开了擒住她的手,女人看着自己的手指,指端根部已经肿起来了,她痛得碰也不敢碰,眼里的惊恐越来越明显。

穆成钧点开通讯录,第一条就显示了苏晨的手机号码,只是电话没有接通。

昨天她也打过电话给苏晨,穆成钧查看了下短信,看到女人今早发过去的一条,“怎么样?看到了吗?”

穆成钧目光微凛,将她的短信读了一遍出来,“你觉得苏晨应该看到什么?”

“不……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

“这难道不是苏晨的手机号?”

女人慌忙摇头,“可能是我打错了吧,我不认识……啊——”

穆成钧一把按住女人的颈后,将她用力往地上按去,她尖叫了声,腰部往上拱,整个人还坐在椅子上,可是她的脸都快被穆成钧按到地上去了。这个动作使得她吃力地大口喘着气,也是狼狈至极的,穆成钧对她没有丝毫的手软。“说!”

“穆先生,您为什么会找到我?”

穆成钧冷笑了声,“你说呢?”

她好像猛地反应了过来似的,“苏晨跟你说的?她都告诉你了?”

她早该想到的,苏晨如果不受威胁的话,她肯定也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宣扬出去,最好的法子就是告诉穆成钧,让他来解决。那她所说的给她两天时间,原来都是在拖延!

女人想到这,不由打了个冷战,而穆成钧听到这,面上的森寒更是冷冽些许,果然啊,这件事和苏晨脱不了关系。

穆成钧冷笑声,“她是我的女人,有什么事,当然都要告诉我。”

“她是怎么说的?她说了什么?”

穆成钧松开手,女人想要起身,但方才被他太用力地按着了,她一下有些起不来。

穆成钧现在认定了两人之间有事,他坐在椅子内不动,盯着女人的后背看了眼,“她说的话,当然是跟你有关。”

她吓得不住吞咽下口水,穆成钧翻看着她的手机,微信里的内容都已经清除了,唯一有价值的就是证明了她和苏晨联系过。

至于她们为什么见面,为了什么事而见面,苏晨鬼鬼祟祟在做些什么事,他不得而知。

但穆成钧不着急,现在人都找到了,他有的是法子让她开口。

女人坐直起身,唇瓣颤抖,目光看向穆成钧,可看了一眼后,又吓得赶紧别开。

“我,我就是看苏晨进了穆家,我很羡慕她……”

“然后呢?”

女人害怕得不行,完全没了威胁苏晨时候的气势,“我是跟她见过一面,但我什么都没做。”

“考虑得怎么样了?看到了吗?这些话可都是你给苏晨发的,你现在告诉我,你什么都没做,你当我傻子一般糊弄是不是?”

“穆先生,我不敢啊。”

穆成钧猛地抬起一脚踹在了女人坐着的椅子上,力道很足,那张椅子硬是往后退去,还差点就往后翻。女人面色苍白,是好不容易坐稳的,她怔怔看向穆成钧,男人站起身来,“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,我只要听实话。”

女人太知道穆成钧的脾性了,其实从穆成钧方才进来时,她就该绝望的,只是不甘心,心里也存着侥幸,她希望穆成钧什么都不知道,苏晨也什么都没说。但是事到如今,这样的可能性几乎为零。

苏晨没有接她的电话,而穆成钧如今找到了她的头上,一切的一切,不都说明了在她焦急等候的时候,苏晨其实已经将她卖了吗?

女人想到这,吓得扑通一声瘫软在地,她伸手抱住穆成钧的双腿,“穆先生,这事跟我没关系,不是我找的苏晨,是她找的我……她……她说进了穆家没有安全感,想要捞一笔钱,她让我敲诈您。”

穆成钧居高临下盯着男人的头顶。“敲诈我?用什么来敲诈我?”

女人浑身一紧,视线看向四周,事情到了这一步,她只能先推到苏晨身上再说,反正一些重要的信息她都是在电话里跟苏晨说的,她就不信她那个时候还能想到录音?

穆成钧冲另外几人使个眼色,“你们先出去。”

“是。”

几人相继往外走,站在了房间外面,里面的说话声很轻,几乎听不到在说些什么。

半晌后,房间内传来穆成钧的暴怒声,紧接着,就是女人的惨叫。

脚步声快步来到门口,门被一把拉开,站在外面的男人朝里头看了眼,女人仰躺在地上,双手抱着自己的肚子不住滚来滚去。穆成钧面色铁青,浑身犹如滚了一团火球,他走到外面,嘴里带着切齿之音,“把人给我看好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眼见穆成钧往外走去,一名男子赶紧问道,“穆帅,您去哪?”

“回趟家。”

穆成钧走到外面,上了车,司机放下手机,“穆先生……”

“回家。”

“是。”

司机发动引擎,看穆成钧的脸色实在不好看,他许久没有过这样的神色了,司机也不敢问,只能专注地开车。

穆成钧的胸口内犹如要炸开似的,火是从心里一点点烧出来的。他握紧拳头,视线望向窗外,潭底的幽暗和阴鸷令人看了不免惧怕。

苏晨这个女人,真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,从一开始的算计他要打官司,到如今的要用他的伤疤来威胁他,每一桩每一件事都力求做到最绝,他一次次放过她,换来的结果是什么呢?

这个女人,从未想过要安安稳稳待在穆家,穆成钧总算是想清楚了,那天在酒店碰到她,绝非偶然,是,她就是要去找证据的。找能够证明他是变态的证据,到时候再加上他患处的照片,她敲诈来的钱,足够她能用一辈子了吧?

还懂得里应外合,真好。

穆成钧心里说不出的滋味,今早起来的时候,他就觉得不对劲,皮带是解开着的,他想到这,脸色更加难看极了。

心头除了愤怒之外,更多的好像是心寒,或者可以说,是失望。

如果不是那个女人亲口所说,他完全不会想到苏晨会用这样卑鄙的法子来对付他。尽管他自己也是卑鄙至极的人,可他终究不想用这两个字去形容苏晨。

所以……

那方面的可能性,他连想都没有想过。

穆成钧受伤后,这是他藏得最深最好的一道伤疤,从不许别人轻碰,所以即便他女人不断,他睡觉的时候却都保持着高度警惕,可他防来防去,却没防得住苏晨!

穆成钧手掌按着前额处,头痛欲裂,这种痛延续到心里面去。

司机透过内后视镜小心翼翼看了眼穆成钧,他关切问道,“穆先生,您没事吧?”

“没事。”

很快就会没事的。

穆成钧修长的手指一点点握起来,既然苏晨将主意打到了他的身上,那他也不会对她客气。他向来是个手段强硬狠辣的人,这件事还未曝出去,所以还能收得回来,至于苏晨,他会让她记得什么叫做算计他的后果。

穆家。

穆太太和苏晨一语不发在沙发上坐着,苏晨看向穆太太。

穆太太陡然起身,“我上楼打个电话。”

“好。”

穆太太走出几步,转身看向了苏晨,“晨晨,老大虽然浑过,但我相信他是可以安稳下来过日子的。”

“妈,我知道了。”

“晨晨,你喜欢这个家吗?”

苏晨没有立即回答,似乎也是认真地想了下,“妈,小薯片在哪里,哪里就是我的家。”

“好。”穆太太点下头,她特别想拉着苏晨好好说会话,但是没时间了,她必须先去处理一些事情。

穆太太快步朝二楼走去,苏晨眼见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的转角处,她站了起来,想要上楼去陪小薯片。

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,苏晨下意识回头看去,就看到穆成钧快步朝她走来。

“你怎么……”苏晨话说到一半,手腕却被穆成钧给握住了。“你干什么?”

“跟我走。”

“不,我不出去。”

穆成钧狠狠拽了下她的手臂,她瞬间觉得臂膀好像被人卸下来似的,苏晨被他拖着往外走,到了门口,鞋子也没让她换,她直接穿着拖鞋就出门了。

“穆成钧,你松手,我不出去。”

“放开我,你干什么啊?”

“妈——”

穆成钧猛地顿住脚步,回头瞪了她一眼,“你敢把妈扯进来,信不信我把你的嘴巴给封起来?”

苏晨明显觉察出了不对劲,穆成钧眼神里透出来的光除了冷冽之外,还有凶悍,就像是随时要将人撕成碎片的狼。

“穆成钧,你怎么了?”她话语无辜,穆成钧冷笑声,拽着她往前。

到了车旁,穆成钧打开车门将苏晨塞进去,穆太太在楼上听到动静,跑了下来,在门口喊道,“成钧,成钧——”

穆成钧吩咐一声,“开车!”

“是。”

苏晨朝后面看去,看到穆太太追了出来,“成钧!”

男人头也没回,后车座内的气氛瞬间凝滞住,苏晨坐直了身子,小心翼翼问道,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
穆成钧一语不发,苏晨心里有些慌张,“你……”

“闭嘴。”穆成钧现在不想听到她开口,哪怕是说一个字,他都听不进去,男人俊目斜睨了眼苏晨,“别再开口。”

她乖乖将嘴巴闭上了,穆成钧身子往后靠,心里尽管再气,可此时的脸上却越来越趋近于平静。

来到弘阳上湖,司机停好了车,替穆成钧将车门打开,男人走了下去,苏晨也只好跟出去。

两人进屋后,苏晨环顾下四周,穆成钧嫌她走路慢,一把扯过了她的肩膀。

苏晨跟不上他的脚步,脚上的拖鞋都掉了,到了楼上,苏晨看到两个身强力壮的男人站在其中一个房间跟前。

穆成钧手掌改为握住她的臂膀,到了门口,穆成钧面无神色道,“开门。”

男人伸手将门打开,苏晨见到了房间里面的地板,这应该不是卧室,因为没有看到床。随着门板的推开,她视线中出现了女人的腿,苏晨还未看清楚怎么回事,整个人就被穆成钧推了进去。

她趔趄往前,穆成钧也跟在后面,门砰地一声被关上了。

苏晨好不容易止住脚步,女人还蜷缩在地上,见到苏晨时,心里一惊,她双手抱紧自己的肚子。苏晨看清楚了跟前的一幕,她下意识往后退去,穆成钧伸手按住她的肩膀,“跑什么啊,见到自己的朋友,不该打声招呼吗?”

男人说完这话,手里使了下劲,苏晨再度被推向前,脚差点踢到了地上的女人,她着急让开,却害得自己栽倒在地。

苏晨看下自己的手掌,她爬起身来,心里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,“穆成钧,你把我带过来做什么?”

“当然是让你们两个对峙。”

“对峙?”苏晨视线扫向那个女人,“有什么好对峙的。”

“先说说吧,你们是怎么认识的?或者应该这样说,你是怎么找到她的?”

苏晨听不明白,“你说我找上她?你搞错了吧。”

女人知道这个时候她若不自救的话,她就真的完了。

她立马接过了话,“是,是你找我的,你说让我配合你,事后拿到了钱,你可以分我一部分……”

苏晨没想到她竟能这样乱咬人,她看向穆成钧,男人拉过张椅子,坐在两人跟前,神色冷冷淡淡,完全没有要相信谁的意思。苏晨赶紧摇下头,“没有这回事,分明是你找的我,威胁我……”

穆成钧牵动下嘴角,语气也是冷冰冰的,“她威胁你什么?用什么威胁你?”

苏晨对上穆成钧的视线,即将说出来的话到了喉间,她却不知道应该怎么说。

“穆先生,您看,她说不出来了!”

苏晨自然不想引火烧身,事情到了这个份上,该是怎样的就是怎样的,“她用你的事情来威胁我,问我要两百万,我若不给的话,她就说小薯片不是你的孩子,是我跟别人生的。”

“我的事,我的什么事?”穆成钧继续问道。

女人缩在地上,不敢乱动,苏晨左手臂痛得厉害,穆成钧方才握得很是用力,怕是都淤青了,“他说你不能成事,所以一口咬定孩子不是你的,是我拿了跟别人的孩子来冒充,所以她想要钱。”

穆成钧的脸上阴晴不定,不能成事四个字通过苏晨的嘴巴说了出来。

地上的女人吓得爬上前几步,伸手抓住穆成钧的腿,“穆先生,您别听她瞎说,我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,分明是她找到的我,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策划的,跟我没有关系。”

两人似在博弈,都是拼尽全力想要让自己赢。

苏晨反唇相讥,“我为什么要找你?我若真想敲诈穆成钧,我需要靠你吗?凭什么有这样的好处,我还要分你一半。”

穆成钧视线扫向地上的女人,“她说得似乎也有道理,她现在就跟着我,好像真没必要再找你这么个帮手。”

“不是,不是这样的,”女人拉着穆成钧的裤子,方才穆成钧走后,她想到了最坏的可能性,也想到了各种各样的应对法子。“她不知道你的软肋,她让我再找其她的人,我……我找到了钱佳,是她说的,说您不能成事。我就把这件事告诉给了苏晨,她说她要验证下,还说一旦证实了我的话是真的,她就有法子对付你了。”

苏晨总算知道信口雌黄四个字怎么写了,她看到穆成钧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她想也不想地反驳出声,“这事情明明是你挑起来的,你怎么倒打一耙?电话是你给我打的,对了,我舅妈可以证明。”

“你舅妈?都说了是你舅妈,她会帮我吗?”

苏晨牙关轻咬,穆成钧笑了笑,仿若一个旁观者,女人抱紧了他的腿不肯撒开,穆成钧抬手,像是摸一条狗似的摸向女人的脑袋。“不要害怕,有些话彼此说开就好了,这样瑟瑟发抖做什么?没人会吃了你的。”

女人闻言,听话的将脑袋靠到穆成钧的腿上,男人下巴轻抬,看向了苏晨。

“我可以教你一个法子,让你洗清你所谓的冤屈,你们平时肯定有短信往来吧,你把她给你发的信息拿出来,不就行了吗?”

苏晨眼里微亮,“对,昨天你看到的那条信息,就是她发的,她问我考虑得怎么样了。”

“这一条不能说明什么,”穆成钧替身侧的女人回答,“说不定是她问你分赃,而你却言而无信了,我要看其它的短信。”

苏晨攥了下手掌,她拿不出信息,“没有,我删了。”

“删了?为什么?”穆成钧问道。

她删除的时候,自然是因为不想给穆成钧看到。女人听见这话,彻底松了口气,“穆先生,她不是删了,她是拿不出来。”

“现在没让你说话。”穆成钧身子往后靠,目光直逼苏晨,“如果按照你说的,她威胁你,那这些短信难道不是证据吗?为什么要删了?”

苏晨哑口无言,她是不是应该说,她一开始不是这样想的,她甚至动过要以此来威胁穆成钧的念头?

穆成钧的手机响了起来,他看眼来电显示,是穆太太打来的。

男人将手机扬了扬。“你看,见我把你带走,妈又急坏了,而你呢,你是怎么对我们的?”

“穆成钧,你不能听信她的一面之词。”

穆成钧将手机放在旁边,没有理睬,“那你倒是反驳几声听听?”

男人口气中的嘲讽藏都藏不住,看来,他已经认定了,但苏晨还想做最后的挣扎。“你可以问问另外一个女人,她不也说了吗?”苏晨指着地上的女人,“你不能成事的事……那个钱佳知道,消息也是她提供的,到底是谁跟她联手,她心里最清楚!”

女人听到这话,一颗心再度悬了起来,她抱紧了穆成钧的腿,“穆先生,她太狡猾了,说不定她已经买通了钱佳……”

“我跟钱佳根本不认识,不信的话,你可以查通话记录。”

穆成钧嘴里轻念出声,“钱佳?”

他记得这个女人,穆成钧的眸子一点点黯下去,他当初出事之时,心里也是最脆弱的时候,他没有在第一时间将钱佳一脚踢开,而是让她陪了他一段时间,没想到……

苏晨见他不说话,赶忙又开口,“这个女人在电话里跟我说,钱佳有一些关于你的照片。”

穆成钧动了下腿,站起身来,地上的女人没有撒手,穆成钧右腿抬起来,一脚踢向前,苏晨听到女人闷哼声,穆成钧的双腿得到了自由,他几步来到门口,将门打开。

穆成钧并未走出去,而是站在门口吩咐道,“去把钱佳带来,越快越好。”

“是。”

女人躺在地上,目光凶狠地盯向苏晨,穆成钧将门腿上,他一步步走近两人跟前。

“苏晨,你始终太可疑,”他逼近上前,抬手捏住苏晨的脸颊,“这张贴在上面的面具,怎么撕都撕不掉呢?”

“因为它是真实的。”

“哈哈哈——”穆成钧甩开手,“如果待会钱佳咬定了是你,我看你这张嘴巴,还有机会再开口吗?”

女人慢慢坐起身,有些绝望,她把钱佳也给说出来了,钱佳是万万不可能帮她的。

穆成钧的手机一直在响,穆太太焦急地踱步。“怎么不接电话?”

曹管家在边上问道,“您有急事要找穆先生吗?”

穆太太将话筒挂回去,“你没看到成钧那个样子,他把苏晨带走了,我总觉得要出事。”

“他还是不接电话吗?”

穆太太头疼地看向曹管家,“给司机打电话,还有,问问成钧手底下的人,赶紧问出来他到底在哪。”

“是。”

穆成钧将手机调成了静音,屏幕一直在闪烁,但是那股恼人的声音不见了。

男人攫住苏晨的视线,见她眼里有慌张,他坐回了椅子上,“今天谁来都没用,苏晨,妈也不可能找到你,你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“我问心无愧,我死心做什么?”

嘴巴倒是很硬,穆成钧视线扫过两人,他胸间的怒火一直在往上蹿,但他压抑得很好。苏晨站在旁边,这个房间只有两张椅子,还有一排柜门,应该是个独立的衣帽间,只不过被临时当成了‘审讯’的地方。

穆成钧一声吩咐下去,那个钱佳肯定会被很快找过来,她既然跟穆成钧在一起过,而穆成钧还记得她,那就不会难找。

苏晨脑子里胡思乱想着,地上的女人眼见事情败露,也只有往她身上推了,对她来说才算是活路。

而苏晨呢,她必须想尽办法从这件事情当中挣脱出来,而她唯一的办法,似乎只有实话实说。

穆成钧盯着她,苏晨满面心思,他搭起长腿,好笑地问她。“苏晨,你在想什么?”

男人的话听在耳中,令人觉得有几分毛骨悚然的感觉。苏晨收回神,“没想什么。”

“是不是在想着,还有什么借口没用到,还有什么人能够拉出来当个挡箭牌?”

苏晨将手摸向自己的臂膀,“你这算是定了我的罪了吧。”

“我可没有,我还是给你机会的。”

苏晨没再说话,过了半晌后,女人小心翼翼看向穆成钧,她挪到男人身侧,去拉了下穆成钧的手,“穆先生,当初我们好聚好散,您也是给了我一笔钱的,而且警告过我,不能将我们的事到处说。我一直记得呢,我真的不敢有非分之想,这次真是她找我……”

“着急什么,”穆成钧朝她看看,男人反握住她的手,女人的指尖涂着指甲油,最艳丽的那种红色,穆成钧把玩着她的手指,不小心碰到了那根方才被他狠狠折过的食指。女人痛得想要抽回手,穆成钧替她揉了几下。“待会等钱佳过来,什么事情都能水露石出了,是不是?”

“是……穆先生,如果苏晨是主谋的话,您会放了我吗?”

穆成钧揉着女人的食指,忽然又是用力一折,女人啊地惨叫了起来。穆成钧将她的手指按回去,看到对方眼里藏满惊恐,“不怕不怕,疼过去就好了。”

“穆先生……”女人受不了穆成钧这幅阴晴不定的样子。

“如果苏晨是主谋,她找了你,那你呢?你为什么心甘情愿替她办事情?”

“我……”女人答不上话来。

“我当初给你的钱,不够你花是不是?”

“不,不是的。”

穆成钧站起身来,“算了,有什么口供需要串通好的,我现在给你们时间,我去抽支烟,你们慢慢聊。”

男人丢下句话后,起身往外走,他打开门出去,门再度被关上,苏晨看向躺在椅子旁边的女人,“你为什么要害我?”

“这话应该我问你才是吧,要不是你告诉了他,他会这么轻易找到我吗?他凭什么认定这些事情是我做的?”

苏晨觉得好笑,“穆成钧要想查,什么事查不出来,你现在把事情都推在我身上,你觉得有用吗?”

女人看了眼门口,她也能意识到隔墙有耳,她坐直起身,没有松口的意思,“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,分明是你让我做的事情,你却说我是主谋?”

苏晨靠在墙边,不跟她废话了。

穆成钧的一支烟,抽了许久,再上来的时候,苏晨已经坐到了地上。

门外传来敲门声。“穆先生,钱小姐到了。”

门被打开了,钱佳被推进来的时候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直到她听见一声穆先生,看到了穆成钧的人,她心里这才明白过来。

刘思觅低着头,钱佳的视线直勾勾落在穆成钧身上。

男人坐在椅子内,抬头看她,“钱佳,好久不见。”

钱佳的眼圈有些发红,“难得你还记得我。”

“当然记得。”

钱佳视线从他脸上别开,看到了苏晨,刘思觅先一步开口,“钱佳,你快说,整件事是不是苏晨指使的?是她让我想尽办法找到了你……”

苏晨打断刘思觅的话,“你知道穆成钧为什么会找到你吗?是她!”苏晨指着地上的女人,“她把你供出来了,说整件事你也参与了,也是她跟穆成钧说只要找到你,这事就能真相大白。”

钱佳站在原地没动,刘思觅的脸上毫无血色。“你胡说什么!”

穆成钧嘴角边的冷笑越来越明显,“现在热闹了,三个女人一台戏,人也都到齐了,说说吧,究竟怎么回事?”

钱佳抿紧了唇瓣不说话,只是一个劲盯着苏晨看,原来给穆成钧‘生孩子’的女人,长这幅模样。

“钱佳,你说话啊,”刘思觅着急地站了起来,“你说……是不是苏晨……”

穆成钧走到钱佳面前,“据说,你这边还有我的照片是吗?”

她慌忙摇下头,“没有。”

“穆先生,这事要怪只能怪苏晨……”

穆成钧走到窗边,看了眼窗外,对他来说,这件事是他的奇耻大辱,如果可以的话,他希望一辈子都不要记得。特别痛苦的时候,他甚至想着让自己失忆了多好。

而如今房间内的三个女人呢,她们吃了熊心豹子胆,居然要拿这件事情大做文章。

她们肯定知道这事传出去以后的后果,但她们谁都没有顾及到他,就连苏晨也是这样。

他的这个伤疤,成了她们可以威胁他的铁证,穆成钧将手放在窗台上,苏晨离他最近,所以能够清清楚楚看到男人脸上的神情。

他目露凶光,似乎隐约还带着杀气。

苏晨大步走到他身侧,“穆成钧,你可以打个电话给妈,她会替我证明的。”

“证明什么?”穆成钧的目光别向她,话语咄咄逼人。

“证明我跟这件事情毫无关系,在你把我带来这边之前,我就跟妈说过了,我说我被人威胁,我拿不出这笔钱。但我更怕她们狗急跳墙,将这件事情公布出去,我让妈想想办法,一定要阻止……”

穆成钧的嘴里很明显溢出声冷笑,“所以,你想说你是清白的?”

“我确实是清白的,你只要接了妈的电话,你就会知道,”苏晨着急解释,“妈当时上楼去打电话了,她说这件事她来处理。”

“既然这样,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?你有大把的机会告诉我。”

“那还不是因为……”

“因为什么?”穆成钧逼问道。

苏晨双手交握下。“这毕竟关系到你,对你来说,也是最不愿意提起的一件事,我不想让你知道我已经知晓了这件事……”

“哈哈——”穆成钧忍不住笑出声来,“听听,多么为我考虑,苏晨,我会相信你吗?”

“你为什么不信我?”苏晨反问,“这件事情,妈是清清楚楚的,一问便知。”

穆成钧侧过身看向她,“同样的事情,还要来第二次是吗?让我打电话跟妈确认,实际上是伺机跟她求救是吧?苏晨,你仗着生了小薯片,有恃无恐,妈不是你的护身符,我说了,今天谁都救不了你。”

两人即便是吵架的时候,对穆太太的称呼却都是一样的。

苏晨的一声妈,直直扎进了钱佳的心里面去。她当初也想和穆成钧好好在一起,可后来,她被甩了不说,她还要一次次看着他花天酒地,招惹了无数女人。

如果穆成钧一直这样混账下去,她也能觉得安慰些,可如今他想要定性了吗?这个女人凭什么进穆家,凭什么管穆太太喊一声妈?

钱佳握紧了双手,忽然大着胆子出声,“是她,是她让我说出来你的软肋在哪,是她想要挟你……”

苏晨简直是腹背受敌,她皱紧眉头看向钱佳,“我?我要真想知道穆成钧的软肋在哪,我何必找你,我跟他不是没发生过关系!”“对,我们告诉你这个消息之后,你想把我们一脚踢开,你沾沾自喜说穆先生跟你能成事,所以电话也不接了,你说等你有证据证明了穆先生的伤……”

苏晨看着她们配合得这样好,完全是死死将她咬住了。

她想要跟穆成钧再解释,可男人眼里的怒火犹如燎原之势一般烧了起来!

穆成钧转身走到衣柜跟前,他一把拉开柜门,伸手取了一条鞭子出来。

苏晨下意识往后退了步,另外的两个女人见状,也不由后退。

男人用鞭子在手掌内轻敲了下,“苏晨,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吗?选鞭子,要选最细的。”

“穆成钧,你不能打我。”

“你这样算计我,我还不能打你?”

苏晨真是怕他,她嗓音有些颤抖,“这件事情还没弄清楚,你这是在冤枉我,你为什么不肯给我点时间呢?”

“我只问你一句,如果真是她们威胁了你,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告诉我?为什么要去酒店,为什么明明有两天的时间,你不跟我说?”

苏晨看到男人逼近上前,她看到了他手里的鞭子。“我……”

“你怎样?”

“我……”苏晨艰难开口,“对不起,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,我有过私心……”

她话还未说完,就看到穆成钧扬起了手臂,苏晨听到啪地一声带着尾音传到她的耳朵里,紧接着,就是火辣辣的痛,痛到好像要死过去一般。苏晨不敢低头看,她也直不起身,她难以置信地盯着穆成钧,这一鞭子,他是真的抽下来了。

旁边的两个女人靠在一起,刘思觅捂着耳朵,但看向苏晨的眼里显然有了得意之色。

钱佳只是淡淡地盯了眼,看来穆成钧对苏晨也就这样,要不然的话,怎么能下得了这个手?

苏晨痛得冷汗冒了出来,她靠到了旁边的墙壁上,她看见穆成钧再度扬起了手臂。

她松开捂着胸前的手,目光定定看向他,她不再解释,不再争辩,干脆任由他打吧。

男人也不知道这一鞭子,他是怎么甩下去的。

看见苏晨这幅神情,他心头没来由地抽了下,他的手臂一点点落下去,贴在了身侧。苏晨双腿发软,穆成钧看到她脖子处有一道红痕,她坐在了地上,一语不发,目光看向穆成钧手里的鞭子。

男人手掌紧握,指关节突出,忽然走向了另外两个女人。

钱佳和刘思觅着急往后退,钱佳害怕地出声。“成钧,这事情跟我们没关系。”

穆成钧一鞭子抽过去,这可是用了方才一倍的力气,鞭子抽在了女人的肩膀上,痛得她尖叫连连。

“捏着我的把柄是吗?有我的照片是吗?”

苏晨听到鞭子的声音落到耳朵里,她没心思去看别人,她只能祈祷等穆成钧缓过神后,别再来打她就是了。

她手掌按向胸前,不行,痛得厉害,看来这一鞭子是直接从脖子处抽下去的,胸口那边也受了伤,碰触不得。

刘思觅跑到门口,想要开了门逃出去,但是她打不开门,“救命,救命——”

穆成钧盯向钱佳,她早就在哭了,男人冷笑声,“现在才知道哭,是不是太晚了?”

“成钧,这件事跟我没关系……”

苏晨听到了女人们的痛哭声,还有鞭子的声音,她见不得这种血腥的场面,所以干脆连头都不抬了。

刘思觅哭喊着,“穆先生,我下次再也不敢了,啊——救命!”

穆成钧眸子内闪烁着森寒,一鞭子抽在她的身前。

男人兴许是觉得累了,暂时停歇下,他转身看向苏晨,苏晨低着头,脖子里的那道红痕更加鲜艳了些许。

只有她不哭不闹,像个委屈的孩子。

穆成钧上前两步,苏晨看到了垂落的鞭子,她下意识想要往后缩,但身后是墙壁,她没法退。

苏晨勉强轻抬眼帘,目光对上了男人,“还要打吗?”

“苏晨,你若好好的,我又何必这样对你。”

“打吧,”苏晨说道,“别废话。”

穆成钧耳朵里充斥着哭声,一阵凄惨过一阵,男人上前一步,猛地将苏晨拽起身,“苏晨,我能不能成事,你不是最清楚吗?”

苏晨脸色一直是惨白的,听到穆成钧这话,心里涌起了不安,“穆成钧,你想做什么?”

“要不,我给她们证明下,看看我究竟能不能成事?”

苏晨想要将自己的手臂抽回来,但男人却握得更紧了,她剧烈挣扎起来,“放开我!”

穆成钧扳过她的肩膀,让她背过身去,她将苏晨压向墙壁,穆成钧丢开手里的鞭子,伸手开始撕扯她的裤子。

屋内还有另外两人,苏晨羞愤不堪,用力挣扎,“穆成钧,你滚开,放开我!”“别这样,求求你了,放开我……”

穆成钧冷笑声,“你们一个个巴不得我不行,是吗?还要这么辛苦验证做什么?照片?照片又能说明什么?苏晨,我要是在这把你上了,以后这些流言蜚语就再也没有了,你自己心里也能有个底不是吗?”

这太荒唐了,苏晨被他按在墙壁上,伤口被用力地撕扯开,穆成钧用手解开了她的裤扣,苏晨想要往后退,穆成钧见状,用力压过去,将她整个人给压住了。

他在她耳际轻声开口,“不用费尽心思的去看,试一试才是最准的,是不是?”

“我说了,这件事跟我无关,放开我。”

“谁信你!”穆成钧拉住苏晨的裤子,刚要有所动作,门外就传来一阵声音。

紧接着,砰砰的敲门声传到穆成钧的耳朵里,穆太太在外面焦急说道,“成钧,开门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