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4怕她离开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穆成钧听到穆太太的声音,冷笑了下,“你是怎么把你靠山找来的?”

苏晨拧紧眉头,胸前的伤口痛得厉害,“现在可以把我放开了吗?”

“你以为妈来了,就能救你?”

穆成钧身后的两个女人连滚带爬来到门口,刘思觅伸手拍打着门板,“救命啊,救命,要出人命了!”

穆太太在外面听了,心里大惊,她怒视着门口的两个男人,“听见了吗?还不开门,非要闹出人命来你们才肯罢休是不是?”

“穆先生吩咐过的,谁都不许进。”

“你再敢说一声,连我都不能进?”

苏晨双手抵在墙壁上,她嗓音破碎,只剩下微微挣扎的力气,“穆成钧……我没害你,你……放开我。”

男人将手落到她胸前,用了下力,指尖触碰到苏晨的伤口,她痛得轻声呻吟,穆成钧心里的怒火完全没有消去,“苏晨,穆家你也进了,该给你的东西,也没少过你,你想要威胁我?你还想得到什么?”

“你既然认定了,打也打了,我不想跟你解释。”

“那好,你心里要有怀疑,我现在就给你解疑……”

穆成钧双手拉着苏晨的裤沿,稍微用下力,裤子就被他给推下去了。

苏晨尖叫起来,“穆成钧,你别乱来,放开我!”

隔着门板,她的声音清晰地传到外面,穆太太满面紧张,“给我把门打开,快点!”

“穆太太,我们也没办法。”

穆太太气得脸色煞白,回头看向曹管家。“带打火机了吗?”

“带了。”

“给我。”

“是。”

曹管家从兜内掏出了打火机,穆太太有颈椎病,所以在空调间都习惯披着披风,她出门的时候来不及取下,她伸手摘掉了脖子上的披风,将打火机凑近上前。

“穆太太,您这是做什么?”

穆太太没有说话,等到将披风点着后,她放到了门口,并且站在那没动。

男人见状,吓了一跳,赶紧要将她拉到边上,穆太太伸手将他推开,“你敢拽我?你要万一把我拽伤了,看看你的穆先生会不会好好治你一顿。”

火苗迅速地蹿了起来,门口铺了垫子,眼看着也在烧起来。关键是穆太太杵在原地不动,衣裙都快被点着,谁也不敢冒这样的险。

“穆太太,您先让开,有话好好说。”

“把门打开。”

男人没有办法,只能答应。“好,我这就开门。”

穆太太伸出手去,“钥匙给我。”

苏晨听到门外传来穆太太的声音,她的腰被男人给箍住了,不能动,“穆成钧,妈来了,你还要继续这样吗?”

“我就是对你这样了,又怎样?把你的所作所为跟妈说说,你看她会不会还肯护着你!”

苏晨扭动着身子,穆成钧掐住她的腰,将她狠狠推在了墙壁上。

她浑身痛得不能动,男人倾上身,手里有了近一步动作……

门被打开的瞬间,外面的烟往里扑,穆太太被人拽住了手臂,有人将门口的毯子掀起来,扑向了那条燃起来的披肩。刘思觅看到门开了,第一个就想冲出来,外面的男人见状,毫不客气地将她推倒在地。

钱佳捂着鼻子没敢动,男人将毯子拖开,另一人打了水过来,将一盆水泼过去。

穆太太走进屋内,曹管家看到了里面的几人,屋子里头跑进了呛人的烟味,他伸手将门关上。

穆成钧听到动静,回头看去,他身子退开,苏晨的背后没了抵住她的力气,她整个人往下滑去,穆太太大步上前,穆成钧朝她看了眼,“妈……”

穆太太用力将他推开,她蹲下身,手掌握住苏晨的肩膀,“晨晨,你没事吧?”

她看了眼苏晨的样子,穆太太一张脸色气得发白,她甚至亲自想要替苏晨整理,苏晨冲她摇下头,“我没事。”

穆太太搀扶着她起身,苏晨埋下头整理着,整个人看上去是狼狈不堪的。穆太太很快看到了苏晨脖子里的伤,还有不远处的鞭子,穆太太几乎要昏厥过去。

“妈,这件事您别管。”穆成钧口气仍旧很强硬。

“你打了苏晨?”

穆成钧不由看向苏晨,他的手掌垂在身侧,一点点握了起来,“您不知道她做了什么事。”

“她做了什么事?”穆太太问道。她看到了屋内蜷缩着的另外两个女人,相比苏晨,她们浑身是伤,只是一点都不值得别人同情。穆太太冷笑下,“这就是打算敲诈你的两个女人吧?”

穆成钧闻言,脸色微变,“您怎么知道?”

“这就是你自己造的孽,惹了这么多蛇蝎心肠的女人,你现在冲苏晨发什么火?”

穆成钧隐约感觉到了不对劲,“妈,这件事您是怎么得知的?”

“她们威胁苏晨,晨晨顾忌着你的感受,问我能不能偷偷把这件事解决了,说这毕竟是你的伤疤,能不揭开就别再去揭一次了。我心里自然替你着急,都怕伤了你的自尊心,可一转眼的功夫,你就把苏晨带到了这儿,我问你,你是为什么打得她?”

穆成钧怔怔地看向苏晨,手掌紧握了下。

穆太太冷笑一声,“我早跟你说过,女人不能太多,可你就是不听,现在被人威胁的感觉好吗?”

男人没有说话,穆太太拉过苏晨的手,“走,我们回家。”

穆成钧情急之下拦住了两人的去路,“你是说苏晨在家的时候,都跟你说了?”

“若不是她跟我说了,我怎么能知道这件事?”穆太太怒目盯着跟前的穆成钧,“那你现在告诉我,你为什么打了苏晨?”

穆成钧说不出来,房内冷气很足,可他却觉得浑身都在冒汗。

穆太太摇下头,“有什么回家再说。”

屋内还有两个外人,穆太太冷眼扫过去,“不成气候的东西!敢把主意打到穆家的头上。”

她拉住苏晨的手就要走,穆成钧站在原地没动,被穆太太又是一把推开,“你现在不用回家,把这烂摊子收拾好了再回去。”

穆成钧站在边上,余光里看到苏晨往外走,她背有些弯,应该是胸前受了伤,不敢直起身走路。

到了外面,曹管家看眼苏晨的样子,有些吃惊。

“回家吧。”穆太太说道。

穆成钧手掌捏得不能再紧了,门被带上之际,刘思觅扑向了门板,但显然晚了一步。她嗓音布满了惊恐,双手用力拍打,“救命啊,救命——”

穆成钧上前几步,钱佳靠着墙壁,已经说不出话来。她看见穆成钧一步步逼上前,就好像死神来了,在这个房间内,她们犹如被关在了笼子里头,谁也出不去。

穆成钧的心里很乱,莫名地又传来一阵阵钻心的痛,他的手掌一点点握紧,然后一点点松开,掌心内渗出了汗,心里却觉得荒凉、难受。

回到车上,穆太太吩咐司机赶紧开车。

她看眼身侧的苏晨,“晨晨,要不要紧啊?我们先去医院吧?”

苏晨按着自己的胸前,每一秒都能感受到这种火辣辣的痛,她勉强勾勒下嘴角。“不用了,麻烦。”

“但这么热的天,万一伤口感染了……”

“这一看就知道是被鞭子抽伤的,就算找了熟悉的医生,人家也会怀疑,再加上又是您送我去医院的,恐怕别人不用猜就能知道我是被谁打的。”穆太太听到这,心里更加难受了些。“晨晨,对不起,都是成钧的错。”

苏晨没有说话,曹管家在前面说道,“太太不用担心,我这就让家庭医生过来趟。”

“好,你赶紧安排吧。”

回到穆家后,苏晨径自上了楼,穆太太心头很不是滋味,苏晨出去了这么久,涨奶涨得难受,她回了房间后先忍痛给小薯片喂了奶。

穆太太上楼的时候,看到苏晨抱着小薯片正在房间里走来走去。

“小薯片睡了吗?”

“嗯,刚睡了。”苏晨看眼怀里的孩子。

穆太太看了眼她颈间的伤。“家庭医生在来的路上了,你的伤口必须处理下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晨晨,今天的事真是成钧糊涂,也太荒唐……”

“他认定了是我要敲诈她,是我联系了另外两个女人。”

穆太太也猜到了是这样的原因,“有些事也是不得已之下瞒着你,自从那时候起,成钧变得越来越多疑,这次又是涉及到他的身体原因,所以……他才会这样失控。”

苏晨抱着小薯片坐向床沿,“我跟他解释过,只是他一个字都听不进去,倒是听了别人的话,第一鞭子就抽了我。”

“晨晨,我知道……是成钧错了。”

“是啊,他错了,”苏晨手指轻抚着小薯片的脸,然后抬头看向穆太太,“妈,我们两个这样,肯定是没必要在一起的。您也知道他动手是错的,可即便这样……您会让我带着小薯片离开吗?”

穆太太微惊,“苏晨,你说什么?”

“我现在特别特别想回家,跟我的爸爸妈妈哪怕是说上几句话都好,但我舍不得小薯片,我想把他带走,您会答应吗?”

穆太太没有说话,这是不可能的事情,可是看到苏晨这副模样,她也说不出这样绝情的话来。

苏晨眼圈泛红,抱紧怀里的儿子,“我知道这不现实,我也总算明白了,小薯片的到来是多么来之不易,对不起三个字对我来说,没有多大意义,真的。穆成钧不相信我也是正常的,我也不奢望他的信任。”

“晨晨……”

“妈,我好累,我想睡会。”

穆太太心有不忍,“那你睡会,等家庭医生过来后,我再喊你。”

“好。”

穆成钧离开弘阳上湖的时候,整个人看上去很颓废,他坐进车内,司机替他关上车门。

“穆先生,是要回家吗?”

穆成钧靠坐着,一动不动,也不开口。

司机尝试着再问了一遍,“穆先生?”

“烦。”

司机不敢再问,径自开了车出去,穆成钧不说话,那就先把他送回家吧。

男人点了一支烟,却连抽一口的兴致都没有,他觉得心烦气躁,见谁都想打一顿。

穆成钧手掌遮在俊脸上,“你看到我妈过来了吧?”

“看到了,穆太太来势汹汹,我下车跟她打了声招呼,但她带着曹管家直接进屋了,穆先生,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”

穆成钧吸了口烟,觉得今天的舌尖异常苦涩,他皱下眉头,“你……你平时要是打了人,你会跟对方道歉吗?”

“不会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穆先生,我从不惹事,要真打人的话,也是被惹毛了,那就说明不用道歉,那是对方自找的。”

穆成钧再度狠狠吸了口烟,“如果是你打错了人呢?”

“穆先生,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……”

“我都说了是如果,你废话怎么这么多?”

司机不由缩下脖子,“那我肯定道歉,还有医疗费、误工费……”

穆成钧火气更加上来几分,他将剩下的烟掐熄,“行了行了,闭嘴,消停会,烦!”

他的性子向来令人捉摸不透,司机也习惯了,既然说了让他闭嘴,那他还是好好开车吧。回到穆家,司机将车停好。

穆成钧看眼窗外,没有立即下去,一会肯定要碰到苏晨,他竟然有些害怕,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。

“穆先生,到了。”

穆成钧坐在车内没动,司机只好陪着他,反正他平日里在车里也坐习惯了。

约莫半个小时过去,曹管家从屋内撑了伞出来,外头阳光毒辣,他走到车旁,在车窗上轻敲下。

司机落下了车窗玻璃,曹管家看向坐着的穆成钧,“穆先生,进屋吧,外头热。”

“妈呢?”

“在客厅等您。”

穆成钧轻叹口气,将车门推开,走了下去。曹管家替他撑着伞,穆成钧将他的手推开,“不用。”

进了屋,穆成钧换好鞋子往里走,客厅内静谧无声,穆太太坐在沙发上,也没开电视,目光一瞬不瞬地落在走进来的男人身上。

穆成钧来到沙发跟前,轻唤一声,“妈。”

“坐。”

客厅内没有其他人,也没见到一个佣人,穆成钧坐定下来。

穆太太不知道该从何说起,只是叹了一声,“苏晨的伤处理过了,家庭医生放了药在这边。”

“噢。”

“她想带着小薯片回苏家。”

“什么?”穆成钧双手交握,面上露出紧张,“不行。”

“你现在知道紧张了?”

“不能把小薯片带走。”

穆太太端详着对面的儿子,“是,你吃准了苏晨没有背景,不能把你的儿子带走,那她如果自己要走呢?”

穆成钧嘴唇蠕动下,眼里露出些许的迷茫,“她……她说要走是吗?”

“被你打成了这样,不走做什么?难道留在家继续挨打?”

穆成钧面上明显有了紧张,目光不由看向楼梯口,“苏晨是不是已经回家了?”

穆太太冷笑声,没有回话。

他着急要起身,穆太太轻斥声,“给我坐下。”

男人坐定在沙发内,忍不住又追问了一句,“她走了吗?”

“你在乎吗?”

一句话似乎问到了穆成钧的心里去,他沉默半晌,穆太太头痛欲裂,盯着对面的儿子,恨不得起来抽他一顿。可是两个儿子都已经长大成人,各自都能独当一面,再加上穆成钧要不是因为之前的经历,他也不会这样……

穆太太喉间滑动了下,“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吗?”

穆成钧有些魂不守舍地点下头,“处理好了。”

“确定那两个女人再也不会跳出来了?”

“确定。”

“其中一个是不是还有你的照片?拿到了吗?”

穆成钧目光定定盯着一处,“手机、电脑全砸了、毁了,家也毁了,我让人把她家人丢在了大街上,两个卧室里面点了一把火……”

“你——”穆太太话说到这,摇了摇头,“你的事情,我管不住,随你便吧。”

“妈,如果不是我先一步查到了刘思觅的头上,您是不是也打算瞒着我?”

“当然,”穆太太抬眼看向儿子,“我不会允许别人以这样的方式伤害我的儿子,但我更不允许你自己伤害自己,成钧,妈知道你如果亲自解决的话……你肯定会疯,所以我情愿你自始至终都不知道,这件事,我能帮你解决好。”

穆成钧身子往下压,双手捂住自己的脸,“是苏晨跟你说的,对吗?”

“是,今天早上你出去后,苏晨说有话想跟我说,她说她被人威胁,可是事情紧急,她想不出别的法子,她只能找我。”穆太太想着今早的一幕,苏晨的话犹在她耳边,每一个字她都记得清清楚楚。

“我起初以为是她自己的事情,我万万没想到是因为你……成钧,这件事我们对谁都是瞒着的,苏晨跟我讲的时候,我震惊、愤怒,我觉得你的秘密被人就这样揭开了,再加上知道这个秘密的人还是苏晨……我当时想要否认,但苏晨的态度很坦然。”

“她说对方逼她逼得很紧,现在是比谁快的时候,让我赶紧找出那个女人,她还说参与这件事的,还有一个女人,是你之前谈过的女友……”

这些话,苏晨都跟穆成钧说过,可他没有相信。

“成钧,苏晨说了一句话,让我挺感动的。”

穆成钧吃力地抬了下眼帘,“什么话?”

“她说,身体的伤可以治愈,但是心灵的伤,有可能是一辈子的。最好的解决方式是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,让那两个女人从此闭嘴。你照样还是穆成钧,是个再正常不过的人,这世上也没有多余的人来知道你的秘密。有些秘密……是可以藏起来一辈子的。”

穆成钧听着这话,心犹如被刀子一刀刀剜割似的,痛得彻骨,痛得他满腔悲愤无处发泄,像是要被自己憋闷死。

“我当时听着……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我问苏晨,还会待在这个家吗?她说小薯片在哪,哪里就是她的家。你听懂了吗?即便知道了你那样不堪的过去,苏晨也没起身就走,你怎么就那么糊涂啊?”

穆成钧身子往后靠,整个人有些无力。

“你这一鞭子抽下去,现在好了,把什么都抽没了。”

“她在房间吗?”

穆太太点头,“不然的话,她还能去哪?放不下孩子,却活生生在这受委屈,成钧,她没欠你什么。”

“妈……”

“如果换成我是苏晨,我可能会觉得这是个绝好的机会,她要以此威胁你的话,你肯不肯放小薯片和她走?”

穆成钧听不下去这么多如果,他心里乱的很,穆太太继续接了自己的话,“你肯定是不放的,你会变本加厉地用暴力对她,当然,这只是如果……事实是苏晨没做什么,还念及你的感受,请我出面。”

“妈,别往我伤口撒盐了。”

“你还有伤口?在哪呢?”

穆成钧疲惫至极,“我错了。”

“是,大错特错。”穆太太揪着不放,她平时也不是这样的性子,但这次实在是气得不行了,“不过,错了又怎样呢?你向来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,苏晨挨了打,顶多就是自己想着委屈,哭几声罢了,日子还是照样过,你也不必觉得内疚。”穆成钧站起身来,“我不跟您说了。”

“我也不想跟你说,”穆太太睨了他一眼,“越说越来气,我去睡会。”

穆太太站了起来,很快又上了楼,穆成钧有些犹豫,但最终还是走上楼梯,经过二楼后来到了三楼。

远远望去,主卧的房门关起来了,穆成钧放轻脚步走过去。

来到门口,穆成钧屏息,屋内没有丝毫的动静,他伸手落向门把,想要开门。

“穆先生。”身后,忽然传来月嫂的声音,穆成钧惊了一跳,下意识将手收回来。月嫂冲他笑了笑,“穆先生,大少奶奶可能在休息,您要进去吗?”

“不,不用了。”穆成钧往后退了两步,“算了,你也别进去打扰她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苏晨躺在床上,听到说话声,她朝门口看了眼,但是并未起身。

穆成钧的脚步声逐渐走远,苏晨翻个身,她不由嘶了声,拉开胸口一看,胸前的伤痕触目惊心,也没有丝毫要褪下去的痕迹。

晚上,苏妈妈打了电话过来,苏晨在穆家自然是报喜不报忧的,她什么话都没说,就当这件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。

翌日。

苏晨一晚上没睡好,早上也睡不着了,她起了个大早。

穆成钧走出房间,正好看到穆太太走向苏晨的卧室,苏晨已经起床了,所以卧室门开着,穆成钧见状,赶紧大步跟上前。

穆太太往房间里走,听到脚步声,回头看眼穆成钧,但她什么都没说,两人一前一后进去,小薯片醒了,苏晨正好在给他喂奶。

他躺在苏晨的旁边,她穿了件胸前带有扣子的睡衣,穆成钧看到女人的胸脯上,一道红色的鞭痕十分鲜艳,他有些看不下去,将视线别开了。

穆太太同样也看到了,苏晨抬头看向两人,没有遮遮掩掩,继续给小薯片喂着奶。

“晨晨,你伤口用了药,给小薯片喂奶没事吧?”

苏晨盯着怀里的孩子看眼,“没事,那药我没在用了。”

“这是为什么?”穆太太吃惊,上前两步坐向床沿,“你的伤口肯定要处理好,你看,现在还红得这么厉害。”

“妈,我奶水好,总不能这样浪费了,用了药其实也没多大的用处,穿着衣服总要擦碰到,无非就是好得慢些,今天已经比昨天好多了。”

穆太太心有担忧,“可也不能这样啊……”

“没事,小薯片也不是很习惯喝奶粉,我这两天不穿胸衣,马上就能好的。”穆成钧站在旁边,不知道能说什么,那条鞭痕看在眼里触目惊心。

半晌后,小薯片被喂饱了,满意地松开小嘴。

苏晨艰难地撑起身,小心翼翼将衣服扣起来,只是纯棉的睡衣难免会碰到胸前的伤,她小脸微白,小薯片踢动着双腿,穆太太朝穆成钧使个眼色。

男人见状,忙弯腰将儿子抱在手里,“宝贝,想爸爸了吧?”

苏晨朝他睨了眼,没说话。

她起身收拾着床头柜上的东西,穆成钧逗弄着孩子,穆太太看在眼里,如果不是发生了一些事,这看着多像一家人?

“晨晨,下楼吃早饭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苏晨想要这样出去,但是想想不方便,“我再披件衣服吧。”

“可以。”

穆成钧在楼上待了会,月嫂过来接过了小薯片,他这才下楼。

餐桌前,几人安静地坐着,穆太太让苏晨多吃,穆成钧见她胃口似乎不怎么好,也不知道是否是因为胸前有伤。男人看了眼手边的点心,他平日里见苏晨喜欢吃一些蒸饺或者小笼包,穆成钧拿起筷子,夹了个小笼包放到苏晨碗里。

她抬头朝他看看,什么话都没说,穆成钧有些担心她会不会直接把小笼包丢出来。

但苏晨埋下了头,夹给她吃的东西,也吃掉了。

“你……”穆成钧似乎是鼓足了勇气在开口,“你晚上想吃什么?”

苏晨喝了口粥,“你问我吗?”

“嗯,是。”

“家里做的饭菜一直都很好吃,我吃什么都行。”

穆成钧握紧下筷子,“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?”

“没有。”

穆成钧找不到话接了,其实他应该庆幸,至少苏晨还肯跟他说话。

席间,穆太太朝穆成钧看了眼,并示意了下,但穆成钧好像没看懂,他没有丝毫的表示。穆太太踢了他一脚,他还是没懂。

苏晨吃过早饭后上楼,穆太太坐着没动,穆成钧准备去上班。

穆太太将碗放回桌上,“你没懂我的意思?”

“懂了。”

“既然懂了,怎么没表示?”

“我知道我应该道一声歉,但我开不了口。”

“出息吧你!”

穆成钧不得不承认,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,“我总不能跟她说,对不起,我不该动手。”

“难道你应该动手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走走走,”穆太太闹心地挥下手,“去公司吧,别在这碍我的眼。”

穆成钧推开椅子,走出去两步,他却又顿住了,“妈,您看苏晨的样子,她是不是太安静了?”

穆太太睨了眼穆成钧,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她不会又在动别的心思吧?”

“你这疑神疑鬼的苦头,还没吃够是不是?”

穆成钧是真的放心不下,“不是,您说她会不会想离开这?”

“你赶紧走吧,我现在才是不想见到你。”

穆成钧只好离开,只是忧心忡忡,一颗心放不下去。

中午时分,原本下午的会被他提前了一个小时,不少人刚吃好中饭,还未来得及休息就被逮去了会议室。

穆成钧匆忙开完了会,时间还早,他在办公室签了两份文件,然后离开。

坐上车,司机下意识问道。“穆先生,去哪?”

“商场。”

“是。”

穆成钧若有所思地盯着窗外,他不能就这样空着手回去,女人都喜欢收礼物,苏晨肯定也不例外。

只是,他应该买什么呢?

珠宝首饰?手表?包?衣服?

穆成钧很是头疼,他都是习惯给钱的,真没给人买过什么东西,最出乎自己意料的一次,是给许流音送了个礼物,可人家也不待见啊。

男人盯向前面的司机,“你平时会给你老婆送什么东西?”

“穆先生,我工资卡都给她了。”

“那就没有送礼物的时候?”

“有是有,生日的时候送个包,情人节的时候送束花,妇女节的时候送套化妆品。”

穆成钧知道从他身上也得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,还不如自己安静会。

来到商场,穆成钧从一楼来到了二楼,再从二楼来到了三楼,他经过一家内衣店,看到了门口展示柜内挂出来的一套睡衣。

穆成钧走了进去,服务员热情地迎上前,“先生,您好,请问有什么需要看看的?”

“我想买套睡衣,要穿脱方便,最好是月子里能穿的。”

“是能方便哺乳是吧?”

穆成钧点下头,“差不多这个意思吧。”

服务员折身来到柜台前,拿了其中一套出来,“先生,您看看这套,宽松舒适的手感,而且前面带有胸垫,避免了月子里喂奶的尴尬。穿了这套睡衣,就算是有亲朋好友过来拜访,也不用怕麻烦……”

穆成钧将衣服接过去,摸了下手感。

“这是真丝的,夏天穿最是舒服。”

穆成钧把衣服递还给服务员,“就拿这套吧。”

苏晨身上受了伤,穿这个应该是最舒服的。

回家穆家,时间还早,穆成钧上了三楼。远远看见苏晨的房间开着门,穆成钧走过去几步,苏晨刚陪完小薯片,她走到门口,准备关门,门即将掩上之际,穆成钧推住了门板。

苏晨朝外面看眼,待看清楚了来人后,她双手使劲去推,穆成钧忙将半边身子挤进去,“我一会就走。”

苏晨不敌他的力气,再加上自己用力的时候牵动了伤口,她收回双手,下意识用手按在胸前。

穆成钧见状,忙上前拉住她的手臂,“怎么了?”

苏晨将他的手推开,“小薯片已经睡了。”

“我给你买了样东西。”

苏晨转身往屋内走着,“我在这什么都不缺,你还浪费这个钱做什么?”

“买给你的东西……不是浪费。”

苏晨头也没回,“那你放在这吧。”

“我看你身上有伤,买了套宽松的睡衣给你,应该能舒适不少。”

“噢,”苏晨坐向床沿,“那就放衣帽间吧。”

“你……你不看看吗?”

苏晨抬起视线看向穆成钧,“衣帽间里那么多好衣服呢,我看不过来。”

“这是我特意给你买的。”

“那真是谢谢了。”

穆成钧不知道他还能说些什么,“伤口容易感染,你还是用药吧。”

“那两个女人,没死吧?”

“什么?”

“落在你手里,不知道还有没有命。”

穆成钧将手里的纸袋放到床上,他坐了下来,“在你眼里,我就这么暴力血腥吗?”

“一言不合就用鞭子打人,你难道还不暴力吗?”

穆成钧无话可说,“苏晨,妈都跟我说了。”

“我知道,要不然的话,我能安然无恙坐在这吗?”

穆成钧剑眉微蹙,“你应该看得出来,我昨天虽然对你动手了,但打了你之后,我……”穆成钧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,“就算妈不过来,我也不会再……”

“不会再打我?”

穆成钧点头,“是,绝不会再打你一下。”

“你少来吧,妈进来的时候,你把我按在墙壁上想要做什么?”

穆成钧哑口无言,苏晨拿起旁边的纸袋,“我当时求饶的时候,你恐怕都没听进去,你那时候怎么没有顾及我的伤?”

苏晨没有歇斯底里地质问,面上也没有明显的悲愤,穆成钧有些招架不住,他不由别开了视线。

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了下,苏晨怕吵着小薯片,赶紧起身。

她看眼来电显示,然后接通电话。

穆成钧听到苏晨喊了声,“妈。”

电话那头隐约传来苏妈妈的声音,“晨晨,在休息吗?”

“嗯,是,准备睡觉。”

“我跟你爸爸晚上过来趟,给你带点吃的……”

苏晨听到这,忙开了口,“妈,这边什么都有,您别带东西了,还有……大晚上的也别跑来跑去的,爸白天还要工作,多累。”

“我们想看看外孙嘛,我这一两天不见他啊,就想的厉害。”

苏晨最怕的就是他们过来,她脖子上的伤几乎蔓延到下巴处,就算穿了高领的衣服都遮挡不住。苏晨不想他们看到自己这幅模样,“妈,您别来了。”

“晨晨,怎么了?”苏妈妈隐约听出不对劲。

苏晨只能撒了个谎,“晚上有成钧那头的亲戚过来,人挺多的,到时候我怕不方便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,那明天吧。”

苏晨不由将手落向颈间,“明天……明天成钧说要带我们出去,还是改天吧。”

苏妈妈知道苏晨进了穆家,事情肯定多,毕竟穆家的规矩也大,很多时候身不由己,“那好吧。”

“妈,你们照顾好自己的身体,等过段时间,我就能带小薯片回来看你们了。”

“好,好的。”

苏晨挂了通话,眼见男人还坐在这,她将身边的纸袋子推开,“我想睡会。”

“你睡吧。”

“你不走?”

穆成钧看向跟前的小床,“我想陪陪小薯片。”

“随你便吧。”苏晨说完,掀开薄被上了床。

她侧身睡着,尽量不让自己碰到伤口,苏晨闭起眼帘,穆成钧朝她看了眼,他这算是在示好了吧,可是他送的东西,她却连看都不看一眼。

“苏晨,要不我去拿条鞭子过来,我还你一鞭子?”

“不用,”苏晨淡淡说道,“是我先打你的,我抽过你,只是力道没你大,但我好歹抽过你两鞭子,算是抵清了吧。”

穆成钧那点小伤,在他自己眼里都是微不足道的。“那不算……”

“谁敢打穆先生啊,我怕我鞭子还没抽下去,我的小命就没了。”

穆成钧往她跟前挪动些,“这样吧,你告诉我你喜欢什么,我都满足你。”

“我想让你出去,希望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眼前一片干净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