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5笨拙地讨好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穆成钧听到这,没话可以说了,但是让他就这样离开,他又觉得不甘心。

这扇房门进来都不容易,更何况能是能跟苏晨说上话了。

“你为什么不跟你爸妈直说?”

苏晨眼皮动了下,“你教教我,我应该怎么说?”

“说你在这过得并不好,还挨了我的打,说我喜欢打人。”

“然后让我爸妈过来是吗?”

穆成钧目光始终落在她脸上没动,苏晨知道他不肯轻易离开,她翻个身,仰躺在床上,眼睛睁开后对上穆成钧的视线,“苏家没有凌家那样的底气,可以拿着剪子就冲上门来,穆成钧,我都说了相抵了,你还想怎么样?”

“昨天,我要不是误会了你,我也不会对你动手。”

苏晨不想再提这件事,“所以,我跟你解释的时候,你不听,现在你跟我说这些,我也不想听。”

“你现在有什么打算?”

苏晨坐起身来,“什么什么打算?”

“我妈说,你想带小薯片走?”

“我是挺想带他回家的,你同意吗?”

穆成钧摇头。

男人的反应压根都在她的意料之中,“所以啊,我也只能说说而已。”

苏晨觉得这样睡不舒服,她再度侧了个身,面向穆成钧,但是她又不想看到他,只能再度闭起眼帘。

“苏晨,你是不是很怕我?”

“你是不是挺闲的?你要实在有话想说,你就开门见山,等你说完了之后,我还能睡一觉。”

“你会走吗?”

“什么?”苏晨没听明白。

有些话在穆成钧看来,本就是难以启齿的,她偏偏还要装糊涂是不是?“我在想,你会不会一声不吭收拾了行李回家去?”

苏晨睁眼看向小薯片的床,目光随后又落向了穆成钧,“我不可能丢下小薯片走的。”

她似乎是给了穆成钧一个答案,他也似乎可以定下心来了。可是穆成钧的心里还是很乱,乱作了一团麻。

苏晨很明显下了逐客令,“你还有事吗?”

“没事了。”穆成钧不情愿地起身,站在床边看向苏晨,“到时候要给小薯片办百日宴,家里还总是有亲戚过来,我……我看你没有一套像样的首饰,我送你。”

说到底,他还是觉得那一鞭子不该抽下去,但是已经打了,鞭子也收不回去,穆成钧想不到别的法子去补偿。

苏晨摇下头,“买了也是浪费,我没时间戴。”

“那就放着,有应酬的时候再拿出来。”

苏晨知道她要是不答应,他恐怕还得在这磨一阵子,她只好松了口,“好吧,谢谢。”

“那你喜欢什么样的款式?”穆成钧眼里有微光跳跃着,赶紧问道。

“你选吧,你懂得比我多。”

“好。”

苏晨朝他看看,“可以出去了吗?”

“好……好吧。”穆成钧挪动下腿,往外走去,走到房间外面,他伸手将门带上,苏晨背对他躺着,听见关门声传到耳朵里,这才翻个身。

穆成钧下楼后,直接出了门,他坐上车子,让司机去往商场。

“穆先生,您还要去买什么东西吗?”

“嗯。”

司机发动车子往前,到了商场,穆成钧径自下车。

他在里头逛了很久,最终觉得不满意,又去了另外一家私人订制的珠宝店。

穆成钧坐在店内,看到服务员戴上手套,将柜门打开,“先生,您是要看这套吗?”

“是。”

服务员将首饰拿了出来,“您看,这里面是一对耳环、一条项链、还有手链,如果您需要戒指的话,尺寸可以定制。”

穆成钧看向柜台内的几枚戒指,戒面做工精良,钻石的成色一看就是顶级的,他目不转睛起来。

“先生,您是不是要看看婚戒?”

穆成钧听到婚戒二字,连视线都挪不开了,他不由浅勾下嘴角。

“他不需要婚戒,他早就买过了。”身后,忽然传来一阵男人的说话声,这阵声音对于穆成钧来说,太熟悉了,他不用回头都能知道是谁。

穆劲琛拉着许流音的手上前几步,穆劲琛走到穆成钧身后,将手放到男人的肩膀上,“大哥,你这是给谁买东西呢?”

穆成钧将他的手推开,“要你管。”

另一名服务员也走上前来,“您好,请问需要帮忙吗?”

穆劲琛抬起他和许流音十指紧握着的手,“我们才是来挑选婚戒的。”

“好,您先请坐。”

穆劲琛拉着许流音在穆成钧的旁边坐下来,服务员走进柜台内,穆劲琛让许流音挑选。“看看,喜欢哪一对?”

“我喜欢款式简单的,你呢?”

“随你,你喜欢的,我都喜欢。”

穆成钧听在耳中,视线不由看向许流音,他以为他看到这一幕,心里至少也该是难受的,但穆成钧此刻却是心如止水,一点涟漪都未泛起。

是不是早就放下了对许流音的执念?

穆成钧问自己这句话的时候,却又觉得奇怪,他对许流音何时有过执念吗?

他向来不在得不到的东西身上浪费感情,人也是一样,所以他过得洒脱无比,所以才有了苏晨。

想到苏晨,穆成钧的视线又控制不住落向柜台,这儿的经理认识他们,亲自过来服务,按着许流音的要求,拿了一对对戒出来。

穆劲琛手臂落在许流音身后的椅子上,他身子朝着她倾过去,经理抬起许流音的手,替她将戒指戴进去。

“尺寸刚刚好,巧得很,您看看。”

许流音抬起手掌,柜台下面的光很亮,将戒指上的每一处细节都呈现出来,穆劲琛看了眼问道,“好看吗?”

“挺好看的呀,多简单。”

两人的对话传到穆成钧的耳朵里,男人有些羡慕,他那时候虽然跟凌时吟结了婚,可凡事都没放在心上过,更别说精心挑选婚戒这种事情了。

他盯着柜台内的戒指出神,一眼就看到了一款,很是好看。

许流音和穆劲琛说着话,经理微笑冲穆成钧道,“穆先生,您需要什么?”

男人没有买戒指的必要,他又没人结婚,穆成钧别开视线,继续看着手边的那套首饰。

半晌后,他又将目光投回柜台内,穆成钧伸出手指,“把这对戒指给我看看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经理打开柜门,拿出了一个盒子,穆劲琛看了眼许流音的手指,“我总觉得这个太简单了。”

经理将那对戒指拿出来,放到穆成钧手边,“穆先生,请。”

穆劲琛看向跟前的柜台,一眼扫去,想让许流音再挑挑,他抬起目光,看看穆成钧在做什么,却不想看到了男人手里的戒指。穆劲琛双眼一亮,“这对好看啊,刚刚怎么没看见,给我看看。”

穆成钧斜睨了他一眼,“先来后到懂不懂?”

“大哥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你连个结婚对象都没有,你跟我抢什么?”

穆成钧听到这话,脸色立马不好看起来,“谁说我没有的?”

“苏晨?”穆劲琛朝他凑近些许,“呦,你们发展得这样神速,都到了要买戒指这步了?”

穆成钧不想理睬他,自顾端详着手里的戒指,穆劲琛伸出手,拿起了对戒中的男款,他端详片刻,还将戒指给许流音看,“你看这对,是不是更好看?”

许流音看了眼,“也不错。”

“我看就这对吧。”

“不好意思,”经理为难出声,“这个定制时间可能要久一些,最起码要到年底才可以。”

“为什么?”穆劲琛不解问道。

“设计师比较任性,虽然出了样,但是每个样品定制出来的款式,不让超过三件……”

穆劲琛将戒指套进了自己的无名指,刚刚好。

“这么巧?看来这对戒指我今天就能拿走。”

穆成钧见状,一把拉过穆劲琛的手,将戒指从他手指上拔了出去,穆劲琛盯着他的动作,真是觉得莫名其妙。“你做什么?”

穆成钧将戒指套进了自己的手指,“我早就试过了,正好。”

经理笑着说道,“这是按照手模的手指定制的,看来你们……”

“大哥,君子不夺人所好,你不会没听过吧?”

穆成钧将戒指放回盒子内,合上之后朝穆劲琛扬了扬那个首饰盒,“我买了。”

“我看中的!”

“我比你先要这一款。”

穆劲琛咬了咬牙,“你有意思吗?你怎么知道苏晨的手指能不能适合?”

“我想送给谁,不用你来教我。”

“呵,除了苏晨,还能有谁?”穆劲琛右手压在柜台上,“不过你现在送她,是不是早了点?我可没看出来她要心甘情愿跟你在一起的意思。”

许流音听着兄弟俩你一言我一语的,不知道内情的人,真会以为他们之间不合。

她继续看着她的婚戒,柜台里面款式这么多,且都是高级定制,在她看来,每一款都有特色。

“你管好你自己的事情,”穆成钧将首饰盒递给经理。“这个我要了,先开票,我再选一套首饰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穆劲琛手指在柜面上轻敲两下,“不愧是做生意的,真有钱,这对戒指不便宜啊,大几百万呢,苏晨连试都没试……”

“你话真多!”

穆成钧看向那套首饰,总觉得缺了点意思,他目光落向柜台,手指在一处轻敲,“这套给我看看。”

穆劲琛侧过身,回到了许流音身边,“我们再看看,不急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反正我们两个是一起过来挑选的,有的是时间,这样的气氛才是最好的,我觉得最尴尬的应该就是那种单独过来的人,连个想要商量的人都没有。”

穆成钧听在耳中,真是来气,可自己的亲弟弟,他又能怎样呢?难不成一拳挥过去不成?

男人选了许久,“就这套吧。”

“好的,您稍等。”

许流音也选中了一款戒指,穆劲琛戴了下,觉得还行,他看眼许流音手上的戒指,“慢慢选,结婚戒指就要选到最心仪的,这家店没有,我们还可以去下一家店。”

“嗯。”

经理去给穆成钧开票,穆劲琛看向旁边坐着的男人,“大哥,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?”

穆成钧看也不看他一眼,视线盯向前方,“你才做了坏事。”

“不然的话,你为什么又买戒指又买首饰?这家店的东西这么贵,你也不会是要送给你的那些小秘书吧?”

穆成钧不打算搭理他,开完票后,他起身过去付钱。

他走了之后,穆劲琛看眼时间,冲许流音说道,“妈让我们回家吃晚饭,时间也差不多了,戒指改天再来挑吧。”

“好。”选戒指的事情本来就急不得,许流音跟着穆劲琛起身,准备回穆家。

两人的车几乎是一前一后出的商场,穆成钧先回到穆家,司机刚将车停好,穆成钧拿了东西准备下车,却看到穆太太从屋内出来。

他将手里的袋子放回座椅上,穆成钧推开车门下去。

“妈。”

穆太太上前几步,“你什么时候出去的?”

“我回来了一趟,然后出去有点事。”

“你看看几点了,”穆太太扯过他的手臂,“你应该多陪着晨晨。”

说话间,穆劲琛的车也开进了穆家,穆成钧看了眼,“您儿子儿媳来了,我先进屋。”

“说得他们跟你没关系似的。”

穆成钧可没有很想见到他们,他抬起脚步径自往屋内走,刚换好鞋子,穆劲琛和许流音也进来了。

穆太太让佣人去楼上喊苏晨下来,餐桌上已经摆满了餐盘,苏晨也很快下楼,穆太太招呼着几人入座。

许流音看向苏晨,却看到了她脖子里面的伤。

她微微吃惊,却没有开口。

穆劲琛眼尖,自然也是一下就发现了的。“妈,苏晨脖子里的伤哪里来的?”

苏晨听到这话,下意识想要用手去捂。

“别遮遮掩掩的了,我都看到了。”

穆成钧抬起视线睇了眼男人,“这么多吃的,都堵不住你的嘴吗?”

“大哥,你打的?”

穆成钧的脸色难看些许,苏晨也不说话,穆太太朝穆劲琛使着眼色,“来,天也不早了,一个个都饿了吧?”

“看这伤势,像是用鞭子抽的啊。”

“老二!”穆太太轻喝一声。

穆劲琛也有些恼,“妈,我有名字,别喊我老二。”

“你吃不吃?”穆成钧拿起筷子,“食不言寝不语。”

“我总算知道了,看来你今天去买首饰,那是为了给苏晨赔不是吧?”

“什么首饰?”穆太太不解问道。

“妈,我和音音今天去挑选戒指,在店里正好碰到了大哥,他也在看首饰呢。”

“是吗?”穆太太微笑,看来这个儿子是慢慢开窍了,知道要买东西哄女人开心了,“买了吗?选了什么款式,给我看看。”

穆成钧脸上有些挂不住,虽然知道自己没做什么亏心事,可被穆劲琛这样当面一说,他觉得浑身有种不适感。“妈,您别听他瞎说,简直胡说八道!”

“谁胡说八道?”穆劲琛偏偏跟他较真,“我和音音都看见你了。”

穆成钧狠狠睨了他一眼,“你眼瞎了,看错了。”

“呦呦呦,大哥,你怎么不承认啊?买东西送人这又不是丢脸的事。”

穆太太听到这,脸色有些难看起来,“行了,劲琛,吃饭吧。”

穆劲琛勾勒下嘴角,“妈,我知道您让我闭嘴是什么意思,老大拼死不肯承认,还有种可能就是……他买来的东西不是送给苏晨的,而是另有她人?”

穆太太真是受够了这对兄弟,喜欢互相拆台不说,而且谁都不给对方留面子啊。

穆成钧听见这话,下意识朝苏晨看了眼,他神色有些紧张起来,“老二,你别太过分了。”“我什么都没说啊。”穆劲琛耸了耸肩膀。

穆成钧也没什么心情吃饭,他视线定在苏晨的脸上,“我没送别人东西。”

苏晨心想,这关她什么事呢?她一言不发,穆劲琛见状,又加了一句,“对了,大哥不止买了套首饰,还买了一对婚戒。”

他这话一说出口,就连苏晨都抬头了,旁边的穆太太也不由看向穆成钧。

穆成钧觉得简直是晴天霹雳,劈得他外焦里嫩,居然脸都红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