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6想要靠近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婚戒?

苏晨的目光在穆成钧的脸上扫了眼,他买婚戒?买给谁?反正苏晨压根不会往自己身上想。

穆成钧看到了苏晨眼神的怪异,他脸色越加发烫,自己都能感觉到这种烫烫的不舒适感。他浑身都不自在起来。“你这什么表情?”

苏晨好好地吃着饭,被穆成钧这样一问,觉得莫名其妙。“我怎么了?”

“你这眼神里面,藏了几个意思?”

苏晨别开视线。“我没在想什么,你想多了。”

旁边的穆太太倒是坐不住了,拍了下穆成钧的手臂。“买婚戒了?你啊,总算开窍了!”

“开窍什么?”穆成钧不想穆太太这个时候来凑热闹,“妈,您觉得我有必要买戒指吗?”

“怎么没必要?”穆太太说着,朝苏晨那边使个眼色,“有些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,到时候小薯片的百日宴,亲戚朋友都会看到苏晨,你们这样一说倒是提醒我了……”

穆太太眼睛一亮,“你把戒指给苏晨,让她戴上,到时候大家见了,心里不就都明白了吗?”

穆成钧抬了下视线,见到对面的许流音也看了他一眼,穆劲琛更是全程以看好戏的目光在盯着他看,穆成钧觉得这顿饭也吃不下去了。

“您就信老二的,不信我的?”

“大哥,你这话说的……好像偏偏要说我在骗人似的。对了,进来的时候我看到你没拿东西,那肯定是放在车上了,我打个电话给司机,让他送进来。”穆劲琛说着,掏出手机就要带。

穆成钧忙轻声喝住,“这跟你有关系吗?看你起劲的样子!”

“那对戒指本来是我看中的,谁让你抢了?”

“不可理喻。”

“妈,您是不知道,”穆劲琛扭头向穆太太告状,“我和音音去选戒指,在柜台里都看中了那对,我都试了,跟我尺寸一样,可戒指硬生生被大哥给抢走了。”

“去你的,”穆成钧毫不客气回道,“明明是我先拿到的,是你非要抢才是。”

“您听听……”穆劲琛嘴角噙了抹笑,朝穆成钧指了指,目光却是盯着穆太太,“妈,听到了吗?”

“听到了,听到了。”穆太太唇瓣处的弧度掩饰不住,“好了,吃饭吧。”

穆成钧觉得有些尴尬,余光扫了眼边上的苏晨,但她显然没有参与进这个话题当中,她只是顾着自己在夹菜。

穆太太表情愉悦,看到许流音许是有些拘束,她吩咐穆劲琛让他多照顾着点。

“音音,这是自己家里,不必客气。”

“嗯,谢谢。”

穆太太颇有感慨,“这一年当中发生了不少事,不过这一年以来,让我看到了两个最好的结果,劲琛要结婚了,老大有孩子了。”

穆成钧笑了笑,“妈,劲琛一年之前就要结婚了,这大半年的,也一直处于要结婚的状态中……”

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穆劲琛脸色微变,“大哥。”

穆太太看了看两人,“行了,言归正传。”

眼见穆太太有话要说,兄弟二人谁都没有再开口,穆太太脸上恢复笑意。“劲琛,音音,我改天替你们选选结婚的好日子。”

“妈,不用选了,就过年的时候吧,年初六,这日子够好吧?”

“嗯,还有四个月左右,来得及。”

穆劲琛点头,“对,其实也很快。”

穆太太将注意力放到了穆成钧的身上,“老大,你呢?你的日子定了吗?”

穆成钧收回筷子,“什么日子?”

“老二说要年初六结婚,那你怎么着都要比他提前一个月,家里忙是忙了点,但毕竟是好事,我会安排好的。”

“妈,我不急。”

“你不急,我急!”穆劲琛急得连饭都不想吃了。

“你急你的。”穆成钧嘴角勾起抹笑,兄弟俩面对面坐着,男人轻挑下眉头,十足的挑衅啊。

“大嫂,您怎么说?”穆劲琛将视线落向苏晨。

乍一听到这声称呼,苏晨正在喝汤,差点被一口呛到,她看看穆劲琛,然后又看向穆成钧。奇怪,穆成钧这次居然没有跳出来替她挡着,他像是没事人般不住往自己碗里夹菜,实则竖起了耳朵,他倒想听听苏晨怎么说。

穆太太也想探探苏晨的口风,今天正好,老二这么着急,就让他做出头鸟吧。

苏晨见大家都盯着自己看,浑身不自在起来,“我……我和成钧……”

她总不能说,她不可能跟他结婚吧?

“我们办不办都无所谓,孩子都有了,到时候小薯片的百日宴一过,不是谁都知道了吗?”

穆劲琛得了这个答案,赶紧问向穆太太,“妈,您听到大嫂怎么说了吧?”

“你大嫂那是客气,看你着急不忍心,你好意思拿客气当福气?”

穆劲琛胸口有些闷,视线随之扫向穆成钧。“大哥,我不管,你要不让我顺心如意,我以后都跟你对着干。”

“出息。”穆太太轻笑声。

穆劲琛就是觉得穆太太偏心老大,结婚而已,用得着先来后到吗?

再说……再说穆成钧都结过一次婚了。

饭后,佣人切了水果送到客厅的茶几上,苏晨上楼给小薯片喂奶去了,许流音则陪在穆太太身边说话。

穆成钧心不在焉地坐着,首饰是买来了,待会要怎么给苏晨呢?是直接丢给她,还是应该说一些话?只是穆劲琛和许流音还没走,他也不好现在去拿了上楼,穆成钧看眼时间,时候不早了,一会苏晨又该把房门反锁掉。

他面上有些不耐烦,“妈,您早点休息吧。”

“我今天不觉得累。”穆太太继续和许流音说着话。

“这都几点了?”穆成钧抬起腕表看眼。

穆劲琛靠在沙发内,心里想着事情,穆成钧见他似乎没听进去,他干脆跟许流音说起话来,“音音,你好久没住在家里了,要不今天就留下来?你们的房间佣人每个星期都会收拾,干净得很,正好,你也可以陪妈多说会话。”

许流音听到这,汗毛竖了竖,她可不想再跟穆成钧同处一个屋檐下。

“大哥,不用了,我今天回去还有点工作上的事情,我们这就要走了。”

穆劲琛听到这话,收回了神,“是啊,妈,我们改天再过来。”

穆太太起身,“那好吧,早点回去也好,别太累了。”

“不会的,我们还忙着造人呢。”穆劲琛笑道。

许流音朝他瞪了眼,穆劲琛上前拉过她的手,穆太太轻笑,“行了,去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穆成钧眼见两人走出去,他心里一阵轻松,他余光却见穆太太坐了下来。“妈,您还不上楼休息?”

“这才八点多,电视刚开始。”穆太太说着,开始找遥控器。

穆成钧将手伸向旁边,摸到了那个遥控器,他没有将它递向穆太太,却是将遥控器往沙发把手处的空隙里使劲塞去。他偷偷收回手,“找到了吗?”

“咦,奇怪啊,怎么没了?”

“客厅的电视就您看,您再好好找找。”

穆太太起身,找了圈没找到,她一把将穆成钧拽起身,看了看他身后,还是没找到。“奇怪,难道还能长了腿自己跑掉不成?”

“有可能。”

穆太太肯定是不会想到穆成钧身上去,“算了,我去楼上看,你也早点睡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穆太太走出去两步,却想到了一件关键的事情,她顿住脚步看向穆成钧,“对了,老二说的婚戒的事……”

“没这回事,您听他瞎说!”

“那行,反正你自己看着办,我先上楼了。”

穆成钧眼看着穆太太一步两步三步走向楼梯口,身影很快消失在他眼里,他转身就往屋外走去。

穆成钧来到车旁,将后车座的车门打开,拿了东西后又往屋内走。

他快步上楼,一脚刚踏上二楼,却看见穆太太从不远处走来。

“成钧。”

穆成钧只好顿住脚步,他下意识将手里的东西往身后藏。

穆太太嘴角噙笑,眼里也是盈盈的笑意。

“妈。”穆成钧说完这话,整个人面向穆太太,将手里的东西藏得更好了。

“我下楼拿点东西,你上去吧。”

“好。”穆成钧答应着,却站着没动,“您先下楼。”

穆太太心里跟明镜似的,她抬起脚步往楼下走,没有拆穿他,穆成钧为了不被她看到手里的东西,身子一直在转向她,直到看着穆太太下楼,他这才呼出口气。

来到苏晨的房间跟前,她还没睡,正在卧室内收拾。

穆成钧走进去,苏晨听见脚步声,头也没抬,穆成钧将手里的袋子递向她。“给你的。”

苏晨直起身,看了眼,“就是你说要送我的首饰?”

“是。”

苏晨接过手,将袋子放到床上,“谢谢。”

“你不打开来看看吗?”

“你选得东西肯定是最好的,很贵吧?”

“你看看……”

苏晨坐向床沿,“不用看。”

穆成钧看了眼她脖子里的伤,“你会不会一直记得我打你时候的样子?”

苏晨垂首盯着自己的胸前,“确实,难以忘记。”

“我如果跟你说对不起,你会接受吗?”

“我接不接受,对你来说重要吗?”苏晨反问出声。“我还是习惯看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样子。”

穆成钧再度吃了闭门羹,他是最不擅长这些的,他虽然女人不断,可苏晨这种种类的,他还真没遇到过。

苏晨起身,朝小床内看眼,小薯片正在自己踢球玩,“我要睡了,你也早点休息。”

逐客令都下了,穆成钧对她动不了强硬的态度,似乎只能被赶着走。

他上前几步,小薯片嘴里嗯嗯啊啊的,穆成钧弯腰将他抱了起来,苏晨想要阻止,“喂,他要睡觉的。”

“我这两天都没好好陪他,心里想的不行,我就抱他玩玩。”

穆成钧哄着怀里的儿子,孩子也喜欢闹,不出一会,就咯咯地笑出声来。

苏晨没有碰那个袋子,她坐在床沿处,将小薯片的衣服一件件折叠好。

“这些事情,不是还有月嫂吗?让她做就是了。”

苏晨没有回他,穆成钧有些无趣,抱着小薯片继续玩。

约莫半小时后,穆成钧的手臂都快断了,抱孩子跟抱别的东西不一样,稍不舒服他就皱眉头。但穆成钧不舍得将孩子放下来。小薯片玩累了,眼睛眯着,似乎想要睡觉。

穆成钧抱起他,在他脸上亲着,小薯片勉强地笑了笑,但没力气推他了,眼看就要睡过去。

“宝贝,爸爸改天带你出门好不好?去游乐场?”

“或者,去买玩具,你想要什么,爸爸就给你买什么。”

穆成钧瞅着小薯片的样子,心里想着别睡啊,再玩会啊,他亲着小薯片的脸蛋,但孩子只是牵动下嘴角,眼睛早就闭起来了。

苏晨从洗手间出来,看了他一眼。“孩子睡了吗?”

“没呢,”穆成钧撒谎,“玩得不要太起劲,压根不肯睡小床里去。”

苏晨没听到孩子的动静,她上前几步,朝他怀里看了眼。“这不是已经睡着了吗?”

“是么?”穆成钧眼见被拆穿,看了眼后赶紧说道,“说睡就睡啊,这么厉害。”

苏晨从他怀里将小薯片接过去,孩子睡得很沉,哪像是刚睡的样子。她走到小床边,将孩子小心翼翼放了进去,穆成钧站在边上,看着苏晨替小薯片盖上薄被。

“好了,你也去睡吧。”

他就知道,一旦小薯片睡了,他就要被一脚踢出去。

穆成钧站在原地没动。“你现在身上有伤,晚上还要带小薯片,太辛苦了,要不我帮你?”

“你能喂奶?”苏晨问道。

“他可以喝奶粉。”

“你不懂,”苏晨回了一句,“就算不喂他,我也会涨奶,你还是去休息吧。”

穆成钧实在找不到话说了,只能转身出去。

苏晨跟着他走到门口,眼看穆成钧出去后,她一把将门关上,然后将门反锁好。

穆成钧听到关门声传到耳朵里,他转过身多此一举地看了看。

苏晨几步回到床边,准备睡觉,目光掠过放在那里的纸袋,她伸手将它拿了过来。里面有一个大的首饰盒,苏晨拿出来后打开,里头摆着一套设计精美的首饰,一看就是价值不菲。

苏晨目光随后落向袋子,看到里面还有个小盒子。她拿出来后将首饰盒打开,看见了放在里面的一枚钻石戒指。

她有些吃惊,想到了穆劲琛在吃晚饭时候说过的话,看来,穆成钧真是买了戒指。

她将首饰盒丢回袋中,这应该是穆成钧落下的吧?还有,他买戒指不该是一对吗?怎么只有女戒?

苏晨将袋子放到床头柜上,这套首饰说了是送她的,戒指呢,应该是穆成钧放在一起,忘记拿走的。这东西一看就价值不菲,她可不能弄丢了,明天还要还给他。

翌日,穆成钧起了个大早,他心想着苏晨还没起来,走出房间,看到苏晨的卧室门果然关着,男人心一松,赶紧下楼。

走下楼梯,却不想看到苏晨和穆太太坐在餐桌前,穆成钧脚步收了下,在原地站了足有两三秒。

穆太太见到他,招呼他过去。“成钧,过来吃早餐。”

他抬了下僵硬的双腿,上前,穆太太犹在说着话。“今天你们起的都早,成钧,你是公司有事吗?”

“是,”穆成钧说着就要出门,“妈,我去公司吃。”

“这个点,公司也没开门吧?”穆太太示意穆成钧过来,“吃顿早餐而已,能耽误几个时间?”

“我不饿。”

“不饿也要吃,胃得好好养着。”

穆成钧有些不甘地拉开椅子,他坐了下来,拿过一片面包想要对付着过去。

苏晨吃得差不多了,她放下手里的匙子,“那个……”

穆成钧整颗心都吊了起来,苏晨朝他看看。“你昨天落了东西在我房间,一会,你拿回去吧。”

“东西?什么东西?”穆太太好奇问道。

“好像是个戒指。”

穆太太没说话,看向了穆成钧,男人最怕面对这一幕,苏晨她难道不明白吗?东西放在袋子里一道给她,当然就是送她的,怎么还能当面说要还他?

穆成钧面无表情,只顾着吃自己手里的东西,“那不是我落下的。”

“你是不是自己都忘了把它放在哪了?”

穆成钧睨了她一眼,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他真怀疑苏晨是不是装糊涂,“那是给你的。”

苏晨真是吃了一惊,事先压根没有往这方面想过,所以自然是觉得不可能的,如今听穆成钧一说,她觉得好荒唐,“你干嘛送我戒指?”

是啊,首饰可以乱送,戒指代表了什么意思,他不会不懂吧?

穆太太抿着笑意,“成钧,你这求婚倒是挺独特的。”

“这跟求婚没关系。”穆成钧赶紧解释。

苏晨也有些尴尬,只不过脖子里的痛还在提醒着她,她刚被穆成钧抽过一鞭子的事实,“你不用买这些的,你打我的事情都过去了,你要真觉得不好意思,你以后别再动手,你真不用送我戒指这种……”

穆成钧面上有些挂不住,他这算是被赤裸裸地拒绝了吧?

“给你的,你拿着就是。”

“首饰我可以收。”

穆成钧脸色变了变,“我没想买,买戒指也没什么特殊的含义,当时是老二跟我抢,我不想被他得逞罢了,我就直接买下来了。我心想便宜谁也不能便宜了他,买回来之后,我又不知道能给谁,所以才给你的。”

穆成钧这话,真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,他自己都觉得这个理由蹩脚,所以他坐不住了,赶紧起身。

穆太太眼瞅着他快步出去,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眼中,她这才收回了神。“把我都给听笑了,晨晨,你觉得是不是挺搞笑的?”

苏晨答不上来,她倒是不觉得好笑,就是觉得心里怪怪的,说不上什么感觉。

“感情这种事情,我以前只替老二操心,因为他总是想着他的训练场,身边就没什么女孩过,我甚至忧心忡忡,生怕他会对女生没兴趣。”

苏晨闻言,嘴角轻挽,“您想多了。”

“是啊,我现在倒是不替他操这个心了,可我看老大这样,我更糟心,他还不如劲琛呢。”

苏晨有些听不明白穆太太的话,“他应该更不用操心吧?”

情感经验这么丰富,操心也操心不过来啊。

“说谎也不知道打打草稿的人,扯完了慌发现不对,立马就跑的人,我能不操心吗?”

苏晨觉得穆太太话里有话,特别她还一个劲看着她,嘴角噙了些许的笑意,这笑弄得苏晨浑身不自在起来。

另一处的别墅花园内。

一名中年男子站在院墙边,他看着跟前的花草出神,旁边放了一把专门用来修剪的剪子。

他蹲下身,弯腰拿起了剪子。

花草的藤蔓全都缠在了一起,需要好好修剪才行,男人将剪子打开,对准其中一株花径的根部,然后咔嚓剪下去。

“斩草还是要除根,这样才能永绝后患。”

他慢慢站起身,面无表情地盯着地上。

别墅的门口,挂着门牌号,还有另外两字:辛家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推荐《日久生情:总裁慢慢撩》文/安然本尊

她,叶然。M。E娱乐新闻主编,专挖一线明星绯闻,见解独特,心思细腻,实属行走在演艺圈的摄像头。

他,顾冷琛。星海市的神话,牛到飞起的总裁大人。

两人初遇,场面尴尬,他救了身陷囹圄的她。

接着次次邂逅,天定情缘。

某日,某男腹黑的问:“叶主编老大不小,可有婚配?”

叶然唇角微扬,闪过一丝戏谑:“不着急。”

某男:“我家中正缺一位夫人,不如试试?”

某主编无所畏惧,“试试就试试。”

婚后第一夜……

叶然捂腰,仰天长啸:“这儿哪是家里缺夫人,明明是他缺女人啊!”

(简介无能,请移步正文,pk求收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