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7夸他是好男人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半晌后,男人拉过一根水管,替墙头边的花草都浇了水,他洗净双手,然后转身往屋内走。

客厅内,一名中年女子正在给一个小女孩扎辫子,“马上好了,上学要准备的东西都放在包里了吗?”

“放了。”小女孩乖巧应声。

男人上前几步,“今天别又迟到了。”

“爸爸,我今天可是掐着时间的呢,不会迟到。”

扎好了辫子,几人走到餐桌前,男人替小女孩拉开椅子。

“谢谢爸爸。”

她乖得很,又有礼貌,女人都看在眼中,一家人犹如往常般吃过了早饭,然后女人牵起孩子的手,将她送到门口,由司机负责接送。

回到餐厅内,中年男子还坐在餐桌前,目光盯着一处,那边摆了副碗筷,只是没有动过。

女人轻声叹息,“花园里的,都收拾好了?”

“好了。”

“思念一去学校,家里就空了。”

“家里什么时候不空过?”

女人朝丈夫看了眼。“你啊,不是早就说了吗?以前的事情算了,你要继续将自己套在里面,只会更难受。”

“女儿的一条命,你说得倒是轻松。”

提起女儿二字,女人的目光不由看向空着的座位,“我哪里是说得轻松,哎……”

“穆家都抱上孙子了,还是穆成钧的,你说好不好笑?”

“什么?”女人显然还不知道这个消息,“这怎么可能?”

“怎么不可能?”男人冷笑下,“消息还能是假的不成?到时候穆家还要给那个孩子办百日宴,你再看看我们的女儿,她在哪里?”

女人听到这话,眼圈发红,泪水夺眶而出。

“我们把思念教得这么听话,为的是什么?当初我的女儿要是也肯这么听话,可能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,我们年级大了,又只有一个孩子,尽管后来领养了思念,可终究不是亲生的。”

女人拉开一张椅子,坐了下去,目光落到那副摆得端端正正的碗筷上。

“怎么可能呢?穆成钧那样,还能有孩子吗?会不会是为了掩人耳目,领养的?”

“如果真是领养的,不需要还领养一个孩子的妈吧?如今住在穆家的女人要背景没有背景,穆成钧如果真想掩人耳目,是不是也该找个门当户对的?”

女人终究有些难以置信,她摇着头道,“不会的,不会的。”

“看来那时候我还是差了一步,斩草没能除根。”

“算了……”

“算了?”男人盯了自己的妻子一眼。

“当初就说好的,两家已经扯平,再也不能提起从前的事,他能有孩子,也是他的造化吧,我们强求不得。”

男人将手放在餐桌上,手背上青筋暴突,指关节清晰不已,“辛家不敌穆家,我女儿一条命没了,要是换个穆成钧断子绝孙,我心里还能舒坦些,可现在这样算什么?她白白丢了性命,他呢……他依旧活得潇洒。”

“你就别再想了,事情过去这么多年,该追究的时候都过去了,再说穆朝阳那时候也是勃然大怒,要不是因为我们女儿丢了性命,穆家也不能咽下这口气。如今这件事过去那么久,别再翻出来了,就让两家都过过太平的日子吧。”

男人盯看眼对面的妻子,“你把思念带好就行了,有些话,我也就是说说而已。”

女人点头,是啊,说说而已,希望他只是说说。

穆家。

大晚上的,苏晨准备上楼休息,就看见曹管家从外面进来。

“太太,家有访客。”

“谁啊?这么晚了。”

曹管家朝苏晨看了看。“是大少奶奶的父母。”

“我爸妈?”苏晨一惊,“这么晚了,他们……”

“那赶紧请进来啊,”穆太太赶忙起身,“我去迎一迎,晨晨,你跟我一道去吧?”

苏晨下意识用手捂住脖子,“妈,我上楼换件衣服。”

穆太太立马明白过来,“好。”

穆成钧在沙发上坐着,看到苏晨上了楼,穆太太走向门口。

只有他,他干巴巴坐在原地。

不出一会,穆太太带着两人进来,“怎么晚上过来了?白天我们都在家,应该让司机过去接你们的。”

苏妈妈手里提着不少东西,曹管家适时接过手,苏晨爸妈一路来到客厅内,苏妈妈朝四周看眼。“我也想白天过来,但晨晨说这几天都有事,好像还说什么晚上要去哪里哪里吃饭,我心想着这个时间,她总该在家了。主要是我托人买的东西送到家了,都是些吃的,怕坏了……”

“你们以后想过来,直接给司机打个电话好了。”

“不,不用,晨晨爸能开车,我们过来也方便的。”

穆太太来到沙发前,见穆成钧坐着,她上前几步,不着痕迹轻拍下穆成钧的肩膀。男人回过神来,站起身,却不知道该怎么打招呼。

苏晨也正从楼上下来,她快步走着,听到穆太太说道,“成钧,愣着干什么,喊人啊。”

穆成钧嘴角处牵动下,刚要开口,就听到穆太太继续道,“喊爸妈。”

他喉间轻滚动下,叔叔和阿姨的称呼被吞咽回去,他有些惊愕地看向穆太太,那副神情就跟撞见鬼似的。

“苏晨喊我一声妈,你不得喊回去?”

穆成钧看到苏晨正在走来,他脸色有些尴尬,苏妈妈笑眯眯地盯着他看。“没事,没事,年轻人不喜欢喊也是正常的。”

“这可不对,”穆太太坚持,“我们家的孩子从小就教育了,出门不能没嘴,看见长辈也不能没嘴,是吧?嘴巴长着,不光光是用来吃饭的。”

苏晨来到了苏妈妈身边,亲昵地挽住她的手。

“妈。”

“妈——”

苏晨和穆成钧异口同声,苏晨掩饰不住吃惊,看了对面的男人一眼,穆成钧赶紧将视线别开。

“还有一个没叫呢。”穆太太催促。

穆成钧感觉所有的人都在盯着他看,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,穆太太当着一屋子人的面,让他跟每个长辈都打过招呼,他有些不情愿,但又觉得应该叫一声。

“爸。”

苏妈妈和苏爸爸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,穆太太撇开穆成钧不再管他,她亲切地招呼着客人,“来,坐,坐。”

“好,谢谢。”

苏妈妈拉过苏晨的手,“小薯片睡了吗?”

“睡了,一会带您上楼看看。”

“好,”苏妈妈笑着,注意到苏晨穿了件半高领的上衣,脖子里居然还系了条浅色的丝巾,“晨晨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苏晨知道她这样子太怪异了,妈妈看见了总是要问的,“我怕凉,家里冷气开得受不了……”

穆成钧在对面的沙发上坐着,听见这话,眼帘轻抬下。

“还好啊,这温度挺舒服的,”苏妈妈说着,似乎看到了些许端倪,苏晨脖子里尽管系了丝巾,可隐约能看到条红色的痕迹。“晨晨,你没事吧?”

“没事,真的没事,妈,您怎么大晚上地过来了?”

“我想看看你,看看小薯片。”

苏晨想将这个话题彻底扯开,“那我带您上去。”

“不用了,太晚了,打扰到孩子睡觉不好,我改天还可以再来。”

苏妈妈的目光一瞬不瞬盯着苏晨的脖子,她做不到视而不见,也做不到糊里糊涂。她伸手将苏晨的丝巾拉开,脖子里的那道伤痕还未恢复好,呈现出一道触目惊心的暗紫色,苏妈妈怔怔看着,有些吃惊,“你这伤……”

苏爸爸的视线也望了过去,同样大吃一惊。

苏晨下意识用手捂住脖子,穆太太知道这事很难瞒得住,她看了眼自己的儿子,想要出来说句话。

苏妈妈唇瓣微颤,“晨晨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穆成钧双手交握,人是他打的,不可能到了这个时候他却不敢承认。

男人斟酌着应该如何开口,直接开门见山吗?作为父母,恐怕谁都受不了自己的女儿无辜挨打,穆成钧张了张嘴,“我……”

“没事,”苏晨的声音盖过了他的,“已经好多了。”

“你好好地在家带着小薯片,怎么会有这样的伤?”苏妈妈不解,心里又气,这明显是被人打的,而在这个家里面,能打她的恐怕也就只有……

苏妈妈的视线落向对面的穆成钧,她心里一紧,拉过了苏晨的手,“晨晨,你说,是被谁打的?”

穆成钧接过了话,“我。”

苏妈妈脸色微变,苏爸爸的表情也凝重下去,穆太太坐在旁边没说话,苏晨看到苏妈妈的手在抖,气得话也说不出来,她赶紧握住苏妈妈的手掌,“确实是因为他被打的。”

苏妈妈听着女儿的话,似乎还有别的意思,“到底是他打的,还是因为他被打?”

“妈,您觉得成钧像不像是会动手的人?”

她这话一问出口,穆成钧抬头冲她看了看,穆太太张望下四周,有些如坐针毡,可谁让穆成钧是她生出来的呢?这个时候,承认了不好,不承认也不好,就看苏晨怎么说了。

苏妈妈倒是有些被问住了,她和穆成钧接触的时间不多,可苏晨怀孕期间,她看着穆成钧挺好的,虽然整个人冷冰冰,但不至于会动手打人。

苏妈妈摇下头,“我看着不像,再说穆家的家教这么好,怎么可能随手打人呢?况且我看成钧温文尔雅,是不是有误会?”

苏晨听到温文尔雅四字,简直是被这个形容词给雷到了。穆成钧就算不动手打人的时候,也跟温文尔雅扯不上关系吧?还是苏妈妈只会这个形容词,以为这就是笼统的夸人的成语?

穆成钧听了这话,嘴角搐动下,他不知道应该是觉得开心呢,还是应该觉得脸上发烫?

什么时候,他倒是和温柔扯上关系了?

穆太太听苏妈妈这样讲,那是在夸他儿子啊,自然是高兴的,“对对,亲家母说的没错,我家两个儿子啊,也就老二野一点,老大从小就稳重,办事力强,是个绅士呢。”

穆成钧的脸埋了下去,实在听不下去了。

苏晨也觉得好笑,但脸上还不能表露出什么。

苏妈妈的注意力再度落向苏晨,“晨晨,你快说,你的伤究竟是哪里来的?”

“妈,我那天出门遇上了两个不讲理的女人,是被她们打的。”

“为什么啊?”苏妈妈更加不解,“你认识吗?凭什么打你?”

“我不认识,但她们认识成钧。”

苏妈妈的视线落向穆成钧,心里其实已经有些明白了,但嘴上却继续问道。“认识成钧,凭什么来打你?还把你打成这样?”

“总会有人觉得我飞上枝头变凤凰,也总会有人心有不甘。”

穆太太看了眼苏晨,心里被牵动下,苏妈妈却是鼻子一酸,“打回去了吗?”

穆太太赶紧接过口,“成钧也给她们好看了,把她们家都给烧了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