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8他的私生活,很乱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苏晨不知道穆太太说得是真的还是假的,苏妈妈听着倒是一惊。“烧……烧了家?”

“是啊,我也说过成钧了,太冲动,但当时他在气头上,没能忍住。”

苏妈妈朝苏晨看眼,苏晨勾了勾嘴角。“妈,您现在还觉得他温文尔雅吗?”

“那对方打了你,成钧这是在给你出气,不管他做了什么事,都是为了你。”

看看,这话题转一圈下来,打人的倒是变成救人的了。

“亲家,你放心,我今天就跟你保证下,以后晨晨在穆家不会受一点点委屈,我会把她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疼爱。”

苏妈妈听到这些话,自然是高兴的,“我就这么个女儿,其实不奢望她能大富大贵,就希望她有个像样的家,能过上些开心的日子就好了。”

“一定,一定的,”穆太太这时候必须站出来说话,“有个好消息还没跟你们说,成钧跟晨晨求婚了。”

“是吗?”苏妈妈还真来了兴致。“太好了,什么时候的事啊?”

“晨晨戒指都收下了。”

苏晨没想到话题转变地这么快,她刚要否认,苏妈妈的目光就对上了她,眼里充满了笑意,“晨晨,你怎么不跟我们说呢?”

“他那个戒指……”

“这样就好了,我们也能放心了。”

“是啊,”穆太太接过话语,“我想让他们在年底之前把婚礼办了,这样过年的时候,你们再把成钧带去走走亲戚,这日子我想想就觉得好啊。”

“是啊,是啊。”苏妈妈将丝巾给苏晨重新围上,“以后遇到那种人,实在不行,你就躲着点。”

苏晨点下头,苏妈妈尽管心疼,可穆成钧也算替苏晨出气了,再说人又不是穆成钧打的,她总不能一直挂着个脸。

苏妈妈跟苏爸爸坐了会,就起身准备告辞,说是晚了,也不上楼去看小薯片了。

苏晨和穆成钧将他们送出穆家,回来的时候,穆成钧跟在苏晨身侧,“为什么不跟你爸妈直说?”

“当然不能说,现在他们是开开心心地走,我要说了,他们回去还能睡得着吗?”

男人视线睇过苏晨的脖子,“但终究是我动的手,你替我隐瞒,是不是……”

“我不想让他们操心,就这么简单,再说就算我爸妈知道了又能怎样呢?没人可以拿你怎样。”苏晨说完这话,快步朝屋内走去。

穆成钧站在原地,苏晨不想跟他有过多地接触,所以除了在别人面前的正常交谈之外,背地里,她能不说话还是不想说话。

男人走进屋内的时候,穆太太还未上楼,看到穆成钧过来,她轻招下手。“成钧。”

穆成钧上前几步。

“愣着干什么?坐啊。”

穆成钧似有心思,坐定下来,穆太太看眼楼梯口,苏晨早就上楼了,“你看看,晨晨还是护着你的。”

“她说了,她是为了不想让她爸妈难受。”

“她当然会这样说,可在你承认的时候,她至少抢先了一步,把这件事情给摁下去了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老大,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

穆成钧看了眼旁边的穆太太,“妈,您又这样问,我没什么想法。”

“你多带苏晨出去转转吧,适当的应酬,把她带着,让她自己习惯起这个身份,她渐渐习惯了,也就渐渐能接受了。当然,如果你不想跟她过的话,你可以不必听我的。”

穆成钧觉得有些事情进展的太快了,他把苏晨接回穆家才不过多久?接回来的时候,真是迫不得已,而且还气恼于她的算计,怎么才几天功夫过去,每个人都在催着让他们在一起,甚至还在商量着如何操办婚礼?

穆成钧感觉都快有些跟不上节奏,他的初衷是想找个机会将苏晨赶出去,即便……即便现在没想着把她赶走,但也不至于非着急着要娶她吧?

男人没有勃然大怒,只是有些不解,甚至可以说,是有些懵。

“成钧,你也应该能察觉的出来,晨晨这个孩子,她挺好的……”

穆成钧有些头疼,“她刚生过孩子不久,没什么应酬好参加的。”

男人说着,站起身来,穆太太赶忙又说道。“正因为外人还不知道小薯片的事情,你才应该赶在百日宴前,带着苏晨多露露面。”

“就她这样,有什么好露面的?”

“瞧你这话说的……”

“不是吗,脖子里还有伤,我带着她招摇过市,是想每个人都知道我动手打人了吗?”穆成钧走出去两步,回头冲穆太太说道,“妈,我说了,有些事不着急,您让劲琛先结婚就是了,我真没想过再婚,这样过也挺好的……”

“好什么好?没名没分,传出去的话始终被人瞧不上……”

“好了,”穆成钧打断她的话,“妈,您早点休息吧,我也上楼了。”

“让你带苏晨出去应酬下而已……”

“就不带,她那小家子样,登不上台面,给我丢脸。”

“成钧!”

穆成钧没再说什么,抬起脚步上了楼。来到三楼,他看到月嫂从苏晨的卧室出来,穆成钧上前几步。

“穆先生。”

“小薯片睡了?”

“没睡呢,刚醒,这会来精神了。”

穆成钧闻言,大步朝着卧室走去,苏晨抱了孩子坐在床沿,正在给他喂奶。

穆成钧上前,站定在苏晨跟前,她侧过身,似乎不想给他看,穆成钧的视线从她小脸处往下,滑过她的胸前,然后到她的腰。苏晨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,她抬头攫住男人的视线,希望他会心虚,至少要将目光别开吧,可男人却是一脸的坦荡,眼珠子动都没动。

苏晨拧眉,“看什么看?”

“你的胸,具体有多大?”

苏晨脸色唰的变了,想要将衣服遮好,可小薯片显然还饿着肚子呢,他不情愿地哼哧两下,小手在她胸口处抓着,苏晨见状,只好抱着孩子坐向另一侧。

穆成钧的视线随后落向她的腰际,苏晨怀孕的时候也没胖出来,生完孩子,他看她身材也还是那样,腰上没有多余的赘肉,就是胸大了些,手跟腿仍旧纤细……

穆成钧还在端详着,苏晨回头看他,她真是浑身都不自在起来。“时间不早了。”

她又用这样的理由来赶他走,尽管苏晨知道没什么用,但至少也该让穆成钧知道,她在不耐烦。没想到穆成钧今天却是很配合,他转身就走了出去,走到房间外面,甚至还替她将房门关上了,这倒是出乎苏晨的预料。

第二天,穆成钧一早出去了,上午时分,苏晨陪着穆太太在客厅坐会。

曹管家从外面走进来,“大少奶奶,有您的包裹。”

“我?”

“是。”

苏晨站起身来,曹管家将送包裹的人带进来,那人手里捧着个方方正正的礼盒箱,上面用绸缎别得精致极了,还插了一朵玫瑰花在上面。

苏晨面露疑惑,“我没买什么东西啊。”

再说,又有几个人知道她住在穆家呢?

穆太太跟着起身,眼见苏晨上前,她忙拦在了苏晨跟前,“等等。”

凌母前不久才来闹事,还差点毁了苏晨的脸,谁知道这里面又放了什么呢?苏晨如今住在穆家,多少双眼睛都是虎视眈眈盯着她的,穆太太让苏晨坐回去,她装作冷静地看向那人,“是谁让送来的?”

“他说苏小姐看了,自然会明白的。”

“不明不白的包裹,我们是不会要的,你拿回去吧。”

“这……”对方很是为难。

穆太太朝曹管家指了指,“这里面要端了个炸弹怎么办?以后再有这种事,别直接带进来,至少要让门口的保安先排查一遍。”

“是。”曹管家闻言,冲着那名小伙子说道。“你先出去吧。”

“这不行啊,说好了要亲手送到苏小姐手里的……”

曹管家推着他的肩膀,“我们大少奶奶没要这些东西,快走吧。”

小伙子硬是被赶到了门外去,没办法,他只能给订货的人打了个电话。

穆太太神色有些凝重,“晨晨,你看过新闻吗?有些人受到恐吓,家里会收到那种乱七八糟的包裹,里面放了可怕的布偶啊,或者残缺的……”

叮铃铃——

客厅内的座机猛地响起,就在穆太太的身边,她收起话语,略有不安地摘起话筒,“喂?”

“妈。”电话里传来穆成钧的声音,“我让人过来送样东西,您怎么把人赶走了?”

“什么……噢,”穆太太反应过来,“你安排的?”

“嗯。”

“什么东西啊。”

穆成钧在电话里言简意赅说道,“您别问了,只管让他将东西放在这就好。”

“好,那你怎么事先不跟我说声?还搞什么惊喜呢。”穆太太说着,将通话挂断,跟旁边的曹管家说道,“把那个小伙子请进来吧,是个误会。”

“是。”

苏晨完全被蒙在鼓里,眼见那个小伙子捧着东西又进来了,他上前几步,将礼盒箱放到桌上。

“苏小姐,您签收下。”

苏晨犹豫地伸出手,拿了纸和笔,签下自己的名字。

小伙子转身离开,穆太太端详着那个箱子,没看出什么不对劲。“晨晨,打开来看看。”

“好。”

苏晨起身,小心翼翼将上面的绸缎解开,打开礼箱盒,映入眼帘的是铺了整整一层的玫瑰花,苏晨有些吃惊,穆太太看到两边有卡扣,她轻轻将上层打开,往外一提,新鲜的花朵下面,放了件衣服。

苏晨看到有个红色的小本,她拿出来看眼,上面写着风盛慈善晚会。

穆太太立马明白过来,这是穆成钧送的,意思是让苏晨跟他一起出席……

可是不对啊,是谁昨晚信誓旦旦说着就是不带她的?还说她上不了台面,会给他丢脸?敢情这是当面一套背面一套啊。

苏晨将衣服拿了出来,是件旗袍,领子处做得服帖精致,穆太太看了眼,“倒是有心,这样,你脖子里的伤就看不到了。”

“妈,这是什么意思啊?”

“你看邀请函就是了,这是让你一道过去。”

“这衣服是成钧送的?”

穆太太轻笑,“除了他,还能有谁?”

“我不去,”苏晨将衣服叠好,放回了箱子内,“我不适合出席这种场面,我也不喜欢,再说……我还要在家带小薯片。”

看着苏晨拒绝的这样干脆,穆太太就明白穆成钧为什么自己不出面,而是让人直接将衣服送到家里来了。

如果换成穆成钧直接要求,估计会被拒绝得更加惨,到时候,他就面子和里子都不剩了。

可如今这烂摊子,等于是丢给穆太太了,毕竟主意是她出的,她怎么着都要说动苏晨才是。

“晨晨,不过是个晚会罢了,你过去,就当玩玩。”

“不了,我从来没有出席过那种场合,而且……我是真的不喜欢,也不适合。”苏晨说着,就要起身。

穆太太见状,赶紧开口,“这晚会不一样,是做慈善的,拍卖得来的东西其实不值钱,都是些小朋友的字和画什么的,但拍到的善款都会捐出去,是筹备希望小学用的。晨晨,你刚进穆家,可能还不懂我们的规矩,凡是穆家的媳妇,在生了孩子之后,都要参加几场慈善晚宴,亲自落定拍卖,用老话讲,就是积德行善,你这是给小薯片积德。”

苏晨没想到穆家还能有这样的规矩,“成钧自己去不就行了吗?多拍个两幅画,心意到了就成。”

“那不一样,历来这种事情,都是要两人一起参加的。我刚生成钧的时候,也捐了不少东西,这是祖上传下来的规矩。”

苏晨有些为难,她根本不适合那种场合,去了,也只会别扭不是吗?

但是穆太太的话都摆在这了,她再拒绝,就显得好像没在替小薯片考虑一样。

“晨晨,有成钧陪着你,不用怕。”

苏晨勉强地点下头,“但是邀请函上说了今天,我怕来不及吧。”

“你先上楼试试衣服,别的不用操心,到时候成钧会来接你的。”

苏晨别扭地拿着那件衣服,穆太太看了眼桌上的玫瑰花,“曹管家,待会找个花瓶,将成钧送给晨晨的花装起来。”

“是。”

苏晨听着这话,不由说了句。“这应该是店里包装的吧……”

要不然的话,穆成钧送她玫瑰花做什么?

穆太太失笑,“这家店的旗袍,我做了不下十件了,每次我去拿的时候,怎么一朵花瓣都不给我?”

曹管家也笑了起来,苏晨抱起那个礼盒箱,“妈,我先上楼了。”

“好,去吧。”

眼见她上了楼,曹管家问道,“太太,穆家何时有过那样的规矩?”

穆太太站起身来,神清气爽。“从今天开始有的。”

“这规矩确实挺好。”

傍晚时分,穆成钧从外面回来,进了屋,看到穆太太在客厅内坐着。“妈。”

“回来了。”

男人径自往楼上走,穆太太喊了他一声,“时间不早了,带着晨晨赶紧去吧。”

穆成钧脚步猛地收住,回头看向穆太太,“她要去?”

“你衣服都送了,她为什么不去?再说,不是你邀请的吗?”

“我以为她不会感兴趣。”

“有我在,我能说得动她。”

穆成钧将信将疑,抬起步子继续上去,来到苏晨的房间跟前,穆成钧走了进去,偌大的床上放着那件旗袍,苏晨看到他进来,一语不发。

穆成钧试探出声,“可以走了吗?”

“家里真有那样的规矩?”

“嗯?”

“妈说的那个规矩。”

穆成钧也不知道穆太太胡诌了什么话,但他向来聪明,面上从容自若,“嗯。”

苏晨很明显叹口气,“是现在就要走吗?”

“是。”

“那我换上衣服。”

“好,换上衣服跟我走,我带你去弄头发和妆容,那边有现成的鞋子,可以配一双。”

苏晨朝他看看,穆成钧站着没动。

“我换衣服。”

“好。”穆成钧长腿动了下,往外走去。

苏晨方才试过,旗袍很合身,生了小薯片后,她的胸围涨了一圈,她以为衣服不会合身,没想到却是刚刚好。

外面传来敲门声,“好了吗?”

“好了。”

穆成钧推门进来,看到苏晨的样子,他嘴角不由展开。“很好看。”

“走吧。”

“等等,首饰呢。”

“在抽屉里。”

苏晨走到梳妆镜跟前,她坐了下来,将抽屉拉开,从里面拿出了首饰盒。穆成钧接过手,将盒子打开,拿出了项链,苏晨回头看向他,“我自己来就好。”

“我没多余的时间等你,别矫情。”

苏晨端端正正坐好,穆成钧将项链给她戴上,他方才装得特别好,穆成钧见过的美女太多太多了,他以为看到苏晨,他不会再有丝毫的惊艳。他只是淡淡说了句很好看,可是苏晨确实适合穿旗袍,要不是怕她不肯跟他出去,穆成钧真想一个兽性大发,直接将她扑倒在大床上。

他目光肆无忌惮起来,苏晨也感觉到了,“好了吗?”

穆成钧双手握向苏晨的肩膀,抚摸着,她从他手中挣开,“走吧。”

“等等,还有手链。”

戴好了手链,穆成钧目光落向苏晨,“戒指呢?”

“戴戒指做什么?”

她想要往前走,穆成钧却拦在她跟前不动,苏晨被困在了梳妆镜跟前,穆成钧嗓音醇厚低沉,“把戒指拿出来。”

“你让我戴上戒指,再跟着你出去,你觉得别人会怎么想?”

“怎么想?”穆成钧径自拉开抽屉,看到了放戒指的盒子,他将它从里面拿出来,“儿子都给我生了,你还怕别人的眼光不成?”

穆成钧将戒指取出,一把拉起苏晨的手掌,“他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,到时候小薯片的百日宴一过,东城所有的人都会知道,你还想瞒着谁不成?”

“我是替你考虑,穆先生风流倜傥,单身的身份应该最有利于你吧?”

穆成钧将戒指套进她的无名指内,苏晨目光望过去,穆成钧将她的手掌握起来。“老实告诉我,拿到戒指的时候,有没有偷偷戴过。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真没有?”

“我让你拿回去的。”

穆成钧握住苏晨的手掌,他的手指一点点挪开,苏晨看到那枚戒指已经戴进了自己的指端。男人轻笑,“看看,刚刚好。”

“我不觉得,明显大了。”

“是吗?”穆成钧握着戒指,“一看就是刚刚好。”

“不是要出门吗?还不走。”苏晨忍不住催促。

穆成钧伸出右手攫住苏晨的下巴,将她的小脸抬了下,目光在她脖子处扫了两眼,“果然看不见伤痕了。”

苏晨想将他的手拉开,穆成钧垂首盯着她看,忽然欺近上前,薄唇落在她的唇瓣上,苏晨倒吸口冷气,“你!”

穆成钧松手,他方才一时没忍住,眼瞅着苏晨眼里有了恼意,这个节骨眼上,他可不能让她耍脾气不去了。穆成钧推着苏晨的肩膀,“走,来不及了,赶紧。”

“我不去了……”

穆成钧无视她的话,她挣扎着不肯走,男人干脆伸出手臂揽住她的肩膀,将她强行带出去。

苏晨做完了头发,画好了妆,设计师给她找了双鞋子。

苏晨穿着走出来,很不舒服,整个人都在摇晃,设计师满脸的骄傲,“穆先生,您瞧瞧,是不是美得不可方物?”

穆成钧抬头睨了眼,他其实从未见过苏晨化妆的样子,以前在公司,她那个自己倒腾的淡妆根本就不叫化妆。穆成钧合起手里的杂志,“美得不可方物倒没觉得,就是感觉换了张脸,现在这样还能看看。”

苏晨白了眼,整个人都在晃,穆成钧看在眼里,目光随之落到她的脚上。

“这是踩了根钢筋吗?”

设计师没听明白,“这高跟鞋搭配旗袍,绝对是最有气质的。”

穆成钧摇头,“换了吧。”

“穆先生,这高度绝对是可以的,女人哪个不爱高跟鞋呢,是不是?”

“她刚生过孩子,还是身体要紧,换双舒服点的。”

设计师一脸吃惊地看向苏晨,苏晨也没想到穆成钧逮着个人就能说她生过孩子啊。外人不会知道她和穆成钧的关系,这穆成钧身边的女人多了去了,怎么这会找了个生过娃的?

等等……

设计师觉得不对,他不由看向穆成钧,难不成……是他们有孩子了?

他虽然八卦的要死,但也不敢问,只能按着穆成钧的吩咐,给苏晨去重新找鞋。

活动现场,有人早早就到了。

第一排的座位上,坐着一名中年男子,旁边带了个小女孩。

小女孩端端正正地坐着,半晌后抬头看向男人,“爸爸,一会拍卖,会拍到我的作品吗?”

“会的,”男人抬起手掌,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,“会有你画的画。”

“太好了。”

后面也有拿了邀请函的人一一坐定,“还有半小时才开场。”

“是啊,来早了。”“正好,看看热闹,也见见今天都有什么人过来。”

苏晨挽着穆成钧进来的时候,感觉到一束束目光射了过来,有吃惊、有震撼、有不解……

她就说她不习惯这样的场合,也不习惯别人的这些目光。

穆成钧带着她来到位子跟前,苏晨坐了下来,“是不是来早了?”

“还好,马上就开始。”

苏晨看眼四周,穆成钧的手落在她肩膀上,“我出去打个电话,一会回来。”

“噢。”

男人起身,想了想后,弯腰冲苏晨说道,“要是有人跟你搭讪,你不要搭理。”

“好。”

穆成钧大步出去,苏晨端坐着,听见各种各样的说话声传到耳朵里。

“穆先生怎么带了个女人过来?”

“是啊,他可没什么固定的女伴……”

“凌家的那个凌时吟……还没找到吧?”

苏晨当做没听见,若是能捂上耳朵的话,一定更好。

坐在第一排的中年男子拍了下女儿的脑袋,让她自己去玩,等到孩子跑出去老远后,男人回头跟身后的人说道,“提起穆成钧,五个字来形容最恰当不过了。”

“哪五个字?”有人好奇问道。

苏晨听到一声‘私生活糜乱’传到了她的耳朵里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