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0我要搬回房间跟你睡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辛世勋着急安抚着小女孩。“思念,没事,没事,我相信跟你没关系,别激动……”

“爸爸……”女孩痛哭,可是心口难受地厉害,她喘着气说道,“我,真的不关我的事……”

“好,不关你的事。”

穆成钧冷眼看着,苏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,在这件事上,她没有承认,更没有同女孩对质,她心想着她是个孩子,如果她跟她计较过深,别人会以为她揪着个孩子过不去。

不远处坐满了人,听到这边的动静,有人走了过来。

许情深扭头看了眼,下意识要起身,“是不是出事了?”

蒋远周见状,一把拉住她的手腕,“你管这么多做什么?”

“那边怎么回事啊?”旁边桌上也有人在问。

“好像是有个小女孩心脏病发作了……”

“天哪!”

许情深耳朵里跑进了这么几句,她推开蒋远周的手,“听到了吗?有人心脏病发了。”

“我方才都看见了,那边争执好一会了,”蒋远周拿起桌上的风车,“小姑娘自己撞了人,不过就是个茶杯罢了,为了不想担责任,把事情闹得这么大,我今后可不能教出这样的闺女。”

“不管怎样,现在人躺在地上,不能不管。”许情深说着,站了起来,东西也不拿了,包也不顾了。蒋远周摇下头,起身替她拿了包后追上前。

穆成钧脸色十分难看,在他看来,辛家的人就是在装,连教出来的小女孩都这样有心机。

“心脏病发是吗?要不要我给你叫救护车?”

这种时候,穆成钧随意的一句话,不管是好意还是坏意,都能可能会刺激到对方。再说穆成钧的话里面明显有刺,苏晨也不知道他今晚为什么就是不肯退让,一个孩子而已,真不用跟她计较这么多。

许情深快步上前,她穿着高跟鞋,到了人群中,她想要蹲下身来,但是不方便,许情深甩掉了鞋子,光着脚直接跪到地上。

“来,我来看看。”

“蒋太太?”

“我是医生。”

原本围在边上的人看到蒋远周过来,自动让开,男人走进去两步,看见许情深蹲着,正在跟小女孩说话。

“哪里不舒服?”

“她心脏不怎么好。”

许情深凑近后看了眼小女孩的脸,给她做了基本的检查,“平时有在吃药吗?”

“吃过,但也不是天天吃,最近身体状况不错,所以停了。”

许情深看眼辛世勋,然后冲边上围观的众人说道。“大家都散了吧,本来呼吸就不畅快,没什么好看的,散了吧。”

许情深做惯了医生,说话自然是怎么直白怎么来的,“她平时有过这样的情况吗?一个月几次?”

“激动的时候会心跳加快,再严重点就是和现在一样……”

“我已经让人喊了救护车,这边距离星港很近,过去检查下吧。”

女孩听到这,一把抓住辛世勋的手臂,“爸爸,我想回家,我不想去医院。”

“听话,你这样我怎么能放心?”

“我真的不想去。”

许情深端详着女孩的脸,她神色焦急,似乎很怕去医院。

边上有人在问,“刚才这边在争什么呢?”

“好像是为了个杯子……”

辛世勋抱着女孩,一边还在安慰她,“杯子的事情没人怪你,也不是你的错。”

许情深看了眼时间,“救护车应该快到了。”

“不,我不要去医院。”女孩坚决。

旁边总有好事者喜欢插话,“不就是个杯子吗?又不值几个钱,彼此让一步就是了,跟个孩子计较什么。”

苏晨小心翼翼看眼穆成钧的脸,生怕他的脾气又上来,别人会这样说,她一点也不觉得奇怪,是啊,对方是个几岁的孩子,外人眼里恐怕是不关心真假的,就只会觉得他们小题大做。

许情深将视线定定地落到小女孩脸上,“你身体不好,别激动了,大家都在劝你,一个杯子,摔了就摔了。”

“我没把事情做好,但真的是那个姐姐撞了我。”

许情深眉头轻拧。“好了,好了,休息会。”

“呜呜呜,”小女孩抬头,看到大家的目光都在看她,她紧张地捏紧手掌。“我知道姐姐也是不小心的。”

“方才你端着茶杯往这边走的时候,我都看到了,”许情深目光直勾勾盯着小女孩,“我看见是怎么撞上的,所以别再哭了,待会去医院做个检查,好吗?”

小女孩嘴角颤抖下,没敢再继续哭闹,她生怕许情深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指出来她撒了谎。

辛世勋看了眼跟前的女人,她是蒋太太,所以她说出来的话,恐怕没人敢质疑。

许情深站起身,蒋远周上前步,女人挽住了他的手臂,然后抬起脚穿上了自己甩在旁边的高跟鞋。

蒋远周视线轻抬,正好跟穆成钧碰上,穆成钧冲他点下头。

辛世勋弯腰抱起女孩,“思念,好些了吗?”

“好多了。”

穆成钧伸手握住苏晨的手,“我们走。”

她跟着他快步出去,两人到了车上,穆成钧让司机开车。

车内打了冷气,穆成钧单手撑着前额,苏晨朝他看了眼,“你怎么了?”

男人摇头不语。

苏晨手包里响起了铃声,她拿出手机后看眼来电显示,是穆太太打来的。

苏晨接通后,穆太太问了句什么时候回来,苏晨压低嗓音道,“我们已经在车上了。”

“好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“嗯。”苏晨挂断通话,将手机放回包内,她手指碰到了里面的画纸,苏晨将纸抽出来展开。这是她拍来的,上面还有小女孩的名字,辛思念,是思念姐姐的意思吧?

穆成钧听到动静,看了一眼,他似乎是被画里面的人物给刺激到了,男人忽然伸出手将画抢了过来,苏晨刚要开口,就看见穆成钧将这幅画随手给撕烂了。

“不要……”

男人落下车窗,将撕碎的纸丢出去。

他神色冷峻,看着有些吓人,拍卖的物品都没有裱起来,直接就是一张纸,所以轻轻松松就被吹散了。

“穆成钧,你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。”

“谁都看得出来你有事,”苏晨坐在边上,握紧手里的包,“为个小孩子生气吗?其实我当时应该是背对着你的,你也没看到究竟是我撞了她,还是她撞了我。”

“当然是她自己撞了你。”

苏晨侧首看他,“为什么呢?”

“没有什么为什么,我认定不是你做的。”

苏晨失笑,“你这说法也有些牵强。”

这在苏晨看来,虽然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,但至少穆成钧的相信,令她觉得很舒服。“其实我们自己心知肚明就好。”

“我不想让你受委屈……”穆成钧脱口而出。

苏晨眼里跳跃着惊讶。“什么?”

穆成钧意识到自己嘴巴吐露得也太快了,他想要收一收,但是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,他尴尬地握了下手指。“我说你傻,没必要因为她是孩子就让着她,别人的指责和不屑落到你身上的时候,你觉得很爽是吗?”

“干嘛曲解我的意思?”

“谁曲解你,你就是这个意思,浑身没有一点机灵劲,真想带你去医院检查检查,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傻病。”

好好的说话,这怎么还上升到人身攻击了?“你才傻呢。”

苏晨气恼,“画也被你撕了,人也被你说了,你舒坦了吧?气消了吧?”

“消不了,”穆成钧心口确实还是堵着的,“我当时应该好好教育她一番,做人不能这样。”

“你还真较劲。”

穆成钧看向身边的苏晨,“是,她是还小,但她说的话却让别人相信了,这就对你造成了伤害。如果不是我在场,你可以试试,你早就被别人的唾沫星子给淹死了。”

“嘴巴长在别人身上,让他们去说吧。”

“但我不想听到……”穆成钧话语咻地收住,想要说一些其它的话来掩饰他这话中的深意,他怕苏晨听出来了,“说你就是说我,我是个极度要面子的人。”

苏晨对上他的视线,“说我就是说我啊,怎么会成了说你?”

“……”

穆成钧想了想,“你是我带出去的。”

“说不定人家都以为我是你秘书,就是陪你出席一下而已,你要不说的话,没人知道我们的关系。”

穆成钧冷哼声,“我不会随意带秘书出去的,我的秘书只有两种,一种是工作能力强的,你根本排不上,还有一种是……”

他向来口无遮拦,苏晨也早该习惯,只是听着男人这样说,她心口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好像又有了些牵痛感。穆成钧注意到她的神色,他削薄的嘴唇紧抿了下,“我其实想说的是,我不想看你被冤枉。”

“噢。”苏晨淡淡应声。

穆成钧看眼窗外,他的巧舌如簧在面对苏晨时,就成了舌头打结,男人手指在太阳穴处按着,车内的空间好像越来越狭仄,彼此不说话,就显得更加闷了。

“反正我们的孩子,不能教育成那样,是不是?”穆成钧问道。

苏晨嗯了声,不过小薯片才满月,现在讨论这个好像还早。

“你热吗?”穆成钧尽力在将话题扯开。

“你热?车里不是有冷气吗?”

男人有些没话说了,“我只是看你的衣服领子高,所以问你一句。”

苏晨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处,没有再接话。

救护车很快赶到现场,将小女孩和辛世勋接走了。

许情深跟蒋远周也准备回去,两人来到停车场,司机替蒋远周打开车门,他拉过许情深的手,让她先坐进去。

待司机发动引擎后,蒋远周这才开口,“刚才怎么不拆穿她?”

“跟个孩子争长短吗?没必要。”许情深其实能理解孩子的做法。“我觉得在她平时的生活中,尽管吃穿不愁,可心灵上却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慰藉,她很没有安全感,所以才要时时刻刻表现自己。她主动给人倒水,无非就是想听大人夸她一句懂事,这样的话,爸爸妈妈就会开心。”

“但是这样的孩子,自己能开心吗?”

“她是太想得到爱了,所以但凡做错了一点事情,她不敢承担,她只能推到别人身上,她怕父母知道她做了错事,会对她有所失望。”

蒋远周看向脚边放着的风车,有些感慨,“我不会让我的儿子和女儿这样,太累。”

许情深将脑袋靠向蒋远周的肩膀,“是啊,太累。”

穆成钧的车子很快开回穆家,下了车,两人一前一后往屋里走去。

穆太太的视线从电视屏幕上挪开,“成钧,晨晨,你们回来了。”

“妈,我先上楼。”

“这么着急做什么?”

穆成钧径自朝着楼上走去,穆太太将苏晨唤到身边,“闹不愉快了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好好的怎么又板着张脸?”

苏晨嘴角轻掀,“他不肯笑也是正常的。”

“今晚拍到了什么?给我看看。”

苏晨就知道穆太太会问起,只是她这会拿不出东西来,“拍了一张画,不过画被成钧给撕了。”

“撕了?这又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他今晚挺反常的,画是一个小姑娘画的,我上台后,成钧也上来了,之后的一段时间他都挺不对劲的。”

穆太太闻言,面色有些凝重,“画被拍下来了,然后又被撕了?”

“是。”

“画画的小姑娘叫什么名字?”

苏晨记得很清楚。“辛思念。”

“辛?哪个辛?”

“辛追的辛。”

穆太太很明显倒抽口冷气,“还有别的事发生吗?”

“有是有,但也只是小事。”

穆太太沉默半晌,“晨晨,成钧受伤的事你也知道了,我很庆幸你没有就此离开。”

“妈,您怎么突然说起这些?”

穆太太想要告诉她辛家和穆家的事,但是话到嘴边,又被她吞咽回去了。算了,那件事说好谁都不许再提,多一个人知道只会多一分向外透露出去的危险。再说穆成钧那么骄傲,一些细节……他是不会想要被苏晨知道的。“晨晨,成钧会变好的,给他点时间。”

苏晨双手交握,穆成钧上去后,其实就站在楼梯口,听到穆太太这样说,他往下走了两步,只是隐在转角处,别人不注意的话也看不到他。

他有些好奇,苏晨会怎么回答。

一个人的改变,是需要时间的,穆成钧觉得他现在挺好的,至少,他每晚都回来。不,不止这样,他现在都是能早回来就早回来,他想,苏晨应该也都看在眼里吧?

苏晨还能怎么说,当然只能敷衍了。“嗯。”

“晨晨,你没生小薯片之前,其实是喜欢男孩还是女孩?”

苏晨看向穆太太,穆太太径自开口道,“我生完老大之后,就特别想要个女儿,女儿是贴心小棉袄嘛。老二生出来的时候,别人都是高高兴兴的,只有我,心里是藏不住的失落。当然,这事不能当着老二的面提,他会吃醋,我一直跟他说生到他这个儿子,是我最骄傲的事情。”

苏晨有些忍俊不禁,“他听到了真相,估计会哭出来吧。”

“那没办法。”

苏晨拨弄下颊侧的头发。“其实刚怀孕的时候,我也挺希望是女儿的,女儿可以打扮得特别漂亮。”

“你还有机会,”穆太太抿紧唇瓣处的笑意。“二胎再来个女儿好了。”

穆太太果然是聪明的,一句话就绕到了这个话题上面。

苏晨怔了怔,二胎?她从来都没想过,她面上有些不自然,穆成钧听到这,单手插在兜中,抬起修长的双腿往下走。

苏晨听见脚步声,抬眼看去,见到穆成钧正快步走来。方才的对话,他不会都听见了吧?

男人径自走到沙发跟前,冲着穆太太说道,“妈,我这几天特别想小薯片。”

穆太太听着这话,像是没听懂,“小薯片就在家,你又没出差,说得好像谁不让你看一样。”

穆成钧坐定下来,“我晚上总担心他会冻到,或者挨饿,我都失眠了。”

“你真是操心得太多了。”苏晨接过话道。

穆成钧没有看她,径自跟穆太太打着商量。“妈,我今晚要搬回自己的房间住,要不然天天失眠,工作也没法好好地完成,我这不是跟你们商量,我这就是知会你们一声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