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1我帮你逃走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苏晨赶紧要开口,她太平日子还没过上几天,他怎么又要搬回来了?

穆太太看到苏晨的样子,知道她是想要拒绝的,穆太太趁机先说了话。“你就胡说吧,还能失眠成这样?”

“妈,我骗您做什么,小薯片是我儿子,难道我不想他吗?”

穆太太双手交叠在一处,“想就想着吧,谁让你做了混账的事情,这是对你的惩罚。”

“难道你想让我永远睡在小房间吗?”

“那个房间不小,以前也是你的主卧,哪里来的小房间?”

苏晨在对面听着两人说话,这个时候,穆太太还是帮她的,这样就不用她站出来拒绝了。

穆成钧眉头紧锁,“一个人睡的房间,就是小房间。”

“我不放心让晨晨跟你共处一室,万一你再要发疯怎么办?”

“我又不是疯子……”

穆太太手指在手背上轻轻敲打,“有时候,你离疯子也不远了。”

“妈,我是您亲儿子。”

“再过段时间吧,观察观察。”

“那行,今晚把小薯片带到我房间睡,”穆成钧也不是跟人商量的口气了,“我带他在大床睡,晚上喝奶可以让月嫂泡了送进来。”

“那肯定不行,”苏晨闻言,下意识就拒绝出声,“小薯片那么小,而且又是母乳喂养。”

“他也是我儿子。”穆成钧执着出声。

穆太太做出一副头疼的样子,“你们这样让我很为难……”

“妈,您将心比心,小时候您带着我的时候,是不是特别希望时刻将我抱在手里?”

“那是自然的。”

“那我的心情也是一样……”

穆太太满脸为难的样子。“你这样一说,好像还真有几分道理,我让你暂时一个人睡,也是想让你冷静冷静,如今,你都冷静好了?”

“自然都冷静好了,这都好几天过去了。”

“我看着你这几天的表现,也算是不错的……”穆太太目光随后落向苏晨,“晨晨,成钧这样你也都看在眼里了,总这样剥夺他看孩子的权利,也不好,是吧?”

苏晨怎么觉得他们像是在一唱一和呢?

“妈,他白天早早地回来,小薯片……”

“晚上你一个人带也辛苦,就让成钧帮帮你,你放心,他要是再敢动手,我就打断他的手。”

穆太太都这样开口了,苏晨自然不好再说什么,穆成钧眉头轻挑下,“我现在就上楼收拾下。”

他起身后快速朝楼上走着,穆太太嘴角轻挽,“晨晨,你也回房早点休息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苏晨回到房间的时候,以为穆成钧不会在这,他说要收拾下,那怎么着都要些时间吧?没想到等苏晨走进卧室后,却看到穆成钧大摇大摆地躺在床上。他双腿交叠,两手枕在脑后,目光睇着进来的苏晨。

她站在床边看他,穆成钧先发制人,“不让我睡在这的人是妈,现在也是她同意我搬回来的,你应该无话可说吧?”

“这是你的家,你的房间,你自然是想怎么住就怎么住。”

穆成钧嘴角牵动下,“对了,明天替你安排了检查,带小薯片一起去。”

“产后检查是吗?”

“是。”

苏晨拿了睡衣要去洗澡,总穿着这身旗袍让人很难受,她径自朝洗手间走去。

出来的时候,月嫂已经将小薯片抱过来,孩子这会就睡在小床内。

她走到床前,穆成钧抬头看看她,“我也去洗澡。”

苏晨眼见他起身,等到男人的身影消失在浴室门口,她赶紧上了床,扯过薄被将自己裹住,她将灯也关了,闭起眼帘准备睡觉。

男人出来的时候,腰间围了条浴巾,这么热的天,不穿衣服才是最舒服的,他擦拭着头发往前走,灯已经被关了,穆成钧上床之前扯掉了浴巾。

苏晨感觉到身侧凹陷下去,她裹着薄被,所以不觉得冷。只是忽然有一条冰冷的手臂朝她伸过来,一把将她抱住,几乎圈住了她的脖子。苏晨挣扎下,穆成钧的手臂很凉,还带着未擦拭干的湿意,苏晨真想将他丢进烘烤机内烤一下。

穆成钧的手臂落下去,干脆抱在她身前,苏晨睁开眼帘。

她蜷缩起肩膀,但是还好,穆成钧并没有下一步动作,半晌后,男人忽然开口,“明天我下午才有时间,你和小薯片在家等我,到时候我来接你们。”

苏晨原本是装睡的,但听了男人的这句话,她忍不住开口说道。“你要忙的话,不用送我们过去,让司机直接带我们去医院好了。”

“不行,我不放心。”穆成钧的声音在她耳边敲打着,淡淡的,却很有力。

苏晨在他怀里动了下。“那我明天早上带小薯片回我妈那里,等吃过了中饭,你再来接我?”

“想家了?”

“我住进了穆家,我妈来看我就没这么方便了,她又想着小薯片……”

穆成钧应了声,“好,我明天下午去接你。”

苏晨脑袋动了下,“我困了。”

“你睡。”

她闭上眼睛,穆成钧感觉到她睡得并不踏实,他轻笑声,“你睡吧,我不碰你,放心。”

苏晨轻应声,又加了句,“是,你可别忘了我身体还没恢复好的。”

男人的手掌摩挲着她的手臂,这一天天度日如年,他每天都在精打细算怎么还不过去,穆成钧不是没有欲望,他的欲望越来越盛,可是抱着苏晨的时候,却出乎意料地被他忍着了。

翌日。

苏晨早早地收拾了下东西,抱着小薯片下楼。穆成钧替她拿了包,两人来到餐厅,穆太太看了眼穆成钧手里的包,“是要去做检查吗?这么早?”

“不是,苏晨先回家一趟,吃了中饭我去接她。”

穆太太起身走向两人,“晨晨回家是吧?”

“嗯。”苏晨答应声,楼下也放了小薯片的床,她将孩子放进小床内,“刚给我妈打过电话了,她今天在家的。”

“那这样吧,让月嫂跟着。”

苏晨直起身看了眼穆太太,“不用了,我一个人可以的,再说我妈也在呢。”

“晨晨,你身体还没恢复好呢,不能太劳累,月嫂跟着还能帮你抱抱孩子。”

苏晨拒绝不得,只好答应,“好吧,谢谢妈。”

吃过早饭,苏晨和月嫂出门,穆成钧想要将她们送过去,穆太太拦住了他,“成钧,妈有几句话想跟你说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穆成钧眼见月嫂抱着孩子来到车旁,司机正在替她们开车门。

“成钧,你……晨晨这样回去,你放心吗?”

“有什么不放心的?”穆成钧不解地反问出声,“她难道还能跑了不成?”

穆太太抿紧唇瓣,一语不发,穆成钧看了她一眼,“妈,您真担心这样的事情?”

“我怕你动手的事,她还记在心里,小薯片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,你比谁都清楚。妈自然是希望你们好好地过,晨晨这样离开,我的心有些不定啊。”

穆成钧盯向远处,苏晨已经坐进了车内,看得出来她想要回家的迫切感。

“不会的,她还能去哪?就算要搬家,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再说她不会再做鸡蛋碰石头的事。”

穆太太闻言,轻点下头,“希望是这样。”

穆成钧嘴角轻挽,手掌落在穆太太的肩头处,“我相信她是要留下的,至少近阶段,她不为别人,也会为了小薯片吧。”

苏晨如果真的要带着儿子走,其中的艰辛不言而喻,她想瞒着穆成钧,那等于就是要瞒天过海。就算她隐姓埋名,最终,穆成钧还是会有法子将她挖出来。

况且,苏晨身边还有什么人能帮她呢?

那个李恒吗?一个连苏晨手里的资料都保不住的人,有什么用?

穆成钧抬起脚步往前,苏晨坐在车内,冲司机说道,“开车吧。”

“等等,穆先生好像也在过来。”

穆成钧来到车旁,打开车门坐了进去。“先送你过去,然后我再去公司。”

“又不是顺路,你何必这么麻烦?”

穆成钧轻笑下,目光睇着苏晨,“我怕你跑了啊。”

月嫂抱着孩子也坐在后面,苏晨往旁边挪了下,但还是有些挤。“你随便说几句话就跟撒下天罗地网似的,谁敢跑?”

“我今天早点去公司,争取把事情早早地弄完,我中午过去吃饭。”

苏晨听着,噢了声,车子飞快向前,没过多久就来到了苏家。

带了小薯片回家,苏妈妈自然是高兴不已的,穆成钧公司还有事,就没逗留,很快离开了。

苏妈妈抱着小薯片在屋里走来走去,“哎呦,你看看这小脸,吃得越发胖嘟嘟的了,多可爱。”

“是啊,最近越来越能吃了。”

苏爸爸乐呵呵地从外面进来,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,苏晨走过去想要帮忙。“爸,怎么买了这么多啊?”

“知道你要过来,还有你妈说成钧也要来,总不能寒碜了是不是?”

“一家人还说寒碜呢?”苏晨脱口而出,但想到苏爸爸话里还带着穆成钧,她想要解释说她这句话中的一家人,并不包含了穆成钧,可显然爸妈没空听她解释,都各忙各的去了。

又或者,他们认为那是最寻常不过的一句话,说得又是事实。

苏晨在客厅内坐了下来,过了会,门铃声响起,苏爸爸走过去开门。

苏晨听到说话声传到她的耳朵里。

她抬头看去,看到李恒走了进来,苏晨微微一惊。

“晨晨。”

苏晨起身,苏妈妈在旁边说道,“早上李恒正好打电话过来,问问你最近的情况,我就说你今天要过来。”

屋内还有月嫂在,她在帮忙收拾着,似乎也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,苏晨冲李恒看了眼,男人穿上鞋套往里走,“这是小薯片吧?呦,太可爱了。”

李恒端详着苏妈妈手里的孩子,“白白胖胖,你看,他还在盯着我看呢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李恒从兜内掏出一个红包,塞到了小薯片的怀里,“这是叔叔的见面礼,拿着。”

“李恒,这可使不得啊,平日里你们老送东西过来……”

“这是给小薯片的,见面礼可不能退。”

苏妈妈笑着,“那行,我们就谢谢叔叔吧。”

苏晨听到阳台上传来一阵嘀嘀声,她抬起脚步走了过去,苏妈妈赶紧喊她声,“晨晨,你做什么呢?”

“衣服洗好了,我把它晾起来。”

“不用,我一会会弄。”

苏晨径自走到阳台上,打开了洗衣机,将里面的衣服统统拿出来,李恒也走了过去,他伸手将落地窗拉上些。

“晨晨,你放弃打官司的事情,是不是还另有隐情?”

苏晨扬了扬手里的上衣,“没有啊,为什么这样问?”

“我师傅以前老说,他的律师事务所规模太小,以至于接业务这一块会受阻,他那会就是嘴上说说,可苦于没有资金,我没想到他现在真的如愿了……”

“那不是好事吗?”苏晨淡淡说道,“他好了,你才能更好。”

“但我心里很疑惑,他的钱究竟是怎么来的?”

“你师傅给人打官司,佣金应该不少吧?”

李恒看着苏晨将衣服晒起来,他走上前一步。“晨晨,你老实跟我说,你真的是自愿不打官司的吗?”

“当然,不然谁还能逼我?”

李恒余光看向客厅内的孩子,“你这样的转变,始终让我觉得哪里不对劲,你对穆成钧分明是恨得咬牙切齿,为什么不跟他斗一斗?为什么心甘情愿搬去穆家呢?”

“因为斗不过,”苏晨面色如常,她倚在窗台旁边,将苏妈妈的裤子翻过来,然后套在衣架上。“我不想再白费力气。”

“晨晨,那你就没想过带着小薯片离开吗?”

“离开?”苏晨低头,拿起了另外一件衣服,“去哪?”

“我可以帮你啊,你带着小薯片离开穆成钧,我替你安排……”

苏晨将衣架挂在了晾衣架上,离开?这是一个多么吸引人的词啊,她现在最向往的生活,就是带着小薯片自己过。她可以不用担心穆成钧的鞭子,更加不用害怕他的侵犯,苏晨视线定定落到李恒的脸上,“那你想过让我去哪里吗?”

“暂时离开东城,我认识的朋友不少,好多都是当律师的,我可以安排你去别的城市,也可以让他们帮你,实在躲不过去的时候,你可以接着跟穆成钧打官司。”

苏晨望向客厅内,苏妈妈抱着小薯片都不肯放下来,她肩膀显然吃不住这个力,她干脆坐到沙发上,却还是让小薯片躺在自己怀里。

苏晨摇了下头,“李恒,谢谢你的好意,但我不想离开。”

“为什么啊?”李恒闻言,有些激动,“晨晨,你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

“背井离乡的滋味不是那么好受的,我也不想我爸妈看不到自己的女儿、看不到自己的外孙,成天提心吊胆。”

李恒没想到苏晨会是这样的态度,他以为她会毫不犹豫同意,“你就没想过你在穆成钧身边有多危险吗?那是个变态,晨晨,我真怕你会出什么意外。”

苏晨将最后的两件衣服晾起来,并将晾衣杆拉了上去,“其实……穆成钧也没那么坏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苏晨手掌轻握了下,“是,他不是个好人,但我留下来也不至于会有什么危险,我不怕他。”

李恒吃惊,目光定定地落在苏晨脸上,他搞不懂苏晨哪来的底气能说出这句话?

“你……你是怕我帮不了你吗?”

苏晨轻摇头,“不,是我不想走。”

穆成钧开完会,走出会议室,来到办公室门口,秘书拿着一份合同跟上前,“穆先生,有份文件需要您签字。”

“送进来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穆成钧推开办公室的门往里走,男人在办公椅内坐定,秘书朝他看了眼,男人似乎心情愉悦,眉角上扬着。

“穆先生,是有什么好事吗?”

“为什么这样问?”

“我看您一直笑着,很少见您这样。”

穆成钧拿起桌上的签字笔,“我哪里是在笑?”他怎么感觉不出来?

兜里的手机传来一阵短信提示音,穆成钧掏出来看了眼,短信没有具体的内容,却是几张清晰的照片。

穆成钧看了眼照片中的男人,有些眼熟,他好像就是那个在背地里筹划着要给苏晨打官司的李恒吧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