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2刺激情敌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穆成钧的脸色瞬间冷了下去,照片显然是刚拍的,看样子,是在苏家的阳台上。

男人盯着手机屏幕,手指在上面点了下,从放大后的照片来看,苏晨和李恒应该是在说话,他只能看到苏晨的背影,却可以见到李恒情绪激动地摊开了双手,两人在说什么?

穆成钧退出短信页面,将手机放到桌上。

旁边的秘书见他脸色变了,便规规矩矩将合同递过去。“穆先生。”

男人随意看了下,拿起签字笔在落款处写上名字。

“穆先生,外面秘书的位置又空着了,人事部那边想要问问您的意见,需不需要再次招聘?”

其实大家对于这个位置的认识,都是心知肚明的,只是谁都不说破,在尔虞我诈的职场中,只需要做好自己本职的工作就行了。

穆成钧手指在桌面上敲打着,咻地又将动作收住,“暂时不需要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秘书拿了文件走出去,穆成钧随后也站起身来。

苏家。

苏晨看眼时间,快十点了,她生怕穆成钧会提前过来,“李恒,他一会也要过来的。”

“晨晨,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下,我真是为你好。”

“我知道,我当然清楚你是在为我好。”苏晨靠在窗边,里面说话不方便,她也只能待在这。“你已经帮了我很多,我不想穆成钧看见你后,再去针对你。”

“就算他知道了我想让你离开,我想帮你,又能怎样呢?这是法治社会,一切都要讲法的。”

“李恒,我是不想你蹚这浑水。”

“我不怕!”

穆成钧的车子穿梭在长长的马路上,司机按了按喇叭,前面的行人快速经过。

男人的手机再度传出阵声音,他掏出来看眼,居然是个视频。

视频内,苏晨手里拿着衣架,好像在晾衣服,李恒就站在她的对面,身后的落地窗是关着的,这样一看,阳台上确实只有他们两个人。

李恒的声音清晰传到穆成钧的耳中,“晨晨,那你就没想过带着小薯片离开吗?”

“离开?去哪?”

“我可以帮你啊,你带着小薯片离开穆成钧,我替你安排……”

“那你想过让我去哪里吗?”这是苏晨的声音。

“离开东城,我可以安排你去别的城市……你可以接着跟穆成钧打官司。”

视频显示播放完了,穆成钧握紧手机,目光透出些许阴狠,他上半身靠进了椅背中,将这个视频重新看了一遍。

李恒为什么在苏家?难道就有这么巧的事?苏晨难得回家一次,他就正好去苏家吗?

还有,视频中两人居然在商量着离开的事情,这个李恒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,一次次挑战他的底线不说,他充当得究竟是什么角色?是苏晨拉着他要他帮忙,还是他对苏晨心怀不轨,所以撺掇着她离开?

穆成钧抬起长腿,眼神冷冽些许,从视频中来看,苏晨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,要不然的话也不会问李恒想让她去哪。

男人抬起左手,手指在前额处轻按,她想走?她居然真要走?

这是穆成钧最不能容忍的事情,之前他放过狠话,穆家是只要小薯片,对他来说,苏晨只不过是个附加品,他起初并不想苏晨这个附加品来到家里面。可如今,不管是小薯片还是苏晨,他们两个谁都别想离开穆家,就算苏晨是个赠品又怎样,那也是他的。

穆成钧知道这样想苏晨,似乎对她很不公平,可他实在没有法子能让自己咽下这口气。

来到苏家,车子在停车场内停好,穆成钧走到外面,皮肤上跳跃着金色的阳光,他走出去几步,就觉手上灼烫无比。来到苏家门口,他抬起腕表看眼时间,还早。

穆成钧按响了门铃,苏晨在阳台上听见了,苏妈妈着急起身,“是不是成钧来了?”

苏晨忙拉开落地窗往里走,苏爸爸将门打开,果然看见了穆成钧,“快进来吧。”

苏晨站在沙发跟前,“你……挺早的。”

男人一眼望去,看到李恒从阳台那边走进来。“家里有客人在。”

“嗯。”苏晨也不想解释什么,再说李恒就是来看看孩子,苏妈妈在旁招呼着李恒和穆成钧都坐。“知道晨晨今天过来,李恒还特意送了个红包过来,真是客气,上次在月子中心你妈妈就拿了不少东西过来的。”

李恒站在原地没动,“阿姨,我先回去了。”

“不是说了今天休息吗?”

穆成钧上前两步,站到了李恒的跟前,“来都来了,吃了中饭再走。”

“不用。”李恒的面色有些不好看,再加上原本就讨厌穆成钧,他真是一刻都不想见到他,“我还有事。”

“莫不是看见了我,所以才要着急走吧?我看看……你的神色不对劲啊,难道是心虚?”

苏晨脸色微变,李恒抬头对上穆成钧的注视,“我有什么好心虚的?”

“那就留下来吃饭吧,饭后我带苏晨和孩子去医院做检查,到时候我们一道出去。”

“是啊是啊,”苏妈妈热情地拉过李恒的手腕。“来坐着,一会就开饭了。”

李恒坐进了沙发内,苏晨眼见穆成钧往前走着,她想要问他怎么来得这么早,却见男人径自朝着阳台走去。

她跟过去几步,穆成钧站在落地窗旁,没有出去,视线在阳台周围不住扫着。

“怎么了?”苏晨不由问道。

“没什么。”穆成钧眼见她要出去,一把将她拉了回来。“一到家就忙着干活,闲不住是不是?”

“什么意思啊?”苏晨秀眉微蹙,目光轻抬,看到了那些晾起来的衣服。“我就做些力所能及的……不过,你怎么知道我做了事?”

穆成钧并未言语,苏晨想要出去,却再度被他拽了回来。

“小薯片刚换了衣服,我去洗一下。”

“不用,”穆成钧拽着苏晨的手掌将她带回了客厅,“月嫂会做的,你难得回来,陪你妈说说话吧。”

苏晨将他的手推开,“那你自己坐会。”

“嗯,自己家里,我不会客气的。”穆成钧和李恒面对面坐着,苏妈妈给两人倒了杯水。

小薯片睡着了,苏晨将他抱进了房间内,李恒坐在沙发上一语不发,穆成钧轻勾下嘴角。“听说你是律师?”

“你怕是早就将我的底查了个干干净净吧?”

“我查你做什么?”穆成钧朝着旁边倚靠过去,“浪费时间。”

李恒瞪着男人,穆成钧皮笑肉不笑说道,“你师傅是袁律师,是吧?”

“你还说没查,这些事你倒是知道的清清楚楚。”

“那是因为我认识你师傅,他跟我提起过你。”

李恒心里咯噔下,“您认识他?”

“我们见过?”

“什么时候?”李恒焦急问出口。

穆成钧双手交扣,目光定定地瞅着跟前的男人,李恒显然对那件事一无所知,到了如今还口口声声认贼为师,就凭这种人,哪来的自信说要带苏晨离开?

“就在苏晨出月子中心的前几天吧。”

李恒唇角哆嗦下,这是什么意思?还是……单单只是巧合呢?

据我所知,我师傅跟你的公司并没有任何业务上的往来,而且他手里的案子,也跟你毫无关系。

“你确定他手里的案子跟我没关系?”穆成钧说完这话,上半身微微往前倾,视线紧紧地盯着李恒,“你再想想。”

李恒的唇角不听使唤地搐动两下,但他不敢往坏处去想,“我当然确定。”

“那么看来,苏晨的案子,他是在撒谎了。”

“什么?”李恒大惊,“你把话说清楚。”

苏晨从房间内出来,正好听到两人在说话,她快步上前,想要阻止穆成钧继续说下去。“快准备吃饭吧,下午不是还要去检查吗?”

她来到穆成钧身侧,穆成钧却并未着急起身,他一把拉住苏晨的手腕,将她拉坐到自己身边。

李恒想着穆成钧方才的话,越想越不对劲,“什么叫苏晨的案子,他在撒谎?你难道知道?”

苏晨忙按住穆成钧的手背,“你们到底在聊什么呢?”

男人朝她看了看,另一手覆住苏晨的手背,手掌亲昵地摩挲几下。“没什么。”

苏晨不习惯这样,想要将手抽回去,但穆成钧显然握得更紧了。

“晨晨……”

穆成钧听到这声称呼,脸色不悦起来。“她有名字,她叫苏晨。”

“晨晨,你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李恒完全没将穆成钧的话听进去。

男人眉头紧锁起来,苏晨勉强笑了笑,“又没什么事,你别多想了。”

“你怎么不告诉他,他的师傅出卖了他,要不是袁律师拿着那些东西来找我,我也不会知道你们要打官司的事。还有,你现在工作的地方,就是用了我的钱租来的,苏晨全心全意相信你……”

“穆成钧!”苏晨压低嗓音,脸色也变了。“别说了!”

穆成钧只是停顿了下,继续又说道。“苏晨全心全意相信你,可是到头来,你却把她害了,她要是找了别的律师,说不定还能有个跟我拼一拼的可能,现在好了……不战而败,你说窝囊不窝囊?”

苏晨的手掌被他握着,手背上感觉到烫烫的,苏晨眼见李恒的脸色惨白如纸,客厅内没有其他的人,所以别人也不会问他们,究竟在说什么。

厨房的门被拉开,苏妈妈将菜端出来,“准备吃饭吧。”

李恒呆坐着,一动不动,目光盯着苏晨问道。“他说得是真的吗?”

“李恒,官司是我放弃的,是我不想打了。”

穆成钧冷哼声,“那是因为被我发现了,你打不了。”

“穆成钧!”

男人回头睇了她一眼,她现在这么焦急是为了什么?不想让李恒内疚?但他说得都是实话,更加没有任何添油加醋的成分在里面。

苏妈妈和苏爸爸将所有的菜都端了出来,苏妈妈过来招呼他们上桌。

李恒没动,他真想落荒而逃,可这个时候他若要起身离开,像话吗?

穆成钧率先站了起来,还不忘将苏晨的手拉着,“走,吃饭吧,饿死了。”

苏妈妈过去,亲切地招呼着李恒,“吃饭吧。”

几人各怀心思坐到了餐桌上,穆成钧像没事人般拿起碗筷,李恒僵硬地将手伸向筷子,苏晨客气说道,“李恒,你吃啊。”

“你怎么不叫我吃?”穆成钧问道。

“你还需要我让你提筷吗?”一上桌就开动了,说得自己好像多会客气似的。

苏妈妈闻言,失笑开口。“就是,自家人不必客气的。”

李恒食之无味,被打击的不轻,嘴里咀嚼着白米饭,一口菜都没动。

苏晨夹了一筷子菜,穆成钧见状,将碗伸了过去。

她朝他看了眼,有些不情愿地松开筷子,菜落到穆成钧的碗里。

李恒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但这会还在餐桌上,他用力扒了两口米饭。

吃过饭后,李恒没有再逗留,急急地跟苏爸爸和苏妈妈打完招呼便离开了。

穆成钧拉住苏晨的手,将她带进了房间,小薯片睡得香甜,男人将门关上。

苏晨率先出声,“你干嘛要告诉他?”

“那你说说,为什么不应该告诉他?”

“他脾气太直了,肯定会去找那个律师对质,弄到最后说不定连自己的工作都会丢了。”

穆成钧走上前两步,神色没有丝毫的波动,“那如果他不知道呢?就能安心理得地待在那个律师事务所?袁律师可以出卖委托人的资料,就说明别的恶事,他也没少干过,你现在倒不担心你的这位邻居哥哥将来被带歪了?

他到了苏晨的面前,弯下腰来,目光同她对上,他就是要试试看她什么态度,他想看到她勃然大怒的样子。

她可别在他面前表露出一丝一毫的心疼或者不舍,要不然的话,穆成钧真不能保证自己现在会不会追出去把他给掐死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