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3险生意外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苏晨想着穆成钧的话,她垂下了眼帘,“其实一开始我不告诉他,就是怕他去找袁律师,说到底,李恒是在帮我,不论当初结果怎样。袁律师那样的人,阴险狡诈,李恒万一离开了那个律师事务所,说不定会被他害得从此以后都失业了。”

“你等着看吧,李恒如果一直跟着他,将来……这样的事情,他也会做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律师这个职业游走在法律边缘,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,你且看他今后的路吧。”

苏晨面上的表情很正常,也没有丝毫伪装的痕迹,听完了穆成钧的话,她转身朝床边走去,“你说的也对,反正事已至此,话都说出去了。”

穆成钧追上前两步,“就这样?”

“你还想让我怎样?”

男人上前,忽然一把抱住她,苏晨以为他又要动手动脚,“干嘛啊,这是在我家,我妈随时会进来。”

“她知道我们单独进了房间,怎么可能还来打扰我们?”

“不是还要去医院吗?”苏晨肩膀挣扎着,“快放开我,早去早回。”

“医院做个检查很快,”穆成钧将脸埋进她颈间,“我喜欢闻你身上的味道,有股奶香味。”

“你耍流氓是不是?”

穆成钧俊目微闭,“真好闻,好香。”

苏晨听着,脸色涨得通红,只是左右挣扎都挣不开穆成钧的双臂。男人的胸膛结实有力,将她使劲按住后,苏晨仿若被困于铜墙铁壁当中。

“放开我!”

卧室门口忽然传来阵说话声,“晨晨去哪了?”

“在房间吗?”

苏爸爸在客厅内喝茶,“不知道啊,没看见进去。”

还没等苏晨开口,抱住她的力道忽然松开了,穆成钧往前走了两步,然后装作没事人般坐向床沿,紧接着,卧室门被人一把推开。

苏妈妈走了进来,“你们果然在这呢。”

苏晨拨了拨自己的头发,穆成钧早就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,“小薯片睡了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。”

“不急,还早呢,让他多睡会吧,我切好了水果,成钧,你去外面吃点。”

穆成钧站起身来,“好。”

他走到苏晨身边,拉住了她的手腕,“出去。”

苏晨跟他来到外面,穆成钧冲她说道,“我想抽支烟。”

“去阳台吧。”

“你陪我。”

“你真是太莫名其妙了……”苏晨被他拽到了阳台,穆成钧看了眼四周,找到了方才视频中苏晨所站的位子。他靠着墙壁,掏出烟盒,然后点上了一支烟。

“我们待会早点去医院,检查完后就回家。”

“噢。”

穆成钧用力吸了一口烟,再度说道,“我今天手机落在家里了,很不方便,也不知道公司是否有急事找我。”

“我都跟你说了,你不用和我们一道去医院的。”

“妇幼保健院离这儿很近,就一会功夫。”

苏晨许是被烟味给呛到了,她挥下手,穆成钧见状,快速地抽完支烟后,将烟头掐熄在盆栽内。“走吧,回屋。”

回到客厅,穆成钧将落地窗拉上,没过一会,卧室内传来小薯片的哭声。

苏晨给他喂过了奶,月嫂准备下东西,穆成钧便带着苏晨出门了。

一到车上,穆成钧立马掏出手机,苏晨看了眼,“你不是没带吗?”

男人径自拨了个电话出去,那边很快有人接听,“什么事?”

“老二,你给我安排几个人,我马上带苏晨去妇幼保健院做检查。”

“不是有私人保镖吗?”穆劲琛站在训练场的二楼正往下看。

“找几个面生的,不要穿得太过显眼,我怀疑一会到了医院之后,会出事。”

穆劲琛转过身,双腿交叠,整个人的力道都压在那道栏杆上。“好,我立马派人过去,你在哪?”

“还在路上。”“你先让司机带着你们兜一圈吧,不然我这边赶不及。”

“好。”

穆成钧挂断通话,苏晨将他方才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,她面色有些凝重,男人冲她轻勾下嘴角。“没多大点事,不用怕。”

司机按照穆成钧的吩咐先去了趟商场,还买了些尿不湿等东西,苏晨看眼月嫂怀里的小薯片,他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,正好奇地看向四周。

到了医院后,穆成钧接过孩子,月嫂也跟着他们一道往里走。

新生儿做的检查也挺多,穆成钧没有让孩子和苏晨离开过自己的视线,做完了检查,月嫂抱着小薯片坐在一旁。穆成钧将所有的单子都递给了医生,对方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,“宝宝很好,妈妈恢复得也很棒,不错。”

穆成钧紧绷的面色这才松懈了不少,“谢谢。”

医生将检查单递还给穆成钧,男人起身,他率先走到门口,将门打开。

孩子是由月嫂抱着的,苏晨跟着穆成钧往外走,走廊上站着挺多的人,都是来做检查的。穆成钧将手里的单子都交给苏晨,她打开包,将它们塞了进去。

月嫂就在他们三五步开外,一人快步上前,到了月嫂的身后,抬起脚步将她鞋后跟给踩了。

月嫂停了下来,冲对方看了眼,但那人竟然连对不起都没说一声。月嫂抱着孩子蹲下身,刚要将鞋子提上,肩膀处猛地被人一按,她竟是整个人坐到了地上去。

月嫂下意识护住孩子,不能让他摔了,所幸这做下去的惯性不算太大,只是还未等月嫂回过神,那边就有人推着一辆轮椅快步地冲了过来。

月嫂出事,只是在那一瞬间,穆成钧时刻盯着,却都没有防备得住这十几秒的时间。

他回头一看,那辆轮椅正朝着月搜和小薯片撞去,穆成钧大惊,“小心!”

月嫂抬头,但她想要起身都来不及了,小薯片就在她怀里,她吓得用手护住孩子的头,但这似乎也不能起到什么作用,轮椅一旦撞过来,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受得了?

穆成钧冲了过去,苏晨整颗心悬在喉咙口,一句话都喊不出来,这时,有人忽然伸出了手,一把握住轮椅的推手处。他抬起一条腿将推着轮椅的人踹翻在地,巨大的冲击力还是在继续往前,但所幸男人已经掌握住了主动权,他手里的方向改变下,手再一松,轮椅朝着对面的墙壁撞了过去。

轮椅砰地翻倒在地,轮子快速地飞转着,看在眼里可怕至极。

那人想要跑,穆成钧上前狠狠朝他面部踢了下,他几乎要当场昏厥过去,月嫂瘫在地上动不了了,双手只知道抱紧怀里的小薯片。

孩子睡了,月嫂害怕的不行,眼泪涌了出来,却压抑着自己的哭声。苏晨快步来到她身侧,将她拉了起来,“我来抱吧。”

苏晨颤抖地将孩子接过手,旁边就有座椅,她生怕自己站不住,赶紧坐了下来。

月嫂指着不远处,“穆先生,还有那个人……是她把我拉到地上的。”

穆成钧顺着月嫂的手臂望去,那名女子发现不对,正要跑,却被旁边的一名男子给按住了肩膀。他将她推了过来,走廊上聚满了人,议论纷纷,那张轮椅触目惊心地躺在地上。

“刚才真是太险了。”

“是啊,要是那轮椅撞过去,我看正好是要撞到那个孩子的脑袋啊!”

苏晨闻言,手臂不受控制地抖了起来,穆成钧上前,拉她起身。“走,回家。”

“你们不报警吗?”有人好意提醒。

苏晨朝穆成钧看看,男人面色铁青,那两个人已经被控制住,穆劲琛安排的人将他们拉出了医院,直接带去了训练场。

坐进车内,苏晨惊魂未定,穆成钧原本是想以防万一的,没想到却真的会出事。早知如此,他真不该再去医院,真不该抱那么一丁点的侥幸。

司机回头朝他看了眼。“穆先生,是要回家吗?”

“去苏家。”

“是。”

苏晨有些惊愕,“为什么去我家?”

“等到了就知道了。”

车子飞驰向前,苏晨看向小薯片,她伸手摸了摸孩子的脸,幸好他一直睡着,要不然的话会被吓得够呛吧?

回到苏家,穆成钧抱了孩子上楼,苏妈妈开门的时候,也有些惊讶。

“来,快进来。”

穆成钧将孩子交到月嫂手里,“去卧室带他睡会,不要出来。”

“好。”

苏妈妈压低声音问着苏晨,“怎么了?”

她轻摇下头,“不知道。”

穆成钧随后径自朝着阳台上走去,洗衣机旁边有条缝隙,正好够一条手臂伸进去,男人上下摸了摸,苏晨和苏妈妈站在门口,面面相觑。没过多久,穆成钧扯出来一样东西,苏晨看到了好像是个摄像头,“这是什么?”

“家里被监控了。”

“啊?”苏妈妈急得出了身冷汗,“怎么会这样?”

苏爸爸原本在喝着茶,听到几人的说话声,赶紧走了过来。

穆成钧快步走进客厅内,“再翻翻看有没有了。”

他在客厅内翻找着,苏晨赶紧上前帮忙,沙发垫子被翻出来,能找的地方都找了,穆成钧看到沙发边上放了一盆茂盛的盆栽,他上前摇晃了好几下,看到有东西随后掉了下来。

穆成钧扯过来一看,跟放在洗衣机旁边的东西是一样的。

苏妈妈浑身起了鸡皮疙瘩,“这……这是不是说明我们平时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了?”

“是。”穆成钧将手里的东西递向苏爸爸,“最近家里有没有陌生人来过?”

“有,”苏爸爸反应极快,“前几天水管堵塞了,喊了物业,也安排了人上门。”“那就错不了了,他们就是趁着维修装了这些东西。”

苏晨想想都觉得可怕,“什么人这样变态?”

穆成钧知道,对方八成是冲着他来的,“我会联系物业,问问到底什么情况。”

男人说完这话,走到一旁,再度给穆劲琛打了个电话。

苏晨听到他在电话里面让穆劲琛安排人过来看看,说是生怕还有遗漏的,一定要全部找出来。

她在沙发上坐定下来,浑身发冷,穆成钧打完电话后走了过去,苏晨头也没抬,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家里不对劲?”

“方才出门之前,我只是怀疑而已。”

“还有你说我一回家就干活,这又是什么意思?难道监控里面的内容,你也看到了?”

穆成钧坐到苏晨身旁,他点开自己的手机,“你看看。”

苏晨接过手,看到了她和李恒站在一起的照片,紧接着还有个视频,苏晨点开一看,还能听到她和李恒的对话声。

重点就在李恒让她离开这话上面,苏晨随后拒绝的那些话,并没有出现在视频中。

她脸色越发难看起来。“这是别人发你的?”

“对。”

苏妈妈焦急开口,“这怎么回事?还有……成钧,你别误会啊,晨晨是不会想要离开的。”

苏晨知道,有些事,她是有口说不清的。算了,穆成钧相信也好,不相信也罢,她反正是没法解释。

男人将手机拿了回去,轻描淡写说道,“我知道,她想不想走,我心里最清楚,我不会轻易就信了别人的挑拨的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