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6救夫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走?”辛世勋嘴里的嘲讽更加明显了。“穆太太,你看看我脸上的伤。”

辛世勋说完这句话,走上前两步,指着自己嘴角处的痕迹,“这是被穆成钧打的,他是来寻仇的。”

“不,穆家和辛家的仇早就过去了。”

“过去?”辛世勋走来走去,最终定下了脚步。“恐怕没这么简单吧?今天穆成钧找到辛家来,不知道穆太太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吗?”

“当然记得。”穆太太说出这话的时候,语气有些发抖。

方才她将苏晨一把推出去,是她生怕辛世勋见到了苏晨,会做出更加出格的事情来。“如果真是成钧先动手的,那确实是他不对,但你们也没有手下留情,是吧?你放心,我今后一定严加管教,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。”

苏晨的目光透过玻璃望进去,辛世勋的话带着悲恸和愤怒传到她的耳朵里,“严加管教?你要是早知道管教的话,我女儿会死吗?会有今天的事吗?”

穆成钧闻言,蹭地站起身来,“闭上你的臭嘴。”

站在他身前的男人一拳打在他腹部,并将他推倒在沙发内,穆太太焦急开口,“别打他!”

“穆太太,是穆成钧先来寻仇,所以今天只要他进了辛家,我就有权对他动手,且生死不论是吗?”

“辛世勋,”穆太太气势上毫不示弱。“杀人可是要偿命的,你不为自己考虑,也要为你的妻子和女儿想想。”

“杀人偿命?那穆成钧怎么还能好好地活着?”

苏晨听着几人的对话,她觉得自己的手掌心都在发凉,她也听出了这里面的意思,辛家的大女儿,是因穆成钧而死?

辛世勋目光落向门口处。“我知道你们穆家还有个能干的小儿子,他肯定正在赶来是吧?”

穆太太双手忍不住交握下,“你虽然失去了一个女儿,但我也差点失去了我的儿子,辛世勋,各人退一步不是更好吗?”

“你是差点失去,而我是已经失去了。”辛世勋嘴角边的冷笑越来越明显,“我们别浪费时间了,给我继续打,不要停。”

两名身强力壮的男人上前,一手一边按着穆成钧的肩膀,另一人走上前,他正好挡住了穆太太的视线,他挥手狠狠砸向穆成钧的脸。

穆成钧咬牙忍着,但还是闷哼了一声,这一声传到穆太太的耳朵里等于是致命的。她瞬间就失控起来,“住手,住手!”

一个人即便拥有铁一般的心脏,也不会受得了别人当着她的面痛打她的儿子。

辛世勋握紧了双手,“打,使劲打!”

苏晨一下下都看在眼里,她心急如焚,却帮不上一点点的忙。她目光掠过四周,看到了辛家那个大女儿的照片。

家里的每个角落都摆满了她的照片,苏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她视线所及的地方就看见了好几副照片,阳台上放了一个竹编的花架,花架的第一层上也都是那个女人的照片。

苏晨赶忙起身,将那些照片全都抱在了手里,她现在也顾不得害怕,里头的人如果继续的话,穆成钧迟早会出事。

穆太太声音激动,一声声喊着,“住手!”

“哈哈哈——”辛世勋觉得畅快无比,积压了多么多年的悲伤好像淡化了不少。

苏晨从阳台上翻出去,绕着整栋房子走了一圈,苏晨来到厨房的窗户跟前,她踮起脚尖,将手伸进防盗窗内,然后将手里的东西使劲扔出去。

哐当!

玻璃镜面摔在了地面上,发出一声很大的声响,辛世勋猛地回头看了看,“谁?”

辛太太抱着怀里的女儿,她忍不住朝着厨房的方向看去,她松开了手,转身走过去,来到摔碎的镜框跟前,她大惊失色,弯下腰将照片小心翼翼地捡了起来。

辛太太快步回到客厅,眼眶湿透,声音带着破碎的抖音,“肯定是女儿,她回来了。”

辛世勋将照片接过手,面色难看至极,“这么多年她都没有回来过,难道偏偏这么巧,她就看不得穆成钧受伤不成?”

“世勋,住手吧,别打了。”

男人握紧手里的照片,“肯定有人在搞鬼,应该就在外面,去把她给我逮出来!”

穆成钧已经猜到了是苏晨,一旦苏晨被逮住,恐怕还会牵累到她。男人颧骨处痛得厉害,连皱皱眉头都不行,那些人没再攻击他,辛世勋笑得阴狠,“方才跟穆太太进来的,好像还有个女人吧?”

穆太太沉声回道,“我是一个人过来的。”

“我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,穆太太,那人是谁?你的准儿媳吗?”

穆太太咬了咬牙关,“辛世勋,做人别太过分了。”

“我也挺好奇的,真想看看那个女人有没有我女儿千分之一的好?”

两名男子走了出去,洗手间内,忽然传出哐当一声,辛太太快步过去,出来的时候,手里拿着另一张照片。

“敢动我女儿,找死!”

穆成钧手掌握了下,他也觉得苏晨是在找死,她不知道这样做很危险吗?这是在引火上身。

他欲要起身,跟前的男人见状,将他推倒在沙发上。

两人已经出了门去找,穆成钧这时候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,他焦急不已。如果只是自己被关在这,他倒没有这样的焦虑,他什么都不怕,可是苏晨她来凑什么热闹?

穆成钧擦了下嘴角,女人真是麻烦。

苏晨丢完一幅照片,然后将手里的相框都放在墙角跟,她快步朝着院子内跑去,她知道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,对方肯定要来找她。

苏晨在行动之前就看好了,她来到一棵大树底下,三两下就爬了上去。

她站在树杈上,将自己躲在茂盛的树叶后面,别问她为什么爬起树来这么溜,那还不是因为她小的时候爸妈将她丢给了爷爷奶奶一段时间,那时候的邻居小男生们就教会了她一个皮,爬树这都是小意思。

只不过苏晨自己都没想到,这本事到现在居然还没忘记。

两名男子跑出来,绕着房子四周找了一圈,但是一无所获。

苏晨屏息凝神,大气不敢出,辛家的院子里有不少这样茂盛的树,谁都不会想到她躲在树上,也不可能一棵棵地排查过去。

那两人毫无收获,只好回到屋内。

穆成钧见他们空手而归,心里总算一松,辛世勋的脸色瞬间布满了乌云,“人呢?人呢?”

“外面什么人都没有,估计是跑出去了。”

“废物!”

苏晨站在树上,没有立即下去,她双目紧紧盯着门口。屋内的辛世勋气得胸腔内冒出火来,“再去找!”

两人只好转身出去,苏晨看到他们的身影走到院子内,她庆幸自己没有立即下去,也不知道屋内的情况怎么样了,她知道她拖不住多少的时间。

两个男人在外面仔仔细细地找了一圈,灌木丛也拨开看了,但还是没有收获。

另外几人留在屋内,辛世勋想趁着穆劲琛赶来之前把穆成钧结果了,但那几名大汉见状,却没有继续动手。辛世勋激动地出声,“打啊,给我打!”

“辛先生,我们不想惹上性命官司,再打下去恐怕要出事。”

“我给你们钱,别忘了,你们是我雇来的。”

穆太太听到这,适时说道,“是,为了那么一点钱不值得,况且辛家给得起的,穆家也给得起。事已至此,这是穆家和辛家的事情,我们不会继续追究,但倘若闹出人命的话,我家还有个小儿子,他这人向来不讲道理,吃了亏之后不光要找你们算账,恐怕还要找你们家人算账。”

辛世勋上前几步,想要亲自动手,穆成钧见状,起身就给了他一拳。

另外两人回到屋内,人还是没找着,穆太太轻呼出口气,“辛世勋,今天的事情就这样算了吧,我儿子找上门来,我认,这顿打我也替他认了。”

“穆成钧今天别想踏出这个门!”

屋外,苏晨从树上下去,她回到墙角跟,将草丛扒开,里面还有几个相框。

月光照在相片上,女人的嘴角浅浅地勾起来,苏晨这时候才觉得有些害怕,她将那些照片放了回去。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但我想不到别的法子。”

她小心地起身,辛家的门口忽然传来一阵急刹车,苏晨看到穆劲琛正从车上下来,她总算看到了救兵,苏晨快步跑上前。

穆劲琛带着人正往里面走,看到苏晨,他脚步轻顿下,“大嫂。”

“妈和成钧都在里面。”

“我大哥没事吧?”

“受伤了。”

穆劲琛还能笑得出来,“受伤了没事,只要活着就成。”

这兄弟俩的讲话方式永远是这样,到了关键时刻还不忘怼上两句。穆劲琛快步往前走去,到了门口,门是关着的,他伸手重重拍向门板,“开门!”

穆太太听到穆劲琛的声音,神色间总算彻底松懈下来。

辛世勋目光定定看着那扇大门,苏晨拉过穆劲琛。“阳台可以进去,跟我过来。”

辛世勋望向四周,冲辛太太说道,“阳台的落地窗锁上了吗?”

“锁了。”

旁边的小姑娘闻言,不安地抬了抬眼帘,她刚才出去过了,但是没有反锁上,不过到了这个时候,她不敢将实话说出来。

苏晨带着几人来到阳台处,穆劲琛一个纵身就跳了进去,他一把拉开落地窗,大摇大摆走了进去。

辛世勋见到几人,面色瞬间发白,“你,你们——”

穆成钧擦拭下嘴角,看到苏晨跟在后面,辛世勋的目光也落到了她的身上。

“方才装神弄鬼的人,是你吧?”

苏晨没说话,几步欲要上前,穆成钧神色颇有些激动地开口,“站住,别过来。”

穆劲琛嗤笑声,“干什么?辛家这是闹绑架吗?”

“穆帅严重了,今天是穆先生先来找麻烦的。”

穆成钧站了起来,眼角处泛着淤青,他上前几步,拉起穆太太的手臂。“走。”

辛世勋心有不甘,但是这样的结果,也算是在他的意料之中。

要想要穆成钧的性命,没这么简单。

他手掌在裤腿处轻点,“这位小姐不知道是哪家的,也不知道跟穆家又是什么关系?”

穆成钧利眸扫了过去,眼底带着满满的警告。“辛世勋,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,苏家家里的东西是你装的吧?”

“你说得这些话,我倒是越发不明白了,什么苏家?”

苏晨站在原地没动,只觉辛世勋的目光扎过来,像是针一般。

穆成钧拉着穆太太起身,他站到了辛世勋跟前,“现在,我们可以走了吗?”

“当然……”

穆劲琛带了这么些人过来,他若再不放,穆家就有理由能把辛家给砸了。

男人冲着苏晨扯出抹怪异的笑来,“小姑娘,你身体好好的吧?”

穆成钧闻言,眼眸轻眯下,挥拳打在了辛世勋的嘴上,“如果你的嘴巴闭不起来,我帮你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亲们,最近几天可能更新少点,其实写的不少,但是妖妖6月28号到7月5号要外出,8天的稿子我在努力存出来,到时候虽然字数不多,但是不会断更,亲们每天都能照常来刷新哦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