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7当年,到底是什么约定?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成钧!”穆太太喊了声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

辛世勋被一拳打倒在地上,旁边的小女孩吓得哇哇大哭起来。“不要打我爸爸,不要打我爸爸!”

“老公!”辛太太上前将他搀扶起来,“你没事吧?

穆太太轻摇下头,“算了,我们走吧。”

“妈,就这样算了?”穆劲琛显然不甘心,“你看大哥被打成了猪头样,这样吧,我一把火把这儿烧了可好?”

“胡说什么呢你?”穆太太喝住他的说话声。

穆成钧垂下眼帘,“今天是我冲动,我也认了,我以后也会记得两家的约定,但是辛世勋,你别再来挑衅我,不然的话,我会让你后悔那时候没跟着你女儿一起下去!”

男人说完这话,转身离开,他走到苏晨跟前,看了她一眼,什么话都没说便径自走了。

穆劲琛和穆太太紧随其后,苏晨也跟了出去。

客厅内,辛太太扶着辛世勋坐下来,边上的小女孩一直在哭。

辛世勋不耐烦地朝她看了眼,她立马止住哭声,不敢再发出丁点的声音。

“老公,我们现在有了思念,你别再想以前的事了……”

辛世勋眼冒金星,视线望出去还是模糊的,“我今天把他引来苏家,就想到过成的机会只有一半,毕竟目标太明显,我也不想引火上身,让他死在我的家里。”

“老公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?”

辛世勋挥下手,让客厅内的另外几人也趁早离开。

不过一会,整栋房子内安静下来,辛太太总觉得辛世勋这个样子有些吓人。“老公,这口气,你也算是出了吧?”

辛世勋瞪了她一眼,伸手将她推开,“我现在不想见到任何人,你带着思念上楼,让我静静。”

辛家外面停了好几辆车,穆成钧的司机也挨了打,穆劲琛让他坐上另一辆车,他亲自开了穆成钧的车。

几人坐进车内,穆太太焦急地拉过穆成钧,“我看看,伤哪了?”

“没事,皮外伤。”

“看看这张脸肿的……”

穆劲琛发动车子,穆太太想到方才的事,真是又急又气,“成钧,你怎么跑到辛家来了?我和苏晨打你电话,你就是不接,你想急死我们是不是?”

“妈,今天是我不理智,我的错。”穆成钧的脸动了下,目光落向前方。

他想要轻描淡写地带过去,可是他今天的举动在别人看来,太过于匪夷所思。穆劲琛双手握住方向盘,目光从前侧的路上收回,睨了眼后视镜中的男人,“大哥,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,当初出事的时候你都能按着约定没找去辛家,今天怎么……”

穆成钧垂下了眼帘,目光无神地盯着一处,他双手慢慢交握,可总觉得这个动作还不足以能掩饰住他心里的慌张和害怕。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。穆成钧睇了眼旁边,看到了苏晨的腿,以及她放在腿上的手。

穆成钧毫不犹豫地握住她的手掌,他手心冰凉,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苏晨一大跳。

“今天我在饭局上,收到了一封信件,里面是购买墓地的相关信息,还有照片和签名,签名写了小薯片的名字。”

“什么?”穆太太闻言,大惊失色,苏晨也忍不住攥紧了手掌。

“你怀疑是辛家人寄来的?”穆劲琛口气还算平静。

“除了他们,还能有谁?”

穆成钧更加用力地握着苏晨的手,他弯下腰去,将她的手放在自己前额处,“是,我以前都挺冷静的,可是今晚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,我甚至有把辛世勋掐死的打算。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一想到他将主意打到我儿子身上,我就理智全无。”

苏晨看了眼他的样子,她当然能理解穆成钧这句话的意思,因为如果换做了是她的话,她肯定也会跟他一样。

“这个辛家真是太过分了。”穆太太口气中掩饰不住气愤。

苏晨一语不发,穆成钧的情绪久久未能平复下来,穆劲琛在前面说道。“辛家屋里的那些人你们也看到了,一看就是早有准备,他的目的就是要激怒你,不过就是张照片罢了,你向来冷静,怎么能被激成这样?”

穆劲琛很想不通,但后车座坐着的几人却是深有感触。穆太太轻叹口气,“劲琛,你是不会懂的。”

“我怎么不懂?”穆劲琛问道。

“你还没有孩子,不会体会到那种心情的。”

穆劲琛竟也是无言以对,闷了半晌后才说道,“如果换了是我,我也不会这样去送死。”

“真是……去送死吗?”苏晨小声问道。

“当然,”穆劲琛接过话。“如果大哥今天被活活打死了,我们穆家还不能找上门,只能自认倒霉。”

“为什么?”那可是一条人命,难道仅凭两家的什么约定就能作数了?

这话真是问得好,穆劲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只能沉默。

苏晨的视线再度落向旁边的男人,穆成钧俊目轻阖,一看就没有说话的欲望。

穆太太也是满目心事,“以后还是得当心着辛家那边,我看辛世勋有点像是疯了的样子。”

“今天幸好没出大事。”穆劲琛想到这,心有余悸。

车子很快开回了穆家,穆成钧这幅样子定是很吓人,曹管家看了不住说道。“穆先生,您没事吧?要不要去医院?看过医生了吗?”

“他可能不会去看医生。”穆劲琛回道。

穆太太上前两步,来到穆成钧身侧。“一定要去医院检查看看,万一被打出了内伤怎么办?”

“妈,我心里有数,我没有大碍。”

“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倔?”

“我真没事。”穆成钧走向客厅,在沙发上坐定下来。穆劲琛上前,拉起他的手臂,又在他胸腹之间按着,“是没大碍,看来他们的拳头太弱,不够力气。”

穆成钧将他的手臂推开。“你回去吧,现在最烦你,真不想听你说话。”

“你说这话,你的良心不会痛吗?刚才要不是我,你今天可就回不来了。”

“行了行了,都少说两句。”穆太太精疲力尽地坐定,“先把脸上的伤处理下,怪难看的。”

穆成钧伸手摸向自己的脸,“是不是不好看?”

“呵呵,”穆劲琛嘴角边的嘲讽藏匿不住。“很丑,很丑,几乎可以说是毁容。”

穆成钧看向身侧的苏晨,“家里有药箱,你给我处理下。”

“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。”

“大哥,我可以,我有经验。”穆劲琛想要凑上前来。

“真要你给我处理的话,我的伤恐怕是好不了了。”

曹管家拿了药箱过来,穆成钧起身来到酒柜跟前,酒柜旁边有面镜子,他往跟前一站,一照,看清楚了里面人的长相。

穆成钧倒吸口冷气,完了,他明天没法出门了,他怎么丑成了这幅鸟样?

嘴角是肿着的,还有血渍,颧骨也是肿的,就连眼睛处都是肿的,还有淤青,他引以为傲的一双眼睛,这下好了,还不如别让他看见。

穆成钧觉得很是糟心,他回到沙发跟前坐着。他抬眼看到苏晨拿了棉花球正要给他消毒,他忙按住苏晨的手臂,“一会去楼上再弄。”

“伤口当然要现在处理。”穆太太不悦出声。

“妈,我答应你就是了,今后绝对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。”

苏晨坐到穆成钧身侧,穆劲琛想到方才的事,不由问了句,“我赶去的时间是不是刚刚好?”

“真要靠你,两个我都不够死。”

“那你不是没死吗?”

穆成钧听到这,脸别向了旁边的苏晨,“往辛家屋里扔照片的事,是你做的?”

“嗯。”

穆成钧脸色骤变,“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在找死?辛世勋要是逮住了你,第一个就宰了你。”

“我还不是看你被揍得可怜……”

“谁可怜?”穆成钧原本不觉得气,可是听了这句话,胸膛内的火蹭蹭的就起来了。“你可怜我是不是?”

苏晨指了指他的脸,“当时他们就对着你的脸打,我看你没有招架的能力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我知道我做不了别的,就想拖延点时间罢了。”

穆成钧冷笑下,“你成功了吗?做到了吗?”

“做到了啊,他们分散了精力来找我,就没再对你施暴,我是在救你,你没说一句谢谢也就罢了,我听你的口气,你还在怪我?”

他怪她,那还不是因为怕她被逮住?

她能有什么本事,对方都是身手矫健的壮汉,她跟着他这么久,别的没学会,一招鸡蛋碰石头倒是用得活灵活现。

穆成钧冷嗤声,“行了吧,还真会给自己的脸上贴金,你是想说没有你的话,我今天就回不来了?”

“是,”穆太太径自接过话。“没有晨晨,你的脸就真毁了,至少还要挨个十几拳,说不定现在连鼻子都歪了。”

“妈!”

穆太太一本正经说道,“我说的是实话,晨晨这个法子虽然危险,但还是有用的。我今天看辛世勋的样子,就觉得他有点不正常,晨晨丢了照片之后,他当时应该是杀人的心都有了,幸好出门没逮到人,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。”

“听到了吧?”穆成钧轻斥一声,冲苏晨说道,“说你是在找死,你还不承认。”

苏晨有些气恼。“你这人真不知好歹。”

“你嘴巴还要厉害是吧?”

苏晨看了他一眼,“他们打你这么多下,就应该都打在你的嘴上,让你说不出话来。”

穆成钧抬起食指,虚空朝她点了点。

“晨晨,别跟他一般见识。”

“是啊,”穆劲琛也在旁边说道。“大嫂,你理解下大哥吧,任谁被打成了这样,心情都不会好的。”

穆成钧也不想再说话,他的本意被曲解的一塌糊涂,糟心!

“妈,我先上楼了,我去看看小薯片醒了没。”苏晨说着就要起身。

“老大,你也早点休息吧,要是觉得身体吃不消,还是要去医院知道吗?”

穆成钧站起身,拿了药箱径自往二楼走去,穆太太伸手打了下穆劲琛的膝盖。“你哥今天差点就折在辛家了,你还开玩笑,再要这样,我要出手揍你了。”

“妈,你怎么不打他?是他冒冒失失去了辛家。”

“有了小薯片……老大是真不一样了。”

穆劲琛满眼的羡慕。“我也想要。”

“生啊。”穆太太睇着他,“没人拦着你生。”

穆劲琛摸了摸颈后,“你等着吧。”

穆太太听了这话也高兴不起来。“如今看来,那信件真是辛家寄的,他们真是挖好了坑等着你大哥往里跳。”

穆劲琛抬起手掌,轻拍着穆太太的肩膀,“今晚先好好睡一觉,不要再想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苏晨进了房间,小薯片被月嫂带着,她转身要出去,就看到穆成钧拎着药箱进来了。“给我把伤处理了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亲们,最近几天可能更新少点,其实写的不少,但是妖妖6月28号到7月5号要外出,8天的稿子我在努力存出来,到时候虽然字数不多,但是不会断更,亲们每天都能照常来刷新哦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