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在他头上写个王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这口气,是不是想说我欠你的?”

穆成钧大步向前,将药箱放到床上,他在床沿坐了下来,垂着头,看上去很没精神。苏晨想抬起脚步就走,但余光睇见男人这个样子,她不由上前了两步。

“穆成钧,你们跟辛家的那个规定我实在不懂,为什么只要你踏进辛家,辛家人就能直接打死你?”这话说给一百个人听,恐怕都不会有一个人相信吧?

男人显然不想碰触这个话题,苏晨见状,继续说道。“辛家小姐因你而死,为什么?”

“我让你给我清理下伤口,你的话怎么这么多?”穆成钧口气不善,抬起眸光睇着苏晨,“你真以为自己是穆家大少奶奶,什么事都能管了是不是?你可别忘了,你在这连个名分还没有。”

这话一说出来,恐怕也只有苏晨才能感受到有多伤人。

呼吸瞬间卡在了喉咙口,上不去下不来,窒息的感觉令全身的疼痛都在扩散,她深吸口气,却找不到一个苍白的字能够去堵住穆成钧的嘴。

他说的不就是实话吗?

穆成钧见她沉默了,他的话达到了他预期的效果,至少是让苏晨不再往下问。但穆成钧也感觉到了她这样的沉默,是因为被他的话给伤了。

男人强硬得连一句对不起都不说,眼见苏晨从他面前经过,他攥住了她的手腕。

她气恼不已,狠狠挥起手来,“放开,放开我。”

“我跟你说的话你没听见是不是?没看到我满脸的伤吗?”

“关我什么事?”苏晨觉得她的那点怜悯心,简直就是最不值钱的东西,穆成钧还需要她来同情吗?这下好了,打脸了吧,是啊,连个名分都没有,她瞎操什么心?

“你给我站住!”穆成钧拽着苏晨的腕部不让她走。

女人使劲甩了几下没甩开,穆成钧干脆一把将她拉过去,直接推倒在床上,他翻身压住她,苏晨的双手暂时得到自由,她毫不犹豫地抬起拳头打在他脸颊上。

那是新伤啊,别说是被碰了,就是呼吸下都能感觉到痛。穆成钧倒吸口冷气,“你这女人怎么这么心狠?”

“我不心狠的时候,你说我多管闲事。”苏晨大口喘着粗气,双手被穆成钧给按在了身侧,她杏眸圆睁瞪着他,“放我起来!”

“我今天实在是没多余的力气来对付你,你给我乖乖的。”

苏晨嘴角勾勒出冷笑,“是啊,你的力气都用来咬人了。”

男人居高临下盯着她,“我这伤要是不处理好,说不定真有麻烦。”

“放开我!”

“你还挣扎!”

“不是说了给你处理伤口吗?你不放开我,我怎么起来?”

穆成钧见状,坐回了床上,苏晨坐起身来,药箱就放在边上,她将箱子拎到床头柜上,打开后开始准备。

男人手掌按向身上,也真是奇怪,是不是他脸皮比较薄,所以才会特别痛?他身上的疼痛感很明显没有脸上来得重,苏晨拿了镊子,夹着棉球走到穆成钧面前。

她伸出手,但是这个姿势比较累,苏晨干脆弯下腰来,可总觉得这样又怪怪的。

穆成钧见她身子往前、退后,又往前,他实在看不下去了,伸出手臂圈住苏晨的腰,一下将她提到自己腿上。

苏晨小脸涨得通红,“你干什么!”

“这样的角度给我清理伤口,不是刚刚好吗?”

“胡说什么?我手动不了。”

穆成钧拉住她的手,让她的手伸向自己的脸,“这样不就行了吗?”

苏晨就势用棉球按住穆成钧的脸,还用了挺大的力气,男人眼帘紧闭,皮肤被撕裂开一般,“痛,痛!”这儿没外人,他干脆叫出声来,“苏晨,你故意的是不是?!”

“你脸这边本来就破了,酒精消毒能不痛吗?”

穆成钧才不信她的话,“你使了多大的劲,你心里最清楚!”

“我看你脸上的伤太吓人,我手抖,控制不住。”苏晨说着,又将棉球落到穆成钧的另一边脸上。他这回叫得更加大声了,“啊——”

“你这模样,真应该让别人都看看。”

穆成钧握住她的手腕,“是不是我方才说的话惹到你了?”

“你方才说过什么?”苏晨装起糊涂。

穆成钧也知道那句话说得不恰当,“我说,你别以为你什么事都能管……”

“没说错,你这话挺有道理。”

穆成钧一手搂住她的腰,另一手落到苏晨的腿上,“这句话,我收回。不,这段话我都收回。”

苏晨朝他看了眼,“说出去的话怎么能随意收回?”

“你就当没听过不就行了?”

苏晨用棉球按向他的眼角处,穆成钧痛得冷汗直冒,他抱住苏晨腰际的手臂收紧些,“够了,够了。”

苏晨推开他的手,“再涂点药才能好得快。”

男人差点就要怀疑起人生来,苏晨再次折回他的面前,穆成钧一把搂过她,再度让她坐自己腿上。

苏晨还是想起来,男人见状,用右手按住她的大腿。苏晨脸色泛起潋滟桃花色,她将蘸了药水的棉球在他脸上轻按着。

穆成钧视线盯着她看,苏晨尽管专注着手里的动作,可还是能感觉到男人的注视,两人隔得这么近,彼此的呼吸声都能感受清楚。

她嘴角轻含笑意,穆成钧看了个清清楚楚,“笑什么?”

苏晨强忍着,“没什么啊。”

她用棉球在他脸上画着,越来越想笑,但苏晨努力憋着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

“清理伤口啊,每一寸都不能放过是不是?”

穆成钧目光落向她颈间,那一鞭子真是重,伤痕居然到现在还没完全褪去。苏晨颈间留下了一道暗红色的、长长的线,穆成钧一瞬不瞬地盯着,“你们怎么知道我在穆家?”

“这个不能告诉你。”

“司机通知你们的?”

苏晨动作微顿,“穆成钧,你有没有想过……要是今晚没有妈和你弟弟过去,你还能有命吗?”

穆成钧回答得理所当然,“当然,我的命很大。”

他说完这话,左手搂紧了她的腰,上半身忽然往前倾,薄唇亲吻在她颈间,苏晨又痒又难受,她手掌在他肩膀处推挡着。

“你干什么?”

穆成钧被她推开,他笑着看向她,苏晨赶紧起身,“不要脸。”

“我不过亲你一口,至于被你骂成不要脸吗?”

苏晨擦了擦自己的脖子,她回到床头柜前,将药箱内的东西整理下,“我去抱小薯片回来。”

穆成钧身子往后躺,目光盯着头顶的天花板。苏晨走了出去,没过多久,她抱着小薯片回到卧室。

孩子睡了,她小心翼翼将小薯片放进小床内,出去一趟,浑身都是汗,这会汗被吹干了特别难受。苏晨见小薯片睡得正熟,趁着这个时间,她得赶紧去冲个澡。

穆成钧还在想着今天的事,浴室内传出水声,只是没过一会,小床内传来了孩子哇哇的哭声。

男人赶忙上前,弯腰将小薯片抱在怀里,“宝贝,是不是饿了?”

苏晨在里面冲澡,却听到外面的哭声越来越响亮,大有歇斯底里之势,她随意将身子冲净,擦干后套上睡衣快步往外走。“怎么哭得这么厉害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估计是饿了吧。”

小薯片睁开眼,嘴巴一张一合的,看着委屈极了,他朝穆成钧看看,忽然伸手在他胸前推了两下。“哇哇哇——”

苏晨来到男人身边,抬眼看向穆成钧的脸,她忙伸手将小薯片接过去。

“你快看看,他这是怎么了?”穆成钧焦急问道,“是不是饿了?”

苏晨背过身,“嗯,你去洗澡吧。”

穆成钧再度凑上前来,“你给他喂奶啊。”

小薯片看到了他凑过来的脸,又是哇的一声,苏晨赶紧走开,“他这是见你怕了,你别过来。”

“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,他怕我做什么?”穆成钧很是不解。

“你……你被打得鼻青脸肿,这副模样难道不吓人吗?”

经苏晨这么一提醒,穆成钧这才反应过来,他果真没敢再上前。苏晨哄着怀里的小薯片,看见穆成钧朝浴室走去。

男人走进去后,门也没关,经过镜子,他想要装作看不见的样子,但余光总能看到个大概,他不由顿足,转过身后直勾勾盯着镜中的自己。

他总算知道小薯片为什么这样害怕了,因为他的脸上涂满了红药水,能擦的地方都擦过了,像个红脸关公!

最不能忍的是,他的额头上被红药水写了个王字,穆成钧气得转身就往外走去。

“苏晨!”

苏晨也猜到是为什么事了,她赶紧嘘了声,“轻点,小薯片要睡觉。”

男人冷笑声,这时候知道将小薯片搬出来当救兵了,他偏偏不吃这套,他几步来到苏晨跟前,并指了指自己的脸,“这是你画的?”

苏晨抬头朝他看看,一脸的无辜。“是啊,不是给你涂药吗?”

“呵,那额头上的字又是怎么回事?”

苏晨嘴角搐动两下。“那是随手涂的啊,有哪里不对劲吗?”

穆成钧绷着一张脸,“敢在我脸上写字……”

“哇哇哇!”小薯片一眼望去,又看到了可怕的东西,立马扯开嗓门哭起来。穆成钧见状,赶紧往后退了几步,“苏晨,你好样的!”

“你可千万别过来,你这样子太吓人了。”

“还不是被你害的!”

苏晨背过身,哄着怀里的儿子。“不怕啊,不怕,怪兽被打跑了。”

穆成钧感觉自己脸上都没这么痛了,肯定是被胸口的怒火转移了注意力。他回了浴室,洗过澡后出来,又将脸上的药水给洗了,他情愿他这张脸恢复得慢一些,都不要被人这样摧残。男人走出去,看到苏晨正小心翼翼将小薯片放进小床内。

穆成钧围着浴巾上前,苏晨起身,看见男人的身上也有伤,腹部和胸前有好几处淤青。她坐向床沿,掀开薄被躺了上去,穆成钧随后也上了床。

男人将手按向自己的胸前,“嗯……痛。”

他拉长了音调,苏晨朝他看看,“我以为你这样的人,再怎么痛都会强忍着。”

“那你呢,你会忍吗?”

苏晨点下头,“会啊,发出这样的声音,难道你不觉得羞耻吗?”

“你能忍?”穆成钧明显露出嘲讽,“第一次的时候,你喊得惊天动地,恨不得把房间都震穿。”

苏晨的脸色变了变,她手掌轻握,真是说翻脸就翻脸,苏晨双手狠狠朝他胸前推去,穆成钧痛得不住抽气。苏晨转身躺了下去,并将被子扯过后盖到自己身上。

穆成钧摸了摸自己的胸口,他凑过身,“怎么,说这两句你就受不了了?你不说你很能忍吗?”

他想要去拉她的被子,苏晨肩膀挣扎下,抬起一脚踢向穆成钧,然后将背后的被子卷起来,翻个身将它压住了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亲们,最近几天可能更新少点,其实写的不少,但是妖妖6月28号到7月5号要外出,8天的稿子我在努力存出来,到时候虽然字数不多,但是不会断更,亲们每天都能照常来刷新哦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