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9这个男人,流着狠辣的血液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穆成钧靠着床头,没人跟他扯皮了,房间里安静得只有彼此的呼吸声,脸上的疼痛感瞬间复苏过来,这个暗亏他不能吃,他向来是有仇必报的人,他得将今天受的全部还回去。

苏晨累了,起初还提心吊胆着穆成钧会不会动手动脚,她防备了一阵,直到熟睡过去。

翌日,苏晨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,她清晨时分醒过,给小薯片喂了奶,这会好不容易睡得香甜,她不想动弹,苏晨觉得身上好重,睁开眼一看,穆成钧双手双脚都将她缠住了。

苏晨赶紧推开,屋外传来穆太太的声音。“成钧,晨晨。”

苏晨一听,睡意全无,忙起身后穿上拖鞋,快步朝着门口走去。苏晨打开门,穆太太笑容和蔼。“晨晨,是不是吵到你了?”

“没有,我已经醒了。”

“我见老大还没起,生怕他睡过头了,过来喊他一声。”

苏晨朝卧室内看了眼,“那我去叫他。”

她转身走回了几步,来到床前,“你还不起床?妈说去公司要迟到了。”

穆成钧翻个身,穆太太站在外面,自然是不方便进来,男人皱下眉头。“妈,我都伤成这样了,您还让我去公司,这不是成心给人看笑话吗?”

“你自己都说了,皮外伤而已。”苏晨端详着他的脸,“要是有人问起,你就说是英雄救美伤的,说不定别人还会特崇拜你。”

穆成钧闭着眼帘冷哼声,“他们不敢问一句,只会背地里议论纷纷,说我是不是惹了什么桃花债被打了。”

苏晨闻言,朝门口走去,穆太太轻笑下,“不去就不去吧,公司的事反正他自己能处理好,这副模样跑出去确实吓人,在家养着吧。”

苏晨自然是最希望穆成钧天天出去的,这样他们就不用抬头不见低头见了。

“那你们再休息会,我让厨房留着早餐。”

“谢谢妈。”

穆太太转身离开,苏晨将门关上,穆成钧翻个身继续睡觉。

下午时分,苏晨看到穆成钧走进衣帽间,不出一会功夫他就走了出来,衣服也换过了,苏晨抬头看他眼,“你要出去?”

“嗯,出去一趟。”

苏晨并未放在心上,穆成钧有手有脚,他爱去哪就去哪。

市中心的钢琴辅导班刚下课,一名家长带着两个小姑娘下来。她家和辛家是邻居,两个孩子又是一起玩的朋友,上课的时间和老师都是一样的,所以两家商量好了,每天轮流接送。

今天,辛太太原本想给女儿请假,毕竟昨晚才出了事,但辛世勋不同意,说是这样会耽误女儿的学习。

两个孩子往楼下跑,其中一个小姑娘看到不远处搭起了表演的舞台,她兴奋地朝着那边跑去。

“囡囡,”身后的女人喊了声,“别过去了,妈妈待会还有急事,我们现在要回家。”

女人想要追过去,她看了看身边的辛思念,“思念,你在这等我,我们今天不玩,要马上回家好吗?”

“好的。”

“思念真懂事。”女人说着,快步朝那个已经跑远的小女孩追去。

这时,停在广场角落处的一辆车上,下来了一个男人,那是穆家的另一名司机。

“思念。”他快步走向女孩,“你爸爸让我来接你。”

“你骗人。”

“真的,你爸爸今天原本是不想出门的,说是昨晚出了点事,但我们家先生和他关系特别好,他刚去酒店了。他说你钢琴弹得好,要让你过去给大家谈一首《欢乐颂》,说你对这首曲子很擅长是吗?”

小女孩听到这,信以为真,爸爸昨晚是出事了,她的《欢乐颂》也是弹得特别棒的,对方既然能够将这两样都说出来,那肯定是认识爸爸的。

她这么想着,脚步不由抬了起来,司机带着她来到车旁,将副驾驶座的车门打开。

小女孩坐了进去。“那我妈妈去了吗?”

“没去。”司机一把将车门关上。

他回到了驾驶座内,系好安全带,然后动作迅速地发动车子,车窗外面传来了女人的呼喊声。“思念,思念——”

车子飞快蹿了出去,小女孩朝车窗外张望下,“那是我隔壁的阿姨,要不我跟她说一下吧,我怕她担心。”

“不用。”

这一阵声音,是从后车座内发出来的,她这才意识到后面还坐着人。

辛思念扭头一看,看到了一张脸,她记得他,昨晚出手打爸爸的就是这个男人。

辛思念哇的哭出声来,转身就想往外跑,可是车门早就被反锁起来,她哭得越发大声了,“救命,救命啊。”

穆家。

苏晨和穆太太坐在沙发内说话,穆太太刚给苏家打过电话。

“晨晨,你爸妈那边别太担心了,只是以后千万要防着陌生人……”

“是。”

说话间,穆成钧从外面走了进来,穆太太随口问道,“成钧,你去哪了?”

苏晨注意到了穆成钧身后还有个人,那是穆家的司机,他冲门口小声说了句,“进来。”

一个小小的身影怯怯地跟在两人身后,苏晨看清楚了小姑娘的脸,吃了一大惊。“她怎么会在这?”

穆太太也是惊愕不已,“成钧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穆成钧一语不发,几步来到沙发跟前,穆太太着急起身,“你说话啊,这不是辛家的小女儿吗?成钧,你要干什么?”

男人坐定下来,“没什么,就是闲在家里太无聊,玩玩。”

“你别犯浑,赶紧把她送回去!”

“来都来了,怎么送回去?”穆成钧睨了眼战战兢兢站在客厅中央的小女孩。“辛世勋发现女儿不见了,应该会找到穆家来吧?他昨天提醒得对,一旦辛家人踏进穆家,我也可以收拾他。”

“成钧,你这事情做得太明目张胆了,这样只会把事情闹大。”

“我不怕闹大。”穆成钧说着,看了眼身侧的穆太太,“妈,你是不是想说他女儿是无辜的?”

“老大,这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,你知道的,我是不可能让你牵扯到命案中去的,辛世勋如果真出事了,就算辛家人能做到生死不论,可你终究会触犯法律。”

穆成钧冷笑声。“那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。”

苏晨头一次觉得穆成钧这个人很矛盾,他似乎什么都不怕,疯狂起来像个魔鬼,可是寻常时候,至少在面对她的大部分时间内,他都是一个正常人的状态。

亦或者说,他的骨血里就涌动着暴戾,一旦被人碰触,就会激发出来。

小女孩被吓得不轻,站在原地不住抹着眼泪,苏晨腿动了动,穆成钧口气冷冷说道。“把你那点同情心收起来,辛世勋给你儿子买好墓地的事,你忘了是不是?”

苏晨心里被压得喘不上气来,她捏着双拳,穆太太叹口气,“原本那件事过了,就过了,辛家做什么非要重新挑起来?”

小女孩上前步,冲着苏晨和另外两人道,“叔叔、阿姨,奶奶,你们让我回家吧,我好想我妈妈,我不想待在这里。”

苏晨听不下去了,但是想到辛家昨晚的所作所为,她并不能够圣母到不顾一切去护着这个小女孩。

穆成钧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,他直起身,身子往后靠。“苏晨,小薯片可能醒了,你到楼上去吧。”

这似乎算是最好的方法了,苏晨只能算是落荒而逃了。

辛家。

辛太太满面焦急写在脸上,嘴里不住重复着一句话,“怎么办,怎么办?世勋,你快想想办法啊。”

辛世勋坐着一动不动,“办法?还能有什么办法?穆成钧的目的再明显不过了,他就是要逼我上门,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我要过去,就是送死。”

“难道就这样把思念丢在穆家吗?”辛太太情绪激动起来。“那就报警,说他们绑架。”

“辛家和穆家的事,从来不靠外人解决,要不然的话……两家都会有麻烦。”

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辛太太坐到辛世勋身边,“思念肯定吓坏了,我们赶紧去把她接回来啊。”

“穆家做了十足的准备,就算我去了,能不能够活着回来都要另说……”

“不会的,”辛太太焦急开口,“我们不是去寻仇的,我们只是去要回女儿而已,他们没有理由这么对我们。”

“穆成钧做事情还会跟你讲理由吗?”

辛世勋显然不肯出面,辛太太急得坐立不安,“世勋,我们现在就只有思念这个女儿了,你难道真要把她放在穆家吗?”

“她只是个孩子,穆家不会动她的。”

“如果他们一直不肯放人呢?你有没有想过,思念心里该有多害怕?”

辛世勋站起身来,却丝毫没有要出门的意思,他冷冷睨了眼辛太太,“别再说了,要去你去,我是不会踏进穆家那个地方一步的!”

辛太太看着他往二楼走去,她心里一阵绝望漫过,冤冤相报何时了,可辛世勋就像是魔怔了,如今越来越六亲不认。

傍晚时分,苏晨下楼的时候,听到曹管家的声音传了上来。

“穆先生,辛家来人了。”

“是吗?什么人?”

“是辛太太。”

穆成钧很明显冷笑下,坐在边上的小姑娘闻言,起身就要往屋外跑,“妈妈,妈妈!”

曹管家将她拦了下来,与此同时,辛太太也从门口进来了。

“妈妈!”

“思念……”

穆成钧朝曹管家示意下,他放开手里的小姑娘,辛思念朝着辛太太扑过去,“妈妈。”

“宝贝,你还好吧?没什么事吧?”

小姑娘摇着头,但一看就是被吓坏了,辛太太搂住她的肩膀,目光看向客厅内的几人。

穆太太也端坐在那,穆成钧挑了下眉头,脸上的伤很是明显。“辛世勋为什么不来?”

“孩……孩子是无辜的,放了她吧。”

“你让他过来,只要见到辛世勋,我肯定不为难你女儿。”

辛太太更加用力地抱着怀里的孩子。“他过不来,你让我们走吧。”

“走?那是不可能的事情,你也是辛家的人,这个小姑娘也是,他要不来,我就拿你们开刀。”

苏晨站在楼梯口,没有再继续往下走,孩子是无辜的,这句话用在所有人身上都可以,可似乎……独独不能用在辛家身上。

穆太太轻抬下眼帘,“以诅咒我孙子这样的低劣手段,激怒了我的儿子赶去穆家算账,而最终的目的,是要将我的儿子打死在辛家,我们说要走的时候,你们答应了吗?”

穆太太的话语掷地有声,带着满满的怒意。她虽然不赞成儿子的做法,可这个时候,却还是选择站在了穆成钧身边。

辛太太面上毫无血色,“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,放我们走吧。”

穆成钧站起身,修长的双腿往前走去,到了两人跟前,他垂首朝辛太太怀里的小女孩看了眼,“别跟我求饶,我最不吃这一套,我的心肠向来硬。”

苏晨没有参与进这件事当中,但以她对穆成钧的了解来看,他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这个男人流着狠辣的血液,今晚若是不见红,辛家恐怕休想将人带出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