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苏家起火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辛太太抱紧了女儿,瑟瑟发抖,像是误入了狼群中的羊。

穆成钧最看不得别人这幅样子,今天只是地点换了换而已,他昨晚就是辛家砧板上一只待宰的羔羊,他怎么没见辛家对他手下留情?

他冷笑一下,“要不要我替你打电话给辛世勋?”

“他不会过来的。”辛太太嗓音发抖说道。

“自己的女儿和妻子有难,他还能躲着不出面吗?”

辛太太看了眼穆成钧的脸,“他真的不会过来的,求求你,让我们走吧。”

穆成钧往后退了两步,似乎不想看到她这幅样子。“我轻轻松松就放你走?你当穆家是什么地方?”

身前的小女孩抬头看向辛太太,双手越收越紧,眼圈通红,哭声已经止住了,但喉咙间还在颤抖,“妈妈,我怕。”

“不怕,不怕啊。”

“我想回家。”

苏晨脚步动了下,想要上楼,她身子刚转过去,就听到咚的一声传到耳朵里。

辛太太直直朝着穆成钧跪了下来。“昨晚的事,是辛家的错,但这个孩子什么都不知道,她也不懂两家的恩怨,放她走吧行不行?”

穆成钧背对着两人,他轻咬下牙关。“别再说了,我也不针对你们两个,我要见的人是辛世勋。”

“求求你,求求你!”

穆成钧眸子间有了怒意,他转身看向两人。“你跪也没用……”

“那我一直跪着,我女儿心脏不好,不能受到惊吓,成钧……不,穆先生,你就让她跟我回去吧,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儿,不能再失去第二个孩子了。”

穆太太坐在沙发内一动不动,她也清楚穆成钧的脾气,这种时候,谁劝都没用。

辛家也算是大家,可如今,辛太太却这样跪了下来。

她太清楚两家的恩怨了,也太清楚在穆成钧身上发生过的事,她生怕辛思念再出点事,那她这辈子就真的没什么指望了。

辛太太忽然弯下腰,将额头磕在地上,“昨晚的事对不起,你放我们走吧,放我们走吧……”

砰!砰!

额头一下下重重地敲在地上,旁边的小女孩忙蹲下身来,用力抱住辛太太的肩膀。“妈妈,不要这样,痛……”

“妈妈,妈妈!”小女孩哭出声来,泪流满面,“妈妈不要……痛。”

穆成钧冷眼看着,心却出乎意料地狠狠抽了下,他不由想到小薯片,想到了自己的儿子。

穆太太说得对,为人父母,可以被孩子改变很多,穆成钧居然有些不忍心,他也奇怪于自己这样的想法。

“好了。”他喉间冒出低低的嗓音,穆成钧终究是挥下手,“你们回去吧。”

他想放句狠话,但是看到辛太太这幅样子,穆成钧不由轻吸口气,“走走走,走吧。”

客厅内都是女人的哭声,吵得人不得安宁。

辛太太以为自己听错了,她小心翼翼抬头看向穆成钧,直到看见了男人的背影走到沙发跟前,辛太太这才起身,拉起辛思念的手说道,“思念,快走。”

她生怕穆成钧会变卦,她方才只是抱着千分之一的可能试一试,她没想到穆成钧会答应,她也不相信穆成钧肯这样放她们离开。

小女孩跟在辛太太身侧,小跑着往外走,直到走出了穆家,辛太太这才断定自己不是在做梦。

苏晨在楼梯口站了许久,确定辛家的人完全离开后,她这才走下去。

她也很吃惊,这个穆成钧与她所认识的穆成钧,又好像不是同一个了。

苏晨以为他应该是听不进去别人地求饶声,对他来说,女人的眼泪早就免疫了吧?况且他昨晚才吃了那样的亏,今天大费周章将人弄来,却没想到……辛家只是打了一张亲情牌,他就弃械投降了。

这实在很不像穆成钧。

还是她潜意识中的穆成钧,原本就没这么坏呢?

苏晨听到穆太太开了口。“成钧,你……”

“妈,我是不是不该放她们走?”

“当然不是。”

“那我是不该把那个孩子牵扯进来吗?”

穆太太不知道该怎么说,她目光轻抬,看见了正在走来的苏晨,“事事难以预料,希望辛世勋能想清楚,别再找我们的麻烦。”

辛太太带着辛思念回到家,她深一步浅一步地往屋内走,额头处痛得厉害,她顾不得这些,她拉着辛思念的手,带她去洗手间洗了把脸。“思念,到家了,不怕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楼下没看到辛世勋的身影,辛太太让辛思念自己在客厅内看会电视。她顺着楼梯往二楼走去,来到房间,里面没有动静,门也是关着的,辛太太推门进去。

辛世勋坐在地上,嘴里小声地说着话,听见脚步声,他扭头看向辛太太,“回来了?”

“你还会关心我们吗?”

“思念呢,思念也回来了吗?”

辛太太点下头。“回来了。”

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男人站起身,手里捧着一堆存折和银行卡,保险箱的门是打开着的。辛太太吃了一惊。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“你的额头怎么了?”辛世勋目光落到她脸上,辛太太抬手摸了下。“没什么。”

“你给人下跪了是不是?你给穆家的人下跪了?”

“你把存折拿出来要做什么?”

辛世勋咬着牙,重复一句,“你给穆成钧下跪了。”

辛太太坐向床沿,有些失魂落魄,辛世勋将其中两本存折给了她,“你拿着,以后有用。”

“你又想干什么?”

“我想做的事情很多,很多。”

辛太太看到他这个样子,气不打一处来,“你别再害我们了,醒醒吧!”

辛世勋转过身将保险柜的门关上,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,有钱能使鬼推磨。况且那边……他已经让人盯着了,穆成钧欺人太甚,苏晨又侮辱了他女儿,穆家和苏家都有罪。

穆家。

吃过晚饭,穆太太看眼儿子的脸蛋。“成钧,你脸上上药了吗?”

“这点伤,它会自己好起来的。”

“这可不一定,在家又没事的,上了药也没人会笑话你。”

穆成钧下意识摸向自己的脸,“昨晚把小薯片吓哭了,就因为苏晨给我上了药。”

“是吗?那你离孩子远远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穆成钧在家也待不住,总觉得太闲,再加上脸上即便不涂药,小薯片看到了还是会害怕,他连孩子都不能抱,更加觉得无趣。

半夜时分,苏晨睡了,穆成钧也在熟睡当中。

男人的手机放在床头柜上,有电话进来的时候,震动声特别明显,嗡嗡的声音一下将苏晨惊醒了。她睁开眼帘,推了下身后的穆成钧。“是不是你的电话?”

“半夜三更,准没好事。”穆成钧不情愿地伸出手,拿过手机后直接放到耳边,“喂?”

电话里传来焦急的声音,“穆先生,不好了!不好了!苏家起火了。”

“什么?!”穆成钧蹭地坐起身。“什么起火了?”

“苏家起火了。”

对面的声音几乎是用吼的,苏晨听得清清楚楚,她立马坐起身,听到穆成钧扯着嗓门喊道,“人呢?人出来了吗?”

“没有,人还在屋里面。”

苏晨震惊之余,受了不小的惊吓,她几乎是翻滚着下了床的,两人匆匆披了件衣服出门,穆成钧经过月嫂的房门跟前,敲了两下门。“快去把小薯片带着。”

他也顾不得月嫂有没有听见了,苏晨跑在前面,来到楼梯跟前,一脚伸出去差点踩空了。穆成钧伸手扣住她的手臂,“当心。”

穆成钧没有喊司机,直接拿了车钥匙带着苏晨出门。

来到苏家所在的小区,远远就能看到小区下面围满了人,苏家所在的楼层冒着滚滚浓烟,苏晨泪水再也止不住,拍打着车窗喊道。“爸,妈!”

消防车已经赶到,但还没开始救援,穆成钧推开车门下去,苏晨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出了副驾驶座,她泪水模糊了视线,“怎么办,怎么办?”

穆成钧将她拉起身,“别担心,说不定他们已经出来了。”

物业的保安也都出动了,拉起了警戒线,楼上还有人陆陆续续往下撤离,苏晨想要冲进去,穆成钧见状,用力将她抱紧在怀里。“苏晨,不要进去,不能进去。”

“我爸妈还在里面呢,快去救人啊,快啊。”

苏晨哭喊着,有人回头看向她,目光中充满了同情,这么大的烟,怕是凶多吉少了吧?

人群中有两名男子快步朝着他们走来,“穆先生。”

穆成钧按着苏晨的脑袋,也不让她乱动,男人胸口压着火,又急又气。“怎么回事,不是让你们守在苏家门口的吗?”

“我们是守着了,但有人在楼梯口鬼鬼祟祟,对方先把我引开了,后来又用相同的法子将另一人引开。我们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怎么进屋放的火,等我们想要回去的时候,又被人给缠住了……”

“那我爸妈怎么办?”苏晨哭喊着,“为什么会出这样的事,是谁?究竟是谁?”

“为什么到现在才施救,这么大的火,难道一开始没有排查吗?”

“物业方面说挨家挨户排查了,现在业主都很气愤,说显然是消防方面不过关……”

苏晨推了下穆成钧,她抬起眼帘看向苏家所在的楼层,那里浓烟滚滚,呛人的味道传到了楼底下,苏晨几乎绝望起来,“爸——妈——”

“苏晨!”

苏晨不顾一切往前冲去,前面有警戒线,她跟人家焦急地说道,“我是这家人家的女儿,让我进去,让我进去!”

“对不起,现在里面情况不明,谁都不能进去。”

“那你们快施救啊,救人啊。”

物业的领导也早早到了,赶紧安抚说道。“我们已经报警了,消防也出动了,有些事还得请示……我们理解你的心情……”

穆成钧听到这,面色难看到极点。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请示什么?”

“爸!妈——”苏晨撕喊着,泪流满面,几乎要跪到地上去,穆成钧将她往后拖了好几步,“苏晨,别这样。”

“我爸妈还在里面,快救救他们,救人啊。”

“我来想办法,我一定将他们救出来!”穆成钧说着,看向旁边的两名男子。“老二那边知道了吗?”

“知道了,第一时间就通知了。”

穆成钧掏出手机,“这样等下去不是办法,我自己找人过来一起救。”

男人说着,走到旁边去打电话,苏晨回到了人群中,她心急如焚,泪水怎么都止不住,她感觉天都塌下来了,要是爸妈真出事了,她该怎么办?

苏晨双手捂住嘴,心口痛得不能自已,望出去的所有人都是模糊的,她恨不得就此冲进去,就算救不了人,她也情愿在门口站着。

苏晨颤抖着唇瓣,穆成钧去打电话了,就算想尽所有方法都要将苏晨的爸妈救出来。

她目光怔怔盯着一处,肩膀处猛地一重,苏晨没有理睬。身后的人见状,又重新拍了两下,苏晨这才感觉到,她回过了头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