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不要动她,她只是个生育工具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苏晨抬头看向穆成钧,她忍住了眼泪,辛世勋盯看了苏晨一眼,“觉得心疼了?”

“你这样,就没想过你女儿的在天之灵吗?”

辛世勋挥下手,两名男子将穆成钧拉开些,辛世勋蹲了下来,“你知道我女儿是怎么死的吗?你清楚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吗?”

“我是不清楚,但你正在做的事情是不对的。”

穆成钧眉头微皱,冲着苏晨说道,“苏晨,别说了。”

如今的辛世勋就是个疯子,一点点刺激都有可能令他暴跳如雷,谁都不敢保证他会不会对苏晨做出些丧心病狂的事情。穆成钧看到这个坑的时候,脑子和心里已经完全乱了。

苏晨紧张地看向男人,穆成钧想要安抚她一声,让她别怕,她也不该来这样渗人的地方,但是话到嘴边,男人却一句都没有说出口。

他也不得不掩藏起满眼的焦急,这反而会更加刺激到辛世勋。

“我跟苏晨失踪了,一会那边扑灭了火,也会发现苏晨的爸妈不在屋内,谁都会想到是你做的。”

辛世勋抬首看向男人,“是吗?”

“距离你将我引去辛家不过才一天时间,辛世勋,你不觉得你目的性太强了吗?”

辛世勋满脸的不在乎,“我就是要打你个措手不及,穆成钧,我难道还要给你足够的防备时间吗?我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,我今天不要你的命,所以我用不着担心杀人偿命。”

穆成钧轻拧起眉头,“既然不涉及到性命,你把苏晨放了。”

“放了?”男人站起身,双手拍了几下,将掌心内的泥土拍去,“今晚这么好看的一出戏,就缺观众,怎么能随随便便放了?”

透着墓碑前方射过来的光,苏晨隐隐看到穆成钧眉宇间的冷肃,他应该是能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的,也应该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过来的。

苏晨站在那个足能摆得下一口棺材的泥坑里,她眼里明显充满了惶恐,这儿都是辛世勋的人,穆成钧只身前来,这不是来送死的吗?

“哈哈哈——”辛世勋笑着,笑声在阴冷的墓园内,被哗哗而来的风一口吞净,他眸子内很明显是冷到极致的,“你关心她,她也关心你,瞧瞧你们的眼神,只不过你们当着我女儿这样眉来眼去,有想过她的痛苦吗?”

辛世勋抬起了右脚,一脚将堆起来的泥土踢出去,苏晨觉得眼睛里痛得厉害,她下意识伸手擦了把脸,只是眼里进了沙土,眼泪也就控制不住往下淌。

穆成钧看在眼里,某根神经被狠狠弹了下,但他很快又将这股涌起来的情愫压抑回去。“辛世勋,这回你恐怕是看走眼了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苏晨于我来说,算不了什么。”

“是吗?”辛世勋盯着坑里的苏晨,“穆成钧,你要不紧张她,你大晚上的跑墓园来做什么?我看你真是见了鬼了。”

辛世勋这话一说出口,等于就堵住了穆成钧的路,他想要将苏晨推出去,早就来不及了。

“我总不能让她死在这,这样的话,我将来也没法跟我儿子交代。”

辛世勋听到儿子两个字,眼里分明汹涌了下,他转身看向穆成钧,神色间的凶狠表露无遗,但至少穆成钧这句话将危险引向了自己这边。

“我在乎的是我儿子,而苏晨呢,她是生我儿子的人,说到底,这人要不是她的话,也会是别人。她只不过是个生育工具罢了……”

苏晨清清楚楚的将这话听在耳朵里,穆成钧说得本来就是实话,他将她带进穆家,不就因为她是小薯片的妈妈吗?

但辛世勋显然不相信这样的说辞,“穆成钧,我已经把她带到这来了,今天不管她在你心里占没占分量,你们两个谁都别想走。”

“你到底是恨我有了别的女人,还是恨我有了个儿子?”穆成钧直接将话挑明。“如果是前者,那我这几年当中女人就没断过,你早就应该对我报复了,如果是后者……那我倒是能理解了。毕竟当初要不是你女儿自己的身体吃不住,说不定现在给我生孩子的就是她了,那我还得管你喊一声岳父是不是?”

“穆成钧!”辛世勋咬牙,冲上前,挥起了拳头,穆成钧旁边的两名男子并未按着他,所以面对挥过来的拳头,穆成钧一把握住了。辛世勋恼羞成怒,朝周边的人骂了一句,“一个个都是死人吗?”

话音方落,那两人已经将穆成钧按住了,辛世勋的拳头总算顺利落到男人的脸上。“我让你说,你给我闭嘴!”

他一拳狠狠打在穆成钧的嘴角处,他瞬间觉得嘴角都麻了,而且裂开了,痛得厉害。

苏晨站在坑内干着急,替穆成钧着急,他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激怒了辛世勋呢?

辛世勋并不觉得解恨,所以使尽了全身的力道在打穆成钧,拳头砸在他脸上、身上,穆成钧原本就有伤,新伤旧伤加在一起,浑身就跟散了架似的。

苏晨赶紧想要爬上去,“住手,别打了,住手!”

穆成钧余光朝苏晨睨了眼,眼神里带着让她不要说话的急迫,一名男子眼见苏晨要爬上来,他上前两步,用脚踩着苏晨的肩膀。

她并未就此站回去,而是匍匐着想要上去,男人脚底下的力道越来越重,他脚掌碾压着苏晨的肩膀,穆成钧看着,他不由收回视线盯向辛世勋,“你今晚想要做什么?痛痛快快说了吧。”

“我方才说得还不清楚吗?”辛世勋往后退了步,手掌摩挲着自己的手背,指关节处打得太疼了,他似笑非笑盯着穆成钧道,“我要让你彻彻底底成为一个废人。”

穆成钧脸色冷凝。“你害过我一次,还想害我第二次吗?”

“不,这次不一样,”辛世勋咬着牙,眼里满满都是恨意,“我要把你犯罪的根源切下来,也不会再给你恢复的机会,我今天还带了一条狗来,要不切下来之后,我把它喂狗吗?”

辛世勋嘴里满满的侮辱,苏晨听在耳中,不止觉得震撼,更多的是觉得恶心,浑身都开始发抖起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