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3情债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穆成钧不用去想那一幕,就知道它有多残忍,因为他曾经是真实感受到过的。

只不过他是不是应该庆幸,上次辛世勋没有想到要将他的命根子喂狗,所以才让穆家捡了个孩子呢?

穆成钧冷笑下,“我充其量跟你一样,不过我比你幸运,我还有个儿子,你呢?”

辛世勋的脸色煞白,像是被巨雷击中一般,穆成钧戳中了他最痛的地方,他狠狠盯着穆成钧,“你也真是残忍,你明知道我唯一的女儿是怎么死的……”

“我当然知道,但我已经还过债了,辛世勋,你屡次找我麻烦,我当初应该不顾约定,直接毁了你们辛家!”

“哈哈哈——你已经把我的家毁了!”辛世勋甩着自己的手臂,“穆成钧,这么多年来,我无时无刻不在回想着我让人按住你的那一幕,我觉得只有在那个时候,我的心里才有些许的快慰,你懂这种感觉吗?”

苏晨被男人踩着肩膀,使尽了全身的力道都不能爬上去,男人抬高右腿,狠狠往下踹,苏晨肩胛骨传来裂开般的疼痛,她扑通摔进了坑里面,男人站在边上笑着,将深褐色的土用脚往下拨,散发着腥臭的泥土落在苏晨的头上、肩上。

穆成钧现在最怕听到的,是辛世勋一声令下,会让人将苏晨直接活埋了。

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,要不然的话,他刨这么个坑做什么?又把苏晨推进去做什么?

辛世勋听到身后的动静,回头看了眼,苏晨抓了下头发,重新站起身来。

辛世勋挥起手掌打向穆成钧的脸,男人闷哼声,脸别向了一侧,辛世勋走到穆成钧旁边,“我真不知道我女儿当初看中了你什么。”

穆成钧低着头,嘴角处淌着血,他唇瓣勾起抹冷笑。“是啊,我也不知道,如果有下辈子,你千万别让她看上我,我这辈子最不幸的事,都是拜你女儿所赐。”

“穆成钧!”辛世勋嘴里咬牙切齿的意味更加浓烈了。

苏晨急得大喊起来,“穆成钧,别说了,别说了!”

别再去激怒这样的人,苏晨不敢想后果。

辛世勋一把拉住穆成钧的衣领,“我现在就宰了你。”

他原本可以一下就将穆成钧和苏晨解决掉的,可辛世勋的情绪受穆成钧影响,穆成钧视线望出去有些模糊,眼睛处原本就有伤,方才辛世勋更是没有手下留情。“对你来说,一点点折磨我才是最解恨的法子吧?”

“确实是。”辛世勋转过身,看向了还在坑里的苏晨,“这个女人知道你身上背负过人命吗?”

“辛世勋,你女儿是怎么死的,你我心知肚明……”

“心知肚明什么?”辛世勋上前几步,蹲了下来,目光一瞬不瞬盯着满眼焦急的苏晨,“看得出来,这女人对你感情挺深的,我就想问她一句,她知道你是杀人凶手吗?”

苏晨闻言,视线不由对上穆成钧,男人的面色微变,目光攫住苏晨,没有过多地解释。

“我为什么只能领养个孩子?就是因为我女儿死在了他的手里!”辛世勋说着,抬起手臂指向穆成钧,目光却仍旧盯着苏晨,“一条人命,那是条命啊!”

苏晨面色煞白,关于辛家小姐的死因,她从未听说过,穆家的人也不会提起,只是想到那终究是条命,苏晨的视线不由落向那座墓碑……

穆成钧嘴角处裂开了,有些事藏着掖着,可终究没用。

他直起身来,视线越过辛世勋看向苏晨,“我跟辛家小姐也算是处过朋友,她不是死在我手里。”

“穆成钧,你还敢狡辩?”辛世勋起身,眼里犹如点起了一簇火苗,“当我接到她去世的消息时,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?”

“你女儿死于先天性心脏病,不是吗?”

辛世勋听见这话,激动得整个人都在颤抖,“要不是她跟你上了床,她会死吗?她会死吗?”男人冲上前,伸手揪住穆成钧的衣领,用力摇晃着,嘴里重复着一句问话,“她会死吗?”

穆成钧直直地站着,反问一声。“你的意思是,你女儿不论谈了哪个对象,都不能和人上床是吗?”

“混蛋!”辛世勋一拳挥过去。

苏晨听到砰的声音传到耳朵里,她唇角发抖,没想到辛家小姐居然是这样死的。

“穆成钧,要不是你碰了她,她不会死的。”

所以辛世勋恨,恨自己的女儿不乖乖听话,恨穆成钧的欲望,恨他害死了他唯一的女儿。

穆成钧挣扎两下,只不过旁边的人用力按着他,他几乎是动弹不得,“是,她有严重的心脏病,但若不是她有意隐瞒自己的病,我也不会跟她发生关系!”

情投意合的时候,两人发生了关系,穆成钧觉得他没有错,辛家小姐犯病的时候,他也吓了一大跳,也紧急做了抢救措施,最后将她送去医院。只不过辛家小姐最终没有走过那一关,辛世勋恨他,也是应该的,毕竟辛家小姐是死在穆成钧身底下的。所以当他被疯狂报复的时候,穆家才忍下这口气,跟辛家谈妥了那样的约定。

这似乎只能说是个意外,但在辛世勋心里,从来都不是这样认为的。

“要不是你管不住你的下半身,我女儿会出事吗?”

“那你能保证,就算我不碰她,别的男人也不会碰她吗?如果她哪天走在路上自己发病了,你是不是还得怪她走过的那条路?”

辛世勋唇角哆嗦着,他走到坑边,再度蹲下身来,目光直勾勾盯着苏晨,“你呢,你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吗?”

“人死不能复生,况且……”辛家小姐身体本来就不好,虽然她的死跟穆成钧有直接关系,但这也不至于要他偿命。

辛世勋听着苏晨的话,眼里越来越冷,他点着头,“好,很好。”

他忽然伸手朝着前面一指,“或许你可以去找我女儿,告诉她一声,人死不能复生。”

苏晨大惊,“你……”

“把她给我埋了。”

辛世勋没有透露出任何激动的情绪,然而这几个字却重重地敲在了穆成钧心上,他神色大惊。“辛世勋,你别胡来!”

“你刚才不是说了吗?她不过就是个生育工具罢了,所以她的死活,你应该不会很上心吧?”

边上有人拿起了铲子,铲了满满的土丢向苏晨,她头上落满了黄褐色的泥土,苏晨忙用双手挡住了自己的脸。穆成钧剧烈挣扎起来,可却一点用都没有。

“住手!”

但是那些人不会听他的,辛世勋盯着苏晨,几人分别拿起了铲子,辛世勋站起身,从其中一人手中接过铁铲,“我来。”

填下去的土很快到了苏晨的脚边,她睁不开眼睛,有的土一下拍在她背上,有些痛,但更多的还是恐惧。

苏晨喊着救命,双手抱住自己的头,但这儿除了他们之外,没有别人。苏晨不顾一切想要冲上去,她跑到了坑边,双手攀着想要上去。辛世勋见状,抡起铁铲狠狠挥过去,穆成钧大惊失色,“苏晨,小心!”

她下意识松开自己的手,身子往后滚去,落回到坑内,辛世勋的铲子打在了泥坑边,锋利的铲子插进去大半,可想而知他用了多大的力道。苏晨躺在地上,看着男人的那把铁铲,穆成钧一颗心悬至嗓子眼,方才那一下要是打在苏晨身上的话,后果可想而知。

泥土铺天盖地而来,很快将苏晨埋进去了一半,她不敢再逃上去,她努力将自己的腿拔出来,她让自己站在土堆上。

辛世勋挥起铲子砸过去,苏晨只能蹲下身,男人见状,将一铲子土丢到她身上。

“住手!”穆成钧咬着牙,想要冲上前去。

苏晨蹲在那里,只要一起身,就会有铲子朝她抡过去,她抱紧了肩膀不敢乱动,背上很快被覆满了泥土,沉沉地压着她。

穆成钧身子挣扎往前,“住手,住手!”

辛世勋笑得越发大声,“给我加快速度,把她埋了!”

“辛世勋,你要对付的人是我……”

辛世勋抬起手,将手中的铲子用力插在地上,“你想看着她被活埋了是吗?”

“你要实在消不下这口气,你就冲我来。”

辛世勋面向穆成钧,嘴角处忽然勾起抹怪异的冷笑。“好啊,是不是我让你做什么都行?”

“你想让我做什么?”

“松开他。”

边上的两名男子松手,穆成钧抬起手掌擦了下嘴边,辛世勋的视线在他身上一点点往下落,“穆成钧,我觉得你可以自己来,我给你五分钟时间,把裤子脱了,再把你的命根子给割了。”

穆成钧手掌轻握,苏晨听到这话,下意识抬头看了过来。

男人没有说话,脸色难看且严肃,辛世勋摊开两手,“我可以等你,但恐怕你的女人等不起,你要一刻不答应,我就一刻不让他们住手,看看是你能拖得起这个时间呢,还是她能等得起。”

“辛世勋!”穆成钧勃然大怒,冲上前去,但很快又被拉住了。

苏晨咬着牙关一个字都没有喊出来,她不敢起身,身子很快被埋进去大半,头发上也都是泥土。穆成钧看在眼里,自然是心急如焚,“你把她放了。”

“你们手脚太慢了,抓紧!”辛世勋出声吩咐。

苏晨蹲在那里,脚一下子发软,人往后栽去,再要爬起来时,身上却落了满满的土,嘴里也呛到了,“咳咳,咳咳——”

穆成钧推开身侧的人,他焦急出声,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苏晨耳朵里嗡嗡的,听到男人的说话声,他不由扭头看向穆成钧,“你疯了是不是?”

这样的条件都能答应吗?

那不明摆着是要穆成钧的命吗?如果他再承受一次那样的屈辱,他还能站起来吗?

“穆成钧!”

男人将手落向自己的腰间,“你让人住手。”

辛世勋抬起手掌,那些人止住了动作,辛世勋好笑地盯着穆成钧,“动手吧。”

穆成钧的手指落在皮带上,辛世勋满嘴的嘲讽,“一个个都睁大眼睛看清楚了,穆先生可是受过伤的人,待会还有好戏登场,都给我把眼睛睁圆了!”

苏晨绝不能允许他这样做,她猛地起身,但是坑里面都是土,她趔趄着摔倒在地,她爬到坑边想要上去。“穆成钧,你不要管我,你别听他的。”

辛世勋回过身,抬起一脚踹向苏晨的肩膀,她整个人往后摔去,浑身都是泥渍,看上去狼狈至极。

穆成钧忽然上前两步,男人回过头,穆成钧被人拉住了肩膀,他头撞向前,正好撞到了辛世勋的脑袋,辛世勋捂着前额,恼羞成怒,“给我按着他,按着!”

穆成钧被人按到了地上,辛世勋露出狰狞的面目,“把他裤子扒了。”

几人上前按住穆成钧的手脚,苏晨眼泪不受控制地涌出来,她从未见过这样的穆成钧,也知道这样的耻辱正在一道道将他凌迟着,那般痛苦,她完全能够感同身受。

“你们放开他!穆成钧!”

苏晨泪水簌簌而下,哭喊着,“你为什么要过来,你别管我就是了!”

苏晨还听到了狗叫声,她以为辛世勋就是随便说说,没想到他会真的带了一条狗过来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亲们,不好意思哈,妖妖昨天刚回到家,坐飞机坐了二十个小时,一直都是晚点、不起飞,整个人快废了。

这两天我会把更新努力调一下的,虎摸摸~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