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4家里还有你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个男人牵了条狗过来,那是辛家养的狼狗,目光透着凶光,叫声响亮,它一个纵身就想往前扑。辛世勋嘘了声,慢慢吞吞说道。“不要太激动,也不要叫,大晚上的吓坏了别人不好。”

穆成钧抬起一脚踹向边上的男子,对方被他踹倒在地,辛世勋蹲下身,将那名男子的衣领提起来,“废物!”

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“他怎么对你,你就怎么去对付那个女人。”辛世勋挥手将男人推进了坑内,脚底下都是松软的泥土,男人差点没站住。

穆成钧余光里看到他一步步逼近苏晨,苏晨的双脚陷在泥土中,也不能加快速度逃走,男人一把将她推倒在地,抬起脚就踢在了苏晨的肚子上。

穆成钧看着苏晨抱住肚子在坑里面挣扎着、滚来滚去,辛世勋笑出声来,“对,对,就这样,他敢踢你们一脚,动你们一下,你们就报复到他女人身上,千万不要客气。”

“辛世勋!”穆成钧尽管恨不得起来咬断他的脖子,可这个时候,他却不敢剧烈挣扎,更加不敢有太大动作的反抗。

毕竟苏晨还在他们手里,她更加不是他们的对手。

穆成钧被人按住双腿,还有肩膀,有人将手伸向他的腰际。

他不能起身,也不能抬头看向苏晨,他一直记得很久很久之前的一个晚上,他也被人这样对待过。

穆成钧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,然而他明明可以不用这样狼狈的。

苏晨躺在地上,好不容易挣扎着坐起身,她小脸煞白,目光盯向穆成钧,她不要他来救她,如果最终结果是他过来被人羞辱,她也脱离不了险境,那么明知这样是得不偿失的,他还来做什么呢?

“穆成钧——”

辛世勋站在穆成钧边上,看着男人还有挣扎的动作,他居高临下盯着穆成钧。

他牵过了自家的狼狗,那条狗一直想要往前扑,好几次辛世勋差点拉不住,他不耐烦地踢了它一脚。“急什么,等等。”

辛世勋从兜里掏出手机,将它对准穆成钧,“这次,我要把你的样子在网上直播出去,让所有人都知道高高在上的穆先生,原来是个太监,哈哈哈——”

“辛世勋,你今天要么杀了我,不然的话我肯定要了你的狗命。”

苏晨摇着头,泪眼模糊,她想让穆成钧别再说话了,不要再去刺激辛世勋了,她真怕辛世勋丧失人性,真的会要了穆成钧的命。那些呼喊声就卡在苏晨的喉咙口,却一个字都喊不出来。

穆成钧的皮带被人抽开,对方拉扯着他的裤子。

这一幕是怪异无比的,也是令苏晨一点办法都使不上。

辛世勋紧紧地盯着穆成钧身下,冲着另外几人吩咐,“待会千万不要手软,给我切到底!”

穆成钧眼里的愤怒和仇恨在蔓延,苏晨起身就要跑向前,身后的男人见状,一把抓住她的头发。

“啊——”苏晨摔倒在地上,穆成钧听到了声音,想要起身望去。

辛世勋蹲下身,目光离他很近,嘴里残忍地说出句话来,“我忽然觉得只对付你的话,好像太轻了,我是不是应该也让你女人跟我女儿一样……”

穆成钧欲要抬手,可手腕被人按着,“辛世勋,你要敢动她,我就敢动你女儿。”

“我女儿早就死了!”

“是,”穆成钧咬着牙,“我会让人挖开你大女儿的墓,再让人以同样的方式,去对付你的小女儿!”

辛世勋大口喘着粗气,似乎被人扼住脖子,他面色铁青地站起身,“给我抓紧——”

砰——

辛世勋听到了一阵声音,很响,因为就打在他头上,望出去的视线被模糊了,紧接着就是剧烈的疼痛袭来。辛世勋伸手捂住自己的脑袋,感觉到手心内黏糊糊的,他将手掌放到自己跟前一看,居然全是血。

穆劲琛走过来的时候,身后还跟着好几人,他表情严肃,整个人似乎是穿过了黑暗而来,辛世勋松开手里的绳子,目光望向地上的穆成钧,“快,去咬他!”

那条强壮的狼狗本就是蓄势待发,如今得到命令,身子一下跃了起来。

穆劲琛手臂一扬,拔出来的军刀瞬间削过狼狗的脑袋,那条狗凄厉地惨叫着,滚落在一旁,穆劲琛快步上前,抽出另一把军刀将它砍了。

辛世勋面色煞白。“你……你怎么会出现在这?”

穆劲琛将刀拔出来,在狼狗的身上擦拭着,他慢慢站起身,目光盯紧了辛世勋,俨然已经将他这个目标锁定了。“我为什么不能在这?”

“你不可能这么快找到这的,不可能!”

“要不是训练场离这边远,我早就过来了,”穆劲琛说着话,按住穆成钧的那几人已经自动退开了,穆劲琛伸手将穆成钧拉起身,话却还是冲着辛世勋在说。“辛世勋,前两天你才对我哥下过手,你以为我们穆家真是吃素的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他在哪,我都清清楚楚,我在他手表里装了定位,你也真是没用,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把我哥带到这,你又做成了些什么事呢?”

辛世勋彻底焉了,往后退一步的时候,差点跌倒,穆成钧的皮带挂在裤腰上,他干脆将它抽了出去,他毫不犹豫将皮带挥过去,啪的一声抽在辛世勋脸上,他恶狠狠地盯着穆成钧,穆成钧握紧了手里的东西,“还想再废了我是吗?”

他看向苏晨,苏晨边上的男人一动不动,穆成钧朝他指了下,“你过来。”

男人脚底下生了根似的,一步都走不了,苏晨双手抱着肚子,她总算看到了救星,她那张脸上有泪水和泥渍,已经丑的不能看了。穆劲琛语气微冷问道。“大嫂,你没事吧?”

苏晨轻摇下头,“没,没事。”

辛世勋看向四周的人,“你们怎么回事?拿了钱都不办事是不是?上,给我上!”

“不用他们上,”穆劲琛冷笑下,“给我打,一个个全给我打趴下!”

他身后的几人见状,快步上前,两拨人很快打在一起,穆成钧三两步逼近辛世勋,他挥起拳头落在他脸上,穆劲琛冷眼看着,干脆走到一旁,穆成钧需要发泄,而辛世勋绝对不可能会是他的对手。

辛世勋被打倒在地,穆成钧掐住他的脖子,另一手握成拳后狠狠砸向他的脸,男人发出阵阵惨叫声,身子被穆成钧按着不能动。

“穆成钧,你的命真是好啊,两次都差了那么一点点,早知道的话……我应该一上来就把你阉了,我让你痛苦一辈子。”

穆成钧挥起拳头揍在他鼻梁上,辛世勋的鼻子和嘴巴处都是血,他咧开嘴笑道,“你今天要么就打死我,要不然的话,还会有下次。”

“好啊,那我就让你去跟你女儿团圆!”

辛世勋说不清楚被穆成钧打了多少下,他气喘吁吁,看到了女儿的墓碑,穆成钧拳头的力道很重,但这并不能致死。辛世勋笑得越来越大声,面上溅满了血,“穆成钧,我告诉你,你永远都不可能理解我的痛苦,我想……大概也只有差不多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之后,你才知道什么叫做一辈子的痛吧?”

“辛世勋,我永远不可能会像你这样,我也不需要理解你。”

“是吗?”辛世勋一把拉住穆成钧的手腕,“那你试试啊,你没有女儿,那就用你女人试好了,要不……你让她死在我身底下试试?”

穆成钧双目几乎喷出血来,里面翻涌着愤怒,那股子怒火瞬间烧尽了穆成钧的理智,“好,你这样的人活在世上也是浪费!”

他陡然起身,看到了插在泥里边的铁铲,穆成钧一把将它抄起来,他双手使劲挥起,朝着辛世勋抡下去。

辛世勋一点没有害怕,躺在地上,就等着自己被一铲子结束掉。

穆劲琛站在不远处,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,铲子往下挥去,直直朝着辛世勋的脑门劈过去,穆成钧的手臂陡然被人抱住,苏晨是好不容易才从坑里面爬出来的。她紧张得哆嗦着唇瓣,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,“穆成钧,不……不要……”

“你走开!”

“不要杀人!”

辛世勋躺在地上,嘴里面依旧说着各种能激怒人的话。“抡下来啊,我要一天不死,我就一天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,你不是紧张这个女人吗?我让她生不如死!”

苏晨感觉到穆成钧的失控,他想要将她推开,苏晨忙更用力地搂住穆成钧的肩膀。

男人的力道很大,她压根不是他的对手,苏晨眼见自己要被甩开,她忙开口说道,“我方才被人打了,现在全身都痛,你别推我……”

穆成钧果然没有剧烈挣扎,苏晨见状,忙伸手在他胸前拍着。“你上他的当做什么?他当然希望你这一铲子挥下去,他这是临死了还要找个垫背的。他什么都不在乎,你呢?你想想小薯片。穆成钧,他放了那把火,就是谋杀,还有对我的绑架,够他下半辈子都在牢里面度过了……”

辛世勋攥紧了拳头,目光狠狠盯着苏晨,他咬牙说道,“穆成钧,你不是要杀我吗?这么多年,你也恨不得要了我的命吧?”

“别听他的,”苏晨不住劝道,“对他来说,一辈子失去自由才是最难受的,就让他把牢底坐穿了,让他恨着你却又伤害不了你,这些对他来说都是最大的折磨不是吗?”

辛世勋闻言,失控得怒吼出声。“臭婊子,你闭嘴!”

穆成钧抬起一脚踢向男人的脑袋,辛世勋当场就昏厥了过去。

穆劲琛上前几步,将铲子拿了过去,随手丢在地上,苏晨心里一松,双手僵硬地圈住穆成钧的肩膀。

穆劲琛用脚踢了踢辛世勋。“没用的东西,这就晕了。”

“我爸妈还好吗?他们现在在哪?”苏晨小心翼翼问道。

“你放心,我找到他们了,让人安排他们住进了酒店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穆成钧看了眼地上,他转过头又看看苏晨,“你没事吧?”

苏晨轻摇下头,眼圈通红,“你呢?”

“我能有什么事?”

苏晨想到方才的一幕幕,不寒而栗,穆成钧动了动,“你先把手松开。”

“不行,我怕你冲动了。”

“不会的,他没这么容易左右我的情绪。”穆成钧很明显在撒谎,就在方才,他真有一铲子想要将辛世勋给结束掉的冲动。

苏晨的视线落向不远处的墓碑,穆成钧觉得浑身没劲,瘫软着坐到地上,苏晨就陪在他身边,双手抱着他不肯松开。

“你快把我闷死了,把手松开。”

“不行,我怕……”

穆成钧抬起手掌,握住苏晨的手背,“不怕,你说得对,家里还有小薯片,我想早点回去见见他、抱抱他,再说……家里还有你,是不是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