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5憋出来的内伤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面对这猝不及防的问话,苏晨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。

辛世勋的人已经都被控制住了,穆劲琛看了眼躺在地上的辛世勋。“大哥,大嫂,你们先走,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。”

穆成钧余怒未消,“你也听到了,如果不彻底解决掉他,他下次还会找我们的麻烦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

穆成钧攥住苏晨的手掌,穆劲琛平日里喜欢跟他开玩笑,但现在穆成钧这样狼狈,穆劲琛却一句话没有多说,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了,这件事虽然过去了好几年,可却是刻在穆成钧心里永远无法抹去的伤。

苏晨跟着他往前走,经过辛家小姐的墓碑,穆成钧顿了下脚步。他冷冷瞥了眼,终究是一语不发地拉着苏晨离开了。

墓园外面有车子在等他们,穆成钧和苏晨坐进车内,司机看到他们的样子,自然是吓了一大跳。“穆先生,大少奶奶,你们没事吧?”

“你眼睛真看不出我有没有事吗?”

苏晨听着穆成钧的口气很冲,她忙接过话道,“我想去看看我爸妈,我不放心。”

“打个电话给老二,问问他。”

司机闻言,点下头,立马给穆劲琛打了电话。

没过一会,司机通完了话,将问出来的地址告诉穆成钧和苏晨。

“先去酒店吧,然后回家。”穆成钧吩咐声。

司机刚要发动车子,穆成钧再度开口问道,“有湿巾吗?”

“有。”

司机将一盒湿巾递向穆成钧,男人接过手后,抽了两张出来,他转身面向苏晨,双手捧住她的脸,固定住她的脑袋不让她乱动。苏晨头上、身上都是泥渍,脸上更是惨不忍睹,沾着的泥渍都被泪水给化开了。

他用湿巾替她擦拭起来。“你这幅样子去见他们,非把他们吓死不可。”

苏晨闭上眼帘,“那也比你好看,你的脸已经毁了。”

穆成钧一抹,纸巾立马就脏透了,他赶紧换了一张,“过几天还能恢复过来,我的脸,我不怕。”

她朝他定定看着,“别的地方呢?伤得重吗?”

“还好。”

苏晨的视线落到他肩上,对于方才发生的事,她没有再多说一句,只是心里却清清楚楚了,原来辛家屡次找麻烦,是为了辛家小姐的死,原来辛家小姐,又是那样死的,原来……穆成钧当年是那样受伤的。今晚残忍而惊险地还原了那一幕,苏晨知道这件事是穆成钧的禁忌,哪怕过去这么久,他也还是绝对不想再听人提起一句的。

苏晨的轮廓慢慢清晰,头发也脏的厉害,穆成钧见她这样实在是难看,他将她的头发都拨到耳后,“有绑头发的吗?”

苏晨摇下头,右手手掌下意识握向自己左手的手腕,摸到了之前随手套上去的皮绳,苏晨将它取下,想要抬手将头发绑起来。

“我来。”穆成钧说着,将苏晨手里的头绳接过去。

“你不会,还是我来吧。”

穆成钧将苏晨的头发握着,“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会的?”

“你没弄过。”

“没弄过,靠想象也能想出来。”

苏晨不知道穆成钧这迷之自信是从哪来的,但他说得这样笃定,她还是选择相信他一次。

穆成钧将头绳缠绕在苏晨的发上,绕了一圈,她明显感觉到有头发被缠住,“唉,痛。”

“忍忍就好了。”

“我自己可以扎得很好……”

穆成钧还在尝试,苏晨觉得自己的头发都快被头绳给扯光了,男人好不容易松开手,苏晨摸了摸脑后。

“挺好看的。”穆成钧看了眼道。

“一会你先回去吧,或者去医院,你这样子我爸妈看了也会担心。”

“我在酒店下面等你。”

车子顺着夜路往前开去,来到苏爸爸苏妈妈所在的酒店后,苏晨急忙下车。

司机带她上了楼,苏晨来到一间房间跟前,她迫不及待地按响了门铃。

里面立马传来了脚步声,房间门被人打开,苏妈妈和苏爸爸都过来了,看到女儿站在外面,苏妈妈一把将她抱住,“晨晨,晨晨,你没事就好。”

“爸,妈。”苏晨说着,嗓音也哽住了,她用劲地抱着苏妈妈,“你们都还好吧?”

“我们没事,没事了。”

苏晨跟着苏爸爸和苏妈妈进屋,苏妈妈朝外面张望了眼。“成钧呢?”

“他也没事……”

“那他人呢?”

“受了点伤……”

苏妈妈一惊,“真没事吗?”

“皮外伤,没事。”

苏晨走进房间,穆劲琛给安排的酒店,自然是上了档次的,只是那张大床上并没有睡过的痕迹,被子还是整整齐齐地铺在上面。苏妈妈拉过苏晨的手,“晨晨,我和你爸都快担心死了。”

“没事了,我这不是回来了吗?”

“那些到底是什么人啊?还有,家里是不是烧的不像样了?晨晨……”苏妈妈看到苏晨满身的脏污,“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?”

“没有。”

苏晨一路走进来的时候,地板上沾满了泥脚印,苏妈妈焦急追问,“他们把你带去哪了?你身上怎么会这样?”

“妈,我现在没事就行了。”

“你说啊,他们到底怎么你了?”

苏晨知道如果不说清楚的话,爸妈怕是会一直胡思乱想下去。“就是挖了个坑,把我推里面去了……”

苏爸爸的脸色瞬间变了。“这不就是活埋吗?”

“什么?”苏妈妈一屁股坐向床沿,怔怔地盯着苏晨,“我们小门小户的,从来没有得罪过什么人,晨晨,你老实跟我说了,对方是不是冲着成钧来的?”

苏家的社会关系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了,也不可能会有人这么大费周章地去对付他们,思来想去,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穆成钧得罪过什么人。

苏妈妈一把拉过女儿,让她坐向床沿,“对方到底要干什么啊?”

“妈,很多事情我也不清楚……”

苏妈妈满脸的凝重,目光里透出疼惜,她握紧了女儿的手掌。“晨晨,我之前总说让你为小薯片考虑考虑,让你给他一个完整的家,可是这样看来……妈是不是错了?”

“妈,您为什么这样说?”

“穆家那样的家庭,会得罪很多人家吧?你看看这次来寻仇的……杀人放火都敢做啊,晨晨,妈实在是不放心。”

苏晨看着苏妈妈一脸的焦急,那种恐惧是油然而生的,她伸手握紧了苏妈妈的手掌。

“晨晨,实在不行……你就从穆家搬出来吧?”

苏晨沉默了半晌,苏妈妈赶紧又说道,“晨晨,你说话啊。”

“妈,这件事已经过去了。”

“可是还会有下次吧?妈不能让你冒这样的险。”

苏晨脑子里很乱,以前是她总想脱离穆家,可是身边最亲近的父母都会劝她,现如今呢,他们俨然站在了她的身边,支持着她最初的想法。她应该满口答应下来才是吧,毕竟今晚的事太过凶险,苏晨不得不正式去面对,穆成钧欠下的债那么多,难保不会再有下次。

有些话似乎一下到了喉咙口,苏爸爸也是这个意思,他走到苏晨跟前。“晨晨,放火烧房子这样的事情他们都敢做,那还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呢?我们只有你一个女儿……”

苏晨双手交握,“爸、妈,你们先别着急,我把今晚的事情跟你们说下,省得你们一直心里不定。穆家是有仇家,他们放火烧了房子,应该就是为了把我和穆成钧引过去。我当时急得心都快跳出来了,我以为你们出事了,直到我看见你们坐在车里,我当时被人威胁,不能呼喊,我那会才彻底明白过来,对方居然要用我来要挟穆成钧。”

苏妈妈听得心惊肉跳,苏晨轻摇下头,嘴角边逸出抹弧度,“妈,实话跟您说吧,我跟你们从那辆车上分开后,我当时是特别绝望的,我觉得我自己应该是不能活着回来了。”

“晨晨。”苏妈妈听到这,忙用手抱住自己的女儿。“别这样说,你别吓妈妈。”

“真的,那样的念头确实特别强烈,因为我觉得穆成钧不会过来。我不见了之后,他应该知道是谁想威胁他,也应该知道对方想要对他做什么。”

苏妈妈听到这,整个人也冷静下来,是啊,说到底,苏晨对穆成钧来说,最贴切的一层身份应该是小薯片的妈妈,况且穆家那样的家庭,家里的孩子都是金贵无比的,谁又肯为谁去多冒一分险呢?

苏妈妈握紧了苏晨的手,“那你最后是怎么回来的?是报警了吗?”

“不是,是穆成钧把我带回来的。”

苏妈妈定定地看着苏晨,“成钧把你带回来的?”

“嗯。”

“他……他真的没事吧?”

苏晨摇头,“九死一生吧。”

苏妈妈的眼里有些复杂,“被人打了吗?”

苏晨轻应了一声,然而她总不能说,穆成钧不止被人痛打了一顿,还被人狠狠羞辱了一番,如若不是穆劲琛及时出现,他现在应该是生不如死的时候吧?

苏晨心里有些难受,苏爸爸走过来,将手落在她的肩膀上,“晨晨,那你赶紧回家吧,好好洗个澡、睡一觉,我和你妈看到你安全了,我们也就放心了,你明天再来看我们。”

“是啊。”苏妈妈擦了下眼睛,强忍住此时波动的情绪。“晨晨,赶紧回去吧,穆家那边肯定也急坏了。”

“好,那你们赶紧休息,别再胡思乱想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苏爸爸将苏晨送出酒店,苏晨顿住脚边看向他,“爸,您回去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穆成钧的车子开了上前,待到停稳之后,男人推开车门下来,苏爸爸看到他的样子,吓了一跳。但他并未多说什么,“晨晨,你和成钧早点回去休息。”

“好。”

两人再度坐回车内,回到穆家的时候,一眼望去,客厅的灯是亮着的。

苏晨跟着穆成钧往里走,穆太太倚靠在沙发上,听见有脚步声进来,她赶忙起身。“你们总算回来了。”

穆太太几步上前,看了看两人的样子,穆成钧脸上的新伤和旧伤加在一起,触目惊心,苏晨的样子也很吓人,浑身都是土。穆太太面露焦急,“都没事吧?”

“没事。”

穆太太有太多的疑问,但是看着两人,她极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,“要不要去趟医院?”

“要,”穆成钧看眼时间,“我跟苏晨先上楼洗个澡,过会我们就去医院。”

“好,赶紧去吧。”

两人一前一后往楼上走着,苏晨不放心地跟在穆成钧身后,“你是不是觉得哪里痛得特别厉害?”

“还好。”

“那要不现在就去医院吧?”

穆成钧推开房门走进去,“你这样子,走出去会吓死人的,十有八九会以为你是从坟墓里爬出来的。”

“没关系啊,你万一有个内伤……”

穆成钧忽然顿住脚步,转过身拦腰将她抱了起来,苏晨只觉整个人腾空了,她下意识伸手攀住穆成钧的肩膀,“你干什么啊?”

“我是有内伤,不过不是被打出来的,是自己憋出来的,你懂我的意思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