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6试试行不行?/美色难挡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苏晨摇头,“不懂。”

“真不懂?”穆成钧将她的人往上抛了下,但随手又接住了,他即便受了伤,可抱起苏晨还是轻轻松松的,她太不习惯这个样子了,“放我下来。”

“我以为你早就吓得腿都软了,幸好你还能自己走回来。”穆成钧说着,抱住她快步往浴室内走去。

走到浴缸跟前,他将苏晨放了下来,苏晨脚一沾地,立马往后退了两步。“我也不跟你客气了,我先洗吧,省得把家里弄得不像样子。”

她的言外之意就是,穆成钧,你可以出去了。

穆成钧一言不发,将手伸向苏晨,到了她的领口处,他开始要解她的扣子。

苏晨忙闪身避开,“我自己来。”

“你最好照照镜子,看看你现在的模样,我认为现在就算是将你扔进洗衣机,也不一定能把你洗干净。”

“那我慢慢洗就是了。”

穆成钧双手强势地拉住苏晨的领口,稍稍用力,一颗扣子就崩到了地上。“这都几点了,一会还要去医院,别跟我在这矫情。”

“我不是矫情……”

解扣子太慢了,穆成钧干脆拉住苏晨上衣的衣摆,他双手往上,苏晨不得不抬起了手臂,整件衣服就被脱了下来。

他走过去往浴缸内放水,苏晨双手抱在胸前,穆成钧神色自若,反观苏晨,她就像是在防贼似的。穆成钧弯腰试了下水温,好像是这个动作牵扯到了伤口,他痛得干脆坐了下来,苏晨朝他看看,“你没事吧?”

“你方才也看到他们怎么打我了,你说……我的骨头会不会被打断了?”

苏晨不由上前步,“你要断了骨头,还能抱我吗?”

穆成钧朝她示意下,“洗吧,洗完了我们就去医院。”

苏晨闻言,也不好再扭捏下去,她脱下了裤子后坐进浴缸内,她搓揉着自己的手臂,没过一会,浴缸内的水泛出黄褐色。穆成钧坐在旁边,轻笑出声,“还真是脏得像个流浪汉。”

“我应该冲一下再泡澡的。”

穆成钧点头,“是,一会别把出口给堵塞了。”

苏晨回头看了他一眼,“我都说让你出去了。”

男人站起身,摘下了花洒,他将苏晨头上的头绳接下来,“我看最应该洗的是你的头发。”

“我自己来。”

穆成钧按住她欲要伸过来的手,“闭上眼睛。”

话音方落,温暖的水流落到了苏晨的脑袋上,她不由自主地闭上眼帘,穆成钧压着她的后脑,“低下去点。”

“我自己又不是不会洗头……”

穆成钧拿过旁边的洗发水,直接将瓶口对着苏晨的头发挤压,其实他洗头的水平真不怎么样,苏晨的双眼很快沾满了泡沫,睁都睁不开,她挥舞着两手,“毛巾,给我毛巾。”

“还没洗好。”

苏晨一把抓住穆成钧的手臂,“我眼睛都看不见了。”

男人见状,将花洒冲向自己的手掌,鞠了一把水轻柔地覆向苏晨的眼睛,反复几下后,她总算能睁开眼帘。

“我还是起来冲个澡吧,不然也洗不干净。”

穆成钧闻言,将她搀扶起身,苏晨身上还穿着内衣,她抬起纤细的两腿站到地上,穆成钧眼帘微动,“你洗澡都不脱光吗?”

苏晨没有回答,她径自来到冲淋区,穆成钧将浴缸内的水放净,又冲洗了一边,这才重新接上水。

苏晨冲完后,穆成钧朝她招下手。“过来,再泡一会。”

“我已经洗得很干净了。”

“隔那么远都能闻到你身上的泥腥味。”

苏晨抬起手臂闻了下,“不会吧?”

“通常,自己都是闻不到的。”

苏晨将信将疑,她走上前几步,穆成钧拉住她的手,“一会你抱小薯片的时候,你就不怕你身上的味道把他熏哭了?”

苏晨坐回浴缸内,满满的泡沫涌上肩头,穆成钧盯着她的后背,他将花洒对准苏晨的背部,打开之后,有水花喷涌而出,将她背上的泡沫全部冲净,露出一整片美好的风光来。

苏晨坐在他跟前,此时已是精疲力尽,她听到身后的穆成钧忽然开口。

“苏晨,今晚辛世勋说的那些话,你全都听到了?”

“是。”

穆成钧手掌抚向苏晨的肩膀,“都听清楚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但凡是知道这件事的人,我会让他们这辈子都开不了口。”

苏晨身子猛然一僵,她回头看向坐着的穆成钧,男人视线投落到她脸上,“我不可能,也不允许别人知道这件事情,并将这件事情散播出去。”

“我……我不会说的。”

“但你已经知道了。”

苏晨轻抿下嘴角,“我不是早就已经知道了吗?那个女人说的……”

“那不一样。”穆成钧单手撑着浴缸的边缘处,他弯腰凑向苏晨跟前,“今天,你连每个细节都知道了,辛世勋还差点让那件事在你面前重新上演了一遍,苏晨,我在你面前哪还有秘密可言?我觉得我整个人就是透明的,这让我很难受。”

“我保证,我不会说出去的。”

穆成钧定定地盯着她,“但你心里知道了,知道得清清楚楚。”

苏晨瞅着穆成钧的神色,吃不透他讲这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,“我要是想说的话,早就说出去了。”“苏晨,你还没明白重点,最关键的不是你会不会说出去,而是我……我知道你全都知道了,从此以后,我可能就真的废了。”

穆成钧从来也不会正面地跟她讨论这些事情,毕竟伤口已经结疤,如果强行撕开的话,将会是痛不欲生的。

苏晨勉强笑了笑,想要安慰他,“穆成钧,你应该相信你没这么脆弱。”

“不,我一直都很脆弱。”

“但是……我们有了小薯片,你受过伤归受过伤,现在不是已经好了吗?”

穆成钧手指在浴缸边缘处轻画,视线攫住苏晨不放。“我从来就没有好过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男人朝苏晨更近地靠了过去,“那样的伤,你觉得我能好得了吗?”

苏晨菱唇微张,一时间回答不上穆成钧的话来。

穆成钧手掌在浴缸内拨弄两下,手上沾满了泡沫,他站起身来,将上衣的扣子一颗颗解开,苏晨抬头看了眼,“你做什么?”

“全身痛得厉害,你给我看看,是不是伤得特别严重。”

“那我们还是赶紧去医院吧。”苏晨说着,站了起来,穆成钧伸手按住她的肩膀,又将她按了回去。他脱下裤子,苏晨看到他上半身有很多淤青,遍布在古铜色的肌肤上,“有些伤也不是肉眼就能看出来的。”

穆成钧抬起长腿,跨进了浴缸内,水明显漫出去不少,苏晨整个后背都僵硬起来,穆成钧在她身后坐下来,他双手按住苏晨的肩膀,“今晚的事你都听到了,不害怕吗?”

“怕什么?”

“就如辛世勋所说的一样,他女儿是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发生了意外。”

这要换成平时,苏晨肯定会觉得挺难接受的,但意外归意外,苏晨想要起身,穆成钧见状,伸出双手圈住她的腰,“干什么去?”

“我洗好了。”

“苏晨,方才我被人按住的时候,他们好像伤了我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苏晨实在听不懂。

“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行。”

苏晨全身都烧起来了,毕竟现在的场面很尴尬,两人几乎是脱光了的,“所以,我们抓紧洗一下,你赶紧去医院看看。”

“我不可能让人看我的伤。”

“穆成钧,难道你不懂有病就得看医生吗?”

男人的手臂更加用力地圈紧,他埋下头,薄唇凑到她耳侧。“然后让医生仔仔细细检查一遍吗?我可受不了别人的眼光,更加受不了别人碰来碰去,再说,医生怎么能鉴定我究竟行不行呢?”

“要医生都没法子鉴定的话,谁还有办法?”

“你啊。”

苏晨回头看他,穆成钧的下巴就枕在她肩膀上,她一个扭头的动作,唇瓣正好擦过穆成钧的嘴角处,她杏眸瞬间圆睁,脸原本就是红的,这下就跟一只煮熟了的虾子一般。“穆成钧,你胡说八道什么呢!”

“我哪里胡说,再多的医学检查,都不如一个身体力行。”

苏晨双手撑在身侧,想要起来,只是身子刚抬起,穆成钧就将她抱了回去,而且这一下就坐在了穆成钧身上,藏在泡沫底下的欲望爆燃起来,男人手臂箍紧她的腰,“你也不想我被伤了吧?”

“这似乎和我没多大的关系。”苏晨扭动着身躯挣扎。

穆成钧抱住她的双腿,张口咬了下她的颈侧,“你难道不奇怪吗?所有的人都说我不行,都说我受过重伤,可为什么你还能怀孕?”

“我……我对这种事情不好奇。”

“但为了堵住别人的嘴,你也应该替我证明清楚。”

苏晨回头瞪向男人。“这还用证明吗?我不是已经生了小薯片吗?”

是,穆成钧差点将自己给绕进去了。

“但今晚不一样,我被人那样侮辱,心理伤害很大,我要现在不行了的话,说不定以后就永远不行了……”

苏晨挥舞着两手,不能让他这样得逞。“你放心,我不会嘲笑你,更加不会嫌弃你。”

“你是不是最好我不行?”穆成钧大掌攫住她的小脸,让她面向自己。“你该不会真有这样的想法吧?”“没有。”

穆成钧手臂微松,苏晨赶忙要起身,身子刚起来一些,底裤裤沿却被穆成钧给拽住了,正好借着她这个起身的动作,他手臂往前一拽,苏晨吓得赶忙坐回去。

穆成钧轻笑一声,“干净了。”

“我,我跟你说了,我身体没有恢复好。”

“体检的时候,医生都说你恢复得很好。”穆成钧开始有所动作,苏晨两手拍打着水面,“我……我觉得心理创伤这种事情,应该慢慢调节,你不能这样硬来,这样只会加重你的病情。”

“是吗?”穆成钧笑着,侧过身,苏晨整个人朝旁边扑去,她小脸沾到了泡沫,穆成钧将她的手臂拉起来,让她把着浴缸旁边的把手。

苏晨脚底下打滑,也没法站起身,穆成钧帖至她身后,“苏晨,以后再有这样的谣言传出去,你会不会站出来替我说一声?”

“我替你说什么?”她还要脸呢,苏晨两腿跪着,身子还在扭动着想要起身,穆成钧见状,手臂紧紧箍住她的腰身,让她动弹不了。她知道穆成钧接受不了那样的屈辱,但她从来都没有觉得他不行过。毕竟她当初也是受害者,她那时候还真希望穆成钧要是不能成事的话该有多好?

穆成钧向前,苏晨闭紧了眼帘,汗水都下来了。

她咬紧了牙关,握着把手的双手一直在更用力地握着,她声音有些破碎,冲着穆成钧斥道,“谁要怀疑你,你把她拉出来就是了,干嘛非要扯上我啊?”

那些谣言都是怎么来的?

动过手术就一定不行了吗?他倒是不行一个给她看看啊。

苏晨痛得都快哭出来了,这不是不行吧,这是太行了,她肩膀颤抖着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穆成钧满意地盯着她的反应,嘴角不由浅勾,“你看,真是便宜你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